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金庸小说全集>>旧版《倚天屠龙记》小说在线阅读

第七十五回 天龙五刀

小说:旧版《倚天屠龙记》    作者:金庸
选择背景色: 黄橙 洋红 淡粉 水蓝 草绿 白色 选择字体: 宋体 黑体 微软雅黑 楷体 选择字体大小: 恢复默认

周芷若心乱如麻,在这短短的时刻之中,师父连续要叫自己做三件难事,先是立下毒誓,不许对张无忌倾心,再要自己接任本派掌门,然后又要自己以美色对张无忌相诱,取得屠龙刀和倚天剑。这三件事便是在十年之中分别要她答应,以她柔和温婉的性格,也是无抵挡不住,何况是在这片刻之间?周芷若神智一乱,登时便晕了过去,什么也不知道了。

突然间只觉上唇间一阵剧烈疼痛,她睁开眼来,只见师父仍是直挺挺的跪在自己面前。周芷若哭道:“师父,你老人家快些请起。”灭绝师太道:“那你是答应我的所求了?”周芷若流着泪点了点头,险险又欲晕去。灭绝师太抓住她的手腕,低声道:“你取到屠龙刀和倚天剑后,找个隐秘的所在,一手执刀,一手持剑,运起内力,以刀剑互砍,宝刀宝剑便即断折,即可取出藏在刀身和剑刃中的秘笈。这是取出秘笈的唯一法子,那宝刀宝剑也从此毁了。你记住了么?”她说话声音虽低,语气却是严峻。周芷若点头答应,灭绝师太又道:“这法子是本派最大的秘密,自从当年黄女侠传于本派郭师祖,此后只有本派掌门,始能获知这个秘密。想那屠龙刀和倚天剑都是锋锐绝伦的利器,无坚不摧,无物不破,就算有人同时得到宝刀宝剑,有谁敢冒以刀剑互砍,无端端的同时毁了这两件宝刃?你取得兵法之后,择一个心地仁善,赤诚为国的志士,将兵书传授于他,要他立誓驱除胡虏。那武功秘笈便由你自练。为师生平有两大愿望,第一是逐走鞑子,光我汉室河山;第二是峨嵋派武功领袖群伦,盖过少林、武当,成为中原武林中的第一门派。这两件事说来甚难,但眼前摆着一条明路,你只须遵师嘱,未始不能一一成就,那时为师在九泉之下,也要对你感激涕零。”

她说到这里,只听得鹿杖客又在打门。灭绝师太道:“进来吧!”板门一开,进来的不是鹿杖客而是苦头陀。灭绝师太也不以为异,心想这些人都是一丘之貉,不论是谁来都是一样,便道:“你把这孩子领出去吧。”她不愿在周芷若的面前自刎,以免她心神过于激荡,只怕抵受不住。

那知苦头陀走近身来,低声道:“这是解你体内毒性的解药,请快服了。待会听得外面叫声,大家拚力杀出。”灭绝师太奇道:“阁下是谁?何以给解药于我?”苦头陀道:“在下是明教的光明右使范遥,特来相救师太。”灭绝师太怒道:“魔教的奸贼,到此刻尚来戏弄于我。”苦头陀笑道:“好吧!就算是我戏弄你,这是毒上加毒的毒药,你有没胆子服了下去?药一入肚,一个时辰后肚肠寸寸断裂,死得惨不可言。”灭绝师太一言不发,接过他手中的药粉,张口便服入肚内。周芷若惊叫:“师父——师父——”苦头陀伸出另一只手掌,喝道:“不许作声,你也服了这毒药。”周芷若一惊,已被苦头陀捏住她的脸颊,将药粉倒入她的口中,跟着一瓶清水灌了下去,药粉尽数落喉。灭绝师太大惊,心想周芷若一死,自己全盘策划付诸东流,当下奋不顾身的扑上,一掌向苦头陀打去。可是她此时功力全失,这一掌能有什么力道,被苦头陀轻轻一推,便撞到了墙上。苦头陀笑道:“少林群僧、武当诸侠都已服了我这毒药。我明教教徒是好人还是歹徒,你片刻便知。”说着哈哈一笑,转身出房,反手带上了门。

原来苦头陀护送赵明去和张无忌相会,心中只是挂着夺取解药之事。赵明命他在小酒家的外堂中相候,他立即出店,飞奔回到万法寺,进了高塔,迳登最高一层,走到游龙子房外。游龙子正站在门外。见了他便恭恭敬敬的叫声:“苦大师。”

苦头陀点了点头,心中暗笑:“好啊,鹿老儿为师不尊,自己躲在房中,和王爷的爱姬风流快活,却叫徒儿在门外把风。乘着这老儿正在胡天胡帝之时,掩将过去,正好夺了他的解药。”当下佝偻着身子,从游龙子身旁走过,突然间反手一指,点中了他小腹上的穴道。别说游龙子丝毫没有提防,便是全神戒备,也未必躲得过苦头陀这一指,他要穴一被点中,立时呆呆的不能动弹,心下大为奇怪,不知什么地方得罪了这个哑巴头陀,难道刚才这一声“苦大师”叫得不够恭敬么?

苦头陀一推房门,快如闪电的扑向床上,双脚尚未落地,一掌已击向床上之人。他深知鹿杖客武功了得,这一掌若是不能将他击得重伤,那便是一场不易分得胜败的生死搏斗,是以这一掌用上了十成的劲力。只听得拍的一声响,这一掌只击得棉被破裂,棉絮纷飞,揭开棉被一看,只见韩姬口鼻流血,已被他一掌打得香消玉碎,却不见鹿杖客的影子。苦头陀心念一动,回身出房,将游龙子拉了进来,塞在床底,刚掩上门,只听得鹿杖客在门外怒声叫道:“龙儿,龙儿,你怎敢擅自走开?”

原来鹿杖客在灭绝师太室外等了好一阵,暗想她母女二人婆婆妈妈的不知说到几时方罢,心中挂念着韩姬,便即回到游龙子房来,见这一向听话的大弟子居然没在房外守卫,心下好生恼怒,推开房门,幸好并无异状,韩姬仍是面向里床,身上盖了棉被。鹿杖客拿起门闩,先将门上闩,转身笑道:“美人儿,我来给你解开穴道,可是你不许出声说话。”一面说,一面便伸手到被窝中去,手指刚碰到韩姬的背脊,突然间手腕上一紧,五根铁钳般的手指已将他脉门牢牢扣住。这一下全身劲力登失,半点力道也使不出来,只见棉被掀开,一个长发头陀钻了出来,正是苦头陀。

范遥右手扣住鹿杖客的脉门,左手运指如风,连点了他周身一十九处大穴。鹿杖客登时软瘫在地,再也动弹不得,眼光中满是怒色,苦头陀指着他说道:“老夫行不改姓,坐不改名,明教光明右使,姓范名遥便是。今日你遭我暗算,枉你自负机智绝伦,其实是昏庸无用之极。此刻我若杀了你,非英雄好汉之所为,且留下你一条性命,你若有种,日后只管来找我范遥报仇。”生怕他运气冲穴,此人内力深厚,却是不可不防,当下抓着他的四肢,喀喇喀喇数声,将他手足的骨骼都折断了。范遥此人邪气极重,此时兴犹未足,伸手脱去鹿杖客全身依服,将他剥得赤条条地,和韩姬的尸身并头而卧,再拉过棉被,盖在这一死一活的二人身上。这才取过他的鹿角双杖,旋开鹿角,倒出解药,然后逐一到各间囚室之中,分给空闻大师、宋远桥、俞莲舟等各人服下。待得一个个送毕解药,耗时已然不少,中间又不免费些唇舌,解释几句。最后来到灭绝师太室中,见她不信此是解药,索性吓她一吓,说是毒药,要知范遥恨她伤残本教众多兄弟,能够阴损她几句,也觉快意。

他分送解药已毕,正自得意,忽听塔下人声喧哗,其中鹤笔翁的声音最是响亮:“这苦头陀是奸细,快拿他下来,快拿他下来!”苦头陀暗暗叫苦:“糟了,糟了,是谁去救了这家伙出来?”探头向塔下一望,只见鹤笔翁率领了大批武士,已将高塔团团围住。苦头陀这一探头,孙三毁和李四摧双箭齐发,大骂:“恶贼头陀,害得人好惨!”原来鹤笔翁等三人穴道被点,本非一时所能脱困,他三人藏在鹿杖客房中,旁人也不敢贸然进去。岂知汝阳王府中派出来的武士在万法寺中到处搜查,不见王爷爱姬的影踪,便有人想起了鹿杖客生平好色贪花的性子来。

可是众武士对鹿杖客向来忌惮,虽然大家心中起疑,王爷爱姬的失踪只怕和他有关,却有谁敢去太岁头上动土?挨到后来,各人心想倘真搜查不到踪迹,王爷必定罪责,那武士总管哈礼赤花心生一计,命一个猥猥琐琐的小武士去敲鹿杖客的房门,谅那鹿杖客身份极高,就算动怒,也不能对这无足轻重的小武士怎么样。这小武士硬起了头皮,提心吊胆的去打门,不料打了数下,房中无人答应。哈礼赤花一咬牙,命他只管推门进去瞧瞧。这一瞧,便瞧见鹤笔翁和孙三毁、李四摧倒在地下。其时鹤笔翁运气冲穴,已冲开了三四成,哈礼赤花给他一解穴,登时便行动自如。他怒气冲天,查问鹿杖客和苦头陀的去向,知道到了高塔之中,便率领众武士围住高塔,大声呼喊,叫苦头陀下来决一死战。

苦头陀暗骂:“决一死战便决一死战,难道我姓范的还怕了你不成?只是那些臭和尚、老尼姑服药未久,一时三刻之间功力不能恢复。这鹤笔翁已听到我和鹿杖客的说话,就算我去将鹿杖客杀了,也已不能灭口,这便如何是好?”一时彷徨无计,只听得鹤笔翁叫道:“死头陀,你不下来,我便上来了!”苦头陀返身入游龙子的房中,将鹿杖客和韩姬一起裹在被窝之中,回到塔边,将两人高高举起,叫道:“鹤老儿,你只要走近塔门一步,我便将这头淫鹿摔了下来。”众武士手中高举火把,照耀得四下里白昼相似,只是那宝塔太高,火光照不上去,但影影绰绰的,仍是可看到鹿杖客和韩姬的面貌。鹤笔翁大惊,叫道:“师哥,师哥,你没事么?”连叫数声,不听见鹿杖客答话,只道已被苦头陀弄死,不禁心下气苦,叫道:“贼头陀,你害死我师哥,我跟你誓不两立。”苦头陀手肘一撞,解开了鹿杖客的哑穴。鹿杖客立时破口大骂:“贼头陀,你这里应外合的奸细,千刀万剐的杀了你——”苦头陀容他骂得几句,又点上了他的哑穴。鹤笔翁见师兄未死,心下稍安,只怕苦头陀真的将师兄摔了下来,不敢走向塔门。

这样僵持了良久,鹤笔翁始终不敢上来相救师兄。苦头陀只盼尽量拖延时光,多拖得一刻便好一刻,他站在栏干之旁,哈哈大笑,叫道:“鹤老儿,你师兄胆大包天,竟将王爷的爱姬偷盗出来。是我捉奸捉双,将他二人当场擒获,你敢包庇师兄么?哈礼赤花总管,你还不快快将这老儿拿下?他师兄弟二人反上作乱,罪不容诛。你拿下了他,王爷定然重重有赏。”哈礼赤花斜目睨视鹤笔翁,要想动手,却又不敢。他见苦头陀突然开口说话,虽觉奇怪,但清清楚楚的瞧见鹿杖客是和韩姬裹在一条棉被之中,早已信了九成,他高声叫道:“苦大师,请你下来,咱们同到王爷跟前分辩是非。你们三位都是前辈高人,小人谁也不敢冒犯。”苦头陀胆大包天,心想回到王府之中去见王爷,待得分明白是非黑白,塔上诸侠体内毒性已解,当即叫道:“妙极,妙极!我正要向王爷领赏。哈总管,你看住这个鹤老儿,别让他乘机逃了。”

正在此时,忽听得马蹄声响,一乘急马急奔进寺,直冲到高塔之前,众武士一齐躬身行礼,叫道:“小王爷!”苦头陀从塔上望将下来,只见此人头上束发金冠闪闪生光,跨着一匹神骏白马,身穿锦袍,正是汝阳王的世子库库特穆尔,汉名王保保的便是。他厉声问道:“韩姬呢?父王大发雷霆,要我亲来查看。”哈礼赤花上前禀告,言语之中,竟说是鹿杖客将韩姬盗了来,现被苦头陀拿住。鹤笔翁急道:“小王爷,莫听他胡说八道。这头陀乃是奸细,他陷害我师哥——”王保保双眉一轩,叫道:“一起下来说话!”

苦头陀在王府中日久,知道这位小王爷王保保精明能干,犹胜乃父,自己的诡计瞒得过旁人,须瞒不过小王爷,自己一下高塔,倘若小王爷三言两语之际便识穿破绽,下令众武士围攻,单是一个鹤笔翁便不好斗,自己脱身或不为难,塔中诸侠那就救不出来了,事到如今,只有破脸,于是高声说道:“小王爷,我拿住了鹿杖客,他师弟恨我入骨,我只要一下来,他立刻便会杀了我。”王保保道:“你快下来,鹤先生杀不了你。”苦头陀摇头道:“我还是在塔上平安些。小王爷,我苦头陀一生不说话,今日事出无奈,被迫开口,那全是我报答王爷的一片赤胆忠心。你若不信,我苦头陀只好跳下高塔,一头撞死给你看了。”

王保保听他言语之中,已有七八成是在胡说八道,显然是有意拖延时间,低声问哈礼赤花道:“哈总管,他有何图谋,要故意延搁,是在等候什么人到来么?”哈总管道:“小人不知——”鹤笔翁抢着道:“小王爷,这贼头陀抢了我师哥的解药,要解救高塔中囚禁着的叛逆。”王保保一听,登时省悟,叫道:“苦大师,我知道你的功劳,你快下来,我重重有赏。”苦头陀道:“我被鹿杖客踢了两脚,腿骨都快断了,这会儿动弹不得。小王爷,请你稍待片刻,我运气疗伤,当即下来。”王保保喝道:“哈总管,你派人上去,扶苦大师下塔。”苦头陀大叫:“使不得,使不得,谁一移动我的身子,我两条腿子就废了。”

王保保此时更无怀疑,眼见韩姬和鹿杖客双双裹在一条棉被之中,就算两人并无苟且之事,父王也不能再要这个姬人,低声道:“哈总管,举火,焚了这座塔子。派人用强弓射住,有人从塔上跳下,一概格杀。”哈礼赤花答应了,传下令去,登时弓箭手弯弓搭箭,团团围住高塔,有些武士便去取火种柴草。鹤笔翁大惊道:“小王爷,我师哥在上面啊。”王保保冷冷的道:“这头陀不能在上面等一辈子,塔下一举火,他自会下来。”鹤笔翁叫道:“他若是将我师哥摔将下来,那可怎么办?小王爷,这火不能放。”王保保哼了一声,不去理他。

片刻之间,众武士已取过柴草火种,在塔下点起火来。鹤笔翁是武林中大有身份之人,受汝阳王礼聘入府,向来甚受敬重,不料今日连中苦头陀的奸计不算,连小王爷也不以礼貌相待,眼见师兄的性命危在顷刻,这时也不理什么小王爷不小王爷,提起鹤笔双笔,纵身而上,挑向两名正在点火的武士,巴巴两响,两名武士远远摔开。王保保大怒,喝道:“鹤先生,你竟要犯上作乱么?”鹤笔翁道:“你别叫人放火,我自不会来跟你捣乱。”王保保不去理他,喝道:“点火!”左手一挥,突然他身后窜出五名红衣番僧,从众武士手中接过火把,向塔下的柴草掷了过去。柴草一遇火焰,登时便燃起熊熊烈火。鹤笔翁大急,从一名武士手中抢过一根长矛,扑打着火的柴草。王保保喝道:“拿下了!”那五名红衣番僧各持戒刀,登时将鹤笔翁围住。鹤笔翁怒极,一抛长矛,伸手便来拿左首一名番僧手中的兵刃。不料这番僧绝非庸手,戒刀一翻,反剁他的肩头,鹤笔翁待得避开,身后金刃劈风之声,又有两柄戒刀同时砍到。

原来这五名番僧乃是王保保手下的亲信,属于“天龙十八”之部内。王保保之出府时,喜欢单骑独行,但十八番僧总是远远相随卫护。这天龙十八部共分五刀五剑、四杖四钹,这五人乃是“五刀神”,每个人各有杰出的技艺。若是单打独斗,谁也不是鹤笔翁的对手,但五刀神联手,攻守相助,鹤笔翁武功虽高,一时却有些手忙脚乱,何况眼见火势上腾,师兄的处境极是危险,不免沉不住气。

鹤笔翁一被“天龙五刀”缠住,王保保手下众武士加柴点火,将那高塔烧得更加旺了。这宝塔有砖有木,在这大火灾烧之下,底下数层便必必剥剥的烧了起来。苦头陀抛下鹿杖客,冲到囚禁武当诸侠的室中,叫道:“鞑子在烧塔了,各位内力是否已复?”只见宋远桥、俞莲舟等人各自盘坐用功,凝神专志,谁也没有答话,显然到了回复功力的紧要关头。这时看守诸侠的武士有几名抢过干预,都被苦头陀抓将起来,一个个掷出塔外,活活的摔死,其余的冒火突烟,逃了下去,也有几名被烧断了去路,无法出塔,只有反而逃了上来。

过不多时,火焰已烧到了第三层,囚禁在这一层中的华山派诸人,不及等功力恢复,十分狼狈的逃到了第四层。火焰毫不停留的上腾,跟着第四层中的崆峒派诸侠也逃了上去,有的奔走稍慢,连衣服须发都烧着了。

苦头陀正束手无策之际,忽听得一人叫道:“范右使,接住了!”正是韦一笑的声音。苦头陀大喜,往声音来处瞧去,只见韦一笑站在万法寺后殿的殿顶,双手一抖,将一条长绳抛了过来,苦头陀伸手接住。韦一笑叫道:“你缚在栏干上,当是一道绳桥。”苦头陀刚将绳子缚好,神箭八雄中的赵一伤飕的一箭,便将绳子从射断。苦头陀和韦一笑同时破口大骂,可是知道这神箭八雄箭法厉害,若要搭绳桥须得先除去八人再说。韦一笑骂道:“射你个奶奶,那一个不抛下弓箭,老子先宰了他。”一面骂,一面抽出兵刃,纵身下地。他所用的乃一对虎头双钩,若非今日事态紧急,那是轻易不动兵刃。他双足刚着地,五名青袍番僧立时仗剑围了上来,却是天龙十八部中的五剑僧,五个人手中兵刃青光闪烁,剑招极是诡异,和韦一笑斗在一起。

鹤笔翁挥动鹤笔苦战,高声叫道:“小王爷,你再不下令救火,我可对你要不客气了。”王保保那去理他。四名手执禅杖的高大番僧分立小王爷的四周,生怕有人偷袭。鹤笔翁焦躁起来,双笔突然使一招“横扫千军”,将身前的三名番僧逼开两步,提气一冲,已冲到了高塔之旁。五名番僧一齐追到,鹤笔翁双臂一展,正如大鸟般上了高塔第一层的屋檐。那五名番僧见火势烧得正旺,便不追上。

鹤笔翁一层层的上跃,待得登上第四层屋檐时,苦头陀从第七层探头出来,高举鹿杖客的身子大笑叫道:“鹤老儿,给我停步!你再动一步,我便将鹿老儿摔成一团肉泥。”鹤笔翁果然不敢再动,叫道:“苦大师,我师兄弟跟你往日无冤,近日无仇,你何苦如此跟咱们为难,你要救你的老情人灭绝师太,要救你女儿周姑娘,尽管去救便是,我决计不来阻拦。”

灭绝师太服了苦头陀给她的解药后,只道真是毒药,自分必死,只是周芷若竟被他也灌了毒药,自己全盘计划,尽数化为泡影,心中如何不苦?正自伤心,忽听得塔下喧哗之声大作,跟着苦头陀和鹤笔翁斗口、王保保下令纵火等等情形,一一听得清楚。她心下奇怪:“莫非这鬼模样的头陀当真是救我来着?”试一运气,立时便觉丹田中一股暖意升将上来,和自中毒以来的情形大不相同。原来灭绝师太不肯听赵明之令,到大殿上比武,已自行绝食了六七日,胃中早是空空如也,解药一入肚中,迅速化入血液,药力行开,比谁都快,加之她内力深厚,犹在宋远桥、俞莲舟、何太冲诸人之上,仅比少林派掌门空闻神僧稍逊,那十香软筋散的毒性,遇到解药渐渐消退,被灭绝师太用力一逼,内力登时生出,不到半个时辰,内力已复了五六成,她正在加紧催动内功,忽听得鹤笔翁在外面高声大叫——。

鹤笔翁几句高声大叫,字字如利箭般钻入灭绝师太的耳中:“——你要救你的老情人灭绝师太,要救你女儿周姑娘,尽管去救便是,我决计不来阻拦。”灭绝师太自幼严守清规,少年之时,连男子的面孔也不见,什么“老情人”云云,叫她如何不怒?她大踏步走到栏干之旁,怒声喝道:“你满嘴胡说八道,不清不白的说些什么?”鹤笔翁求道:“老师太,你快劝劝你老——老朋友,先放我师兄下来。我担保你一家三口,平安离开。玄冥二老说一是一,说二是二,决不致言而无信。”灭绝师太怒道:“什么一家三口?”苦头陀虽然身处危境,还是呵呵大笑,很是得意,说道:“老师太,这老儿说我是你的旧情人,那位周姑娘嘛,是我跟你生的私生女儿。”灭绝师太怒容满面,在时明时暗的火光照耀之下,看来极是可怖,沉声喝道:“鹤老儿,你上来,我跟你拚上一百掌再说。”若在平时,鹤笔翁说上来便上来,何惧于一个峨嵋掌门,但此刻师兄落在别人手中,不敢蛮来,叫道:“苦头陀,那是你自己说的,可不是我信口开河。”灭绝师太双目瞪着苦头陀,厉声问道:“这是你说的么?”苦头陀哈哈一笑,正要乘机挖苦她几句,忽听塔下喊声大作,往下一望,只见火光中一条人影如穿花蝴蝶般迅速飞舞,在人群中穿插来去,呛啷啷,呛啷啷之声不绝,众番僧、众武士手中兵刃纷纷落地,原来是教主张无忌到了。

张无忌这一出手,围攻韦一笑的五名持剑番僧五齐飞。韦一笑大喜,一闪身,抢到他的身旁,低声道:“我到汝阳府去放火。”张无忌点了点头,已明白他的用意。须知自己这里只有寥寥数人,要是急切间救不出人,对方涌来的应援人手定然越来越多,这青翼蝠王到汝阳王府去一放火,众武士保护王爷要紧,乃是个绝妙的调虎离山,斧底抽薪之计。只见韦一笑一条青色人影一晃,已自掠过高墙。

张无忌一看周遭情势,朗声问道:“范右使,怎么了?”苦头陀叫道:“糟糕之极!烧断了出路,一个也没能逃得出。”此时天龙十八部的番僧,倒有十四人攻到了无忌身畔。无忌心想擒贼先擒王,只须擒住了那头戴金冠的鞑子王公,便能要胁他下令救火放人,当下身形一侧,从众番僧间窜了过去,犹似游鱼破水,直欺到王保保身前。蓦地里左首一剑刺到,寒气逼人,剑尖直指胸口。张无忌急退一步,只听得一个女子声音说道:“张公子,这是家兄王保保,你莫伤他。”但见她手中长剑颤动,婀娜而立,刃寒胜水,剑是倚天剑,貌美如花,人是赵明。她急跟张无忌而来,只不过迟了片刻。

张无忌道:“你快下令救火放人,否则我可要对不起两位了。”赵明叫道:“天龙十八部,此人武功了得,结天龙阵挡住了。”那十八番僧适才吃过无忌的苦头,不须郡主言语点明,已知道他的厉害,只听得当的一声大响,“四钹神”手中的八面铜钹齐声敲击,十八番僧来回游走,挡住王保保和赵明的身前,将无忌隔开了。无忌一瞥之下,见这十八名番僧盘旋游走,步法极是诡异,十八个人阻成一道人墙,看来其中还蕴藏着不少变化。他心念一动,忍不住想凭着一身武功,冲一冲这座天龙阵,但便在此时,砰的一声大响,高塔上倒了一条大柱下来。无忌一回头,只见火焰已烧到第六层上。火舌缭绕之中,两个人拳掌交加,斗得极是激烈,正是灭绝师太和鹤笔翁。最高一层的栏干之旁,倚满了人,都是少林、武当各派人物,这一干人武功尚未全复,何况那高塔离地数十丈,纵有绝顶轻功,内力丝毫未失,跳下来纵不活活摔死,也必筋折骨断。

张无忌一个念头在脑海中飞快的转了几转:“要破此天龙阵,非片刻间所能奏效,何况击败众番僧,又有别的好手上来,想擒那鞑子王公,大也不易。灭绝师太和这鹤笔翁斗了这些时,始终未曾落败,看来她功力已复,那么我大师伯等内力当也已经恢复,只是宝塔太高,无法跃将下来而已。”一动念间,突然满场游走,双手忽打忽拿、忽拍忽夺,将神箭八雄尽数击倒,此外众武士中,凡是手持弓箭的,都被他或断弓箭,或点穴道,眼看高塔近旁已无弯弓搭箭的手,便纵声叫道:“塔上各位前辈,请逐一跳将下来,在下在这里接着。”

塔上诸侠一听,都是一怔,心想此处相距地面数十丈,若是跳了下去,力道何等巨大,你便是有千斤之力,也无法接住。崆峒、昆仑各派的人中,便有人嚷道:“千万跳不得,莫上这小子的当!他要骗咱们摔得粉身碎骨。”无忌眼看烟火沵漫,已烧到了第七层,众人若再不跳,势必葬身火窟,提声叫道:“莫七叔,你等我恩重如山,难道小侄会存心相害么?你先跳吧!”莫声谷原是个极为大胆之人,心想与其活活烧死,还不如活活摔死,便叫道:“好!我跳下来啦!”纵身一跃,从高塔上跳了下来。张无忌看得分明,待莫声谷身子离地约有四尺之时,一掌轻轻拍出,击在他的腰里。这一掌中所运,正是“乾坤大挪移”的绝顶神妙武功,吞吐控纵之间,已将他自上向下的一股巨力,拨为自左至右。莫声谷的身子向横里直飞出去,一摔数丈,此时他功力已恢复了七八成,一个回旋,已然稳稳站在地下,顺手一掌,将一名蒙古武士打得口喷鲜血。他大声叫道:“大师哥、二师哥、四师哥!你们都跳下来吧!”

塔上众人见莫声谷居然安好无恙,一齐大声欢呼起来。宋远桥爱子情深,要他先脱险地,说道:“青书,你跳下去!”宋青书自出囚室后,一直站在周芷若身旁,说道:“周姑娘,你快跳。”周芷若功力未复,不能去相助师父,却不肯自行逃生,听宋青书这么说,摇了摇头道:“我等师父!”

这时何太冲班淑娴等已先后跳下,都由张无忌施展乾坤大挪移神功,自直坠改为横摔,一一脱离险境。这一干人功力虽未全复,但只须恢复得五六成,已是众番僧、众武士所难以抵挡。莫声谷等顷刻间夺得兵刃,护在张无忌身周。王保保和赵明的手下意图杀上阻挠,均被莫声谷、何太冲、班淑娴等挡住。塔上每跃下一人,张无忌便多了一个帮手。那些人自被赵明囚入高塔之后,人人受尽屈辱,也不知有多少人被割去了手指,此时重出生天,个个含愤拚命,霎时间已有十余武士尸横就地。

王保保见情势不佳,传令:“调我的飞弩亲兵队来!”哈总管正要去传小王爷号令,突然间东南角上火光冲天。哈总管一惊,叫道:“小王爷,王府走了火啦,咱们快去保护王爷要紧。”王保保关怀父亲安危,顾不得擒杀叛贼,忙道:“妹子,我先回府,你诸多小心!”不等赵明答应,掉转马头,直冲出来。王保保这一走,天龙十八部的众番僧及王府武士倒去了一大半,余下众武士见王府失火,谁也没想到只是韦一笑一个人捣鬼,只道大批叛徒进攻王府,无不惊惶。

其时宋青书、宋远桥、俞莲舟、张松溪等都已跃下高塔,双方强弱之势登然逆转,待得空闻大师、空智大师,以及少林派达摩堂、罗汉堂、藏经阁众高僧一一跃下时,赵明手下的武士已无可抗御。赵明心想此时若再不走,反而自己要成为他的俘虏,当即下令:“各人退出万法寺。”转头向张无忌道:“明日黄昏,我再请你饮酒,务请驾临。”

一秒钟记住本站网址:JinYongXiaoShuo.COM金庸小说拼音全拼写。

喜欢旧版《倚天屠龙记》小说吗?喜欢金庸小说全集吗?喜欢就用力顶一下吧!

看网友对 第七十五回 天龙五刀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