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金庸小说全集>>旧版《天龙八部》小说在线阅读

第三十九章  丐帮耆老

小说:旧版《天龙八部》    作者:金庸
选择背景色: 黄橙 洋红 淡粉 水蓝 草绿 白色 选择字体: 宋体 黑体 微软雅黑 楷体 选择字体大小: 恢复默认

丐帮中这些高手,大都是重意气、爱朋友的江湖汉子,听了乔峰这番话后,个个觉得有理,好多人都出声附和。全冠清却道:“帮主,依你之见,杀害马副帮主的,决计不是慕容复了?”乔峰道:“我不敢断定说慕容复一定是杀害马副帮主的凶手,却也不敢说他一定不是凶手。报仇之事,不必急在一时,咱们须当详加访查,倘若凭了自己想当然耳的推测,竟然杀错了好人,真凶却逍遥自在,暗中偷笑丐帮胡涂无能,这不是冤枉之至么?”传功长老项保华一直没有出声,这时伸出瘦削的右手,摸著颏下稀稀落落的胡子,说道;“这话很是有理,很是有理。当年我错杀过一个无辜的好人,至今耿耿,唔,至今耿耿!”吴长风大声道:“帮主,咱们所以叛你,皆因误信人言,只道你与马副帮主不和,暗里勾结姑苏慕容氏下手害他。种种小事凑在一起,竟是不由得人不信。现下一想,咱们实是太过胡涂。执法白长老,请你取过法刀来,依照帮规,咱们自行了断便是。”白世镜脸如寒霜,沉声道:“执法弟子,请本帮法刀。”他属下的九名弟子齐声应道:“是!”每个人从背后的布袋之中,取出一个极其陈旧的黄布包袱来。九个包袱凑在一起,九人齐声叫道:“法刀齐集,验明无误。”九个人各自打开包袱,段誉眼前只觉刀光闪动,九柄精光灿然的短刀并列在一起。那九柄短刀一样的长短大小,刀刃上闪出蓝森森的光彩,一望而知,那是锋锐异常的兵刃。

白世镜叹了口气,说道:“宋奚陈吴四位长老误信人言,图谋叛乱,危害本帮大业,罪当处死。大智分舵舵主全冠清,造谣惑众,鼓动内乱,罪当处死。参与叛乱的各舵弟子,各个罪责,日后详加查究,分别处罚。”他宣布了各人的罪刑,大家都是默不作声。须知江湖上任何帮会,凡是有叛本帮,谋杀帮主的,理所当然的予以处死,谁都不会有什么异言,当时参与图谋之时,原已知道这个后果。吴长风大踏步走到人群之中,对著乔峰躬下身去,说道:“帮主,吴长风对你不起,自行了断,盼你知我胡涂,勿再怪责。”说著走到法刀之前,大声道:“吴长风自行了断,请执法弟子松绑。”一名执法弟子道:“是!”上前正要去解他的绑缚,乔峰忽然大声道:“且慢!”吴长风脸如死灰,低声道:“帮主,我罪孽太大,你不许我自行了断?”原来丐帮中有这么一项规矩,犯了帮规的人若是自行了断,则死后声名无污,他的罪行劣迹,也决不外传。江湖上若是有人数说他的恶行,丐帮反而会出头干涉。武林中的好汉谁都将自己的名声看得极重,不肯令自己死后的名字尚受人损辱。是以吴长风见乔峰不许他自行了断,不禁大为惶惑。乔峰不答,走到执法刀前,说道:“十五年之前,契丹国胡骑入侵雁门关,宋长老得知讯息,三日不食、四晚不睡,星夜赶回报知紧急军情,途中连毙九匹好马,他自己也累得口吐鲜血。终于我大宋守军有备,契丹胡骑不逞而退。这是有功于国的大事,江湖上虽然大家不如内中详情,咱们丐帮却是知道的。执法长老,宋长老功劳甚大,盼你体察,许他将功赎罪。”白世镜道:“帮主代宋长老求情,似觉有理。但本帮帮规有云:‘叛帮大罪,决不可赦,纵有大功,亦不能赎。以免自恃有功者骄横生事,危及本帮百代基业。’帮主,你的求情于帮规不合,咱们不能坏了历代帮主传下来的遗法。”宋长老惨然一笑,站起身来,说道:“执法长老之言半点不错。咱们身居长老之位的,哪一个不是有过不少汗马功劳?倘若人人追论旧功,那么什么罪行都可犯了。帮主,请你见怜,许我自行了断。”只听得喀喀两声响,缚在他手腕上的牛筋,已被崩断。

群丐见宋长老举手之间便将牛筋崩断,不禁骇然动容,那牛筋又坚又韧,便是用钢刀利刃来斩割,一时也未必便能斫断,宋长老却视若无物,可见他的外功内劲,两臻佳妙,实不愧为丐帮四大长老之首。宋长老双手一脱束缚,伸手便去抓放在面前的法刀,用以自行了断。不料一股柔和的内劲逼将过来,阻住了他的身形,使他无法上前,手指和法刀相距尺许,便是抓之不到,正是乔峰不令他上前取刀。

来长老惨然变色,叫道:“帮主,你……”乔峰一伸手,将左首第一柄法刀拔了下来。宋长老道:“罢了,罢了,我起过杀害你的念头,原是罪有应得,你下手罢!”眼前刀光一闪,噗的一声轻响,只见乔峰将那法刀戳入了他自己左肩之中。群丐“啊”的一声大叫,不约而同的都站起身来。段誉惊道:“大哥,你!”连王玉燕这局外之人,也是为这变故吓得花容变色声,脱口叫了声:“乔帮主,你不要……”

乔峰道:“白长老,本帮帮规之中,有一条如此说:‘本帮弟子犯规,不得轻赦,帮主欲加宽容,亦须自流鲜血,以洗净其罪。’是也不是?”白世镜脸容仍是僵硬如石,缓缓的道:“帮规是有这么一条,但帮主自流鲜血洗人之罪,亦须想想是否值得。”乔峰道:“只要不坏了祖宗遗法,那就好了。”他转过身来,对著奚长老道:“奚长老当年指点我的武功,虽无师父之名,却有师父之实。这尚是私人的恩德,想当年汪帮主为契丹国的五大高手设伏擒获,囚于黑凰洞中,威逼我丐帮向契丹降服,奚长老乔装汪帮主的模样,甘愿代死,使汪帮主得以脱险。这是有功于国家和本帮的大事,本人非免他的罪名不可。”说著拔起第二柄法刀,轻轻一挥割断奚长老腕间的牛筋,跟著回手一刀,又将这柄法刀刺入了自己肩头。

他目光缓缓向陈长老移去。陈长老向来心地偏狭,往年做了对不起家门之事,变名出亡,心中老是担心旁人揭他的疮疤,是以和乔峰一直疏疏落落,并无深交,这时见乔峰的目光瞧来,大声说道:“乔帮主,我跟你没什么交情,平时得罪你的地方太多,不敢要你流血赎命。”双臂一翻,忽地从背后移到了身前,只是手腕仍被牛筋牢牢的缚著。原来他的“通臂拳功”已练到了出神入化之境,一双手臂伸缩自如,身子一蹲,手臂微长,已将一柄法刀抢在手中。乔峰反掌一拿,“擒龙功”的手法巧妙无比,轻轻巧巧的便将这柄短刀抢了过来,朗声说道:“陈长老,我乔峰是个粗鲁汉子,不爱结交做事谨慎、处处把细的朋友,也不喜欢不爱喝酒、不肯大笑之人,这是各人性格使然,说不上是好是坏。我和你性情不投,平时难得有好言好语,我也不喜马副帮主的为人,见他到来,往往避开,宁可去和一袋二袋的低辈弟子喝烈酒、吃狗肉,大家知道我这个脾性,我改也改不来,但若你以为我因此而欲除去你和马副帮主,那可大错而特错了。你和马副帮主不喝酒、不吃荤,那是你们的好处,我乔峰及你们不上。”说到这里,将第三柄法刀也插入了自己肩头,说道:“刺杀契丹国左路副元帅耶律不鲁的大功劳,旁人不知,难道我不知道么?”

群丐之中,登时传出一阵低语之声,混著惊异、佩服和赞叹。原来年前契丹国大举入侵,但军中数名大将接连暴毙,师行不利,无功而返,大宋国免除了一场大灾。暴毙的大将之中,便有左路副元帅耶律不鲁在内。丐帮中除了最高的几位首脑人物,谁也不知这是陈长老所建的大功。陈长老听乔峰当众宣扬自己的功劳,心下大慰,低声说道:“我陈不平名扬天下,死且不朽。”须知丐帮一直暗助大宋国抗御外敌,保国护民,然为不令敌人注目,引得全力攻打丐帮,各种谋干不论成败,都是做过便算,决不外泄,是以外间多不知情。陈不平一向倨傲无礼,自恃年纪比乔峰大,在丐帮中的历史比乔峰久,对乔峰平时并不如何谦敬。这情形群丐众所周知,这时见乔峰居然不念旧嫌,代他流血洗罪,无不心下感动。

乔峰走到吴长风身前,说道:“吴四兄,常年你独守鹰愁峡,力抗西夏国强敌,使其行刺杨家将的阴谋无法得逞。吴四兄,单是杨元帅赠给你的那面‘记功金牌’,你取出来便可免了自己的罪行。你取出来给大家瞧噍吧!”吴长风突然间满脸通红,神色忸怩不安,说道:“这个……这个……”乔峰道:“咱们都是自己兄弟,吴四兄有何为难之处,尽说不妨。”吴长风道:“我那面记功金牌,不瞒帮主说,是……这个……那个……已经不见了。”乔峰奇道:“如何会不见了?”吴长风道:“是自己弄丢了的。嗯……”他定了定神,大声道:“那一天我酒瘾大发,没钱买酒,把金牌卖了给金铺子啦!”乔峰哈哈大笑,道:“爽快,爽快,只是未免对不起杨元帅了。”说著手一伸,拿起一柄法刀,先割断了吴长风腕上的牛筋,跟著一刀插入了自己左肩。

吴长风是条胸无城府的爽直汉子,说道:“帮主,吴长风这条性命,从此交了给你。”乔峰拍拍他的眉头,笑道:“咱们做叫化子的,没饭吃,没酒喝,尽管向人家讨啊,用不著卖金牌。”吴长风笑道:“讨饭容易讨酒难。人家都说,‘臭叫化,吃饱了肚子还想喝酒,太不成话了!不给,不给。’”群丐听了,都是轰笑起来。须知讨酒而为人所拒,丐帮中不少人都经历过,而乔峰赦免四太长老的罪责,人人身上都是如释重负。各人目光一齐望著全冠清,心想他是发煽动这次叛乱的罪魁祸首,乔峰便再宽宏大量,也决计不会赦他。只见乔峰走到全冠清身前,说道:“全舵主,你更有什么话说?”全冠清道:“帮主,我所以反你,是为了大宋国的江山,更为了丐帮百代基业。可惜跟我说了你身世真相之人,畏事怕死,不敢现身。你将我一刀杀死便是。”乔峰沉吟片刻,道:“我身世中有何不对之处,你尽管说来。”全冠清摇头道:“我这时空口说白话,谁也不会相信,你还是将我杀了的好。”乔峰满腹疑云,大声说道:“大丈夫有话便说,何必吞吞吐吐,想说却又不说?全冠清,是好汉子,死都不怕,说话却又有什么顾忌了?”全冠清冷笑道:“不错,死都不怕,天下还有什么事可怕?姓乔的,痛痛快快,一刀将我杀了。免得我活在世上,眼看大好一个丐帮已落入胡人手中,我大宋的锦绣江山,沦亡于夷狄。”乔峰道:“大好一个丐帮,如何会落入胡人手中?请你明言。”

全冠清道:“我这时说了,众兄弟谁也不信,还道我全冠清贪生怕死,乱嚼舌根。我早已拼著一死,何必死后再落骂名。”白世镜大声道:“帮主,这人诡计多端,信口胡说一顿,只盼你也饶了他的性命。执法弟子,取法刀行刑。”一名执法弟子应道:“是!”迈步上前,取过一柄法刀,走到全冠清身前。乔峰目不转睛的凝视著全冠清的脸色,只见他只有愤愤不平之容,神色间既无奸诈谲狯,亦无畏惧惶恐,心下更是起疑,向那执法弟子道:“将法刀给我。”那执法弟子双手捧刀,躬身呈上。

乔峰接过法刀,说道:“全舵主,你说知道我身世真相,又说此事与本帮安危有关,到底真相如何,却又不敢吐实。”说到这里,将这柄法刀还入包袱之中,包了起来,放入自己怀中,说道:“你煽动叛乱,一死难免,只是今日暂且寄下,待真相大白之后,我再亲自杀你。乔峰并非一味婆婆妈妈,卖好示惠之辈,若是决心杀你,谅你也逃不出我的手掌。你去吧,解下背上布袋,自今而后,丐帮中没了你这号人物。”

所谓“解下背上布袋”,那便是驱除出帮之意。丐帮弟子,除了初入帮而全无职司者之外,每人背上均有布袋,多则九袋,少则一袋,以布袋多寡而定辈份职位之高下。全冠清听乔峰命他解下背上布袋,眼光中陡然间露出杀气,一转身便抢过了一柄法刀,手腕翻处,将刀尖对准了自己胸口。须知江湖上帮会中人若是被逐出帮,那实是难以形容的奇耻大辱,较之当场处死,往往是更加令人无法忍受。乔峰冷冷的瞧著他,看他这一刀是否真的戳了下去。

全冠清持法刀那只手极是坚稳,竟不颤抖,他转头向著乔峰,两人你望著我,我望著你,一时之间,杏子林中更无半点声息。全冠清忽道:“乔峰,你好泰然自若,难道你自己真的不知?”乔峰这:“知道什么?”全冠清口唇动了一动,终于并不说话,缓缓的将法刀放还原处,再缓缓将背上的八只布袋,一只只的解了下来,恭恭敬敬的放在地下。段誉明知此人极是阴毒厉害,但见到他自解布袋时这等痛苦的神情,也不禁为他难受。全冠清解到第五只布袋时,忽然马蹄声响,有马匹自外急奔而来,跟著传来一两声口哨。群丐中有人发哨相应,那乘马越奔越快,越奔越近。吴长风喃喃的道:“有什么紧急变故?”那乘马尚未奔到,忽然间东首也有一乘马奔来,只是相距尚远,蹄声隐隐,一时还分不清它驰向何方。片刻之间,北方那乘马已奔到了林外,只见一人纵马入林,翻身下鞍。那人宽袍大袖,衣饰甚是华丽,他极迅速的除去外衣,露出里面鹑衣百结的丐帮装束,段誉微一思索,即明其理:原来丐帮中人乘马驰骤,极易引入注目,官府中人,往往更予干涉,但传报紧急讯息之人,必须乘马,是以急足信使便装成富商大豪的模样,但里面必是仍服鸠衣,以示不敢忘本。

那人恭恭敬敬走到大信分舵的舵主眼前,呈上小小一个包裹,说道:“紧急军情……”只说了这四个字,便喘气不已,突然之间,他乘来的那匹马一声悲嘶,滚倒在地,竟然是脱力而死。那信使身子摇摇晃晃,猛地喷出一口鲜血,直挺挺的扑向地下。显而易见,一人一马长途奔驰,都已精疲力竭。大信舵舵主认得这信使是本舵派往契丹刺探消息的弟子,位属五袋,职司已然不低。契丹国是大宋当前的大敌,时时兴兵犯境,占土扰民,为害不小,丐帮常有谍使来往两国,暗助大宋。他见这五袋弟子如此奋不顾身,所传的讯息自然极为重要,且必异常紧急,当下竟不开拆,捧著那个小包,呈到乔峰手里,说道:“契丹国军情。”

乔了接过包裹,打了开来,只见里面裹著一枚小小的蜡丸。他将蜡丸捏碎,取出一个纸团,正要展开来看,忽听得马蹄声紧,东首那乘马已奔向林中。马头刚在林中出现,马背上的乘客已飞身而下,喝道:“乔峰,这契丹国的军情,你不能看。”众人都是一惊,看那人时,只见他白须飘动,穿著一身补丁累累的鸠衣,是个年纪极高的老丐。传功、执法两长老一齐站起身来,说道:“徐长老,何事大驾光临?”

群丐听得徐长老到来,都是耸然动容。原来这徐长老在丐帮中辈份极高,今年已有八十七岁,前任汪帮主都尊他一声“师伯”,丐帮之中,没一个不是他的后辈。他退隐已久,早已不问世务。乔峰和传功、执法等长老每年循例去向他请安问好,也只是随便说说帮中家常而已。不料这时候他突然赶到,而且制止乔峰阅看契丹军情,众人自是无不惊讶。乔峰立即左手一紧,握住纸团,躬身施礼,道:“徐长老安好!”跟著摊开手掌,将那纸团送到徐长老面前。

乔峰是丐帮的一帮之主,虽说辈份比徐长老为低,但遇到帮中大事,终究是由他发号施令,别说是徐长老,便是前代的历位帮主复生,那也是非得遵从不可。不料徐长老不许他观看来自契丹国的军情急报,他竟然毫不抗拒,连徐是老也是一愕。徐长老知道此事极关重大,说道:“得罪!”从乔峰手掌中将纸团取了过来,握在左手之中,朗声说道:“马大元马兄弟的遗孀马夫人,即将到来,向诸位有所陈说,大伙儿请待她片刻如何?众丐都眼望乔峰,瞧他有何话说。”乔峰道:“假若此事关连重大,咱们便在这里等她不妨。”徐长老道:“此事关连重大。”说了这六个字,再也不说什么,向乔峰补行参见帮主之礼,便即坐在一旁。段誉心下嘀咕,乘机又想找些话题和玉燕说说,便向她低声道:“王姑娘,丐帮中的事情真多。咱们且避了开去呢,还是在旁瞧瞧热闹。”玉燕皱著眉头道:“咱们是外人,本不该参预旁人的机密大事,不过……不过……他们所争的事情跟我表哥有关,我想听听。”段誉附和道:“是啊,那位马副帮主据说是你表兄杀的,这下一个无依无靠的寡妇,想必十分的伶仃可怜。”玉燕忙道:“不!不!马副帮主不是我表哥杀的,乔帮主不是也这样说吗?”正说到此处,马蹄之声又作,两骑马奔向杏林而来。原来丐帮人众在道路旁留下了本帮特用的记号,本帮帮众便能循著记认,来到聚会之所。

众人只道其中一人必是马大元之妻,哪知马上乘客是一个老翁,一个老妪,男的极为矮小,而女的极是高大,两人相映成趣。乔峰一见,急忙站起相迎,说道:“华山冲霄洞谭公、谭婆贤伉俪驾到,有失远迎,乔峰这里谢过。”徐长老和传功、执法等六长老一齐上前行礼。段誉见了这等情状,知道这谭公、谭婆必是武林中来头极大的人物。只听那谭婆说道:“乔帮主,你肩头上插了这几把玩意干什么啊。”手臂一长,立时便将他肩上的四柄法刀拔了下来,手法实是快到了极处。她这一拔刀,谭公即刻从怀中取出一个瓷瓶,拔去瓷塞,倒出药粉,敷在乔峰的肩头。这金创药一敷上,创口中如喷泉一般的鲜血立时便即止住。

谭婆拔刀手法之快,已是人所罕见,但终究是一种武功,然谭公取瓶、换塞、倒药、敷伤、止血,几个动作干净利落,虽是快得异常,却是人人瞧得清清楚楚,真如变魔术一般,而金创药止血的神效,更是不可思议,药到血停,绝不迟延。乔峰早知谭公、谭婆这对夫妻乃是武林中的前辈高人,这时他二人平白无端的出手替自己拔刀治伤,虽然微嫌鲁莽,心下却也不禁好生感激,口中称谢之际,只觉肩头由痛变痒,竟是疼痛大减。谭婆又问:“乔帮主,是谁这么大胆,竟敢用刀伤你?”乔峰笑道:“我是自己刺的。”谭婆奇道:“为什么自己刺自己?活得不耐烦了么?”乔峰心想:“我帮中内叛之事,不能向外人明言,损了本帮和众位长老的脸面。”便道:“我自己刺著玩儿的,这肩头皮粗肉厚,也伤不到筋骨。”宋奚陈吴四长老听乔峰替自己隐瞒真相,不由得暗暗自愧。谭婆哈哈一笑道:“你撒什么谎儿?我知道啦,你鬼精灵的,打听到谭公新得冰蚕和白玉蟾蜍,合成了灵验无比的伤药,是以试试来了。”乔峰既不说是,也不说否,只是微微一笑,心想:“这位老婆婆大是戆直。世上却有谁这么空闲,自己在身上戳几刀,来试你的药灵是不灵。”谭婆问道:“马寡妇呢,她巴巴的请咱们来,自己怎么还不到。”乔峰愕然之际,忽然间蹄声得得,一头驴子闯进林来,驴上一人倒转而骑,背向驴头,脸朝驴尾。谭婆勃然大怒,暍道:“赵钱孙,见了谭家婆婆也是这般无礼,我打你的屁股!”

众人瞧那驴背上之人时,只见他缩成一团,似乎是个七八岁的孩童模样,谭婆伸出大手,一掌往他屁股上拍去。那人一骨碌翻身下地,突然间伸手撑足,变得又高又大。众人都是微微一惊。谭公却是脸有不豫之色,道:“李兄,你又来开什么玩笑?我见了你就心里不痛快!”那人说是年纪很老,却又不老,说他年纪轻,却又不像,总之是三十岁到六十岁之间,相貌说丑不丑,说俊不俊,不去理睬谭公,向谭婆道:“小娟,近来过得快活么?”这谭婆人高马大,白发如银,满脸皱纹,居然名字叫做“小娟”,娇娇滴滴,全不相衬,众人听了都觉好笑。但每个老太太都曾年轻过来,小姑娘时叫做“小娟”,老了总不成改名叫做“老娟”?段誉心中正想著这件事,又听得马蹄声响,又有数匹马驰来,这一次却奔跑并不急骤。乔峰却在打量那名叫“赵钱孙”之人,猜不透他到底是何等样人物。只想他和谭公、谭婆相识,而在驴背上所露的这手缩骨功又是如此出神入化,自是非同寻常的高手,然而既是一流高手,自己却从来未曾听过他的名字,不免奇怪。

那数乘马来到杏子林中,前面是五个青年人,一色的浓眉大眼,容貌甚为相似,年纪最大的三十余岁,最小的二十余岁,显然是一母同胞的五兄弟。吴长风大叫道:“泰山五雄到了,好极,好极!什么风把你们哥儿五个一齐吹来啊!”泰山五雄中的老三叫做单叔山,和吴长风是忘年之交,他抢著说道:“吴四哥你好,我爹爹也来啦。”吴长风脸上微微变色,道:“当真,你爹爹……”他做了违犯帮规之事,心下正虚,听到泰山“铁面判官”单正突然到来,不由得暗自慌乱。须知“铁面判官”单正生平嫉恶如仇,只要知道江湖上有什么不公道之事,定然伸手要管。他本身武功已然极高,除了亲生的五个儿子外,又广收门徒,徒子徒孙,共达一百余人,“泰山单家”的名头,在武林中谁都忌惮三分。跟著一骑马驰进林中,泰山五雄一齐上前拉住马头,马背上一个身穿薄绸长袍的老者飘身而下,向乔峰拱手道:“乔帮主,单正不请自来,打扰了。”乔峰久闻单正之名,今日也是初见,但见他满脸红光,当得起“童颜鹤发”四字,神情却甚谦和,不似江湖上传说的出手无情,当即抱拳还礼,说道:“若知单老前辈大驾光临,早该远迎才是。”那倒骑驴子的人忽然怪声道:“好哇!铁面判官到来,就该远迎。我‘铁屁股判官’到来,你就不该远迎了。”众人听到“铁屁股判官”这五个字的怪绰号,无不哈哈大笑,王玉燕、阿朱、阿碧三人虽觉笑之不雅,却也不禁嫣然。

“泰山五雄”听这人如此说,自知他是有心侮辱自己的父亲,五人勃然变色,只是单家家规极严,单正自己既未发话,做儿子的谁也不敢强行出头。

那单正修养甚好,一时又捉摸不定这怪人的来历,装作并未听见,说道:“请马夫人出来叙话。”林子后转出一顶小轿,两名健仆抬著,快步如飞,来到林中一放,揭开了轿帷。只见轿中缓步走出一位全身缟素的少妇来。那少妇低下了头,向乔峰盈盈拜了下去,说道:“未亡人马门温氏,参见帮主。”乔峰和马大元除了帮中事务之外,平时甚少见面,这位马夫人不出家门,更是没有见过。当下还了一礼,说道:“嫂嫂,有礼!”马夫人道:“先夫不幸亡故,多承帮主及众位伯伯叔叔,照料丧事,未亡人衷心铭感。”她话声极是清脆,听来年纪甚轻,只是她始终眼望地下,见不清她的容貌。乔峰鉴貌辨色,情知马夫人必已发见了丈夫亡故的重大线索,这才亲身赶到,但帮中之事她不先禀报帮主,却去寻铁面判官作主,其中实是大有蹊跷。

乔峰回头向执法长老白世镜望去,白世镜的眼光却也正在此时向他瞧来,两人的目光之中,均是充满了惊疑。乔峰先接外客,再论本帮的帮务,向单正道:“单老前辈,华山冲霄洞谭氏伉俪,不知是否素识?”单正抱拳道:“久仰谭氏伉俪的威名,幸会,幸会。”乔峰道:“谭老爷子,这一位前辈,请你给在下引见,以免失了礼数。”谭公尚未答话,那骑驴客抢著说道:“我姓双,名歪,外号叫作‘铁屁股判官’。”铁面判官单正修养再好,这时也不禁怒气上冲,心想:我姓单,你就姓双,我叫正,你就叫歪,这不是冲著我来么?正待发作,谭婆却道:“单老爷子,你莫听赵钱孙随口胡说,这人是个癫子,当不得真。”

乔峰道:“众位,此间并无座位,只好随意坐下了。”他见众人分别坐定,说道:“一日之间,会见众位前辈高人,真是不胜荣幸。不知众位驾到,有何见教?”单正道:“乔帮主,贵帮是江湖上第一大帮,数百年来侠名播于天下,武林中提起‘丐帮’二字,谁都十分敬重,我单某向来也是极为心仪的。”乔峰道:“不敢!”赵钱孙道:“乔帮主,贵帮是江湖上第一大帮,数百年来侠名播于天下,武林中提起”丐帮“两字,谁都十分敬重,我双某向来也是极为心仪的。”他这番话和单正赞的一模一样,就是将“单某”的“单”字改成了“双”字,乔峰知道武林中这些前辈高人大都有副希奇古怪的脾气,这赵钱孙处处和单正挑眼,不知真意如何,自己总之是双方都不得罪就是,于是也跟著说了句:“不敢!”单正微微一笑,向大儿子单伯山道:“伯山,余下来的话,你跟乔帮主说。旁人若是要学我儿子,尽管学个十足便是。”众人听了,都不禁打个哈哈,心想这铁面判官道貌岸然,倒也阴损得紧,赵钱孙若是再跟著单伯山学嘴学舌,那就变成学做他儿子了。不料赵钱孙说道:“伯山,余下来的话,你跟乔帮主说。旁人若是要学我儿子,尽管学个十足便是。”这么一来,反而给赵钱孙讨了便宜去,认了是单伯山的父亲。单正最小的儿子单小山火气最猛,大声骂道:“他*的,这不是活得不耐烦了么?”赵钱孙自言自语:“他*的,这种儿子,生四个已经太多,第五个实在不必生,嘿嘿,也不知是不是亲生的。”

说到这个地步,便是泥人也有土性儿,单正向赵钱孙道:“咱们在丐帮是客,争闹起来,那是不给主人面子,待此间事了之后,我再来领教阁下的高招。伯山,你自管说吧!”赵钱孙又学著他道:“咱们在丐帮是客,争闹起来,那是不给主人面子,待此间事了之后,我再来领教阁下的高招。伯山,老子叫你说,你自管说罢!”单伯山恨不得冲上前去,拔刀猛砍他几刀,方消心头之恨,当下强忍怒气,向乔峰道:“乔帮主,贵帮之事,咱们父子原是不敢干预,但我爹爹说,君子爱人以德……”他说到这里,眼光瞧向赵钱孙,看他是否又再学舌,若是照学,势必也要学“但我爹爹说:君子爱人以德”,那便是叫单正为“爹爹”了。

不料赵钱孙竟然也是一句一句的照说,说道:“乔帮主,贵帮之事,咱父子原是不敢干预,但我儿子说:君子爱人以德。”他将“爹爹”两字改成“儿子”,那明明占单正的便宜。众人一听,都是眉头深皱,觉得赵钱孙太也过份,只怕当场便要流血。单正道:“阁下一味跟我过不去,但在下与阁下素不相识,不知什么地方得罪了你,倒要请阁下明白示知。若是在下的不是,即行向阁下陪礼请罪便是。”众人心下暗赞单正了得,不愧是中原得享大名的侠义之辈。赵钱孙道:“你没得罪我,可是得罪了小娟,这经得罪我更加可恶十倍。”

一秒钟记住本站网址:JinYongXiaoShuo.COM金庸小说拼音全拼写。

喜欢旧版《天龙八部》小说吗?喜欢金庸小说全集吗?喜欢就用力顶一下吧!

看网友对 第三十九章  丐帮耆老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