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金庸小说全集>>旧版《侠客行》小说在线阅读

二十一 金乌刀法

小说:旧版《侠客行》    作者:金庸
选择背景色: 黄橙 洋红 淡粉 水蓝 草绿 白色 选择字体: 宋体 黑体 微软雅黑 楷体 选择字体大小: 恢复默认

阿绣被他在地下重重一摔,"啊"的一声,叫了出来。石破天百忙中回头说道:"对不起!"

几个起落,已踏入圈中。丁不四仍是头也不回,反脚踢出。石破天一点足,轻飘飘从他头顶跃过,落在丁不四面前。丁不四一脚踢空,眼前却多了一人,一怔之下,说道:"大粽子,原来是你!"石破天道:"不错,是我。你们两个……两个打一个,可不大公平。"

他斜眼向丁不三瞧去,心中怦怦乱跳,眼见他杀死的那三名雪山派弟子尸横就地,连自己足上也溅满了鲜血,更是怕得厉害。

丁不三道:"好小子,那日给你在船上逃得性命,却原来躲在这里。此刻你又出来干什么?"石破天道:"我来劝两位老爷子少结冤家,既然胜了,得饶人处且饶人,又何必赶尽杀绝?"

丁不三和丁不四相对哈哈大笑了,一个道:"老三,这小子不知从那里听了几句狗屁不通的言语,居然相劝老爷爷来了。"

石破天提起柴刀,将地下一柄长剑挑起,向白万剑掷去,说道:"白师傅,你们雪山派的,一定要用剑。"

白万剑眼见自己顷刻便要丧于丁氏兄弟手下,万不料这小冤家石中玉反会出来相助,心下满不是滋味。他掷过来这柄长剑,是被丁不三劈死那个师弟遗下来的,自己只须一剑在手,精神便长了十倍,当下一言不发,接剑在手。

丁不三骂道:"这姓白的要捉你去杀了,当日若不是我相救,你还有命么?"

石破天点头道:"那也说得是。所以哪,我也要劝这位白师傅得饶人处且饶人。"

丁不四生怕石破天说出在小船上打败了自己之事,急于要将他一掌毙了,喝道:"胡说八道些什么?"呼的一掌,向他直击过去,这一次并无史婆婆在旁,再没顾忌,这一招"黑云满天"却是从未教过他的。

白万剑不愿石中玉就此被他如此凌厉的一招击毙,一挺长剑,一招"老枝横斜",从侧刺去。石破天柴刀一落,使出一招"长者折枝"去砍丁不四的手掌。

说也奇怪,这一刀一剑的招数本来相克,但合并使用,居然生出极大的威力,霎时之间,将丁不四笼罩在这一刀一剑之下。

丁不三大叫:"小心!"但刀光剑势,凌厉无俦,他虽欲插手相助,可是一双空手,实是不敢伸入这刀剑织成的光网之中。

丁不四也是大吃一惊,危急中就地一个打滚,逃出圈子之外,挺起身来时,只见对方的一刀一剑之旁,飞舞着无数白丝,一摸下颏,一把胡子竟被割去了一截。

丁不四自是又惊又怒,丁不三骇然失色,白万剑大出意外,只有石破天还不知自己适才这一招内力雄浑,刀法精妙,已令当世三大高手大为震动。

丁不三道:"好,咱们也用兵刃。"从地下拾起两柄长剑,一柄亦给了兄弟,叫道:"还想什么,一起上啊!"剑尖一抖,向石破天刺了过去。

石破天究无应变之能,一见剑到,便即慌乱,不知该使那一招才好。

白万剑使招"明驼西来"从旁相助,这一剑提醒了石破天,当即使出"千钧压驼",以刀背从空中压将下来,柴刀虽钝,加上直有千钧之重的压力,丁不三登感自己剑招窒滞。幸好丁不四抢着来救,白万剑使一招"风沙莽莽",石破天便跟着使"大海沉沙"。

这一刀一剑配合得天衣无缝,上似有狂风黄沙之重压,下如有波涛汹涌之怒海。丁不三、丁不四齐声大呼。

石破天内力强劲之极,所学武功也是十分精妙,只是少了习练,更无临敌应变的经历,眼见敌招之来,不知该出那一招去应付才是。他所学的金乌刀法,除了最后一招之外,每一招都是针对雪山剑法而施,史婆婆传授之时,总也是和雪山剑法合并指点。

此刻他心中慌乱,无暇细思,一见白万剑出什么招数,他便使出那一招相应的招数来,是以白万剑使"老枝横斜",他便使"长者折枝",白万剑使"双驼西来",他便使"千钧压驼"。

那知道这金乌刀法虽说是雪山剑法的克星,但正因为相克,一到联手并使之时,竟是将双方招数中的空隙尽数弥合,变成了威力无穷的一套武功。

白万剑心中惊疑不定,但他武功卓绝,数招之下,便知石破天这套刀法和自己的剑招联成一气之后,简直是无坚不摧,更妙的是,这姓石的小子内力似有一种有质无形的力道,不断的在渐渐扩展开来。

丁不三、丁不四的武功,见识均在白万剑之上,自然早就瞧了出来,只是两人生性凶悍,不肯认输,还盼石破天这路古怪刀法招数有限,两兄弟打起精神,苦苦撑持。白万剑也怕石破天只是"程咬金三斧头",时候一长,又被丁氏兄弟占了先机,眼下情势,利于速战,当即使一招"暗香疏影",长剑颤动,剑光若有若无,那是雪山剑法中最精微的一招,伤人于不知不觉之间。

石破天柴刀横削也是连连抖动,这一招"鲍鱼之肆",内力从四方八面涌将过来,只听得"啊、啊"两声,丁不四肩头中刀,丁不三臂上中剑。两人倏然转身,跃出圈外。丁不三反手抓住丁珰,迅速之极的隐入了东边林中,丁不四却在西首山后逸去。

但见满地是血,衰草上躺着五具尸首,雪山派群弟子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是满腹疑团。

白万剑侧目瞧着石破天,又是痛恨,又是惭愧、又是奇怪,而心中感激之意,却也着实不少,若不是这小子出手参与,雪山派十余人尽数毕命于这紫烟岛上,回想适才丁氏兄弟出手之狠辣,兀自心有余悸。他长长舒了口气,问道:"你这路刀法,是谁教你的?"

石破天道:"是史婆婆教的,共有七十三路,比你们的雪山剑法多一路,招招是雪山剑法的克星。"

白万剑哼的一声,道:"招招是雪山剑法的克星?口气未免太大。谁是史婆婆?"

石破天道:"史婆婆是我金乌派的开山祖师,她是我师父,我是金乌派的第二代大弟子。"

此言一出,白万剑不禁大怒,冷冷的道:"你不认师门,那也罢了,却又另投什么金乌派的门下。金乌派,金乌派?没听见过,武林中没这一个号字。"

石破天还不知他已动怒,继续解释道:"我师父说,金乌就是太阳,太阳一出,山上的雪就融了。所以雪山派弟子一遇我金乌派,只有……只有……"下面本来是"磕头求饶的份儿",但石破天只不过不通人情世故,毕竟不是傻子,话到口边,登时想起这句话不能在雪山派弟子面前说出来,当即住口。

白万剑脸色铁青,厉声道:"我雪山弟子遇上你金乌派的,那便如何?只有什么?"

石破天摇头道:"这句话说出来你要不高兴的,我也以为师父这句话不对。"

白万剑道:"只有大败亏输,望风而逃,是不是?"

石破天道:"我师父的话,意思也就差不多。白师傅你别生气,我师父恐怕也是说着玩的,当不得真。"

白万剑右腿、右肩都被丁不四手掌斩中,时候一长,越来越痛,然听石破天的言语,句句辱及本门令誉,如何忍得,长剑一举,叫道:"好!我来领教领教金乌派的高招,且看如何招招是雪山剑法的克星!"但这一举剑,肩头登时剧痛,脸上变色,长剑险些脱手。

一名雪山弟子包万叶上前两步,挺剑说道:"姓石的小子,你当然不认我这师叔了,我来接接你的高招!"

白万剑一咬牙,道:"包师弟,你……你……"他本要说"你不行",但学武之人,脸面最是要紧,随即改口道:"我来接他好了!"剑交左手,说道:"石小子,上吧!"

石破天道:"你肩头、腿上都受了伤,咱们不用比了,何况,何况,我一定打你不过的。"

白万剑道:"你有胆子侮辱雪山派,却没胆和我比剑!"长剑一挺,一招"梅雪争春",剑光点点,向石破天罩了下来,他虽左手使剑,不如右手灵便,但凌厉之意,丝毫不减。

石破天举起柴刀,还了一招"梅雪逢夏",果然攻暇抵隙,正是这招"梅雪争春"的克星。

白万剑心中一凛,不等这招"梅雪争春"使老,立即换了一招"明月羌笛",石破天跟着变为"赤日金鼓"。白万剑又是一惊,眼见他柴刀直攻而进,正是对准了自己这招最软弱之处,忙又变招。

幸好石破天不懂这其间的奥妙,一见对方变招,跟着便即变化。其实适才这招"赤日金鼓"已占敌机先,不管白万剑变招也好,不变招也好,乘势直进,立时便可迫他连退三步。

此时他腿上不便,这三步退之不快,不免便要撤剑认输,但石破天不明其中窍要,错过了这大好机会。白万剑心中暗叫:"惭愧!"旁观的雪山弟子中,倒也有半数瞧了出来,也是暗道:"侥幸,侥幸!"

但数招一过,白万剑又遇凶险,这金乌刀法也真奇怪,果然每一招均是雪山剑法的克星,不管白万剑手中长剑使得如何巧妙,石破天以拙御巧,这柄烂柴刀总是占了上风。

拆到三十余招时,石破天一刀斫落,将要碰到白万剑的左肩。白万剑本可飞起一腿,踢他手腕,以解此招,但他右脚一提,伤处一阵奇痛彻骨,右膝竟尔跪了下来,急忙右掌按地。石破天这一刀砍下,他已无法抗御,不料石破天柴刀不落,说道:"这一下不算。"

白万剑左脚使劲,一跃而起,心中如闪电般转过了无数念头:"这小子早就可以胜我,何以每一招都使不足?倒似他没好好学过雪山剑法似的。此刻他明明已经胜了,何以又故意让我?石中玉这小子向来险狠,手下不容情,他一刀杀了我,其余众师弟那一个是他对手?他忽发善心,那是什么原故?难道……难道……他当真不是石中玉?"

一转到这个念头,左手长剑一送,平平无奇的一招"朝天势"向前刺出。雪山诸弟子都是"咦"的一声。原来这招"朝天势"不属雪山剑法七十二招,乃是每个弟子初入门时锻炼筋骨、打熬气力的十二式基本功夫之一,招式寻常,简便易记,虽于练功大有好处,但过于平庸,决不能用以临敌制胜。众人见他突然使出这一招来,都是吃了一惊,只道白师哥伤重,已无力使剑。

不料石破天也是一呆,这一招"朝天势"他从未见过,史婆婆也没教过破法,不知如何拆解才是。

可是在"气寒西北"的长剑之前,又有谁能够呆上一呆?石破天只是这么一呆,白万剑长剑犹似电闪,中宫直进,剑尖已指住了他心口,喝道:"怎么样?"

石破天道:"你刚才这一招是什么剑法?我没见过。"

白万剑见他此刻生死系于一线,居然还问及剑法,倒也佩服他的胆气,说道:"你当真没学过?"

石破天摇了摇头。

白万剑道:"我此时取你性命,易如反掌,只是大丈夫恩怨分明,适才丁氏兄弟围攻于我,阁下有解围的大德,咱们一命换一命,谁也不亏负谁。从今而后,你可不许再说金乌刀法是雪山剑法克星的言语。"

石破天点头道:"我原说打你不过。白师傅,我想明白了,刚才你这一招剑法,似乎并不难解。"陡然间胸口一缩,凹入数寸,手中柴刀横掠,拍的一声,刀剑相交,内力到处,白万剑手中长剑断为两截。

白万剑脸色大变,左足一挑,地下的一柄长剑又跃入他的手中,刷刷刷三剑,使的都是本派练功的招式,快速无伦。

石破天只瞧得眼花缭乱,手忙足乱之际,突然间手腕中剑,那柄柴刀再也抓捏不住,当的一声,掉在地下,便在那时,对方长剑已指住了他的心口。

白万剑手腕一抖,剑尖在他胸口衣服划了一个圈子,这一剑手势劲力用得妙极,回剑一挑,三块圆圆的布片掉了下来,石破天胸口的衣服登时少了碗口大一块,外衣,中衣,内衣三件衣服,都被他一剑割去一个圆圆,露出了胸口的肌肤。

白万剑长剑又是一抖,石破天叫声"哎哟",低头看时,只见自己胸口已整整齐齐被刺了六点,鲜血渗将出来,总算着剑不深,并不如何疼痛。

雪山群弟子齐声喝采:"好一招'雪花六出'!"

白万剑道:"相烦阁下回去告知令师,雪山派多有得罪。"他见石破天不会雪山派这几路最粗浅的入门功夫,显非作伪,而神情举止,性情脾气,和石中玉更是大异,又想:"他于我有救命之恩,不论是不是石中玉,今日总是不能杀他拿他。这一招'雪花六出',只是惩戒他金乌派口出大言,在他身上留个记认。"

他抛下长剑,抱起一名师弟的尸身,既伤同门之谊,又愧自身无能,致令这五个师弟死于丁氏兄弟之手,忍不住热泪长流,其余雪山子弟将另外三具尸身也抱了起来。

白万剑恨恨的道:"不三、不四两个老贼,只盼你两个老贼别死得太早。"向众师弟道:"咱们走!"一伙人快步走入树林,谁也没再回头望石破天一眼。

石破天见地下血迹殷然,歪歪斜的躺着几柄断剑,几只乌鸦哑声叫着从头顶飞过,心下也不禁感到一阵苍凉之意,当下拾起柴刀,叫道:"阿绣,阿绣!"奔到那株大树之后,却不见她在那里。

石破天心道:"她先回去了?"忙快步跑回山洞,叫道:"阿绣,阿绣!"但非但阿绣不在,连史婆婆也不在了。

石破天惊惶起来,只见地下有十几个用焦炭写着的字,但他一字不识,也不知是什么意思,猜想史婆婆和阿绣都已走了。

他初时觉得好生寂寞,但他从小孤单惯了的,只过得一个时辰,便已泰然。这时胸口剑伤已然不再流血,他撕下一块长袍的下摆,遮住了胸口的圆洞,心道:"大家都走了,我也走了吧,还是去寻妈妈和阿黄去。"这时不再有人莫名其妙的向他纠缠,石破天倒有一阵轻松快慰之感,当即将柴刀插在腰间,走到江边。

一到江边,但见波涛汹涌,岸旁更无一艘船只,石破天沿岸寻去。那紫烟岛并不甚大,他发足急奔,只一个多时辰,已环行小岛一周,不见有船只的踪影,举目向江中望去,连帆影也没见一片。

原来这紫烟岛是在长江的一个分岔处,不但水流湍急,而且江面狭窄,向无船只驶近。

石破天站在岸边,寻思:"我只好在这里多等几日,且看有无船只经过。要不然,我在江中学学游水也是好的,下次若再被人推入江中,也不致心慌意乱,喝了一肚子水。"

又想:"其实我又何必急急离去,那些人丁三爷爷啦,丁四爷爷啦,叮叮当当啦,白师傅啦,个个都想打死我,我又打不过他们,倒还是躲在这里平安些。"

正自出神,突然间脚边簌簌一声,一只野兔从草丛中窜了出来,他忙了半天,肚子饿得很了,这些日子不敢举火,日日以柿子充饥,一见这只野兔,心下大喜,提起柴刀便刺了过去。

那只兔子敏捷之极,斜身一闪,便让了开去。石破天回刀一挥,登时将之斩为两截。

他俯身正要去拾死兔,脑中突然闪过一个念头:"我刚才这么回刀一挥,不是史婆婆师父教我那一招'长者折枝'中的第三式么?正是,正是,一点儿也不错,正是这一招的第三式。那么这一招不一定是用来对付雪山剑法的'老枝横斜',也还有别的用处。"

忽然又想到:"我刚才用柴刀去刺这野兔,随手伸出,却和白师傅用来制住我的那一招剑法相同。这兔儿又没学过什么刀法剑法,身子一闪,便避开了,人家要来打我,我或是闪避,或是招架,也不一定非用那一招那一式不可。"

原来石破天一生之中,从未有那一人好好的教过他武功。谢烟客和丁不四教他武艺,并非安着好心。丁珰和史婆婆传他擒拿法和刀法,虽无歹意,却也有特定的用意,一个只求他脱身逃命,一个只是要他以金乌刀法胜过雪山剑法,至于临敌变招,攻守趋避等等最基本的武术原则,反而谁也没教过他。以致白万剑繁复的雪山剑法他尽能对付,那一招平平无奇的"朝天势"反而令他不知所措。

这时刀杀野兔,体会到武功之道,在于随机应变,未必一定须用那一招来破那一招。这道理其实甚为显浅,石破天所以不懂,倒不是他生性蠢笨,只是一上来便走上岔道。丁珰、丁不四、史婆婆三人传他武功,每个人都硬生生规定他以那一种招式来拆解对方的招式。

那晚土地庙中,石夫人闵柔虽曾和他拆解,但两人不交一语,闵柔只是助他领会雪山剑法招式的使用,那个"变"字诀,自也未能传授给他。

此刻他自己领悟到这一节,不由得心中狂喜,寻思:"那一日在江中小船之上,师父教我见丁不四爷爷使什么招,便跟着他使什么招。可是他使"天王托塔",我也来一招"天王托塔",那便变成闹着玩了。要是丁不三爷爷也在旁边,他乘机一掌向我打来,那便如何是好?我只好不合"天王托塔",还是挥掌去切他腕脉的好。"

当下从前学过的那些拳法、掌法、擒拿手,一招招的在脑海中流过,不由得手舞足蹈,自行挥洒起来,心中再也不去想那是什么招式,该当如何使用,只是任意所之,举手投足,越使越是起劲,内力发挥出来,但见劲风撼树,枯叶纷纷跌落,地下一块块碗大石子,也被他挑起无数,飞在空中。

待得那些石子再向他头顶落下,石破天或是使掌推开,或是纵身闪避,倒似是与人动手过招一般。

他越打兴致越高,足下挑起的石头也更加多了,到得后来,不论石子从那个方向飞至,他都能毫不费力的推挡避让。

忽然间喀喇一响,一根树枝为石子撞断,和那石子同时落将下来。石破天伸左手接住树枝,横着一挥,刚好将那石子挑开,远远飞了出去。

石破天一怔,心道:"这不是白师傅刚才使的左手剑招么?"随手拾起柴刀,左手使出雪山剑法"老枝横斜",右手使金乌刀法"长者折枝",一剑一刀,招数本来相克,但双手同时使将出来,竟然是风声大作,威力无穷,右手一刀将一株碗口来粗的柏树砍为两截,左手树枝拂在一枝松树之下,居然也将树皮刮去了老大一片。

石破天使得兴起,童心大起,好在明知岛上无人,不论出招是如何怪诞荒谬,也无人恥笑于他,将一柄柴刀、一根树枝,越舞越快,到得后来,也无暇去理会这是什么刀招、什么剑式,那是全然的不合章法。

殊不知天下各门各派的武术,最初都是无中生有,凭着各人的聪明智慧创制而成,原无一定的法规程式。

石破天无意中练成了上乘内功,再经过几位高手的陶冶,一旦豁然绝贯通,居然自己创了一套左剑右刀的功夫出来。

这套武功中既有雪山剑法和金乌刀法,却也夹了谢烟客、丁珰、丁不四、石清夫妇等人的武功在内,只是并无一定招数,威力虽强,破绽却也不少。

石破天并非有心创制武功,当然也没想到给这些招式安上一个名字,他一字不识,真要他取名,那也取不上来。

他愈练内功愈增,竟是丝毫不感疲累,直到饿的肚中咕咕作响,这才住手,看那只死兔时,却已被自己践得稀烂,再也不能吃了,只得又去摘些柿子充饥。

他还盼史婆婆和阿绣去而复回,又到山洞中去探视,却那里再见二人的踪迹?眼见天色昏黑,便在洞中睡了。

睡到中夜,忽听得江边豁啦一声,似是撕裂了一幅布匹一般,他内功既强,听觉自极灵敏,一跃而起,循声奔到江边,稀淡的星光下只见有一艘大船靠在岸旁,不住晃动。

石破天又惊又喜,但生怕是丁不三或是丁不四的坐船。不敢贸然上前,身子一缩,躲在树后,只听得又是豁啦一下巨响,这次看得明白,却是船上张的风帆纠缠在一起,被强风一吹,撕了开来,但船上竟无一人理会。

眼见那船一晃一晃,又要离岛而去,石破天快步奔近,叫道:"船上有人么?"却无人答应,他一个箭步,跃上船头,举目向舱内望去,黑沉沉地什么也看不见。

只觉船身晃动,顺着水流缓缓向江心驶去。

石破天又叫:"不……不是丁三爷爷在这儿吧?"仍是不听见有人答应。他走进舱去,脚下一绊,碰到一人,那人躺在舱板之上。石破天忙道:"对不起!"伸手要扶他起来,那知触手冰冷,竟是一具死尸。石破天大吃一惊,"啊"的一声,叫了出来,左手一转,又碰到一人的手臂,冷冰冰的,也是早已死了。

他摸索着走向后舱,脚下踏到的是死尸,伸手出去碰到的也是死尸。后舱下也都是死尸,有的横卧于地,有的坐在椅上。

石破天惊叫:"船……船中有人吗?"他惊惶过甚,但听得自己声音也全变了。跌跌撞撞的来到后梢,星光下只见甲板上横七竖八的躺着十来人,个个僵伏,显然也都是死尸。

这时江上秋风甚劲,几张破帆在风中猎猎作响,那秋风又不知吹动着什么芦管之类,其声嘘嘘,似是鬼啸。石破天虽然孤寂惯了,素来大胆,但静夜之中,独处荒岛,满船都是死尸,竟无一个活人,耳听着种种异声,便似这些死尸都要活转,扑上来扼他咽喉一般。他记起侯监集上那"僵"尸扼得他险些窒息而死的情景,登时满身汗毛直竖,便欲跃上岸去。但一足踏上船舷,只叫得一声苦,那船离岸已远,正顺流飘下。这艘大船顺流飘到紫烟岛来,团团转了几个圈子,又顺流飘下。

这一晚石破天不敢在船舱、后梢停留,跃上船篷,抱住桅杆,坐待天明。次晨太阳出来,四下里一片明亮,这才怖意大减,跃下后梢,只见舱里舱外,少说也有五六十具尸首,当真是触目惊心,但奇怪的是,每具死尸身上均无血迹,也无刀剑创伤,不知因何而死。石破天绕到船首,只见舱门正中钉着两块闪闪发光的白铜牌子,约有巴掌大小,一块牌上刻有一张笑脸,和蔼慈祥,另一牌上刻的却是一张狰狞凶恶的煞神金具。两块铜牌各以一根极长的铁钉钉入木头,显得十分诡异。石破天向两块铜牌注视片刻,见牌上人脸似乎活的一般,不敢多看,转过脸去,见那些死尸有的手中握着兵刃,有的腰间插着刀剑,显然都是武林中人。再细看时,发见每人肩头衣衫之上,都用白丝线绣着一条生翅膀的小鱼。石破天越看越是奇怪,猜想船上这一群人都是同伙,只不知如何猝遇强敌,尽数毕命。

那船顺着滔滔江水,向下游流去,到得晌午,那江转了个弯,迎面两艘船并排着溯江而上。来船上梢公见到那船斜斜淌下,大叫:"扳梢,扳梢!"可是那船无人把舵,刚好江中有个急涡,转得那船反而打横冲了过去,砰的一声巨响,撞在两艘来船之上。只听得人声喧哗,夹着许多破口秽骂。石破天心下惊惶,寻思:"撞坏了来船,他们势必和我为难,追究起来,又要怪我害死了船上这许多人,那便如何是好?"情急智生,忙缩入舱中,揭开舱板,躲入舱底。

这时三艘船已纠缠在一起,过不多时,便听得有人跃上船来,惊呼之声,响成一片。有人尖声大叫:"是飞鱼帮的人!怎……怎么都死了。"又有人叫道:"连帮主……帮主成大洋也死在这里。"突然间船头有人叫道:"是……是赏善……罚恶令……令……令……"这人声音并不甚响,但语声颤抖,充满着恐惧之意。他一言未毕,船中人声登歇,霎时间一片寂静。石破天虽是躲在舱底,见不到各人脸上神色,但众人惊惧已达极点,却是可想而知。

过了良久,才有人说道:"今年原是赏善罚恶令复出之期,想必是赏善罚恶两使奉令出巡。这飞鱼帮嘛,过往劣迹太多……唉!"他长长叹了口气,不再往下说。另一人问道:"胡大哥,听说这赏善罚恶令,乃是召人前往……前往那边去,到了那边再加处分,并不是当场诛戮的。"先说话的那人道:"若是乖乖的听命前去,原是如此。看来成大洋成帮主不肯奉令,率众顽抗,这才激怒了两位使者。"他说了这番话后,众人又是默然无语。

石破天突然想到:"这船上的死尸都是什么飞鱼帮的又有一个帮主。啊哟不好,这两个什么赏善罚恶使者,会不会去找咱们长乐帮?"

一秒钟记住本站网址:JinYongXiaoShuo.COM金庸小说拼音全拼写。

喜欢旧版《侠客行》小说吗?喜欢金庸小说全集吗?喜欢就用力顶一下吧!

看网友对 二十一 金乌刀法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