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金庸小说全集>>旧版《天龙八部》小说在线阅读

第十六章  两代孽缘

小说:旧版《天龙八部》    作者:金庸
选择背景色: 黄橙 洋红 淡粉 水蓝 草绿 白色 选择字体: 宋体 黑体 微软雅黑 楷体 选择字体大小: 恢复默认

段正淳侧头避开了那一掌,嗤的一声,已将舒白凤的衣袖拉下了半截。舒白凤转过头来,怒道:“你真要动武么?”段正淳道:“白凤,你……”舒白凤双足一登,轻飘飘的跃到了对面屋上,跟著几个起伏,已在十余丈外。远远听得凌千里的声音喝道:“是谁?”舒白凤道:“是我。”凌千里道:“啊,是王妃……”此后再无声息,眼见她是去得远了。

段正淳悄立半晌,叹了口气,回入暖阁,却见木婉清脸色惨白,却并不逃走。段正淳走近身去,双手抓住她的手臂,喀的一声,接上了她的关节。木婉清心想:“我用箭射他妻子,不知他要如何折磨我?”却见段正淳颓然坐入椅中,慢慢斟了一杯酒,咕的一声,便喝干了,双眼望著舒白凤跃出去的窗子,呆呆出神,过了半晌,又慢慢斟了一杯酒,咕的一下又喝干。似这么自斟自饮,连喝了十二三杯,一壶干了,便从另一壶里斟酒,斟得极慢,但饮得极快。木婉清越来越不耐烦,叫道:“你要想什么古怪惨毒的法子整治我,快快下手!”

段正淳抬起头来,目不转瞬的向她凝视,隔了良久,说道:“真像,真像!我早该便瞧了出来,这般的模样,这般的脾气……”木婉清听得没头没脑,问道:“你说什么?胡说八道。”段正淳并不答话,忽地站起身来,左掌向后斜劈,飕的一声轻响,身后一枝红烛随掌风而灭,跟著右掌又向后斜劈,又是一枝红烛陡然熄灭,如此连出五掌,劈熄了五枝红烛,眼睛始终向著前面,出掌却如行云流水,潇洒之极。木婉清惊道:“这……这是‘五罗轻烟掌’,你怎么也会?”段正淳苦笑道:“你师父教过你么?”木婉清道:“我师父说我功力不够,还不能学。再说,师父说这套掌法她决不传人,日后要带入棺材之中。”段正淳道:“嗯,她说过决不传人,日后要带入土中?”木婉清道:“是啊!不过师父当我不在面前之时,常常习练,我暗中却瞧得多了。”段正淳道:“她独自常常使这掌法?”木婉清点头道:“是。师父每次练了这套掌法,便要发脾气骂我。你……你怎么也会?镇南王,似乎你使得比我师父还好。”

段正淳叹了口气,道:“这‘五罗轻烟掌’,是我教你师父的。”木婉清吃了一惊,可是又不得不信,她见师父掌劈红烛之时,往往一掌不熄,要劈到第二三掌方始奏功,决不如段正淳这般随心所欲,挥洒自如,结结巴巴的道:“那么你是我师父的师父,是……是我的太师父么?”段正淳摇头道:“不是!”以手支颐,轻轻自言自语:“她每练一次,便要发一次脾气,她说这掌法决不传人,要带入棺材之中……”木婉清又问:“那么你……”段正淳摇摇手,叫她不要多问,隔了一会,忽然问道:“你今年十八岁,是九月间的生日,是不是?”木婉清跳起身来,奇道:“我的事你什么都知道,你到底是我师父什么人?”

段正淳脸上满是痛苦之色,嘶哑著声音道:“我……我对不起你师父。婉儿,你……”木婉清道:“为什么?我瞧你这个人挺和气,挺好的啊。”段正淳道:“你师父的名字,她没跟你说么?”木婉清道:“我师父说她叫作‘无名客’,到底姓什么,叫什么,我便不知道了。”段正淳道:“这许多年来,你师父怎生过日子?你们住在哪里?”木婉清道:“我和师父住在一座高山的背后,谁也不见,我从小便是这样。”段正淳道:“你的爹娘是谁?你师父没跟你说过么?”木婉清道:“我师父说,我是个被爹娘遗弃了的孤儿,我师父将我从路边捡回来养大的。”段正淳道:“你恨你爹娘不恨?”木婉清侧著头,轻轻咬著左手的小指头儿。段正淳见著这等情景,不禁心中一酸。

木婉清见他两滴清泪从脸颊上流了下来,不由得大是奇怪,问道:“你为什么哭了?”段正淳背转脸去,擦干了泪水,强笑道:“我哪里哭了?多喝几杯,酒气上涌。”木婉清不信,道:“我明明见到你哭。女人才哭,男人也会哭么?我从来没见男人哭过,除非是小孩儿。”段正淳见她不明世事,心中更是难过,说道:“婉儿,日后我要好好待你,方能补我一些过失。你有什么心愿,说给我听,我一定尽力给你办到。”木婉清箭射段夫人后,正自十分担忧,听段正淳这般说,喜道:“我用箭射你夫人,你不怪我么?”段正淳道:“正如你说,‘师恩深重,师命难违’,上代的事,不与你相干。我自是不怪你。只是你以后却不可再对我夫人无礼。”木婉清道:“日后师父问起来,那怎么办?”段正淳道:“你带我去见你师父,我亲自跟她说。”木婉清拍手道:“好,好!”随即皱眉道:“我师父常说,天下男子都是负心薄幸之徒,她是从来不见男子的。”段正淳脸上闪过一丝奇异神色,问道:“你师父从来不见男子?”木婉清道:“是啊,师父买米买盐,都叫李亚婆去买。有一次李亚婆病了,叫他儿子代买,师父很是生气,叫他远远放在门外,不许他提进屋来。”段正淳叹道:“红棉,红棉,你又何必如此自苦?”

木婉清道:“你又说‘红棉’了,到底‘红棉’是谁?”段正淳微一踌躇,说道:“这件事不能永远瞒你,你师父的真名字,叫作秦红棉,她外号叫作修罗刀。”木婉清点头道:“嗯,怪不得你夫人一见我发射短箭的手法,便狠狠的问我,修罗刀秦红棉是我什么人。那时我可真的不知道,倒不是有意撒谎。嘿,原来我师父叫作秦红棉,这名字挺美啊,不知她干么不跟我说。”段正淳道:“我适才弄痛了你手臂,这时候还痛么?”木婉清见他神色温和慈祥,微笑道:“好得多了。咱们去瞧瞧他,好不好?我怕箭上的毒性一时去不净。”段正淳道:“好!”站起身来,又道:“你有什么心愿,说给我听吧!”木婉清突然间满脸红晕,脸色颇为忸怩,低下了头道:“只怕……只怕我射过你夫人,她……她恼了我。”段正淳道:“咱们慢慢求她,或许她将来便不恼了。”木婉清道:“我本来是不求人的,不过为了段郎,求求她也不打紧。”她突然鼓起了勇气,道:“镇南王,我说了我的心愿,你真的……真的一定给我办到么?”段正淳道:“但教我力之所及,一定要教你心愿得偿。”木婉清道:“你说过的话,可不许赖。”段正淳脸现微笑,走到她的身边,伸手轻轻抚摸她头发,眼光中爱怜横溢,道:“我自然不赖。”木婉清道:“我和他的婚事,你要给咱们作主,不许他负心薄幸。”说了这几句话,脸上神采焕发。

段正淳的脸色却越来越青,慢慢退开,坐倒在椅中,良久良久,一言不发。木婉清感到情形不对,道:“你……你不答应么?”段正淳喉音涩滞,语气却极是肯定,说道:“你决计不能嫁给誉儿。”木婉清心中冰冷,颤声道:“为什么?他……亲口答应了我的。”段正淳只道:“冤孽,冤孽!”木婉清道:“他不要我,我……我便杀了他,然后自杀。我……我在师父面前立过誓的。”段正淳缓缓摇头道:“不能!”木婉清道:“我去问他,为什么不能?”段正淳道:“誉儿也是不知道的。”他见木婉清的神色凄苦,便如是十八年前秦红棉陡闻噩耗时一般,再也无法忍耐,冲口说道:“你不能和誉儿成婚,也不能杀他。”木婉清道:“为什么啊?”段正淳道:“因为……因为……因为段誉是你的亲哥哥!”

木婉清一对眼睛睁得大大地,几乎不信自己的耳朵,颤声道:“什……什么?你说段郎是我哥哥?”段正淳道:“婉儿,你知道你师父是你什么人?她是你亲生的母亲。我……我是你的父亲。”木婉清脸上又是惊恐,又是愤怒,再无半分血色,道:“我不信,我不信!”

突然间窗外幽幽一声长叹,一个女子的声音说道:“婉儿,咱们回家去吧!”木婉清蓦地回过身来,叫道:“师父!”那窗子呀的一声开了,窗外站著一个中年女子,尖尖的脸蛋,双眉修长,相貌甚美,只是眼光中带著三分倔强,三分凶狠。段正淳见到昔日的情人修罗刀秦红棉突然现身,又是惊诧,又是喜欢,叫道:“红棉,红棉,这几年来,我……我想得你好苦。”秦红棉道:“婉儿出来!这等负心薄幸之人的家里,片刻也停留不得。”

木婉清见了师父和段正淳的神情,心底更是凉了,道:“师父,他……他骗我,说你是我妈妈,说他是我……是我爸爸。”秦红棉道:“你妈早已死了。你爸爸也死了。”段正淳抢到窗口,柔声道:“红棉,你进来,让我多瞧你一会儿。你从此别走了,咱俩永远厮守在一块。”秦红棉的眼光突然明亮,道:“你说咱俩永远厮守在一块,此话当真?”段正淳道:“当真!红棉,我没有一天不在想念你。”秦红棉道:“你舍得舒白凤么?”段正淳踌躇不答,脸上露出为难的神色。秦红棉道:“你若是可怜咱俩这女儿,那你跟我就走,永远不许再想起舒白凤,永远不许再回来。”木婉清的心不住的向下沉,向下沉,双眼泪水盈眶,望出来师父和段正淳的面目都是模糊一片。她知道眼前这两人确是自己的亲生父母,这几日来情深爱重、魂牵梦萦的段郎,乃是自己同父异母的哥哥,什么鸳鸯比翼、白头偕老,霎时间化为云烟。

只听段正淳道:“我是大理国镇南王,总揽文武机要,一天也走不开……”秦红棉厉声道:“十八年前你这么说,十八年后的今天你仍是这么说。段正淳啊段正淳,你这负心薄幸的汉子,我……我好恨你……”突然间东边屋顶上啪啪啪三声击掌,西边屋顶也有人击掌相应。跟著高升泰和凌千里的声音同时叫了起来:“有刺客!众兄弟各守本位,不得妄动。”秦红棉喝道:“婉儿,你还不出来?”木婉清应道:“是!”飞身跃进出窗外,扑在这慈母兼为恩师的怀中。段正淳道:“红棉,你真的就此舍我而去吗?”放眼放去,四处屋角上都伏满了人。要知他这镇南王府广延宾客,收罗了四方不少武功高强之士,由善阐侯高升泰及渔樵耕读四人接待统率,一旦有警,自是人人奋起。

秦红棉语音突转柔和,道:“淳哥,你做了几十年王爷,也该够了。你随我去,从此,我对你百依百顺,决不骂你半句,打你半下。这样可爱的女儿,难道你不疼惜么?”段正淳心中一动,冲口而出,道:“好,我随你去。”秦红棉大喜,伸出右手,等他来握。忽然背后一个女子的声音冷冷的道:“姊姊,你……你又上他当了。他哄得你几天,还不是又回来做他的王爷。”段正浪心头一震,道:“阿宝,是你!你也来了。”木婉清一侧头,只见说话的女子一身绿色绸衫,竟是万劫谷中的钟夫人。她身后站著三人,一是叶二娘,另一是云中鹤,第三个却是去而复来的南海鳄神。更令她大吃一惊的,赫然却是段誉。木婉清叫道:“段郎,你怎么啦?”

段誉在床上养伤,迷迷糊糊中被南海鳄神跳进房来抱了出去,一惊之下,神智反而清醒,却在暖阁窗外听到了父亲与木婉清、秦红棉三人的说话,虽是没听得全,却也揣摸了个十之八九。

段誉听木婉清仍是叫自己为“段郎”,心中一酸,说道:“妹子,以后咱兄妹俩相亲相爱,也是一样。”木婉清怒道:“不,不是一样。你是第一个见了我脸的男人。”但想到自己和他同是段正淳所生,兄妹终究不能成亲,倘是世间有人阻挠她的婚事,尽可一箭射杀,现下拦在这中间的,却是冥冥中的天意,任你多高的武功,多大的权势,都是不可挽回,霎时之间但觉万念俱灰,双足一顿,向西纵去。秦红棉急叫:“婉儿,你到哪里去?”木婉清连师父也不睬了,说道:“你害了我,我不理你。”奔得更加迅速。王府中一名卫士双手一拦,喝问:“是谁?”木婉清一箭射出,正中那卫士咽喉,倒栽下屋。她脚下丝毫不停,一个俏生生的身影没入了黑暗之中。

段正淳见儿子被南海鳄神劫走,顾不得女儿到了何处,一指便向南海鳄神点去。叶二娘挥掌上拂,切他腕脉,段正淳反手一勾,叶二娘咯咯娇笑,中指向他手背上弹去。刹那之间,两人交了三招,段正淳心头暗惊:“这婆娘恁地了得。”秦红棉伸出一掌,按住段誉头顶,叫道:“你儿子的性命,要不要了?”段正淳一惊住手,知道秦红棉生性怪僻,对自己的元配夫人舒白凤又是恨之入骨,说不定掌力一吐,便伤了段誉的性命,急道:“红棉,我孩儿中了你女儿的毒箭,受伤不轻。”秦红棉道:“他已服解药,死不了,我暂且带去。瞧你是愿做王爷呢,还是要儿子。”南海鳄神哈哈大笑,说道:“这小子终究是非拜我为师不可。”段正淳道:“红棉,我什么都答应,你……你放了我孩儿。”

秦红棉对段正淳的情意,并不因隔得十八年而淡了,听他说得如此情急,心中一软,道:“你真的……真的什么都答应?”段正淳道:“是,是!”钟夫人插口道:“姊姊,这个负心汉子的话,你又相信得的?岳三先生,咱们走吧!”南海鳄神纵起身来,抱著段誉在半空中一个转身,已落在对面的屋上,跟著砰砰两声,叶二娘和云中鹤分别将两名王府卫士击下地去。钟夫人道:“段正淳,咱们今晚是不是要打上一架?”

段正淳虽知集王府中的人力,未必不能截下这些人来,但儿子落入了对方手中,投鼠忌器,难以凭武力决胜,何况对面这两个女子均与自己关系大不寻常,柔声道:“阿宝,你……你也来和我为难么?”钟夫人道:“我是钟万仇的妻子,你胡说八道的乱叫什么?”段正淳道:“阿宝,这些日子来,我常常在想念你。”钟夫人眼眶一红,道:“那日我见了段公子,便知是你的孩儿……”声音也柔和起来。秦红棉叫道:“师妹,你又也要上他当吗?”钟夫人挽了秦红棉的手,叫道:“好,咱们走。”回头道:“你提了舒白凤那贱人的首级,一步一步拜上万劫谷来,咱们或许便还了你的孩儿。”段正淳道:“万劫谷!”只见南海鳄神抱著段誉,越奔越远。高升泰和凌千里等,四面攻击拦截。段正淳叹了口气,叫道:“高贤弟,放他们去吧。”高升泰道:“小王爷……”段正淳道:“慢慢再想法子。”

他一面说,一面飞身纵到高升泰身前,叫道:“刺客已退,各人各归原位。”突然身形一晃,欺到钟夫人身旁,柔声道:“阿宝,你这几年可好?”钟夫人道:“有什么不好?”段正淳反手一指,无声无息,已点中了她胸口的“膻中”大穴。钟夫人猝不及防,身子便即软倒。段正淳伸左手揽住了她,假作惊慌,道:“阿宝,你怎……怎么啦?”秦红棉不虞有诈,奔了过来,问道:“师妹,什么事?”段正淳“一阳指”的指风射出,已中她的“肩贞穴”。

秦红棉和钟夫人要穴被点,被段正淳一手一个的搂住,不约而同的向他恨恨的瞪了一眼,心中均想:“又上了他的当。我怎地如此胡涂?这一生中上过他如此大当,事到临头,又是不知提防。”段正淳说道:“高贤弟,你内伤未愈,快些回房休息。千里,你率领人众,四下守卫。”高升泰和凌千里躬身答应。段正淳挟著二人,回入暖阁之中,命厨子及侍婢重开筵席,再整杯盘。

待众人退下,段正淳点了两人腿上要穴,使她们无法走动,然后拍开两人之前的要穴。秦红棉大叫:“段正淳,到今日你还来欺侮我姊妹俩。”段正淳转过身来,向两人一揖到地,说道:“多多得罪,我在这里先行陪礼了。”秦红棉怒道:“谁要你陪礼?快些放开我们。”段正淳道:“咱三人十多年不见面了,难得今日重会,正有千言万语要说。红棉,你还是这么急性子。阿宝,你越长越秀气啦,怎么一点也不老?”钟夫人尚未答话,秦红棉怒道:“你快放我走。阿宝越长越秀气,我便越长越丑怪,你瞧著我这丑老太婆有什么好?”段正淳叹道:“红棉,你倒照照镜子看,倘若你是丑老太婆,那些写文章的人形容一个绝世美人之时,都要说;‘沉鱼落雁之容,丑老太婆之貌’了。”

秦红棉忍不住嗤的一笑,正要顿足,没想到腿足麻痹,半点也动弹不得,嗔道:“这当儿谁来跟你说笑?嘻皮笑脸的猢狲儿,像什么王爷?”烛光之下,段正淳见到她轻颦薄怒的神情,回忆昔日定情之夕,不由得怦然心动,走上前去在她左颊上香了一下。秦红棉上身却能动弹,左手啪的一声,清脆响亮的给他一记耳光。段正淳若要闪避挡架,原非难事,却故意挨了她这一掌,在她耳边低声道:“修罗刀下死,做鬼也风流!”

秦红棉全身一颤,泪水扑筱筱而下,放声大哭,哽咽道:“你……你又来说这些话。”原来当年秦红棉以一对修罗刀纵横江湖,外号便叫作“修罗刀”,失身给段正淳之时,便是给他亲了一下面颊,打了他一记耳光,段正淳当年所说的,正是那两句话。十八年来,这“修罗刀下死,做鬼也风流”十个字,在她心头耳边,不知萦回了几千几万遍。此刻陡然间听得段正淳口中说了出来,当真是心酸甜蜜,百感俱至。

钟夫人低声道:“师姊,此人就会甜言蜜语,讨人欢喜,你别再信他的话。”秦红棉道:“不错,不错!我再也不信你的鬼话。”这句话却是对著段正淳说的。段正淳走到钟夫人身边,笑道:“阿宝,我也香香你的脸,许不许?”钟夫人庄严道:“我是有夫之妇,决不能坏了我丈夫的名声。你只要碰我一下,我立时咬断舌头,死在你的面前。”

段正淳见她说得斩钉截铁,倒也不敢亵渎,问道:“阿宝,你嫁了怎样的一个丈夫啊?”钟夫人道:“我丈夫样子丑陋,脾气古怪,武功不如你,人品不如你,更没你的富贵荣华。可是他一心一意的待我,我也一心一意的待他。我若有半分对不起他,教我天诛地灭,万劫不得超生。”段正淳不由得肃然起敬,不敢再提旧日的情意,说道:“你们掳了我孩儿去,却是为何?阿宝,你那万劫谷,是在哪里?”

窗外忽然一个涩哑的嗓子说道:“别跟他说!”段正淳吃了一惊,心想:“外边有凌千里等一干人把守,怎地有人悄没声的欺了过来?”钟夫人脸色一沉,道:“你伤没好,也来干什么?”跟著一个女子的声音说道:“钟先生,请进吧!”段正淳更是一惊,不由得面红过耳。

暖阁的帷子掀起,瑶端仙子走了进来,后面跟著一个极丑的汉子,好长的一张马脸……

进来的正是万劫谷谷主钟万仇。钟夫人见丈夫突然到此,且是与段夫人舒白凤偕来,更是倍增诧异。原来秦红棉记挂爱女,来到万劫谷师妹处寻觅,查知情由,便与钟夫人一齐出来探访,途中遇到叶二娘、南海鳄神和云中鹤“三恶”。秦红棉与叶二娘有旧,师门颇有渊源,虽然向不来往,但一听木婉清失陷在大理镇南王府之中,当即偕同前来。钟万仇对这个妻子爱逾性命,醋性又是奇重,自她走后,坐立不安,心绪难宁,当下顾不得创伤未愈,自己又是假装已死而在深谷中隐居,半夜中跟踪妻子而来。在镇南王府之外,遇到舒白凤忿忿而出,两人一言不合,便即动起手来。正斗到酣处,只见一个黑衣人影从身旁掠过,掩面呜咽,却是香药叉木婉清。两人齐声招呼,木婉清不理而去。钟万仇说道:“我去寻老婆要紧,没功夫跟你缠斗。”舒白凤道:“你到哪里去寻老婆?”钟万仇道:“到段正淳那狗贼家中。我老婆一见段正淳,大事不妙。”舒白凤问道:“为何大事不妙?”钟万仇道:“段正淳花言巧语,是个诱骗女子的小白脸,老子非杀了他不可。”

舒白凤心想:“正淳四十多岁年纪,胡子一把,还是什么‘小白脸’了?但他风流习性不改,这马脸汉子的话倒是不可不防。”一问他夫妇的姓名来历,知道钟夫人便是丈夫昔日的情人之一,心下更是嘀咕,当即陪同钟万仇来到王府。那镇南王府四下里虽是守卫森严,但众卫士见是王妃,谁敢阻拦?是以两人欺到暖阁之下,无人出声示警。段正淳对秦红棉、钟夫人师姊妹俩这番嬉皮笑脸,窗外两人一一听入耳中,只恼得舒白凤没的气炸了胸膛,钟万仇听妻子以礼自防,却是大喜过望。

钟万仇奔到妻子身旁,又是疼惜,又是高兴,绕著她转来转去,只说:“他若敢欺侮你,我跟他拚命。”过得好半晌,才想到妻子穴道被服点,转头向段正淳道:“快,快解开我老婆的穴道。”段正淳道:“我儿子被你们掳去,你回去放还我儿子,我自然解救尊夫人。”钟万仇伸手在妻子腰间肋下,又捏又拍,虽然他内功甚强,但段家“一阳指”手法天下独一无二,旁人无所措手,只累得他满额青筋暴起,钟夫人被他拍捏得又痛又痒,腿上穴道却未解开半分。钟夫人嗔道:“傻瓜,别献丑啦!”钟万仇讪讪的住手,一口气无处可出,大声喝道:“段正淳,跟我斗他*的三百回合!”磨拳擦掌,便要上前厮拚。

钟夫人冷冷的道:“段王爷,公子为南海鳄神等人掳去,拙夫要他们放,他们未必肯放。我和师姊回去,俟机解救,或有指望。至少,也不让他们难为了公子。”段正淳摇头道:“我信不过。钟先生,你请回吧,领了我孩儿来,换你夫人回去。”钟万仇大怒,厉声道:“你这镇南王府是荒淫无耻之地,我老婆留在这儿,危险万分。”段正淳脸上一红,喝道:“你再口出无礼之言,莫怪我姓段的不客气了。”舒白凤进屋之后,一直一言不发,这时突然插口道:“你要留这两个女子在此,端的是何用意?是为誉儿呢,还是为你自己?”

段正淳叹了口气道:“连你也不信我!”反手一指,点在秦红棉腰间,解开了她穴道,走上一步,伸指待要往钟夫人腰间点去,钟万仇闪身拦在妻子之前,双手急摇,说道:“你这人鬼鬼祟祟,最会占女人家的便宜。我老婆的身子,你碰也碰不得。”段正淳苦笑道:“小王这点穴功夫虽是粗浅,旁人却也解救不得。时候一久,只怕尊夫人一双腿会有残疾。”钟万仇怒道:“我好端端一个如花似玉的老婆,若是变了跛子,我把你的贼儿子碎尸万段。”段正淳笑道:“你要我替尊夫人解穴,却不许我碰她身子,到底要我怎地?”钟万仇无言可答,忽地勃然大怒,喝道:“谁叫你当初点了她的穴道?啊哟!不好!你点我老婆穴道之时,她身子已给你碰过了。我要在你老身上也点上一指。”钟夫人白了他一眼,道:“又来胡说八道了,也不怕人家笑话?”钟万仇道:“什么好笑话的?我就是不能吃亏。”正闹得不可开交,突然门帷掀起,缓步走进一人,身穿黄缎长袍,三绺长须,眉清目秀,正是大理国皇帝保定帝段正明。段正淳叫道:“皇兄!”保定帝点了点头,身子微侧,凭空一指往钟夫人胸腹之间点去,隐隐似有一道白线,便如严冬之时口中呵出的热气一般,激射而出。钟夫人只觉丹田上部一热,两道暖流通向双腿,登时血脉畅通,身不由主的站起身来。

钟万仇见他露了这手“隔空解穴”的神技,满脸惊异之色,张大了口,竟是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实不信世间居然真有这等不可思议的能耐。

段正淳道:“皇兄,誉儿给他们掳了去啦。”保定帝点点头,道:“善阐侯已跟我说了。淳弟,咱段氏子孙既落入人手,自有他父母伯父前去搭救,咱们不能扣人为质。”段正淳脸上一红,应道:“是!”保定帝这几句话说得光明磊落,极具身份,言下之意是说:“你扣人为质,意图交换,岂非自坠大理段氏的名声?咱们堂堂皇室子弟,怎能与几个草莽女子相提并论?”他顿了一顿,向钟万仇道:“三位请便吧。三日之内,段家自有人到万劫谷来要人。”钟万仇道:“我万劫谷极为隐秘,未必你找得到,要不要我跟你说说路程方向?”他是盼望保定帝出口相询,但如对方问及,自己却偏又不说。哪知保定帝竟不理会,衣袖一挥,说道:“送客!”

钟万仇的外号叫作“见人就杀”,性子固是暴躁异常,隐居以前在武林中更有极大的声名,寻常江湖豪客一听到他的踪迹到了百里之内,便即坐立不安,魂不守舍,是以神农帮帮助司空玄一想到钟灵是他女儿,便即惧怕异常。可是在这不怒自威的保定帝之前,这个不可一世的大魔头竟是暗暗震慑,不由得手足无措起来,一听他说“送客”,便道:“好,咱们走!老子生平最恨的是姓段之人。世上姓段的,可没一个好人!”挽了妻子的手,怒气冲冲的大踏步出房。钟夫人扯一扯秦红棉的衣袖,道:“姊姊,咱们走吧。”秦红棉向段正淳望了一眼,见他木然不语,心中酸苦,眼圈儿登时通红,狠狠的向舒白凤一瞪,低头而出。三人一出房便即纵跃上屋。善阐侯高升泰站在屋檐角上微微躬身,道:“送客!”钟万仇在屋顶上吐了一口唾沫,忿然道:“假惺惺,装模作样,没一个好人!”一提气,飞身一间屋一间屋的跃去,眼见镇南王府已然走尽,将到围墙,他提气一跃,左足跨向墙头。突然之间,眼前多了一个人,他本拟落足之处的墙头上竟然站得有人,宽袍缓带,正是送客的高升泰。此人本在钟万仇身后,不知如何,居然神不知、鬼不觉的抢在钟万仇之前,而且看准了他的落足点,抢先占住,拿捏之准,实是妙到了颠毫。钟万仇人在半空,退后固是不能,转向亦已不得,喝道:“让开!”双掌齐出,向高升泰击了过去。他心想这双掌之力足可开碑裂石,对方若是硬接,定须将他震下墙头,就算对方和自己功力相若,也可借他之力,转向站在他身旁墙上。眼见双掌便要击到对方胸口,只见高升泰身子突向后仰,凌空使个“铁板桥”,双足仍是牢牢钉在墙上,全身如一条飞桥相似,让开了钟万仇双掌之一击。

一秒钟记住本站网址:JinYongXiaoShuo.COM金庸小说拼音全拼写。

喜欢旧版《天龙八部》小说吗?喜欢金庸小说全集吗?喜欢就用力顶一下吧!

看网友对 第十六章  两代孽缘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