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金庸小说全集>>旧版《天龙八部》小说在线阅读

第九十三章  胡僧夺经

小说:旧版《天龙八部》    作者:金庸
选择背景色: 黄橙 洋红 淡粉 水蓝 草绿 白色 选择字体: 宋体 黑体 微软雅黑 楷体 选择字体大小: 恢复默认

游坦之见那两条大蛇停住不动,心中才松了一口气,耳际只听得笛声越来越是尖锐。他拦在阿紫身前,抬头看去,只见那胡僧一面吹笛,一面手舞足蹈,额上的汗珠,如雨而下,像是他意欲催蛇伤人,那两条大蛇却盘得紧紧的不听指挥。笛声高亢,吹到急处,“啪”地一声,那支短笛竟裂成了两半。胡僧面色一变,立即转身疾掠而出,转眼便离了峡谷。阿紫急问道:“怎么了?”游坦之道:“那胡僧已走,但这两条大蛇,却是缩成一团,动也不动。”阿紫道:“那一定是见了你害怕之故,看来已通灵性,你走近去,看看情形如何?”

游坦之惊道:“我……走近去?”阿紫道:“是啊,你怕什么?”游坦之一挺胸,道:“我当然……不怕。”他在聚贤庄的时候,文不成、武不就,只跟著一个庄客学了些捉蛇弄虫的本领,但见了这样的大毒蛇也不免心寒。一步三捱,好不容易到了那两条毒蛇之前,张手作势,口中发出嘘嘘之声。只见那两条毒蛇的身子缩得更紧,似乎十分害怕。阿紫扬著头问道:“怎么样?它们可听你的话?”游坦之道:“看来这两条蛇见不像是通灵性的东西,收服了也没有什么用。”阿紫叹道:“我们马也死了,不收服了这两条毒蛇,如何赶路?”游坦之无法,只得道:“我再试试。”他慢慢伸手,向前摸去。那两条毒蛇伏首于地,蛇信吞吐,形态十分狞恶。游坦之心中实是害怕,正想后退,那两条蛇却突然窜起,一口噬住了他的手臂。

游坦之发出了一声怪叫。阿紫骇然道:“怎么了?”游坦之道:“蛇……咬我……”他只当自己会立即毒发身亡,是以连声音都变了。然而那两条毒蛇却立即松口,迅速地窜向一株大树,蛇身紧紧地向大树上缠去,越缠越紧,转眼之间,只听得“噼噼啪啪”之声,两条大蛇的蛇皮爆裂,腥血流了一地。游坦之睁大了眼睛望著那一堆蛇尸,几乎疑心是在做梦。阿紫又叫道:“王公子,蛇毒厉害,你没事么?”游坦之抬起手臂,只见被咬处只留下两排牙印,挥了挥手,也丝毫不觉疼痛,忙道:“我没事。”阿紫仍是不能放心,道:“那两条蛇儿呢?”游坦之道:“死了!”阿紫顿足道:“你怎么将蛇儿打死了?”游坦之苦笑道:“不是我打死的,它们自己死了。”阿紫虽然聪明,却也想不出是怎么回事。那是因为游坦之体内所蓄的毒质,反在毒蛇之上,那两条毒蛇咬了他,沾染到他的血液,反而中毒毙命。她叹了一口气,道:“可惜!可惜!”游坦之抬起头来,只见远处又有两条毒蛇游了过来,苦笑一声道:“没有什么可惜的,又有两条来了,比这两条更大。”

阿紫喜形于色,道:“可是也能当作坐骑的么?”游坦之道:“是,这两条更奇,蛇尾缠在一处,高高昂起,还有一个胡僧坐在上面。”阿紫拍手道:“当真么?”游坦之道:“我骗你作甚?”那两条毒蛇来势极快,转眼游近前。游坦之向坐在蛇尾上的胡僧看去,只见他年纪已老,面上满是皱纹,双目却十分有神,令人望之心寒。

游坦之明知逃不了,只得硬著头皮不动,唯有希望再一次逢凶化吉。还未等他开口,阿紫已道:“兀那胡僧,你可是代你的伙伴来赔我们的坐骑?”那胡僧向两条死蛇看了一眼,面露骇然之色,一开口,华语居然十分流利,道:“两位可是从少林寺来的么?”阿紫一听对方会说华语,心中更是高兴,忙道:“你怎么牛头不对马嘴?我问你可是来赔我们被蛇咬死的坐骑来了?”可是那胡僧仍是答非所问,道:“哪一位是受我波罗星师弟之托而来的?”

游坦之心头大骇,失声道:“你是波罗星的师兄?”那胡僧道:“正是,我叫哲罗星。你就是受他所托的人了?他要你转交的东西,你就交给我吧!”阿紫秀眉微蹙,道:“王公子,这哲罗星是不是疯子?”游坦之在少林寺中吃足了波罗星的苦头,知道他的武功十分高强,这时听说来的是他师兄,早已软了半截,也忘了阿紫双目已盲,向她摇了摇手示意不可出声,道:“这位大师一定是弄错了,我不是从少林寺来,也未曾见过什么……波罗星。”

哲罗星面现不信之色,道:“那么你刚才何以口道波罗星之名?少林寺珍藏的梵文易筋经,如何会在你的身上?”游坦之本就不知从箫峰怀中跌出后给自己拾到的是什么东西,更未听说过什么易筋经,道:“大师一定是弄错了。”哲罗星面有怒容,道:“你若想将易筋经据为己有,可莫怪我无情!”游坦之急道:“我身边哪有什么易筋经?你看,就是这些东西!”他摊开了双手,那本梵文易筋经赫然在他的手掌之上。哲罗星大喜,心想:师弟将易筋经交给小子时,一定未曾向他说明,是以这小子还被蒙在鼓中。他身形一耸,从蛇尾上轻轻飘了下来。游坦之自顾自道:“你看,我身边就是这些东西。这柄匕首不错,大师若是看著喜欢……”阿紫在一旁,突然“咭”地一声笑。她还记得上一个胡僧被打发走之前,王星天也是这样说法,如今这哲罗星想必也难逃一败,所以忍不住笑出声来。游坦之急得走投无路,也不明白阿紫为什么发笑,只是呆呆地站著。哲罗星向他一步步走来,目光停在那柄匕首之上,道:“确是一柄宝刃,施主舍得么?”游坦之忙道:“这原是别人给我的,大师只管取去就是。”

哲罗星来到了游坦之的身前,伸手慢慢抓去,眼看就将抓住了那柄匕首,却陡地向外一移,改向那本易筋经抓来。这一下变化来得突然之极,那本易筋经轻轻易易被他夺了过去,游坦之一怔,忙道:“喂,这不行,那小本儿我有用处。”他在辽国南京几番死里逃生,全是仗著那本易筋经,自然不肯被人取去。哲罗星身形一飘,已向后退开了两步,道:“你自然有用,但是我也有用。”

游坦之原是被人欺负惯了,闻言呆了一呆,只道:“那怎么行?你硬抢我的东西,那怎么行?”阿紫忙道:“王公子,他抢了你什么东西?”游坦之道:“一本小书,那是我——”阿紫又奇又气,道:“那胡僧抢了你的束西,你就算了么?”游坦之实是不敢得罪哲罗星,见他正在翻阅著那小本子,面上现出欣喜之极的神色,便故作大方,道:“反正也不是什么要紧东西,让他拿去也就算了。”阿紫顿足道:“你这人也真怪,有那么高的武功却任人欺负?”

游坦之听了,心中不禁一动,暗忖阿紫、风波恶、包不同等人,都异口同声说他的武功高绝,想来这似乎是没有可能的事,但自己却又似乎无往不利,老是有惊无险,难道是天可怜我,当真赐了自己一身绝顶武功?他究竟不是蠢到极点之人,这些日子来的遭遇,虽令他莫明所以,但终于也想到了这一点。

他忙挺了挺胸,道:“阿紫,你说得是,我去将它抢回来。”说著便大踏步地向哲罗星走去。哲罗星抬起头,双目炯炯向他望来。游坦之心中又不禁害怕,伸手向哲罗星手中的易筋经一指,道:“这本子不能给你,还我!”哲罗星道:“那你就拿回去吧!”游坦之心中大喜,伸手便取,怎知他这里手才伸出,哲罗星的右臂陡地短了尺许,使他一抓抓了个空。同时哲罗星的左臂却是长了尺许,挥掌向游坦之之背后倏地击下,蓬的一声击个正著。

游坦之猝不及防,被哲罗星一掌击中了背心,只觉得气血上涌,身不由主地跌了出去,在哲罗星身边掠过,且跌出了六七步,方始收住了势子。阿紫只听得有人中掌,有人跌出,以为任何人都经不起王星天的一击,拍手笑道:“王公子,好身手!”游坦之爬起身来,对自己贸然出手,心内十分后悔。他一度以为自己具有一身内功,怎知一出手便吃了大亏,使他信心全失。却不知他此时内功之强,绝不在哲罗星之下,但是说到招式变化和克敌应变,却又绝不是哲罗星的对手,所以出手夺经不成,反被哲罗星以“通臂功”打了一掌。他喘了一口气,抬起头来,只见哲罗星以十分奇异的眼光望著阿紫,心中更是著忙,只怕哲罗星说出自己推了一掌又跌倒在地,阿紫岂不是要大失所望?是以连忙双手乱摇,奔向哲罗星身前,一面大声说道:“自然,我既出手,他焉有还手的余地?”哲罗星张大了口合不拢来。游坦之向他打躬作揖,示意他不要开口。阿紫又道:“你的东西都夺回来了么?”游坦之忙道:“当然夺回来了。”哲罗星一扬手中的易筋经,道:“你——”游坦之几乎要跪下去叩头,忙著大声道:“阿紫,我去追他,你在这里等我,别走开!”他一面说,一面向外奔去,又向哲罗星连连招手。

哲罗星看出事有蹊跷,便跟了上来。两人走出了五七丈,哲罗星忍不住道:“你在搞什么鬼?”游坦之苦笑道:“大师,你要的东西已经得了,又打了我一掌,就让我口头上占些便宜又有何不可。”哲罗星向阿紫望了一眼,诡谲地一笑,道:“我明白了,你要使那位姑娘以为你打胜了我,是也不是?”游坦之忙道:“正是如此。大师若能成全,我是感恩不尽。”哲罗星略一沉吟,道:“要我答应也可以,却要你带我去找我师弟波罗星。”游坦之吃了一惊,道:“波罗星在少林寺中,我怎能带你去见他?”哲罗星道:“你既已见过他,自然知道他在何处。偌大的一座少林寺,若不是你带路,我怎能找得到他?”游坦之双手连摇,道:“不成,不成,我不到少林寺去。”哲罗哲一伸手,五指如钩,将游坦之的肩头,紧紧抓住。

如果游坦之刚才没有出过手,这时被哲罗星抓住,一定会用力挣扎,甚至出手反抗,则不但可以挣脱,说不定还要使哲罗星吃亏。可是刚才池因对自己的武功忽具信心而出手,却是一试不灵,这时便连挣扎的勇气也没有了,又不敢大呼小叫地唯恐被阿紫听到,只得低声哀求道:“大师放手!大师放手!”哲罗星却不松手,内力紧了一紧,只当游坦之一定会高声告饶,却不料对方的内劲自然而然地发出反应,只觉得一股大力反震了上来。险险把他五指撞开。他吃了一惊,但再看游坦之的险色时,却仍是一脸惶惑之色。

这哲罗星十分奸猾,已看出事有蹊跷,低声道:“要我松手不难,只要你带我去见波罗星。”游坦之苦笑道:“好,好!但是我也有一个条件。”哲罗星道:“什么条件?”游坦之苦笑道:“大师不可在阿紫面前说我不会武功。”哲罗星诧异道:“你不会武功——是的,你不会武功。”游坦之又道:“你要装著是败在我的手下,愿意跟我到少林寺去。若是你肯答应,不要说带你去见波罗星,便是做牛做马,我也愿意。”

哲罗星侧头想了一想,道:“好,我答应你。”立即便松开了手。游坦之叫道:“阿紫,这哲罗星……大师我追到了!”阿紫哪知其中有这许多曲折?只当那是理所当然之事,遥遥问道:“那尾上可以坐人的两条蛇儿呢?”游坦之道:“还在,他说可以让你坐在蛇尾之上。”边说边向哲罗星频打手势,要他答应此事。

哲罗星点头答应。游坦之一面苦笑,一面道:“这位哲罗星大师,十分识趣,他……打不过我,便愿意听我指使。”阿紫道:“妙极!蛇在哪儿?你来抱我上去。”游坦之向哲罗星做了个手势。哲罗星撮唇尖啸了两声,那两条大蛇尾部又缠成一团昂了起来。游坦之便扶著阿紫坐在蛇尾上。阿紫坐在蛇尾之上,高兴得不住娇笑。游坦之见她如此高兴,深庆自己的办法想得好,虽然从此要供人驱使,暂时却可使阿紫心中欢喜,而且此去少林寺路途遥远,中途未见得就没有逃走的机会。

阿紫笑道:“我们要上哪儿去啊?”游坦之道:“到少林寺去,好不好?”阿紫虽是天不怕地不怕,但少林寺乃是武林泰斗、佛门圣地,听了也不禁一怔,道:“到少林寺去作甚?”游坦之道:“这位哲罗星大师说,有一位师弟被软禁在少林寺中,他……求我去救他出来。”阿紫秀眉微蹙,道:“到少林寺中救人,你有把握么?”游坦之道:“自然有。”阿紫道:“那我们就上少林寺去。喂!怎么才能使蛇儿向前去啊?”

哲罗星立即发出了两个尖啸。两条大蛇便向前游了出去。阿紫坐在昂起的蛇尾之上,竟是十分平稳,喜得她笑口不绝。她人本聪明,两三天下来,学会了如何令蛇前进、后退、停止、快游的口令,不须哲罗星也能指挥如意了。

游坦之见阿紫高兴,心下也是十分欢喜。那两三天中,他不是没有机会逃走,但叫他撇下阿紫自顾自离去,却是万万不肯的。那哲罗星十分奸猾,只是看住了阿紫,使游坦之不能逃走。他们所走的虽尽是些荒辟的小道,总也难免碰到途人。他们三人,一个是满面伤痕的丑汉子,一个是骨瘦如柴的胡僧,一个虽然娟秀美丽却盲了双目,而且还坐在两条蛇的蛇尾之上,可以说得是奇形怪状之极。胆子小的人见了,转头就逃,胆子大的,也只敢远远驻足而观。阿紫好几次要游坦之带路,驱蛇进城,游坦之只是支吾以对。若是换了第二个人,阿紫早已一怒之下,自行驱蛇远去,但他对这个王星天却是情愫已生,虽然屡发娇嗔,也不舍得独自离去。

一连七八天,总算平安无事。阿紫在蛇尾上也坐得厌了,有时也下来和游坦之并肩而行。那一天黄昏时分,游坦之和阿紫两人走在前面,哲罗星和两条大蛇跟在后面,游坦之几次回头看去,见哲罗星落在约摸两丈之后,若是拉著阿紫疾奔,只怕可以逃脱,却又怕万一逃不脱时,哲罗星一个翻脸,拆穿自己的本来面目,那就弄巧反拙。他心中犹豫不决,频频反顾,竟连有人迎面而来也未觉察。还是阿紫先听到了异声,停下脚步道:“王公子,前面有人来了。”游坦之连忙向前看去,只见一人身穿灰布僧袍,神光莹然,宝相庄严,脸上微带笑容,虽是缓步而来,那来势却是极快,转眼之间,便和他们擦肩而过。阿紫已有好几日未曾遇到外人,那哲罗星又是一问三不答的人,正觉气闷,忙问道:“王公子,来的是什么人?”游坦之道:“是一位高僧。”

阿紫道:“呸,一个和尚罢了,你怎知他是高僧?”游坦之回头一看,那僧人也正转过头。游坦之见他脸上神采飞扬,隐隐似有宝光流动,便如是明珠宝玉,自然生辉,令人一瞧,心中便自然生出钦仰亲近之意,忙道:“阿紫,确是一位高僧。”阿紫笑道;“你叫他站住,我来问问他,看他是高僧呢,还是一个酒肉和尚?”游坦之大吃一惊,忙道:“阿紫,这位大师宝相庄严,你怎可出言戏弄于他?”阿紫却已叫道:“喂,大和尚,你可听到我的话?你是不是从少林寺来?”游坦之暗暗叫苦,却又阻之不及,只见那和尚身形一凝,停了下来。

哲罗星也已闻声走近,向那和尚望了一眼,面上登时变色,道:“大轮明王是何时驾临中土的?”大轮明王鸠摩智闻声便知,笑道:“哲罗星佛兄,何以不在天竺静修,却来宋国游历?”游坦之听得哲罗星神色凝重,又听他称那和尚为“大轮明王”,心想此人一定大有来历,便打算乘两人问答之际,带了阿紫脱身而走。却听阿紫说道:“大和尚,你的法名便叫大轮明王么?”鸠摩智始终未曾转过头去看看哲罗星,对阿紫也只是略望了一眼,却将一双眼盘定在游坦之的身上。

游坦之被他望得心中发毛,竟是手足无措。鸠摩智双手合什,道:“这位施主贵姓大名?”他一眼便看出游坦之目蕴异光,功力深湛,竟是一位前所未见的异人,但偏偏面目如此丑陋,是以动问。而他在双掌合什之际,一股内力,已自无声无息向前袭出。游坦之功力深厚,被鸠摩智的那股内力袭在身上,竟然毫无所觉,只道:“……我叫……”他见对方一双眼睛神光湛然,似乎能洞察肺腑,这“王星天”的假名竟尔不敢出口。鸠摩智道:“施主定有难言之隐,是以不愿以姓名告人,是也不是?”游坦之支吾道:“可以……这么说。”阿紫本因那个什么大轮明王竟对自己理也不理而生气,这时听他向游坦之动问,心中才高兴起来,暗忖定是王星天一表不凡,气势慑人,使这和尚心中慌张,竟连自己的问话都听不到了。她听得游坦之不肯说出姓名,便大声道:“大和尚,这位乃是西域极乐派掌门人王星天王公子,你见识少,自然不识得他了。”

鸠摩智心中大疑,他虽从吐蕃而来,但对天下武林门派,却也了然于胸,早年更曾和慕容先生交游,畅论武学,慕容先生乃是天下第一奇人,对各门各派的武功均曾提及,唯独未曾听到过“极乐派”三字,而眼前这丑汉的武功却又确实不同凡响,不禁迟疑道:“极乐派?”

阿紫笑道:“我说你见识浅陋不是?这极乐派乃是达摩老祖手创的门派。你若是从少林寺来,就快回去,说是极乐派掌门王星天和星宿派掌门段阿紫联袂来访,吩咐寺中僧人,均在少室山中迎接我们!”阿紫自从盲眼以后,又和游坦之在一起,即生活在幻想之中,她却把那些幻想,认作了现实生活,所以开出口来,竟与狂人相似。鸠摩智见多识广,渊博多智,听了这几句话也瞠目不知所对,呆了一呆,道:“女施主,那星宿派掌门段阿紫却在何处?”

阿紫咯咯笑道:“老大一个人,站在你的面前,你竟看不到么?”鸠摩智更是疑惑,道:“原来女施主便是星宿派掌门,那么丁春秋——”阿紫道:“讲给你听,也好叫你这没见识的人知道一下武林情势的变幻,丁春秋败在我和王公子的手中,早已丢了星宿派掌门之位了。”鸠摩智点头道:“哦,如此说来,这位王公子的武功确是非同小可了。”

阿紫虽然将游坦之打败丁春秋说我“我和王公子打败丁春秋”,鸠摩智却一眼便看出阿紫的武功极其寻常,若是有人打败了星宿老怪,那便一定是这“极乐派掌门人”下的手,所以他才特意如此说法,来试探一下对方的口气。阿紫得意地道:“自然,你看到那胡僧哲罗星没有?他来自天竺,能驱蛇而行,但王公子只一招便将他打败,叫他一路听凭我们役使。”鸠摩智含笑道:“原来如此。哲罗星佛兄在天竺也算得是一位高手,何以竟这样不经打?”哲罗星听出鸠摩智有意奚落,不禁怒发如狂。

哲罗星为了救他师弟,必须要人带路,又知游坦之曾见过波罗星,是以甘愿自认败北,押了两人同行。但这时阿紫却将假作真,而且当众宣扬,若是对别人说起,哲罗星也就可忍则忍,偏偏这番话是说给吐蕃国大轮明王鸠摩智听的。吐蕃邻近天竺,两国皆奉佛法,高僧时通来往,自己在中土丢脸一事,传了开去,叫自己如何回天竺见人?他心下怒极,一声冷笑,道:“原来我是一招便败在那位王公子手下的么?”阿紫道:“至多是两招,你还能支持到第三招么?”游坦之急得满头大汗,道:“阿紫,别再说了!”阿紫道:“不行,这胡僧反覆无常,你再须出手教训教训他。”游坦之语不成声,道:“教训教训?”

阿紫还未开口,哲罗星已一声冷笑,道:“小姑娘,你别做白日梦了,他和我动手,只一招已跌了个倒栽葱,唯恐给你知道,求我装作败在他手下。他又怎能教训于我?”游坦之听得哲罗星将一切事情全都抖了出来,心中暗叫“完了,完了!”双腿一软,“咕咚”一声,坐倒在地。阿紫却翘起了嘴唇,道:“你才在做白日梦哩!你是什么东西,能一招将王公子打败?他又为何要求你替他遮瞒?”

鸠摩智听得哲罗星这样说法,心中也自不信,道:“佛兄,出家人不打诳语。”哲罗星冷笑:“待我将他擒住,明王便信了。”阿紫怒道:“王公子,这胡僧如此无礼,非给他吃些苦头不可!”游坦之只觉得脑中嗡嗡作响,对阿紫的话竟是无言可答。他知道,如今阿紫虽还不信哲罗星的话,但再过片别,等哲罗星将他擒住时,她却是非信不可了。自己这些日子来费尽苦心,编织著一个美丽的谎言,这时眼看就要戳破了。他坐在地上发呆,连哲罗星来到了他的身前也不知道。鸠摩智眼看哲罗星即将出手,踏前一步,道:“且慢!这位王施主的武功极高,佛兄难道看不出来么?”哲罗星自然也看得出,但他的确曾以一招“通臂功”将游坦之击得倒地不起,因之一声冷笑,道:“他武功虽高,却万不及我。”

鸠摩智“未必”两字已待出口,但转念一想却又不再言语,默然向后退出。哲罗星喝道:“起来与我动手!”游坦之低著头,望著地面,身子簌簌发抖,只听得阿紫道:“王公子何必站起来与你动手?他坐在地上,也一样将你打发了。”哲罗星一声冷笑,倏地伸手,向游坦之的肩头抓下,五指如钩,深深陷入游坦之的肌肉之内。游坦之功力深厚,并不觉得疼痛。哲罗星手臂一振,便将游坦之提了起来。

游坦之忙道:“大师放手!大师放手!”哲罗星冷冷地笑道:“是你胜了我,还是我胜了你,说!”游坦之喉咙发干,回头向阿紫望了一眼,只见阿紫面上也带著焦切之色,显然她也在等著这个回答。游坦之心想,可以使阿紫迟失望一刻,也是好的。他大声道:“当然是你败在我的手下。”哲罗星大怒,手臂扬得更高。他身量不及游坦之来得高,但他精擅“通臂功”,另一只手臂越缩越短,提住游坦之的手臂越伸越长,竟将游坦之提得双脚离地,悬在半空。

哲罗星桀桀怪笑,道:“如今怎样?”阿紫面现疑惑之色,道:“王公子,怎么了?”游坦之心头难过之极,暗忖再瞒也是瞒不过去了,他苦笑一下,道:“阿紫,我对你实说了吧,我其实——”他话还未曾讲完,阿紫面上已经变色。游坦之陡见阿紫花容黯淡,连忙住口。阿紫已颤声问道:“你其实怎样?”游坦之一咬牙,道:“我其实在戏弄他,你想,我……连丁春秋都不是我敌手,怎会怕一个胡僧?”阿紫看不到游坦之被人提著身悬半空的狼狈情形,闻声立时展颜一笑。

鸠摩智见游坦之总不还手,也是十分奇怪,又把游坦之暂时安慰阿紫的话信以为真,道:“王公子真乃是游戏三味的高人。”游坦之听了这话,不由心中一动,暗忖著这大轮明王的长相气度分明是个绝顶高手,或者能够救自己,忙道:“这位大师,依你看来,我……要怎样才能胜他?”阿紫忙道:“你何必还要问人?”游坦之道:“我要试试这位高僧的武学。”阿紫一笑道:“原来如此。”鸠摩智一时也看不准游坦之的虚实,微笑说道:“你若掌击他的‘少海穴’,他便不能不放开你了。”游坦之忙道:“那‘少海穴’却在何处?”鸠摩智只当游坦之在考他,心想这一问却问得无聊了,少海穴的部位,学武之士焉有不知之理?随口答道:“在‘灵道穴’之上八寸五分,‘青灵穴’之下六寸一分。”游坦之急得满头大汗,他年少之时,父亲和伯父教他认穴,他一天认不上一个,就算记得了,玩上两天他又忘却,人身数百穴道,他认得出的至多只有三五个,这时,他既不知“少海穴”位于何方,更不知“青灵”、“灵道”两穴在什么地方,只得又问道:“那两个穴,又在何处!”

哲罗星不等鸠摩智开口,已经沉声道:“大轮明王,你这是何意?”鸠摩智一笑,道:“这位王施主在考问小僧武功,小僧不能不答。”哲罗星怒道:“他知什么武功?若是他懂武功的话,何以不知少海穴是左手臂上?”哲罗星的一句话,倒提醒了游坦之,使他知道大轮明王要自己攻击的穴道,位在手臂之上。他被哲罗星抓住了右肩,右手转动不灵,只得扬起左手来,哲罗星见游坦之果然要自己动手,心中大怒,五指陡地一用力,瘦骨嶙峋的手指探深陷入了肩内。但游坦之仍然了无所觉,倒是哲罗星反觉对方的肩头,生出了一股极大的吸力,自己掌中所蓄的力道似欲离体而去,大惊之下,不等游坦之这一掌击到,手臂一扬,已将他抛了出去。游坦之一掌拍出,身子已被哲罗星向上抛起,如断线风筝也似翻跌出两三丈之外,才“砰”的一跤跌在地上。那一跌,换了寻常人便难以禁受,游坦之却是若无其事,一骨碌站了起来。

哲罗星冷笑一声,道:“明王你看如何?”鸠摩智睿智圆通,已经看出游坦之内力极其深厚,但于武学之道可以说是一窍不通,等于是一块璞石,只怕连他自己也不知道石中所藏的乃是稀世宝玉。他有意摇了摇头,道:“你虽然将他摔出,但据我看来,不是他有意相让,便是存心戏弄于你。”游坦之心中正在沮丧,听得大轮明王如此说法,立时又有了主意,大声道:“是啊,我这是和你玩玩,亏你还在洋洋得意!”

哲罗星怒极而笑,道:“原来你是在戏弄我,那发我问你,如此重要的达摩易筋经,如何会到了我的手中?”阿紫“咦”地一声,道:“王公子,这易什么经,你不是说已经夺回来了么?”游坦之忙道:“早已夺回来了,别听他胡说!”哲罗星怒火上头,什么也顾不得了,伸手自怀中将那本梵文达摩易筋经取了出来,道:“那么,这又是什么东西?”他这里才将那本梵文易筋经取出,鸠摩智的身子便陡地暴涨了尺许,衣袖鼓荡,如为狂风所拂。但他为人机智,立即恢复了常态,刚才那一下变异,连哲罗星也未曾注意。游坦之见哲罗星取出了易筋经,不禁苦笑,但他想反正阿紫目不能视,自己还可以胡混下去。他哈哈、嘻嘻的强笑了几声,道:“你手中托的那是什么东西?笑死人了!哈哈……呵呵……”哲罗星怒道:“你瞎了不成,自己的东西也不认识了?”鸠摩智插口道:“佛兄,这本经书,请暂借一观。”他说话时双手藏在袖中,面带笑容,彷佛毫不经意。

一秒钟记住本站网址:JinYongXiaoShuo.COM金庸小说拼音全拼写。

喜欢旧版《天龙八部》小说吗?喜欢金庸小说全集吗?喜欢就用力顶一下吧!

看网友对 第九十三章  胡僧夺经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