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金庸小说全集>>旧版《天龙八部》小说在线阅读

第六十章  种种疑团

小说:旧版《天龙八部》    作者:金庸
选择背景色: 黄橙 洋红 淡粉 水蓝 草绿 白色 选择字体: 宋体 黑体 微软雅黑 楷体 选择字体大小: 恢复默认

萧峰掌心中加运内劲,使阿朱不致脱力,垂泪道:“你为什么不跟我说了?要是我知道他便是你的爹爹……”可是他说了“要是我知道他便是你的爹爹”这句话,却再也说不下去了,他自己也不知道,如果他事先得知段正淳便是自己心爱之人的父亲,那便该当如何。阿朱道:“我翻来覆去,思量了很久很久,大哥,我也想陪你一辈子,可是那怎么能够?我能求你不报这五位亲人的大仇么?就算我胡里胡涂的求了你,你又能答允吗?”她声音越说越低,雷声仍是轰轰不绝,但在萧峰听来,阿朱的每一句话,都比震天响雷更是惊心动魄。萧峰揪著自己头发,说道:“你可以叫你爹爹逃走,不来赴这约会!或者你爹爹是英摊好汉,不肯失约,你可以乔装了我的模样,和你爹爹另订约会,在一个遥远的地方,在一个遥远的日子里再行相会。你何必,何必这样自苦?”阿朱道:“我要叫你知道,一个人失手害死了别人,可以全非出于本心。你当然不想害我,可是你打了我一掌。我爹爹害死你的父母,也是无意之中铸成的大错。”萧峰低头看著她的眼睛,天空乌云偶尔移开,露出了几颗星星。只见她眼色中柔情无限。

萧峰心中一动,蓦地里觉察到阿朱对自己的深情无限,实出于自己以前的想像之外,颤声道:“阿朱,阿朱,你一定另有原因,不单单是为了救你父亲,也不只是要我知道那是无心铸成的大错,你是为了我!你是为了我!”双手抱著她身子,站起身来。一条条雨丝击打在他头上、脸上。阿朱脸上露出笑容,见萧峰终于体会到了自己的深意,却也不自禁的欢喜。她明知自己性命已到尽头,虽不盼望情郎知道自己隐藏心底的用意,但他终于知道了……萧峰道:“你是为了我,阿朱,你说是不是?”阿朱低声道:“是的。”萧峰大声道:“为什么?为什么?”阿朱道:“大理段家有六脉神剑,你打死了他们镇南王,他们岂肯干休?大哥……”萧峰恍然大悟,不由得热泪盈眶。泪水跟著便直洒了下来。阿朱道:“我求你一件事,大哥,你肯答应么?”萧峰道:“别说一件,百件千件也答应你。”阿朱道:“我只有一个同父同母的亲妹子,咱俩自幼儿不得在一起,求你照看于她,我担心她走入了歧途。”萧峰强笑道:“等你身子大好了,咱们找了她来跟你团聚。她的精灵古怪,只怕还及不上你,你自己管教她好了。”阿朱轻轻的道:“等我大好了……等我大好……大哥,我和你到雁门关外放牛牧羊,你说,我妹子也肯去么?”萧峰道:“她自然会去的,亲姊姊姊夫邀她,还不去吗?”

忽然间忽喇一声响,青石桥桥洞底下的河水中钻出一个人来,叫道:“羞也不羞?什么亲姊姊、亲姊夫了?我偏不去。”这人身形娇小,穿了一身水靠,正是阿紫。萧峰失手打了阿朱一掌之后,全副精神都放在她的身上,以他的功夫,本可觉察到桥底中伏得有人,但一来雷声隆隆,暴雨大作,二来他心神大乱,直到阿紫自行现身,这才发觉,不由得微微一惊,叫道:“阿紫,阿紫,你快来瞧瞧你姊姊。”

阿紫小嘴一扁,道:“我在桥底下本想瞧你和我爹爹打架,看个热闹,哪知道你打的竟是我姊姊。两个人唠唠叨叨的,情话儿说个不完,我才不爱听呢。你们谈情说爱那也罢了,怎么拉扯到了我的身上?”一面说,一面走近身去。阿朱道:“好妹妹,以后,萧大哥照看你,你……你也照看他……”阿紫咯咯一笑,说道:“这个粗鲁难看的蛮子,我才不理他呢。”萧峰正想抱了阿朱找个地方去躲雨,蓦地里觉得阿朱的身子一颤,脑袋垂了下来,一头秀发披在他的肩上,一动也不动了,萧峰大惊,大叫:“阿朱,阿朱!”一搭她的脉搏,已是停止了跳动。

萧峰这一惊之下,一颗心几乎也停止了跳动,伸手再探她的鼻息,也已没了呼吸。他大叫:“阿朱!阿朱!”但任凭他再叫千声万声,阿朱是再也不能答应他了。

阿紫见阿朱气绝而死,也是大吃一惊,不再嬉皮笑脸,怒道:“你打死了我姊姊,你……你打死我姊姊!”萧峰道:“不错,是我打死了你姊姊。你该当为你姊姊报仇,快,快杀了我吧!”他双手下垂,放低阿朱的身体,挺出胸膛,叫道:“你快杀了我。”他真盼阿紫抽出刀来,插入自己的胸膛,那就一了百了,解脱了自己无穷无尽的痛苦。阿紫见他脸上肌肉痉孪,神情可怖,不由得心中十分害怕,倒退了两步,叫道:“你……你……别杀我。”萧峰跟著走上两步,伸手至胸,嗤的一声响,撕破了胸口衣衫,露出肌肤,说道:“你有毒针、毒刺、毒锥……快快刺死了我。”阿紫在闪电一亮之际,见到他胸口所刺的那个青郁郁的狼头,张牙露齿,形貌凶恶,不由得更是害怕,突然大叫一声,转身飞奔而去。萧峰呆立在石桥之上,伤心无比,悔恨无穷,提起手掌,砰的一声,拍在石拦干上,只击得石层纷飞。他拍了一掌,又拍一掌,忽喇喇一声巨响,一片石栏杆扑通掉入了河中。萧峰自己的心似乎也随著那栏杆掉入了河里,要想号哭,却是哭不出来。一条闪电过去,清清楚楚映出了阿朱的脸。那深情、关切之意,仍是留在她的眉梢嘴角,萧峰大叫一声:“阿朱!”抱著她的身子,向荒野中直奔。

雷声隆隆,大雨倾盆,萧峰一会儿奔上山峰,一会见又奔入了山谷,浑不知自己身在何处,脑海中一片混沌,竟似是成了一片空白。雷声渐止,大雨却仍是下个不停。东方现出黎明,天慢慢亮了。萧峰已狂奔了两个多时辰,但他丝毫不知疲倦,只是想尽量的折磨自己,只是想立刻死了,永远的陪著阿朱。农田中有穿了蓑农、负了锄头的农人出来,见到萧峰的神情,都是现出讶异之色。他漫无目标的乱走,不知不觉间,忽然又回到了那青石桥上。他喃喃说道:“我找段正淳去,找段正淳,叫他杀了我,给他女儿报仇。”当下迈开大步,向小镜湖畔奔去。不多时,便到湖畔,萧峰大叫:“段正淳,我杀了你女儿,你来杀我啊,我决不还手,你快出来,来杀我。”他横抱阿朱,站在方竹林前,等了片刻,林中寂然无声,无人出来。萧峰踏步入林,走到竹屋之前,一脚踢开板门,踏步进屋,叫道:“段正淳,你来杀我!”只见屋中空荡荡地,一个人也没有。他在厢房,后院各处寻了一遍,不但没见段正淳和他的那些部属,连竹屋主人阮星竹和阿紫也都不在。屋中用具陈设一如其旧,倒似是各人匆匆离去,急促间什么东西也不及携带。萧峰心道:“是了,阿紫带来了讯息,只道我还要杀她父亲报仇。段正淳就算不肯逃走,那姓阮的女人和他部属,也必带他远走高飞。嘿嘿,我不是来杀你。是要你杀我,要你杀我。”又大叫了几声:“段正淳,段正淳!”声音远远的传送出去,但听到疾风动竹,簌簌声响,却无半点人声。

小镜湖畔,方竹林中寂无一人,萧峰却似觉得天地间也只剩下了他一个人。自从阿朱断气之后,他从没有片刻放下她的身子,不知有多少次以真气内力输入她的体内,只盼天可怜见,又像上次她受了少林方丈一掌那样,重伤不死。但上一次是萧峰受了少林方丈的掌力,阿朱只不过受到一些波及震荡,这一次萧峰这一掌“亢龙有悔”,却是结结实实的打正在她的胸口,如何还能活命?再过一刻,萧峰便增一分沮丧。

他抱著阿朱,呆呆的坐在堂前,从早晨坐到午间,从午间又坐到了傍晚。这时早已雨过天青,淡淡斜阳照在他和阿朱的身上。

萧峰当在聚贤庄上受中原群雄围攻之时,虽然众叛亲离,情势险恶之极,他却并未因此而有丝毫气沮,这时自己亲手铸成了难以挽回的大错,越来越觉寂寞孤单,只觉活在世上,太也没有乐趣。“阿朱代她父亲死了,我也不能再去找段正淳报仇。我还有什么事情可做?丐帮的大业,年青时的雄心壮志,都已不值得我的关怀。”他走到后院,见墙角边放著一柄花锄,心想:“我便永远在这里陪著阿朱吧?”他左手仍是抱著阿朱的身子,右手提起花锄,走到方竹林中,掘了一个坑,又掘了一个坑。两个土坑并列在一起。他心想:“她父母回来,不知究竟,说不定要开坟看过端的究竟。须得在墓前竖上块牌子才是。”他伸手折断了一段方竹,剖而为二。回到厨房之中,用厨刀削平了,走到西首的厢房。这厢房的桌上放著纸墨笔砚,靠墙放著一个书架,想是阮星竹闲来起坐观书之所。萧峰研了墨,提起笔来,在一块竹片上写道:“契丹莽夫萧峰之墓。”拿起另一块竹片,待要落笔书写,心下沉吟:“我写什么?‘萧门段夫人之墓’么?她虽和我有夫妇之约,却未成婚,至死仍是个冰清玉洁的姑娘,称她为‘夫人’,不亵渎她么?”心下一时难决,抬起头来思量一会,目光所到之处,只见壁间悬著一张条幅,写得有好几行字,萧峰顺著读了下去,见那条幅上写著一阙词道:

漆点填眶,凤梢侵鬓,天然俊生。

记隔花瞥见,疏星炯炯;倚栏疑注,止水盈盈。

端正窥帘,梦腾并枕,睥睨檀郎长是青。

端相久,待嫣然一笑,密意将成。

困酣曾被莺惊,强临镜,婆娑犹未醒。

忆帐中亲见,似嫌罗密;奠前相顾,翻怕灯明。

醉后看承,歌阑斗弄,几度孜孜频送情。

难忘处,是鲛绡揾透,别泪双零。

萧峰一个字一个半的读了下去,他读书有限,文理并不甚通,一阙词中倒有七八个字不识得,但也看得出是一首风流艳词,描写女子眼睛之美,上片说男女两人定情,下片说到分别。萧峰含含糊糊的看去,也没心情去体会词中说些什么,随口茫茫然的读完,见下面又写著两行字道:“书沁园春付竹妹补壁。星眼竹腰相伴,不知天地岁月也。大理段二醉复狂涂。”萧峰喃喃的道:“哼,他倒快活,星眼竹腰相伴,不知天地岁月也。大理段二醉后狂涂,大理段二,嗯,这是段正淳写给他的情人阮星竹的,也就是阿朱爹爹妈妈的风流故事。怎地堂而皇之的挂在这里,也不怕丑,啊,是了,这竹林中罕有人至,平时便只她妈妈一个人。也说不定是段正淳重游旧地,又拣了这个条幅挂了起来。纸质黄旧,那是写于十几年前的了。”他生性向来精细,虽然死意已决,要陪伴阿朱同死,但见到什么事物,仍是一眼便见到其中的特异之处。“我在阿朱的墓牌上怎样写?怎样写?”他想不到妥当的称呼,便写了“阿朱之墓”四个字,他放下了笔,站出身来,要将竹牌插在坑前,先埋好了阿朱,然后自杀。

他转过身来,抱起阿朱的身子,又向壁上的条幅瞧了一眼,蓦地里全身跳了起来,“啊哟”一声大叫,大声道:“不对,不对!这件事不对!”他走近一步,再看条幅中的那一阙词,只见字迹圆润,儒雅洒脱,大有富贵之气。他心中似有一个声音在大声的说道:“那封信!带头大哥写给汪帮主的信,信上的字却不是这样的,完全不同!”萧峰虽只粗识文字。原是不会辨认笔迹,但这条幅上的字写得老练纯熟,那封信上的字却瘦骨棱棱,一眼而知出于江湖武人之手,两者的差别实在太大,任谁都看得出来。萧峰双眼睁得大大的,盯住了那条幅上的字,似乎要从这几行字中,寻觅出这中间隐藏著的秘密和阴谋。

他脑海中盘旋的,尽是那晚在无锡城外杏子林中所见到的那封书信,那封带头大哥写给汪帮主的信。智光大师使用诡计,将信尾的署名撕下来吞入了肚中,使他无法知道写信之人是谁,但信上的字迹,却是深印入他脑海之中,清楚之极。写信之人,和写这张条幅的“大理段二”绝非一人,那是决无可疑。但是否这信是“带头大哥”托旁人代写?萧峰略一思索,便知亦无可能。段正淳能写这样儒雅的条幅,当然是拿惯笔杆之人了,要写信给汪帮主,谈论如此重大的事情,岂有叫旁人代笔之理?

他越想疑窦越大,不住的想:“莫非那带头大哥不是段正淳?莫非这条幅不是段正淳写的?不对,不对,除了段正淳,怎能有第二个‘大理段二’写了这种风流诗词挂在此处?难道马夫人说的是假话?那也不会。他和段正淳素不相识,一个天南、一个地北,有什么仇怨,会故意捏造话来骗我。”他自从知道了“带头大哥”是段正淳后,心中的种种疑团本来早已一扫而空,所思虑的只是如何报仇而已,但这时陡然间见到了这个条幅,各种各样的疑团又涌了上来:“如果那封书信不是段正淳的,那么带头大哥便不是他。如果不是他,却又是谁?马夫人为什么要捏造虚言,这中间有什么阴谋诡计?我打死阿朱,本是误杀,阿朱为了我,为了爹爹而死却是心甘情愿,这么一来,她的不白之冤之上,再加上一层不白之冤。我为什么不早一些见到这个条幅?”这条幅挂在厢房之中,萧峰原是不易见到,倘若是始终不见,那么他殉了阿朱而死,那也是一了百了,偏偏是早不见,晚不见,在他死前片刻见到了,却又生出无穷的波折来。

这时太阳渐淡,最后的一片阳光正要离开他的脚背,忽听得小镜湖畔有两人朝著竹林走来。这两人相距尚远,但萧峰耳音敏锐,微有声息便即知觉,凝神一听,辩出来者是两个女子,心道:“多半是阿紫和她妈妈来了。嗯,我要问一问段夫人,这张条幅是不是段正淳写的。她一定恨我杀了阿朱,她要杀找,我……我……”他本来是要“决不还手”,但立时转念:“如果阿朱确是冤枉而死,杀我爹爹妈妈的另有其人,那么这个大恶人身上,又多负了一笔血债,又多了一条人命,我的爱妻阿朱,难道不是他害死的么?我若不报比仇,怎能轻易便死?”

只听得那两个女子渐行渐近,走进了竹林。又过片刻,两个人说话的声音也听见了。只听得一个女人的声音说道:“小心了,这贱人武功虽然不高,却是诡计多端。”另一个年轻的女子道:“她只孤身一人,我娘儿两个总收拾得了她。”那年纪较大的女子道:“别说话了,一上去便下辣手,不用迟疑。”那少女道:“若是给爹爹知道了……”那年长女子道:“哼,你还是护著你爹爹。”接著便没了话声,但听得两人蹑足而行,一个向著大门走来,另一个走到了屋后,显是要前后夹攻。

萧峰颇为奇怪,心想:“听这口昔,这两人不是阮星竹和阿紫,但也是母女两个,要来杀一个孤身的女子,嗯,多半是杀阮星竹来的,听来那少女的父亲不赞成此事。”他于外事全不萦怀,仍是怔怔的坐著出神。过得半晌,呀的一声,有人推开板门,走了过来。萧峰并不抬头,只见一双穿著黑鞋的纤脚走到他的身前,离他约有四尺,停住了步。跟著旁边的窗门被人推开,跃进一个人来,站在萧峰身旁。萧峰听了那人纵跃之声,知道那人武功也不如何高强。他早已万念惧灰,仍不抬头,自管自苦苦思索:“到底‘带头大哥’是不是段正淳?智光的言语中有何古怪?徐长老有何诡计?马夫人的话中是不是有什么破绽?”当真是思涌如潮,心乱如麻。

只听得那年轻女子说道:“噢,你是谁?姓阮的那贱人呢?”她说话声音冷冷的,语调更是十分的无礼,萧峰也不加理会,自行想自己的心思。那年长女子道:“尊驾和阮星竹那贱人有何瓜葛?这死了的女子是谁?快快说来。”萧峰仍是不理。那年轻女子大是气恼,道:“你是聋子呢还是哑巴,怎地听了咱们的话一声不响?”萧峰仍是不理,身子便如石像般呆呆坐著。那年轻女子一跺脚,手中长剑一颤,剑刃震动,呛呛作响,剑尖斜对萧峰的太阳穴,相距不过数寸,只要轻轻向前一送,立时便要了萧峰的性命。她想:“你再装傻,我便给点苦头你吃吃。”

殊不知萧峰于身外的凶险,半点也没放在心上,只是思量著种种推解不开的疑难。那少女手臂向前一送,一剑往萧峰颈边刺去,她意在探问阮星竹的讯息,倒也不想真的伤了他,是以这一剑在他头颈边寸许之旁擦了过去。萧峰听明白剑尖的来路,不闪不避,浑若不知。这一来,那两个女子都是相顾惊诧。那年轻女子道:“妈,这人莫非是个白痴?”年老的女子道:“他多半是装傻。在这贱人家中,还能有什么好东西,先劈他一刀,再来拷打。”话声甫毕,左手刀便向萧峰肩头砍了下去。

萧峰如何能被她砍中?待得刀刃离他肩头尚有半尺,右手翻出,一闪而前,两根手指抓住了刀背,这一柄刀便如凝在半空,砍不下来了。萧峰手指运力向前一送,刀柄正好撞在那女子肩下的要穴之中,登时令她动弹不得。萧峰顺手一抖,内力到处,啪的一声响,这柄刀断为两截,他抛在地下,始终没抬头瞧那女子。那年轻女子见他一出手便制住了母亲,大惊之下,向后反跃,嗤嗤之声连响,七枝短箭连珠价向萧峰射来。萧峰拾起断刀,一一拍落,跟著手一挥,那断刀倒飞出去,啪的一声,刀柄撞在她的腰间。那年轻女子“啊”的一声叫,穴道正被撞中,身子也顿被定住。那年长女子惊道:“你受了伤吗?”那少女道:“腰里撞得很痛,没受伤,妈,我给封住了‘京门穴’。”那妇人道:“我给给点中了‘中府穴’。这……这人武功厉害得很哪。”那少女道:“妈,这人到底是谁。怎么他也不站起身来,便制住了咱娘儿俩,我瞧他啊,多半是有邪术。”那妇人既已受制,便不敢再凶,口气放软,说道:“尊驾和咱母女无怨无仇,适才妄自出手,得罪了尊驾,是咱们二人的不对了。还请宽洪大量,高抬贵手。”那少女忙道:“不,不,咱们输了便输了,何必讨饶?你有种就将姑娘一刀杀了,我才不希罕呢。”萧峰隐隐约约的听到了她母女二人的说话,只知道母亲在求饶,女儿却是十分倔强,但到底说的是些什么话,却是一句话也没听进脑去。

这时屋中早已黑沉沉地,又过一会,天色全黑。萧峰始终是坐在原处,一直没有移动。他平时头脑极灵,遇到什么为难之事,总是决断极快,就算一时之间无法查知事情真相,最多是搁置一旁,决不会犹豫迟疑,但今日他失手打死了阿朱,心中悲悔已达极点,痴痴呆呆,浑浑噩噩,倒似是失心疯一般。那妇人低声道:“你试行运气,再冲冲‘环跳’和‘风市’穴看,说不定牵动筋脉,冲开了被封的穴道。”那少女道:“我早冲过了,一点用处也没……”那少妇忽道:“嘘!有人来了!”只听得脚步细碎,有人推门进来,也是一个女子。那女子擦擦几声,用火石点燃纸煤,再点亮了油灯,转过身来,突然见到萧峰、阿朱以及那两个女子,不禁“啊”的一声惊呼。她绝未料到屋中有人,蓦地里见到四个人或坐或站,都是一动也不劲,自不免大吃一惊。她手一松,火刀火石叮叮两声,都掉在地上。先前那妇人突然厉声叫道:“阮星竹,是你!”

后来进屋来的那个女子,正是阮星竹。她回过头来,见说话的是个中年女子,她身旁另有一个全身黑衣的少女,两人相貌颇美,却是从未见过。阮星竹道:“不错,我是姓阮,两位是谁?”那中年女子身子无法动弹,但不肯将姓名说与她听,只是不住的向她端祥,但见她体态风流,形貌俊俏,心下怒火更炽。阮星竹转头向萧峰道:“乔帮主,你已打死了我女儿,还在这里干什么?我……我……我苦命的孩儿哪!”说著放声大哭,扑到了阿朱的尸身之上。萧峰是呆呆的坐著,过了良久,才道:“段夫人,我罪孽深重,请你抽出刀来,一刀将我杀了。”阮星竹道:“便是一刀将你杀了,也已救不活我那苦命的孩儿。阿朱啊……我在雁门关外,将你送了给人,总盼望天可怜见……”这时萧峰的脑筋颇为迟钝,过了片刻,才心中一凛,问道:“什么在雁门关外?”阮星竹哭道:“你明明知道,定要问我,阿朱……阿朱是我的私生孩儿,我不敢带回家去,在雁门关外送了给人。”萧峰颤声道:“昨天我问段正淳,是否在雁门关外做了亏心之事,他直认不讳。你却满脸通红,问我怎地知道。这雁门关外的亏心事,便是将阿朱……送与旁人吗?”阮星竹怒道:“我做了这件亏心事,难道还不够?你当我是什么恶女人,专门做亏心事?”她恨极了萧峰,但又忌惮他武功了得,不敢动手,一味的以言语责骂。萧峰出神半晌,蓦地里伸出手来,啪啪啪啪,猛打自己耳光。阮星竹倒是吃了一惊,一跃而起,倒退了两步,只见萧峰不住的出力殴打自己,每一掌都落手极重,片刻间双颊便高高肿起。只听得“呀”的一声轻响,又有人推门进来,叫道:“妈,拿了那幅字……”话未说完,见到屋中有人,又见萧峰不住手的击打自己,不由得惊得呆了。萧峰的脸颊由肿而破,跟著满脸满手都是鲜血,跟著鲜血不断的溅了开来,溅得墙上、桌上、椅上……都是点点鲜血,连墙上所悬著的那张条幅上,也溅上了殷红色的点点滴滴。阮星竹不忍再看这残酷的情景,双手掩目,但耳中仍不住听到那啪啪之声,她大声叫道:“不要打了,不要打了!”阿紫尖声道:“喂,你弄脏了我爹爹写的字,我要你赔。”一跃上桌,伸手去摘墙上所悬的那张条幅。原来她母女俩去而复回,便是来取这张条幅。萧峰一怔,住手不打,问道:“这‘大理段二’果真便是段正淳么?”阮星竹道:“除了是他,还能有谁?”说到段正淳时,她脸上不自禁的露出了一往情深的骄傲。这几句话又给萧峰心中解开了一个疑团,这条幅是段正淳写的,那封给汪帮主的信便不是段正淳写的,带头大哥便多半不是段正淳。

他心中立时便生出一个念头:“马夫人所以冤枉段正淳,中间必有极大的隐情。我当先解开了这个结,总会有水落石出,真相大白之日。”这么一想,当即止了自杀之念,适才这一顿自行殴击,虽打得满脸鲜血,但心中的悔恨悲伤,却也得了个发泄之所。他抱著阿朱的尸身站了起来,还未开言,阿紫已见到他所写的那两块竹片,笑道:“嘿嘿,怪不得外边掘了两个坑,我正在奇怪,原来你是想和姊姊同死合葬,啧啧啧,正是多情得很哪!”萧峰道:“我误中奸人毒计,害死了阿朱,现下要去找这奸人,先为阿朱报仇,再追随她于地下。”阿紫道:“奸人是谁?”萧峰道:“此刻还没眉目,我这便去查。”说著抱了阿朱,大踏步出去。阿紫道:“你抱了我姊姊,去找那奸人么?”萧峰一呆,心中一时没了主意。

萧峰心想抱著阿朱的尸身千里迢迢的行动,终究不妥,但要放开了她,却实是难分难舍,怔怔的瞧著阿朱,眼泪从他血肉模糊的脸上直滚下来,泪水混和著鲜血,淡红色的水点,滴在阿朱惨白的脸上,当真是血泪斑斑。阮星竹见了他伤心的情状,憎恨他的心意霎时之间便消解了,说道:“乔帮主,大错已经踌成,那已是无可挽回,你……你……”她本想劝她节哀,但自己却忍不住放声大哭起来,哭道:“都是我不好,都是我不好……好好的女儿,为什么要去送给别人。”

那被萧峰定住了身形的少女忽然插口道:“当然都是你不好啦!人家好好的夫妻,为什么你要去拆散了他们?”阮星竹抬起头来,向著那少女,问道:“姑娘何出此言?你是谁?”那少女道;“你是狐狸精,害得我妈妈好苦。害得我……害得我……”阿紫听那少女出言侮辱自己母亲,一伸手,便向她脸上掴去。那少女动弹不得,眼见这一掌难以躲开,阮星竹忙伸手拉住阿紫手臂,道:“阿紫,不可动粗。”她向那中年妇人又看了两眼,恍然大悟,道:“是了,你手持双刀,你……你是修罗刀秦……秦红棉……姊姊。”原来这中年妇人,正是给段正淳遗弃了的修罗刀秦红棉,那个黑衣少女,便是她的女儿木婉清了。秦红棉的想法甚是特别,她不怪段正淳拈花惹草、到处留情,却怪旁的女子狐媚媚谗,夺了她的情郎,因此她等木婉清武艺学成,便遣她去行刺段正淳的妻子舒白凤。待得知悉段正淳另有一个相好叫做阮星竹,隐居在小镜湖畔的方竹林中,便又赶来杀人。木婉清自从发觉段誉是她同父的兄长、好事难谐之后,愤而出走,在江湖上又干了一些杀人放火的勾当。秦红棉听到讯息,寻去和女儿会合,一齐到小镜湖畔来,不料先行遇到萧峰,被制得缚手缚脚,半分不能动弹。

秦红棉听阮星竹认出了自己,更是恼怒,喝道:“不错,我是秦红棉,谁要你这贱人叫我姊姊?”阮星竹的性子却是甚为狡猾,不似秦红棉那么急躁莽撞,她一时难以猜到秦红棉到此何事,又怕这个情敌和段正淳相见后旧情复燃,便笑道:“是啊,我说错了,你年纪比我轻得多,容貌又这样美丽,难怪段郎这么著迷。你是我妹子,不是姊姊。秦家妹子,段郎每天都想念你,牵肚挂肠的,我真羡慕你的好福份呢。”

常言道得好:“干穿万穿,马屁不穿。”秦红棉一听阮星竹称赞自己年轻貌美,心中的怒气已自消了三成,待听她说段正淳每天思念自己,那怒气又消了三成,说道:“谁像你这么甜嘴蜜舌的,惯会讨人欢喜。”阮星竹道:“这位姑娘,便是令爱千金?啧啧啧,生得这样俊俏,难为你秦家妹子生得出来……”

萧峰听她两个女人叽哩咕噜的说那些风月之事,早便不耐烦多听,他是个拿得起、放得下的汉子,一度肠为之断、心为之碎的悲伤过去之后,便思索如何处理日后的大事。他抱起阿朱的尸身,走到土坑之旁,将她放了下去,两只大手抓起泥土,慢慢撒在她的身上,但她脸上却始终不撒泥土。萧峰的双眼一瞬不瞬的瞧著阿朱,他知道,只要几把泥土一撒下去,那是从此不能再见到她了。他耳中隐隐约约的似乎听到她的说话之声,说要到雁门关外放牛牧羊,陪他一辈子。不到一天之前,她还在说著这些有时深情、有时俏皮、有时正经、有时胡闹的话,但从今而后,那是再也听不到了。

萧峰脆在坑边,已过去了大半个时辰,仍是不肯将泥土撒到阿朱的脸上,突然之间,他站起身来,一声长啸,再也不看阿朱,双手齐推,将坑旁的泥土都堆在阿朱的身上脸上。他回转身来,走入厢房之中。

一秒钟记住本站网址:JinYongXiaoShuo.COM金庸小说拼音全拼写。

喜欢旧版《天龙八部》小说吗?喜欢金庸小说全集吗?喜欢就用力顶一下吧!

看网友对 第六十章  种种疑团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