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金庸小说全集>>旧版《倚天屠龙记》小说在线阅读

第二十九回 蝶谷医仙

小说:旧版《倚天屠龙记》    作者:金庸
选择背景色: 黄橙 洋红 淡粉 水蓝 草绿 白色 选择字体: 宋体 黑体 微软雅黑 楷体 选择字体大小: 恢复默认

但无忌认定逼死自己父母的凶手之中,这些少林寺的和尚也在其内,因此一心只道他们尽是邪恶奸猾之辈。

只听空闻说道:“他写给咱们的太极十三式和武当九阳功,自不会假,但少林九阳功咱们却未练过,难道为了外人,反而去碰圆真的钉子?”无忌听了,心中一动:“原来他们都不会少林九阳功,别要教我些不打紧的假功夫,却骗了太师父的真功夫。”只听空智说:“师兄,你是掌门方丈,传下法旨,谅那圆真焉敢不遵?这是光大本门武学的盛举,又不是为了一己之私。”空闻叹了口气道:“空见师兄若是在世,咱们便不用为难了。”沉吟半晌,道:“三师弟,便请你持我锡杖去谕示圆真,命他将少林九阳功传于这姓张的少年。”空智道:“嘱方丈师兄法旨。”

原来当年觉远大师荒郊传经,张三丰演之为武当九阳功、郭襄演之为峨嵋九阳功、无色禅师演之为少林九阳功。那九阳功博大深微,每一派的传人均只寥寥数人,少林派因有七十二项神功绝技,专练九阳功的人更少。自无色传至空见,都是一线单传,因少林僧俗弟子均认觉远是本派弃徒,自他传下来的功夫,纵然精妙,大家都不屑钻研,反正本派绝技甚多,便是两世为人,也学不了这许多,何必去走这条说来不够响亮的路子?只是每一代均有一名弟子修习,庶免失传,便算已足。

此时少林寺中,只有空见的关门弟子圆真,会此少林九阳功。但这人生性极是怪僻,终年闭关不出,除了对三大神僧稍有礼貌之外,合寺僧侣,他谁也不加理睬。到了每年达摩老祖一苇渡江之日,寺中例行考较武功,由三大神僧评定高下,指明优劣,但那圆真每次总是生病,卧床不起。谁也不知他是真病还是假病,也不知道他功夫到底如何。因此空闻等想到要他去传授无忌功夫,都不由得皱眉。

过了一会,空智回来覆命,说道:“这圆真果然忒也古怪。他说他皈依我佛之后,发愿不见外人,既是方丈颁下法旨,他只允隔帐传授。”空闻道:“那也由得他。师弟,待张三丰写完经文,你去取来,看过无误,便带这少年去命圆真隔帐传授。再吩咐香积厨送一席上等素斋去立雪亭,款待张三丰,他究是一派之尊,咱们礼不可失。”三人又谈论了些别事,便出房去了。

无忌睡在禅床之上,等了良久良久,才听到有人进房,却是一个小沙弥送了饭菜来。无忌饱餐一顿,那小沙弥道:“小施主,请随我来。”无忌道:“到那里去?”小沙弥道:“方丈命我带你去见一个人。”无忌道:“是什么人?”小沙弥道:“方丈叮嘱,叫我不可多口。”无忌哼了一声,心想你们故作神秘,其实我什么都知道了,还不是见那个叫作什么圆真的和尚。

当下跟着那小沙弥穿房过户,走过一个院子又是一个院子,无忌心想,这少林寺比咱们武当玉虚宫可要大得多了。一直绕过十几座偏殿,到了一个古柏的森森的小院之中。小沙弥站在门口的竹帘之外,朗声禀道:“张小施主到!”门内一个低沉的声音说道:“进来吧!”无忌推门进去,那小沙弥顺手带上门自去。

无忌左右一看,只见室内空空洞洞,除了地下一个蒲团之外,四壁萧然,什么东西也没有。无忌本想,他既说“隔帐传功”,那么室中定有一个布帐,那知室中固然无人,连布帐也没一块,室中再无别处门户,却不知适才的人声从何而来。正奇怪间,只听一个低沉的声音冷冷的道:“你坐下了!听我述说少林九阳功的秘奥。我只说一遍,能记着多少,全凭你的造化。本寺方丈命我传功,我传便传了,你能否领会,我可管不着。”

无忌从声音来处凝神瞧去,原来那话声是隔着一堵墙壁传来,那圆真和尚身在邻室。本来隔墙透过声音,原是毫不足奇,人人均能办到,但圆真的说话声音却是十分的清晰明白,和相对而谈绝无分别。无忌忍不住暗自惊异:“这人果然是内力惊人。”只听他缓缓说道:“立身期正直,环拱手当胸。气定神皆敛,心证貌亦恭。这是第一式,叫作『韦驼献杵』,你记住了。”他稍停片刻,又道:“足趾柱地,两手平开,心平气静,目瞪口呆。这是第二式,叫作『横担降魔杵』,你记住了。”第三式“掌托天门”第四式“摘星换斗”、第五式“倒曳九牛尾”,圆真一一说了,接着又道:“挺身兼努目,推窗望月来。排山还海后,随息七徘徊。这是第六式,叫作『出爪亮翅』,你记任了。”

他越说越快,一直说到第十二式“掉尾摇头”,那歌诀是“膝直膀伸,推手及地。瞪目摇头,凝神一志。挺身顿足,舒肱长臂,左右七次,神功已毕。九阳易筋,天下无敌。”那“天下无敌”四字刚说完,突然提声喝道:“谁在外面偷听,进屋来!”

砰的一响,室门撞开,跌进一个人来,正是适才带领无忌前来的小沙弥。他一交摔倒,蜷成一团,双目紧闭,脸上神情极是痛苦。无忌吃了一惊,忙问:“你怎么了?”伸手要去相扶时,隔墙那声音冷冷的道:“你还是顾自己的好,这当口专心凝志,记忆口诀要诀尚自不及,怎能再分心去理会旁人?”无忌道:“这十二招我都记住了。”圆真似乎大吃一惊,真不相信他记心如此了得,说道:“你背给我听听。”无忌当下便从第一式“韦驼献杵”背起,一直背到第十二式“掉尾摇头”,果然是一字不错,半句不漏。

圆真半晌做声不得,他奉方丈之命传授九阳神功,实则心中大是不愿,但方丈只命他传授,却没说“传会”,因此他一口气的快将下来,料想这小小孩童能记得一句两句,已是不易了,那知他过耳不忘,尽数记在心里,当真是天下罕见的奇才。

无忌见那小沙弥躺在地下手足抽动,甚是不忍,问道:“禅师,这位小师父怎么啦?”圆真冷冷的道:“他在门外偷听我传你功夫,我用『金刚禅唱』,叫他吃了些苦头,稍待片刻,便会好的。”他微一沉吟,说道:“我不知方丈何以命我传你九阳神功,你叫什么名字我固然不知,我法名如何你也不用问。我不知你以往学过什么功夫,但你如此聪明,将来前途不可限量,我索性成全你一番,助你打通周身奇经八脉。你修练这九阳神功时进境便快上数倍。”无忌还没回答,忽见墙壁中伸了两只手掌过来。无忌大吃一惊,跳起身来,叫道:“这——这——”只见这两只手掌穿壁而过,墙上留下了两个掌印的空洞,十指指印宛然,这砖头砌的墙壁在他掌力之下,竟似豆腐一般柔软,双掌无阻无碍,说过便过,石灰砖粉,簌簌跌落。只听圆真说道:“你手掌和我双掌相接。记住了,我不知你姓甚名谁,不知你是何门何派的弟子,今日一会,缘尽于此。”

无忌听他言语虽然怪僻峭冷,但对自己却着实不差,先前心中对他所存敌意登时消减,说道:“多谢禅师。”伸出双手,贴在他的掌上。圆真道:“你四肢百骸,尽皆放松,心中不可有丝毫杂念。”无忌道:“是。”

只觉对方掌心之中,有一条暖烘烘的热气,透过自己掌心,分从双臂游上,这热线虽细,却是感觉得清清楚楚,缓缓的游走全身经脉,逢到关窍之处,若是数冲不过,对方掌心中传来的热力迅速即加强,几度强冲,便即破关而过,入脉尽通之后,那热线越走越快,无忌但觉天旋地转,几欲摔倒。

但圆真的双掌之上,有一股极为强韧的吸力将无忌的手掌牢牢黏住,使他不致跌倒。无忌只觉周身火滚,恨不得将全身衣服扯去,再在冰火岛上冰冷澈骨的海水中浸上一浸,方才痛快。过了良久良久,才觉得那条火线离开自己身子,从掌心回到对方手掌之中。

圆真缩回手掌,冷冷的道:“你去吧!”无忌从墙壁上的两个掌印孔中一望,黑洞洞的瞧不见什么,心想:“这位禅师传我神功,又助我打通奇经八脉,虽说是太师父以武当派的奇功跟他们少林交换,但我总得谢他一谢。”跪在蒲团之上,说道:“小子叩谢禅师传功通脉的恩德。”待要拜将下去,墙壁孔中突又伸进一只手掌,向着自己一挥,无忌只觉一股疾风吹在自己身上,登时立足不定,不由自主的飘身出了室门,原来圆真竟是不受他的叩谢。

无忌心道:“这位禅师的脾气确是甚为古怪。”只听圆真的声音在室中响道:“你去禀告方丈说传功已毕,小施主记性惊人,已尽数记住。”一听那小沙弥道:“是。”只见小沙弥退了出来,脸如死灰,神色不定。

无忌跟着他走出寺去,一路上遇到不少僧人,但见人人均是靠着墙壁,低首缓缓而行,寺中虽有千百名僧人,竟是不闻有丝毫喧哗笑语之声,寺中僧俗弟子个个习武,却无一人挺胸凸肚、昂然阔步。无忌经过他身旁之时,谁都是视若无睹,没人向他瞧上一眼。无忌暗暗佩服:“少林寺为天下武林首领,寺中戒律,果然是精严无比。”相较之下,武当派的玉虚观中便随便得多,你便是叫嚷奔走,也无人来管。这一来因道家注重任心率性,二来张三丰自己便是马马虎虎,不修边幅之人,上行下效,各人喜欢如何便如何了。

两人来到立雪亭下,只见张三丰已书写了三十多张玉版纸,尚未写完。无忌心中感激,泪盈于眶,叫了声:“太师父。”又道:“寺中的禅师已将少林九阳功十二式传于孩儿。”张三丰甚喜,笑道:“很好,很好。”又写了一会,便也写完了。站在一旁传递茶水的僧人进寺禀报,空闻、空智、空性三僧又来到亭中,这一次三僧身后,却跟着一个二十五六岁的青年,穿着一件蓝布长衫,当是寺中的俗家弟子。

张三丰微觉奇怪,他知少林寺数百年来的规矩,俗家弟子若非艺成下山决不许走出寺门一步,俗人进少林寺山门固然不易,出寺更加艰难。这时掌门方丈带着这个弟子走出寺门,不知是何用意,不由得向他多瞧了两眼,只见这人身形瘦削,颧骨高耸,臂长腿短,一对眸子晶光灿然,显得极是精明能干。

空闻走到亭中,合什说道:“张真人辛苦了。”张三丰微微一笑,道:“多谢方丈师兄慈悲,令这孩子得窥贵派神功秘奥,当可救得他一条小命。”说着将写成的三十余张玉版纸递了过去,说道:“太极十三式和武当九阳神功的精要,已书在内,还请三位师兄不吝指点。只是内容过于庞芜冗,未臻自博返约之致,班门弄斧,可让三位见笑了。”空闻接了过来,看也不看,随手递给了身后的青年。那青年却一页页的翻阅下去。张三丰道:“天色不早,就此告辞。”空闻道:“张真人驾临少林,未得盘桓数日,老衲心中甚是不安,只得奉敬三杯水酒,聊表寸心。”服侍茶水的僧侣斟酒上来,张三丰和空闻对饮了三杯。跟着空智和空性也各敬酒三杯,张三丰也都干了。

他命无忌向三位高僧行礼告别,两人正要转身,空闻身后那青年忽道:“师伯,张真人所写的武学,未出少林范围,师父都教我学过的。”张三丰吃了一惊,心道:“那有此事?”不由得脸色微变。

空闻也叱道:“胡说!这是张真人毕生心血之所寄,武当派镇门之宝的太极十三式,你怎能学过?”那青年将一叠玉版递给空闻,说道:“师伯请看便知。”空闻随手翻阅,跟着空智、空性。二僧也是随手翻阅,每一页瞧了几个字便翻过不看。空智低声道:“师兄,果然便是我少林派的武功。”

张三丰又惊又怒,心想:“这太极十三式是我三十余年钻研,去年方得大成,讲究以弱胜强,后发制人,和少林武学截然相反,怎说是你少林派武功?便是我那武当九阳功,虽然源自达摩祖师的九阳真经,但八十年来,我加了不少变化,没一点不是别出心裁,你少林派如何知道?”空智将一叠玉版递给张三丰,淡淡的道:“武当派武学源出少林,原来并没经过什么变化。”张三丰心念一转,已知其意:“你少林派怕的是从我手中学到武当心法,江湖上传出去不雅,所以硬说这些功夫早就知晓。”当下抬头一笑,说道:“张某一言既出,再无反悔,这些功夫,本甚粗浅,不足当方家一笑,三位既瞧不上眼,便随手抛弃了吧。”却不去接空智递过来的一叠纸笺。

空智道:“听张真人的说话,言下似有不信之意。”转头向那青年说道:“友谅,我传你的太极十三式,以及九阳功的诀要,你背给张真人听听,且瞧有什么不同。”那青年道:“是。”朗声诵道:“一举动,周身要轻灵,尤须贯串。气如鼓荡,神宜内敛,无使有缺陷处,无使有凹凸处,无使有断续处。其根在脚,发于腿,主宰于腰,总须完整一气,向前退后,乃能得机得势——”一路背将下来,竟无一句一字错漏,背完总论,接着便背十三式的诀要。无忌插口道:“太师父,这人看了你所写的经文,记在心中,便说是少林派原有的,好不识羞。”张三丰这时也早明其理,原来空智这个徒儿记性惊人,过目成诵,空智命他将经文记在心中,却将原件当时还给张三丰,以示少林派没得武当派的好处。他哈哈一笑,说道:“三大神僧敬我九杯白酒,阁下便将我两套武学记在心中,如此聪明才智,张三丰自愧不如。请教阁下姓大名。”那青年道:“不敢,晚辈姓陈,名友谅。”张三丰正色道:“陈兄弟,以你才智,他日无事不可成,但盼不可误入岐途才好。老道赠你八个字:『诚以待人,谦以律己。』”

陈友谅和他冷电般的目光一触,不禁机伶伶的打个冷战,心想:“你上了我的当,便老羞成怒了。”冷冷的道:“多谢张真人指点,但晚辈是少林弟子,自有师伯、师父和师叔教诲。”张三丰笑道:“不错,算老道越俎代庖,多口的不是了。”见空智又将纸笺递来,当即接过,一股内劲从纸笺上传了过去,空智猛地一震,往后便倒,陈友谅站在他的身旁,忙伸手相扶。那空智这一倒劲力甚猛,陈友谅人虽聪明,武功却浅,给师父这么一撞,身子急飞出亭,砰的一声,摔跌在地。

空智究属多年修为,张三丰又不过是略显神功,并非真要他出丑露乖,这纸上传劲,未尽全力,因此他在将倒未倒之际,脚下一使劲,身子已然站直。张三丰微笑道:“这便是太极十三式的功夫,原来贤师徒虽然熟极流,却无暇修习。告辞了!”手一扬,满亭中纸屑飞舞,有如大雪漫天而下,原来他潜运神功,将数十张玉版笺一齐捏成了极细极细的碎片。纸屑随风四散之际,张三丰已携了无忌之手,飘然离去。空闻、空智、空性相顾茫然,对张三丰所显神功,实不禁又惊又佩,三人心中都有些懊悔:“这功夫如此厉害,不知陈友谅是否真能尽数记住,若有错漏,那倒是弄巧成拙了。”

张三丰和无忌下得山来,当晚在客店之中便命无忌依着圆真所传的口诀,修习少林九阳功。张三丰不愿见到无忌练功的姿式,盖以他的武学修为,不必听无忌述说口诀,只须见到他如何打坐、如何呼吸、如何运气,自能推想到少林九阳功的秘奥。因此在客店中要了两间店旁,分室而居,无忌进境若何,他也不加询问。张三丰信得过少林三大神僧定能信守诺言,这三位神僧虽于门户之见不免隔隘,但究是武林中一代高人,言出如山,既是答应传他神功,绝无欺诈诳骗之理。

一路行来,见无忌脸渐红润,张三丰心下也欣喜,暗想无忌已得武当和少林两派九阳神功的真传,两派神功相互补足,威力大增,当可化除体内所中玄冥神掌的阴毒无疑。这日行到汉水边上,两人坐了渡船过江,张三丰想起了少年时逃出少林寺,过汉水时风声鹤唳,生怕寺中僧人追来,实是狼狈不堪,当时年纪已比无忌为大,想不到日后竟开创武当一派和少林分庭抗礼,今日无忌却已兼学两派武功,将来成就,说不定更在自己之上了。正自捋须微笑,无忌忽然叫道:“太师父,我—我—”声音颤抖,神色大变。张三丰吃了一惊,只见他脸上烧得炭火般红,可是炙红之中,却又透出隐隐青气,忙问:“怎么了?”无忌道:“我——我难过得紧——抵不住——抵不住了。”身子一晃,便要摔出船外。张三丰伸左手拉住他手腕,右手便抵在他背心“灵台穴”上,送过内力,助他抗御寒毒。不料一股内力传送过去,立时走通他周身奇经八脉,无忌大叫一声,登时晕死过去。

张三丰这一惊真是非同小可,手指连扬,闭住了他身上一十二大穴,心道:“怎地他奇经八脉居然已经通了?他身中极厉害的寒毒,这奇经八脉如何通得?八脉一通,寒毒散入五脏六腑,那是再也不能化解了。”他以百岁高龄,修心养性已到达炉火纯青之境,但这时也不禁方寸无主,心神大乱,额头冷汗涔涔而下,暗想:“难道这少林九阳功如此了当,修习数日,便能打通奇经八脉?世间绝无此理。利亨、声谷随我十余年,尚未打通,少林九阳功数日的威力,岂能胜过我武当功十余年的勤修苦练?”要知张三丰若以本身功力相助,替殷利亨、莫声谷打通经脉自非难事,但外来的助力,总不若本身自运来得扎实可靠。他传授弟子不求此等速成,要各人循序缓进,渐成大器。

这时船到中流,汉水中波浪滔滔,小小的渡船摇晃不已,他身上一十二处大穴已闭,寒毒暂停侵入脏腑,可是手足已然动弹不得。张三丰这时也顾不得再避嫌疑,问道:“孩子,你学的少林九阳功是怎等模样?何以体内奇经八脉竟已通了?”无忌道:“是那个圆真禅师给我通的,他说可以助我早日练成九阳神功。”张三丰急问:“他如何助你?”当下无忌将怎生听到空闻、空智等商量,圆真禅师如何隔墙传功,他如何替自己打通奇经八脉等情一一说了。张三丰半晌做声不得,隔了良久,才道:“若要打通奇经八脉,难道我便不会?这圆真到底是好心还是歹意?”无忌道:“他跟我说了几遍:『我不知你姓甚名谁,不知是何门派,你也不用知道我的名字。』”

张三丰喃喃的道:“圆真?圆真?从没听见过少林派中有这样一个高手。他不跟你见面,不让你知道名字,他也不知你的门派姓名。如此看来,他确是不知你和我的渊源。那么他自耗数年功力,助你打通奇经八脉,倒确是一番好心了。”

张三丰又问少林九阳功的口诀,无忌自第一式“韦驼献杵”背起,背至第三式“掌托天门”,张三丰是当世武学第一高人,一听之下,便知这些简单的歌诀之中藏着无穷秘奥,那圆真传与他的,自是少林九阳功无疑,即道:“不用背了。孩子,我是查问那传功之人的真伪,不得不问。自今而后,这一十二式神功可谁也不得传授,须知你曾发下重誓,不可有违。”无忌应道:“是!”但见太师父声音颤抖,泪光莹莹,他是个绝顶聪明之人,如何不知自知是命在旦夕,便未曾发过誓言,也不能将此神功传人了。

他忽地心念一动,道:“太师父,我能挨得到回山不死么?”张三丰忍泪道:“你别出此言,太师父无论如何,要想法救你。”无忌道:“我盼能再见俞三伯一面,那便好了。”张三丰道:“为什么?”无忌道:“孩儿反正是活不成了。我要将这一十二式神功说给俞三伯听,盼他融会武当少林两神功,治好手足残疾,孩儿应了誓言,和爹爹一般自刎身亡,也好稍赎妈妈的错失。”

张三丰吃了一惊,万想不到他小小年纪,竟是如此工于心计,随口道:“你那里话来?”无忌道:“那日我听得明白,妈妈用毒针伤了俞三伯,害得他全身残废,爹爹过意不去,这才自杀——”这番话触到张三丰的心事,点点眼泪,直酒到道袍之上,哽咽着喝道:“你——你不可再胡思乱想。”定了定神,正色道:“大丈夫行事该当光明磊落,你亲口答应过三位神僧,决计不传旁人,那便须得信守到底。你就算要死,也不能故弄狡狯。”这几句话说得正气凛然。无忌呆了一呆,点头受教。他自幼在父母及义父三人薰陶下长大,殷素素和谢逊都算不得是正人君子,那是不必说了,便是张翠山,也是个风流倜傥的人物,在那荒岛之上,也不跟儿子讲论什么仁义道德,因此无忌是聪明机智有余,至于武林中生死一诺的朗朗风骨,却是近来日受张三丰的亲炙,方始领会。张三丰又想:“这孩子明知自己性命不保,居然并不怕死,却想到要去疗治岱岩的残疾,这番心地,也确是我辈侠义中人的本色。”正想夸奖他几句,忽听得江上一个洪亮的声音远远传了过来:“快些停船,把孩子乖乖交出,佛爷饶了你的性命,否则莫怪我无情。”这声音从波浪之声中传来,入耳清晰,显见呼叫之人内力甚是充沛。

张三丰心下冷笑,暗道:“谁敢如此大胆,要我留下孩子?”抬头一看小船如飞的划来。他凝目一瞧,见前面一艘小船的船梢上坐一个虬髯大汉,将自己身子护着一男一女两个孩子,双手操桨,用力划行;后面一艘船船身较大,舟中站着四名番僧,另有七八名蒙古武官,那些武官拿起船板,帮同划水,那虬髯大汉膂力奇大,双桨一扳,小船便急冲丈余,但后面船上究竟人多,而且划船之人显然武功也自不弱,两船相距越来越近。过不多时,那些武官和番僧便弯弓搭箭,向那大汉射去。但听得羽箭呜呜,破空之声极响,足见弩力劲急。张三丰心道:“原来他们是要那大汉留下孩子。”他生平最恨蒙古官兵残杀汉人,便想出手相救,但这时无忌命危,正是自顾不暇之际,而两舟和他所乘渡船相隔尚远,要加援手也是鞭长莫及。只见那大汉左手划船,右手举起木桨,将来箭一一挡开击落,手法迅捷无比。张三丰暗喝一声采,心道:“这人武功不凡,英雄落难,我怎能坐视不救?”向摇渡的船梢公喝道:“船家,迎上去。”

那梢公见羽箭乱飞,早已吓得手酸足软,拚命将船划开尚嫌不及,怎敢反而迎将过去?颤声道:“老——老道爷,你——你说笑话了。”

张三丰见情势紧迫,夺过梢公手中的橹来,在水中划了半个旋儿,渡船便横过船头,向着来船迎去。猛听得“啊”的一声惨呼,男小孩背心上已中了一箭。那虬髯大汉一个失惊,俯身去看他时,自己肩头和背上连中两箭,手中木桨拿捏不定,掉入江心,坐船登时不动。后面的追舟瞬即追上,七八名蒙古武官和番僧跳上船去。那虬髯大汉兀自不屈,拳打足踢,奋力抵御。张三丰纵声叫道:“英雄休惊,老道来救你了!”提起船上两块木板,飞掷出去,跟着身子纵起,左脚在第一块木板上一点,右脚跨出,再在另一块木板上一点,这么两个借势,大袖飘飘,便如一头大鸟般落下船来,早有两名武官弯弓搭箭,向他射来。张三丰袍袖一挥,两枝硬弩跌入了江心,双足一踏上船板,左掌挥出,两名番僧飞出丈许,扑通、扑通两声,一齐跌入江中。众武官见他犹似飞将军从天而降,一出手便将两名武功甚强的番僧震飞,身手之厉害,实已到了惊世骇俗的地步,无不胆怯。领头的武官喝道:“兀那老道,你来干什么?”

张三丰骂道:“狗鞑子!又来行凶作恶,残害良民,快快给我滚吧!”那武官道:“你知道这三人是谁?那是魔教反贼的余孽,皇上下旨普天下捉拿的钦犯!”张三丰听到“魔教反贼”四字,吃了一惊,心道:“难道这是陈州周子旺的部属么?”转头问那虬髯大汉道:“他这话可真?”那大汉全身鲜血淋漓,手中抱着男孩,虎目含泪,说道:“小主公——小主人给他们射死了。”这一句话,等于是承认了自己的身份。

张三丰心下更惊,道:“这位是周子旺的郎君么?”那大汉道:“不错。我有负嘱咐,这条性命也不要了。”轻轻放下那男孩的尸身,向那武官扑了上去。可是他负伤太重,肩背上的两枝长箭尚未拔下,身形刚纵起,“嘿”的一声,便摔跌在船舱板上。那小女孩手臂上也中了一箭,只是哭叫:“哥哥,哥哥!”

张三丰心想:“早知是魔教周子旺的子女,这件闲事不管也罢。可是既已伸手,总不能半途抽身。”当下向那武官道:“这男孩已然身亡,余下两人身中毒箭,也已转眼便死,你们已然立功,那便走吧!”那武官道:“不成!非将三人的首级斩下不可。”张三丰道:“那又何必赶人太绝?”那武官道:“老道是谁?凭什么来横加插手?”张三丰微微一笑,道:“得饶人处且饶人,天下事天下人都管得。”那武官使个眼色,说道:“道长道号如何?在何处道观出家?”只见两名蒙古军官突然手举长刀,向张三丰肩头劈了下来。这两刀来势好不迅疾,小舟之中相距又近,实是无处闪避。不料张三丰身子一侧,本来面向船首,轻轻一转之下,已是面向左舷。这一转看似寻常之极,但分寸拿捏之准,却是妙到巅毫,这两刀登时砍空。张三丰双掌起处,已托在两人的背心,喝道:“去吧!”掌力一吐,两名武官身子飞起,砰砰两响,刚好摔在原本所乘的舟中。

他已数十年未和人动手过招,此时牛刀小试,大是挥潇如意。这些蒙古武官和番僧虽然均是皇帝驾下的高手,但在张三丰绝世神功之下,实无半点抗拒余地。那为首的武官张大了口,结结巴巴的道:“你——你莫非——是——”张三丰袍袖挥动,喝道:“老道生平,专杀鞑子!”舟中的众武官番僧但觉疾风扑面,人人气息闭塞,半晌不能呼吸。张三丰袍袖一停,众人面色惨白,齐声惊呼,争先恐后的跃回舟中,救起落水的番僧,急划而去。

张三丰见那大汉和女孩所中的弩箭,箭头有毒,当即取出解毒丹药,喂入两人口中。

一秒钟记住本站网址:JinYongXiaoShuo.COM金庸小说拼音全拼写。

喜欢旧版《倚天屠龙记》小说吗?喜欢金庸小说全集吗?喜欢就用力顶一下吧!

看网友对 第二十九回 蝶谷医仙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