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金庸小说全集>>旧版《笑傲江湖》小说在线阅读

第十八回 赶尽杀绝

小说:旧版《笑傲江湖》    作者:金庸
选择背景色: 黄橙 洋红 淡粉 水蓝 草绿 白色 选择字体: 宋体 黑体 微软雅黑 楷体 选择字体大小: 恢复默认

这套功夫变化虽然古怪,但临敌之际,却也并无太大的用处,要知高手过招,人人严加戒备,全身门户,无不守备綦谨,这些幻人耳目的花招,多半是使用不上,因此衡山派传徒之时,对这套功夫并不如何着重,如见徒弟是飞扬佻脱之人,便不传授,以免他专务虚幻,于是正扎根基的踏实功夫反而欠缺了。刘正风是个深沉寡言之人,在师父手上学了这套功夫,平生从未一用,此刻临急而使,居然一击奏功,竟将嵩山派中这个大名鼎鼎的“大嵩阳手”费彬制服。他右手举着五岳剑派的盟旗,左手长剑架在费彬的咽喉之中,沉声说道:“丁师兄、陆师兄、刘某斗胆,夺了五岳令旗,也不敢向两位要胁,只是向两位求情。”

丁仲与陆相对望了一眼,均想:“费师弟受了他的暗算,只好且听他有何话说。”丁仲道:“求什么情?”刘正风:“求两位转告左盟主,准许刘某全家归隐,从此不干预武林中的任何事务。刘某与曲洋曲大哥从此不再相见,与众位师兄朋友,也——也就此分手。刘某携带家人弟子,远走高飞,有生之日,绝足不履中原一寸土地。”

丁仲微一踌躇,道:“此事我和陆师弟又作不得主,须得归告左师哥,求他的示下。”刘正风道:“这里泰山、华山两派掌门在此,恒山派有定逸师太,也可代她掌门师姊作主,此外,众英雄好汉,俱可作个证见。”他眼光向众人脸上扫过,沉声道:“刘某向众位朋友求这个情,让我顾全朋友义气,也得保家人弟子的周全。”定逸师太是个外刚内和之人,脾气虽是暴躁,心地却极慈祥,首先说道:“如此甚好,也免得伤了大家的和气。丁师兄、陆师兄,咱们答应了刘贤弟吧。他既不再和魔教中人结交,又远离中原,等于是世界上没了这个人,又何必硬要多造杀孽?”天门道人点头道:“这样也好,岳贤弟,你以为如何?”岳不群道:“刘贤弟言出如山,他既这般说,大家都是信得过的。来来来,咱们化干戈为玉帛,刘贤弟,你放了费贤弟,大伙儿喝一杯解和酒,明儿一早,你带了家人弟子,便离开衡山城吧!”

陆相却阴森森的道:“泰山、华山两派掌门都这么说,定逸师太更是竭力为刘正风开脱,我们又怎敢违抗众意?只是嵩山派的费师弟刻下遭受刘正风的暗算,我们若是就此答允,江湖上势必人人言道,嵩山派是受了刘正风的胁持,不得不低头服输,如此传扬开去,嵩山派脸面何存?”

定逸师太道:“刘贤弟是在向嵩山派求情,又不是威胁逼迫,‘低头服输’四字,从何说起?”陆相哼了一声,道:“狄修,准备着。”站在刘正风身后的嵩山派弟子狄修应道:“是!”手中短剑向前轻轻一送,直抵进刘子背心的肌肉。陆相仍是阴森森的道:“刘正风,你要求情,跟我们上嵩山去见左盟主。亲口向他求情。我们奉命差遣,可作不得主。你即刻把令旗交选,放了我费师弟。”刘正风惨然一笑,向儿子道:“孩儿,你怕不怕死?”刘公子道:“孩儿听爹爹的话,孩儿不怕!”刘正风道:“好孩子!”陆相喝道:“杀了!”狄修手中短剑往前一送,自刘公子的背心直剌入他的心窝,短剑跟着拔出,刘公子俯身倒地,创口中鲜血泉涌。

刘夫人大叫一声,扑向儿子尸身。陆相又喝道:“杀了!”狄修手起剑落,又是一剑剌入刘夫人的背心。定逸师太大怒,呼的一掌,向狄修击了过去,骂道:“禽兽!”丁仲抢上前来,也击出一掌,双掌相交,定逸师太掌力较弱,向后推了三步,胸口一甜,一口鲜血涌到了嘴中,她要强好胜,硬生生将这口血咽入口腹中。丁仲微微一笑,道:“承让!”原来定逸师太本来不以掌力见长,何况适才这一掌她是击向狄修,以长攻幼,本就未使全力,也不拟这一掌击死了他,不料丁仲突然出手,他那一掌却是凝聚了十成功力。双掌陡然相交,定逸师太欲待再催内力,已然不及,丁仲的掌力如排山倒海般压将过来,定逸师太受伤呕血,大怒之下,第二掌待再击出,一运力间,只觉丹田中痛如刀割,知道受伤已然不轻,眼前无法与抗,一挥手,怒道:“咱们去!”大踏步向门外走去,门下群尼也都跟了出去。

陆相喝道:“再杀!”两名嵩山弟手推出短剑,又杀了两名刘门弟子。陆相道:“刘门弟子听着,若要活命,此刻跪地求饶,指斥刘正风之非,便可免死。”刘正风的女儿刘菁怒骂道:“奸贼,你嵩山派比魔教奸恶万倍!”陆相喝道:“杀了!”万大平提起长剑,一剑劈下,从刘菁右肩直劈至腰,史登达等嵩山弟子一剑一个,将早已点了穴道制住的衡山弟子都杀了。大厅上群雄虽然都是毕生在刀枪头上打滚之辈,见到这等屠杀的惨状,也是不禁心惊肉跳。有些前辈英雄本想站出来出言阻止,但嵩山派动手实在太快,稍一犹豫之际,厅上已然尸横遍地,各人又想:自来邪正不两立,嵩山派此举虽然未免辣手,但并非出于报复对刘正风的私怨,而是为了对付魔教,纵然出手略为残忍,亦是未可厚非。再者,其时嵩山派已然控制全局,连恒山派大名鼎鼎的定逸师太亦已锻羽而去,眼见天门道人、岳不群等高手都不作声,这是他五岳剑派之事,旁人若是多管闲事,强行出头,势不免惹下杀身之祸,自是以明哲保身为是。

杀到这时,刘门徒弟子女都已杀戮殆尽,只剩下刘正风最心爱的幼子刘芹。这孩子今年十五岁,长得眉清目秀,聪明伶俐,黄面诸葛陆相早就探听明白,刘正风对这幼子十分宠爱,此刻要在这孩子身上,向刘正风作最后一击,于是向史登达道:“问这小子求不求饶?若不求饶,先割了他鼻子,再割耳朵,再挖眼珠,叫他零零碎碎的受苦。”史登达道:“是!”转向刘芹,问道:“你求不求饶?”

刘芹脸色惨白,全身发抖。刘正风道:“好孩子,你哥哥姊姊死得何等英勇,死就死了,怕什么?”刘芹颤声道:“可是——可是——爹,他们要——要割我鼻子,挖——挖我眼睛——”刘正风哈哈一笑,道:“到这地步,难道你还想他们放过咱们么?”刘芹道:“爹爹,你——你就答允杀了曲——曲伯伯——”刘正风大怒,喝道:“放屁,小畜生,你说什么?”史登达举起长剑,剑尖在刘芹鼻子前晃来晃去,道:“小子,你再不跪下求饶,我一剑削下来了。一——二——”他那“三”字还没说出口,刘芹双膝一屈,跪倒在地,求道:“别——别杀我——我——”

陆相笑道:“很好,饶你不难。你须得向天下英雄指斥刘正风的不是。”刘芹双眼望着父亲,目光中尽是哀求之意。刘正风一直甚是镇定,虽见妻子儿女死在他的眼前,脸上肌肉亦是毫不牵动,这时却是愤怒难以遏制,大声喝道:“小畜生,你对得起你娘么?”刘芹眼见母亲、哥哥、姊姊的尸身躺在血泊之中,又见史登达的长剑仍是不断在自己脸前晃来晃去,已是吓得心胆俱裂,向陆相道:“求求你饶了我,饶了我爹爹。”陆相道:“你爹爹勾结魔教中的恶人,你说对不对?”刘芹低声道:“不——不对!”陆相道:“这样的人,该不该杀?”刘芹低下了头,不敢答话。陆相道:“这小子不说话,一剑把他杀了。”史登达道:“是!”知道陆相这句话意在恫吓,并不是真的要杀他,举起了剑,作势砍下。

刘芹忙道:“该——该杀!”陆相道:“很好!从今而后,你不是衡山派的人了,也不是刘正风的儿子,我饶了你的性命。”刘芹跪在地下,吓得双腿都软了,竟是站不起来。群雄瞧着这等模样,忍不住为他感到羞惭,有的人便转过了头不去看他。

刘正风长叹一声,道:“姓陆的,是你赢了!”右手一挥,将五岳令旗向他掷去,同时左足一抬把费彬踢开,朗声道:“刘某身败名裂,也不须多伤人命了。”左手横过长剑,便往自己颈中刎去。

便在这时,檐头突然掠下一个黑衣人影,行动如风,一长臂,便抓住了刘正风的左腕,喝道:“君子报仇,十年未晚,去!”右手向后舞了一个圈子,拉着刘正风向外急奔。刘正风道:“曲大哥——你——”原来那黑衣人正是魔教长老曲洋。他道:“不用多说!”足下加劲,只奔得三步,丁仲、陆相、费彬三个人六掌齐出,分向他二人后心拍来。曲洋知道刘府中高手如云,人人都是魔教的死敌,这一缠上,再也难以脱身。他向刘正风喝道:“快走!”出掌在刘正风背上一推,同时运劲于背,硬生生受了丁仲、陆相、费彬三大高手的拼力一击。砰的一声响,他身向外飞了出去。饶是他武功高强,但嵩阳派这三大高手的掌力何等了得,单是中了一人的掌力,已是难以抵受,何况六掌齐施?曲洋哇的一声,一口鲜血急喷而出,回手一挥,一丛黑针如雨般散出。

丁仲叫道:“黑血神针,快避!”急忙向旁闪开,群雄见到这丛黑针,久闻魔教黑血神针的大名,无不惊心,你退我闪,乱成一团,饶是如此,只听得“哎唷!”“不好!”十余人齐声叫了起来。原来厅上人众太过密集,黑血神针又多又快,毕竟还是有许多人中了毒针,混乱声中,曲洋与刘正风已逃得远了。

且说令狐冲所受剑伤虽重,但得恒山派治伤圣药天香断续胶外敷,白云熊胆丸内服,兼之他年轻力壮,内功又已具相当火候,在瀑布旁睡了一天两晚后,创口已然愈合,这一天两晚之中,肚腹饥饿,只是以西瓜为食。令狐冲求仪琳去捉鱼射兔,她却是说什么也不肯,说道令狐冲这次死里逃生,全凭菩萨保佑,最好是吃一年长素,向菩萨感恩,至于要她破戒杀生,却是万万不可。令狐冲笑她迂腐无聊,可也无法勉强,只索罢了。

这日傍晚,两人倚在石壁之上,望着草丛间流萤飞来飞去,点点星火,煞是好看。令狐冲道:“前年夏天,我曾捉了几千只萤火虫儿,装在十只纱囊之中,挂在房里,当真有趣。”仪琳听到他说“装在几十只纱囊之中”,心念一动,寻思他是个散漫不羁之人,绝不会去缝制几十只纱囊,说道:“是你的灵珊师妹叫你捉的,是不是?”令狐冲笑道:“你真聪明,猜得好准,怎知道是我师妹叫我捉的?”仪琳微笑道:“你性子这么急,又不是小孩子了,怎会这般好耐心,去捉几千只萤火虫来玩。”她顿了一顿,问道:“挂在房里便怎样?”令狐冲笑道:“师妹拿来挂在她帐子里,说道满床晶光闪烁,几千几万颗星,她就像是睡在天上云端里,一睁眼,前后左右,都是星星。”仪琳道:“你师妹真会玩,偏你这个师哥也真肯凑趣,她就是要你去捉天上的星星,只怕你也肯。”

令狐冲笑道:“捉萤火虫儿,原是为捉天上的星星而起。那天晚上我跟她一起乘凉,看到天上星星灿烂,师妹忽然叹了一口气,说道:‘可惜过一会儿,便要去睡了,我真想睡在露天,半夜里醒来,见到满天星星都在向我眨眼睛,那多有趣。但妈妈一定不会答应。’我就说:‘咱们捉些萤火虫来,放在你蚊帐里,不是像星星一样吗?’”仪琳轻轻道:“原来还是你想的主意。”令狐冲微微一笑道:“师妹说:‘萤火虫飞来飞去,扑在我脸上身上,讨厌死了。有了,我去缝些纱子袋儿,把萤火虫装在里面。’就这么,她缝袋子,我捉飞萤,忙了整整一天一晚,只可惜只看得一晚,第二晚那些萤火虫全都死了。”

仪琳身子一震,颤声道:“几千几万只萤火虫,都给害死了?你们——你们怎地如此——”令狐冲笑道:“你说我们残忍得很,是不是?唉,你是佛门子弟,良心特别的好。其实萤火虫儿一到天冷,还是会尽数冻死的,只不过早死几天,那又有什么干系?”仪琳隔了半晌,才幽幽的道:“其实世上每个人也都这样,有的人早死,有的人迟死,或早或迟,终归要死。佛家说每个人不免有生老病死之苦,大彻大悟,解脱轮回,却是谈何容易?”令狐冲道:“是啊,所以你又何必念念不忘那些清规戒律,什么不可以杀生,不可以偷盗。菩萨要是每一件都管,可真忙坏他了。”

仪琳侧过了头,不知说什么好,便在此时,左首山侧天空中一个流星一掠而过,在天空划成了一道长长的光影。仪琳道:“仪静姊姊说,有人看到流星,如果在衣带上打一个结,同时心中许一个愿,只要在流星隐没之前先打好结,又许完愿,那么这个心愿便能得偿。你说是不是真的?”令狐冲笑道:“我不知道。咱们不妨试试,只不过恐怕手脚没这么快。”说着拈起了衣带,道:“你也预备啊,慢得半分,便来不及了。”

仪琳拈起了衣带,怔怔的望着天边。夏夜流星甚多,片刻间便有一颗流星划过长空,只是这流星一瞬即逝,仪琳的手指只动得一动,那流星便已隐没。他轻轻“啊”了一声,又再等待。第二颗流星自西至东,拖曳甚长,仪琳动作捷敏,竟尔打了个结。令狐冲喜道:“好,好!你打成了!老天爷保佑,一定教你得偿所愿。”仪琳叹了口气,道:“我只顾着打结,心中却什么也没想。”令狐冲笑道:“那你快些先想好了吧,在心中先默念几遍,免得到时顾住了打结,却忘了许愿。”

仪琳拈着衣带,心想:“我许什么愿好?我许什么愿好?”向令狐冲望了一眼,突然晕红双颊,急忙转开了头。这时天上连续划过了几颗流星,令狐冲大呼小叫,不住的道:“又是一颗,咦,这颗好长,你打了结没有?这次又来不及?”仪琳心乱如麻,内心深处,隐隐有一个渴求的愿望,可是这愿望自己想也不敢想,更不用说向老天爷祈求,一时之间,只觉说不出的害怕,却又是说不出的喜悦。只听令狐冲又问:“你想好了心愿没有?心里可只许说一个心愿,多了便不灵。”仪琳心底轻轻一说:“我要许什么愿?我要许什么愿?”眼见一颗颗流星从天边划过,她仰起了头瞧着,竟是痴了。

令狐冲笑道:“你不说,我便猜上一猜。”仪琳急道:“不,不,你不许说。”令狐冲笑道:“那有什么打紧?我猜三次,且看猜不猜得中。”仪琳站起身来,道:“你再说,我可要走了。”令狐冲哈哈大笑,道:“好,我不说。就算你心中想做恒山派掌门,那也没什么可害燥的。”仪琳一怔,心道:“他——他猜我想做恒山派掌门?我可从来没这么想过。”

忽听得远处铮铮几声,似乎有人弹琴。令狐冲和仪琳对望了一眼,都是大感奇怪:“怎地这山中野岭,有人弹琴?”但听那琴声甚是优雅,过得片刻,有几声柔和的箫声夹入了琴韵之中。七弦琴的琴音和平中正。夹着清幽的洞箫,更是动人,但听那琴韵箫声似在一问一答,同时渐渐移近。令狐冲凑身过去,在仪琳身边低声道:“这音乐来得古怪,只怕于我们不利,不论有什么事,你千万别出声。”仪琳点了点头,只听琴音渐渐高亢,箫声却慢慢低沉下去,但箫声低而不断,有如游丝随风飘荡,却是连绵不绝,更增回肠荡气之意。

只见山石之后,转了三个人影出来,其时月亮被高山遮了,朦朦胧胧的瞧不清楚,三人二高一矮,高的是两个男子,矮的是个女子。那两个男子倚石而坐,一个抚琴,一个吹箫,那女子站在抚琴者的身侧。令狐冲将头缩到石壁之后,不敢再看,生恐给那三人发见。但听琴箫悠扬,甚是和谐。令狐冲心道:“那瀑布便在旁边,但流水轰轰,竟然掩不住柔和的琴箫之音,似乎抚琴吹箫的二人内功着实不浅。”忽听瑶琴中突然发出锵锵之音,似有杀伐之意,一二声尖锐的琴音传入耳中,令人颇为心惊,但那箫声仍是温雅婉转。

过了一会,琴声也转柔和,两音忽高忽低,突然之间琴声箫声陡地一变,便如有七八具瑶琴,七八支洞箫同时在奏乐一般,令狐冲大感讶异:“怎地来了许多人?”偷偷探首一张,石壁旁仍是只有三人,原来抚琴吹箫之人,均是神乎其技,一化二,二化四,四化八,一件乐器之中,奏出数种不同的乐声。

琴声箫声虽是复杂,每一个声音却又抑扬顿挫,悦耳动听。令狐冲只听得血脉贲张,忍不住便要站起身来,又听了一会,琴箫之声又是一变,箫声变了主调,那七弦琴只是叮叮当当的作为伴奏,只是琴音却越来越高。令狐冲心中莫名其妙的感到一阵酸楚,侧头看仪琳时,只见她泪水正涔涔而下。突然之间,铮的一声急响,琴音立止,箫声也即住。霎时间四下里一片寂静,唯见明月当空,树影在地。

只听一人缓缓说:“刘贤弟,你我今日毕命于此,那也是大数使然,只是愚兄未能及早出手,累得你家眷弟子,尽数殉难,愚兄心下实是不安。”另一个道:“你我肝胆相照,还说这些话干么——”仪琳听到他的口音,心念一动,在令狐冲身边低声道:“是刘正风师叔。”他二人于刘正风府中发生如此大事,绝无半点知闻,忽见刘正风在这旷野中出现,另一人又说什么“你我今日毕命于此”,什么“家眷弟子,尽数殉难”,都是惊讶不已。只听刘正风续道:“人生莫不有死,得一知己,死亦无憾。”另一人道:“刘贤弟,听你曲中之意,却犹有遗恨,莫不是为了令郎刘芹临危之际,贪生怕死,羞辱了你的令名?”刘正风长叹一声,道:“曲大哥猜得不错,这孩子我平日太过溺爱,少了教诲,没想到竟是个没半点气节的软骨头。”另一人正是魔教长老曲洋说道:“有气节也好,没气节也好,百年之后均归黄土,又有什么分别?愚兄早已伏在屋顶,本该及早出手,只是料想贤弟不愿为我之故,与五岳剑派的故人伤了和气,是以迟迟不发,又谁知嵩山派为五岳盟主,下手却是如此毒辣。”

刘正风半晌不语,长长叹了口气,说道:“此辈俗人,怎懂得你我以音律相交的高情雅致?他们以常情猜度,自是料定你我结交,将大不利五岳剑派与侠义道的好汉。唉,他们不懂,须也怪他们不得。曲大哥,你是大椎穴受伤,震动了心脉?”曲洋道:“正是,嵩山派的大嵩阳手果然厉害,没料到我背上挺受了这一击,内力所及,居然将你的心脉也震断了。早知贤弟也是不免,那一丛黑血神针倒也不必再发,多伤无辜,于事无补。”令狐冲听得“黑血神针”四字,心头一震:“这人难道是魔教中的高手?刘师叔又怎会和他结交?”

刘正风轻轻一笑,道:“伤及无辜,固是不幸,但你我却也因此而得再合奏一曲,从今而后,世上再也无此琴箫之音了。”曲洋一声长叹,道:“昔日稽康临刑,抚琴一曲,叹息广陵散从此绝响。嘿嘿,广陵散纵然精妙,却又那里及得上咱们这一曲‘笑傲江湖’?只是当年稽康的心情,却也和你我一般。”刘正风笑道:“曲大哥刚才还甚达观,却又如何执着起来?你我今晚合奏,将这一曲‘笑傲江湖’发挥得淋漓尽致。世上已有过这一曲,你我已奏过了这一曲,人生于世,夫复何恨?”曲洋轻轻拍掌道:“贤弟说得不错。”过得一会,却又叹了口气。

刘正风问道:“大哥却又为何叹息?啊,是了,定然是放心不下非非。”仪琳心念一动:“非非,就是那个非非?”果然听得曲非烟的声音:“爷爷,你和刘公公慢慢养好了伤,咱们找上门去,将嵩山派的恶徒一个个都斩尽杀绝,替刘婆婆他们报仇!”猛听山石之后传来一声长笑。

笑声未绝,只见山石后窜了一个黑影出来,青光一闪,一人站在曲洋与刘正风身前,手中已持着一柄长剑,正是嵩山派的嵩阳手费彬,嘿嘿一声冷笑,说道:“女娃子好大的口气,将嵩山派赶尽杀绝,世上那有这等称心如意之事?”刘正风站起身来,说道:“费彬,你已杀我全家,刘某中了你师兄弟三人合力一掌,也已命在顷刻,你更有何求?”费彬哈哈一笑,道:“这女娃子说要赶尽杀绝,在下便是来赶尽杀绝啊!”

仪琳在令狐冲旁边道:“非非和她爷爷是救你之人,咱们怎生想个法子,也救他们一救才好?”令狐冲不等她出口,早已在盘算如何设法解围,以报答他祖孙的救命之德,只是一来费彬是嵩山高手,自己纵在未受重伤之时,亦已非其之敌,二来曲洋是魔教中人,自来正邪不两立,华山派一向与魔教为敌,如何可以反助对头?是以心中好生委绝不下。只听刘正风道:“姓费的,你也算是名门正派中有头有脸的人物,曲洋和刘正风今日落在你手中,要杀要剐,死而无怨,你去欺侮一个女娃娃,那算是什么英雄好汉?非非,你快快走吧!”曲非烟道:“我陪爷爷和刘公公死在一块,绝不独生。”刘正风道:“快走,快走!我们大人的事,跟你孩子有什么相干?”曲非烟道:“我不走,偏偏不走!”刷刷两声,从腰间拔出了两柄短剑,身形一错,挡在刘正风身前。

费彬见她拔剑,正合心意,笑道:“这女娃娃要将我们嵩山派赶尽杀绝,这不是来赶尽杀绝了么?难道姓费的袖手任她宰割,还是掉头逃走?”刘正风拉住曲非烟的手臂,急道:“快走,快走!”只是他受了大嵩阳手内力之震,心脉已断,再加适才演奏了这一曲“笑傲江湖”,心力交瘁,虽是握住曲非烟的手臂,却是半分力道也无。曲非烟轻轻一挣,挣脱了刘正风的手指,便在此时,眼前青光一闪,费彬的长剑剌到她面前。

曲非烟左手短剑一挡,右手剑跟着递出。费彬嘿的一声笑,长剑圈转,拍的一声,击在她右手短剑上。曲非烟右臂酸麻,虎口剧痛,右手短剑登时脱手。费彬长剑一斜一挑,拍的一声响,曲非烟左手短剑又被震脱,飞出数丈之外。费彬的长剑已指住她的咽喉,向曲洋笑道:“曲长老,我先把你令孙女的左眼剌瞎,再割去她的鼻子,再割了她右边左边——”曲非烟大叫一声,向前一纵,将咽喉往费彬长剑上撞去。费彬手法好快,长剑一缩,曲非烟的身子便向他撞了过来。他左手食指陡出,一指点中她右肩,曲非烟翻身栽倒。费彬哈哈大笑,说道:“邪魔外道,作恶多端,便要死却也没这么容易,还是先将你的左眼剌瞎了再说。”提起长剑,便要往曲非烟左眼剌落。

忽听得身后有人喝道:“且住!”费彬吃了一惊,心想:“怎地身后有人到来,我竟然不知!”他不知令狐冲和仪琳早就隐伏在山石之后,一动不动,否则以他的功夫,绝无有人欺近而蒙然不知之理?急速转过身来,挥剑护身,月光之下,只见一个青年汉子双手叉腰而立,脸上却全无血色。费彬道:“你是谁?”令狐冲道:“小侄华山令狐冲,参见费师叔。”说着躬身行礼,身子一晃一晃,站立不定。费彬点头道:“罢了!原来岳师兄的大弟子,你在这里干什么?”

令狐冲道:“小侄为青城派弟子所伤,在此养伤,有幸拜见费师叔。”费彬哼了一声,道:“你来得正好。这女娃子是魔教中的邪魔外道,该当诛灭,若是由我出手,未免显得以大欺小,你把她杀了吧。”说着伸手向曲非烟指了指。令狐冲摇了摇头,道:“这女娃娃的祖父和衡山派刘师叔结交,攀算起来,她比我也矮着一辈,若是小侄杀她,江湖上也道华山派以大压小,传扬出去,名声甚是不雅。再说,这位曲前辈和刘师叔都已身负重伤,在他面前欺侮他们的小辈,绝非英雄好汉的行径,这种事情,我华山派是绝对不会做的。”言下之意说得十分明白,华山派所不屑做之事,嵩山派若是做了,那么显然嵩山是大大不及华山了。

费彬双眉扬起,目露凶光,道:“原来你和魔教妖人也在暗中勾结。是了,适才刘正风言道,这姓曲妖人曾为你治伤,救了你的性命,没想到你堂堂华山弟子,这么快也投了魔教。”手中长剑不住颤动,剑锋上冷光一闪一闪,似是一剑便欲向令狐冲剌去。

刘正风道:“令狐贤侄,你和此事毫不相干,不必来淌这个浑水,快快离去,免得将来教你师父为难。”令狐冲哈哈一笑,道:“刘师叔,咱们自居侠义道,与那魔外道誓不两立,这‘侠义’二字,是何意思?欺辱身负重伤之人,算不算侠义?残杀无辜幼女?算不算侠义?要是这种不要脸之事也都干得出,和邪魔外道又有什么分别?”曲洋叹道:“这种事情,咱们魔教也是不做的。令狐兄弟,你自己请便吧,嵩山派爱干这种事,且由他干便了。”令狐冲笑道:“我才不走呢,我便是要瞧瞧江湖上大名鼎鼎的嵩山派大英雄大嵩阳手费大侠,是怎么一副的大侠风范?”说着双手抱胸,将背脊靠在一株松树的树干之上。

费彬杀机陡起,狞笑道:“你以为用言语僵住我,便能逼我饶了这三个妖人?嘿嘿,当真是痴心梦想,费某杀三人是杀,杀四人也是杀。”说着踏上了一步,他虽见令狐冲身子摇摇晃晃,站立不定,但素闻华山派大弟子是君子剑岳不群的得意传人,武功之高,不在别派第一代好手之下,眼前之事,关及嵩山派和自己的声名,若是给他逃去,不但自己将被他说得一钱不值,同时泰山派和嵩山派之间,也将由此而生极大风波,只有爽爽快快的杀之灭口,方无后患。

令狐冲见到他狞恶的神情,也不禁吃惊,心下暗自盘算解围之策,脸上却丝毫不动声色,说道:“费师叔,你是连我也要杀了灭口,是不是?”费彬道:“你聪明得紧,这句话一点不错。”说着又向前逼近一步。突然之间,山石后又转出一个妙龄女尼,说道:“费师叔,苦海无边,回头是岸,你眼下只有做坏事之心,真正的坏事还未做得出来,悬崖勒马,犹未为晚。”这人正是仪琳。本来令狐冲嘱她躲在山石之后,千万不可让人瞧见了,但她眼见令狐冲处境十分危殆,不及多想,还想以一片良言,劝得费彬罢手。

费彬却也吃了一惊,道:“你是恒山派的,是不是?怎么鬼鬼祟崇的躲在这里?”仪琳脸上一红,嗫嚅道:“我——我——”曲非烟被点中穴道,躺在地下,动弹不得,口中却叫了出来:“仪琳姊姊,我早猜到你和令狐大哥在一起。你果然医好了他的伤,只可惜——只可惜咱们都要死了。”

仪琳摇头道:“不会的,费师叔是武林中赫赫有名的大英雄大豪杰,怎会真的伤害受重伤之人和你这样的小姑娘?”曲非烟嘿嘿冷笑,道:“他真是大英雄大豪杰么?”仪琳道:“嵩山派是五岳剑派的盟主,江湖上侠义道的领袖,不论做什么事,自然要以侠义为先。”她说这几句话,乃是一片诚意,须知她不明世务,全无机心,事事将旁人设想得极好,但在费彬耳中听来,却全成了叽嘲之言,寻思:“一不做,二不休,今日但教走漏了一个活口,费某从此声名受污,纵然杀的是魔教妖人,但诛戮伤俘,非英雄豪杰之所为,势必给人瞧得低了。”当下长剑一挺,指着仪琳道:“你既非身受重伤,也不是不会武功的小姑娘,我总杀得你了吧?”

仪琳大叫,道:“我——我——我?你为什么要杀我?”费彬道:“你和魔教妖人勾勾搭搭,姊妹相称,自己也成了妖人一路,自是容你不得。”说着踏上了一步,仗剑要向仪琳剌去。令狐冲双掌一错,拦在仪琳身前,叫道:“师妹快走,去请你师父来救命。”他知道当地甚是荒僻,不知何时才请得定逸师太到来,所以要仪琳去讨教兵,只不过支使她开去,逃得性命。费彬长剑一晃,一剑向令狐冲右攻刺到。令狐冲斜身一避,费彬刷刷刷连环三剑,攻得他险象还生。仪琳见状,抽出腰间断剑,向费彬肩了过去,叫道:“令狐大哥,你身上有伤,快快退下。”费彬哈哈一笑,道:“小尼姑动了凡心啦,见到英俊少年,自己命也不要了。”一剑直斩,当的一声响,双剑相交,仪琳手中断剑登时脱手而飞。费彬长剑挑起,剌向她的心口。

这一剑又快又准,乃是嵩山剑法中的绝招之一。要知费彬眼见要杀的有五人之多,虽然除了仪琳一人之外,个个已无抵抗之力,但夜长梦多,只须走漏了一个,便有无穷后患,是以出手便下杀招。仪琳“啊”的一声,欲待退让,敌人剑尖已到了胸口。令狐冲和身扑上,左手双指插向费彬眼珠,费彬的长剑若是继续向前一送,虽可立时杀了仪琳,但自己双眼却也丢了,只得右足一使劲,向后扭开,长剑拖回时乘势一带,在令狐冲左臂上划了长长一道口子。

令狐冲拚命一扑,救得仪琳的危难,却也喘不过气来,身子摇摇欲望,仪琳抢上扶住,哽咽道:“让他把咱们一起杀了!”令狐冲喘息道:“你——你快去——”曲非烟笑道:“傻子,到现在还不知人家心意?她要陪你一块儿死——”一句话没说完,费彬脸露狞笑,挺着长剑缓缓上了一步,跟着左足又踏前了一步。

一秒钟记住本站网址:JinYongXiaoShuo.COM金庸小说拼音全拼写。

喜欢旧版《笑傲江湖》小说吗?喜欢金庸小说全集吗?喜欢就用力顶一下吧!

看网友对 第十八回 赶尽杀绝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