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金庸小说全集>>旧版《天龙八部》小说在线阅读

第十五章  凌波微步

小说:旧版《天龙八部》    作者:金庸
选择背景色: 黄橙 洋红 淡粉 水蓝 草绿 白色 选择字体: 宋体 黑体 微软雅黑 楷体 选择字体大小: 恢复默认

段誉道:“就是这样。不过你要收我为徒,须得将我几位师父一一打败,显明你的武功确比我各位师父都高,我才值得拜你为师。”南海鳄神道:“好吧!好吧!你尽说不练,玩什么诡计?”段誉指著他的身后,微笑道:“我一位师父早已站在你的背后……”南海鳄神不觉背后有人,回头一看,段誉陡然间斜上一步,毛手毛脚的抓住了他背心的“陶道穴”。这一下出手完全不像练家子弟的姿势,但那“陶道穴”乃是人身大穴之一,南海鳄神只感胸口一窒,段誉左掌已按住他腰间“意舍穴”,大拇指对准了穴道正中。

南海鳄神一惊之下,急运内力挣扎,但两大要穴受制,冲解这两个穴道的内力相互牵制,他用力一挣,登时全身酸软。段誉已将他身子高高举起,头下脚上的往下摔去,腾的一声,南海鳄神一个秃秃的脑袋撞在地下。幸好这花厅中铺著地毯,并不受伤,但以他身份名位,被段誉这么一摔,脸上如何下得去?急怒之下,一个“鲤鱼打挺”,跳将起来,左手便向段誉抓去。

花厅上众人的武学造诣均是甚高,可是谁也没料到以段誉这么从来没学过武艺的文弱书生,竟会将南海鳄神摔得如此狼狈。众人一怔之下,见南海鳄神出抓凌厉之极,段正淳正要出手阻格,却见段誉向左斜走,步法古怪之极,只跨出一步,便将对方奔雷闪电般的一抓避了开去。段正淳喝道:“妙极!”南海鳄神第二掌跟著劈到。段誉并不还手,只是向著他走上两步,又已将他这一掌化开。

南海鳄神两招不中,心中又惊又怒,只见段誉站在自己面前,两人相距不过三尺,突然间一声狂吼,双手齐出,向他胸腹间抓了过去。这是他十年来苦练的绝技之一“毒龙抓”,本是要和叶二娘争夺“第二恶人”的名头之用,这时狂怒之下,已顾不得双爪若是抓得实了,这个“南海派未来传人”便是破胸开膛之祸。保定帝、皇后、段正淳、瑶瑞仙子、高升泰五人齐声喝道:“小心了!”但见段誉左踏一步,右跨一步,轻飘飘的已转到了南海鳄神背后,伸手在他秃顶上拍了一掌。

南海鳄神惊觉到对方手掌居然神出鬼没的拍到了自己头顶,暗叫:“我命休矣!”但头皮和他掌心一触,立知段誉这一掌之中全无内力,左掌翻上,嗤的一下,将段誉手背上抓破了五条血痕。段誉一缩手,南海鳄神一抓余力未衰,五根手指滑将下来,竟将自己额头上抓破了五条血痕。本来段誉连避三招,已然得胜,只是没想到自己不会内功,童心大起的在他脑门上拍了一掌,险险被他擒住,当下脚步连错,躲到了父亲身后,已是吓得脸上全无血色。

瑶瑞仙子向儿子白了一眼,心道:“好啊,你瞒著我,向伯父与爹爹学了这等奇妙功夫,居然丝毫不动声色。”木婉清大声道:“岳老三,你三招打他不倒,自己反教人家摔了一跤,快磕头拜师啊。”南海鳄神抓了抓耳根,红著脸道:“他又不是真的跟我动手,这个不算。”木婉清伸手指挂脸,道:“羞不羞?你不拜师,那便是乌龟儿子王八蛋了。你愿意拜师呢,还是愿意做乌龟儿子王八蛋?”南海鳄神道:“都不愿。我要跟他打过。”

段正淳见儿子的步法巧妙异常,连自己也瞧不出其中的诀窍,低声在段誉耳边道:“你别伸手打他,乘机拿他穴道。”段誉低声道:“儿子害怕起来了,只怕不成。”段正淳低声道:“不用怕,我在旁边照料便是。”段誉得父亲撑腰,胆气为之一壮,从段正淳背后转身出来说道:“你三招打不倒我,便应拜我为师了。”南海鳄神大吼一声,一掌向他击去。

段誉向东北角踏了一步,轻轻易易的便将南海鳄神的一掌避开,只听得喀喇一声,南海鳄神这一掌的掌风击烂了一张茶几。段誉凝神一志,口中轻轻念道:“山地剥,火地晋,进无妄,转中孚。水火既济,地火明夷,退损位,斜归大壮。”竟是不看南海鳄神的掌势来路,自管自的左上右下,斜进直退。南海鳄神的掌法越出越快,力度越来越强,花厅中砰嘭、喀喇、呛啷、乒乓之声不绝,椅子、桌子、茶壶、茶杯纷纷随著他掌风而坏,但自始至终,竟是打不到段誉身上半分。

转眼间三十余招已过,保定帝段正明和镇南王段正淳兄弟二人,早已瞧出段誉脚步虚浮,确是不会半点武功,只是不知他得了哪一位高人传授,学会一套神奇之极的步法,踏著伏羲六十四卦的方位,第一步都是匪夷所思。他若是真和南海鳄神对敌,一招间便已毙于敌人掌底,但他只管自己走自己的,南海鳄神掌力再强,始终打他不著,看二人斗到第四十八招时,段氏兄弟相视一眼,脸上都闪过一丝忧色,心中同时想到:“这南海鳄神若是闭起眼睛,根本不去瞧誉儿到了何处,随手使一套拳法掌法,那便有打到他的时候。”但见南海鳄神的脸色越转越黄,眼睛越睁大,竟未想到这个法子。他一拳一掌向段誉打去,不论他如何迅速变招,段誉的身子总是转在他掌力决计及不到的方位。

然而这么缠斗下去,段誉纵然可不受损伤,要想打倒对方,却也是万万不能。保定帝又看了半晌,说道:“誉儿,走慢一半,迎面过去,拿他胸口穴道。”

段誉应道:“是!”放慢了脚步,迎面向南海鳄神走去,目光和他那张凶狠焦黄的脸一对,心下登生怯意,脚下微一窒滞,已偏了方位。南海鳄神一抓插下,从段誉的脑袋左侧划了下去,插得他左耳登时鲜血淋漓,倘若这一下偏右一寸,段誉已然尸横就地。段誉耳上疼痛,心中怯意更甚,加快脚步的横转直退,躲到了段正淳背后,苦笑道:“伯父,那不成!”

段正淳怒道:“我大理段氏子孙,焉有与人对敌而临阵退缩的?快去打过,伯父教的不错。”瑶端仙子疼惜儿子,插口道:“誉儿已与他对了六十余招,段氏门中有此佳儿,你心中还嫌不足么?誉儿,你早胜啦,不用打了。”段正淳道:“是我的儿子,不用你管,我担保他死不了。”瑶瑞仙子心中气苦,泪水盈盈,便欲夺眶而出。段誉见了母亲这等情景,心下不忍,鼓起勇气,大步而出,喝道:“我再跟你斗过。”这次横了心,左穿右插的回旋而行,越走越慢,待得与南海鳄神相对,眼光不和他相接,伸出双手,便往他胸口拿去。

南海鳄神见他出手迟软无力,哈哈大笑,斜身反手,来抓他肩头,不料段誉脚下变化无方,两人同时移身变位,两下里一靠,南海鳄神的胸口刚好凑到段誉手指上。段誉看准穴道方位,左手抓住了他“膻中穴”,右手抓住了“气户穴”。他全无内力,虽是抓住了两处要穴,但若南海鳄神置之不理,不运内力而缓缓摆脱,段誉原是丝毫奈何他不得。可是南海鳄神要害受制,心中一惊,双手突袭对方面门。这一招以攻为守,攻的是段誉眼目要害,武学中所谓“攻敌之不得不救”,敌人再强,也非回手自救不可,那就摆脱了自己的危难,原是极高明的打法。不料段誉于临敌之道,一窍不通,南海鳄神手指抓到,他根本没想到急速退避,双手仍是抓住他的穴道。

这一下可就错有错著,南海鳄神体内气血翻滚,在两处穴道上忽遇阻碍,双手伸到与段誉双眼相距半尺之处,手臂不听使唤,再也伸不过去。他吸一口真气,再运内力一冲。段誉双手之上,感到各有一股极强的热流汹涌而上,登时身子摇摇晃晃,立足不定。他知道眼前局势危急,只须双手一离对方穴道,自己立时便有性命之忧,是以身上虽是说不出的难受,还是勉力支撑。段正淳和他相距不过数尺,见他脸如涂丹,越来越红,当即伸出一指,抵在他后心的“大椎穴”上。大理段氏的“一阳指”神功,驰名天下,实是非同小可的绝技,一股融和的暖气透将过去,南海鳄神全身一震,慢慢软倒在地。段正淳伸手扶住儿子,加催内力。段誉渐渐回复如常,一时却也说不出话来。

段正淳暗中以“一阳指”暗助儿子,合父子二人之力方将南海鳄神制服,花厅上众人均是了然于心,但即是如此,南海鳄神是折服在段誉手下,实是无可抵赖。此人也真了得,段誉双手一离穴道,他略一运气,便即跃起身来,两只眼睛凝视段誉,脸上神情古怪之极,又是诧异,又是伤心,又是愤怒。

木婉清叫道:“岳老三,我瞧你甘心做乌龟儿子王八蛋,决计是不肯拜师的了。”南海鳄神怒道:“我偏偏叫你料想不到,拜师便拜师,这乌龟儿子王八蛋,我岳老三是决计不做的。”说著突然跪倒在地,咚咚咚咚,向段誉磕了四个头,大声叫道:“师父,弟子岳老三给你磕头。”段誉呆了一呆,未及回答,南海鳄神已纵身跃起,出厅上了屋顶。突然间屋上“啊”的一声惨呼,跟著砰的一响,一个人掷进厅来,却是镇南王府中的一名卫士,胸口鲜血淋漓,心脏已被他伸指挖去,手足乱动,未即便死,神情极是可怖。这卫士的武功虽然不及渔樵耕读四人,却也并非泛泛,竟被他一举手便将心挖土去,段正淳、高升泰虽在近旁,却也不及相救。众人相顾骇然,无不变色。

木婉清怒道:“郎君,你收的徒儿太也岂有此理。下次遇到,非好好叫他吃点苦头不可。”段誉笑道:“我是侥幸得胜,全亏爹爹相助。下次遇到,只怕我的心也叫他挖了去,有什么本事叫他吃苦头。”说话之间,萧笃诚和凌千里将那卫士的尸体抬了出去,段正淳吩咐厚加抚恤,妥为安葬,那七分醉三分醒的霍先生唯唯诺诺,退了下去。

保定帝道:“誉儿,你这套步法,是从伏羲六十四卦方位中化将出来了,却是何人所授?当真高明。”段誉道:“孩儿是从一个山洞中胡乱学来的,不知对也不对,请伯父指点。”保定帝问道:“如何从山洞中学来?”

原来那日在山崖之上,南海鳄神将木婉清掳去,段誉迷迷糊糊拔足欲追,只跨出数步,便踏在一条大蟒蛇身上。那蟒蛇身子又圆又粗,长满了黏液,段誉一个立足不定,向后便倒,骨溜溜的从山崖上滚将下去。他在危急中双手乱抓,抓住了一根树枝,其时生死系于一线,既是抓到了物事,那是死命也不放松了。段誉身子一晃,踏上了崖边的一块岩石,耳边只听得轰隆轰隆响声不绝,滚滚江水,如雷鸣般在脚下奔驰而过。他定了定神,细看周身情势,悬崖笔立,向上攀援是无论如何不成的了。若是向下,翻入江中也是死路一条。只有向左爬行,尚有可资落脚之处。当下顾不得爬过去前途如何,手足并用,战战兢兢的一路爬行。

他爬一会,休息一阵,遇到险峻之处,更是鼓足了勇气,这才攀越而过,直爬到黄昏日落,眼见前面仍是千岩万石,丝毫不见坦途,不由得暗暗气沮,又爬了一会,突然间心念一动,眼前景物,依稀似是见过。他定了定神,凝视青山浊水,不禁叫了出来:“啊,是了!我从湖底石洞中出来,见到的便是这般景色。”

段誉认明了周遭景物,心下大喜:“从此处过去,再爬过几座危崖断涧,便有山路,只须再行十七八里,便是‘善人渡’了。”但他一念及石洞中那玉像的绝世姿容,心念奔驰,再也抑制不住,只觉但教能再去瞧瞧那座玉像,便是一生一世被困在地底,也是心所甘愿。当下再也不顾及其余,一路爬将过去,只爬得数十丈,便到了地道出口处的小洞。他钻了进去,循著旧道,回到那石室之中。

其时天色已然昏暗,但石室四壁镶以明珠,发出柔和光芒。段誉怔怔的望著那尊玉像,心想:“幸好这只是一座玉像,不是活人。要是世间真有如此美丽的少女,我段誉真为她身败名裂,死而无悔。不论她要去干什么,纵是大逆不道、奸恶阴险之事,只怕我也难以拒却。段誉啊段誉,世间无此女子,总算是你不幸中的大幸了。”他站在玉像之前,一直站到骨酸脚软,仍是丝毫不觉疲倦,什么南海鳄神、什么木婉清,全已抛到了九霄云外。到后来实在支持不住,便在玉像脚下昏昏睡去。

睡梦之中,那玉像果真活转,递了一把利刀给他,要他去杀三十六个无辜男女,段誉接过刀来,顺手乱杀,片刻间便杀了七八十人,满地滚的都是头颅。那玉像微微一笑,甚是嘉许,要他再去刺杀自己的父亲。段誉坚决不肯,那玉像道:“你不听我吩咐,那便快快自杀。”段誉毫不犹豫的举起刀来,往自己心窝中一刺,一惊之下,大叫一声的醒来,满头冷汗,吓得一颗心怦怦跳个不住。只见石室中阳光斜射,原来已是做了一夜恶梦。

他望著玉像,又是胡思乱想了一个多时辰,忽然想起:“这石室深在地底,这阳光却是从何而来?”顺著阳光的来路寻去,只见石室右上角悬著一面铜镜,那阳光是从镜上折射而至。他向那镜子瞧了一阵,隐隐见到镜上似有图形文字,心念一动:“这石室中到处都放满了铜镜,只怕镜上都有什么古怪。”随手从石室角落里取过一面镜子,擦去镜面上的灰尘铜绿,果见镜上刻著一条条斜线直线,线旁注著“一步”、“两步”、“半步”等等字样,每条线的尽头,又注著“同人”、“大有”、“归妹”、“谦”等等小字。

段誉读过“易经”,知道“同人”、“大有”等等,乃是周易六十四卦的卦名,各有方位。他翻过镜子,只见镜背刻著“凌波微步”四个古篆,登时便想起《洛神赋》中那些句子来:“凌波微步,罗袜出尘……转眄流精,光润玉颜。含辞未吐,气若幽兰。华容婀娜,令我忘餐。”曹子建那些千古名句,在他脑海中缓缓流过:“肩若削成,腰如约素。延颈秀项,皓质呈露。芳泽无加,铅华弗御。云髻峨峨,修眉联娟。丹唇外朗,皓齿内鲜,明眸善睐,靥辅承权。瑰姿艳逸,仪静体闲。柔情绰态,媚于语言……”这些艳丽的句子形容的是一个活色生香的美人,“皎若芙蓉出绿波”,但段誉觉得,用之形容眼前这个不言不动的玉美人,却仍是大大的不够。

他手中拿著那面铜镜,呆了半晌,又想起玉像脚下那块铜片上的字来:“汝既磕足千头,便已为我弟子,此后遭遇,惨不堪言,汝其无悔。本门绝世武功,尽在各处石室之中,望静心参悟。”数日前他与玉像相别之时,曾道:“神仙姐姐,我不做你弟子,你的绝世武功我也是不学的。”但此刻向那玉像又多瞧了几个时辰,心中痴痴迷迷,已是全无自主,心想:“各处石室中有什么绝世武功?那定是刻在铜镜上的这些图形文字了。神仙姐姐叫我学武,我是非学不可的。”翻过镜面,想象《易经》中的六十四卦方位,一步步的走将起来。

初时依著铜镜上所刻的方位步数而走,不明其中的奥妙所在,有时镜上所注步数极怪,走了上一步后,无法接到后一步,直至想到须得凭空转一个身,这才豁然贯通。更有时须得跃前纵后,方能依循镜上的指示。段誉书呆子的劲道一发,遇到难题便苦苦钻研,一得悟解,乐趣之大,直是难以言宣,不禁觉得:“武学之中,原来也有这般无穷快乐,实不下于读书。”又想:“我不愿伤人杀人,这才决意不肯学武。这步法不能伤害别人,却能避去恶人的加害,学了有益无害。即是其他武功,学了用以救人自卫,也非坏事。”他一想通此节,学得更加勤了。

如此一日过去,镜上的步法已学得了二三成。到得晚间,腹中饥饿不堪,便取出“莽牯朱蛤”,由得它纵声大叫,引来一些蛇儿俯伏在地,段誉选了一条宰杀,到江边拾些枯柴枯草来烤熟吃了。数日之间,除了食蛇睡觉,没一刻不是浸沉在这“凌波微步”之中,有时怠懈起来,一抬头看到玉像,便觉那美人脸上似有愠色,嫌他太不用劲,心中一惊,又孜孜不倦的钻研起来。

第四日午间,已是全部了然于胸,自觉镜上所注,前进后退,亦已演习纯熟。这几日来他心中常想:“木姑娘落入南海鳄神手中,时日已久,我须得快去救她出来。”但每次和玉像的目光相接,一个人便如中邪著魔一般,再也没想到木婉清身处危境。这时下了极大决心:“先救木姑娘,再回此处也是不迟。”于是将那面铜镜放回原处,一瞥眼间,见地下另一面铜镜上花纹斑斓,也是刻满了图样文字。

他知道若再练习这面镜上的功夫,又非数日不可,心道:“段誉啊段誉,那位木姑娘被恶人擒住,度日如年,你若不去救她,如何对得人住?”可是在内心深处,他另有一个念头:“我在此长对玉人,何等快乐?我又没本领去打败南海鳄神,只有拜他为师,那真是要了我的命啦。”他胸中天人交战,踌躇良久,总觉倘若不去救出木婉清,忒也无情无义,非男子汉大丈夫所为,纵然自身必遭苦厄,那也说不得了,当下向那玉像长揖到地说道:“神仙姐蛆,若能凭著你教我的‘凌波微步’,逃脱那南海鳄神之手,日后我每一年中,都来陪你半年。”

当下左足跨出,踏“中孚”,转“既济”,便要用这“凌波微步”,走出洞去,不料甫上“泰”位,一个转身,右路踏上“蛊”位,突然间丹田中一股热气冲将上来,全身麻痹,登时瘫痪在地。段誉大惊之下,想伸手撑地,站起身来,不料四肢百骸,没一处再能听心意使唤,便是要移动一根小指头儿也是不能,就像一个人在梦魇之中,愈是著急,愈是使不出半点力道。

原来这铜镜上的“凌波微步”,乃是一种极上乘的武功,在身负深厚武功之人加以习练,身子的动作和脚步与内力息息相关。段誉全无内功根基,走一步,想一想,再退一步,又停顿片刻,身中血脉有缓息的余裕,自无阻碍。他熟习之后,突然一气呵成的走将起来,体内经脉逆转,登时瘫痪,几乎走火入魔。幸好他没跨得几步,步子又不如何迅速,总算没到绝经断脉的危境。

段誉惊惶之中,出力挣扎,但越是使力,胸腹间越是难过,似欲呕吐,却又呕吐不出。他长叹一声,听天由命的不动,说也奇怪,这一任其自然,烦恶之感反而渐消。他这么一动不动的躺在地下,直到次早明晨,仍是无法动弹,心想:“神仙姐姐脚下的铜片上明明写著:‘此后遭遇,惨不堪言,汝其无悔?’我在这里生生的饿死,还不能说是‘惨不堪言’。”

这一日早晨阳光斜照,到得辰牌时分,阳光照到一面铜镜之上,反映到段誉眼中,微感眩耀,他想侧头避开,但头颈转动不得,依稀见到铜镜上刻著“未济”、“小过”、“震”、“屯”等字。既是无法避开,索性看看镜上的文字,思考起来。他在第一面镜上所学,只是六十四卦中的三十二卦。恰巧这面镜上记载的,正是余下三十二卦。他脚下不能走幼,心中虚拟脚步,一步步的想下去,到得傍晚,已想通了十余步,心中烦恶之感亦是大减。

翌日午间,这三十二卦已是尽数想通。他心下默念,将两面铜镜上所刻的六十四卦,从“明夷”起始,经“贲”、“既济”、“家人”,一共踏遍六十四卦,恰好走了一个大圆而至“无妄”时,自知功德圆满,一喜之下,跳起身来拍手叫道:“妙极,妙极!”这四个字一出口,才知自身已能活动,原来他内息不知不觉的随著思念浑转,也走了一个大圆,胶结的经脉便此解开。

段誉又惊又喜,生怕忘记,将这六十四卦翻来覆去的又记了几遍,生怕重蹈覆辙,极缓慢的一步步踏出,待得六十四卦踏遍,脚步成圆,只感神清气爽,精神为之一振,虽是数日未曾进食,竟是不感如何饥饿,他向玉像一揖,说声:“多谢!”急从石道中奔出,寻觅旧道,到了“善人渡”,然后回无量山来,终于与木婉清相会。

他向伯父伯母及父母叙述洞中学步的经过,将玉像之事略过不提,只说见到两面铜镜,学到镜上所记的步法。他觉得在这许多人之前,详细讲说自己如何为一座玉雕女像发痴,未免太过不好意思,而木婉清听了,更非大发脾气不可。

段誉说罢,保定帝道:“这六十四卦的步法之中,显是隐伏有一种上乘内功,你倒从头至尾的走一遍看。”段誉应道:“是!”微一凝思,一步步的走将起来。保定帝,段正淳、高升泰等都是内功极其深厚之人,但于这步法的奥妙,却也只能看出了一二成。段誉六十四卦走完,刚好绕了一个大圈,回归原地。保定帝喜道:“好极!这步法天下无双,吾儿实是遇上了极难得的福缘。你母亲今日回府。吾儿陪娘说说家常话。”转头向皇后道:“咱们回去了把!”皇后站起身来,应道:“是!”

段正淳等恭送皇帝皇后起驾回宫,直送回镇南王府的牌楼之外。段正淳等回到府中,内堂张宴,这一桌除了段正淳夫妇和段誉之外,便是木婉清一人,在旁侍候的宫婢倒有十七人。木婉清一生之中,哪里见过如此荣华富贵的气象?每一道菜都是见所未见,闻所未闻,她见镇南王夫妇将自己视作家人,俨然是两代夫妇同席欢叙,芳心自是不免暗喜。段誉见母亲对父亲的神色仍是冷冷,既不喝酒,也不吃菜,只是挟些素菜来吃,便斟了一杯酒,站起身来说道:“妈,儿子敬你一杯。”瑶瑞仙子道:“我不喝酒。”段誉又斟了一杯,向木婉清使个眼色,道:“木站娘也敬你一杯。”木婉清捧著酒杯站起来。瑶瑞仙子心想对木婉清不便太过冷淡,便微微一笑,说道:“姑娘,我这个孩儿淘气得紧,爹娘管他不住,以后你得帮我管管他才是。”木婉清道:“他不听话,我便老大耳括子打他。”瑶瑞仙子嗤的一笑,斜眼向丈夫瞧去。段正淳道:“正该如此。”

瑶瑞仙子伸左手去接木婉清手中的酒杯。烛光之下,木婉清见她素手纤纤,晶莹如玉,手背上近腕处有一块殷红如血的红记,不由得全身一震,颤声道:“你……你的名字……可叫做舒白凤吗?”瑶瑞仙子笑声:“你怎知道我名字?”

木婉清颤声问道:“你……你当真便是舒白凤?你从前是使软鞭的,是不是?”瑶瑞仙子见她神情有异,但仍是不疑有他,微笑道:“誉儿待你真好,连我的闺名也跟你说了。”木婉清叫道:“师恩深重,师命难违!”右手一扬,两枝毒箭往瑶瑞仙子当胸射去。筵席之间,四人言笑宴会,亲如家人,哪料到木婉清竟会突然发难?瑶端仙子武功虽较木婉清为高,但两人相距极近,又是变起俄顷,猝不及防,眼看这两枝毒箭势非射中不可。段正淳坐在对席,乃在木婉清背后,一见情势不对,食指点出,正是“一阳指”的神技,但这一指只能控制住木婉清,却不能救得妻子。段誉曾数次见木婉清谈笑间便飞箭杀人,她这毒箭上喂的毒药厉害非常,端的是见血封喉,一见她抖动衣袖,便知不妙,他站在母亲身旁,苦于不会武功,无法代为挡格,脚下使出“凌波微步”,身形一晃,从斜刺里穿了过来,挡在瑶端仙子身前,卜卜两声,两枚毒箭射入他的胸口。木婉清同时觉得背心一麻,伏在桌上,再也不能动弹。段正淳应变奇速,飞指而出,连点段誉中箭处周围的八处穴道,使得毒血暂时不能归心,反手提起木婉清的后心,喀的一声,已拘断她右臂的关节,令她不能再发毒箭,然后拍开她的穴道,厉声道:“取解药来!”木婉清颤声道:“我……我只要杀舒白凤,不是要害段郎。”忍住右臂剧痛,忙从怀中取出两瓶解药,道:“红的内服,白的外敷,快,快!迟了便不及相救。”

瑶瑞仙子向她瞪视一眼,见她对段誉的关切之情确是出于真心,已约略猜到其中原由,当即夹手夺过解药,将两颗红色药丸喂入儿子口中,白色的乃是药粉,她抓住箭尾,轻轻一拔,将两枝短箭拔出,然后在伤处敷上药粉。木婉清道:“谢天谢地,他……他性命无碍,不然我……我……”段誉中箭之后,神智立时迷糊,昏倒在母亲怀中。段正淳夫妇目不转瞬的望著伤口,见流出来的血自黑转紫,自紫转红,这才吁了一口气,知道儿子的性命已然保住。瑶瑞仙子抱起儿子,送入他卧室之中,替他盖上了被,再搭他脉息,只觉跳动虽是无力,却甚均匀,于是又回到暖阁中来。段正淳问道:“不碍吧?”瑶瑞仙子不答,向木婉清道:“你去跟修罗刀秦红棉说……”段正淳听到“修罗刀秦红棉”六字,脸色一变,说:“你……你……”瑶瑞仙子不理丈夫,仍是向著木婉清说:“你跟她说,要我性命,尽管光明正大的要,这等鬼域伎俩,不教人笑歪了嘴么?”木婉清说:“我不知修罗刀秦红棉是谁。”瑶瑞仙子道:“那么是谁叫你来杀我的?”木婉清道:“是我师父。我师父叫我来杀两个人。第一个便是你,她说你手上有一块红记,名叫舒白凤,相貌很美,以软鞭作兵刃。她没……说你是道姑打扮,我见你的兵刃乃是拂尘,名字叫作瑶瑞仙子,没想到便是师父要杀……要杀之人,更没想到你是段郎的妈妈……”说到这里珠泪滚滚而下。瑶端仙子舒白凤道:“你师父叫你去杀的第二个人,也是个美貌女子,右手缺了三根手指的,是不是?”木婉清奇道:“是啊,你怎知道?那女人姓康……”舒白凤腮边忽然滚下眼泪,微一沉吟,向段正淳道:“正淳,望你好好管教誉儿。”段正淳道:“白凤,过去的冤孽,你何必放在心上?”舒白凤幽幽的道:“你不放在心上,我却放在心上,人家也放在心上。”突然间飞身而起,从窗口跃了出去。段正淳伸手拉她衣袖,舒白凤回手一掌向他脸上击去。段正淳侧头一让……

一秒钟记住本站网址:JinYongXiaoShuo.COM金庸小说拼音全拼写。

喜欢旧版《天龙八部》小说吗?喜欢金庸小说全集吗?喜欢就用力顶一下吧!

看网友对 第十五章  凌波微步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