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金庸小说全集>>旧版《笑傲江湖》小说在线阅读

第五十六回 仙霞岭上

小说:旧版《笑傲江湖》    作者:金庸
选择背景色: 黄橙 洋红 淡粉 水蓝 草绿 白色 选择字体: 宋体 黑体 微软雅黑 楷体 选择字体大小: 恢复默认

一路南行,这日已入了仙霞岭山脉,山道崎岖,渐行渐高,好在胯下坐骑乃是一匹骏马,虽行山路,仍是颇为迅速。行到中午时分,只见前面路上有三个汉子也在向南而行,脚程甚快,显是武林中人。令狐冲不欲多生事端,叫道:“三位劳驾,借光,借光。”缓缓催马上前。那三个人回头来,见是一名军官,瞧他服色打扮,职位还颇不低,其时军人在民间横行不法,这人居然出语谦下,倒是难得,当即避在一旁。令狐冲在马上拱了拱手,说道:“得罪。”那三人也即抱拳还礼,说道:“好说!”

令狐冲骑马过了三人身边,一瞥之间,见到这三人中一人是个五十来岁的老者,双眉倒吊,嘴角却是向上翘起,另外两个都是二十来岁的青年,其中一人相貌颇为俊美。两个年轻人腰间都悬了一把单刀,那老者没见带甚么兵刃。江湖之上,武人甚多,令狐冲也不在意,驰出二十余里后,来到一间饭铺,当下进内打尖,叫店主人宰了一只大公鸡,打了两斤酒。慢慢喝着酒,等他烧鸡煮饭。

店主人刚将鸡毛拔得干净,尚未下锅,那三条汉子也已到来,和令狐冲点了点头,坐了下来。那老者见到这只光鸡,说道:“店家,也给咱们煮两只鸡来,有牛肉便切两盘。”说的却是中州口音。店主人道:“啊哟,这可难了,眼下店里只有这一只鸡,这位军爷已经要了,牛肉可没有,蒸两斤腊肉好不好?”那老者皱眉道:“咱们不吃猪肉,好吧,有鸡蛋给炒一大盘来。”店主人道:“鸡蛋刚刚吃完了,真是不巧。”

令狐冲心想:“他们不吃猪肉,那是清真教门的了。”便道:“这位兄台,这只鸡让给你们,我吃腊肉好了。”那老者笑道:“军爷真是好人,那可不敢当。”令狐冲道:“那有什么要紧?大家是北方老乡,出门在外帮个小忙是应该的。”三条汉子拱手道谢,也喝起酒来。

大公鸡下锅后,不久鸡香便透了出来。忽听得门外格支、格支声响,有几辆鸡公车推到店前,五名脚夫袒着胸膛,走进店来。瞧那车上装的都是盐包,份量着实不轻。五名汉子大汗淋漓,坐在当风的桌前,拿着手中草帽,不住扇风。一名汉子说道:“好香,店家,有鸡是不是?来两只,要肥的。”店主人笑道:“早知道今日生意这么好,前日在市集就多买几只鸡了。对不住,店里只有一只鸡,是这位军爷要了的。这位军爷真好,却又让给了这三位客官。”

那汉子向令狐冲瞧了一眼,又向那老者及两名青年瞪了一眼,说道:“死在临头,还吃什么鸡?不如早些儿逃命要紧。”

两个青年一听,登时勃然大怒,按刀站起。其中身材粗壮的那人喝道:“你放什么屁?”

一个肥肥矮矮的脚夫笑道:“你们魔教的狗崽子,鬼鬼祟崇的到这里来,干什么来着?”那老者向两名青年瞧了一眼,哼的一声,沉声道:“原来都是道上的朋友,是向咱们寻——”一句话没说完,突然间身影晃动,拍拍两声,两名脚夫背上已然各中一掌,身子便即瘫了下来。

令狐冲吃了一惊,他拳脚功夫本来平平,没瞧出这老者使的是什么手法,出手竟然如此迅捷毒辣。只听得“啊”的一声大喝,那店主人纵身而出,双手各握一柄精光闪亮的匕首,向那老者扑了上去,余下三名脚夫也均从盐车中抽出兵刃,和那魔教的两名青年动上了手,只听得四下里吆喝之声不绝,墙角里,树林中,山石后涌出了二十余人,纷纷抢到饭店门口。令狐冲更是心惊:“原来这里埋伏了这许多人。”

那老者身手十分滑溜,一闪身避开了那店主人,抢到脚夫身后,双掌起处,又击倒了两人。他掌力之凌厉,实不下于钢刀宝剑,着体便即杀人。只见寒光一闪,门外一名道人长剑挺出,向那老者剌了过去。令狐冲心道:“是泰山派的和风师叔到了。”这和风道人在泰山派中排名第四,武功之高,却仅次于掌门人天门道人。他一出手便是连环四剑,迫得那老者退了两步。那老者一双肉掌上下翻飞,在剑光中穿来拆去,竟是丝毫不落下风。令狐冲心想:“这魔教教下确是济济多士,人才极众,难怪正教各门派数百年来始终灭他不得。眼前这个老者,便是第一流的高手。”

和风道人着着进迫,那老者又退了几步,突然反手一掌,击在身后那店主人胸口。他发这一掌时,并未回头,但背后宛如挂了眼睛一般,击得部位极准,他一掌得手,身子一矮,已绕到那店主人身后,又在他背后拍了一掌,那店主人身子飞起,扑向和风道人。和风道人向旁一闪,那老者已然窜入了后堂。和风道人和另外二人仗剑追了进去。店堂中十余人刀剑齐举,已然将那相貌俊美的青年劈死。有人叫道:“那个狗崽子可别宰了,留下活口。”那粗壮青年挥刀恶斗,身上已受了六七处伤,却是毫不畏惧,直是困兽犹斗。突然右腿上被人用钢鞭重重一击,俯身倒地。三个人扑将上去,将他手足踏住。

只听得山后有吆喝之声,却是和风道人和另外两名高手追了那老者下去。令狐冲见那老者背影一闪,便已隐入了林中,轻功极高,料想和风道人他们追他不上。果然过了一会,和风道人等三人气愤愤的奔回。一个四十来岁的矮子在地下吐了口浓痰,骂道:“他妈的,魔教的妖人没旁的本事,便是逃得快。”当众人在店堂中斗得热闹之时,令狐冲一直缩在一旁,装作十分害怕之状。他看出这些人都是泰山派中的弟子,和风道人是他们首领,二十余人中有七名道者,其余都是俗家弟子,其中八九人颇为面熟,他以前曾经见面。自从离杭州后,十余日中始终未曾剃须,满脸胡子,料想他们未必认得出自己,只是未曾乔装易容,总是冒险,当下低下了头,不敢向他们正眼相觑,泰山派中道俗见他吓得手足发抖,便有一人道:“军爷,这些魔教中的妖人,白日行凶杀人,你是亲眼见到的了。这事不和你相干,你赶快上路吧。”令狐冲道:“是!是!我——我——这就走。”匆匆出了店门,上马便行,心下寻思:“这些人到福建来干什么?可跟我华山派有关么?”

给双方这么一场殴杀,令狐冲一餐饭便没吃成,仙霞岭上人烟稀少,再行出二十余里后,始终没见到人家。令狐冲眼见天色已晚,采些野菜聊以裹腹,只见树旁有个小洞,颇为干燥,不致为虫蚁所扰,于是将马系在树上,让其自行吃草,找些干草来铺在洞里,准备在洞里过夜,其时赶路已嫌太迟,而睡觉却又太早,只觉丹田中气血不舒,当即坐下行功。那任我行所授的神功大法初练时尚不觉得怎样,但习练次数每多一次,便多受一次羁糜,越来越觉滋味无穷,直练了一个更次,但觉全身舒泰,飘飘欲仙,直如身入云端一般。他吐了口长气,站起身来,不由得苦笑,心想:“那日我问任教主,他既有武功绝学的‘葵花宝典’在手,何以还要练这吸星大法,他不肯置答。此中情由,这时我却明日了。原来这吸星大法一经上手,便成附骨之蛆,再也无法罢手。”想到此处,不由得暗暗心惊:“曾听师娘言道,苗人养蛊,亦是如此,一养之后,纵然明知其害,也是难以舍弃,若不放蛊害人,那蛊虫便会反噬其主,将来我可别成为养蛊的苗人才好。”

他走出山洞,但见繁星满天,四下里虫声唧唧,忽听得山道之上,有人行来,其时相距尚远,但他内力既强,耳音便亦及遥,心念一动之际,当即过去将马缰放开了,在马臀上轻轻一拍,那马便缓缓走向山坳之中。他隐身树后,过了好一会,只听得山道上脚步声越行越近,人数着实不少,星光之下,见一行人均穿青衣,其中一人脚步特别迅捷,正是日间在小饭店中与泰山派相斗的那个老者,其余高高矮矮,共有三十余人都默不作声的随在其后。令狐冲心想:“他们此去向南入闽,莫非是而我华山派有关?难道是奉了任教主之命,去跟师父师娘为难?”待一行人去远后,当下悄悄跟随其后。

行出数里后,山路突然陡峭,两旁山峰笔立,中间留出一条窄窄的山路,已是两人不能并肩而行,眼见那三十余人排成一字长蛇,向山道上爬去。令狐冲心想:“我有跟着爬上去,这些人居高临下,只须有一人偶一回头,便见到了我。”于是闪入草丛之中片等他们上了高坡,从南坡下去,这才追赶上去。那知这行人将到坡顶,突然间散了开来,分别隐在山石之后,顷刻之间,藏得一个人影也不见了。

令狐冲吃了一惊,第一个念头是:“他们已见到了我。”但随即知道不是,寻思:“他们在此埋伏,要袭击上坡之人。是了,此处地势绝佳,上坡之人若是事先不知,这些魔教教众陡然发难,不免难逃毒手。他们是要伏击泰山派的和风师叔他们。五派联手,同气共枝,我可须得去警告他们一声。”当下悄悄在草丛中爬了开去,一直爬到远离山道,这才从乱石间飞奔下山,转了几个弯,回头望不见那高坡,再转到山道上向北而行。

他一路疾走,一路留神倾听对面行人的脚步之声,走出十余里后,忽听得左侧高坡上传来一个女子的尖锐声音:“令狐冲这混帐东西,你还要为他强辩!”

黑夜之中,荒山之上,突然间听到一个女子清清楚楚的叫出了自己名字,令狐冲胆子虽大,却也不禁打了个冷战,不由得全身毛骨悚然,心想:“是妖精还是鬼怪,怎么在这里叫我的名字?”

跟着又听得一个女子的说话之声,只是相隔既远,话声又低,听不清她说些什么,令狐冲好奇之心大起,向那高坡上望去,只见影影绰绰的站着二三十人,心想:“原来他们在说我,却为何骂我是混帐东西?”当即身形一矮,钻入了道旁的灌木丛中,绕到那高坡之后,弓腰疾行,来到一株大树之后,只听得一个女子声音说道:“师伯,令狐师兄行侠仗义——”只听得这一句话,他脑海中便映出一张俏丽清秀的脸蛋来,胸口微微一热,知道说话之人乃是恒山派的小尼姑仪琳。他心神一激动间,仪琳下面两句话便没听见。

只听先前那尖锐而苍老的声音怒道:“你年纪轻轻,这小脑袋却恁地固执?难道华山派掌门岳先生的来书是假的?他师父传书天下,将他逐出了门墙,说他与魔教中人勾结,还能冤枉他么?咱们这次到福建去,势必和魔教动手。常言道:明枪易躲,暗箭难防。魔教中的奸徒只要遇上,大家可得加倍小心在意。我知道他以前救过你,他多半要凭着从前这一点点小恩小惠,向咱们暗算下手——”仪琳道:“师伯,那可不是小恩小惠,令狐师兄不顾自己性命——”那苍老的声音喝道:“你还叫令狐师兄?这人多半是个工于心计的恶贼,装模作样,骗你们小孩子家。江湖上人心鬼蜮,甚么狡猾都有,你们年轻人没见识,便是容易上当。”仪琳道:“师伯的吩咐,弟子怎敢不听?不过——不过——令狐师——”底下个“兄”字终于没说出口,硬生生的给忍住了。那老人道:“不过怎样?”仪琳似是甚为害怕,不敢再说。

那老人道:“这一次五岳剑派齐下福建,大家都知道是去取那福州林家的‘辟邪剑谱’。那姓林的孩子已投入岳先坐门下,这剑谱若是为华山派所得,那是再好没有。咱们恒山派向来大公无私,绝不贪图人家之物,就算这剑谱落人了咱们手中,也当交还给那姓林的孩子,防的是别让魔教乘火打劫,还有许多旁门左道之士,好比‘塞北明驼’木高峰这些人,那剑谱若是落入了他们手中,那就为祸人间,流毒江湖。掌门人既将这副重担放在我肩头,命我率领大伙儿入闽,此事有关正邪双方气运消长,万万轻忽不得,我自非全力以赴不可。这剑谱若是落入魔教之手,这些妖魔歹徒武功大进,你我人人都是死无葬身之地。再过去三十里,便是浙闽交界之处,此后步步都有危机,今日大家辛苦些,连夜赶路,到廿八铺歇宿。好在泰山派的和风师叔已将魔教的先行宰了,咱们赶在头里,以逸待劳,魔教人众大举赶到之时,可又有恶斗了。”只听得数十个女子声音齐声答应。

令狐冲心想:“这人并非恒山派掌门,也不是仪琳师妹的师父,不知是恒山派中那一位前辈师太?她接到我师父传书后,将我当作歹人,那也怪她不得。她只道自己赶在头里,殊不知魔教教众已然埋伏在前。幸好给我发觉了,我怎生去告知她们才好?”

只听那老人道:“我佛慈悲,不许轻开杀戒。只是世上多一个魔教的恶人,便多几分杀孽。咱们诛杀恶人,正是为救善人。咱们须当体念菩萨救苦救难、大慈大悲之心,奋力降魔诛妖。”

众女弟手齐声道:“阿弥陀佛,善哉善哉!”只听那老人道:“这里荒山之上,今晚我在这儿跟大家说明白了,一入闽境,四下里可就是敌人。说不定饭店中的店小二,茶馆里的茶博士,都是魔教中的奸细。别说隔墙有耳,这草丛之中,也难免没藏着敌人,自今而后,大伙儿绝不可提一句‘辟邪剑谱’,连岳先生、令狐冲、东方必败的名头也不可提。”群女弟子齐声应道:“是。”原来魔教的教主东方不败神功无敌,自称不败,但正教中人提到他时,往往称之为“必败”,一音之转,会有长自己志气,灭敌人威风之意。

令狐冲听她竟将自己的名字和师父及东方不败相提并论,不禁脸上现出苦笑,心想:“我这无名小卒,何劳你恒山派前辈如此瞧得起?”只听那老人道:“大伙儿这就走吧!”众弟子又应了一声,便见七名女弟子从高坡上疾驰而下,过了一会,又有七人奔下。恒山派的轻功另有一路,在武林中颇有声名,前七人,后七人大袖飘飘,相距都是一般远近,宛似结成了阵法一般,远远望去,美观已极。再过一会,又有七人奔下。这些女子不是女尼,便是俗家女弟子,黑夜之中,一时难辨仪琳在那一阵中,眼前众人均是向南而行,心想:“这些恒山派的师姊师妹虽各有绝技,但一上得那陡坡,双峰夹道,魔教教众忽施奇袭,势必是伤亡惨重。”过不多时,恒山派众弟子一批批都动身了,一共是五批,最后一批却有八人,想来是多了那位带队的老人。

令狐冲摘了些青草,挤出草汁,搽在脸上,再挖些烂泥,在脸上手上涂抹一阵,料想就在白天,仪琳也认不得自己,当下绕到山道的左侧,提气追了上去。他轻功本来并不甚佳,但轻功高低,全然系于内力强弱,他内力既强,随意迈步都是一步跨出老远。这一提气急奔,顷刻间便追上了恒山派众人。他怕那老人武功了得,听到他奔行的声息,是以兜了个大圈子,这才赶在众人头里,一上山道后,奔得更加快了。耽搁了这许久,月亮已挂在中天,令狐冲来到陡坡之下,站定了静听,竟无半点声息,心想:“若不是我亲眼见到魔教教众埋伏在这陡坡之两侧,又怎想得到此处竟是危机四伏,凶险无比。”

他慢慢走上陡坡,来到双峰夹道之处的山口,离开魔教教众埋伏处约有一里之遥,便坐了下来,寻思:“魔教中人多半已见到了找,只是他们生拍打草惊蛇,想来不会对我动手。”他等了一会,索性卧倒在地,过了好一会,隐隐听到山坡下传来了脚步之声。令狐冲心下转念:“最好引得魔教教众来和我动手,只须稍稍打斗一下,恒山派自然知道了。”于是喃喃说道:“老子生平最恨的便是暗箭伤人,有本事的何不真刀真枪,狠狠的打上一架?躲了起来,鬼鬼崇崇的害人,那是最无耻的卑鄙行径。”他对着高坡,提气说话,声音虽不甚响,但借着充沛内力远远传送出去,料想魔教人众定然听到。

那知这些人真能沉得住气,竟是毫不理睬,片刻之间,恒山派走在最前的七名女弟子已到了他身前。七弟子在月光下,见一名军官伸开了四肢,睡在地下。这条山道便只容一人行过,两旁均是峭壁,若要上坡,非跨过他身子不可,这些弟子只须轻轻一纵,便跃过了他身子,只是男女有别,七个女子在一个男人头顶纵跃而过,未免太过无礼。

一名中年女尼朗声说道:“劳驾,这位军爷请借道。”令狐冲唔唔两声,忽然间轩声大作。那女尼法名仪和,性子却是毫不和气,眼见这军官深更半夜的睡在当道,情状已是十分突兀,而这等大声打鼾,十九是故意做作,她强仰怒气,说道:“你若不让开,咱们可要从你身上跳过去了。”令狐冲鼾声不停,迷迷糊糊的道:“这条路上妖魔鬼怪多得紧,可过去不得啊,唔唔,苦海无边,回—头是岸。”仪和一怔,听他这几句话竟是意带双关。另一名女尼扯了扯她衣袖,七个人都退开了几步。

一人悄声道:“师姊,这人似乎有点古怪。”又一人道:“只怕他是魔教的奸人,在此向咱们挑战来着。”另一人道:“魔教中人绝不会做朝廷的军官,就算乔装改扮,也当扮作别种装束。”仪和道:“不管他!他再不让道,咱们就跃了过去。”迈步上前,喝道:“你真是不让,咱们可要得罪了。”令狐冲伸了个懒腰,慢慢坐起。他生怕给仪琳认了出来,脸向山坡,背脊对着恒山派众弟子。他右手撑在峭壁之上,身子摇摇晃晃,似是喝醉了酒一般,说道:“好酒啊好酒!”便在此时,恒由派第二拨弟子已然到达。一名俗家弟子问道:“仪和师姊,这人在这里干甚么来啦?”仪和皱眉道:“谁知道他了!”

令狐冲大声道:“刚才宰了一条狗,吃得肚子发胀,酒又喝得太多,只怕要呕,啊哟,不好,真的要呕!”当下呕声不绝。众女弟子都是爱洁之人,入了恒山派后就不茹荤酒,听他如此,都掩鼻退开。令狐冲岖了几声,即呕不出甚么。众女弟子窃窃私议间,第三拨又已到了。只听得一个清柔的声音道:“这人喝醉了,怪可怜的,让他歇一歇,咱们再走不迟。”令狐冲听到这声音,心头微微一震,寻思:“仪琳小师妹心地当真良善。”仪和却道:“这人故意在此捣乱,可不是安着好心!”迈步上前,喝道:“让开!”伸掌往令狐冲左肩拨去。

令狐冲身手晃了晃,叫道:“啊哟,乖乖不得了!”跌跌撞撞的向上走了几步。这几步一走,局势更是尴尬,他身子塞在窄窄的山道之中,后面的来人除非从他头顶飞跃而过,否则再也无法超越。

仪和跟着上去,喝道:“让开了!”令狐冲道:“是,是!”又走上几步。他越行越高,将那上山的道路塞得越死,突然间大声叫道:“喂,上面埋伏的朋友们留神了,你们要等的人正在上来啦,这一杀将出来,那可谁也逃不了!”

仪和等一听,当即退回。一人道:“此处地势奇险,若是敌人在此埋伏,忽施偷袭,倒是不易抵挡。”仪和道:“倘若有人埋伏,他怎会叫了出来?这是虚者实之,实者虚之,上面定然无人。咱们要是露出畏缩之意,可让敌人笑话了。”另外两名中年女尼齐声道:“是啊!咱三人在前开路,师妹们在后跟来。”三人长剑出鞘,展开轻功,又奔到了令狐冲身后。令狐冲不住喘气,说道:“这山坡可真陡得很,唉,老人家年纪大了,走不动啦。”一名女尼喝道:“喂,你让在一旁,给我们先走行不行?”令狐冲道:“出家人火气别这么大,走得快是到,走得慢也是到,咳咳,唉,去鬼门关吗,还是走得慢些儿的好。”那女尼道:“你这不是绕弯骂人吗?”呼的一剑,从仪和身侧剌出,指向令狐冲背心。

他只是想将令狐冲吓得让开,却不是意图伤人,是以这一剑将剌到他身子之时,便即凝力不发。令狐冲恰于此时转过身来,一见一柄长剑指向了自己的胸口,大声喝道:“你—你—你这是干什么来了?我是朝廷命官,你竟敢如此无礼,来人哪,将这女尼拿了下来。”凭他如何大声吆喝,这荒山野岭之上却是无人睬他。几名年轻的女弟子更是咭咭笑了起来,觉得他在这种地方还在硬摆官架子,实是滑稽之至。

一名尼姑笑道:“军爷,咱们有要紧事,心急赶路,劳你驾往旁边让一让。”令狐冲道:“什么军爷不军爷?我是堂堂参将,你该当叫我将军,才合道理。”七八个女弟子齐声笑着叫道:“将军大人,请你让道。”令狐冲哈哈一笑挺胸凸肚,神气十足,突然间脚下一滑,摔跌下来,众弟子尖声惊呼:“小心。”便有二人拉住了他的手臂。令狐冲又滑了一下,这才站定,骂道:“他奶——这地下这样滑。地方官全是饭桶,也不差些民夫将小道给修一修。”他这么一滑一跌,身子已缩在山壁中一处略略凹进的地方,众女弟子一一展开轻功,从他身旁掠过。有人笑道:“地方官该得派一辆八人大轿,把将军大人抬过岭去,才是道理。”。有人道:“将军是骑马不坐轿的。”先一人道:“这位将军与众不同,骑马只怕会摔跌下来。”令狐冲怒道:“胡说八道,我骑马几时摔跌过?上个月那该死的畜牲作老虎跳,我才从马背上滑了一滑,摔伤膀子,那也没有甚么。”众女弟子一阵大笑,如风般上坡。令狐冲眼见一个苗条身子一晃,正是仪琳,当即跟在她的身后。这一来,可将后面的人阻住了去路。幸好他虽是脚步沉重,气喘呼呼,三步两滑,又爬又跌,走得倒也快捷,后面的人又笑又埋怨,说道:“你这位将军大人真是——唉,一天不知要摔多少跤!”

仪琳回过头来,说道:“仪清师姊,你别催将军了,他心里一急,别真的摔了下去,这山坡陡得紧,摔下去可不是玩的。”令狐冲见到她一双大眼,清澄明澈,犹如两泓清泉,一张俏脸,在月光下秀丽无方,想起那日为了逃避青城派的追击,她在衡山城中将自己抱了出来,自己也曾这般怔怔的凝视过她,突然之间,心底一股柔情升了起来,心想:“这高坡之上,伏得有强仇大敌要加害于她。我便是自己性命不在,也要保护她平安周全。”仪琳见到他双目无神,神情丑陋,向他微微点头,露出温和的笑容,又道:“仪清师姊,这位将军若要跌下去,你可赶快拉住他。”仪清笑道:“他这么重,我怎拉得住他?”本来恒山派戒律甚严,这些女弟子轻易不与外人说笑,但一来令狐冲大装小丑模样,不住逗她们的乐子,二来四周并无长辈,黑夜赶路,说几句无伤大雅的笑话,亦有振奋精神之效。

令狐冲怒道:“你们这些女孩子说话便不知轻重,我堂堂一位将军,想当年在战场上杀贼,这股威风凛凛,杀气腾腾的模样,你们若是瞧见了啊,嘿嘿,还不佩服得五体投地。这区区山路,那里瞧在我眼里了,怎会跌下去?当真是信口开河之至——啊哟!不好!”脚下似乎踏到一块小石子,身子便俯跌下去。这时他正在山道之中,若是滚跌下去,只怕会带得恒山派许多人受伤。他伸出双手,在空中乱挥乱抓,在他身后的几名女弟子都尖声叫了出来。

仪琳急忙回身,伸手一拉。令狐冲凑手过去,握住了她一只温软的小手。仪琳运劲一提,令狐冲左手在地下一撑,这才站直身子,神情狼狈不堪,在他身后的几名女弟子忍不住咭咭咯咯的直笑。令狐冲道:“我这皮靴走山路太过笨重,若是穿了你们的麻鞋,那就包管不会摔跤。再说,我只不过是滑了一滑,又不是真的摔交,那有什么好笑了?”仪琳缓缓松开了手,说道:“是啊,将军穿的马靴走山道确是不大方便。”令狐冲道:“虽然不便,可威风得紧,若是像你们老百姓那样,脚上穿双麻鞋草鞋,可又太不体面了。”众女弟子听他死要面子,又都笑了起来。

这时后面几拨人已络绎到了山脚之下,而走在最先的将到坡顶。令狐冲大声嚷道:“这一带所在,偷窥摸狗的小贼最多,冷不妨的便打人闷棍,抢人钱财。你们出家人身边虽没多大油水,可是辛辛苦苦化缘得来的银子,却也小心别让人给抢了去。”仪清笑道:“有咱们大将军在此,谅来小贼们也不敢前来太岁头上动土。”令狐冲叫道:“喂,喂,小心了,我好像瞧见上面有人探头探脑的。”一名女弟子道:“你这位将军,当真啰唆,难道咱们还怕了几个小毛贼不成?”一言甫毕,突然听得两名女弟子叫声:“哎唷!”骨碌骨碌滚将下来。另有两名女弟子急忙抢上,一把抱住。前面几名女弟子叫了起来:“贼子放暗器,小心了!”叫声未歇,又有一人滚将下来。仪和叫道:“大家伏低!小心暗器!”当下众人都伏底了身子。令狐冲骂道:“大胆毛贼,你们不知本将军在此么?”仪琳拉拉他手臂,急道:“快伏低了!”

在前的女弟子掏出暗器,袖箭、铁菩提纷纷向上射去,但上面的敌人隐伏石后,一个也瞧不见,这些暗器自然都落了空。

恒山派带头的定静师太一听得前面现了敌踪,纵身急上,从一众女弟子头顶跃过,来到令狐冲身后时,呼的一声也从他头顶跃了过去。令狐冲叫道:“大吉利市!晦气晦气!”吐了几口口水,只见她大袖飞舞,当先攻上,敌人的暗器嗤嗤的射来,有的钉在她衣袖之上,有的给她袖力激飞。她几个起落,已然到了坡顶,左足刚踏上坡顶,忽然间风声劲急,一条熟铜棍从头顶砸将下来。一听这兵刃劈风之声,便知这条棍子十分沉重。定静师太不敢硬接,身子一侧,从棍旁窜过,却见两柄链子枪一上一下剌到,来势劲急,使枪的竟是个中好手。定静太喝道:“无耻!”反手拔出长剑,一剑破双枪,格了开去,但那熟铜棍又是拦腰扫来,原来敌人在这隘口上伏着三名好手,竟是不容她踏上坡顶一步。定静师太以一敌三,丝毫不乱,长剑在棍上一搭,乘势削了下去,一条链子枪却已剌向她的右肩。只听得山腰中几名女弟子惊呼起来,跟着砰砰之声大作,却是敌人早已攀上了峭壁之顶,从上面将大石推将下来。

恒山派一众女弟子挤在这窄道之中,窜高伏低,躲避大石,幸好这次入闽,所选的都是派中好手,轻功造诣均自不弱,饶是如此,也已有人被大石砸伤。定静师太听得众弟子惊呼,退了两步,叫道:“大家回头,下坡再说!”她挡在后面断后,以防敌人追击。却听得轰轰之声不绝,头顶不住有大石掷下,接着听得兵刃相交之声,却原来山脚下也伏得有敌人,待众人上坡后,上面一发动,便现身堵住了众人的退路。

当时便有讯息从下面传了上来:“师伯,拦路的贼子功夫硬得很,冲不下去。”片刻间又有人传讯上来:“两位师姐身受重伤。”定静师太大怒,喝道:“大胆贼子!”如飞奔下,眼见两名青衫汉子手持金光闪闪的金刀,正逼得两名女弟子不住倒退。定静师太一声呼叱,长剑疾向前剌,忽听得呼呼两声,两个拖着长链的镔铁八角锤从下面飞将上来,直攻她的面门。定静师太举剑一撩,一枚八角锤一沉,径砸她的长剑,另一枚却向上飞起,自下而上的压将下来。定静师太心中微微一惊:“好大的膂力。”要知这两枚八角锤每枚少说也有二十来斤,那人举重若轻,能以软链带动铁锤,攻守任意,双臂的劲力着实厉害。

如在平地之上,定静师太也不会对这种硬打硬砸的武功放在心上,只须展开小巧功夫,便能从侧抢攻,但这山道甚是窄小,除了正面冲下之外,别无他途。对方两柄八角锤舞得急处,但见两团黑雾扑面而来,定静师太空有一身精妙的剑术,竟是无法施展,只得一步步的倒退上坡。

猛听上面“哎唷”之声不绝,又有几名女弟子给暗器射上,摔将下来。定静师太定了定神,觉得还是坡顶的敌人武功稍弱,比较容易对付,当下又冲了上去,从众女弟子头顶跃过。越过令狐冲头项时,他大声叫道:“啊哟,干甚么啦,跳田鸡吗?这么大年纪,还闹着玩。你在我头顶跳来跳去,人家还能赌钱么?”定静师太急于破敌解围,没将他的话听在耳中,仪琳道:“对不住,我师伯不是故意的。”令狐冲兀自唠唠嗦嗦的埋怨:“我早说这里有毛贼,你们就是不信。”心中却道:“我只见魔教人众埋伏在坡顶,却原来山坡下也伏有好手。挤在这一条山道之上,恒山派人数虽多,却施展不出手脚,这可大是棘手。”

一秒钟记住本站网址:JinYongXiaoShuo.COM金庸小说拼音全拼写。

喜欢旧版《笑傲江湖》小说吗?喜欢金庸小说全集吗?喜欢就用力顶一下吧!

看网友对 第五十六回 仙霞岭上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