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金庸小说全集>>旧版《侠客行》小说在线阅读

二九 千里赴难

小说:旧版《侠客行》    作者:金庸
选择背景色: 黄橙 洋红 淡粉 水蓝 草绿 白色 选择字体: 宋体 黑体 微软雅黑 楷体 选择字体大小: 恢复默认

旁人见石破天在软鞭的鞭影之内东闪西避,迭遭奇险,往往间不容发,石破天心中却想:"丁不四爷爷为什么不真的打我?难道他在跟我闹着玩,故意将软鞭在我身旁掠过?"他那知丁不四已是施出了十成功夫,却始是棋差一着,扫不到他身上。

丁珰素知这位叔祖父的厉害,眼见他大展神威,似乎每一鞭都能将自己丈夫打得筋折骨断,越看越是担心,叫道:"天哥,快还手啊!你不还手,那就糟了!"

众人听得这几句清脆的女子呼声,发自一个店小二口中,都是大为惊异。

石破天却想:"为什么要糟?是了,那日我缚起一臂和上清观的道长们动手,他们十分生气,说我瞧他们不起。我娘说倘若和别人动过招,最忌的就是轻视对手。你打胜了他,倒也罢了,但若言语举止之间稍露轻视之意,对方势必引为奇耻大辱,从此结为死仇。我只闪避而不还手,那是轻视四爷爷了。"当即双手齐伸,抓向丁不四胸膛,所用的正是丁珰所授的一十八路擒拿手法。

这是丁家的祖传武功,丁不四如何不识?可是在石破天雄浑无比的内力运使之下,不论一勾一带,一锁一拿,全是挟着嗤嗤劲风,威猛无俦。

丁不四大骇,叫道:"见了鬼啦,见了鬼啦!"拆到第十二招,石破天反手一抓,使出"凤尾手"的第五变招,已将金软鞭的鞭梢抓在手中。丁不四运力一夺,竟是纹丝不动。他大喝一声,运起平生之力,全力向后拉去,心想自己不许人家使九节鞭,但若自己的九节鞭却教一个后生小子夺了去,此后怎有面目做人?是以这一夺之时,全身骨节格格作响,将功力发挥到了极致。

石破天见他运力回夺,心想:"你要拉回兵刃,我放手便是了。"手指一松,只听得砰嘭、喀喇几声大响,丁不四身子向后撞去,将那饭店的土墙撞坍了半堵,跌进店中,桌子板凳、碗碟傢生也不知压坏了多少。

跟着听得四声惨呼,一名关东子弟、三名闲人俯身扑倒,背心涌出鲜血。

石破天抢过看时,只见四个人背上或中破碗,或中筷子,丁不四却已不知去向。

原来他自知不敌,急怒而去,一口恶气无处发泄,随手抓起破碗竹筷,打中了四人。

范一飞等忙将四人扶起,只见每个人都被打中了要害,已然气绝,眼见丁不四如此凶横,无不骇然,又想若不是石破天仗义出手,此刻尸横就地的不是这四人,而是四个掌门人了,当即向石破天拜了下去,说道:"少侠高义,恩德难忘,请问少侠高姓大名。"

石破天已得母亲指点江湖上的仪节,当下也拜倒还礼,道:"不敢,不敢!小事微劳,何足挂齿?在下姓石,贱名中玉。"跟着又请教了四人的姓名门派。

范一飞等说了,又问起丁珰姓名。石破天道:"她叫叮叮当当,是我的……我的……我的……"他连说了三个"我的"涨红了脸,却说不下去了。

范一飞等阅历广博,心想一对青年男女化了装结伴同行,自不免有些尴尴尬尬的难言之隐,见石破天神色忸怩,当下便不再问。

丁珰道:"咱们走吧!"石破天道:"是,是!"拱手和众人作别。

范一飞等不住道谢,直送出镇外。各人想再请教石破天的师承门派,但见丁珰不住向石破天使眼色,显是不愿旁人多所打扰,只得说道:"石少侠大恩大德,此生难报,日后但有所命,我关东众兄弟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石破天记起母亲教过他的对答,便道:"大家是武林一脉,义当互助。各位再是这般客气,倒令小可汗颜了。今日结成了朋友,小可实是不胜之喜。"

范一飞等承他救了性命,本已十分感激,见他年纪轻轻,武功高强,偏生又如此谦和,更是钦佩,雅不愿就此和他分手。

丁珰听他谈吐得体,芳心窃喜:"谁说我那石郎是白痴?他脑子是越来越清楚了。"心中高兴,脸上登时露出笑靥。只是一个明艳的少女脸上煤灰涂得一塌糊涂,又穿了一件胸前油腻如镜的市侩直缀,人人不免肚中暗暗好笑。

高三娘子伸手挽住了她手臂,笑道:"这样一个美貌的店小二,耳上又戴了一副明珠耳环。江南的店小二,毕竟和咱们关东的不同。"众人一听,无不哈哈大笑。

丁珰也是噗哧一声,笑了出来,心想:"适才一见四爷爷,便慌了手脚,忙着改装,却忘了除下耳环。"

高三娘子见数百名镇上百姓远远站着观看,却不敢过来,知道刚才这一场恶战斗得甚凶,丁不四又杀了三名镇人,当地百姓定当自己这干人是打家劫舍的绿林豪客了,便道:"此地不可久留,咱们也都走罢。"向丁珰道:"小妹子,你这一改装,只怕将里衣也弄脏了,我带的替换衣服甚多,你若不嫌弃,就找家客店,洗个澡,换上几件。小妹子,像你这样的江南小美人儿,老姊姊可没见过,真想瞧瞧你改了女装之后,这副像画儿上画出来的相貌,日后回到关东,也好向没见过世面的亲戚朋友们夸夸口。"

丁珰虽是个刁钻古怪的少女,但从小跟着爷爷山居野处,浪荡江湖,像高三娘子这般甜嘴蜜舌的称赞,听在耳中,实是说不出的受用,抿了嘴笑了笑,道:"我不会打扮,姊姊你可别笑话我。"

石破天道:"那天在你家,那天晚上……你就打扮得很好看。"他意思是赞她做新娘子之时扮相极美,话到口边,却又说不出来。丁珰向他横了一眼,伸伸舌头。

高三娘子听她这么说,知已允诺,左手一挥,道:"大伙儿走吧!"众人轰然答应,牵过马来,先请石破天和丁珰上马,然后各人纷纷上马,带了那具关东弟子的尸体,驰骤出镇。

原来这一行人论年纪和武功,均以范一飞居首,但此次来到中原,一应使费都由寒梅庄出资,高三娘子一生豪阔,使钱如流水一般,反成了这行人的首领。

各人所乘的都是辽东健马,顷刻间便驰出数十里。石破天悄悄问丁珰道:"这是去嘉兴府的道路么?"丁珰笑着点了点头。其实嘉兴府是在东南,各人却是驰向东北,和石清夫妇越离越远了。

傍晚时分,到得一处大镇,叫做平阳寨,众人径投当地最大的客店。那死了的汉子是快刀门的,吕正平自和群弟子去料理丧事,拜祭后火化了,收了骨灰。

高三娘子却在房中助丁珰改换女装。她见丁珰虽作少妇装束,神情举止,却显是个黄花闺女,不由暗暗纳罕。

当晚关东群豪在客店中杀猪屠牛,大张筵席,推石破天坐了首席。丁珰不愿述说丁不四和自己的关连,每当高三娘子和范一飞兜圈子探询石破天和她的师承门派之时,总是支吾以应。

群豪见他们不肯说,也就不敢多问。高三娘子见石破天和丁珰神情亲密,丁珰向他凝睇之时,更是含情脉脉,心想:"恩公和这小妹子,多半是私奔离家的一对小情人,咱们可不能不识趣,阻了他俩的好事。"

范一飞等在关东素来气焰不可一世,这次来到中原,除了在山东杀了十几名剧盗之外,与丁不四一战,险些儿闹了个全军覆没,心中均感老大不是味儿,吕正平死了个得力门人更是郁郁,但在石破天、丁珰面前,只得强打精神,吃了个酒醉饭饱。

筵席散后,高三娘子向范一飞使个眼色,二人分别挽着丁珰和石破天的手臂,送入一间店房。范一飞一笑退开,高三娘子笑道:"恩公,你说咱们这个新娘子美不美?"

石破天红着脸向丁珰瞧了一眼,只见她满脸红晕,眼波欲流,不由得心中怦的一跳。两人同时转开了头,各自退后两步,倚墙而立。

高三娘子格格笑道:"两位今晚洞房花烛,却怕丑么?"左手去关房门,右手一挥,嗤的一声响,一柄飞刀飞出,将一支点得明晃晃的蜡烛斩去了半截。那飞刀余势不衰,破窗而出,房中已是黑漆一团。

高三娘子笑道:"恭祝两位百年好合,白首偕老!"砰的一声,关上了房门。

石破天和丁珰脸上发烧,心中情意荡漾。忽听得院子中一个男子声音喝道:"是英雄好汉,咱们就明刀明枪的来打上一架,偷偷的放一柄飞刀,算是什么狗熊?"

丁珰"嘤"的一声,奔到石破天身前,两人四手相握,忍不住暗暗好笑:"高三娘子这一刀是给咱们灭烛,却教人给误会了。"石破天开口待欲分说,只觉一只软而嫩滑的手掌按上了自己嘴巴,不许自己说话。他双臂伸开,便将丁珰搂在怀里。

却听院子中那人继续骂道:"这种飞刀险狠毒辣,多半还是关东那种不要脸的贱人所使。听说辽东有个什么寒梅庄,姓高的寡妇学不好武功,就用这种飞刀暗算人。咱们中原的江湖同道,还真少有这么差劲的暗器。"

高三娘子这一刀给人误会了,本想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由得他骂几句算了,那知他竟然骂到自己头上来,心想:"不知他是认得我的飞刀呢,还是只不过随口说说?"只听那人越骂越起劲:"关东地方穷,胡匪马贼到处都是,他妈的有个叫做什么慢刀门的,刀子使得不快,专用蒙汗药害人。还有个什么青蛇门的,拿几条毒蛇儿沿门讨饭,又有个姓范的叫什么'一飞落水'的,却会使两橛掏粪短棍儿,真是叫人笑歪了嘴。"

这人在院子中这么大声一嚷,关东群豪无不变色,知道此人是有意冲着自己这伙人而来。

吕正平手提紫金刀,冲进院子,只见一个矮小的汉子在指手划脚的骂得十分高兴。

吕正平喝道:"朋友,你在这里胡言乱语,是何用意?"

那人道:"有什么用意?老子一见到关东的扁脑壳,心中就生气,就想一个个都砍将下来,挂在梁上。"

吕正平道:"很好,扁脑壳在这里,你来砍吧!"身形一晃,已欺到他的身侧,横过紫金刀,一刀已将他拦腰斩为两截,上半截飞出丈余,满院子都是鲜血。

这时范一飞、风良、高三娘子等都已站在院子中观看,不论这矮小汉子使出如何神奇的武功,甚至将吕正平斩为两截,各人的惊讶都没如此之甚,吕正平更是惊得呆了。大言炎炎,将关东四大门派的武功说得一钱不值,身上就算没有惊人艺业,至少也能和吕正平拆上几招,那想得此人竟是丝毫不会武功。

群豪正在面面相觑之际,忽听得屋顶有人冷冷的道:"好功夫啊好功夫,关东快刀门吕大侠,一刀将一个端茶送饭的店小二斩为两截!"

群豪仰头向声音来处瞧去,只见一人身穿灰袍,双手叉腰,站在屋顶。群豪一见之下,立时省悟,吕正平所杀的乃是这家客店中的店小二,受了此人指使,来寻关东四大门派的晦气。

高三娘子右手挥处,嗤嗤声响,三柄飞刀势挟劲风,向他射去。

那人左手抄处,抓住了一柄飞刀的刀柄,跟着向左一跃,避开了余下两柄,长笑说道:"关东四大门派大驾光临,咱们在镇北十二里的松林中相会,倘若不愿来,也就罢了!"不等范一飞等回答,一跃落屋,飞奔而去,显是忌惮关东群豪人多势众,生怕落了单吃亏。

高三娘子问道:"咱们是去不去?"范一飞道:"不管对方是谁?既是来叫了阵,非得赴约不可。"

高三娘子道:"不错,总不能教咱们把关东武林的脸丢得干干净净。"

她走到石破天窗下,朗声道:"石恩公,小妹子,我们和人家订了约会,须得先行一步,明日在前面镇上再一同喝酒吧。"

她顿了一顿,不听石破天回答,又道:"此处闹出了人命,不免有些麻烦,两位也是及早动身为是,免受无谓牵累。"

她并不出口邀石丁二人同去赴约,须知日间恶战丁不四,石破天救了他四人性命,倘再邀他同去,变成求他保护一般,显得关东四派太也脓包了。

院子中这些言语,石丁二人隔窗都是听得清清楚楚。石破天低声道:"那怎么办?"

丁珰叹了口气,道:"反正这里是不能住了,咱二人跟在他后面去瞧瞧热闹吧。"

石破天道:"却不知对方是谁?会不会是你四爷爷?"

丁珰道:"我也不知。咱二人别露面,说不定是我爷爷。"

石破天"啊"的一声,道:"那可糟糕,我……我还是不去了。"

丁珰道:"傻子,倘若是我爷爷,咱们不会溜吗?你现下武功这么强,爷爷也杀不了你啦。我不担心,你倒害怕起来。"

说话之间,只听得马蹄声响,关东群豪陆续出店,只听高三娘子大声道:"这里二百十两银子,十两是房饭钱,二百两是那店小二的丧葬和安家费用,杀人的是山东响马王大虎,可别连累了旁人。"

石破天低声问道:"怎么出了个山东响马王大虎?"

丁珰道:"那是假的,明日报官,有个推搪就是了。"两人出了店来,只见两匹坐骑系在门前马桩上等候,当即上马,投北而去。客店中人明知出了人命,却又有谁敢出来多问一句?

石破天和丁珰远远跟在关东群豪后面,驰出十余里后,果见前面黑压压地好大一片松林。远远听得范一飞朗声说道:"是那一路好朋友相邀?关东寒梅庄、快刀门、青龙门、卧虎沟拜山来啦。"

江湖有言道:"逢林莫入",兼之黑夜之中,这松林内焉知没有埋伏,因此群豪一到林边,便即止步叫阵。

丁珰道:"咱们躲在草丛里瞧瞧,且看是不是爷爷。"两人纵身下马,矮身走近,伏在一块大石之后。

范一飞等听马蹄之声,早知二人跟着来,也不过去招呼,只是凝目瞧着松林。四个掌门人站在前面,十余名弟子隔着丈许,排成一列,站在四人之后。四下里静悄悄地,竟无半点声息。下弦月不甚明亮,映着满野松林,照得人面皆青。

过了良久,忽听得林中一声唿哨,左侧和右侧各有一行黑衣汉子奔出,却是奔向关东群豪的左右。

每一行都有五六人之众,百余人绕到关东群豪,兜了转来,将群豪石丁二人都围住了。这百余人站定身子,俱是手按兵刃,一声不出。跟着松林中又出来十名黑衣汉子,一字排开。

石破天目光锐利,轻轻"噫"的一声,原来这十人竟是长乐帮内五堂的正副香主,米横野、陈冲之、展飞等一齐到了。

这十人一站定,林中又出来一人,正是"着手成春"贝海石。他咳嗽了几声,说道:"关东四大门派掌门人枉顾,敝帮兄弟……咳咳……不敢在总舵静候,特来远迎。咳咳……只是……只是各位来得迟了,教敝帮合帮上下,等得十分心焦。"

范一飞一他话语之中咳嗽连声,便知他是武林中大大有名的贝海石,心想原来对方正是自己此番前来找寻的正主儿,虽见长乐帮声势浩大,反而放下了心事,寻思:"既是长乐帮,那么生死荣辱,在此一战,胜于和毫不相干的丁不四等人纠缠不清。"便抱拳道:"原来是贝先生远道来迎,何以克当?在下是卧虎沟范一飞。"跟着替吕正平、风良、高三娘子等三人引见了。

石破天见他们客客气气的厮见,心道:"原来不是打架来的。"低声道:"都是自己人,咱们出去相见吧。"

丁珰一把拉住了他,在他耳边道:"且慢,等一等再说。"只听范一飞道:"咱们约定来贵帮拜山,不料途中遇到一些耽搁,是以来得迟了,还请贝先生和众位香主恕罪。"

贝海石道:"好说,好说。只是敝帮石帮主恭候多日,不见大驾光临,另有要事,只怕各位已将约会之事作罢,便没再等下去了。"

范一飞怔了一怔,道:"不知石英雄到了何处?不瞒贝先生说,我们万里迢迢的来到中原,便是盼和贵帮的石英雄会上一会。若是会不到石英雄,那……未免令我们好生失望了。"

丁珰在石破天耳边低声道:"这胡涂蛋,他和你在一起饮酒吃饭,却说会不到你,令他们好生失望。"

范一飞顿了一顿,又道:"我们携得一些关东土产,几张貂皮,几斤人参,来给石英雄、贝先生、和众位舵主。微礼不成敬意,只是千里送鹅毛之意,请各位笑纳。"左右手摆一摆,便有三名弟子走到马旁,从马背上解下三个包裹,躬身送到贝海石面前。

贝海石笑道:"这……这个实在太客气了。承各位赐以厚贶,当真……咳咳……当真是却之不恭,受之有愧了,多谢,多谢!"

范一飞还礼后,从自己背上解下一个小小包袱,双手托了,走上三步,朗声道:"贵帮东方帮主昔年在关东之时,和在下以及这几位十分交好,蒙东方帮主不弃,跟我们可说是有过命的交情。这里是一只成形的千年人参,服之延年益寿,算得是十分稀有之物,是送给东方大哥的。"他双手托着包袱,眼光却是望定了贝海石。

石破天好生奇怪:"怎么另外还有一个东方帮主?"

只听贝海石咳了几声,又叹了口长气,道:"敝帮前帮主东方大哥,咳咳……前几年遇上了一件不快意事,心灰意懒,不愿再理帮务,因此上将帮中大事,交给石帮主。他…他…入山隐居,久已不闻消息,帮中老兄弟们都牵记得紧。各位这份厚礼,可不知如何交到他手上才是。"

范一飞道:"不知东方大哥在何处隐居?又不知为了何事退隐?"语气之中,已隐隐有严峻质对之意。

贝海石微微一笑,说道:"在下只是东方帮主的部属,于他老人家的私事,所知实在不多,范兄等几位既是东方帮主的知交,在下正好请教,何以正当长乐帮蓬蓬勃勃、好生兴旺之际,东方帮主突然将这副重担交托了给石帮主?"

这一来反客为主,不但将范一飞的咄咄言辞顶了回去,反而令他好生难答。

范一飞道:"这个……"

贝海石又道:"当东方帮主交卸帮主之任的当时,众兄弟对石帮主的人品武功,可说一无所知,只是见他年纪甚轻,武林中又无名望,要来率领群雄,大伙儿心中不服。但石帮主接任之后,便替本帮立了几件大功,足证东方帮主巨眼识英雄,他老人家不但武功高人一等,见识亦是非凡……咳咳……若…非如此,他又怎会和众位论交?哈哈,哈哈!"言下之意,竟是说若你们认为东方帮主眼光不对,那么你们自己也不是什么好脚色了。

吕正平突然插口道:"贝大夫,咱们在关东得到讯息,却非如此,因此上千里迢迢的来到中原,要查个明白。"

贝海石淡淡的道:"万里外以讹传讹,也是有的。却不知列位听了什么谣言?"

吕正平道:"真相尚未大白之前,这到底是否谣言,也还难说。咱们听一位好朋友说道,东方大哥是……是……"

他眼中精光突然大盛,朗声道:"……是被长乐帮中的奸人所害,死得不明不白。这帮主之位,却落在一个贪淫好色、凶横残暴的少年浪子手里。这位朋友言之凿凿,听来不是虚语,我们记着东方大哥昔年的好处,虽然自知武功名望,实在不配来过问贵帮的大事,但为友心热,未免……未免冒昧了。"

贝海石嘿嘿一声冷笑,道:"吕兄言之有理,这未免冒昧了。"吕正平脸上一热,心道:"人道'着手成春'贝海石精干了得,果是名不虚传。"大声说道:"贵帮愿奉何人为主,局外人何得过问?我们这些关东武林道,只想请问贵帮,东方大哥眼下是死是活?他不任贵帮主,到底是心所甘愿,还是为人所迫?"

贝海石道:"姓贝的虽不成器,在江湖上也算薄有浮名,说过了的话,岂有改口的?阁下就算咬定贝某说谎,贝某也只有说谎到底了。嘿嘿,列位都是武林中大有身份来历之人,热心为朋友,本来令人好生钦佩。这一件事,却是欠通啊欠通!"

高三娘子向来只受人戴高帽,拍马屁,叫贝海石如此公然奚落,不禁大怒,厉声说道:"害死东方大哥的,只怕你姓贝的便是主谋。我们来到中原,是给东方大哥报仇来着,早就没想活着回去。你男子汉大丈夫,既有胆子作下事,就有胆子承担。你给我爽爽快说一句,东方大哥到底是死是活?"

贝海石懒洋洋的道:"姓贝的生了这许多年病,闹得死不死,活不活的,早就觉得活着也没多大味道。高三娘子要杀,不妨便请动手。"

高三娘子怒道:"这亏你是个武林名宿,却来给老娘耍这惫懒劲儿。你不肯说,好,你去将那姓石的小杂种叫出来,老娘当面问他。"

她想贝海石老奸巨滑,斗嘴斗他不过,动武也怕寡不敌众,那石帮主是个后生小子,纵然不肯吐实,从他神色之间,多半也可看到些端倪。

站在贝海石身旁的陈冲之忽然笑道:"不瞒高三娘子说,我们石帮主喜欢女娘们,那是不错,但他只喜欢年轻貌美、温柔斯文的小妞儿。要他来见高三娘子,这个……嘿嘿……只怕他……嘿嘿……"

陈冲之这几句话说得十分轻薄,言下之意,自是讥嘲高三娘子老丑泼辣,石帮主无意和她相见。

丁珰在暗中偷笑,低声道:"其实高姊姊相貌也很好看啊,你又看上了她,是不是?"

石破天道:"胡说八道!小心她放飞刀射你!"

丁珰笑道:"她放飞刀射我,你帮那一个?"

石破天笑道:"自然是帮她不帮你。"

丁珰伸手要扭他耳朵,石破天早已有备,一把抓住了她手掌。

他二人在暗中调笑,高三娘子大怒之下,却已向陈冲之发射了三柄飞刀。

陈冲之一一躲开,笑道:"你看中我有什么用?"口上还在不干不净的大肆轻薄。

范一飞叫道:"且慢动手!"但高三娘子怒气一发,便是不可收拾,飞刀连连发出,越去越是迅捷。

陈冲之避开了六把,那第七把竟尔没有避过,噗的一声,正中右腿,登时屈腿跪倒。

高三娘子冷笑道:"下跪求饶么?"陈冲之大怒,拔刀扑了上来。风良抽出软鞭,一鞭将他挡开。

眼见便是一场群殴之局,石破天突然大声说道:"不可打架,不可打架!你们要见我,不是已经见到了么?"说着携了丁珰之手,从大石后窜了出来,身形几个起落,已站在人丛之中。

陈冲之和风良各自向后跃开。只听得长乐帮中群豪欢声雷动,一齐躬身说道:"帮主驾到!"

范一飞等都是大吃一惊,眼见长乐帮众人的神气,绝非作伪,转念又想:"恩公自称姓石,年纪甚轻,武功极高,他是长乐帮的帮主,本来毫不希奇,只怪我们事先没有想而已。"

高三娘子道:"石……石恩公,原来你……你便是长乐帮的帮主,咱们可当真卤莽得紧。早知如此,那还有什么信不过的?"

石破天微微一笑,向贝海石道:"贝先生,没想到在这里碰到大家,这几位是我朋友,大家别伤和气。"

贝海石见到石破天,心下已是不胜之喜,他和关东群豪原无嫌隙,略略躬身,道:"帮主亲来主持大局,那是再好也没有了,一切仗帮主作主。"

高三娘子道:"我们误听人言,只道东方大哥为人所害,因此上和贵帮订下约会,那里知道新帮主竟然便是恩公。石恩公义薄云天,自不会对东方大哥作下什么亏心事来,定是东方大哥见恩公武功比他高强,年少有为,因此上退位让贤,却不知东方大哥可好?"石破天不知如何回答,转头向贝海石道:"这位东方……东方大哥……"

贝海石道:"东方前帮主在隐居深山,什么客人都不见,否则各位关心万里的赶来的,本该是和他会会的。"

范一飞道:"在下适才出言无状,得罪了贝先生,真是该死之极,这里谢过。"说着深深一揖,又道:"只是东方大哥和我们交情非寻常,这番来到中原,终须见上他一面,万望恩公和贝先生代为求恳。东方大哥虽然不见外人,我们可不是外人。"说着双目注视石破天。

石破天向贝海石道:"这位东方前辈,不知住得远不远?范大哥他们走了这许多路来探访他,若是见不到面,岂非好生失望?"

贝海石甚感为难,帮主的说话就是命令,但这中间的关窍,他却似乎忘得干干净净了,当着这许多人,又不便提醒,只得道:"其中的种种干系,一时也说不明白。各位远道来访,长乐帮岂可不稍尽地主之谊?敝帮总舵离此不远,请各位远客驾临敝帮,喝一杯水酒,慢慢再说不迟。"

一秒钟记住本站网址:JinYongXiaoShuo.COM金庸小说拼音全拼写。

喜欢旧版《侠客行》小说吗?喜欢金庸小说全集吗?喜欢就用力顶一下吧!

看网友对 二九 千里赴难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