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金庸小说全集>>旧版《天龙八部》小说在线阅读

第二十六章  千载难逢

小说:旧版《天龙八部》    作者:金庸
选择背景色: 黄橙 洋红 淡粉 水蓝 草绿 白色 选择字体: 宋体 黑体 微软雅黑 楷体 选择字体大小: 恢复默认

那六条白线来到天因等身前三尺之处,便即停住不动。天因等都是吃了一惊,心想以内力逼送白烟,并不为难,可是将这飘荡无定的烟气凝在半空,那可是难上十倍了。天参左手小指一伸,一条气流从少冲穴中激射而出,指向身前的白烟。那条烟柱受这道内力一逼,迅捷无比的向鸠摩智倒射过去,射到他身前二尺时,鸠摩智的“火焰刀”内力加盛,烟柱无法再向前行。鸠摩智点了点头,道:“名不虚传,六脉神剑中果然有‘少冲剑’一路剑法。”两人的内力激荡数招,天参大师已觉若是坐定不动,难以发挥剑法中的威力,当即向左斜行三步,这股内力自左向右的斜攻过去。鸠摩智左掌一拨,登时挡住。天观中指一竖,“中冲剑”向前刺出,鸠摩智喝道:“好!是中冲剑法!”以一敌二,毫不见怯。段誉坐在枯荣大师的身前,斜身侧首,旁观这场武林中千载难逢的大斗剑,他虽是不懂武功,但也知道这几位高僧以内力斗剑,其凶险和厉害之处,比之手中真有兵刃,更有胜过。幸好鸠摩智点了六根线香,他可从白烟的飘动来去中,看到这三人的剑招刀法,看得十数招后,他心念一动:“啊,是了!天观大师的中冲剑法,便如图上所绘的一般无二。”从白烟的缭绕之中,对照图谱上的剑招,一看即明,再无难解之处。

段誉只看得心花怒放,再看天参的少泽剑法时,也是如此。只不过“中冲剑”大开大阖,气势雄迈,“少泽剑”却是忽来忽去,变化精微。天因方丈见师兄师弟联手,占不到丝毫上风,心想咱们练这剑法未熟,剑招易于用尽,六人越早出手越好,这大轮明王聪明绝顶,眼下他显是在观察天观、天参二人的剑法,未以全力攻防,当即说道:“天相、天尘二位师弟,咱们都出手吧。”食指伸处,“商阳剑”法展动,跟著天相的“少冲剑”,保定帝的“关冲剑”,三路剑气,齐向三条白烟上击去。段誉初时瞧瞧少冲剑,瞧瞧关冲剑,又瞧瞧“商阳剑”,东看一招,西看一招,对照图谱之下,虽能明白,终究是凌乱无章。正自凝神瞧著“少冲剑”的图谱时,忽见一根枯瘦的手指伸到图上,写道:“只学一图,学完再换。”段誉心念一劲,知道是枯荣大师指点,回过头来,向他微微一笑,示意致谢。哪知这一看之下,他笑容登时僵住,神气极是尴尬,原来他眼前所出现的那张面容,奇特之极,左边的一半脸色红润,皮光肉滑,有如婴儿,右边的一半却如枯骨,除了一张焦黄的面皮之外,全无肌肉,骨头突了出来,宛然便是半个骷髅骨头。他一惊之下,立时转过了头不敢再想,一颗心怦怦乱跳,明知这是枯荣大师修习枯荣禅功所致,但这张半枯半荣的脸孔实在太过难看,无论如何不能定下心来。

枯荣大师的食指又在绢上写道:“良机莫失,凝神观剑。”段誉点了点头,仔细观看伯父的“关冲剑”法,然后又看少冲、商阳两路剑法。一个人的无名指在五指之中,最是笨拙,而食指则最是灵活,因此关冲剑以拙滞古朴取胜,而商阳剑法却是巧妙活泼,难以捉摸。那少冲剑法与少泽剑法同以小指运使,但一左一右,剑法上也便有工、拙、捷、缓之分。但“拙”并非不佳,“缓”也并不减少威力,只是奇正有别而已。

段誉本来只是一念好奇,从白烟的来去之中,对照图谱上的线路,只不过像猜灯谜一般推详一番,但枯荣指点他道“良机莫失”,他才专心一致的看了起来。到得这三路剑法学全,天参与天观二僧的剑法已是第二遍再使。段誉不必再参照图谱,眼观白烟,与心中所记的剑法一一印证,觉得图上所画线路是死的,而这白烟的来去,变化无穷,比之图谱上所绘,那是丰富繁复得多了。

再观看一会,天因、天相和保定帝三人的剑法也已使完。天相小指一弹,使一招“分花拂柳”,那已是这路剑招的第二次使出。鸠摩智微微点了点头,跟著天因和保定帝的剑招也不得不从旧招中更求变化,突然之间,只听得鸠摩智身前嗤嗤声响,“火焰刀”的威势大盛,将五人剑招上的内力都逼将回来。原来鸠摩智初时只取守势,要看尽六脉神剑的招数,再行反击,这一自守转攻,五条白烟回旋飞舞,灵动无比。那第六条白烟,却仍是停在枯荣大师身后三尺之处,稳稳不动。枯荣大师有心要看透他的底细,瞧他五攻一停,能支持到多少时候。果然鸠摩智要长久稳住这第六条白烟,耗损内力颇多,终于这道白烟也是一寸又一寸的向枯荣大师后脑移近。

段誉惊道:“大师父,敌人的白烟攻过来了。”枯荣点了点头,展开“少商剑”的图谱,放在段誉面前。段誉知道这是枯荣的一番美意,当下全神贯注的观看图谱。只见这路“少商剑”的剑法,便如是一幅泼墨山水相似,纵横倚斜,寥寥数笔,却是力道无穷,颇有石破天惊,风雨大至的气势。段誉眼看剑谱,心中却记挂著枯荣后脑的那股力气,一回头间,只见那白烟离他后脑已不过三四寸远,惊叫道:“小心!”枯荣大师反过手来,双手的拇指同时捺出,嗤嗤两声急响,分袭鸠摩智的右胸左肩。原来他竟是不挡敌人的侵袭,另遣两路奇兵,急攻敌人。枯荣大师料得鸠摩智的火焰刀内力上蓄势缓进,真要伤得自己,尚有片刻,若是后发先至,当可打他个措手不及。

鸠摩智思虑周详,早有一路掌力伏在胸前,以防对手中最厉害的枯荣大师忽施奇袭,但他料得到的,只是一著攻势凌厉的“少阳剑”,却没料到枯荣双剑齐出,分袭两处。鸠靡智手掌扬处,发动隐伏的掌力,挡了刺向自己右胸而来的一剑,跟著右足一点,身子向后急退而出,但他退得再快,总是不及剑气之快,一声轻响过去,肩头僧衣已破,迸出鲜血。枯荣双指回转,剑气缩了回来,六根藏香齐腰折断。天因、保定帝等也各收指停剑,各人手中本来都捏著一把汗,这时方才放心。鸠摩智重行跨步,走进室内,说道:“枯荣大师的禅功非同小可,小僧甚是佩服。那六脉神剑嘛,原来只是徒具虚名而已。”天因方丈道:“如何徒具虚名,倒要领教。”鸠摩智道:“当年慕容先生所钦仰的乃是六脉神剑的剑法,并不是六脉神剑的剑阵。天龙寺这一座剑阵虽然威力极大,但充其量,也只是和少林寺的罗汉剑阵、昆仑派的混沌剑阵不相伯仲而已,似乎算不得是天下无双的剑法。”他说这是“剑阵”而非“剑法”,言下之意自然便是指谪对方六人一齐动手,排下阵势,并不是一个人使动六脉神剑,便如他使火焰刀一般。

天因方丈觉得他所说确是有理,无话可和他辩驳,天参却冷笑道:“剑法也罢,剑阵也罢,适才比刀论剑,是明王赢了,还是咱们天龙寺赢了?”鸠摩智不答,闭目默念,过得一盏茶时分,睁开眼来,说道:“第一仗贵寺稍占上风,第二仗小僧已有胜算。”天因一惊,道:“明王还要比第二仗?”鸠摩智微微一笑,道:“大丈夫言而有信,既是答应过慕容先生,岂能畏难而退?”天因道:“然则明王如何已有胜算?”鸠摩智微微一笑,道:“众位是武学渊深的大师,难道还猜想不透。请接招吧!”说著双掌缓缓向外推出。枯荣、天因、保定帝等六人同时感到各有两股内劲,分从不同方向袭来。天因等均觉其势不能以六脉神剑的剑法挡架,都是双掌齐出,与这两股掌力一挡,只有枯荣大师仍是双手拇指一捺,以“少阳剑”法接了敌人的内劲。

鸠摩智推出了这股掌力后,便立即收招,道:“得罪!”天因和保定帝等相互望了一眼,均已会意:“他一掌之上,可同时生出数股力道,枯荣师叔的少商双剑若再分进合击,他也尽能抵御得住。咱们却必须舍剑用掌,这六脉神剑,显然是不及他的火焰刀了。”便在此时,枯荣大师身前烟雾升起,一条条黑烟分为四路,向鸠摩智攻了过去。鸠摩智对这位面壁而坐,始终不转过头来的老和尚,心下本是甚为忌惮,这时突见有黑烟来袭,一时猜不透敌人的用意,仍是使出“火焰刀”法,分从四路挡架。他当下并不还击,一面防著天因等群起而攻,一面静以观变,看看枯荣大师还有什么厉害的后著。只觉得黑烟愈来愈浓,攻势极其凌厉,鸠摩智暗暗奇怪:“如此全力出击,所谓飘风不终朝、暴雨不终夕,如何能够持久?枯荣大师是当世高憎,怎么会以这种急躁刚猛的手段应敌?”他料想枯荣大师决计不会这般缺乏见识,必是另有诡计,是以紧守门户,一颗心灵活泼泼地,以便随机应变。过不到一盏茶时分,那四道黑烟突然一分二,二分四,四道黑烟分为一十六道,四面八方的向鸠摩智推来。鸠摩智心想:“强弩之末,何足道哉?”展开火焰刀法,一一封住。双方力道一触,这十六道黑烟忽然四散,室中刹时间烟雾弥漫。鸠摩智毫不畏惧,真力发挥至极强,护住了全身。但见烟雾渐淡渐薄,蒙蒙烟气之中,见到天因等五僧跪在地下,神情极是庄严,而天观与天容的眼色中,更是大显悲愤。鸠摩智一怔之下,登时醒悟,暗叫:“不好!枯荣这老僧知道不敌,竟然将六脉神剑的剑谱烧了。”原来枯荣大师以一阳指的内力逼得各张图谱焚烧起火,生怕鸠摩智阻止抢夺,于是推动烟气向他进击,使他著力抵御,待得烟气散尽,各张图谱已烧得干干净净了。天因等均是精研一阳指的高手,一见黑烟,便知其中缘由,一心想师叔宁肯玉碎、不愿瓦全,甘心将这镇寺之宝毁去,决不让之落入敌人手中,这么一来,天龙寺和大轮明王已是结下了深仇,再也不易善罢。

鸠摩智又惊又怒,他以智计自负,但今日却接连两次败在枯荣大师的手下,六脉神剑的图谱既已毁去,则此行徒然结下个强仇,却是亳无收获。他站起身来,合什说道:“枯荣大师何必刚性乃尔?宁折不曲,颇见高致。小僧毁了贵寺宝经,心下大是过意不去,好在此经非一人之力所能练得,毁与不毁,原无多大分别,小僧告辞了。”他微一转身,不待天因和枯荣有何对答的言辞,突然间一伸手,扣住了保定帝的右手腕脉,说道:“敝国国主久仰保定帝的风范,渴欲一见,便请陛下屈驾,赴吐蕃国一叙。”

这一下变生不意,人人都是大吃一惊,他忽施突袭,以保定帝武功之强,竟也没有防备,而且他这擒拿手法古怪之极,一被他扣住了穴道腕脉,保定帝在这瞬息之间,急运内力,以真气冲撞穴道,连冲了七次,都是无法挣脱。高手比拼,这么一著之差,旁人就极难相救,要知保定帝的要穴既是被他制住,随时随刻可被他取了性命。天因等都觉鸠摩智这一手太过卑鄙,大失绝顶高手的身份,但空自愤怒,却无相救之策。

枯荣大师哈哈一笑,说道:“他从前是保定帝,现下已避位为僧,法名天尘。天尘,吐蕃国国主既要见你,你去去也好。”保定帝无可奈何,只得应道:“是!”他知道枯荣大师的用意,鸠摩智当自己是一国的君主,擒住了自是奇货可居,但若自己已然已避位为僧,那不过是擒拿了一个天龙寺的和尚,就平平无奇,说不定就会放手。

可是要使得动这六脉神剑,虽不过是六剑中的一剑,那也须是第一流的武学高手,内力修为异常深湛之士。天下武林之中,到底有哪几位第一流的好手,这是大家相互间都知道的,而大理段氏与天龙寺的僧俗名家,鸠摩智不但对他们的相貌年纪都已打听得清清楚楚,于各人的脾性习气,武功造诣,也已琢磨了十分八九。他知道天龙寺中除了枯荣大师外,天字辈的僧人中只有四位高手,现下忽然多了一位“天尘”出来,内力之强,丝毫不弱于旁人,但看他雍容威严,神色间全是富贵尊荣之气,便猜到他是保定帝了。待得听枯荣大师说他已“避位为僧”,鸠摩智心中一动:“久闻大理段氏的历代帝皇,年事一高,往往便避位为僧,保定帝忽到天龙寺出家,那也不足为奇。但皇帝出家为僧,全国必有盛大仪典,饭僧礼佛,修塔造庙,定当轰然一时,决不致如此默默无闻。”便道:“保定帝出家也好,没出家也好,都请到吐蕃一游,朝见敝国的君皇。”口中这么说,拉著保定帝便向外去。天因道:“且慢!”身形晃处,和天观两人一齐拦在门口,鸠摩智道:“小僧并无加害保定皇上之意,但若众位相逼,那可顾不得了。”右手虚拟,对准了保定帝的后心。天因等适才和他交过手,知道他“火焰刀”的掌力极为惊人,保定帝脉门被扣,那是听由宰割,全无相抗之力。众人若是合力进攻,一来投鼠忌器,二来也无胜得他的把握。鸠摩智道:“小僧徒劳往返,愧对亡友,幸得邀到保定皇爷而归,这才不算白走一遭,请让路吧。”

天因等兀自犹豫,心想保定帝是大理国的一国之主,如何能让敌人挟持而去?鸠摩智大声道:“素闻天龙寺诸高僧的大名,不料这一件小事上,也是婆婆妈妈,效那儿女之态。”段誉自见伯父被他挟持,心下便甚焦急,初时还想伯父武功何等高强,怕他何来,只不过暂且忍耐而已,时机一到,自会脱身。不料越看越是不对,那鸠摩智的语气神色之间,傲意大盛,而天因、天观等人的神色却均是焦虑、愤怒,而又无可奈何,待见鸠摩智抓著保定帝的手腕,一步步走向门口时,段誉惶急之下,不及多想,大声道:“喂,你放开我伯父!”跟著从枯荣大师身前走了出来。鸠摩智早见到枯荣大师身前藏有一人,一直猜想不透那是何人,更不知枯荣大师叫他坐在身前,有何用意,这时见他长身走出,不禁起了好奇之心,回头问道:“尊驾是谁?”

段誉道:“你莫问我是谁,先放开我伯父再说。”一伸手,便去扯保定帝的另一只手腕。保定帝一翻手掌,握住了他的手,说道:“誉儿,你别理我,急速命你爹爹登基,接承大宝。我是闲云野鹤一老僧,更何足道?”他手掌和段恩的手掌一接,全身一震,登时便感到了他“朱蛤神功”的吸力。便在同时,鸠摩智也觉察到自身真力源源外泄,他内功修为比保定帝等高强得多,还道保定帝是在使一种奇门功夫,吸取他的内力,当下一凝气,欲和他的真气相夺。保定帝为他所制,乃是一时没防他会突然施此小人伎俩,本身的武功内力,却是丝毫不失,蓦地里觉到自己两只手上,同时各有一段猛烈的力道向外拉扯,当即使出“借力打力”的心法,把这两股力道的来势方向对在一起。双方相抗拒间,处身其中的保定帝轻轻一挣,便已脱却鸠摩智的束缚,带著段誉飘身后退,心中暗叫:“惭愧!今日多亏誉儿相救。”

鸠摩智这一惊当真是非同小可,心想:“中原武林中居然又出了一位大高手,我怎地全然不知?这人年纪轻轻,只不过二十来岁年纪,怎能有如此修为?”

鸠摩智听段誉叫保定帝为伯父,心道:“没听说大理段氏小一辈的人物之中,有这么一号人物啊。”他好容易暗施偷袭,扣住了保定帝,万没料功败垂成,斜刺里钻出这么一个青年来,教他如何服气?当下缓援点了点头,说道:“小僧一直只以为大理段氏艺专祖学,不假旁鹜,殊不知后辈英贤,却去结交星宿海老人,研习‘化功大法’的奇门武学,奇怪啊!奇怪!”他虽是渊博多智,却也误以为段誉的“朱蛤神功”,乃是“化功大法”,只是他自重身价,不肯出口伤人,因此称星宿海“老魔”为“老人”。武林人士都呼这“化功大法”为妖功邪术,他却称之为“奇门武学”。适才这么一交手,他察觉段誉的内力修为,决计不在星宿老魔之下,不会是那老魔的弟子传人,是以用了“结交”两字。虽然他与石清子是一般的误认,但吐词遣辞,却是大不相同了。

保定帝冷笑道:“久仰大轮明王睿智圆通,识见非凡,却也口出这种谬论。星宿老魔多行不义,我段氏子弟岂能跟他有何关联?”鸠摩智心中一怔,段誉又道:“你远来是客,天龙寺以礼相待,你却胆敢犯我伯父。咱们不过瞧著大家都是佛门弟子,这才处处容让,你却反面更加横蛮起来。出家人中,哪有你这般不守清规的?”

众人听段誉以大义相责,心下都是暗暗称快,同时严神戒备,只恐鸠摩智恼羞成怒,突然发难,向段誉加害。不料鸠摩智神色自若,说道:“今日结识高贤,幸何如之,尚请不吝赐教数招,使小僧有所进益。”段誉坦然道:“我不会武功,从来没有学过。”鸠摩智哈哈笑道:“高明,高明。小僧告辞了!”身形微侧,袍袖挥处,手掌从袖底穿出,四招“火焰刀”的招数,同时向段誉砍来。

段誉全然不明这种最上乘武功的拆解化御,敌人最厉害的招数猝然攻下,他兀自懵然不觉。保定帝和天参双指齐出,将他这招“火焰刀”接下了,只是在鸠摩智极强内劲的冲击之下,身形都是晃了一晃。天相更是“哇”的一声,吐出了一口鲜血。

段誉见到天相吐血,这才醒悟,原来适才是鸠摩智暗施偷袭,心下大怒,指著他的鼻子骂道:“你这蛮不讲理的番僧!”他右手食指这么用力一指,心与气适,自然而然的使出一招“商阳剑”的剑法来。他内劲之强,当世已是无人能及,自从坐在枯荣大师身前,观看了六脉神剑的图谱和运使后,一指之出,竟是心不自知的与剑谱暗合。但听得嗤的一声响,一股内劲浑厚无比,以一招“金针渡劫”,向鸠摩智刺了过去。鸠摩智没料想他内力竟会如此之强,而这招“金针渡劫”之刺来,巧内含拙,滑中生涩,正合了最上乘剑法的诀要。他一惊之下,忙出掌以“火焰刀”挡架。

段誉这一出手,不但鸠摩智大为惊奇,而枯荣、天因等亦是大出意料之外,其中最感奇怪的,更是保定帝和段誉自己。段誉心想:“这倒是古怪之极了。我随手这么一指,这和尚为什么这般凝神挡架?是了,是了,想是我出指的姿式很对,这和尚以为我会使六脉神剑。哈哈,既是如此,我且来吓他一吓。”大声说道:“这商阳剑功夫,何足道哉!我使几招中冲剑的剑法给你瞧瞧。”说著中指点出。但他手法虽然对了,这一次却毫内劲相随,全然是凌空虚点,毫无实效。鸠摩智见他中指点出之时,已然蓄势相迎,不料对方竟无半点劲力,初是一奇,还道他虚虚实实,另有后著,待见他双点一指时,仍是空空洞洞,不禁心中一乐:“我原说世上岂能有人既能使商阳剑,又能使中冲剑?果然这小子虚张声势的唬人,我倒给他吓了一跳。”

鸠摩智为人极是自负,凡自负者又必忌刻,这次在无龙寺中连栽了几个筋斗,心想若不显一显颜色,大轮明王的威名受损不小,当下左掌向左向右连劈数掌,先以内劲封住了保定帝等人的赴援之路,跟著右掌一刀斩出,直劈段誉的右肩。这一招“白虹贯日”,是他“火焰刀”刀法中的一著精妙之作,满拟一刀便将段誉的右肩给卸了下来。保定帝、天因、天参等齐声叫道:“小心!”各自伸指向鸠摩智点去。

他三人出招,都是上乘武功中攻敌之不得不救,哪知鸠摩智先以内劲封住周身要害,这一刀毫不退缩,竟是笔直的砍将下来。段誉听得保定帝等人的惊呼之声,知道不妙,左手右手,同时出力的一拍,他心下惊惶,真气自然涌出,右手的少泽剑,左手的少冲剑,双剑同时将这一刀火焰刀一架,余势未尽,嗤嗤声响,向鸠摩智反击了过去。鸠么智不暇多想,左手发劲挡击。

段誉刺了这几剑后,心中已然隐隐感到,须得心中先存意念,然后鼓气出指,内劲真气方能激发,但何以如此,自是莫名其抄。他中指轻弹,中冲剑法又使了出来。霎息之间,适才在图谱上见到的那六路剑法,一一明显异常的涌向心头,十指连弹,此去彼来,登时便有手挥五弦、眉送飞鸿之妙。鸠摩智越来越惊异,尽力催动内力,和这六脉神剑的剑法相斗,斗室中剑气纵横,刀锋飞舞,便似有无数道迅雷疾风,相互冲击竞荡。斗得一会,鸠摩智只觉得对方内劲越来越强,剑法也是变化莫测,随时随地有自创的新意,令人难以捉摸,他心下越来越是惊异懊悔:“谁料得到天龙寺中,居然伏得有这样一个青年高手,今日我鸠摩智当真是自取其辱了。”突然间嗤嗤嗤连砍三刀,叫道:“且住!”段誉虽是学会了六脉神剑,但真气不能收发随意,听得对方喝叫“且住”,一时不知如何收回内劲,只得手指一抬,向屋顶指去,同时心中想道:“我不该再发出劲道了,且听他有何话说。”

那鸠摩智当真是聪明过人,见段誉脸有迷惘之色,同时收敛真气时手忙脚乱,一副外行的模样,心念微动,便即纵身而上,一掌向段誉脸上击去,段誉各种机缘巧合,才学会了六脉神剑这一门最高深的武举,但最寻常的拳脚兵刃功夫,他却是全然不会。鸠摩智这一拳打来,虽是隐伏无数后著,原也是极高明的拳术,然而比之“火焰刀”的内劲伤人,其间深浅难易相去却是不可以道里计了。本来世上任何技艺学问,决无会深不会浅,会难不会易之理,只有段誉的武功却是大大一个例外。他见鸠摩智一拳打到,便即毛手毛脚的伸臂去格,鸠摩智右手手掌一翻,已抓住了他胸口的“神封穴”。段誉立时全身酸软,手足动弹不得。

鸠摩智虽已瞧出他的武学之中隐伏有大大的破绽,却也万万料想不到如此轻而易举,手到便即擒来。他还生怕段誉故意装摸作样,另有诡计,一拿住他“神封穴”,立即伸指又点他“膻中”、“大椎”、“京门”数处大穴。若非血肉之躯,否则被点了这几处大穴之人,那是决计反抗不得。但便在同时,鸠摩智已察觉自己体内真力,不绝从右手手掌中向外宜泄。他翻过左手,紧紧扣住了自己右腕,倒退三步,说道:“这位小施主心中记得六脉神剑的图谱,那真图谱已被枯荣大师焚去……”他一张口说话,便阻不住真气外汇,只得匆匆忙忙的道:“小施主便是图谱……在慕容先生墓前,将他活活的烧了,不是一样……”

只怕枯荣大师等察觉自己说话之中流露了弱点,群相来攻,左掌扬处,向前急速砍出五刀,身形晃动,已然退出了牟尼堂门外。保定帝、天因、天观等纵身上前救人,均被他这连环五刀封住,无法抢上。

鸠摩智将段誉的身子一抛,掷给了守候在门外的九名汉子,喝道:“快走!”两名汉子同时伸手过来,接过段誉,并不从原路出去,迳自斜斜穿出树林。鸠摩智将段誉一抛出手,真气便无外泄之象,那“火焰刀”一刀刀的只是往牟尼堂的出口砍去。保定帝等各以一阳指气功向外急冲,一时之间却攻不破他的无形刀网。

鸠摩智耳听得马蹄声响,知道那九条汉子已然掳著段誉北去,长笑道:“烧了死图谱,反得活图谱,慕容先生地下有人相伴,可不觉寂寞了!”右掌斜劈,喀喇喇一声响,将牟尼堂的两根柱子劈倒,身形晃处,便如一溜轻烟,刹那间已然不知去向。保定帝和天参双双抢出,见鸠摩智已然走远。保定帝道:“咱们快追!”衣襟带风,一飘数丈。天参大师和他并肩齐行,向北一直追赶。

段誉被鸠摩智点了穴道,全身动弹不得,几个起落,身子已被横架在一匹马的背上,脸孔朝下,但见地面不住的向后倒退,马蹄翻飞,溅得他口鼻中都是泥尘,耳听得那些汉子大声吆喝,说的都是番话,也不知讲些什么。他数一数马腿,一共是四十条,那么共是十乘行走了。奔出十余里后,来到一处岔路,只听得鸠摩智叽哩咕噜的说了几句话,五乘马向左选的岔路行去,鸠摩智和带著段誉那人以及其余三人则向右行。又奔数里,到了第二个岔路口,五乘马又分为两路。段誉知道鸠摩智意在扰乱追兵的目光,叫他们不知向何处追赶才是。

再奔得一阵,鸠摩智跃下马背,取过一根皮带,缚在段誉腰间,左手提著他的身子,便从山坳里行去,另外两条汉子却纵马西驰。段誉心中暗暗叫苦,心道:“伯父便是派遣铁甲骑兵,不停的追赶,至多不过是将这番僧的九名随从尽数擒去,可救我不得。”鸠摩智手中虽是提了一人,脚步仍是极为轻便。他越走越高,越奔越快,三个时辰之中,尽是在深山野岭之间穿行。段誉见太阳西斜,一直从左边射来,知道鸠摩智乃是带著自己向北行走。

到得傍晚,鸠摩智提著他身子,架在一株大树的树枝之上,将皮带缠住了树枝,不跟他说一句话,甚至目光也不和他相对,只是背著身子,递了几块干粮面饼给他,手指一伸,解开了他左手小臂的穴道,好让他取食。段誉暗自伸出左手,想运气以少泽剑的剑法伤他,哪知身上大穴被点后,全身真气被封,这手指空自点点戳戳,全无半分内劲。

如此数日,鸠摩智提著他不停的向北行走。段誉几次撩他说话,问他何以擒住自己,带自己到北方去干什么,鸠摩智始终不答。一直走了十余天,早已出了大理国的国境,段誉察觉他行走的方向改向东北,仍是避开大路,总是取道于荒山野岭。只是地势越来越是平坦,山渐少而水渐多,一日之中,往往要过渡数次。鸠摩智这般提著段誉,自不免惊世骇俗,到得后来,出门必撞见行人,但也无人前来过问。段誉一肚子的怨气,心想那次给妹子木婉清擒住,虽是日日捱打,苦头是吃得多,但却不致如此气闷无聊。

又行了十余日,段誉听著行人的口音渐觉绵软,暗想:“这大概已是江南之境了。他带我来活祭慕容先生,看来指日便到。这番僧武功如此厉害,连我伯父等六人联手,也阻他不住。我既落在他手中,只有听由宰割,还有什么指望?”将心一横,也不去多想,昂起头来观看风景。这时正是三月天气,杏花夹径,绿柳垂湖,睡洋洋的春风吹在身上,令人薰薰砍醉。段誉这一个多月来被他提在手里,也已惯了,这时见到风光如画的春日佳景,不由得心中大畅,脱口吟道:“波渺渺,柳依依,孤村芳草远,斜日杏花飞。”

一秒钟记住本站网址:JinYongXiaoShuo.COM金庸小说拼音全拼写。

喜欢旧版《天龙八部》小说吗?喜欢金庸小说全集吗?喜欢就用力顶一下吧!

看网友对 第二十六章  千载难逢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