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金庸小说全集>>旧版《倚天屠龙记》小说在线阅读

第九十七回 伪装和尚

小说:旧版《倚天屠龙记》    作者:金庸
选择背景色: 黄橙 洋红 淡粉 水蓝 草绿 白色 选择字体: 宋体 黑体 微软雅黑 楷体 选择字体大小: 恢复默认

赵明尚未有何示意,只听得“格格”声响,那门缓缓开了。从那两扇木门开动维艰的声音中听来,显然这两扇门极少开关。木门后出现一个人影,其时暮色苍茫,他又身子有光,看不清此人面貌,但见他光头僧衣,是个和尚。无忌道:“在下兄妹二人,途中遇盗,身受重伤,欲在宝刹借宿一宵,请大师慈悲。”那人“哼”的一声,险侧侧的道:“出家人素不与人方便,不收。”便欲关门。赵明忙道:“与人方便,自己方便,你未必没有好处。”那和尚道:“什么好处?”赵明伸手到耳边摘下一对镶珠的耳环,每只耳环上都有一颗小指头大小的珍珠,灿烂晕光,的是珍物。她将这对耳环递了过去,交在那和尚手中。

那和尚一看这对珍珠耳环,再打量无忌与赵明二人,说道:“好吧,与人方便,自己方便。”侧身让在一旁。赵明扶着无忌走了进去,那和尚引着二人穿过大殿和院子,来到东首的厢房,说道:“你们就在这儿住。”那房中无灯无火,黑洞洞地,赵明在床上一摸,床上只是一张草席,更无别物。只听得外面一个十分洪亮的声音叫道:“郝四弟,你领谁进来了?”那和尚答道:“两个借宿的客人。”一面说,一面跨步出门。赵明道:“师傅,请你布施两碗饭,一碟素菜。”那和尚道:“出家人吃十方,不布施!”说着扬长而去。赵明恨恨的道:“这和尚可恶!无忌哥哥,你肚子很饿了吧?咱们得弄些吃的才成。”

突然间院子中脚步声响,共有七八人走来,火光一闪,房门被人用力推开,两名僧人高举烛台,照射无忌和赵明两人。无忌一瞥之下,高高矮矮共是八名僧人,有的粗眉巨眼,有的满脸横肉,竟无一个善相之人。一个满脸皱纹的老僧道:“你们身上还有多少金银珠宝,一起都拿出来。”赵明道:“拿出来干什么?”老僧道:“两位施主有缘来此,正好撞到小庙要大做法事,重修山门,再装金身。两位身上的金银珠宝,一起施舍出来。倘若吝啬不肯,得罪了菩萨,那就麻烦了。”赵明怒道:“那不是强盗行迳么?”那老僧道:“罪过,罪过。咱们八兄弟杀人放火,原是做的强盗勾当,最近被魔教逼得存身不住,只好改装了和尚避祸。两位施主有缘,肥羊自己送上门来,那倒是千载难逢之事。”

无忌和赵明一听,不禁大吃一惊,没想到这八个和尚乃是大盗改装。这老僧既是直言不讳,自是存心要杀了二人,决不致自吐隐事之后又再相饶。另一名僧人狞笑道:“女施主不用害怕,咱们八个和尚强盗正少一位押庙夫人,你生得这般花容月貌,当真是观世音下凡,妙极!妙极!”赵明从怀里掏出七八绽黄金,一串珠炼,放在桌上,说道:“财物珠宝,尽在于此。咱兄妹也是武林中人,各位须顾全江湖上义气。”那老僧笑道:“两位是武林中人,那是再好也没有了,不知是那一派的门下?”赵明道:“咱们是少林子弟。”其时少林派是武林中第一大派,赵明只盼这八人便算不是身出少林旁系,亲友之中,多少也有人与少林有些渊源。

不料她此言一出,八名僧人一起哈哈大笑,说道:“是少林子弟,那是再好也没有了。咱们斗不过少林寺的老和尚,正好拿你们这两个娃娃出气。”说着伸手便来拉赵明手腕。赵明一缩手,那僧人拉了个空。无忌见眼前情势危急之极,自己与赵明身上伤重,万难抵敌,这几年来会过多少武林中的成名人物,却难道今日反丧住于这八个三四流的小盗手中?不管怎样?总不能眼睁睁的看着赵明受辱,便道:“明妹,你躲在我身后,我来料理这八名小贼。”

赵明空有满腹智计,到此也是束手无策,问道:“你们是什么人?”那老僧道:“咱们是少林寺逐出来的叛徒,遇到别派的江湖人马,倒还手下留情,但若碰到少林子弟,那是非杀不可。小姑娘,这位兄弟本来要你做个押庙夫人,现下知道你是少林门下,咱们只有先奸后杀,留不得活口了。”无忌低沉着嗓子,道:“好哇,你们是圆真恶僧的门下,是也不是?”那老僧“咦”的一声,道:“这倒奇了,你怎么知道?”赵明接口道:“咱们正是要上少林寺去,会见陈友谅大哥,推举圆真大师作少林方丈。”那老借道:“善哉善哉!我佛如来,渡厄大千。”赵明道:“是啊,咱们正好齐心合力,共成善举。”

她此言一出,八名僧人登时哈哈大笑,原来这八名僧人确是圆真和陈友谅一党,由陈友谅引入,拜在圆真门下。八人出身绿林,各有一手不弱武功,得到圆真指点后,更是进了一层,近年来圆真图谋方丈一席之心甚急,四处收罗人才。只是少林寺戒律精严,每收一名弟子,均由执掌戒律的监寺详加盘问,查明出身来历,圆真难以为所欲为。于是由陈友谅设计,招引各路都会豪杰、江洋大盗在寺外拜师,作为圆真的弟子,却不身入少林。只待时机到来,共举大事。圆真的武功何等深湛,只一出手,便令江湖豪士群相慑服,这些武林人物中来素慕少林派名门正派的威望,二来又见圆真神功绝技,见所未见,自是皆愿拜师。便有数人不愿背叛本门的,圆与立刻下手除却,是以奸谋经营已久,却不败露。那老僧口称“我佛如来,渡厄大千”,却是他们这一党见面的暗号,若是本党中人,只须答以“花开见佛,心即蓬莱”,互相便知。赵明绝顶机智,一听到老僧口气中露出是圆真弟子,便推算到圆真图谋方丈之位的心意,可是他们约定的暗号,却如何得知?

一名矮矮胖胖的僧人道:“富大哥,这小妮子说什么推举我师作少林方丈,这讯息从何处得来?事关重大,却是不可不问。”这八人虽是落发作了和尚,但相互间仍是“大哥”“二哥”相称,不脱旧日绿林的习气。无忌一听他八人笑声,便知要糟,苦于全身真气虽不涣散,但重伤后无法凝聚,不能在拳脚上使将出来,危急之际收束心神,强行聚气,只觉热烘烘的真气东一团、西一块,始终难以依着脉络运行。只见那老僧犹如鸟爪的五根手指伸了出来,便向赵明抓去。赵明无力挡架,只得身子一缩,避向了里床。无忌俯首闭目,盘膝而坐。只盼能恢复得二三成功力,便能打发这八名恶贼了。

那矮胖僧人见无忌在这当口兀自大模大样的运气打坐,心下恼怒,喝道:“这小子不知死活,老子先送他上西天去,免得在这里碍手碍脚!”说着右臂抬起,骨骼格格作响,僧袍中似乎有气鼓起,呼的一拳,打向无忌的“膻中穴”。赵明看得危急,一声惊呼,只见那矮胖僧人一拳打后,右臂软软垂下,双目圆睁,却是站着一动也不动了。那老僧吃了一惊,伸手拉了他一把,那胖僧应手而倒,竟已死去。余下各僧友惊又怒,纷纷喝道:“这小子有妖法,有邪术!”原来无忌伤后真气难凝,不能聚以伤敌,但体内的九阳神功却并未失去。那胖僧运劲于臂,全力击向他的“膻中穴”。无忌的九阳神功攻敌不足,护身却是有余,将敌人打来的拳劲尽数反弹过去不算,更因对方这么强力一击,引动了他体内九阳真气,劲上加劲,力中贯力,那胖僧如何抵受得住,立时便即毙命。

那老僧见多识广,却知这是无忌借力打力之技,并非妖法邪术,自恃双手铁沙掌无坚不摧,左一掌,右一掌,呼呼拍出——。

这老僧的铁砂掌功夫,在绿林中也是赫赫有名,有个外号叫作“神砂破天手”。当那胖僧一拳打中张无忌的“膻中穴”而毙命,这老僧在旁看得清楚,只道无忌胸口装有毒箭、毒刺之类利器,是以避开他胸口要害,双掌都击向他露在袖外的下臂。准拟先打折他的双臂,同时震伤他的内脏,再行慢慢收拾。那知这两掌断树裂石的掌力,撞到张无忌手臂之上,激动他体内九阳真气。反激而去。那老僧倒撞出去,其势如箭,喀喇一声大响,撞破窗格,一头碰在庭中一株大槐树上,脑浆迸裂,立时死于非命。

这老僧破窗而出,余下各僧一时未知他的死活,同时有三僧齐向张无忌夹攻,一僧双拳捣向无忌太阳穴,一僧以“双龙抢珠”之招,伸指挖他眼珠,另一僧飞起右足。踢向他的丹田。无忌稍一低头,避开双眼,让他两指戮在眉闲,但听得砰砰、啊哟、噗噗数声连响,三僧先后震死。第三僧飞足猛踢,力道极是强劲,竟将他这条右腿硬生生的震断成为两截。无忌丹田处受了这一腿,真气鼓荡,右半边身子中各处脉络竟有贯穿模样,不禁心下暗喜:“可惜这恶僧震死得太早,要是他在我丹田上多踢几脚,反能助我早复功力。看来我受伤虽重,恢复倒是不难,只须有十天到半月的养息,便能尽复旧观。”

八僧中死了五僧,余下三名恶僧吓得魂飞天外,争先恐后的抢出门去。只见老僧大哥死在树旁,死状甚惨,三僧更是害怕。三个人直奔到庙门之外,不见无忌追赶出来,三人站定了商议。一个道:“这小子定是有邪法。”另一个道:“我看不是邪法,他有极高的内功,反激出来伤人。”第三人道:“不错,咱们好歹要给死去了的兄弟报仇。”这三人虽然平素作恶多端,但颇有江湖好汉的义气,八兄弟曾立下重誓,同生共死,决不相负。只是虽有决死之心,却明知不是无忌敌手,三人商议了半晌,一人忽道:“这小子显是受伤甚重,否则何以不追将出来?”另一人大喜道:“不错,多半他不会走动。五个兄弟以拳脚打他,他能以内力反激,咱们用兵刃砍他刺他,难道他当真有铜筋铁骨不成?”三个人商量定当,一人挺了柄长茅,一人提刀,一人持剑,走到院子之中。

只见东厢房中静悄悄地,并无人声。三人往撞破了窗格子中一张,只见张无忌仍是盘膝而坐,模样极是疲累,身子摇摇晃晃,直有随时摔倒的模样。赵明拿着一块手帕,在替他额头抹汗。三僧使个眼色,总是不敢便此冲入。一僧高声叫道:“臭小子,有种的便出来,跟老爷斗三百回合。”另一僧骂道:“这小子有什么本事,便只会使妖法害人。那是江湖间下三滥的把戏,卑鄙下流,无耻之尤。”他三人你一言,我一语,见无忌既不答话,又不下床,胆子越来越大,辱骂的言语也是越来越肮脏,不但无忌的祖宗十八代给他骂了个狗血淋头,连赵明也变成了天下最淫乱的女贼。张赵二人有生以来,从未听见过如此厉害的污言秽语,大概佛门弟子中口出恶言的,再也无人能胜得过这三位大和尚了。

无忌和赵明听在耳里,心中却并不生气,他二人这时最但心的,不是三僧再来寻仇,而是怕他们吓得一去不回。此间离嵩山少林寺不远,这三僧若去告知了成昆,那就性命休矣。无忌之伤不到十天以外,万难痊可,即使成昆不至,只要来得一两个二流高手,例如陈友谅之类的人物,无忌就要无法抵挡。两人重伤之下,既要逃避王保保的追索,又要防备成昆一党的袭击,前后夹攻,绝无幸理,因此见这三僧去而复回,反而暗暗喜欢。

张无忌连受五僧袭击,体内九阳真气反而有若干处所渐行凝聚,虽然仍是难以发劲伤敌,但心下已不若先前的惊惶担忧。突然间砰的一声,一僧飞脚踢开房门,抢了进来,青光闪处,红缨抖动,他手中正是挺着一柄长矛。赵明叫声:“啊哟!”急将手中的匕首递给无忌。无忌摇头不接,不由得暗暗叫苦:“我手上半点劲力也无,纵有兵刃,如何却敌?我血肉之躯,却不能抵挡兵器。”动念未已,飕的一声,那长矛卷起一个枪花,红樱散开,矛头已向胸口刺到。

他这一矛刺得快,赵明的念头却也转得快,伸手到无忌怀中,摸出一块圣火令,对准矛头来路,挡在无忌胸口。当的一响,矛头正好戳在圣火令上。这圣火令以倚天剑之利尚自不能削断,矛头刺将上去,自是丝毫无损。这一刺之劲激动无忌体内九阳神功,反弹出去,但听得“啊——”的一声惨叫,矛杆直插入那僧人胸口。这僧人尚未摔倒,第二名僧人的单刀已砍向无忌头顶。赵明深恐一块圣火令挡不住单刀的刃锋,双手各持一块圣火令,急速在无忌头顶一放。这其间当真是间不容发,又是当的一声响,单刀反弹,刀背将那恶僧的额骨撞得粉碎,但赵明的左手小指,却也被刀锋切去了半寸长的一节、危急之际,竟自未感疼痛。

第三名僧人持剑刚进门口,便见两名同伴几是同时殡命,他便再是同仇敌忾,也已无勇气上前厮杀,大叫一声,向外便奔。赵明叫道:“不能让他逃走了。”一块圣火令从窗子中掷将出去,准头极佳,却是全无力量,没碰到那人身子,圣火令便已落地。无忌一把抱住她身子,叫道:“再掷!”以胸口稍行凝聚的真气,从她背心传入。赵明左手的圣火令再度掷出,那僧人只须再奔两步,便躲到了照壁之后,但圣火令去势奇快,穿背而入,更从前胸透出,余劲未衰,拍的一响,嵌入了照壁之中。

无忌和赵明一掷出这圣火令,同时昏晕,相拥看跌下床来。这时厢房内死了六僧,庭中死了二僧,无忌和赵明昏倒在血泊之中。荒山小庙,冷月窥人,顷刻间更无半点声息。

过了良久,赵明先行醒转,迷迷糊糊之中,先伸手一探无忌鼻息,呼吸虽是微弱,却是悠长平稳。她支撑着站起身来,无力将无忌扶上床上,只得将他身子拉平,抬起他的头,枕在一名死僧的身上。她坐在死人堆里,不住喘气。又过半晌,无忌睁开眼来,叫道:“明妹,你——你在那里?”赵明嫣然一笑,清冷的月光从窗中照将进来,两人看到对方脸上都是鲜血,本来神情甚是可怖,但劫后余生,却觉说不出的俊美可爱,各自张臂,便已相拥在一起。

这番剧战,先前杀那七僧,可说是未花半分力气,全是借力打力,但最后以圣火令飞掷第八名恶僧,二人全是大伤元气。这一晚二人均是无力动弹,只有躺在死人堆中,静候精神恢复。赵明包扎了左手小指的伤处,止住流血,累得迷迷糊糊的又睡着了。

这一睡直到次日中午,二人方始先后醒转。无忌打坐运气,调息大半个时辰,精神为之一振,撑身站了起来,肚里已是饿得咕咕直叫,摸到厨下,只见一锅饭一半已成黑灰,另一半也已焦臭难闻。他伸手抓了两口吃了,盛了一碗,送到房中去给赵明。赵明笑道:“今日情景,比之大都小酒店中,却是如何?”无忌笑道:“此间乐,不思蜀!”

赵明道:“这等狼狈,只可天知地知,你知我知,实不足为外人道也。”两人相对大笑,伸手在一只碗中抓取焦饭而食,只觉滋味之美,犹胜山珍海味。一碗饭尚未吃完,忽听得远处山道之上,传来了马蹄和山石相击之声。

呛啷一声,盛着焦饭的瓦碗掉在地下,打得粉碎。赵明与无忌面面相觑,两颗心怦怦跳动,耳听得驰来的共是两匹马,到了庙门前戈然而止,接着门环四响,有人打门,稍停片刻,又是门环四响。无忌低声道:“怎么办?”只听得门外一人叫道:“上官三哥,是我秦老五啊。”赵明道:“他们就要破门而入,咱们且装死人,随机应变。”两人伏在死人推里,脸孔向下。刚伏好身子,便听得砰的一声巨响,庙门被人大力撞开,从这撞门的声势中听来,来人膂力大是不小。赵明心念一动,道:“你伏在门边,挡住二人的退路。”无忌点点头,爬到了门槛之旁。

紧跟着便听得两声惊呼,刷刷声响,进庙的两人拔出兵刃,显已见到了庭中的两具尸首。一人低声道:“小心,防备敌人暗算。”另一人大声喝道:“好朋友,鬼鬼祟祟的躲着是什么英雄?有种的出来跟老子决一死战。”这人音声粗豪,中气充沛,谅必是那推门的大力士了。他连喝数声,静听四下里并无半点声息,说道:“贼子早去远了。”另一个嗓音嘶哑的人道:“四处查一查,莫要中了敌人的诡计。”那秦老五道:“寿老弟,你往东边搜,我往西边搜。”那姓寿的见到庭中二人死得如此可怖,不禁胆寒,道:“只怕敌人人多,咱们聚在一起,免得落单。”秦老五未置可否,那姓寿的突然“咦”的一声,指着东厢房,道:“里—里面还有死人!”两人走到门边,但见小小一间房中,死尸横七竖八的躺了一地,秦老五饶是大胆,也不由得心中发毛,道:“这中—中岳神庙里的八位兄弟,一齐丧命,不知是什么人下的毒手?”姓寿的道:“秦五哥,咱们急速回寺,报知师父知道。”秦老五沉吟道:“师父叮嘱咱们,须得赶快将请帖送出,赶着在端午节开『屠狮英雄会』,要是误了师父的事,那可吃罪不起。”

无忌听到“屠狮英雄会”五字,微一沉吟,不禁惊、喜、惭、怒,百感齐生,心想:“他师父大撒请帖,开什么屠狮英雄会,自是招集天下英雄,要当众杀害义父,由此观之,在端午节之前,义父性命倒是无碍。但我身为明教之主,竟不能保护义父周全,害得他老人家落入奸人手中,苦受折辱,不孝不义,莫此为甚。”他越想越怒,恨不得立时手刃这两个奸人,但又怕二人见机,脱身逃走,自己却是无力追逐,唯有待他二人进房,然后截住退路,依样葫芦,以九阳真气反震之力锄奸。不料这二人见房中尽是死尸,腥臭扑鼻,不愿进房,只是站在中庭商量。

那姓寿的道:“这等大事,也得及早禀告师父才好。”秦老五道:“这样吧,咱哥儿俩分头行事,我去送请帖,你回少林去禀告师父。”姓寿的又担心在道上遇到敌人,踌躇未答。秦老五恼起上来,道:“那么任你挑选,你爱送请帖,那也由得你。”姓寿的沉吟片刻,终于觉得还是回山较为安全,道:“听凭秦五哥吩咐,我回山禀告便是。”二人商议定当,便要出寺。赵明身子一动,低声呻吟了两声。

秦寿二人吃了一惊,一齐回过头来,只见赵明又动了两动,这时看得清楚,却是一个女子。秦老五奇道:“这女子是谁?”走进房去。姓寿的胆子虽小,但一来见她是个女子,二来是重伤垂死之人,丝毫不加忌惮,跟着走了进去,正要伸手去扳赵明肩头,无忌一声咳嗽,坐起身来,盘膝运气,双目似闭非闭。秦寿二人突然儿无忌坐起,脸上全是血渍,神态却又是这等可怖,一齐大惊。那姓寿的叫道:“不好,这是尸变。这僵尸阴魂不散,秦五哥须得小心。”一纵身便跳上了床。秦老五叫道:“僵尸作怪,姓秦的可不来怕你。”一刀便往无忌头顶砍下。

无忌手中早已握好了两枚圣火令,眼见单刀砍下,便将圣火令往头顶一放,当的一响,刀刃砍在圣火令上,反弹回去,又是将那秦老五的额头撞得脑浆迸裂,立时毙命。那姓寿的手中握着一柄鬼头刀,手臂只是发抖,想要向无忌身上砍去,却只是不敢。无忌只等他砍劈过来,便可用九阳真气反撞,但若他吓得并不动手,竟尔从窗中跳了出去,或者迳而闯门直出,只要不碰无忌的身子,反是无法伤他。赵明见他久久不动,心下也是不禁焦躁:“看来这胆小鬼竟是吓得魂飞魄散,不敢向无忌哥哥动手,要是他抛刀逃走,咱们可奈他不得。”只见他牙关相击,格格作响,突然间拍的一声,鬼头刀掉在地下。无忌道:“你有种便来砍我一刀,打我一拳。”那人道:“小——小的没种,不——不敢跟大人动手。”无忌道:“那么你踢我一脚试试。”那人道:“小的—小的更加不敢。”无忌怒道:“你如此脓包,待会只有死得更惨,快向我砍上两刀。我若见你手劲不差,说不定反饶了你的性命。”那人道:“是,是!”俯身拾起了鬼头刀,一眼瞥见秦老五头骨破碎的惨状,心想敌人神通广大,已到了动念伤人的地步,我还是苦苦哀求饶命的为是,当下双膝一软,已是跪倒在地,磕头道:“老爷饶命,老爷饶命!”

赵明好生生气,哼了一声道:“武林中居然有这等没出息的奴才。”那人道:“是,是!小的没出息,没出息,真是奴才,真是奴才。”他不敢出手,张无忌倒是无计可施。突然心念一动,喝道:“过来。”那人忙道:“是!”向前爬了几步,仍是跪着。无忌伸出双手,将两根拇指按在他眼珠之上,喝道:“我先挖出你的眼珠。”他手上虽然全无劲力,但眼珠是柔软之物,再轻微的力道也是抵受不起,那人危急之中,不及细想,伸手用力将无忌双臂一推。无忌只求他这么一推,便可借用他的力道,手臂向下一滑,已是点中他乳下的“神封”“步廊”两处穴道。这两指点穴,乃是借用那姓寿的一推之力。虽与无忌平时出手劲力强弱大相悬殊,但因部位恰好,那人只感全身一阵酸麻,扑倒在地,大声求恳:“老爷饶命,老爷饶命。”

赵明知道无忌这一下点穴,只能暂时制住,不到半个时辰,那人穴道自解,届时又有一番麻烦,又想有许多事要向他查明,不便此时取他性命,便道:“你已被这位爷台点中了死穴,你吸一口气,左胸肋角是否隐隐生疼?”那人依言吸气,果觉左胸的几根肋骨处颇为疼痛,其实这是一时气血闭塞的应有之象,那人不知,更是大声哀求起来。赵明道:“要饶你不难,须得连续下金针半月,方能解去死穴。”那人磕头道:“姑娘救得小人之命,做牛做马,也供姑娘驱使。姑娘但有所命,决不敢有半点违抗。”赵明嫣然一笑,道:“似你这等江湖人物,我倒是第一次看见,好吧,你去拾一块砖头来。”那人忙应道:“是,是!”蹒跚着走出,到院子中去捡砖头。

无忌低声问:“要砖头干什么?”赵明微笑道:“山人自有妙计。”那人拿了块一砖头,恭恭敬敬的走到赵明面前。赵明在发上拔下一只金钗,将钗尖对准他肩头“缺盆穴”,道:“我先用金针解开你上身的脉络,免得死穴之气上冲入脑,那就无救了。但不知那位爷台肯不肯饶你性命?”那人眼望无忌,满是哀恳之色,无忌也点了点头。那人大喜,道:“这位大爷答应了,姑娘快快下手。”赵明道:“嗯,你怕不怕痛?”那人道:“小人只怕死,不怕痛。”赵明道:“很好!你用砖头在金钗尾上用力敲击一下。”那人心想金钗插入肩头,这是皮肉之伤,毫不皱眉,提起砖头使在钗尾用力一击。

砖头一击之下,金钗直刺入那人“缺盆穴”中,那人不痛不酸,反而觉得有一阵舒适之感,对赵明更增几分信心,不绝口的道谢。赵明命他拔出金钗,又在他魂门、魄户、天柱、库房等七八处穴道上各刺一钗。张无忌微微一笑,道:“好了,好了!”站起身来。要知那人穴道上受了这些攒刺,十日之内,只须发足一奔,百里内便即气阻而死。他若是逃出庙去,定然生怕无忌追来,那时自必竭力快跑,赵明这几下刺穴立即发作,便制了他的死命。

赵明道:“你去打两盆水,给我们洗脸,然后去做饭。你若是要死,不妨在饭菜之中下些毒药,咱三人同归于尽。”那人道:“小的不敢,小的不敢。”

这么一来,无忌和赵明倒多了一个侍仆。赵明问他姓名,原来那人姓寿,名叫南山,有个外号叫作“万寿无疆”,却是江湖上朋友取笑他临阵畏缩,一辈子不会被人打死之意。他虽随着一干绿林好汉拜在圆真门下,圆真却嫌他根骨太差,人品猥崽,只差他跑腿办事,从来没传授过什么武功。那寿南山被点了穴道,力气不失,被赵明差来差去、极是卖力。他将九具尸首拖到后园中埋葬了,提水洗净庙中血渍。最妙的此人武功不成,烹调手段却高,做几碗菜肴,无忌和赵明吃来大加夸赞。

待得诸事定当,张赵二人盘问那“屠狮英雄会”的详情。寿南山倒是毫不隐瞒,只可惜他地位卑微,旁人瞧他不起,许多事都没跟他说。寿南山只知少林寺方丈空闻大师派圆真主持这次大会,由空闻和空智两位神僧出面,广撒英雄帖,邀请天下各门派、各帮会的英雄好汉,于端午节齐集少林寺,会商要事。无忌要过那英雄帖一看,只见那是邀请云南点苍派浮尘子、古松子、归藏子等剑客的请柬。点苍诸剑成名已久,但隐居滇南,从来不和中原武林人士交往。这次少林派连点苍诸剑也邀到了,可见这次大会宾客之众,规模之盛。少林派领袖武林,二大神僧亲自出面邀请,接柬之人不论有何要事,都是决计不会不到。无忌见那请柬上只是寥寥数字,书明“敬请端阳佳节,聚会少林,与天下英雄樽酒共欢”,并无“屠狮”字样,便问:“干么那秦老五说这会叫作『屠狮英雄会』?”寿南山脸有得色,道:“张爷有所不知,我师父擒获了一个鼎鼎大名的人物,叫作金毛狮王谢逊。咱少林派这番在天下英雄之前大大的露一露脸,当众宰杀这只金毛狮子,所以这个大会嘛,叫作『屠狮英雄会』。”无忌强忍怒气,又问:“这位金毛狮王是何等人物,你可看见了么?你师父如何将他擒来?这人现下关在何处?”寿南山道:“这金毛狮王哪,嘿嘿,那可是厉害无比,足足有小人两个那么高,手膀比小人的大腿还粗。不说别的,单是他一对精光闪闪的眼睛瞧你一眼,你登时便魂飞魄散,不用动手,便已输了——”无忌和赵明对望,听他说谢逊双目精光闪闪,显是信口胡吹,只听他又道:“我师父跟他斗了七日七夜,不分胜败,后来我师父怒了,使出威震天下的『擒龙伏虎功』来,这才将他收伏。现下是关在咱们寺中山后的石洞之内,身上缚了八根纯钢打就的炼条——”

无忌越听越怒,喝道:“我问你话,便该据实而言,胡说八道,瞧我要了你的狗命!金毛狮王谢大侠双目失明,说什么双眼精光闪闪?”寿南山的牛皮当场被人戳穿,忙道:“是,是!想必是小人看错了。”无忌道:“到底你有没有见到他老人家?谢大侠是怎么一副相貌、你且说说看。”寿南山实在未见过谢逊,知道再吹牛皮,不免有性命之忧,忙道:“小人不敢相欺,其实是听师兄们说的。”

一秒钟记住本站网址:JinYongXiaoShuo.COM金庸小说拼音全拼写。

喜欢旧版《倚天屠龙记》小说吗?喜欢金庸小说全集吗?喜欢就用力顶一下吧!

看网友对 第九十七回 伪装和尚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