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金庸小说全集>>旧版《天龙八部》小说在线阅读

第六十四章  星宿门人

小说:旧版《天龙八部》    作者:金庸
选择背景色: 黄橙 洋红 淡粉 水蓝 草绿 白色 选择字体: 宋体 黑体 微软雅黑 楷体 选择字体大小: 恢复默认

阿紫道:“你叹什么气?”那酒保道:“小店的红烧牛肉,原是长台镇上一绝,远近一百里内,无不知名,姑娘拿来擦皮靴,这个……这个……”阿紫瞪了他一眼,道:“这个什么?”那酒保道:“似乎太委屈了一点。”阿紫道:“你说委屈了我的靴子么?牛肉是牛身上来的,皮靴也是牛身上来的,也不算什么委屈。喂,你们店中还有什么拿手菜肴?说些出来听听。”那酒保道:“拿手小菜自然是有的,不过价钱贵些。”阿紫从怀中又取出一绽银子,当的一声,抛在桌子上,道:“这够了么?”

酒保见这绽银子足足有五两重,两整桌的酒菜也够了,忙陪笑道:“够啦,够啦,怎么不够?小店拿手的菜肴,有糖醋鲤鱼、白切羊羔、炸鸡、酱猪肉……”阿紫道:“很好,每样给煮三盆。”那酒保道:“姑娘要尝尝滋味嘛,我瞧每样有一盆也够了……”阿紫沉著脸说:“我说要三盆便是三盆,你管得著么?”那酒保道:“是,是!”拉长了声音,便叫道:“糖醋鲤鱼三盆哪,白切羊羔三盆哪……”

萧峰在一旁冷眼旁观,知道这小姑娘明明和酒保捣蛋,实则是逗引自己插嘴,自己可偏偏给她来个不理不睬,自顾自的喝酒赏雪。过了一会,阿紫要的白切羊羔先送上来了,阿紫道:“一盆留在这里,一盆送去给那位爷台,一盆放在那张桌上。那边给放上碗筷,斟上好酒。”那酒保道:“还有客人来么?”阿紫瞪了他一眼,道:“你这么多嘴,小心我割了你的舌头!”那酒保伸了伸舌头,笑道:“要割我舌头么,只怕姑娘没这本事。”

萧峰心中一动,向他瞧了一眼,心道:“你不是自己找死?胆敢向这个小魔头说这种话?”

那酒保将白切羊羔送到萧峰桌上,萧峰也不说话,提筷就吃。又过一会,糖醋鲤鱼等菜陆续送上,仍是每样三盘,一盘给萧峰,一盘自留,一盘放在另一张桌上,萧峰来者不拒,一一照吃,阿紫却是每盘尝了一筷,便道:“臭的、烂的,只配给猪狗吃。”抓起羊羔、鲤鱼,都去擦她那双靴子,那酒保虽然心痛,却也无可奈何。

萧峰眼望窗外,寻思:“这个小魔头极是讨厌,若是惹上了身,后患无穷。阿朱叫我照料于她,这人是个鬼精灵,她要照料自己是绰绰有余,根本就用不著我操心。我是避之则吉,眼不见为净。”

正想到此处,忽见远处一人在雪地中直挺挺的走来。这人身法极是怪异,行路膝盖不曲,两条腿便似是两根木头一般,在雪地中行走,便如滑雪一般。这人的衣服更是奇怪,隆冬腊月的天时,他却穿一身黄麻葛布的单衫,丝毫不觉寒冷。片刻间来到近处,萧峰看得清楚,这人四十来岁年纪,双耳上各垂著一只圆圆的黄金大环,狮鼻阔口,形貌颇为凶狠诡异,显然不是中土人物。

这人来到酒店之前,掀帘而入,见到阿紫,微微一怔,随即脸有喜色,要想说话,却又忍住,便在一张桌旁坐了下来。阿紫道:“有酒有肉,你如何不吃?”那人见到一张空著座位的桌上布满酒菜,说道:“是给我要的么?多谢师妹了。”说著坐在桌旁,从怀中取出一柄黄金小刀,一边割,一边用手抓起来便吃,最奇的是他吃鲤鱼不吐骨头,也不怕刺,叽叽咯咯的咀嚼一顿,将鱼骨咬烂,都吞入肚中。吃几块肉,吃一碗酒,洒量倒也不弱。

萧峰心道:“原来这人是阿紫的师兄,那么是星宿海老怪的徒儿了。”他本来不喜此人的形貌举止,但见他洒量颇佳,便觉此人倒也并不十分讨厌。阿紫见他喝干了一壶酒,对酒保道:“这些酒拿过去,给那位爷台。”说著双手伸到酒碗之中,搅了几下,洗去手上的油腻肉汁,然后将这一大碗酒向前一推。那酒保心想:“这洒还能喝么?”

阿紫见那酒保神情犹豫,不肯端那洒碗。催道:“快拿过去啊,人家等著喝酒。”那酒保笑道:“姑娘你又来啦,这碗洒怎么还能喝?”阿紫扳起了脸,道:“怎么?你嫌我手脏么?这么著,你喝一口酒,我给你一锭银子。”说著从怀中取出一锭一两重的小元宝来,放在桌上。那酒保大喜,说道:“喝一口酒便是一两银子,那太好了。别说你不过洗洗手,就是洗过脚的洗脚水,我也喝。”说著端起酒碗,便呷了一口。

不料那酒水一入口,便如一块烧红的熟铁去炙烙舌头一般,剧痛难当,那酒保“哇”的一声,口一张,将酒吐了出来,只痛得他双脚乱跳,大叫:“我的娘呀,哎唷,我的娘呀!”萧峰见他这等神情倒也是一惊,只听得那酒保的叫声越来越模糊不清,显是舌头肿了起来。酒店中掌柜的、大师傅、烧火的、管酒的诸人听得叫声,都涌了出来,问道:“什么事?什么事?”那酒保双手扯著自己面颊,已不能说话,伸出舌头来,只见那舌头肿得比平常大了三倍,通体乌青。萧峰又是一惊:“那是中了剧毒之象,这小魔头的手指只在酒中浸了浸,这碗酒就毒得如此厉害?”

众人见他舌头的异状,无不惊惶,七张八嘴的乱嚷:“碰到了什么毒物?”“是给蝎子螯上了么?”“哎唷,这可了不得,快,快去请大夫!”那酒保伸手指著阿紫,突然间走到她的面前,双膝下跪,咚咚咚的磕头。阿紫笑道:“哎唷,这可当不起,你求我什么事啊?”那酒保仰起头来,指指自己的舌头,又是不绝磕头。阿紫笑道:“要给你治治,是不是?”那酒保痛得满头大汗,两只手在自己身上到处乱抓乱捏,又是磕头,又是拱手。

阿紫伸手入怀,取出一柄黄金小刀,那小刀的模样,和那狮鼻异人所持的全然一样,她左手一探,抓住了那酒保的后颈,右手金力挥去,嗤的一声轻响,已将他的舌尖割去了短短一截。旁观众人失声大叫,只见断舌处血如泉涌。那酒保先是大吃一惊,哪知这鲜血一流出,毒性便解,舌头上的痛楚登时消了,片刻之间,肿也退了。阿紫又从怀中取出一个小瓶,拔开瓶塞,用小指的指甲挑了一些黄色药末,弹在伤处。说也奇怪,药到伤口血流立止。

那酒保怒也不是,谢也不是,神情极是尴尬,只是道:“你……你……”他的舌头给割去了一截,当然话也说不清楚了。

阿紫将那一小绽龈子拿在手里,笑道:“我说喝一口酒就拿一两银子,刚才这口酒你吐了出来,那可不算,你再喝啊。”那酒保双手乱摇,含含糊糊的说道:“我……我不要了,我不喝。”阿紫将银子收入怀中,笑道:“你刚才说什么来著?你好像是说,‘要割我的舌头么,只怕姑娘没这本事。’是也不是?这会,可是你磕头求我割的,姑娘有没有这本事?”

那酒保这才恍然,原来此事全因自己适才说错了一句话而起,心中恼恨到了极处,登时便想上前动手,狠狠打她一顿,可是见另外两张桌上各坐著一个魁梧雄壮的男人,显是和她一路,便又胆怯。阿紫又道:“你喝不喝啊?”那酒保怒道:“老……老子不……”只说了这几个字,想起随口骂人,只怕又要著她道儿,心中又惊又怒,发足奔向内堂,再也不出来招呼客人。

众人各归原处,换了个酒保出来招呼客人。这酒保见了适才这一场情景,只吓得胆战心惊,什么话也不敢多说一句。萧峰心中忍不住大是恼怒:“那酒保只不过说了一句玩话,你就整治得他终身残废,以后说话再也无法清楚。你小小年纪,行事可就忒也歹毒。”

只听阿紫道:“酒保,把这碗酒送去给那位爷台喝。”说著向那狮鼻人一指,那酒保见她伸手向酒碗一指,已是全身一震,待听她说要将这酒送去给人喝,更是惊惧。阿紫笑道:“啊,是了,你不肯将酒拿去给客人喝,定是自己想喝了。那也可以,你这就自己喝吧。”那酒保吓得面无人色,忙道:“不,不,小人……小人不喝。”阿紫道:“那你快拿去啊。”那酒保道:“是,是。”双手牢牢的捧著酒碗,战战兢兢的移到那狮鼻人桌上,唯恐一个不小心溅了一滴出来。那酒碗碗底碰到桌面时,只听得嗒嗒的直响,却是他双手发抖之故。

那狮鼻人两手端起酒碗,定睛凝砚,瞧著碗中的酒水,离他嘴唇约有一尺,既不再移近,也不放回桌上。阿紫笑道:“二师哥,怎么啦?小妹请你喝酒,你不给面子吗?”萧峰心想:“这碗酒剧毒无比,这人当然不会受激,白白送了性命。内功再强之人,也未必能抵挡酒中的剧毒。”哪知狮鼻人又凝思半晌,举碗就唇,骨嘟骨嘟的直喝下肚。

萧峰吃了一惊,心道:“这人难道竟有深厚无比的内力,能化去这等剧毒?”正疑惧间,只见他已将一大碗酒喝干,把酒碗放回桌上,两只大拇指上酒水淋漓,他随手便在衣襟上一擦。萧峰性格豪迈,处事却很精细,微一沉思,便知其理:“是了,多半他是练就了星宿海老魔所传的‘化毒大法’,喝洒之前两只大拇指插入酒中,端著碗半晌不饮,便是使化毒大法,以内力化去酒中剧毒。就算化不干净,些许毒酒,饮入腹中也无大碍。”

阿紫见他喝干一碗毒酒,登时现出惊惶之色,强笑道:“二师哥,你功力大进,可喜可贺。”那狮鼻人并不理睬,狠吞虎咽的一顿大嚼,将桌上的茶肴吃了十之八九,拍拍肚皮,站起身来,道:“走吧。”阿紫道:“你请便吧,咱们后会有期。”狮鼻人瞪著左大右小的一对怪眼,道:“什么后会有期?你跟我一起去。”阿紫摇头道:“我不去。”她走到萧峰身边,道:“我和这位大哥有约在先,要到江南去走一遭。”狮鼻人向萧峰瞪了一眼,问道:“这家伙是谁?”阿紫道:“什么家伙不家伙的?他是我姊夫,我是他小姨,咱二人是至亲。”狮鼻人道:“你出下题来,我做了文章,你就得听我话,你敢违抗本门的门规不成。”萧峰心道:“原来阿紫叫他喝这毒酒,乃是出一个难题,却不料这人居然接下了。”阿紫道:“谁说我出过题目了?你说是喝这碗酒么?哈哈,笑死人啦,这碗酒是我给酒保喝的。想不到你堂堂星宿派的传人,却去喝一个臭酒保喝过的残酒。人家臭酒保喝了也不死,你再去喝,又有什么了不起?我问你,这臭酒保死了没有?连这种人也喝得,我怎么会出这种题目?”她这番话委实强辞夺理,可是要驳倒她却也不是易事。

那狮鼻人心有不忿,强忍怒气,道:“师父有命,要我传你回去,你违抗师命么?”阿紫笑道:“师父最疼我啦,二师哥,请你回去禀告师父,说我道上遇见了姊夫,一同到江南玩玩,给他老人家买些好玩的古董珠宝,这就回去。”狮鼻人摇头道:“不成,你拿了师父的……”说到这里,斜眼向萧毕相睨,似乎怕泄露了机密,顿了一顿,才道:“师父大发雷霆,要你快快回去。”阿紫央求道:“二师哥,你明知师父在大发雷霆,还要逼我回去,这不是有意要我吃苦头吗?下次师父责罚你起来,我可不给你求情啦。”

这一句话,似令狮鼻人颇为心动,想是阿紫恃著自己年纪幼小,星宿老魔对她宠爱,在师父面前很能说得上话。他沉吟道:“你既执意不肯回去,那就将这两件东西给我。我带回去缴还给师父,也好有个交代,他老人家的怒气也会平息了些。”

阿紫道:“你说什么?两件什么东西?我可全不知道。”狮鼻人脸一沉,道:“师妹,我不动手冒犯于你,乃是念在同门之谊,你自己可得知道好歹。”阿紫笑道:“我当然知道好歹,你来陪我吃饭吃酒,那是好;你要这我回去师父那里,那便是歹。”狮鼻人道:“到底怎样?你不交出那两件物事,便得跟我回去。”阿紫道:“我不同去。也不知道你说些什么。你要我身上的事物?好吧……”她一面说,一面从头发上拔下一枚珠钗,道:“你要拿个记认,好向师父交代,就拿这珠钗去吧。”狮鼻人道:“你真是迫得我非动手不可了,是不是?”说著向阿紫走上一步。

阿紫知道这位二师哥已得师父所学的六七成,武功比自己高出甚多,万万不是他的敌手。何况星宿派武功极是阴毒狠辣,三十六套拳脚器械之中,没一招是留有余地的,敌人只要中了,非死也必重伤,伤后受尽荼毒,而死时也必惨酷异常,是以他们这一派同门师兄弟从来不相互拆招练拳。要知一拆招必分高下,而一分高下立时便有死伤。师父徒弟之间,也从不试演功夫。星宿老魔传授功诀之后,各人便分头修练,高下深浅,唯有各人自知,逢到对敌,这才显出强弱来。阿紫亲眼见这位二师哥在川藏边境连杀七名大盗,手法之辣实是令人惊心动魄,她虽胆大,却也心中隐隐感到寒意。本来照她门中规矩,她既以毒酒相示,等于同门较艺,已是非同小可之事,狮鼻人倘若认输,一辈子便受她之制,现下是毫不犹豫的将这碗毒酒喝下肚去,按理阿紫就不该有任何反抗之举。阿紫知道情势紧急,伸手拉著萧峰衣袖,道:“姊夫,他要杀我呢,姊夫,你救救我。”

萧峰给她左一声“姊夫”,右一声“姊夫”,叫得怦然心动,念起阿朱相嘱托的遗言,便想出手将双狮鼻人打发了去。但一瞥眼间,见到地下一滩鲜血,心想阿紫对付那酒保的辣手,让她吃些苦头,惩戒她一下也是好的,便眼望窗外,不加理睬。那狮鼻人不愿就此对阿紫动手,想要显一显厉害,教她心中害怕,就此乖乖的跟他回去,当下右手一伸,便已抓住了萧峰的左腕。萧峰见他右肩微动之际,便知他要向自己出手,却不理会,任由他抓住手腕,腕上肌肤和他掌心一碰到,立时便觉炙热异常,知道对方掌心蕴有剧毒。萧峰生平最恨这一类歹毒功夫,当下不动声色,将一股真气运到手腕之上,笑道:“怎么样?阁下要跟我喝一碗酒,是不是?”伸右手斟了两大碗酒,说道:“请!”

那狮鼻人连运功力,却见萧峰泰然自若,手上便如没有知觉一般,心中暗道:“你别得意,待会就要你知道厉害。”说道:“喝酒便喝酒,有什么不敢。”拿起酒碗,一大口喝了下去,不料酒到咽喉,胸口突然间一股内息的逆流莫名奇妙的涌将上来,忍不住“哇”的一声,将半碗酒都喷了出来,襟前酒水淋漓,跟著便大声咳嗽,半晌方止。这一来,不由他心下不惊,这股内息逆流,自然是对方雄浑的内力传入了自己体内所致,倘若他要取自己性命,适才已是易如反掌,一惊之下,忙放开萧峰的手腕。殊不知他手腕上竟如有一股极强黏力,手掌心胶在他手腕上,无法摆脱,狮鼻人大惊,用力一摔。萧峰一动也不动,这一摔便如是撼石柱一般。萧峰又斟了碗洒,道:“老兄适才没喝到酒,便喝干了这碗,咱们再分手如何?”意思是说,你须得干了这碗酒我才放你。狮鼻人又是用力一挣,仍旧难以摆脱,当下左掌呼的一声,往萧峰面门打来,掌力未到,萧峰已闻到一阵腐臭的腥气,犹如大堆死鱼相似,当下右手推出,轻轻一拨。那狮鼻人这一掌使足了全力,那道掌力来到中途,竟然歪了。

那狮鼻人不由自主,一掌猛力击了出去,明知掌力已披对方拨歪,还是啪的一声响,重重打在自己肩头,喀喇一声,连肩骨关节也打脱了。阿紫笑道:“二师哥,你也不用客气,怎么弄到自己打自己起来?那不是教我太不好意思么?”狮鼻人心中恼怒已极,苦于右手手掌黏在萧峰手腕之上,无法得脱,左手的第二掌也不敢再打出去了,第三次挣之不脱,当下催动内力,要将掌心中蕴积著的剧毒,透入敌人体内。岂知道这股内力,一碰到萧峰手腕,立时便给撤了回来;并不止于手掌,却不住向上倒退,狮鼻人大惊,忙运内力相抗,可是他和萧峰的功力相差太远,这股挟著剧毒的内力,便如海潮倒卷入江一般,涌过了手肘关节,跟著涌向腋下,慢慢涌向胸口。狮鼻人自是知道自己毒掌中毒性的厉害,只要一侵入心脏,立时便即毙命。此时这股内力在敌人催动下势如破竹的攻来,自己的内力绝无阻挡之方,只急得满头大汗一滴滴的流了下来。

阿紫又道:“二师哥,你内功真是高强。这么冷的天气,亏你还是大汗淋漓,小妹当真是佩服得紧。”狮鼻人哪有心绪去听她这种嘲笑,明知已然无幸,却也不愿就此束手待毙,能够多撑持一刻,便好一刻。

萧峰心想:“这人和我无冤无仇,虽然一上手便下毒手,大大不该,但我何必杀他?”突然间内力一收。狮鼻人陡然间觉得掌心黏力已去。快要迫近心脏那股带毒内力自行疾冲出去,惊喜之下,急忙倒退两步,再也不敢走近萧峰身边。

他适才死里逃生,到鬼门关去走了一遭又再回来,那酒保却是全然不知,怕他生气,走过去给他斟酒。狮鼻人手起一掌,打在他的脸上。那酒保啊的一声,仰天便倒。狮鼻人冲出大门,向西南方疾驰而去,只听得极尖极细的哨子声远远的传了出去。萧峰著那酒保时,见他一张脸全成黑色,已然毙命,不禁大怒,说道:“这厮好生可恶,我饶了他性命,怎地他反而出手伤人?”一按桌子,便要追将出去。阿紫叫道:“姊夫,姊夫,你坐下来,我跟你说。”阿紫若是叫他“喂”,或是“乔帮主”、“萧大哥”什么的,萧峰一定不予理睬,但这两声“姊夫”一叫,他登时便想起阿朱来,心中一酸,便问:“怎么?”

阿紫道:“二师哥不是可恶,他一出手没伤到你,毒不能散,那是非得另杀一人不可。”萧峰也知道邪派武功中原有“散毒”这一种手法,毒聚于掌之后,若不使在敌人身上,便须击牛击马,打死一头畜生,否则毒气回归自身。说道:“要散毒,他不会去打一头牲口吗?怎地无缘无故的杀人?”

阿紫笑道:“这种蠢人跟牛马有什么分别,杀了这个人,还不是跟杀一头牲口一样?”她随口而出,说得便如是天经地义、理所当然的模样,实无半分内疚之意。萧峰心中一寒:“这小姑娘生性狠毒,和禽兽无异,何必多去理她?”见酒店中掌柜等又再涌出,不愿多惹麻烦,一闪身便出店门,径向北行。

他耳听得阿紫随后跟来,当下加快脚步,几步跨出,便已将阿紫抛得老远,令她再也追赶不上。忽听得阿紫娇声说道:“姊夫,姊夫,你等等我,我……我跟不上你啦。”她这几声一叫,萧峰当即止步,他先此一直和她相对说话,眼中见到她的神情举止,心下便生厌恶之情,听到她说话时并不觉得如何,这时她在背后相呼,竟是宛如阿朱生时娇唤一般。这两个同胞姊妹自幼分别,但同父同母,居然连说话的音调也十分相像。萧峰心头大震,回过身来,泪眼模糊之中,只见一个少女从雪地中如飞奔来,当真便如阿朱复生。他张开双臂,低声叫道:“阿朱,阿朱。”

一霎时间,他迷迷糊糊的想到和阿朱从雁门关外一同回归中原,道上亲密旖旎的风光,蓦地里一个温软的身子扑进怀中,叫道:“姊夫,你怎么不等我?”萧峰一惊,从出神之中醒觉过来,伸手将阿紫轻轻推开,道:“你跟著我干什么?”阿紫道:“你替我逐退了二师哥,我自然要来谢谢你。”萧峰淡然道:“那也不用谢了。我又不是存心助你,是他向我出手,我只好自卫,免得死在他的手里。”说著转身又行。

阿紫伸出双手,扑上去拉他手臂,萧峰微一斜身,阿紫便抓了个空。她一个踉跄,向前一扑,以她的武功,自可站定,但她乘机撒赖,一扑之下便摔在雪地之中,叫道:“哎唷,摔死人啦。”萧峰明知她是装假,但听到她的娇呼之声,心头便涌出阿朱的模样,不自禁的感到一阵温馨,当即转身,一伸手,抓住她的后领,拉了起来,却见阿紫正自娇笑。她道:“姊夫,我姊姊要你照料我,你怎么不遵照她的话?我一个小姑娘,孤苦伶仃的,这许多人要欺负我。你也不理不睬。”

她这几句话说得楚楚可怜,萧峰知她八成是假,心中却也软了,问道:“你跟著我有什么好?我心境不好,不会跟你说话的,你胡作非为,我要管你的。”阿紫道:“你心境不好,我陪著你解闷儿,你心境岂不是慢慢可以好了?你喝酒的时候,我给你斟酒,你替换下来的衣衫,我给你缝补浆洗。我行事不对,你肯管我,那真是再好也没有了。我从小爹娘就不要我,没人管教,什么事也不懂……”说到这里,眼眶儿竟是红了。

萧峰心想:“她姊妹二人都有做戏天才,说到骗人的本事,当真是炉火纯青、高明之至。可幸我知道她是个歹毒的姑娘,决不上她的当。她一定要跟著我,到底有何阴谋诡计?是她师父派她来向我卧底,要谋害于我吗?”他想到此处,心中一凛:“莫非我的大仇人和星宿老魔有所牵连?甚至是他本人?”想到此处,登时生了个主意:“难道萧峰堂堂男子,会惧怕这个小女孩向我偷下毒手?不如将计就计,允她随行,且看她有何诡计施将出来,说不定著落在她身上,得报我的大仇,亦未可知。”便道:“既然如此,你眼我同行便了。咱们把话说明在先,你若无辜伤人杀人,我可不能饶你。”

阿紫伸了伸舌头,道:“倘若是人家先来害找呢,要是我所杀伤的是坏人呢?”萧峰心想:“道小女孩狡猾得紧,她若出手伤人,会得花言巧语,说作是人家先向她动手,对方明明是好人,她又会说看错了人。”便道:“是好是坏,你不用管。你既和我同行,人家自然伤不了你,总而言之,不许你和人家动手。”阿紫叹道:“唉,你不过是我姊夫,就管得我这么紧。我姊姊若是不死而嫁了你,还不是给你管死了。”

萧峰怒气上冲,待要大声呵斥,但跟著心中一阵难过,又见阿紫眼中闪烁看一丝狡猾的神色,寻思:“我说了那几句话,她为什么突然得意?”一时想之不透,便不理会,拔步径行,走出里许,猛地想起:“啊哟,恐怕她有什么大对头、大仇人要和她为难,是以骗得我来保驾。我说‘你既和我同行,人家自然伤不了你。’那是答允保护她了,其实不论她是对是错,我就算没说这句话,只要她在我身边,决不会让她吃亏。”

又行里许,阿紫道:“姊夫,我唱首曲儿给你听,好不好?”萧峰打定了主意:“不管她出什么主意,我总是说不好,对付这小姑娘,要给她钉子碰得越多,越对她有益。”便道:“不好。”阿紫嘟起了嘴,道:“你这人真是专横得紧。那么我说个笑话给你听,好不好?”萧峰仍道:“不好。”

阿紫道:“那么我出个谜语请你猜上一猜,好不好?”萧峰道:“不好。”阿紫道:“那么你说个笑话给我听,好不好?”萧峰道:“不好。”阿紫道:“你唱支曲儿给我听好不好?”萧峰道:“不好。”她连问十七八件事,萧峰想也不想,都是一口回绝。阿紫又道:“那么我不吹笛儿给你听,好不好?”萧峰仍道:“不好!”

他这“不好”两字一出口,便知是上了阿紫的当,她问的是“我不吹笛儿给你听”,自己说“不好”,那就是要她吹笛了,他话已出口,也就不加理会,心想你要吹笛,那就吹吧。阿紫叹了口气,道:“你这也不好,那也不好,真是难以服侍,偏偏要我吹笛,也只有依你。”说著从怀中取了一枝玉笛出来。这玉笛短得出奇,只不过七寸来长,通体洁白,晶莹可爱。她放到口边,轻轻一吹,一股尖锐的声音便远远送了出去。

萧峰心中一动,适才那狮鼻人离去之时,也曾听到这般尖锐的啃声,本来笛声清扬激越,甚是动听,但这根白玉笛中发出来的声音,却是十分的凌厉,全非乐调。萧峰心念微动之际,已知其理,心下暗暗冷笑:“是了,原来你早约下同党,埋伏左近,要来袭击于我,萧某岂惧你这些狐群狗党?”只是他知星宿老魔门下弟子的武功极是阴毒,若是明刀明枪的交战,自是不怕,但若施展什么毒计,莫要一个疏神,中了他们的暗算。只听阿紫的笛子吹得高一阵、低一阵,如杀猪、如鬼叫,难听无比。这样一个天真美貌的小姑娘,拿著这样一枝晶莹美丽的玉笛,而吹出来的声音却是如此的噪耳,当真是天下之大,无奇不有了。

萧峰也不去理她,自行赶路,不久走上一条长长的山岭,山路狭隘,仅容一人可过,萧峰心道:“敌人若要伏击于找,定在此处。”果然上得岭来,只转过一个山坳,便见前面拦著四人,那四人都是一色的黄麻葛布,服饰打扮,和酒店中所遇的狮鼻人一模一样,四人不能并列,却是前后排成一行,每人手中都拿著一根长长的钢杖。阿紫一见到这道四人,笛声陡止,停了脚步,叫道:“三师哥、四师哥、七师哥、八师哥,你们都好啊。怎么这样巧,大家都在这里聚会。”萧峰也停了脚步,倚著山壁,伸了伸腰,心想:“且看一看他们如何装神弄鬼?”

那四个人中当先一人是个胖胖的中年汉子,先向萧峰上上下下的打量了半晌,才道:“小师妹,你好啊,你怎么把二师哥给伤了?”阿紫失惊道:“二师哥受了伤吗?是谁伤他的?伤得重不重?”四人中排在最后那人大声道:“你还假惺惺什么?他说是你叫人伤了他的。”那人是个矮子,又排在最后,全身脸前面三人挡住了,萧峰就瞧不见他的模样,只是听他说话极快,显然性子甚急,这人手中所持的钢杖偏又最长最大,想来是膂力不弱,只因身子矮了,便想在别的地方出人头地。

阿紫道:“八师哥,你说什么?二师哥说是你叫人伤他的?哎哟,你怎么可以下这毒手?师父他老人家知道了,一定会狠狠的责罚你,你难道不怕么?”那矮子暴跳如雷,将钢杖在山石上撞得当当乱响,大声道:“是你伤的,不是我伤的。”阿紫道:“什么?是你伤的,不是我伤的?好啊,你自己当众承认了,三师哥、四师哥、七师哥,你们三位都亲耳听见了,八师哥自己说是他害死二师哥的,是了,他一定是使‘三阴蜈蚣爪’害了二师哥。”那矮子怒道:“谁说二师哥已经死了?他没有死,他所受的伤也不是‘三阴蜈蚣爪’……” 阿紫抢著道:“不是‘三阴蜈蚣爪’么?那么一定是‘抽髓掌’了,这是你的拿手本事,二师哥不小心中了你的暗算,你……你太厉害了。”

一秒钟记住本站网址:JinYongXiaoShuo.COM金庸小说拼音全拼写。

喜欢旧版《天龙八部》小说吗?喜欢金庸小说全集吗?喜欢就用力顶一下吧!

看网友对 第六十四章  星宿门人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