当前位置:金庸小说全集>>旧版《倚天屠龙记》小说在线阅读

第一回 昆仑三圣

小说:旧版《倚天屠龙记》    作者:金庸
选择背景色: 黄橙 洋红 淡粉 水蓝 草绿 白色 选择字体: 宋体 黑体 微软雅黑 楷体 选择字体大小: 恢复默认

要知少林派的“达摩剑法”、“罗汉剑法”等等,走的均是刚猛路子,那“玉女剑法”在江湖上绝迹已久,性质与少林派的诸种剑术又截然相反,只是一招“凌波微步”,已使无色禅师茫然若失。其实这玉女剑法也未必真的胜于少林多路剑术,只是一眼瞧来实在美绝丽绝,有如佛经中所云:“容仪婉媚,庄严和雅,端正可喜,观者无厌。”无色禅师见了如此美妙的剑术,只盼再看一招,当下斜身闪避,待她再发。郭襄剑招斗变,东趋西走,连削数剑。张君宝在旁看得出神,忽地“噫”的一声。原来郭襄使的这一招是“四通八达”,三年前杨过在华山之巅传授张君宝,郭襄在旁瞧在眼中,这时便使了出来。

当年杨过所授的乃是掌法,这时郭襄变为剑法,威力已减弱了几成,何况无色禅师的武功胜她甚多,其时张君宝能用以制住尹克西,此刻郭襄却不能用以制住无色。但剑术之奇,却已足使无色暗暗心惊。屈指数来,郭襄已连使五招,无色竟是瞧不出丝毫头绪。他盛年之时纵横江湖,阅历极富,十余年来身任罗汉堂首座,更是精研各家各派的武功,以与本寺的武功相互参照比较,而收截长补短,切磋攻拒之效。因此他自信不论是何方高人,数招中必能瞧出他的来历,他和郭襄约到十招,已是留下了极大余地,岂知郭襄的父母师友,尽是当代第一流的高手,她在每人的武功中截出一招,只瞧得无色眼花缭乱,出尽全力,方始堪堪招架得住,至于对方的门派剑法,那里说得出什么名目。

那四通八达的四剑八式一过,无色心念一动:“我若任她出招,只怕她怪招源源不绝,别说十招,一百招也未必能瞧出什么端倪。只有我发招猛攻,她便非使出本门武功拆解不可。”当即上身左转,一招“双贯拳”,双拳虎口相对,划成弧形交相撞击。郭襄见他拳势劲力奇大,不敢挡架,身形一扭,竟从双拳之间溜了过去。这一招是什么?原来是她在万花谷中见瑛姑与杨过相斗,弱不敌强,便使“泥鳅功”溜开。

无色喝采道:“好身法,再接我一招。”左掌圈花扬起,屈肘当胸,虎口朝上,正是少林拳中的“黄莺落架”。他是少林寺中的武学大师,身份不同,虽然所会武功之杂,不下郭襄,但每一招每一式,使的均是最纯正的本门武功。那少林拳门户正大,看来似乎平平无奇,但练到精深之处,实是威力无穷。他这左掌圈花一扬,郭襄但觉自己上半身已全在掌力笼罩之下,当即倒转剑柄,以剑柄作为手指,使一招从武修文处学来的“一阳指”,迳点他的手腕上“腕骨”“阳谷”“养老”三穴。她的“一阳指”点穴功法实只学到一点儿皮毛,肤浅之至,但一阳指点三穴的手法,却正是一阳指功夫的精要所在。一灯大师的一阳指功夫天下驰名,无色禅师自然识得,他一见郭襄出此一招,一惊之下,急忙缩手变招。其实无色倘若并不缩手,任她连撞三处穴道,登时便可发觉这“一阳指”功夫并非货真价实,但双方各出全力搏斗之际,他岂肯轻易以一世英名,冒险相试?

郭襄嫣然一笑,道:“大和尚倒识得厉害!”无色哼了一声,击出一招“单凤朝阳”,这一招双手大开大阖,宽打高举,使她的一阳指无法用上,郭襄双拳交错,若有若无,正是老顽童周伯通得意杰作七十二路空明拳中第五十四路“妙手空空”。这路拳法是周伯通所自创,江湖上并未流传,无色纵然渊博,却也无法识得,当下双掌划弧,发出一招“偏花七星”。这时双掌犹如电闪,一下子切到了郭襄掌上,要她若不是出内力相抗,手掌便须向后一拗而断。

无色禅师一招一式,均从平淡之中见功夫,这一招“偏花七星”似慢实快,似轻实重,姿式是“闯少林”的姿式,意劲内力,却出自“神化少林”的精奥。少林派武功天下扬名,无色禅师是个中高手,这一招击来,果然是气吞河海,沛然莫御。小郭襄手掌被制,心想:“难道你真能折断我的掌骨不成?”顺手一挥,使出一招“铁蒲扇手”,以掌对掌,反击过去。这一招她是从武修文之妻完颜萍处学来,乃是当年铁掌水上飘裘千仞传下来的心法。这铁掌功在武学诸派掌法之中,向称刚猛第一,无色禅师精研掌法,如何不知?眼见这女郎猛地里使出这招铁掌帮的看家掌来,不禁吓了一跳,若是跟他硬拚掌力,一来不愿便此伤她,二来却也真的对铁掌功夫有三分忌惮。他是个忠厚豪迈之人,但见郭襄每一招都使得似模似样,他虽见多识广,一时之间却没想到若要精研这许多门派的武功,岂是这二十岁不到的少女就能办到。当下急忙收掌,退开半丈。

郭襄嫣然一笑,叫道:“第十招来了,你瞧我是什么门派?”左手一扬,和身欺上,右手伸出便去托拿无色的下颚。旁观众僧和无色情不自禁,都是一声惊呼,原来这一招“苦海回头”,正是少林派正宗拳艺的擒拿手法,却是别派所无。但这种擒拿功夫近身相搏,生死决於呼吸之间,若非有十分把握或是到了紧急关头,决不肯轻易使用。这一招“苦海回头”用意是左手按住敌人头顶,右手托住敌人下颚,将他头颈一扭,倘若成功,重则扭断敌人头颈,轻则扭脱关节,乃是一招极厉害的杀手。

无色禅师见她竟然使到这一招,当真孔夫子门口读孝经,鲁班门前弄大斧,不由得又是好气,又是好笑。这种擒拿手法他在数十年前早已拆得滚瓜烂熟,一碰上便是不加思索,随手施应,即令是睡着了,遇到这种招式只怕也能对拆,当下斜身踏步,左手横过郭襄体前,一翻手,已扣住了她的胁下,右手疾如闪电,伸手到郭襄的膝弯之后。这一招叫做“挟山超海”,原是拆解那招“苦海回头”的不二法门,双手一提,便能将敌人身子提得离地横起。郭襄接下去本可用“盘肘”式反压他的手肘,既能脱困,又可反制敌人,但无色禅师这一招实在来得太快,眼睛一瞬,身子便已被提起,她双足离地,还能施展什么功夫,自然是输了!

无色禅师随手将郭襄制住,心中一怔:“糟糕,我只顾取胜,却没想到辨认她的师承门派。她在十招中使了十种不同的拳法,那是如何说法?我总不能说她是少林派!”郭襄用力一挣,叫道:“放开我!”只听得铮的一声响,从她身掉下了一件物事。郭襄叫道:“老和尚,你还不放我?”无色禅师是个有道高僧,眼中看出来众生平等,别说已无男女之分,纵是马牛猪犬,他也一视同仁,哈哈大笑道:“老衲这一把年纪,做你祖父也做得,还怕什么?”说着双手一送,将她抛出二丈之外。这一下过手,郭襄虽然被制,但无色在十招之内,终究认不出她的门派,他这种有身之人,说过了的话如何不算?正要出言服输,一俯身,忽见地下黑黝黝的一团物事,那两个铁铸的罗汉。

只听郭襄说道:“大和尚,你可认输了吧?”无色抬起头来,喜容满面,笑道:“我怎么会输?我知道令尊是郭靖,令堂是女侠黄蓉,桃花岛主是你外公。令尊学兼江南七怪、桃花岛、九指神丐、全真派各家之长,郭二小姐家学渊源,身手果然不凡。”这一番话只把郭襄听得瞪目结舌,半晌说不出话来,心想:“这老和尚真邪门,我这十招包罗了十位亲友的不同武功,他居然仍旧认了出来。”

无色禅师见郭襄茫然自失,当下笑吟吟的俯身从地下拾起一对铁铸的小罗汉,说道:“郭二姑娘,老和尚不能骗你小孩子,我所以能认出你来,全凭这对罗汉。杨大侠可好?你可有见到他么?”郭襄一怔之下,立时恍然,说道:“你没见到我大哥和龙姊姊吗?我上宝刹来,便是来打听他二人的下落。啊,你不知道,我说的大哥哥和龙姊姊,便是杨过杨大侠夫妇了。”无色道:“数年之前,杨大侠曾来敝寺盘桓数日,跟老和尚很是说得来。后来听说他在襄阳城外击毙蒙古皇帝,名扬天下,敝寺僧众接到这个讯息,无不欢忭。不知他刻下是在何处?原来他已成婚,他那位夫人,看来也必是一位文武双全的女侠了?”

他二人都甚性急,均欲知杨过的音讯,你问一句,我问一句,却是谁也没回答对方的问话。郭襄站立山坡之上,呆了半晌,说道:“原来你便是无色禅师,怪不得武功如此高明。嗯,我还没谢过你送给我的生日礼物,今日得谢谢你啦。”无色笑道:“咱们当真是不打不相识。你见到杨大侠时,可别说老和尚以大欺小。”郭襄望着远处山峰,自言自语:“几时方能见着他啊。”

原来当郭襄满十六岁做生日之时,杨过忽发奇想,柬邀江湖同道,群集襄阳给她庆贺生辰。一时白道黑道上无数武林高手,冲着杨过的面子,都受邀赶到祝寿,即使无法分身的,也都赠送珍异贺礼。无色禅师请人带去的生日礼物,便是这一对精铁铸成的罗汉。这对铁罗汉肚腹之中装有机括,扭紧弹簧之后,能对拆一套少林罗汉拳,那是百余年前少林寺中一位异僧花了无数心血,方始制成,端的是灵巧精妙无比。郭襄觉得好玩,便带在身边,想不到今日从怀中跌将出来,终于给无色禅师认出了她的身份。郭襄适才所使的一招,分别学自各位师友,无一不是奥妙绝伦之作,最后一招少林拳法,便是从这对铁罗汉身上学来。

无色笑道:“格于敝寺历代相传的寺规,不能请郭二姑娘到寺中随喜,务请包涵。”郭襄黯然道:“那没有什么,我问的事,反正也问过了。”无色又指着觉远道:“至于这位师弟的事,我慢慢再跟你解释。这样吧,老和尚陪你下山去,咱们找一家饭铺,让老和尚作个东,好好喝几天酒,你说怎样?”无色禅师在少林寺中位分极高,竟对郭襄这样一个妙龄女郎如此尊敬,要自送她下山,隆重款待,众僧侣在旁听了,心中都是暗暗称奇。

郭襄道:“大师不必客气。小女子出手不知轻重,得罪了几位师兄,还请代致歉意,这便别过,后会有期。”说着施了一礼,转身下坡。无色笑道:“你不要我送,我也要送。那年姑娘生日,老和尚正当坐关之期,没能亲来道贺,心中已自不安,今日光临敝寺,若再不恭送三十里,岂是相待贵客之道?”郭襄见他一番诚意,又喜他言语豪爽,也愿和他结个方外的忘年之交,于是微微一笑,道:“走吧!”

当下二人并肩下坡,走过立雪亭后,只听得身后脚步声响,回首一看,只见张君宝远远在后跟着,却是不敢走近。郭襄笑道:“张兄弟,你也来送客下山吗?”张君宝脸上一红,应了一声:“是!”便在此时,只见山门前一个僧人大步奔下,他竟是全力施展轻功,跑得十分匆忙,无色眉头一皱,说道:“大惊小怪的干什么?”那僧人奔到无色身前,行了一礼,低声说了几句话。无色脸色忽变,大声道:“竟有这等事?”那僧人道:“老方丈请首座便去商议。”

郭襄见无色脸上神色颇是为难,知他寺中必有要事,说道:“老禅师,朋友相交,贵在知心,一些俗礼算得了什么?你有要事便请回去。他日江湖相逢,有缘邂逅,咱们再喝酒论武,有何不可?”无色喜道:“怪不得杨大侠对你这般看重,你果然是人中英侠,女中丈夫,老和尚交了你这个朋友。”郭襄微微一笑,道:“你是我大哥哥的朋友,自然也是我的朋友。”当下两人施礼而别,只见无色大袖飘飘,回向山门。

郭襄循路下山,张君宝在她的身后,相距五六步,终是不敢和她并肩而行。郭襄道:“张兄弟,他们到底干么欺侮你师父?你师父一身精湛内功,怕他们何来?”张君宝走近两步,说道:“寺中戒律精严,僧众凡是犯了事的,都须受罚,倒不是故意欺侮师父。”郭襄奇道:“你师父真是个正人君子,天下从来没这样的好人,他又犯了什么事?我瞧他一定是代人受过,要不,便是什么事弄错了。”张君宝叹口气道:“这事的原委姑娘其实也知道,还不是为了那部楞伽经。”郭襄道:“啊,是给潇湘子和尹克西这两个家伙偷去的经书么?”张君宝道:“是啊。那日在华山绝顶,小人得杨过大侠的指点,亲手搜查了那两人全身,自一下华山之后,再也找不到这两个人的踪迹。咱师徒俩无奈,只得回寺来禀报方丈和戒律堂首座。那部楞伽经是达摩祖师亲手所书,戒律堂首座责怪我师徒经管不慎,以致失落无价之宝,重加处罚,原是罪有应得。”

郭襄叹了口气,道:“那叫做晦气,什么罪有应得?”她比张君宝只大几岁,但俨然以大姊姊自居,又问:“为了这事,便罚你师父不许说话?”张君宝道:“这是寺中历代相传的戒律,上镣挑水,不许说话。我听寺里的老禅师们说,虽然这是处罚,但对受罚之人其实也大有好处。一个人一不说话,修为自是易于精进,而上镣挑水,也可强壮体魄。”郭襄笑道:“这么说来,你师父非但不是受罚,反而是在练功了,倒是我的多事。”张君宝忙道:“姑娘一番好心,师父和我十分感激,永远不敢忘记。”郭襄轻轻叹了口气,心中说道:“可是旁人却早把我忘记得一干二净了。”

只听得树林中一声驴鸣,郭襄那头青驴便在林中吃草。郭襄道:“张兄弟,你也不必送我啦。”呼哨一声,招呼青驴近前。张君宝颇有不舍之情,却又没什么话好说。郭襄知他心意,将手中那对铁罗汉递了给他,道:“这个给你。”张君宝一怔,不敢伸手去接,道:“这——这个——”郭襄道:“我说给你,你便收下了。”张君宝道:“我——我——”郭襄将铁罗汉塞在他的手中,纵身一跃,上了驴背。

突然山坡石级上一人叫道:“郭二姑娘,且请留步。”正是无色禅师又从寺门中奔了出来,郭襄心道:“这个老和尚也忒煞多礼,何必定要送我?”只见无色行得甚快,片刻间便到了郭襄身前,他向张君宝道:“你回寺中去,别在山里乱走乱闯。”张君宝移身答应,向郭襄凝望一眼,走上山去。

无色待他走开,从袍袖中取出一张纸笺来,道:“郭二姑娘,你可知道是谁写的么?”郭襄下了驴背,接过一看,见是一张诗笺,笺上墨沈淋漓,写着两行字道:“十天后,昆仑三圣亲赴少林寺,领教武林绝学。”笔势挺拔遒劲,当真是力透纸背。郭襄看了,问道:“昆仑三圣是谁啊,这三个人的口气倒大得紧。”无色道:“原来姑娘也不识得他们。”郭襄摇头道:“我不识得。连『昆仑三圣』的名字也从没听爹爹妈妈说过。”无色道:“奇便奇在这儿。”

郭襄道:“什么奇怪啊?”无色道:“姑娘和我一见如故,这事自可对你实说。你道这张纸笺是在那里得来的?”郭襄道:“是那昆仑三圣派人送来的么?”无色道:“若是派人送来,那也没什么奇怪了。常言道树大招风,我少林寺数百年来号称是天下武学的发源之所,因此不断有高手到寺中来挑战较艺,那也不足为异。每次有武林中人到寺中,咱们总是好好款待,说到比武较量,能够推托,便尽量推托。咱们做和尚的,讲究的是勿嗔勿怒,不得逞强争胜,倘若天天跟人家打架,那还算是什么佛家子弟么?”郭襄点头道:“那也说得是。”无色又道:“只不过武师们既然上得寺来,若是不显一下身手,总是心不甘服。少林寺的罗汉堂,做的便是这门接待外来武师的干当。”郭襄笑道:“原来大和尚专职是跟人打架。”无色苦笑道:“一般武师,武功再强,本堂的弟子们总能应付得了,倒也不必老和尚出手。今日因见姑娘身手不凡,我才自己来试上一试。”郭襄笑道:“你倒看得起我。”

无色道:“你瞧我把说话扯到那里去啦。这张纸笺实不相瞒,是在罗汉堂上降龙罗汉佛像的手中取下来的。”郭襄奇道:“是谁放在佛像手中的?”无色搔头道:“便是不知道啊。想我少林寺僧众数百,若有人混进来,岂能无人看见?这罗汉堂中更是经常有八名子弟轮值,日夜不断。刚才有人瞧见了这张纸笺后,飞报老方丈,都觉奇怪,因此召我回寺商议。”郭襄听到这里,已明其意,说道:“你疑心我和那什么昆仑三圣串通了,我到寺外捣乱,那三个家伙便混到罗汉堂中放这纸笺。是也不是?”无色道:“我既和姑娘见了面,自是绝无疑心,但老方丈和无相师兄他们,却不能不错疑到姑娘身上。也是事有凑巧,姑娘刚刚离寺,这张纸笺便在罗汉堂中出现。”

郭襄道:“我跟你说过,我不认得这三个家伙。大和尚,你怕什么?十天之后他们若是胆敢前来,跟他们见个高下便了。”无色道:“害怕嘛,自然不怕。姑娘既跟他们没有干系,我便不用耽心了。”郭襄心知他实是一番好意,只怕昆仑三圣是自己的相识,那么动手之际便有许多顾忌,唯恐得罪了好朋友,于是说道:“大和尚,他们客客气气来切磋武艺,那便罢了,否则好好给他们吃些苦头。从这张字条上的口气上看来,这三人可狂妄得很呢。”她说到这里,忽然想起一事,说道:“说不定寺中有谁跟他们勾结了,偷偷放上这样一字条,也没什么希奇。”无色道:“这事咱们也想过了,可是决计不会。那降龙罗汉的手指离地有三丈多高,平时扫除佛身上灰尘,必须搭起高架。轻功再好的人,也不能跃到这般高处。寺中纵有叛徒,也不会有这样好的功夫。”

他越说越怪,郭襄好奇心起,很想见见这昆仑三圣,到底是何等样的人物,要瞧瞧他们和少林寺僧比试武艺,结果谁胜谁负,只是少林寺不接待女客,看来这场好戏是不能亲眼得看见了。无色见她侧头沉思,只道她是在代少林寺筹策,说道:“少林寺千年来经过了不知多少大风大浪,终于也没给人家挑了,这昆仑三圣既是决意跟咱们过不去,少林寺也不能堕了千年来的威风。郭姑娘,半月之后,你在江湖上当可听到音讯,且看昆仑三圣是否能把少林寺毁了。”他说到此处,壮年时的豪情胜慨,不禁又勃然而发。郭襄笑道:“大和尚勿嗔勿怒,你这说话的样子,算是佛门子弟么?好,半月之后,我伫候好音。”说着翻身上了驴背。两人相视一笑,郭襄催动青驴,得得下山,心中却早打定主意,非瞧一瞧这场热闹不可。

郭襄心想:“怎生想个法儿,十天后混到少林寺去瞧一瞧这场好戏?”又想:“只怕那昆仑三圣未必是有什么真才实学的人物,给大和尚们一击即倒,那便热闹不起来。只要他们有外公、爹爹、或是大哥哥一半的本事,这一场『三圣大闹少林寺』便有些看头。”她一想到杨过,不禁心头又是郁郁,这三年来到处寻寻觅觅,始终是落得个冷冷清清,终南山古墓长闭,万花谷花落无声,绝情谷空山寂寂,风陵渡冷月冥冥。她心头早已千百遍的想过:“其实,我便是找到了他,那又怎地?还不是重添相思,徒增烦恼?他所以悄然远引,也还不是为了我好?但明知那是镜花水月一场空,我却又不能不想,不能不找。”

她任着青驴信步所之,在少室山中漫游,一路向西,已入嵩山之境,回眺少室东峰,秀耸拔地,沿途山景,观之不尽。如此游了数日,这一天到了三休台上,心道:“三休,三休!却不知是那三休?人生千休万休,又何止三休?”折而向北,过了一岭,只见古柏三百余章,皆挺直端圆,凌霄托根柏旁,作花柏顶,灿若云茶,郭襄正在观赏,忽听得山坳后隐隐传出一阵琴声,不禁大奇:“这荒僻之处,居然有高人雅士在此操琴。”她幼受母教,琴棋书画,无一不会,虽然均非精通,但她生来聪顶,又爱异想天开,因此偶然和黄药师论琴,跟朱子柳学书,往往有独到之见,发前人之所未发。这时听到琴声,好奇心起,当下放了青驴,循声寻去。

走出数十丈,只听得琴声之中杂有无数鸟语,初时也不注意,但细细听来,那琴声竟似和鸟语互相应答,间间关关,宛转啼鸣,郭襄隐身在花木之后,向琴声发出处一张,只见三株大松树下一个白衣男子背向而坐,膝上放着一张焦尾琴,正自弹奏。他身周树木上停满了雀鸟,有黄莺,有杜鹃,有喜鹊,有八哥,和那琴声或一问一答,或齐声和唱。郭襄心道:“外公说琴调之中,有一曲『空山鸟语』,久已失传,莫非便是此曲么?”听了一会,琴声渐响,但愈到响处,愈是和醇,群鸟却不再发声,只听得空中振翼之声大作,东南西北各处又飞来无数雀鸟,或止歇树巅,或上下翱翔,毛羽缤纷,蔚为奇观。那琴声平和中正,隐然有王者之意,郭襄吃了一惊:“此人能以琴声集鸟,这一曲难道竟是『百鸟朝凤』?”以音乐感应鸟兽,原非奇事,古人只道对牛弹琴,牛不入耳,其实今人已知音乐可使母牛增产牛乳,可用音波诱鱼入网,甚至能以音乐促使植物生长加速,须知昆虫求偶,鸟兽呼侣,皆出之以音,宇宙之间,天籁无穷。师旷琴声能使风云变色,自是神乎其说,不足为信,但呼鸟驯兽,驱蛇起舞,却是历代均有。此是闲话,表过不提。且说郭襄听着琴声,越听越奇,心想可惜外公不在这里,否则以他天下无双的玉箫与之一和,实可称并世双绝。

那人弹到后来,琴声渐低,树上停歇着的雀鸟一齐起而盘旋飞舞。突然间铮的一声琴声止歇,群鸟飞翔了一会,慢慢散去。那人随手在琴弦上弹了几下短音,漫声吟道:“白日何短短,百年苦易满。苍穹浩茫茫,万劫太极长。麻姑垂两鬓,一半已成霜。天公见玉女,大笑亿千场。吾欲揽六龙,回车拄扶桑。北斗酌美酒,劝龙各一觞。富贵非所愿,为人驻颜光。”但听那人吟声悲凉,似觉人生忧患,不可断绝,郭襄怔怔的听着,不禁两行情泪,垂下双颊。那人高吟已毕,仰天长叹,说道:“抚长剑,一扬眉,清水白石何离离?世间苦无知音,纵活千载,亦复何益?”

那人说到此处,突然间从琴底抽出一柄长剑,但见青光闪闪,照映林间,郭襄心想:“原来此人文武全才,倒要瞧瞧他的剑法如何。”只见他缓步走到古松前的一块空地上,剑尖抵地,一画一画的划了起来,划了一画又是一画。郭襄大奇:“世间怎会有如此奇怪的剑法?难道以剑尖在地下乱划,便能克敌制胜?此人之怪,真是不可以常理测度了。”她默默数着他的剑招,只见他横着划了十九招,跟着变向纵划,一共也是一十九招。剑招始终不变,自左而右的划去,每一招均是相隔约莫一尺。郭襄约着他的剑势,伸手指在地下划了一遍,一看之下,险些失笑,原来他使的那里是什么怪异剑法,却是以剑尖在地画了一张纵横各一十九道的大棋盘。只见那人划完棋盘,以剑尖在左上角和右下角圈了一圈,再在右上角和右下角画了个交叉。郭襄既已看出他画的是一张围棋棋盘,自也想到他是在四角布上势子。圆圈是白子,交叉是黑子,跟着见他在左上角距势子三格处圈了一圈,又在那圆圈下两格处画了一叉,待得下到第十二着时,一时决不定该当弃子取势,还是力争边角,只见他以剑拄地,低头沉思。郭襄心想:“原来此人和我一般寂寞,空山抚琴,以雀鸟为知音;下棋又没有对手,只得自己跟自己下。”

一秒钟记住本站网址:JinYongXiaoShuo.COM金庸小说拼音全拼写。

喜欢旧版《倚天屠龙记》小说吗?喜欢金庸小说全集吗?喜欢就用力顶一下吧!

看网友对 第一回 昆仑三圣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