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金庸小说全集>>旧版《神雕侠侣》小说在线阅读

第六章:冤家聚头

小说:旧版《神雕侠侣》    作者:金庸
选择背景色: 黄橙 洋红 淡粉 水蓝 草绿 白色 选择字体: 宋体 黑体 微软雅黑 楷体 选择字体大小: 恢复默认

摔下屋顶的那人身上重重吃了一掌,全身软瘫,四肢挺直的猛掼下来。据说武功高强之人,纵然出其不意的从高处跌下,也必曲膝弓身,着地时方不至受了重伤,但这人在屋顶上已被打得昏晕过去,这一交摔下,实有折骨裂脑之祸。但见隔壁房窗中一个女人身形窜出,伸手欲接,郭靖早已抢在头里,就在那人头颈将要碰到地面之时,轻轻拉住他的后领,向上一提,然后再轻轻放下,右足一点,跃上屋顶。

只见屋顶上黄蓉双掌飞舞,已与一人打得甚是激斗。那人长身虬髯、高鼻深目,正是已有十余年不见的西毒欧阳锋。黄蓉这些年来武功大为精进,十余招中,出掌变化莫测,欧阳锋竟丝毫占不到便宜。郭靖叫道:“欧阳先生,别来无恙啊。”欧阳锋道:“你说甚么?你叫我甚么?”他脸上现出茫然之色,当下对黄蓉来招,只守不攻,心中隐约记得“欧阳”二字似与自己有密切关系。郭靖待要再说,黄蓉何等聪明,已看出欧阳锋疯病未愈,忙叫道:“你叫做赵钱孙李、周吴陈王!”欧阳锋一怔,道:“我叫赵钱孙李、周吴陈王?”黄蓉道:“不错,你的名字叫作郑褚卫、蒋沉韩杨。”她说的是“百家姓”上的姓氏,据说那“百家姓”是宋时一钱姓书生所作,当时皇帝姓赵,他把皇帝放在第一位,自己老实不客气占了第二位,第三位的孙氏却是他母亲之姓。欧阳锋心中本来胡涂,给她一口气背了几十个姓氏,更是摸不着头恼。

郭靖宅心忠厚,见他可怜,说道:“你快快去吧,以后你我永远别再相见。”欧阳锋道:“你是谁?我是谁?”忽听身后一人大喝:“你是杀害我五位好兄弟的它毒物。”呼声未毕,铁杖已至,正是飞天蝙蝠柯镇恶。郭靖大叫:“师父小心!”柯镇恶一杖已击在欧阳锋背心,但听篷的一声响,铁杖反激出去,柯顉恶把持不住,铁杖撤手,连人带杖,一齐跌下屋顶。这一下声势猛恶之极,那铁杖有数十斤重,加上一激之势,打破客店屋顶,穿了下去,击在一人床上。那客人睡梦正酣,那知横祸自天而降,打得他双腿骨折,痛极大号。

郭靖知道师父虽然摔下,并不碍事,但怕欧阳锋乘势追击,那后着可凌厉之极,当下叫道:“看招!”左腿微屈,右掌划了个圆圈,平推出去,正是降龙十八掌中的“亢龙有悔”。这一招他日夕勤练不断,初学时已是非同小可,加上这十余年之功,实已到了炉火纯青之境,初推出去时看似轻描淡写,但一遇阻力,能在剎时之间连加一十三道后劲,一道强似一道,重重叠叠,直是无坚不摧、无强不破。这是他从九阴真经中悟出来的妙境,纵是洪七公当年,单以这一招而论,也无如此精奥的造诣。

欧阳锋刚将柯镇恶震下屋顶,但觉一股微风扑面而来,风势虽然不劲,然而逼及自己呼吸不畅,知道不妙,急忙身子一蹲,双掌平推而出,用的正是他生平最得意的“蛤蟆功”。三掌相交,两人身子都是一震。郭靖掌力急加,一道又是一道,如波涛汹涌般向前猛扑。欧阳锋口中咯咯大叫,身子一晃一晃,似乎随时都能摔倒,那知郭靖掌力愈是加强,他反击之力,也相应而增。

二人不交手已十余年,这次江南重逢,都要试一试对方进境如何。当年华山论剑,郭靖殊非欧阳锋敌手,但别来精进不已,武功大臻圆熟,欧阳锋虽逆练真经,也自有心得,但一正一反,终究是正胜于反,到此次交手,郭靖已能与他并驾齐驱,难分上下。

南方的屋顶与北方大大不同。北方因须抵挡冬日冰雪积压,屋顶坚实异常,但一至淮水以南,屋顶瓦片叠盖,那就以轻巧灵便为主。郭靖与欧阳锋各以掌力相抵,力贯双腿,过了一盏茶时分,只听脚下格格作声,突然喀喇一声巨响,几条椽子同时断折,屋顶穿了一个大孔,两人一齐落了下去。

黄蓉大惊,忙从洞中跃下,只见二人仍是双掌相抵,脚下踏着几条椽子,在些椽子却压在一个住店的客人身上。那人又惊又痛,已自晕死过去。郭靖不忍伤害无辜,不敢足上用力,欧阳锋却不理旁人死活。二人本来势均力敌,但因郭靖足底势虚,掌上无所借力,渐渐趋于下风。他以单掌抵敌人双掌,然全身之力已集于右掌之上,左掌虽然空着,却已无力可使。黄蓉见丈夫身子微微后仰,虽只半寸几分的退却,显然已落败势,当下叫道:

“喂,张三李四,赵五王六,看招。”轻飘飘一掌往欧阳锋肩头拍去。

这一掌出招虽轻,然而是落英掌法的上乘功夫,落在敌人身上,劲力直透内脏,纵是欧阳锋这等一流名家,也须受伤不可。欧阳锋听她又以古怪姓名称呼自己,怔了一怔,斗然见她招,双掌一推,将郭靖的掌力逼开半尺,就在这电光石火的一瞬之间,一把抓住了黄蓉肩头,力透指尖,要硬生生扯她一块肉下来。

一抓发出,三人同时大吃一惊。欧阳锋但笕指尖刻痛,原来抓中了她身上软猬甲的尖刺。只是他指力惊人,一抓一扯,竟把那金丝细织。利刃不入的软猬甲硬生生的扯下了一块。就在此时,郭靖掌力又到,欧阳锋回掌一抵,砰的一声,两人各自向后急退,但见尘沙飞扬,墙倒屋倾。原来二人这一下全用上了刚掌,以硬碰硬,反将对方震开,倒退时破墙而出,半边屋顶塌了下来。黄蓉肩头受了他这一扯,虽未受伤,却已吓得花容失色,百忙中在屋顶将塌未塌之际,斜身飞出。只见欧阳锋与郭靖相距半丈,呆立不动,显然身上都受了内伤。

黄蓉不及攻敌,当即站在丈夫身旁守护。但见二人闭目运气,哇哇两声,不约而同的喷出一口鲜血。欧阳锋叫道:“好家伙,好家伙!”一阵狂夭,扬长便走,瞬时之间去得无影无踪。

此时客店中早已呼爷喊娘,乱成一团。黄蓉知道此处不可再居,从柯镇恶手里抱过女儿,道:“师父,你抱着靖哥哥,咱们走吧!”柯镇恶将郭靖抗在肩上,一跷一拐的向北行去。走了一阵,黄蓉忽然想起杨过,不知这孩子逃到那里,但挂念丈夫身受重伤,心想旁的事只好慢慢再说。

郭靖心中明白,只是被欧阳锋的掌力逼住了气,说不出话来。他在柯镇恶肩头调匀呼吸,运气通脉,约摸走出七八里地,各脉俱通,说道:“好厉害,好厉害!”只见女儿累了一夜,已伏在母亲肩头沉沉睡熟,心中一怔,道:“过儿呢?”柯镇恶想不起过儿是谁,愕然难答,黄蓉道:“你放心,先找个地方休息,我回头去找他。”

此时天色将明,道旁树木房屋已朦胧可辨。郭靖道:“我的伤不碍事,咱们一齐去找。”黄蓉皱眉道:“这孩子机伶得紧,不用为他挂怀。”正说到此处,忽见道旁白墙后一个矮小的人影一探,随即缩了回去。黄蓉身法如风,抢过去一把抓住,正是杨过。他笑嘻嘻的叫了一声,“阿姨”,说道:“你们才来么?我在这儿等了好久啦。”黄蓉心中好些疑团难解,随口答应一声,道:“好,跟咱们走吧!”

杨过笑了笑,跟随在后。郭芙忽然睁开眼来,问道:“你到那里去啦?”杨过道:“我去捉蟋蟀儿,那才好玩呢。”郭芙道:“有甚么好玩?”杨过道:“哼,谁说不好玩?

一只大蟋蟀,和三只小蟋蟀对打,后来又有两只小蟋蟀帮着,五双打一只。大蟋蟀跳来跳去,这边弹一脚,那边咬一口……”他说到这里,却住口不说了。郭芙怔怔的听着,问道:“后来怎样?”杨过道:“你说不好玩,问我干么?”郭芙碰了个钉子,心中很生气,转过了头不睬他。那知黄蓉童心未脱,听杨过口才又好,说得紧张动人,不禁问道:“你跟阿姨说,到底是谁打嬴了?”杨过笑笑,轻描淡写的道:“我正瞧得有趣,你们都来了,蟋蟀儿全逃走啦。”黄蓉见他神态,知他有意卖关子,心想这孩子很工心计,即此小事已然可见。

说话之间,众人来到一个村子。郭靖虽受内伤,仍是泰然自若,向一所大宅院求见主人。那主人甚是好客,听说有人受伤生病,忙命庄丁打扫厢房接待。郭靖吃了五大碗饭,坐在榻上闭目养神。黄蓉见丈夫气定神闲,心知已无危险,解下外衣查看,但见软猬甲上裂下了一大块,正当肩头,心中又是可惜,又是惊恐,这件软猬甲是桃花岛镇岛之宝,曾救过她多次性命,不意今日竟毁在欧阳锋手里。

她坐在丈夫身旁守护,想起见到杨过以来的种种情状,不知怎的,总觉此人年纪虽小,却有许多怪异难解之处。她想到欧阳锋将武三通从屋顶击下之时,依稀见到杨过站在一旁观看,后来自己夫妇俩与欧阳锋动手,他也站在屋顶。待得郭靖与欧阳锋一齐从屋顶破洞中落下,他又站在旁边,怎么这孩子如此大胆?而欧阳锋又不伤他?最后两人一齐受伤,混乱中这孩子忽然不见,终于又在此处出现。黄蓉心思缜密,心想眼下也不必问他,只小心留意他行动便是。

当日无话,用过晚膳后各自安寝。杨过与柯镇恶睡一间小房,睡到中夜,他悄悄起身,打开房门,溜了出去,回头一看,见柯镇恶睡得正沉。当上走到墙边,爬上一株桂花树,纵身一跃,攀上墙头,轻轻溜下。墙外两头狗儿闻到人气息,吠了起来。杨过早有预备,从怀里摸出两根日间藏着的肉骨头,丢了过去,狗儿咬住骨头大嚼,当即止吠。

杨过辨明方向,径向西南而行,约摸走了七八里路,来到一座破庙。他推开庙门,叫道:“爸爸,我来啦!”只听里面哼了一声,正是欧阳锋的声音。杨过大喜,走近身去,只见欧阳锋躺在神像前的几个蒲团之上,神情委顿,呼吸微弱。原来他与郭靖所受之伤情形相若,只是郭靖正当壮年,他却年纪老迈,抗力远远不如郭靖。杨过从怀里取出七八个馒头,递在他手里,道:“爸爸,你吃吧。”欧阳锋饿了一天,生出去遇上敌人,整日躲在破庙中苦挨,吃了几个馒头,精神为之一振,问道:“他们在那儿?”杨过一一说了。

原来那日杨过与郭靖夫妇同宿客店,半夜里欧阳锋又来瞧他。那知武三通被李莫愁打伤后,也正宿在那客店之中。他毒发难熬,一夜不能安睡,听到屋顶声响,只道李莫愁赶来寻仇,当下顾不得身上有伤,跃上屋去抵敌。不料新仇未来,到的却是一个陈年冤家。

当年欧阳锋为了要折堕段皇爷功夫,曾故意将武三通打伤。此时仇人相见,分外眼明,当即动起手来。武三通自不是他的敌手,只拆了十余招,被他一掌击下屋顶。欧阳锋一到,杨过已然惊觉,他与武三通、黄蓉、郭靖三人先后动手,杨过始终一在旁观看。

后来欧阳锋与郭靖同时受伤,欧阳锋远引,杨过见混乱中无人留心自己,悄悄向欧阳锋追去。初时欧阳锋行得极快,杨过自是追赶不上,但后来他伤势发作,举步为难,杨过赶了上来,扶他在破庙中休息。杨过年纪虽小,见事却极明白,知道自己若不回去,黄蓉、柯镇恶等必找寻,只死累了欧阳锋的性命,是守在大路之旁相候,与郭靖等会之后,直到半夜方来探视。

欧阳锋道:“那姓郭的吃了我这一掌,七日之内难以复原,他媳妇儿要照料丈夫,不敢轻离,眼下咱们只担心柯瞎子一人。他今晚不来,明日必至。只可惜我没半点力气,唉,我杀他兄弟五人,死在他手里,也…也…”说到这里,不禁咳嗽起来。

杨过坐在地下,手托腮帮,小脑袋中剎时间转了许多念头,只见欧阳锋双手枕在脑后,虽然仰天而卧,两脚却仍是摆着练蛤蟆功的姿式。杨过忽然心想:“有了,待我在地下布些利器,那瞎子纵然进来,也要叫他身上受点儿伤。”于是在供桌上取过四只烛台,拔去上面灰尘堆积,被老鼠啃得只剩下一条烛芯的陈年蜡烛,将烛台放在门口,铁签朝上。

再将庙门虚掩,搬了一只铁香炉,爬上去放在庙门顶上。

他四下一看,想再布置些害人的陷阱,但见东西两殿袼吊着一口极大的铁钟。每一口钟都是重逾二千余斤,二人合抱也抱不过来。钟顶上有一只极粗的铁钩,与巨木制成的木架相连。古庙年深日久,早已破败不堪,但这两口巨钟因当时铸得牢固,仍是完好无损。

杨过心道:“若是那柯瞎子当真进来,我爬到钟架上面,管教他找我不着。”

杨过手持烛台,正想到后殿去找件合用的兵刃,忽听大路上笃、笃、笃一声声铁杖击地,杨过脸上变色,知道柯镇恶到了,噗的一下,吹灭烛火,随即想起:“这瞎子目不见物,我倒不必熄烛。”但听笃笃之声越来越近,欧阳锋忽地坐起,要把全身仅余的劲力,运到右掌之上,先发制人,一掌将他毙了。杨过将手中烛台的铁签朝外,守在欧阳锋身旁,以备应敌。

柯镇恶眼睛虽瞎,为人却极精明,料定欧阳锋受伤之后,必在附近藏身,晚饭之前已在客店中打听明白,知道左近只有一座破败的古庙,此外尽是民家,心想十之八九欧阳锋守在这古庙之中。他想起五位兄弟被他惨害于桃花岛上,此时有此报仇良机,那肯放过?

睡到午夜,轻轻叫了两声:“过儿,过儿!”不听答应,只道他睡得正熟,竟没走近查察,当下越墙而出。那两条狗儿正在大嚼杨过给牠们的骨头,见他出来,只呜呜几声,却没吠叫。

他缓缓来到古庙之前,侧耳一听,果然殿上有呼吸之声,他大声叫道:“欧阳锋,柯瞎子找你来啦,有种的快出来。”说着铁杖在地下一顿。欧阳锋只怕泄了丹田之气,不敢言语。

柯镇恶叫了几声,未闻应声,铁杖一起,将庙门推开,踏步进门,但听呼的一响,头顶一件重物砸将下来,同时左脚踏中烛台上铁签的尖儿,刺破靴底,脚掌心上一阵疼痛。

柯镇恶一时之间不明所以,铁杖挥起,当的一声巨响,震耳欲聋,将头顶的铁香炉打了开去,随即在地下一滚,好教铁签不致刺入足底。那知身旁尚有几只烛台。只觉肩头一痛,终于一只烛台刺在身上。他左手掌拿住烛台,向外拔出,鲜血立涌。此时不敢再有大意,听着欧阳锋呼吸之声,一步步缓缓的走近,走到离他三尺之处,铁杖高举,叫道:“老毒物,今日你还有何话说?”

欧阳锋已将全身所剩有限的力气,逐步运到右臂之上,只待飞天蝙蝠一杖击下,就一掌拍出,跟他图个同归于尽。柯镇恶为人也极精明,虽知敌人身受重伤,但不知他到底伤势如何,这一杖迟迟不肯落下,要待他先行发招,就可试出他的伤势。两人相对僵持,均各不动。

柯镇恶耳听得他呼吸沉重,脑中一闪,朱聪、韩宝驹、南希仁等结义兄弟的声音笑貌,斗地似在眼前出现,齐声催他赶快下手,当下再也忍耐不住,大吼一声,一招“秦王鞭石”,那铁杖搂头盖将下来。欧阳锋身子一闪,待要发掌,手臂只伸出半尺,一口气接不上来,登时软垂下去,但听砰的一声猛响,火光四溅,杖头将地下几块方砖击得粉碎。

一击不中次招随上,柯镇恶铁杖横扫,向他中路打来。若在平日,欧阳锋轻轻一带,就要叫他铁杖脱手,至不济也能纵身跃过,但此刻全身酸软,使不出半点劲道,只得着地打滚,避了开去。柯镇恶使开降魔杖法,一招快似一招,欧阳锋却越避越是迟钝,终于给他一招“杵伏药叉”正中左肩。

杨过在一旁观看,只瞧得心惊肉跳,有心要上前相助,却自知武艺低微,只有送死的份儿。但见柯镇恶一杖接着一杖,都击在欧阳锋身上。欧阳锋今日也是该遭此厄,总算他内力深湛,虽无还手之力,却能退避化解,将他每一击的劲道都卸在一旁,身上已被打得皮开肉绽,内脏却不受损。柯镇恶暗暗称奇,心想这老毒物的本事果然非同小可,每一杖下去,都似如中败絮,波的一响,对方好似理也不理。他想若不猛击他头盖,纵然再打千百杖也打他不死,当下运杖成风,着着向他头顶进攻。

欧阳锋缩头避了几次,霎时间耳子已被笼罩在他杖风之下,不由得暗暗叫苦,若是被他一杖击在头上,那头盖是坚硬之物,可不至运柔功化解,眼见他又是一杖击来,只得行险侥幸,向前一扑,抓住了他的前胸。柯镇恶吃了一惊,铁杖自外向内,用杖柄在他背心猛力一撞,欧阳锋“哼”了一声,硬接他这一招,背上刻痛难当。柯镇恶只道伤他不得,一时无计可施,左手只得伸出去揪他,须知柯镇恶一足是跛的,扑击之际能借杖力平衡身子,这时被他一抱住,三两招一拆,再也站立不定,滚倒在地。

欧阳锋不敢脱手,牢牢抓住他的胸口,左手要去抱他腰间,忽然触手坚硬,急忙抓起,竟是一柄尖刀。这时张阿生常用的兵刃屠牛刀,名称虽是如此,其实并不用来屠牛。这刀砍金断玉,锋利无比。张阿生在蒙古大漠,死于陈玄风之手,柯镇恶将这柄刀带在身畔,片刻不离,那是亲刀如亲人之意。这时被欧阳锋近身肉搏,拔了出来。他左手一起,一刀往敌人胸口疾刺。柯镇恶一惊,左掌急出,砰的一声,将欧阳锋打了个觔斗,铁杖跟着追击。欧阳锋被他这一拳打得眼前金星直冒,左手一扬,将尖刀往敌人掷去。柯镇恶闪身避过,只听当的一响,钟声嗡嗡不绝,原来这把刀正中殿上的铁钟。欧阳锋这一掷虽然无甚手劲,但因刀刃过于锋利,竟也深入半尺,刀锋颤动不已。

杨过本来站在钟旁,那刀贴面飞过,险险刺中脸颊,只吓得心中怦怦而跳,三脚两手,爬到了钟上。欧阳锋灵机一动,绕到了钟后。此时钟声未绝,柯镇恶一时听不出他呼吸所在,侧过耳朵细辨。大殿中月光斜照,但见他满头乱发,住杖倾听,神态极是怕人。杨过心思机敏,瞧出了其中关键,用力拔出屠牛刀,将刀柄在钟上重重撞了一下,只听得又是当的一声巨响,将两人呼吸声尽皆盖过。

柯镇恶听到钟声,向前一扑,欧阳锋已绕到了钟后。柯镇恶一杖击出,欧阳锋向旁一避,但听得当的一声巨响,当真是震耳欲聋。杨过耳中嗡嗡作响,一时之间再也听不到别的声音,耳鼓上竟隐隐作痛。柯镇恶性起,挥铁杖不住击钟,前声未绝,后声又起,越来越响。欧阳锋一想不妙,他再敲击下去,虽然郭靖受伤,黄蓉却只怕要来应援。乘着钟声震耳,放轻脚步,想从后殿溜出,那知柯镇恶耳音灵敏之极,虽在当当巨声之中,仍分辨得出别的细微声息,听得欧阳锋脚步移动,当下只作不知,仍是舞杖狂敲,待他走出数步,离钟已远,突然一跃而前,挥杖往他头顶击去。

欧阳锋劲力虽失,但他一生不知经过多少大风大浪,这种接战时的虚虚实实,岂有不防?一见柯镇恶右肩微抬,早知他的心意,不待他铁杖挥出,又已逃回钟后。柯镇恶大怒,叫道:“我就算打你不死,累也累死了你。”绕钟来追。

杨过见二人绕着钟儿圈子,时间一长,欧阳锋必定气力不加,眼见情势危急,忽然心生一计,爬在钟架上双手乱舞,大做手势。欧阳锋全神躲闪,并未瞧见,再儿两个圈子,才见杨过的影子映在地下,正做手势叫他离开,一时未明其意,但想他既叫我离开,必有用意,当下冒险向外走去。

柯镇恶停步不动,分辨敌人的去向。杨过除下脚上两只鞋子,向后殿走去,拍拍两声,落在地上。柯镇恶大奇,明明听得欧阳锋走向大门,怎么后殿又有声响,就在这微一迟疑之际,杨过提起屠牛刀,擦的一声,向吊着铁钟的钩子斩去。这铁钩极粗,宝刀虽利,一刀也斩它不断,但铁钟沉重之极,铁钩只断了一半,已吃不住巨钟的重量。那口钟夹着一股疾风,对准柯镇恶的顶门直砸下来。

这一下声势猛恶无比,柯镇恶听得风声,已不及逃窜,百忙中铁杖直竖,当的一声猛响,巨钟正压在杖上,就这么挡的一挡,他已乘隙从钟底跃出。这一跃只要迟得霎息,身子就被巨钟压成了肉团。但听喀、砰、彭接连几响,铁杖从中断为两截,铁钟急滚过去,在柯镇恶臂上一撞,将他拋出山门,连翻了几个觔斗,只跌得鼻子流血,额角上也破了一大块。柯镇恶目不视物,不知变故因何而起,只怕殿中躲着甚么怪物作祟,爬起身来,一跷一拐的走了。

欧阳锋在旁瞧着,也不由得微微心惊,不住口叫道:“可惜,可惜。”杨过从钟架上爬下,喜道:“爸爸,这瞎子不敢再来啦。”欧阳锋摇头道:“此人与我仇深似海,只要他有一口气息尚存,必定再来寻我。”杨过道:“那么咱们快走。”欧阳锋仍是摇头,道:“我受伤甚重,逃不远。”杨过急道:“那怎么辨?”欧阳锋微一沉吟,道:“有个法子,你再斩断那口钟的铁钩,将我罩在钟下。”杨过道:“那你怎么出来?”欧阳锋道:

“我在钟下用功七日,元功一复,自己就能抓钟出来。这七日之中,那柯镇恶纵然再来寻仇,谅他这一点点道行,揭不开这口大钟。”

杨过一想不错,问清楚他确能自行开钟,不须别人相助,当下爬上钟架。欧阳锋道:

“孩儿,你尽管随那姓郭的前去,日后我必来寻你。”杨过答应了,见欧阳锋端端正正的坐在钟下,当下斩断铁钩,将他罩住。

他叫了几声,不听欧阳锋答应,知他在钟内听不见外边声息,正要离去,忽然又生一计,到后殿找了一只破海碗,一把破刷子,盛了满满一碗清水。将碗放在地下,然后倒转身子,左手伸在碗中。

他依照欧阳锋所授逆行经脉之法,又将手上毒血逼了几滴出来。只是使这功夫极是累人,他又只学得皮毛,虽已挤得几滴黑血,却已闹得满头大汗,当下用那刷子醮了碗中血水,在那钟上四周涂了一层,心想若是庙中和尚回来,或是柯瞎子再至,想将那铁钟撬开,一碰到钟身,叫他非中毒不可。

他安排已毕,快步奔回客店,越墙时提心吊胆,只怕柯镇恶惊觉,那知进房后柯顉恶并未回来,倒也大出意料之外。他在床上翻来覆去的睡不安隐,直至天色大明,才听得有人用棍彭彭彭的敲打房门。杨过一跃而起,打开房门,只见柯镇恶持着一根木柴,脸色灰白,一进门向前一扑,摔在地下。杨过见他双手乌黑,知己中了自己布下之毒,暗暗心喜,当下假装吃惊,大叫:“柯公公,你怎么了?”

郭靖、黄蓉听见声音,一齐过来查看,见柯镇恶倒在地下,吃了一惊。此时郭靖虽能行走,却无力气,当下黄蓉将他扶在床上,问道:“大师父,你怎么啦?”柯镇恶摇了摇头,并不回话。黄蓉见到他掌心黑气,恨恨的道:“又是那姓李的贱人,靖哥哥,待我去会她。”说着一束腰带,跨步出去。柯镇恶道:“不是那女人。”黄蓉步步回头,奇道:

“这,那是谁?”柯镇恶心想连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人也对付不了,弄到自己受伤回来,也可算无能之极。他性子刚硬,真所谓辛姜老而弥辣,按下对受伤之事,闭口不言。靖蓉二人知他脾气,若他肯说,自己自会吐露,否则愈问愈惹他生气。好在他只皮肤中毒,并不厉害,虽然一时昏晕,日后却无大碍。

黄蓉心下计议,眼前郭靖与柯镇恶受伤,那李莫愁阴险难测,只有先将两个伤者两个孩子送到桃花岛,自己再孤身来斗他一斗。这日上午在客店中休息半天,下午雇了一条小船,往海边驶去。到了傍晚,小船靠岸停泊,船家淘米做饭。郭芙见杨过不理自己,又是生气又是无聊,倚在船窗向外张望,忽见柳荫下两个小孩子在哀哀痛哭,瞧模样正是武敦儒、武修文兄弟。郭芙对这两个孩子甚有好感,大声叫道:“喂,你们在干甚么?”

武修文回头见是郭芙,哭道:“我们在哭,你不见么?”郭芙道:“干甚么呀,你妈打你们么?”武修文哭道:“我妈死啦!”黄蓉吃了一惊,跃上岸去。只见两个孩子抚着母亲的尸身哀哀痛哭。黄蓉一看,见武三娘满脸漆黑,早已死去多时,显是她脸上被李莫愁用赤练神掌一摸之后,虽支撑得数日,终于毒发而死。黄蓉再问武三通的下落,武敦儒哭道:“爸爸不知到那里去啦。”武修文道:“爸爸见妈死了,心里忽然又胡涂啦。我们叫他,他理也不理。”说着又哭了起来。黄蓉道:“你们饿了吧?”两兄弟不住点头。黄蓉叹了口气,命船夫带他们上船吃饭,自己到镇上买了一具棺木,将武三娘收殓了。当晚不及安葬,次晨才出钱买了一块地板,将棺木葬了。武氏兄弟抚棺大哭,当真是痛不欲生。郭靖、黄蓉、柯镇恶都陪了不少眼泪。杨过心情极易激动,他与武三娘毫无交情,但见众人流泪,不禁伏地痛哭起来。只有郭芙一来不懂事,二来心肠硬,坐在一旁自顾自己玩弄帕儿。

众人哭了一会,郭靖收泪道:“蓉儿,这两个孩儿,咱们带到桃花岛上,以后要多费你心照顾啦。”黄蓉点头答应,当下劝住了武氏兄弟与杨过,上船驶到海边,另雇大船,东行往桃花岛进发。靖蓉二人当日怜孤惜幼,原是一番好心,那知这四个小孩聚头,日后竟闯出一番难以收拾的大祸来。

一秒钟记住本站网址:JinYongXiaoShuo.COM金庸小说拼音全拼写。

喜欢旧版《神雕侠侣》小说吗?喜欢金庸小说全集吗?喜欢就用力顶一下吧!

看网友对 第六章:冤家聚头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