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金庸小说全集>>旧版《天龙八部》小说在线阅读

第五十九章  血海深仇

小说:旧版《天龙八部》    作者:金庸
选择背景色: 黄橙 洋红 淡粉 水蓝 草绿 白色 选择字体: 宋体 黑体 微软雅黑 楷体 选择字体大小: 恢复默认

段正淳为人虽然风流,对于“英雄好汉”这四个字的声名却甚是爱惜。他常自己解嘲,说道:“英雄难过美人关。”就算过不了美人关,总还是个英雄,岂不见楚霸王有虞姫,汉高祖有戚夫人,李世民有武则天。但卑鄙怯懦之事,那是决不屑为。他于剧斗之际,听得阿紫的说话,当即大声说道:“生死胜败,又有什么了不起?不论是谁上来相助,都是和我段正淳过不去。”他开口说话,内力自是较损,但段延庆非但不乘机进逼,反而退开一步,双杖拄地,等他说好了再斗。范骅等心下暗惊,瞧这情势,段延庆固然是风流闲雅,决不乘机占人便宜,但显然也是有恃无恐,无须占此便宜。

段正淳微微一笑,道:“进招吧!”左袖一拂,长剑借著袖风递出。阮星竹道:“阿紫,你瞧爹爹的剑法何等凌厉,他真要收抬这个僵尸,那是绰绰有余。只不过他是王爷身份,其实尽可交给部属,用不著自己出手。”阿紫道:“爹爹能收拾他,那是再好也没有了。我就怕妈妈嘴硬骨头酥,口里说得威风十足,心中却是害怕得要命。”这几句话,正是说中了她母亲的心情。阮星竹怒目向女儿瞪了一眼,心道:“这小丫头当真是不识好歹,说话没轻没重。”只见段正淳长剑连进三招,段延庆杖上内力再盛,一一将他逼了回去。段正淳第四剑“金马腾空”横飞而出,段延庆左手竹杖一招“碧鸡报晓”,点了过去。杖剑相交,霎时间黏在一起,难以分离。段延庆内力连催,要将对手的长剑震开,哪知竟然无法如愿,他喉间咕咕作响,猛地里右杖在地卞一点,身子腾空而起,左手竹杖的杖头仍是黏在段正淳的剑尖之上。这一个双足站地,如渊停岳峙,纹丝不动;那一个全身临空,如柳技随风,飘荡无定。旁观众人都是“哦”的一声,知道两人已是比拼内力的要紧关头。段正淳站在地下,双足能够借力,原是占了些便宜,但段延庆居高临下,全身重量都压在对方的长剑之上。过得片刻,只见长剑渐渐弯曲,慢慢成为弧形,那本质柔软的竹杖反而仍旧其直如夭,这么一来,两人的内力显然已分高下。萧峰见段正淳手中长剑越来越弯曲,再弯得一些,只怕啪的一声,便要断为两截,心想:“到此时为止,两人都未使出最高深的‘六脉神剑’功夫来。难道段正淳自知在六脉神剑上的功夫不如对方,反而藏拙不露么?瞧他运使内力的神气,似乎潜力渐尽,并不是尚有看家本领未使的模样。”殊不知大理段氏诸高手中,段正淳只是个二流角色。他儿子段誉会使“六脉神剑”,他自己可连一脉神剑也不会,别说六脉了。

段正淳眼见手中长剑弯得将成圆圈,随时都会折断,深深吸一口气,右指点了出去,正是一阳指上的造诣,颇不及乃兄段正明,指力难以及到三尺之外。他和段延庆杖剑相交,两件兵刃加起来长及八尺,这一阳指自是伤不到对手,是以这一指点出,并非指向段延庆,却是射向他的竹杖。萧峰眉头一皱,心道:“此人竟似不会六脉神剑,比之我那个姓段的义弟,犹有不如。这一指不过是极高明的点穴功夫而已,那又有什么稀奇?”但见他手指处,段延庆的竹杖一晃,段正淳的长剑便伸直了几分。他连点三指,手中长剑伸展了三次,渐有回复原状之势。那阿紫却又说起话来,她说道:“妈妈,爹爹又使手指又用长剑,不过跟人家的一根竹杖打成平手。倘若对方另外那根竹杖又攻了过来,难道爹爹能有三只手来对付吗?”阮星竹已瞧得忧心忡忡,偏偏这女儿在旁说的,尽是些不中听的言语,她还未答,只见段延庆右手竹杖一起,嗤的一声,果然向段正淳的左手食指点了过来。

段延庆这一杖点来,使的手法和内劲,都和一阳指一般无异,只不过以杖代指,取长及远而已。段正淳更不相避,指力和他杖力相交,登觉手臂上一阵酸麻,他缩回手指,准备调运内劲,第二指跟著点出,哪知眼前黑杖闪动,段延庆第二杖又点了过来。段正淳吃了一惊:“他调运内息如此快法,直如意到即至,这—阳指上的造诣,可比我更强得多了。”当即一指还出,只是他慢了一步,身子便晃了一晃。段延庆见和他比拼已久,深恐夜长梦多,若是他群臣部属一拥而上,终究是多费手脚,当下运杖如风,顷刻间连点九杖。段正淳奋力抵挡,到第九杖上,真气不继,噗的一声轻响,墨竹杖头插入他的左肩肩头。他身子一晃,啪的一声响,右手中的长剑跟著折断。段延庆喉间发出一声稀奇古怪的声音,右手竹杖快如闪电般直点段正淳的脑门。这一杖他是决意立取段正淳性命,手下是使了全部劲力,竹杖出去时响声大作。眼见段正淳立时要死于非命,范骅、华赫艮、巴天石三人同时纵出,分攻段延庆的身侧,这大理三公都是武学高手,眼见情势凶险非常,要救段正淳已是万万不及,均是使那“围魏救赵”的法子,直攻段延庆的三处要害。殊不知段延庆早料到大理群臣定会一拥而上,左手竹杖看似呆滞不动,其实早已运足内劲,护住了周身各处要害。当范、华、巴三人的兵刃攻上之时,段延庆毫不退避,左手竹杖一横,封住了三股兵刃的来路,右手竹杖仍是直取段正淳的脑门。阮星竹“啊”的一声尖叫,疾冲过来,眼见情郎要死于非命,她也是不想活了。

段延庆这一杖离段正淳脑门“百会穴”不到三寸,蓦地里段正淳的身子向旁边飞了出去,他这一杖竟然点了个空。这时范骅、华赫艮、巴天石三人同时给段延庆的竹杖逼了回来。巴天石行动敏捷,反手一拿,抓住了阮星竹的手腕,以免她平白无端的在段延庆手中送命。各人的目光齐向段正淳望去。段延庆这一杖没点中对方,这一惊真是非同小可,定神一看,却是一条大汉伸手抓住了段正淳的后颈,在这千钧一发的瞬息之间,硬生生将他扯了开去。这手神功真是匪夷所思,段延庆武功虽强,自忖也是难以办到。他脸上肌肉僵硬,虽然惊诧非小,仍是不动声色,只是鼻孔中哼了一声。出手相助段正淳之人,自便是萧峰了。当二段激斗之际,他站在一旁目不转睛的观战,陡见段正淳将为对方所钉,段延庆这一杖只要戳了下去,自己的血海深仇便再也无法得报。这些日子来,他不知已许下了多少愿,立下了多少誓,不论如何都是非报此仇不可,眼见仇人便在身前,如何容得他死在旁人的手里?是以纵身上前,将段正淳拉开。段延庆心思极为机敏,不等萧峰放下段正淳,双手竹杖便如狂风暴雨般递出,一杖又一杖,尽是点向段正淳的要害。他是决意除去这个挡在他皇位之前的障碍,至于如何对付萧峰,那是下一步的事了。

萧峰提著段正淳左一闪、右一躲,在杖影的夹缝中一一避过,段延庆连使二十七杖始终没带到段正淳的一点衣角,他心下骇然,自知不是萧峰的对手,一声怪啸,陡然间飘开数丈,问道:“阁下是谁?何以前来搅局?”萧峰尚未回答,云中鹤道:“老大,他便是丐帮的前任帮主乔峰,你的好徒弟追魂杖谭青,便是死在这恶徒的手下。”云中鹤此言一出,不但段延庆心头一震,连大理群豪也耸然动容,乔峰之名响遍天下,“北乔峰、南慕容”,武林中无人不知,只是他向段正淳通名时自称萧峰,各人不知他便是大名鼎鼎的乔峰。此时云中鹤一说此话,人人均道;“原来是他,侠义武勇,当真是名不虚传。”段延庆早听云中鹅详细说过,自己的得意徒儿谭青如何在聚贤庄上害人不成,反被乔峰所杀的经过,这时听说眼前这汉子便是杀徒之人,心中又是愤怒,又是疑惧。伸出竹杖,在地下青石板上写著:“阁下和我有何仇怨?既杀吾徒,又来搅我大事?”这十八个字写得每一笔深入石里,但听得嗤嗤嗤响声不绝,竟如是在沙中写字一般。原来他的腹语术和上乘内功相结合,能迷人心魄,乱人神智,乃是一项极厉害的邪术。只是这种邪术纯以心力克制对方,若是敌人的内力修为胜过自己,那便反受其害了。他既知谭青的死法,又见萧峰相救段正淳的身手,却也不敢贸然以腹语术和他说话。萧峰见他写完,一言不发,走上前去伸脚在地下擦了几擦,登时将石板上这十八个字都擦得干干净净。一个以竹杖在石板上写字已是极难,另一个一伸足便即擦去字迹,这足上的功夫比之杖头内力聚于一点,更是艰难得多。两人一个写、一个擦,竟将一片青石板铺成的湖畔小径,当作是沙滩一般。段延庆见他擦去这些字迹,知他一来是显一显身手,二来是表示和自己无怨无仇,过去无意酿成的过节如能放过不究,那便两家罢休。段延庆为人极是机警,自忖不是萧峰的对手,还是及早抽身,免吃眼前的亏为妙,当下右手竹杖从上而下的划了下来,跟著又是向上一挑,表示“一笔勾销”之意,左手一杖一点,身子已跃出数丈之外。

南海鳄神圆睁怪眼,向萧峰上身瞧瞧、下身瞧瞧,满心的不服气,骂道:“他*的,这狗杂种有什么了不起……”一言未毕,突然间身子腾空而起,飞向湖心,扑通一声,水花四溅,落入了小镜湖中。原来萧峰最恼恨旁人骂他“杂种”,左手仍是提著段正淳,抢过去右手便将南海鳄神摔入了湖中。这一下出手迅捷无比,南海鳄神竟是半招也没抵抗。他久居南海,自称“鳄神”,水性自是极精,双足在湖底一蹬,跳出湖面,叫道:“你怎么搞的?”说了这句话,身子又落入了湖中。他再在湖底一蹬,又是全身飞出水面,叫道:“你暗算老子!”这句话说完,又落了下去。第三次跃上时叫道:“老子不能和你甘休!”他性子暴燥之极,竟是等不及爬上岸之后再骂萧峰,跳起来骂一句,又跌了下去。阿紫道:“你们瞧,这人在水中钻上钻下,不是做只大乌龟么?”刚好南海鳄神在这时跃出水面,骂道:“你才是一只小乌龟。”阿紫手一扬,嗤的一声响,射了他一枚飞锥,南海鳄神钻入湖底,游到岸边,湿淋淋的爬了起来,他竟是毫不畏惧,愣头愣脑的走到萧峰身前,侧了头向也瞪眼,说道:“你将我摔下湖去,用的是什么手法?老子这功夫倒是不会。”叶二娘道:“老三快走,别在这儿出丑啦。”南海鳄神怒道:“我给人家丢入湖中,连人家用什么手法都不知道,岂不是奇耻大辱?自然要问个明白。”阿紫道:“好吧,我跟你说了。他这功夫叫做‘捉龟功’。”南海鳄神叫道:“嗯,原来叫‘捉龟功’,我知道了这功夫的名字,求人教得会了,自己下苦功练练,以后便不再吃这个亏。”说著快步而去,这时叶二娘和云中鹤早已走得远了。

萧峰将段正淳放在地下,阮星竹万福道谢,说道:“乔帮主,你先前救我女儿,这会儿又救了他……他……我真不知道该当如何谢你才好。”范骅、朱丹臣等也都过来相谢。萧峰森然道:“萧峰救他,全出于一片自私之心,各位不用谢我。段先生,我问你一句话,请你从实回答。当年你曾在雁门关外,做过一件于心有愧的大错事,是也不是?”段正淳满脸通红,随即脸上一片惨白,低头道:“不错,段某为此事耿耿于心,甚是不安。大错铸成,难以挽回。”

萧峰自在信阳听马夫人说出段正淳的名字后,日夕所思,便在找到他而凌迟处死,决意教他吃足零碎苦头之后,这才取他性命。但在小镜湖畔见他待友仁义,对敌豪迈,不像是个做坏事的卑鄙小人,不由得心下起疑,寻思:“他在雁门关外杀我父母,乃是出于误会,此种错误人人能犯,但他杀我义父乔三槐夫妇、害我恩师玄苦师父,那便是绝不可恕的恶行,难道这中间另有别情吗?”他是个极为精细之人,行事绝不莽撞,当下又举引雁门关外之事,问他一遍,要他亲口答复,再定了断。待见段正淳脸上深带愧色,又说大错已经铸成,难以挽回,心中耿耿不安,这才知千真万确,脸上登如罩了一层严霜,鼻中哼了一声。阮星竹忽道:“你……你怎么也知道此事?”萧峰向她瞧去,只见她满脸通红,神色极是忸怩,森然道:“若要人不知,除非己其为。”转过头来,向段正淳道:“今晚三更,我在那座青石桥上相候,有事和阁下一谈。”段正淳道:“准时必到。大恩不言谢,只是远来辛苦,何不到那边竹屋中喝上几杯?”萧峰道:“阁下看来伤势如何?是否须将养几日?”他对饮酒的邀请,竟如听而不闻。段正淳微觉奇怪,道:“多谢乔兄关怀,这点轻伤也无大碍。”萧峰点头道:“这就好了。阿朱,咱们去吧。”他走出两步,回头又向段正淳道:“你手下那些好朋友,那也不用带来了。”段正淳只觉得这人行事古怪,但他于己有救命之恩,便道:“一凭尊兄吩咐。”萧峰挽了阿朱之手,头也不回的径自去了。原来他见范骅、华赫艮等人都是赤胆忠心的好汉,若是和段正淳同赴青石桥之会,势必一一死在自己手下,不免可惜。

他和阿朱寻到一家农家,买些米来煮了顿饭,又买了两只鸡熬了汤,饱餐了一顿,只是有饭无酒,不免有些扫兴。萧峰见阿朱似乎满怀心事,一直不开口说话,问道:“我寻到了大仇人,你该当为我高兴才是。”阿朱微微一笑,说:“是啊,我原该高兴。”萧峰见她笑得很勉强,说道:“今晚杀了此人之后,咱们即行北上,到雁门关外放牛牧羊,再也不踏进关内一步了,唉,阿朱,我在见段正淳之前,本曾立誓杀他全家,要杀得他一家鸡犬不留。但见此人风度翩翩,不若料想中那么卑鄙无耻,心想一人作事一人当,那也不用找他家人了。”阿朱道:“你一念之仁,多积阴德,必有后福。”萧峰纵声长笑,道:“我这双手下不知已杀了多少人,还有什么阴德后福?”

他见阿朱秀眉双蹙,又问:“阿朱,你为什么不高兴?你不喜欢我再杀人么?”阿朱道:“不是不高兴,不知怎样,我肚痛得紧。”萧峰伸手搭了搭她的脉搏,果觉她心跳时缓时速,脉象浮燥,柔声道:“路上辛苦,只怕是受了风寒。我叫这老妈妈煎一碗姜汤给你喝。”姜汤还没煎好,阿朱身子不住发抖,道:“我冷,我冷。”萧峰甚是怜惜,除下身上外袍,披在她的身上。阿朱道:“大哥,你今晚得报大仇,了却一件心事,我本该陪你去的。只盼待会身子好些。”萧峰道:“不!不!你在这儿歇歇,睡了一觉醒来,我已取了段正淳的首级来啦。”阿朱叹了口气,道:“我好为难,大哥,我是没有法子。我不能陪你了,我很想陪著你和你在一起,真不想跟你分开……你……你一个人这么寂寞孤单,我对你不起。”萧峰听她说来柔情如水,心下感动,握住她手,说道:“咱们只分开这一会儿,又打什么要紧?阿朱,你待我真好,你的恩情我不知怎样报答才是。”阿朱道:“不是分开一会儿,我觉得很久很久。大哥,我离开了你,你会孤零零的,我也是孤零零的。最好你立刻带我到雁门关外。段正淳的怨仇,再过一年来报不成么?让我先陪你一年。”

萧峰轻轻抚著她头上的柔发,说道:“好容易撞见了他,今晚报了此仇,咱们再也不到中原来了。若是过得一年再来,那便要到大理去,大理段家好手甚多,你大哥一人未必能胜。非是我不听你的话,这中间实有许多为难处。”阿朱点了点头,低声道:“不错,我不该请你过一年再到大理去找他报仇。你孤身深入虎穴,万万不可。”萧峰哈哈一笑,举起饭碗来空喝一口,他惯于大碗大碗的喝酒,此刻碗中空无所有,但仍是这么怍个模样,也是好的,说道:“若是我萧峰一人,大理段家这龙潭虎穴那也闯了,生死危难浑不放在心上。但现下有了小阿朱,我要照料陪伴你一辈子,萧峰的性命就宝贵得很啦。”阿朱伏在他的怀里,背心微微起伏,萧峰心中一片温暖,心道:“得妻如此,这一生复有何憾?”霎时之间,不由得神驰漠北、心飞关外,想起一月之后,自己和阿朱在大草原中并骑驰马、放牧牛羊,再也不必提防敌人侵害,从此无忧无虑,何等逍遥自在?只是那日在聚贤庄中救他性命的黑衣人之恩未曾得报,心中不免耿耿,然这等大英雄自是施恩不望报,只好欠他这番恩情了。

眼见天色渐渐黑了下来,阿朱伏在他怀中,已然沉沉睡熟,萧峰拿出三钱银子,给了那家农家,请他腾了一间空房出来,抱著阿朱,放在床上,给她盖上了被,放了帐子,自己在那农家堂上闭目养神,小睡了一个时辰,开门出来,只见新月已斜挂树顶,西北角上半天乌云渐渐聚集,看来这一晚怕会有大雷大雨。萧峰披上长袍,向青石桥走去,行出五里许,到了河边,只见月亮的影子倒映河中,月亮旁都已聚满了黑云,偶尔黑云中射出一两下闪电,照得四野一片明亮。但闪电过去,反而更显得黑沉沉地。远处坟地中磷火抖动,在草间滚来滚去。萧峰越走快速,不多时已到了青石桥头。他瞧一瞧北斗方位,见时刻尚早,不过是二更时分,心下暗笑:“为了要报大仇,我竟是这么的沉不住气,居然早到了一个更次。”其实他一生中与人约会以性命相拼,也不知有过多少次,对方武功声势比之段正淳更强的,也著实不少,今晚却异乎寻常的心中不安,少了以往那一股一往无前、决一死战的豪气。萧峰立在桥边,眼看河水在桥洞中缓缓流过,心道:“是了,以往我独来独往,无牵无挂,今晚我心中却多了一个阿朱。嘿,这真叫做儿女情长,英雄气短了。”想到这里,不由得心底平添了几分柔情,嘴边露出一丝微笑,又想:“若是阿朱陪著我站在这里,那可有多好。”他知道段正淳的武功和自己差得太远,今晚的拼斗胜负倒是不须挂怀,眼见约会的时到未至,便坐在桥边树下凝神吐纳,渐渐的灵台中一片空明,更无杂念。蓦地里电光一闪,轰隆隆一声大响,一个霹雳从云堆里打了下来。萧峰睁开眼来,心道:“转眼大雨便至,快三更了吧?”便在此时,见通向小镜湖的路上一人缓步走来,宽袍缓带,正是段正淳。他走到萧峰面前,深深一揖,道:“乔帮主见召,不如有何见教?”

萧峰略微侧头,斜睨著他,一股怒火猛地在胸中烧将上来,说道:“段先生,我约你来此的用意,难道你竟然不知么?”段正淳叹了口气,道:“你是为了当年雁门关外之事,我误听奸人之言,受人挑弄,伤了令尊令堂的性命,实是大错。”萧峰道:“你何以又去害我义父乔三槐夫妇,害死我恩师玄苦大师?”段正淳缓缓摇头,道:“我只盼能遮掩此事,岂知越陷越深,终于难以自拔。”萧峰道:“嘿,你倒是条爽直汉子。你自己了断,还是须得由我动手?”

段正淳道:“若非乔帮主出手相救,段某今日午间便已命丧小镜湖畔,多活半日,全出阁下之赐,乔帮主要取在下性命,尽管出手便是。”这时轰隆隆一声雷响,黄豆大的雨点忽喇喇的洒将下来。萧峰听段正淳说得豪迈,不由得心中一动,他素来喜爱结交英雄好汉,自从一见段正淳,见他英姿飒爽,便生惺惺相惜之意,倘若是寻常过节,便算是对他本人的重大侮辱,也早一笑了之,相偕去喝几十碗烈酒。但父母之仇不共戴天,岂能就此放过。他举起一掌,说道:“为人子弟,父母师长的大仇不能不报。你杀我父亲母亲、义父义母、受业恩师,一共五人,我便击你五掌,你受我五掌之后,是死是活,前仇一笔勾销。”段正淳苦笑道:“一条性命只换一掌,段某遭报未免太轻,深感盛情。”萧峰心道:“莫道你大理段氏武功卓绝,只怕萧某这降龙十八掌你一掌也经受不起。”说道:“如此看掌。”左手一圈,右掌呼的一声击了出去,正是“降龙十八掌”中的一招“亢龙有悔”。电光一闪,半空中又是轰隆隆一个霹露打了下来,雷助掌势,萧峰这一掌击出,直具天地风雷之威,砰的一声,正击在段正淳胸口,但见他立足不定,直摔了出去,啪的一声撞在青石桥栏干上,软软的垂著,一动也不动了。

萧峰一怔:“怎地他不举掌相迎,又是如此不济?”纵身上前,抓住他的后领,提了起来,心中一惊,耳中轰隆隆雷声不绝,大雨泼在他脸上身上,竟无半点知觉,只想:“怎地他变得这么轻了?”这天午间他出手相救段正淳时,将他身手提起,为时颇久。武功高强之人,手中重量便有一斤半斤之差,也能立时察觉,但这时萧峰只觉段正淳的身重斗然间轻了数十斤,心中蓦地生出一阵莫名的害怕,全身出了一阵冷汗。

便在此时,闪电又是一亮,萧峰伸手到段正淳脸上一抓,著手是一堆散泥,一揉之下,应手而落,电光闪闪之中,萧峰看得清楚,失声叫道:“阿朱,阿朱,原来是你!”只觉自己四肢百骸再无半点力气,不由自主的跪了下来,抱著阿朱的双腿。他自己知道,适才这一掌“亢龙有悔”用足了全力,武林中一等一的英雄好汉若不出掌相迎,也是禁受不起,何况是这个娇怯怯的小阿朱?这一掌当然打得她肋骨尽断,五脏震碎,便是薛神医在旁即行施救,只怕也是难以抢回她的性命了。阿朱的身子倚在桥栏杆上,慢慢松了下来,跌在萧峰身上,她低声道:“大哥,是我对你不起,你恨我吗?”萧峰大声道:“我不恨你,我恼我自己,恨我自己。”说著举起手来,啪啪啪的连击自己脑袋。阿朱的左手动了一动,想阻止他不要自击,但提不起手臂,说道:“大哥,你答应我,永远永远,不可损伤自己。”萧峰大叫:“你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阿朱低声道:“大哥,你解开我的衣服,看一著我的左肩。”萧峰和她关山万里,同行同宿,始终以礼自持,这时听她叫自己解她衣衫,倒是一怔。阿朱道:“我早就是你的人了,我全身都是你的。你看一看我左肩,那就明白了。”

萧峰眼中含泪,听阿朱说话时神智不乱,心中存了万一之念,当下以左掌抵在她的背心,略运真气,源源输入她的体内,盼能挽救大错,右手慢慢解开她的衣杉,露山她的左臂左肩。天上长长的一道闪电拉过,萧峰眼前一亮,只见她肩头肤光胜雪,却刺著一个殷红炽血的红字:“段”。箫峰又是惊奇,又是伤心,不敢多看,忙将她衣衫拉好,遮住了肩头,将她轻轻楼在怀里,问:“你肩上有个‘段’字,那是什么意思?”阿朱道:“我爹爹妈妈将我送给旁人之时,在我肩上刺的,以便留待他日相认。”

萧峰颤声道:“这‘段’字,这‘段’字……”阿朱道:“今天日间,他们在那个阿紫姑娘的肩头发见了一个记认,就知道是他们的女儿。你……你……看到那个记认吗?”萧峰道:“我没有,我不便看。”阿朱道:“她……她肩上刺著的,正是一个红色的‘段’字,跟我的一模一样。”萧峰登时大悟,道:“你……你也是他们的女儿?”

阿朱道:“本来我不知道,看到阿紫肩上的字才知。她还有一个金锁片,跟我那个锁片,也是一样的,上面也铸著十个字:‘阿诗满十岁,越来越顽皮。’阿诗,阿诗,我从前以为是我自己的名字,却原来是我妈妈的名字,我妈妈便是竹林小屋中的那个阮……阮星竹。这个锁片,是我外公在我妈妈小时候给她铸的,她生了我姊妹俩,给我们一个人一个,带在颈上。”

萧峰道:“阿朱,我明白了十之八七啦,你受伤不轻,我抱你去躲雨,慢慢设法给你医治,这些事情,慢慢再说不迟。”阿朱道:“不!不!我得跟你说个清楚,再迟得一会,会来不及了,大哥,你得听我说完。”萧峰不忍违逆她的意思,只得道:“好,我听你说完,可是你别太费精神。”阿朱微微一笑,道:“大哥,你真好,什么事情都就著我,这么宠我,如何得了?”萧峰道:“以后我更要宠你一百倍、一千倍。”

阿朱道:“够了,够了。我不喜欢你待我太好。我无法无天起来,就没人管了。大哥,我……我躲在他们的竹屋后面,偷听爹爹、妈妈和阿紫妹妹说话。原来我爹爹另外有妻子的,他和我妈妈不是正式夫妻,先是生下了我,第二年又生了我妹妹。后来我爹爹要回大理去了,我妈妈不放他走,两人大吵了一场,我妈妈还打了他—顿,爹爹没还手。后来……后来……没法子,只好分别。我外公家教很严,要是知道了这件事,一定会杀了我妈妈的。我妈妈不敢把我姊妹带回家去,只好送了给人家,但盼望日后能够相认,在我姊妹肩头都刺了一个‘段’字。收养我的人只知道我妈妈姓阮,又因为我带的金锁片上有个‘诗”字,就叫我作‘阮诗’。其实,其实,我是姓段……”

萧峰心中更增怜惜,低声道:“你实在是个可怜的孩子。”阿朱道:“妈妈将我送给人家的时候,我还只一岁多一点,我当然不认得爹爹,连妈妈见了面也不认识。大哥,你也是这样。那天晚上在杏子林里,我听人家说你的身世,我心里很难过,实在因为,咱们俩都是一样的苦命孩子。”

这时电光不住闪动,霹雳一个接著一个,突然之间,河边一株大树给闪电打中,喀喇喇的侧将下来。他二人于身外之物全没注意,虽处天地巨变之际,也如浑然不觉。阿朱又道:“害死你爹爹妈妈的人是我爹爹,唉,老天爷的安排真是待咱们太苦,而且,而且……从马夫人口中套问出我爹爹名字来的,便是我自己。倘若不是乔装了白世镜去骗她,她也决不肯说了我爹爹的名字出来。人家说,冥冥中自有天意,我从来不相信,可是,你说,能不能相信呢?”

萧峰抬起头来,只见满天黑云早将月亮遮得一丝光亮也没了,一条闪电过去,照得四野通明,宛似老天爷忽然开了眼一般。萧峰颓然低头,心中一片茫然,问道:“你知道段正淳当真是你爹爹,再也不错么?”

阿朱道:“不会错的。我听到我爹爹妈妈抱住了我妹妹痛哭,述说遣弃我姊妹二人的经过。我爹娘都说,此生此世,说什么也要将我寻了回来。他们哪里猜得到,他们亲生的女儿便伏在窗外。大哥,适才我假说生病,却乔装改份了你的模样,去对我爹爹说道,今晚青石桥之约作罢,有什么过节,一笔勾销,再装成我爹爹的模样,来和你相会……好让你……好让你……”说到这里,已是气若游丝。

一秒钟记住本站网址:JinYongXiaoShuo.COM金庸小说拼音全拼写。

喜欢旧版《天龙八部》小说吗?喜欢金庸小说全集吗?喜欢就用力顶一下吧!

看网友对 第五十九章  血海深仇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