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金庸小说全集>>旧版《倚天屠龙记》小说在线阅读

第二十六回 指名挑战

小说:旧版《倚天屠龙记》    作者:金庸
选择背景色: 黄橙 洋红 淡粉 水蓝 草绿 白色 选择字体: 宋体 黑体 微软雅黑 楷体 选择字体大小: 恢复默认

原来“龙爪手”是武当派中一种极其厉害的擒拿手法,俞莲舟学会之后,总嫌其一拿之下,对方若是武功有了相当高的造诣,仍能挣脱,于是他自加变化,创出了十二招从“龙爪手”中脱胎的招数出来。要知张三丰收徒之先,曾对每个人的品德行为资质悟性,都详加考查,因此七弟子入门之后,无一不成大器,不但各传师门之学,并能分别依自己天性所近,另创新招,俞莲舟变化“龙爪手”的招数,原本不是奇事。但张三丰见他试演之后,只点了点头,不加可否。

俞莲舟见师父不置一词,知道招数之中必是还存着极大毛病,于是潜心苦思,更求精进。数月之后,再演给师父看时,张三丰叹了口气,道:“莲舟,这一十二招龙爪手,比我教给你的是厉害得多了。不过你招招拿人腰眼,不论是谁受了一招,都有损阴绝嗣之虞。难道我教你的正大光明武功还不够,定要一出便使人动弹不得么?”俞莲舟听了师父这番教训,虽在严冬,也不禁汗流浃背,心中栗然。

过了几日,张三丰将七个弟子都叫到跟前,将此事说给各人听了,最后道:“莲舟所创的这一十二下招数,苦心孤诣,算得上是一门绝学,若凭我一言就此废弃,也是可惜。大家便跟莲舟学一学,只是若非遇上生死关头,决计不可轻用。我在『龙爪』两字之下,再加上『绝户』两字,要大家记得,这路武功是教人断子绝孙、毁灭门户的杀手。”

当下七弟子拜领教诲,俞莲舟便将这路武功传了六位同门。七人学会以来,果然恪遵师训,一次也没有用过。今日到了紧急关头,张松溪提了出来,俞莲舟却仍是颇有踌躇。

张松溪道:“这『龙爪绝户手』擒拿了对腰眼之后,使他永远不能生育。小弟却有个计较在此,咱们只找和尚、道士作对手,要不便是七八十岁的老头儿。”俞莲舟微微一笑,说道:“四弟果然心思灵巧,和尚道士便是不能生儿子,那也无妨。”

两人计议已定,分头去告知宋远桥和三个师弟,每人认定一名对手,全待张松溪大叫一声“啊哟!”六个人便各使“龙爪绝户手”扣住对手。俞莲舟选的是崆峒五老中年事最高的一老,张翠山则选了昆仑派中的西华子。

大厅上众宾客用罢便饭,火工道人收拾了碗筷,张松溪朗声说道:“各位前辈、众位朋友,今日家师百龄寿诞,承众位光降武当,敝派上下,尽感荣宠,只是招待简慢之极,还请原谅,家师原要邀请各位同赴黄鹤楼,共谋一醉,今日不恭之处,那时再行补谢。敝师弟张翠山远离十载,近日方归,他这十年来的遭遇经历,未及详加禀明师长,再说今日是家师大喜的日子,倘若谈论武林中的恩怨斗杀之事,未免不祥,各位远道前来拜寿的一番好意,也变成寻事生非的恶意了。各位难得前来武当,便由在下陪同,赴山前山后赏玩风景如何?”

他这一番话甚是厉害,先将众人的口都堵住了,那是声明在先,今日乃寿诞吉期,倘若有人提起谢逊和龙门镖局的事,便是存心和武当为敌。

众人连袂上山,便是不惜一战,以求逼问出金毛狮王谢逊的下落来,但武当派威名赫赫,无人敢单独与其结下梁子。倘若数百人一涌而上,那自是无所顾忌,可是要谁挺身而出,先行发难,却是谁都不想作这冤大头。众人面面相觑,僵持了片刻。昆仑派的西华子站起身来,大声道:“张四侠,你不用把话说在头里。咱们明人不作暗事,打开天窗说亮话,此番上山,一来是跟张真人拜寿,二来正是要打听一下谢逊那恶贼的下落。”

莫声谷别了半天气,这时听了西华子之言,再也无法忍耐,冷笑道:“好啊,原来如此,怪不得,怪不得。”西华子睁大双目,道:“什么怪不得?”莫声谷道:“我先前听说各位来到武当,是来给家师拜寿,但见各位身上暗藏兵刃,心下好生奇怪,难道大家带了宝刀宝剑,来送给家师作寿礼么?这时方才明白,送的竟是这样一份寿礼。”西华子拍一拍身上,跟着解开道袍,大声道:“莫七侠瞧清楚些,小小年纪,莫要血口喷人,咱们身上谁暗藏兵刃来着。”

莫声谷冷笑道:“很好,果然没有。”伸出手指,轻轻在身旁两人的腰带上一扯。他出手快极,这么一扯,已将两人的衣带拉断,但听得呛啷啷呛啷接连两声响过,两柄短刀掉在地下,青光闪闪,耀眼生花。原来那两人在长袍之内暗挂短刀,莫声谷早已瞧出,拉断衣带,短刀随即落下。

这一来,众人脸色均是大变。西华子大声道:“不错,张五侠若是不肯见示谢逊的下落,那么抡刀动剑,也说不得了。”张松溪正要大声惊呼:“啊哟”为号,先发制人。忽然门外传进来一声:“阿弥陀佛!”这一声佛号清清楚楚的送入众人耳鼓,又清又亮,似是从远处传来,但听来又像是发自身旁。张三丰笑道:“原来是少林派空智禅师到了,快快迎接。”门外那声音接口道:“少林寺方丈空闻,率师弟空智、空性暨门下弟子,恭祝张真人千秋长乐。”那空闻、空智、空性三人,是少林四大神僧中的人物,除了空见大师已死,三位神僧竟是尽数来到山上。张松溪一惊之下,那一惊“啊哟”已然叫不出来,他心知少林高手既是大举来到武当,那么六人便是以“龙爪绝户手”制住了昆仑、崆峒等派中的人物,还是无用。

昆仑派掌门人铁琴先生何太冲说道:“久仰少林四大神僧的清名,今日有幸得见,也算是不虚此行了。”门外又一个较为苍老的声音说道:“这一位想是昆仑掌门何先生了。幸会幸会!张真人,老衲等拜寿来迟,实是不恭。”张三丰道:“今日武当山上嘉宾云集,老道只不过虚活了一百岁,敢劳三位神僧玉趾?”一边说,一边带同弟子迎了出去。

他四人隔着数道山门,各运内力互相对答,便如对面唔谈一般。峨嵋派的静玄师太功力不逮,便插不下口去,其余各帮各派的人物更是心下骇然,自愧不如。

其时空闻等人离山门尚远,张三丰率领弟子迎出,才见三位老僧,率领着九名中年、老年的僧人,慢慢走到门前。那空闻大师白眉下垂,直覆到眼上,便似长眉罗汉一般,空性大师身躯雄伟,貌相威武;空智大师却是一脸的苦相,嘴角下垂。

宋远桥心下暗暗奇怪,他颇精于风鉴相人之学,心道:“若是常人生了空见大师这副容貌,不是短命,便是早遭横祸,何以他非但得享高寿,还成为武林中人所共仰的宗师?看来我这相人之学,所知实在大是有限。”

张三丰和空闻等虽然均是武林中的大宗师,但从未见过面。论起年纪,张三丰比他们大上三四十岁,他出身少林,若从他师父觉远大师行辈叙班,那么他比空闻等也要高上两辈。但他既未在少林受戒为僧,又没正式跟少林僧人学过武艺,大家以平辈之礼相见,宋远桥等反而矮了一辈。

当下见礼已罢,张三丰迎着空闻等进入大殿,何太冲、静玄师太等上前相见,互道仰慕,又是一番客套。偏生那少林方丈空闻大师极是谦抑,对每一派每一帮的后辈子弟都要合什为礼,招呼几句,乱了好一阵,数百人才一一引见完毕。

空闻、空智、空性三位高僧坐定,喝了一杯清茶,空闻大师说道:“张真人,老衲依年纪班辈说,都是你的后辈,你我武当、少林,在武林中各有声誉,但老衲忝为少林派掌门,有几句话要向前辈坦率相陈,还请张真人勿予见怪。”张三丰性子向来豪爽,道:“三位高僧,可是为了我这第五弟子张翠山而来么?”空闻道:“正是。咱们有两件事,要请教张五侠。第一件,张五侠杀了我少林派的龙门镖局满局七十一口,又击毙少林僧人六人,这七十七人的性命,该当如何了结?第二件事,敝师兄空见大师,一生慈悲有德,与人无争,却惨被金毛狮王谢逊害死,听说张五侠知晓那姓谢的下落,还请张五侠赐示,少林全寺僧人,尽感大德。”

张翠山站起身来,朗声说道:“空闻大师,龙门镖局和少林僧人七十七口性命,绝非晚辈所伤。张翠山一生受恩师训诲,虽然愚鲁,却不敢打诳。至于伤这七十七口性命之人是谁,晚辈倒也知晓,可是不愿明言。这是第一件。那第二件呢,空见大师圆寂西去,天下无不痛悼,只是那金毛狮王谢逊和晚辈有八拜之交,义结金兰。谢逊身在何处,实不相瞒,晚辈原也知悉,但我武林中人,最重一个『义』字,我张翠山头可断,血可溅,我义兄的下落,决计不能吐露。此事跟我恩师无关,跟我众同门亦无干连,由张翠山一人担当。各位是以死相逼,要杀要剐,便请下手。姓张的生平没做半件贴羞师门之事,没妄杀过一个好人,各位今日定要逼我不义,有死而已。”

他这番话侃侃而言,满脸正气。空闻念了声:“阿弥陀佛!”心想:“听他言来,倒似不假,这便如何处置?”便在此时,窗外忽然有个孩子声音,叫道:“爹爹!”

张翠山心头一震,这声音正是无忌,叫道:“无忌,你来了?”抢步出厅,巫山派和神拳门各有一人站在大厅门口,只道张翠山要逃走,齐声叫道:“往那里逃?”伸手要去抓他。张翠山思子心切,双臂一振,将两人摔得分向左右跌出丈余,奔到窗外,只见空空荡荡,那里有半个人影?他大声叫道:“无忌,无忌!”并无回音。厅中十余人追了出来,见他并未逃走,也就不上前捉拿,站在一旁监视。

张翠山又叫:“无忌,无忌!”仍是无人答应。殷素素这时身子已大至康复,在后堂听见丈夫大叫无忌,急忙奔出,又惊又喜,叫道:“无忌回来了?”张翠山道:“我刚才好像听见他的声音,追出来时却又不见。”殷素素好生失望,低声道:“想是你念着孩子,听错了。”张翠山呆了片刻,摇头道:“我明明听见的。”他怕妻子出来,和众宾客会见后多生波折,忙道:“你进去吧!”

他回进大厅,向空闻大师行了一礼,道:“晚辈思念犬子,致有失仪,请大师见谅。”空智大师道:“善哉,善哉,张五侠思念爱子,如痴如狂,难道谢逊所害的那许许多多人,便无父母妻儿么?”他身子瘦瘦小小,出言却是声若洪钟,只震得满厅众人耳嗡嗡作响,张翠山心乱如麻,无言可答。

空闻向两位师弟望了一眼,空智和空性都点了点头。空闻向张三丰道:“张真人,今日之事如何了断,还须请张真人示下。”张三丰道:“我这小徒虽无他长,却还不敢欺师。谅他也不敢欺诳三位少林高僧。龙门镖师的人命和贵派弟子,不是他伤的。谢逊的下落,他是不肯说的。”空智冷笑道:“但有人亲眼瞧见张五侠杀害我门下弟子,难道武当门人不会打诳,少林门人便会打诳么?”他左手一挥,从他身后走了两名中年僧人出来。

在那两名僧人之后,又有一名僧人,只是他身材矮小,给两人遮住了身。那三个僧人各眇右目,正是在临安西子湖边,被殷素素用金针打瞎的少林僧圆心、圆音、圆业。他三人随着空闻大师等上山,张翠山早已瞧见,心知定要对质西湖边上的斗杀之事,果然空智大师没说几句话,便将三人叫了出来。张翠山心中为难之极,西湖之畔行凶杀人,确实不是他下的手,可是真正下手之人,这时也成了他的妻子。他夫妻情义深重,如何不加庇护?然而当此情势之下,却又如何庇护?

“圆”字辈三僧之中,圆音的脾气最是暴燥,依他心性,一见张翠山便要动手拼命,碍于师伯师叔在前,这才强自压抑,这时师父将他叫了出来,当下大声说道:“张翠山,你在临安西湖之旁,用毒针自慧风口中射入,伤他性命是我亲眼目睹,难道冤枉你了?咱三人的右眼被你用毒针射瞎,难道你还想混赖么?”张翠山此时只好辩得一分便是一分,说道:“我武当门下,所学暗器虽说不少,但均是钢镖袖箭之类大件暗器。我同门七人,江湖上行走已久,可有人见过武当子弟使过金针银针之类么?至于金针上喂毒,那更加不必提起。”

武当七侠出手向来光明正大,武林中众所周知,因此若说张翠山以毒针伤人,上山来的那些武林人物确是不易相信。圆音怒道:“事到今日,你还在狡辩?那日针毙慧风,我和圆业师弟瞧得明明白白,倘若不是你,那么是谁?”张翠山道:“此人我倒是知晓,可便不愿跟你说。我武当子弟是受你逼供之人么?”

张翠山口齿伶俐,能言善辩,圆音狂怒之下,说话越来越是不成章法,倒将一件本来自己大为有利之事,说成了强辞夺理一般。

张松溪接口道:“圆音师兄,到底那几位少林僧人伤在何人手下,一时也辩不明白,可是敝师兄俞岱岩,却明明是为才林派的金刚指力所伤。各位来得正好,咱们正要请问,用金刚指力伤我俞二哥的是谁?”圆音张口结舌,道:“不是我。”张松溪冷笑道:“我也知道不是你,谅你也未必已练到这等功夫。”他顿了一顿,道:“若是我三哥身子健好,跟贵派的高手动起手来,伤在他的金刚指力之下,那也怨他学艺不精,既然动手过招,总有死伤,那有什么话说?难道动手之前,还能立下保单,保证毛发不伤么?可是我三师哥是在大病之中,身子动弹不得,那位少林弟子却用金刚指力,逼问他屠龙宝刀的下落。”他说到这里,声音提高,道:“想少林派武功冠于天下,早已是武林至尊,又何必非得到这柄屠龙宝刀不可?何况那屠龙宝刀我三哥也只见过一眼,如此下手逼问,手段也未免太毒辣了。俞岱岩在江湖上也算薄有微名,生平行侠仗义,也总是替天下武林中作过不少好事,如今被少林弟子害得终身残废,十年来卧床不起,咱们也正要三位神僧作个交代。”为了俞岱岩受伤、龙门镖局满局被杀之事,少林武当两派,十年来早已费了不少唇舌,只因张翠山失踪,始终难作了断。张松溪见空智、圆音等声势汹汹,便又提了这件公案出来。空闻大师道:“此事老衲早已说过,老衲曾详查本派弟子,并无一人加害俞三侠。”张松溪伸手怀下,摸了一只金元宝出来,但见金锭上指痕宛然,大声道:“天下英雄共见,害我俞三哥之人,便是在这金元宝上捏出指痕的少林弟子。除了金刚指力,还有那一家那一派的武功能捏金生印么?”

圆音、圆业等指证张翠山,不过凭着口中言语,张松溪却取了物证出来,显心徒托空言,又更加有力了。空闻道:“善哉,善哉!本派僧人之中练成金刚指力的,除了咱师兄弟三人之外,另有达摩堂的五位长老。可是这五位长老是不出少林寺门,均已有三四十年之久,怎能伤得了俞三侠?”莫声谷突然插口道:“大师不信我五师哥之言,说他是一面之辞,难道大师所说,便不是一面之辞么?”

空闻大师甚有涵养,虽听他出言挺撞,也不生气,只道:“莫七侠若是不信老衲之言,那也无法。”莫声谷快道:“晚辈怎敢不信大师之言?只是世事变幻莫测,是非之际,往往出人意外,各位只道那几位少林高僧是伤于敝师哥之手,咱们又认定敝三师兄是伤于少林高手的指下,说不定其间另有隐秘。是以晚辈之见,此事不妨从长计议,免伤少林武当两派的和气。倘若鲁莽从事,将来真相大白,徒贻后悔。”

空闻点头道:“莫七侠之言不错。”空智突然厉声道:“难道我师兄空见大师的血海沉冤,就此不理么?张五侠,龙门镖局之事,咱们暂且不问,但那恶贼谢逊的下落,你今日说固然要你说,不说也要你说。”

宋远桥一直默不作声,此时眼见僵局已成,朗声道:“倘若那屠龙宝刀,不在谢逊手中,大师还是这般急于寻访他的下落么?”他说话不多,但这两句却极是厉害,竟是直斥空智觊觎宝物,心怀贪念。

空智大怒,拍的一掌,击在身前的朱桌之上,喀喇一响,朱桌四腿齐断,桌面木片纷飞,登时粉碎,这一掌实是威力惊人。他大声喝道:“久闻张真人武功源出少林,武林中言道,张真人的功夫青出于蓝,咱们仰慕已久,却不知此说是否言过其实。今日咱们便在天下英雄之前,斗胆请张真人不吝赐教。”

他此言一出,大厅上群相耸动,要知张三丰成名垂七十年,当年跟他动过手之人,已死得干干净净,世上再无一人。他武功到底如何了得,武林中只是流传各种各样神奇的传说而已,除了他嫡传的七名弟子之外,谁也没有亲眼见过。但宋远桥等武当七侠威震天下,其徒已是如此,师父的本领不言可喻。这时众人听空智竟然向张三丰挑战,无不大为兴奋,心想今日可目睹当世第一高手显示武功,实是不虚此行。

众人的目光一齐集在张三丰脸上,瞧他是否允诺,只见他微微一笑,不置可否。空闻说道:“张真人神功盖世,天下无敌,咱少林三僧自非真人对手。但实逼处此,贵我两派的纠葛,若不是各凭武功一判强弱,总是难解。咱师兄弟三人不自量力,要联手请张真人赐教。张真人高着咱们两辈,倘若以一对一,那是对张真人太过不敬了。”

众人心想:“你话倒说得好听,却原来是要以三敌一。张三丰武功虽高,但百龄老人,精力已衰,未必能抵挡少林三大神僧的联手合力。”

宋远桥站起身来,说道:“今日是家师百岁寿诞,岂能和嘉宾动手过招——”众人听到这里,都想:“武当派果是不敢应战。”那知听宋远桥接下去说道:“何况正如空闻大师言道,家师和三位神僧班辈不合,若真动手,岂不落得个以大欺小之名?但少林高僧既然叫阵,武当七弟子,便讨教少林派十二位高僧的精妙武学。”

众人了听了他这话,又是轰的一声,纷纷议论起来。原来空闻、空智、空性三僧,各带三名弟子上山,一共是十二名少林僧。众人均知俞岱岩全身残废,武当七侠只剩下六侠,以六人对十二人,那是以一敌二之局,宋远桥如此叫阵,可说是自高武当的身份上了。宋远桥这一下看似险着,实则也是迫不得已,他深知少林三大神僧功力极高,武学的修养比自己师兄弟要深湛得多。若是单打独斗,自己当可和其中一人战成平手。俞莲舟伤后初愈,就未必能挡得住一位神僧。至于余下的一位,不论张松溪或是莫声谷,都非输不可。他叫阵是师兄弟二人斗他十二名少林僧,其实那九名少林弟子并不足畏,表面上武当派是以小敌多,实质却是武当六弟子合斗少林三神僧。

空智大师如何不知这中间的关连,哼了一声,说道:“既是张真人不肯赐教,那么咱们师兄弟三人,逐一向武当六侠中的三位请教,三阵分胜败,三阵中胜得两阵者为赢。”张松溪道:“空智大师定要单打独斗,那也无不可。只是咱们师兄弟七人,除了三哥俞岱岩因遭少林弟子毒手,无法起床之外,余下六人却是谁也不敢退后。咱们二阵分胜败,武当六弟子分别迎战少林派六位高僧,六阵中胜得四阵者为赢。”莫声谷大声道:“便是这样。倘若武当派输了,张五师哥便将金毛狮王的下落,告知少林方丈。若是少林派承让,便请三位高僧带同这许多拜寿为名、寻事是真的朋友,一齐下山去吧!”

张松溪提出这个六人对阵之法,可说已立于不败之地,他料知大师哥、二师哥的武功大致和三大神僧相若,至于其余的少林僧,却是势必连输三阵。

空智摇头道:“不妥,不妥。”但何以不妥,他却又难以明言。张松溪道:“三位向家师叫阵,说是要以三对一,待得咱们要以六人对少林派十二位高僧,空智大师却又要单打独斗。咱们便答应单打独斗,大师又说不妥。这样吧,便由晚辈一人斗一斗少林三大神僧,这样总是妥当了吧?三位将晚辈一举击毙,便算是少林派胜了,岂不干脆爽快?”空智勃然变色,空性突然间哈哈大笑,空闻口诵佛号:“善哉,善哉!”空性自上武当后从未开口说过一句话,这时忽然说道:“两位师哥,这位张小侠独力斗三僧,咱们便上啊。”原来他武功虽高,但自幼出家为僧,不通世务,听不懂张松溪的讥刺之言。空闻道:“师弟不可多言。”转头向宋远桥道:“这样吧,咱们少林六僧,合斗武当六侠,一阵定输赢。”宋远桥道:“不是武当六侠,是武当七侠。”空智吃了一惊,道:“尊师张真人也下场么?”

宋远桥道:“大师此言错矣。与家师动手过招之人,俱已仙逝。家师怎能再行出手?我俞三弟虽然重伤,难以动弹,他又未传下弟子,但想我师兄弟七人,自来同生共死,今日是本派生死荣辱的关头,他又如何能袖手不顾?我叫他临时找个人来,点拨几下,算是他的替身。武当七弟子会斗少林高僧,你们七位出手也好,十二位出手也好,均无不可。”空闻微一沉吟,心想:“武当派除了张三丰和七弟子之外,并没听说有何高手,他临时找个人来,济得甚事?若是请了别派的好手助战,那便不是武当对少林派的会战了。谅他不过要保存『武当七侠』的威名,致有此言。”于是点头道:“好,我少林派七名僧人,会斗武当七侠。”

俞莲舟、张松溪等,却都知道宋远桥这番话的用意。原来张三丰有一套极得意的功功,叫做“真武七截阵”。武当山供奉的真武大帝。张三丰有一日见到真武神像座前的龟蛇二将,想起长江和汉水之会蛇山和龟山两山的山势,心想长蛇灵动,乌龟凝重,真武大帝左右一龟一蛇,正是兼收至灵至重的两件物性,当下连夜赶到汉阳,凝望龟蛇二山,从蛇蜿蜒之势,龟山庄固之形中间,创想出了一套精妙无方的武功出来。

只是那龟蛇二山大气滂薄,从山势中演化出来的武功,森然万有,包罗极广,决非一人之力所能同时施为。张三丰悄立大江之滨,不饮不食凡三昼夜之久,潜心苦思,终是想不通这个难题。到第四天早晨,旭日东升,照得江面上金蛇万道,闪烁不定。张三丰猛地省悟,哈哈大笑,就此回到武当山上,将七名弟子叫来,每人传了一套武功。

这七套武功分别行使,固是各有精微奥妙之处,但若二人合力,则师兄弟相辅相成,攻守兼备,威力便即大增。若是三人同使,则比两人同使的威力又强一倍,相当于四位一流高手的劲力。自此每增一人,这套武功威力便增一倍,四人相当于八位高手,五人相当于十六位,六人相当于三十二位。到得七人齐施,那是等于六十四位当世第一流高手共同进击。须知当世之间,算得上第一流高手的,也不过是寥寥二三十人,又那有这等机缘,将这许多高手集合在一起?便是集合在一起,这许多高手有正有邪,或善或恶,又怎能齐心合力。

张三丰这七套武功因是由真武大帝座下龟蛇二将而触机创制,是以名之为“真武七截阵”,七名弟子联手,那定然是天下无敌,便是举世高手一齐来攻,也是必胜无疑。张三丰当时苦思难解者,是如何将这套博大异常的武功施展出来,总觉得顾得东边,西边便有漏洞,同时南边北边,均予敌人以可乘之机,后来想到可命七弟子齐施,才破解了这个难题。只是觉得这“真武七截阵”不能由一人施展,总是未免遗憾,但转念想到:“这路武功如果一人能使,岂非单是一人,便足敌六十四位当世第一流的高手,这念项头也未免过于荒诞狂妄了。”这么一想,自己也不禁哑然失笑。

此时宋远桥眼见大敌当前,那少林三大神僧,究竟功力如何,当真可说得上“深不可测”四字,自己虽想或能和其中一人打成平手,但这只是自忖之见,说不定一接上手便即一败涂地,亦未可知,因此才想到那套武当镇山之宝、从未一用的“真武七截阵”上去。

宋远桥听空闻大师答允以少林七僧斗武当七侠,便道:“请各位稍待,在下须去请三师弟临时寻个传人,以补足武当七弟子之数。”向俞莲舟等使个眼色,六人向张三丰躬身告退,一齐走进内堂。

莫声谷第一个开言,道:“大哥,咱们今日用一下『真武七截阵』,教少林僧见一见武当弟子的本事。只是谁来接替三哥啊?”宋远桥道:“此事须由大伙公决。咱们且别说,各自在掌心中写一个名字,且看众意如何。”莫声谷道:“好!”取过笔来,递给了大师兄。宋远桥在掌心中写了一个名字,握住手掌,将笔递给俞莲舟。各人挨次写了,一齐推开手来。只见宋远桥、俞莲舟、张松溪三人手掌中写的是“五弟妹”三字。张翠山写的是“拙荆素素”四字。莫声谷掌心写的是“五师嫂”三字。只有殷利亨却握住了拳头,满脸通红,不肯伸手。莫声谷道:“咦,奇了,有什么古怪?”硬是扳开他的手掌,只见他掌心中写着“纪姑娘”三字。

张翠山心中大是感激,握住他手,道:“六弟!”众均知殷利亨是一片好心,顾念张翠山病体初愈,不宜剧斗,想去邀请他未过门的妻子纪晓芙出马。莫声谷想要取笑,张翠山忙向他使个眼色制止。宋远桥道:“既是众意相同,五弟,你去请弟妹出来吧。”张翠山回进卧室,邀了殷素素出来,将大厅上的情势简略跟她说了。

一秒钟记住本站网址:JinYongXiaoShuo.COM金庸小说拼音全拼写。

喜欢旧版《倚天屠龙记》小说吗?喜欢金庸小说全集吗?喜欢就用力顶一下吧!

看网友对 第二十六回 指名挑战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