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金庸小说全集>>旧版《天龙八部》小说在线阅读

第一百三十五章  吐露机密

小说:旧版《天龙八部》    作者:金庸
选择背景色: 黄橙 洋红 淡粉 水蓝 草绿 白色 选择字体: 宋体 黑体 微软雅黑 楷体 选择字体大小: 恢复默认

王夫人迷药一解,将瓷瓶拿在手中,说道:“好侄儿,这几个女人我瞧著惹厌得紧了,你都给我杀了。”慕容复心念一动:“段正淳不肯传位于延庆太子,当日也是延庆太子威吓要杀他的妻子情妇,他才迫得答应。正好姑母提及此事,我何不顺水推舟,再来恐吓一番。”当即提剑走到阮星竹身前,转头向段正淳:“镇南王,我姑母叫我杀了她,你意下如何?”段正淳心中万分焦急,却实是无计可施,只得向王夫人道:“阿萝,以后你要我如何,便即如何,难道你我之间,定要结下终身不解的仇怨?你叫人杀了我的女人,难道我以后还有好心对你?”

王夫人虽然醋心甚重,但想段正淳的话倒不错,既是见到了他,重修旧好之心便与时俱增,说道:“贤侄,且慢动手,待我想一想再说。”慕容复道:“镇南王,只须你答应传位于延庆太子,你所有的正妃侧妃,我一概替你保全,决不伤害她们一根毫毛。”段正淳嘿嘿冷笑,不予理睬。慕容复心道:“此人风流之名,天下皆闻,显然这是个不爱江山爱美人之徒。要他答应传位,也只有从他的女人身上著手。”当即提起长剑,剑尖指著阮星竹的胸口,道:“镇南王,咱们男子汉大丈夫行事爽爽快快,一言而决。等你答应之后,我替大伙儿解开身上的迷药,由在下设宴陪罪,化敌为友,岂非大大的美事?倘若你真的不答应,我这一剑只好刺过去了。”

段正淳向阮星竹望去,只见她目光中流露出恐惧之色,心下甚是怜惜,但想:“我答应一句不要紧,这奸贼伪了讨好延庆太子,立时便会将誉儿杀了。”他不忍再看,侧过头去。慕容复叫道:“我数一、二、三,你再不点头,莫怪慕容复手下无情。”拖长了声音道:“一、二——”段正淳回过头来,向阮星竹望去,脸上万般柔情,却又是无可奈何。慕容复叫道:“三——镇南王,你当真不答应?”段正淳心中,只是想著当年阮星竹初会时的旖旎的情景,突听“啊”的一声惨呼,慕容复的长剑已刺入她的胸中。

王夫人见段正淳脸上肌肉扭动,似是身受剧痛,显然这一剑比刺入他自己身体还更难过,叫道:“快,快救活她,我又没叫你真的杀她,只不过是吓吓这没良心的家伙而已。”慕容复摇摇头,心想:“反正是已结下深仇,多杀一人,少杀一人,又有什么分别?一手挺长剑,指住了秦红棉的胸口,喝道:“镇南王,枉为人家说你多情多义,你却不肯救一救你情人的性命!一、二、三!”这“三”字一出口,嗤的一声,长剑入胸,又将秦红棉杀了。这时钟夫人已吓得面无人色,但她强自镇定,朗声道:“你要杀便杀,可不能要胁镇南王什么。我是钟万仇的妻子,跟镇南王又有什么干系?没的玷辱了我钟家的清白。”慕容复冷笑一笑,道:“谁不知段正淳兼收并蓄,是闺女也好,孀妇也好,有夫之妇也好,一般的来者不拒。”几声喝问,又将钟夫人杀了。王夫人心中暗暗叫苦,她平素虽是杀人不眨眼,但见慕容复在顷刻之间,连杀段正淳的三个相好,不由得心中也是突突乱跳,竟是不敢和段正淳的目光相触,不知他脸色已是如何恐怖。

却听得段正淳柔声道:“阿萝,你跟我相好一场,到头来毕竟还是不明白我的心思。天下这许多女人之中,我便是只爱你一个,你侄儿杀了我三个相好,那是有什么打紧,只须他不来伤你,我便放心了。”他这几句话说得十分温柔体贴,但王夫人听在耳里,却是害怕无比,知道段正淳恨极了她,要挑拨慕容复来加害,叫道:“好侄儿,你可别相信他的话。”慕容复将信将疑,长剑的剑尖却自然而然的指向王夫人的胸口,剑尖上的鲜血一点点的滴将下来。

王夫人颤声道:“段郎,难道你真的恨我入骨,非害死我不可吗?”她知道慕容复心狠手辣,为了遂其大愿,哪里顾得姑母不姑母?只要段正淳继续故意显得对自己十分爱惜,那么慕容复定然会以自己的性命相胁。段正淳见她目中惧色、脸上戚容,宛然便和阮星竹临死时相似,想到昔年和她一番的恩情,登时心肠软了。破口骂道:“你这老乞婆,猪油蒙了心,却去喝那陈年旧醋,害得我三个心爱的女人死于非命,我手足若得了自由,非将你千刀万剐不可。慕容复,一剑刺过去啊,为什么不将这臭婆娘杀了?”

他知道越是骂得厉害,慕容复越是不杀他姑母。王夫人本来心中明白,知道段正淳假意对自己倾心相爱,乃是要引慕容复来杀了自己,以替阮星竹、秦红棉、钟夫人三人报仇,现下改口斥骂,已是原恕了自己。可是她十余年来对段正淳朝思暮想,心神早已大变,眼见三个女子尸横就地。一柄血淋淋的长剑对著自己胸口,突然之间脑中变成一片茫然。但听得段正淳口口声声斥骂,什么“老乞婆”、“臭婆娘”都骂了出来,比之往日的山盟海誓、轻怜蜜爱,实是霄壤之别,忍不住珠泪滚滚而下,说道:“段郎,你从前对我说过什么话,莫非都忘记了?你半点也不将我放在心上了,段郎,我可仍是一片痴心对你。咱俩分别了这许多年,好容易盼得重见,你……你怎么一句好话也不对我说,我给你生的女儿玉燕,你见过她没有?你喜欢不喜欢她?”

段正淳暗暗心惊:“阿萝可有点神智不清啦,我若是吐露半句重念旧情的言语,你还有性命么?”当即厉声道:“咱们一刀两段,早就情断义绝,我恨不得重重踢你一脚,方消心头之气。”王夫人泣道:“段郎,段郎!”突然身子向前一扑,往剑尖扑了过去。慕容复一时拿不定主意,想将长剑撤回,又不想撤,微一迟疑间,长剑已刺入了王夫人胸膛。慕容复一缩手,拔出剑来,鲜血从王夫人胸口直喷出来。王夫人颤声道:“段郎,你真的这般恨我么?”段正淳眼见这剑深中要害,她再难活命,两道眼泪流下面颊,哽咽道:“阿萝,我骂你,是为了想救你命。今日重会,我是说不出的喜欢,我怎会恨你,心意永如当年送你一朵曼陀罗花之日。”王夫人嘴角迎露出微笑,低声道:“那就好了,我原知在你心中,永远有我这个人,永远撇不下我……”声音渐说渐低,头一侧,就此死去。

慕容复冷冷的道:“镇南王,你心爱的女子一个个为你而死,难道最后连你的原配夫人,你也要害死么?”一面说,一面将剑尖指向段夫人胸口。

段誉躺在地下,本听得阮星竹、秦红棉、钟夫人、王夫人一个个命丧在慕容复的剑底,而其又以母亲威胁父亲,母子之情,深于海洋,教他如何不心急如焚?忍不住大声叫道:“不可伤我妈妈,不可伤我妈妈。”但他口中塞了物事,半点声音也发不出来,只有出力挣扎,但全身内息雍塞,连分毫位置也无法移动。只听得慕容复道:“镇南王,我再数一、二、三三下,你仍是不答应将皇位传给延庆太子,你的王妃可就给你害死了。”段誉大叫:“休得伤我妈妈!”隐隐又听得段延庆道:“且慢动手,此事须得从长计议。”慕容复道:“义父,今日事关重大,他若是始终不答应传位于你,咱们全盘大计,尽数落空,一——”段正淳道:“你要我答应,须得依我一件事。”慕容复道:“答应便答应,不答应便不答应,我可不中你缓兵之计,二——,怎么样?”段正淳长叹一声,道:“我一生作孽多端,大伙儿死在一起,倒也是死得其所。”慕容复道:“那你是不答应了?三——”

慕容复这“三”字一出口,只见段正淳转过了头,对自己不加理睬,正要一剑向段夫人胸口刺去,突然间右肩上被什么东西一碰,身子不由自主的向后一缩,随见段誉的身子从地下弹了起来,举头向自己小腹撞到。慕容复出其不意,闪身一侧,避了开去,心想:“这小子既受‘醉人蜂’之刺,又受‘红花香雾’之毒,双重迷毒之下,怎地会跳将起来?”段誉一撞不中,肩头碰在桌缘,危急之中也顾不得疼痛,双手使力一挣,也不知从哪里来的一股力气,捆缚在他手上的牛筋立时崩断。

原来段誉初时心中愁苦,内息岔走了经脉,待得听到慕容复要杀他母亲,情急之下再也不去念及自己生否走火入魔,那内息便自然而然的归入正道。原来一人修习内功,乃是心中存想,将内息循著经脉巡行,走火入魔之后,越是焦急,想将入了歧路的内息拉回,越是陷溺得深。此刻段誉心中所关注的只是母亲的安危,内息不受意念干扰,便循著人身原来的途径运行。他听到慕容复呼出“三”字,当下早忘了自身是在捆缚之中,一跃而起,便循声向慕容复撞去,居然身子得能复行动。

他双手一脱束绑,只听慕容复骂道:“好小子!”当即一指点出,使出六脉神剑中的“商阳剑”,向慕容复刺了过去。慕容复手中所持曼陀山庄上砍金断玉的宝剑,眼见段誉剑气刺到,当即侧身避开,还剑刺去。段誉眼上盖了黑布,口中塞了麻核,说不出话也罢了,眼睛却瞧不见慕容复身在何处,忙乱之中,也想不起伸手撕去眼上黑布,双手乱挥乱舞,生恐慕容复迫近。

慕容复心想:“眼前情势危急,须得乘他双眼未能见物之前杀了他。”当即一招“大江东去”长剑平平向段誉胸口刺了过去。段誉双手正自在乱刺乱击,待听得金刃破风之声,急忙闪避时,噗的一声长剑剑尖刺入他的肩头。段誉吃痛,纵身一跃,砰的一声,脑袋重重在屋梁一撞。要知他在枯井中又吸取了鸠摩智的深厚内力,内劲之强,已是匪夷所恩,轻轻一纵,便高达数丈。他身在半空,寻思:“我眼睛不能见物,只有他能杀我,我却不能杀他,那便如何是好?他杀了我不打紧,我可不能相救妈妈刚爹爹了。”双脚用力一挣,啪的一声响,捆在他的足踝上的牛筋也即寸断。

段誉心中一喜:“妙极,我双足既得自由,何不以‘凌波微步’闪避。那日在无锡城外的磨坊之中他假扮西夏国的什么李将军,我用‘凌波微步’闪避,他就没能杀到我。”左足便向斜跨半步,身子一侧,将慕容复刺来的一剑避了开去,其间相去只是半寸。旁人但见青光闪闪的长剑剑锋在他肚子外平平掠过,既险且妙,身法的巧妙,实是难以形容。这也真是凑巧,况若他眼能见物,不使“凌波微步”的身法,以他一窍不通的武功,绝难避过慕容复如此凌厉毒辣的一剑。慕容复一剑快似一剑,却始终刺不到段誉身上,他既感焦躁,复又羞惭,见段誉始终不将眼上所蒙的黑布取下,不知是段誉情急之下心中胡涂,还道他是有意卖弄,不将自己放在眼内,心想:“我连一个包住了眼睛的瞎子也打不过,还有什么颜面偷生于人生之间?”他眼睛如要冒将出火来,青光闪闪,一柄长剑使得犹似一个大青球,在厅堂上陈来滚去,霎时间将段誉围在剑圈之中。这厅堂本不甚大,段延庆、段正淳、段夫人、范骅、董思归等人为剑光所逼,只觉寒气袭人,头上脸上的毛发簌簌而落,衣袖衣襟也纷纷化为碎片。

段誉在剑圈中,左上右落,东歪西斜,却如庭院闲步一般,说也奇怪,慕容复锋利的长剑竟连衣带也没削下他一片。可是他步履虽舒,心中却是十分焦急。

段誉脚下展开“凌波微步”,慕容复一时之间直是伤他不得,但他心想:“我只守不攻,眼睛又瞧不见,倘若他一剑向我妈妈爹爹刺去,那便如何是好?”慕容复情知只有段誉才是真正的心腹大患,倒不在乎是否能杀得了段夫人,眼见百余剑刺过去,始终无法伤到对方,心想:“这小子善于‘暗器听风’之术,听声闪避,我改使‘柳絮剑法’,轻飘飘的没有声响,谅来这小子便避不了。”陡地剑法一变,一剑缓援刺出。殊不知段誉这“凌波微步”乃是自己走自己的,浑不理会敌手如何出招,对剑上有隆隆风雷也好,悄没声息也好,于他全不相干。

以段延庆这般高明的见识,本可看破其中诀窍,但关心则乱,见慕容复剑招拖缓,隐去了兵刃上的刺风之声,心下吃了一惊,嘶哑著嗓子道:“孩儿,你快快将段誉这小子杀了。若是他将眼上的黑布拉去,只怕你我都要死在他的手下。”慕容复一怔,心道:“你好胡涂,这不是提醒他么?”竟然是一言惊醒梦中人,段誉一呆之下,随即伸手扯开眼上黑布。突然间眼前一亮,耀眼生花,一柄冷森森的长创刺向自己面门,段誉既不会武功,更乏应变之能,一惊之下,登时乱了脚步,嗤的一蘼响,左腿中剑,摔倒在地。慕容复大喜,一剑又当胸刺来。段誉侧卧于地,还了一剑“少泽剑”。他腿上虽是鲜血泉涌,双手的六脉神剑却使得气势纵横,顷刻间慕容复左支右绌十分狼狈。当日在少室山上,他已不是段誉敌手,此时段誉得了鸠摩智的深厚内功,那六脉神剑使将出来,更是威力难当。数招之间,便听得铮的一声轻响,慕容复长剑脱手,那剑直飞上屋顶,深插入梁。眼看波的一声,慕容复肩头为剑气所伤。他知道再逗留片刻,立将为段誉所杀,大叫一声,从窗子中跳了出去。

段誉慢慢扶著椅子站了起来,叫道:“妈,爹爹,没受伤吧?”段夫人道:“快撕下衣襟,裹住伤口。”段誉道:“不要紧。”从王夫人尸体的手中取过小瓷瓶,交在段夫人手中。段夫人闻了几下,迷毒便解,当下先替段誉包扎了伤口。段正淳指点段誉,如何先以内力解开各人被封的重穴,再以解药化去众人所中的“红花香雾”之毒。只有段延庆一人,兀自瘫痪在椅上,动弹不得。

段正淳右足一点,身子纵起,伸手拔下了梁上的长剑。这剑锋上沾染著阮星竹、秦红棉、钟夫人、王夫人四个女子的鲜血,每一个都曾和她有过白头之约,肌肤之亲。段正淳此人虽然秉性风流,用情不专,但当和每一个女子热恋之际,却也是一片至诚,恨不得将自己的心掏出来,将肉割下来给了对方。要知大理国乃南方域外之地,蛮夷之邦,风土习俗,实在与中原不同,礼教之防,夫妇之伦,固远不及大宋士大夫的看得重要,闺女出嫁前的贞操,更加不当是一件大事,是以他虽是个侠义英雄,于美色这一关,却是把持不定,甚至是丝毫不加把持,在江湖上欠下了不少风流孽债。

眼看四个女子尸横就地,王夫人的头搁在秦红棉的腿上,钟夫人的身子横架在阮星竹的小腹,四个女子生前个个甘为自己尝尽相思之苦,伤心肠断,欢少忧多,到头来又为自己而死于非命。当阮星竹为慕容复所杀之时,段正淳已决心殉情,以报红颜知己,此刻更无他念,心想誉儿已长大成人,文武双全,大理国不愁无英主明君,我更有什么放不下心的?回头向段夫人道:“夫人,我对你不起。在我心中,这些女子和你一样,个个是我心肝宝贝,我爱她们是真,爱你也是一样的真诚!”段夫人叫道:“淳哥,你……你不可……”和身向他扑将过去。

段誉适才为了救母,一鼓气的和慕容复相斗,待得慕容复跳窗逃走,他惊魂略定,突然想起:“我刚刚走火入魔,怎么忽然好了?”一凛之下,全身瘫软,慢慢的缩成一团,一时间再也站不起来。但听得段夫人一声惨呼,段正淳已将剑尖插入自己胸膛。段夫人忙伸手拔出长剑,左手按住他的伤口,哭道:“淳哥,淳哥,便是你有一千个,一万个女人,我也是一样爱你。我有时心中想不开,生你的气,可是……可是……那是从前的事了……”但段正淳这一剑乃是对准了自己的心脏刺入,剑到气绝,已听不见她的话了。段夫人回过长剑,待要刺入自己胸瞠,只听得段誉叫道:“妈,妈!”一来剑刃太长,二来分了心,剑尖罢偏,竟是刺入了小腹。段誉见父亲母亲同时挥剑自尽,只吓得魂飞天外,两条腿犹似灌满了醋,又酸又麻,再也无力行走,双手著地,爬将过去,叫道:“妈妈,爹爹,你……你们……”段夫人道:“孩儿,爹和妈都去了,你……你好好照料自己……”段誉哭道:“妈,妈,你不能死,不能死,爹爹呢?他……他怎么了?”伸手搂住了母亲的头颈,想要替她拔出长间,但恐一拔之下反而害她死得快些,却又不敢。段夫人道:“你要学你伯父,做一个好皇帝……”忽听得段延庆说道:“快拿解药给我闻,我来救你母亲。”段誉大怒,喝道:“都是你这奸贼,捉了我爹爹来,害得他死于非命。我跟你有不共戴天之仇!”霍地站起身来,拾起地下的一根钢杖,便要向段延庆头上劈将下去。却听得段夫人尖声叫道:“不可!”段誉一怔,回头道:“妈,这人是咱们大对头,孩儿要替你和爹爹报仇。”段夫人仍是尖声叫道:“不可!你……你不能犯这大罪!”段誉满腹疑团,道:“我……我不能……犯这大罪?”他咬一咬牙,喝道:“非杀了这奸贼不可。”又举起了钢杖。段夫人道:“你俯下身来,我跟你说。”段誉低头将耳凑到她的唇边,只听得母亲轻轻说道:“孩儿,这个段延庆,才是你真正的父亲。我丈夫对不起我,我在恼怒之下,也做了一件对不起他的事。后来便生下了你。我丈夫不知道,以为你是他的儿子,其实你不是,这个人才是你的父亲,你千万不能伤害他,否则……否则便是犯了杀父的大罪。我从来没喜欢这个人,但是……但是不能累你犯罪,害你将来死了之后,到不得西方极乐世界。我……我本来不想跟你说,以免坏了丈夫的名头,可是没有办法,不得不说……”

在短短不到一个时辰之间,大出意料之外的事纷至沓来,正如霹雳般一个接著一个,只将段誉惊得目瞪口呆,几乎不相信自己的耳朵。他抱著母亲的身子,道:“妈,妈,这不是真的,不是真的!”段延庆道:“快给解药我,好救你妈!”段誉眼见母亲的神情越来越是衰弱,当下更无余暇多想,拾起地下的小瓷瓶,去给段延庆解毒。

段延庆劲力一复立刻拾起钢杖,嗤嗤嗤嗤数响,点了段夫人伤口处四周的穴道。段夫人摇了摇头,道:“你不能再碰……碰我的身子。”对段誉道:“孩儿,我还有话跟你说。”段誉又俯身过去。段夫人轻声道:“这个人和你爹爹虽是同姓同辈,却算不得是什么兄弟。你爹爹的那些女儿,什么木姑娘哪、王姑娘哪、钟姑娘哪,你爱那个,便可娶哪个……他们汉人或许不行,什么同姓不婚。咱们大理可不管这么一套,只要不是亲兄妹便是了。你……你喜欢不喜欢?”段誉泪水滚滚而下,哪里还想得到喜欢或是不喜欢。段夫人叹了口气,道:“乖孩子,可惜我没能亲眼见到你身穿龙袍,坐在皇帝的宝座之上,做一个乖乖的……乖乖的小皇帝,不过我知道,你一定会很乖的……”突然伸手在剑柄上一按,锋利异常的剑刃透体而过。

段誉大叫:“妈妈!”扑在她的身上,但见段夫人缓缓闭上了眼睛,嘴角边兀自带著微笑。段誉叫道:“妈妈……”突觉背上微微一麻,跟著腰间、腿上、肩膀几处大穴都给人点中了。但听得一个细细的声音传入耳中:“我是你的父亲段延庆,为了顾全镇南王的颜面,我此刻乃以‘传音入密’之术,与你说话。你母亲的话,你都听见了?”原来段夫人向儿子所说的话,声音虽轻,但其时段延庆身上迷毒已解,内劲恢复,已一一听在耳中,知道段夫人已向儿子泄露了他出身的秘密。

段誉道:“我没有听见,没有听见!我只要我自己的爹爹妈妈。”段延庆大怒,道:“难道你不认我?”段誉道:“不认,不认!我不相信,我不相信!”段延庆道:“此刻你性命在我手中,要杀你易如反掌。何况你确是我的儿子,你不认生身之父,岂非大大的不孝?”段誉无言可答,明知母亲的说话不假,但二十余年来叫段正淳为父,他对自己一直慈爱有加,怎忍得又去认一个毫不相干的人为父?加之父母之死,可说是为段延庆所害,要自己认仇为父,更是难堪。他咬牙道:“你要杀便杀,我可永远不会认你。”段延庆大怒,心想:“虽有儿子,但这儿子不认我为父,等如是没有儿子。”霎时间凶性大发,提起钢杖,便要向段誉背上戳将下去。杖端刚要碰到他背心的衣衫,不由得心中一软,一声长叹,心道:“我吃了一辈子苦,在这世上更无一个亲人,好容易知道有了儿子,怎么又忍心亲手将他杀了?他认我也罢,不认我也罢,终究是我所生的儿子。”转念又想:“段正淳已死,大理国的皇位当然是由我孩儿承继,这大理国皇帝,又转回到我父亲的一系中来。我虽不做皇帝,却也如做皇帝一般,一番心愿总算是得偿了。”

只听段誉叫道:“你要杀我,为什么不快快下手?”段延庆拍开了他被封的穴道,仍以“传音入密”之术说道:“我不杀我自己的儿子,你既不认我,大可用六脉神剑来杀我,为段正淳夫妇报仇。”说著挺起了胸膛,静候段誉下手。这时段延庆心中,充满了自伤自怜之情,这种心情本来自他身受重伤之后,便已充满胸膛,往往以多为恶行来加以发泄,此刻但觉自己一生一世无成,索性死在自己的儿子手下,倒也是一了百了。

段誉伸左手拭了拭眼睛,心下一片茫然,想要以六脉神剑杀了眼前这个元凶巨恶,为父母报仇,但母亲言之凿凿,恐这个人竟是自己的生身父亲,却又如何能够下手?段延庆等了半晌,见段誉举起丁手又放下,放下了又举起,始终打不定主意,森然道:“男子汉大丈夫,要出手便出手,又有何惧?”段誉一咬牙,缩回了手,道:“妈妈不会骗我,我不杀你。”段延庆大喜,哈哈大笑,知道这儿子终于承认了自己,当下心满意足,双杖点地,飘然而去,对晕倒在地的云中鹤,竟是不加一瞥。

段誉心中存著万一之念,又去搭搭父亲和母亲的脉膊,探探他二人的鼻息,直知确无回生之望,忍不住扑倒在地,痛哭起来。忽听得身后一个女子的声音说道:“段公子节哀。咱们救赎来迟,当真是罪该万死。”段誉转过身来,只见门口站了七八个女子,为首两个一般的相貌,认得是虚竹手下灵鹫四女中的两个,却不知她们是梅剑还是菊剑。他脸上泪水纵横,兀自呜咽,哭道:“我爹爹妈妈,都给人害死啦。”灵鹫二女到来的乃是竹剑和菊剑。竹剑说道:“段公子,我主人得悉公子的尊大人途中将有危难,命婢子率领人手,赶来赶援,不料还是慢了一步。”菊剑道:“王玉燕姑娘被囚在地牢之中,已都救出,安好无恙,请公子放心。”

忽听得远远传来一阵嘘嘘的哨子之声,竹剑道:“梅姐和兰姐也都来啦!”过不多时,马蹄声响,十余人骑马奔到屋前,当先二人正是梅剑、兰剑,二女快步冲进屋来,见满地都是尸骸,只是不住顿足。梅剑向段誉行下礼去,说道:“我家主人多多拜上段公子,说道有一件事,当真是万分对不起公子,却也是无可奈何。我主人食言而肥,愧见公子,只有请公子原谅。”段誉也不知她说的是什么事,哽咽道:“咱们是金兰兄弟,哪还分什么彼此?我爹爹妈妈都死了,我还去管什么闲事?”

这时范骅、萧笃诚、董思归三人已闻了解药,身上被点的穴道也已解开。萧笃诚见云中鹤兀自躺在地下,怒从心起,一刀砍下,登时把“穷凶极恶”云中鹤砍得身首分离。范、董、萧三人向段正淳夫妇的遗体下拜,大放悲声。

次日清晨,范骅等分别出外采购棺木,到得午间,灵鹫宫属下的朱天部诸女陪同王玉燕、巴天石、朱丹臣、钟灵等到来。他们中了醉人蜂的毒刺之后,昏昏沉沉,迄未苏醒。段誉见到玉燕,又是伤心,又是欢喜。当下将死者分别入殓。该处已是大理国的国境,范骅向邻近州县传下号令,那州官、县官听得皇太后、镇南王夫妇居然是在自己辖境中“暴病身亡”,只吓得目瞪口呆,险险晕去,心想至少“荒怠政务,侍奉不周”的罪名是逃不去的了,当下手忙脚乱的纠集人夫,运送镇南王夫妇等人的灵枢。王玉燕、巴天石、朱丹臣、钟灵等醒转后另有一番悲伤,不必细表。灵鹫诸女唯恐途中再有变卦,一直将段誉送到大理国京城。

镇南王薨于道路、世子扶灵归国的讯息,早已传入大理京城,镇南王有功于国,甚得民心,众官百姓迎出十余里外,城内城外,悲声不绝。段誉当即入宫,向伯父禀报父亲的死因,王玉燕、梅剑等一行人,由朱丹臣招待在宾馆居住。

段誉来到宫中,只见段正明两眼已哭得又红又肿,正待拜将下去,段正明叫道:“孩子,怎……怎会如此?”张臂抱住了他,伯侄二人,搂在一起。段誉不敢隐瞒,当下将途中经历,一一禀明,连段夫人所说的言语,也无半句遗漏,说罢又拜了下去道:“倘若爹爹真不是孩儿的生身之父,孩儿便是孽种,再也不能在宫中居住了。”段正明听他说明经过,心惊之余,连叹:“冤孽,冤孽!”伸手将段誉扶起,道:“孩儿,此中缘由,世上唯你和段延庆二人得知,你原本不必向我禀明。但你竟然直言无隐,足见坦诚。我和你爹爹均无子嗣,别说你本就姓段,就算不是姓段,我也决意立你为嗣。我这皇位,本来是延庆太子的,我窃居其位数十年,心中常自惭愧,上天如此安排,当真是再好也没有。”说著伸手除下头上所戴的黄缎便帽,跃出一个光头,顶门上烧著九点香疤。

段誉吃了一惊,叫道:“伯父,你……”段正明道:“那日在天龙寺抵御鸠摩智时,师父便已为我剃度传戒,赐名本尘,此事你所亲见。”段誉道:“是。”段正明说道:“我一入佛门,便当传位于你父。只因其时你父身在中原,国不可一日无君,我才不得不禀承师父之命,暂摄帝位。你父不幸身亡于道路之间,今日我便传位于你。”段誉惊讶更甚,道:“孩儿年轻识浅,如何能当大位?何况孩儿身世难测,我……我……还是遁迹山林……”段正明喝道:“身世之事,从今再也休提。你父你母待你如何?”段誉呜咽道:“亲恩深重,如海如山。”段正明道:“这就是了,你若想报答亲恩,便当保全他们的令名。做皇帝吗,你只须牢记两件事,第一是爱民,第二是纳谏。你天性仁厚,对百姓是不会暴虐的。只是将来年纪渐老之时,千万不可自恃聪明,有非份妄想之事,对邻国擅动刀兵。”

一秒钟记住本站网址:JinYongXiaoShuo.COM金庸小说拼音全拼写。

喜欢旧版《天龙八部》小说吗?喜欢金庸小说全集吗?喜欢就用力顶一下吧!

看网友对 第一百三十五章  吐露机密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