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金庸小说全集>>旧版《神雕侠侣》小说在线阅读

第一四章:五具棺材

小说:旧版《神雕侠侣》    作者:金庸
选择背景色: 黄橙 洋红 淡粉 水蓝 草绿 白色 选择字体: 宋体 黑体 微软雅黑 楷体 选择字体大小: 恢复默认

原来郝练仙子自在江南湖州连伤数人之后,知道结怨太深,远走山西,但杀心不泯,在晋北又伤了几名豪杰,终于激动公愤,当地的武林首领大撒英雄帖,邀请同道群起攻之。全真教也接到了英雄帖,当时马钰与丘处机等一商议,都说李莫愁虽然为恶多端,但她的祖师终究与重阳先师渊源极深,最好是从中调解,给她一条自新之路。

当下刘处玄与孙不二两人连袂北上。那知李莫愁翻脸不认人,动起手来,刘孙二人竟先后输在她的手里。

后来丘处机与王处一两位全真高手再去应援,李莫愁也当真狡猾,自知一人难与这许多好手为敌,竟用言语激动丘王诸人,与他们订约逐一比武。第一日比试的是孙不二,李莫愁暗下毒手,用剧毒无比的银针刺伤了她,随即亲上门去,馈赠解药,叫丘处机等不得不受。这么一来,全真诸道是领了她的情,按规矩不能再跟她为敌,诸人相视苦笑,锻羽而归。天幸丘处机心急回山,先走一步,没与王处一等到太行山游览,这才及时救了郝大通的性命。

按下全真诸道不表,且说小龙女一手抱着杨过,一手抱了孙婆婆的尸身,回到活死人墓中。她放下杨过,将孙婆婆的尸身放在她平时所睡的榻上,自己坐在榻前椅上,支颐于几,呆呆不语。杨过伏在孙婆婆身上,抽抽噎噎的哭个不停。过了良久,小龙女道:“人都死了,还哭甚么?今日你这般哭她,他日你死的时候,也不知有没有人哭你呢。”杨过一怔,觉得小龙女的话说得辛辣异常,但仔细想来,却也未始没有道理,只觉悲从中来,不可断绝,不禁又放声大哭起来。

小龙女冷冷的望着他,脸上丝毫不动声色,又过良久,这才说道:“咱们去葬了她,跟我来。”抱起孙婆婆,向西走去。杨过伸袖抹了抹眼泪,跟在她后面。墓道中没半点光亮,杨过尽力睁大眼睛,才隐约看得小龙女白衣的背影。她弯弯曲曲的东绕西回,走了一顿饭功夫,伸手推开一道沉重的石门,进了一间很大的石室。她从怀里取出火折,晃亮了点燃石桌上的油灯。杨过四下里一看,不由得微微打个寒噤,只见空空旷旷的一座大厅,并列放着五具石棺。

他凝神细看,见两具石棺的盖已密密的盖着,另外三具的棺盖却推上一半,望过去棺中黑越越的,也不知其中有无尸首。小龙女指着左边第一具石棺道:“祖师婆婆睡在这里。”指着第二具石棺道:“师父睡在这里。”杨过见她伸手指向第三具石棺,心中怦怦而跳,不知她要说谁睡在这里,眼见棺盖没有推上,若是有僵尸在内,岂不吓人?只听她道:“孙婆婆睡在这里。”

听她这么说,杨过才知那是一具空棺,轻轻吐了一口气。他望着旁边两具空棺,不禁好奇心起,问道:“龙姑姑,那两口棺材呢?”小龙女道:“我师姊李莫愁睡一口,我睡一口。”杨过呆了一呆,道:“李莫愁姑姑会回来么?”小龙女道:“我师父这么安排,她总是要回来的。这里还少一口石棺,因为我师父料不到你会到这里来。”杨过吓了一跳,忙道:“我不,我不!”小龙女道:“我答允孙婆婆照料你一生一世,我不离开这儿,你自然也在这儿。”

杨过听她漠不在乎的谈论生死大事,也是再无顾忌,道:“就算你不让我出去,等你死了,我就出去了。”小龙女道:“我既说要照料你一生一世,就不会比你先死。”杨过奇道:“为甚么?你年纪比我大啊?”

小龙女冷冷的道:“我死之前,必先杀你。”杨过年纪虽小,却工心计,心道:“那必未必能够,脚生在我身上,我不会走么?”他还未拜师,又已与师父勾心斗角起来。

小龙女走到第三具石棺前,将棺盖向后推开,抱起孙婆婆,正要放入。杨过忽然想起孙婆婆临死时的言语:“我身上这件棉袄,你好好收着,这………”她虽话未说完而死,但要自己收着她的棉袄,想是相识一场,留著作为他日之思,也是该的,于是抢上前去,叫道:“姑姑,婆婆的棉袄留着给我。”小龙女生平不喜旁人为情牵累,见杨过生就大喜大怒,大哭大笑的性儿,他与孙婆婆相识不过一日,却如此恋恋不舍,觉得好生厌烦,皱了皱眉头,将棉袄从孙婆婆身上除了下来,拋下给他。杨过拿着棉袄,又想哭泣,小龙女横了他一眼,将孙婆婆的尸身放入石棺,伸手抓住棺盖,向外一拉,喀隆一响,棺盖与石棺的笋头接了起来,盖得紧密异常。

小龙女怕杨过再哭,瞧也不瞧他一眼,道:“随我走吧!”袖子一挥,室内四盏油灯一齐熄灭,登时黑成一片。杨过怕她将自己关在墓室之中,抱着棉袄,急忙跟出。

墓中天地,不分日夜。二人闹了半天,也都倦了,小龙女命杨过睡在孙婆婆房中。杨过自幼独身浪迹江湖,常在荒郊古庙中过夜,胆子练得甚壮,但这时要他在墓中独睡一室,却是说不出的害怕。小龙女连说几声,他只是不应。小龙女道:“你没听见么?”杨过道:“我怕。”小龙女道:“怕甚么?”杨过道:“我不知道。我不敢一人睡。”小龙女心想:这孩子年纪还小,也不须避男女之嫌,叹了口气,道:“好,你跟我一房睡吧。”

当下带他到自己的房中。她在暗中惯了,素来不点灯烛,这时特地为杨过点了一枝腊烛,杨过见小龙女生得美貌无比,身上衣服又是皓如白雪,一尘不染,心想她的闺房也必陈设得极为雅致,那知一进房中,不由得大为失望,原来她房中空空洞洞,竟和放石棺的墓室一般无异。一块长条青石作床,床上铺了一张草席,一块白绸当作薄被,此外再无别物。

杨过心想:“不知我睡在那里?只怕她要睡在地下。”正想此事,小龙女道:“你睡我的床吧。”杨过道:“那不好,我睡地下好啦。”小龙女脸一板的道:“我是你师父,我说甚么,你就得听话。你跟你全真教的师父打架,那由得你,哼哼,若是你违抗我半点,立时取你性命。”杨过道:“你不用这么凶,我听你话就是。”小龙女道:“你还敢顶咀?”杨过见她年轻美丽,一点也不像师父,伸了伸舌头,就不言语了。小龙女已瞧在眼里,道:“你伸舌头干甚么?不服我是不是?”杨过不答,脱下鞋子,径自上床睡了。

睡到床上,只觉澈骨冰凉,一惊之下,赤脚跳下床来。小龙女见他吓得狼狈,虽然矜持,却也险些笑出声来,道:“干甚么?”杨过最是聪明不过,见她眼角之间蕴有笑容,便笑道:“这床上有古怪,原来你故意作弄我。”小龙女正色道:“谁作弄你了。这床便是这样的,快上去睡着。”说着从门角后取出一把扫帚,道:“你若是睡了一阵溜下来,须吃我打十帚。”

杨过见她当真,只得又上床睡倒。小龙女将孙婆婆的棉袄拿在一旁,叫他伸手取之不到。杨过这次有了防备,不再惊吓,只是草席之下似是放了一层厚厚的寒冰,越睡越冷,禁不住全身发抖,上下两排牙齿相击,格格作响。再睡一阵,寒气透骨,实在忍不下去了。

杨过见小龙女脸上似笑非笑,对自己的痛苦大有幸灾乐祸之意,心中暗暗生气,当下咬紧牙关,全力与身下的寒冷抗御。只见小龙女取出一根绳子,在室东的一根钉子上系住,拉绳横过室中,将绳子的另一端系在西壁的一口钉上。那绳离地约摸一人来高,她轻轻一纵,横卧在绳上,竟然以绳为床,同时一掌拍出,将腊烛击灭。

杨过瞧得大为钦服,在黑暗中说道:“姑姑,明儿你把这本事教给我好不好?”小龙女道:“这本事算得甚么?你好好的学,我有好多好多的厉害本事教你呢。”杨过的性子极易冲动,一听小龙女真心教他,不由得死心塌地,将初时的怨气尽数拋到了九霄云外,感激之下,不禁又流下泪来,哽咽着道:“姑姑,你待我这么好,我以前还恨你呢。”小龙女道:“我赶你出去,你自然恨我,那也没甚么稀奇。”杨过道:“倒不为这个,我只道你也与我从前的师父一样,尽教我些不管用的功夫。”

小龙女听他一面说话,一面冷得发抖,问道:“你很冷么?”杨过道:“是啊,这张床底下有甚么古怪,怎么冷得这般厉害?”小龙女道:“你喜欢不喜欢睡?”杨过道:“我……我不喜欢。”小龙女冷笑道:“哼,你不喜欢,天下武林中的高手,不知道有多少人想睡此床而不得呢。”杨过奇道:“那不是活受罪么?”小龙女道:“哼,原来我宠你怜你,你还当是活受罪,当真是不分好歹。”

杨过听她口气,似乎她叫自己睡这冷床确也不是恶意,于是柔声央求道:“好姑姑,这张床有甚么好处,你跟我说好不好?”小龙女道:“你要在这床上睡一生一世,它的好处将来自然知道。合上眼睛,不许再说。”黑暗中只听她身上绸衫轻轻的响了几下,似乎翻了一个身,只是她凌空睡在一条细绳之上,居然还能随便翻身,实在有点不可思议。

她最后两句话声音严峻,杨过不敢再问,于是合上双眼想睡,但身下一阵阵寒气透了上来,那能睡着?过了良久,他轻声叫道:“姑姑,我抵不住啦。”但听小龙女呼吸徐缓,已然睡着。杨过又轻轻叫了两声,仍旧不见答应,心想:“我且下床休息片刻,谅她不会知道。”当下悄悄溜下床边,站在当地,大气不敢喘一口。

那知刚站定脚步,瑟的一声轻响,小龙女已从绳上跃了过来,抓住他的左手,扭住他背后,将他按在地下。杨过惊叫了一声,随即闷声不响。小龙女拿起扫帚,在他屁股上用力击了下去。杨过知道求饶也是枉然,于是咬紧牙关强忍。起初五下疼痛难当,但到第六下时小龙女落手轻轻,到最后两下时只怕他挨受不起,打得更轻。十下打过,提起他身子往床上一掷,喝道:“你再下来,我还要再打。”

杨过躺在床上,不敢作声,只听她将扫帚放回门角落里,又跃上绳索睡觉。小龙女只道他又要大哭大闹一场,那知他竟然一声不响,倒是大出意料之外,问道:“过儿,你干么不作声?”杨过道:“没甚么好作声的,你说要打,总须要打,讨饶也是无用。”小龙女道:“哼,你在心里骂我。”杨过道:“我没骂你,你比我从前的师父们好。”小龙女奇道:“为甚么?”杨过道:“你虽然打我,心里却怜惜我。越打越轻,生怕我疼了。”

小龙女被他说中心事,脸上微微一红,好在黑暗之中,也不致被他瞧见,骂道:“呸,谁怜惜你了,下次你不听话,我下手就再重些。”

杨过听她的语气温和,嘻皮笑脸的道:“你打得再重,我也喜欢。”小龙女啐道:“呸,贱骨头,你一日不挨打,只怕睡不着觉。”杨过道:“那要瞧是谁打我。要是爱我的人打我,我一点也不恼,只怕还高兴呢。她打我,是为我好啊。有的人心里恨我,只要他骂我一句,瞪我一眼,待我长大了,要一个个去找他算帐。”小龙女道:“你倒说说看,那些人恨你,那些人爱你。”小龙女道:“这个我心里记得清清楚楚。恨我的人不必提啦,爱我的有我死了的妈妈,我义父欧阳锋,郭靖伯伯,还有孙婆婆和你。”

小龙女冷笑道:“哼,我才不会爱你呢。孙婆婆叫我照料你,我就照料你,你这辈子可别盼望我有好心待你。”杨过身上本已冷得难熬,听了此言,更如当头泼下一盘冷水,忍着气问道:“姑姑,我有甚么不好,为甚么你这般恨我?”小龙女道:“你好不好关我甚么事?我也没恨你。我这一生就住在这坟墓之中,谁也不爱,谁也不恨。”杨过道:“那有甚么好玩?姑姑,你到外面去过没有?”小龙女道:“我没下过终南山,外面也不过有山有树,有太阳月亮,有甚么好。”

杨过拍手道:“啊哟,那你真是枉自活这一辈子啦。城里形形色色的东西,那才教好看呢。”当下把他自幼东奔西闯所见的各种事物,一一描述。他口才本好,这时加油添酱,更加说得希奇古怪,变幻百端。好在小龙女虽然活了二十岁,从未下过终南山一步,不管他怎么说,全都信以为真,听到后来,不禁叹了一口气。杨过道:“姑姑,我带你出去玩,好不好?”小龙女怒道:“你别胡说八道,祖师婆婆留下遗训,在这活死人墓中住过的人,谁也不许下终南山一步。”

杨过了一跳,道:“难道我也不能下山啦?”小龙女道:“那个自然。”杨过听了倒也并不忧急,心道:“似桃花岛这般孤悬海外,我去了也能离开,这座古墓终难囚我一生。”两人谈谈说说,杨过一时之间倒忘了身上的寒冷,但只住口片刻,全身又冷得发抖,当下央求道:“姑姑,你饶了我吧,我不睡这床啦。”小龙女道:“你与全真教的师父打架,不肯讨一句饶,怎么现下这般不长进?”小龙女笑道:“谁待我不好,他就是打死我,我也不肯输一句。谁待我好呢,我为他死了也是心甘情愿,何况讨一句饶。”小龙女“呸”了一声道:“不害臊,谁待你好了?”

小龙女自幼受师父及孙婆婆抚养长大,二十年来,始终与两个年老婆婆为伴。二人虽然对她甚好,只是她师父要她修习“玉女心经”,自幼命她摒除喜怒哀乐之情,只要见她流露情感,必有重谴。孙婆婆纵是热肠之人,却也不敢碍了她的进修,是以养成了她一副冷酷孤僻的脾气。这时杨过一来,此人心热如火,年又幼小,言谈举止自与两位婆婆截然相反。小龙女听他说话,明知不对,却也与他谈得娓娓忘倦。他初时收留杨过,全为了孙婆婆的一句请托,但后来听杨过总说自己待他好,自然而然觉得自己确是待他不错。

杨过听她语音之中并无怒意,大声叫道:“冷啊,冷啊,姑姑,我抵不住啦。”其实他身上虽冷,却也不须喊得如此惊天动地,加意跨张。小龙女道:“你别吵,我把这石床的来历说给你知道。”杨过喜道:“好,我不叫啦,姑姑你说吧。”

小龙女道:“我说天下英雄想睡这石床而不得,决非骗你,须知此床是用上古寒玉制成,乃是修习上乘内功的良助。”

杨过奇道:“这不是石头么?”小龙女冷笑道:“你说见过不少古怪物事,可见过这样冰冷的石头没有?这是祖师婆婆花了七年心血,到极北苦寒之地,在数百丈坚冰之下挖出来的寒玉。睡在这床上练内功,一年抵得上平常修练的十年。”杨过喜道:“啊,原来有这等好处。”小龙女道:“初时你睡在上面,觉得奇寒难熬,只得运全身功力与之相抗,每日总须有几个时辰睡觉。须知练功是逆天而行之事,气血运转,均与常人不同,这一睡下来,气血如旧运转,倒将白天所练成的功夫,十成中耗去了九成。但若在这床上睡觉,睡梦中非但不耗白日之功,反而更增功大力。”

杨过极为聪明,经她一点拨,立时领悟,道:“那么晚间在冰上睡觉,也有好处。”

小龙女道:“那又不然,一来冰被身体偎热,化而为水,二来冰雪之寒,不及此寒玉十成中一成。这寒玉另有一桩好处,大凡修练内功之人,最忌的是走火入魔,是以平时练功,倒有一半的精神用来去和心火相抗。这寒玉乃天下至阴至寒之物,人一坐在上面,心火自清,所以练功时尽可勇精进,这岂非比常人练功又快了一倍?”

杨过喜得心痒难搔。道:“姑姑,你待我真好,我有了此床,就不怕武氏兄弟与郭芙他们了。全真教的赵志敬他们练功虽久,我也追得上。”小龙女冷冷的道:“祖师婆婆传下的遗,既在这墓中住,就得养心修性,绝了与世人争竞之心。”杨过急道:“难道他们这般欺侮我,又害死了孙婆婆,咱们就此算了。”小龙女道:“一个人总是要死的,孙婆婆就算不死在郝大通手里,再过几年,她好端端的自己也会死。多活几年,少活几年,又有甚么分别?报仇雪恨的话,你以后不可再跟我提。”

杨过觉这些语言虽然言之成理,总是有甚么地方不对,只是一时想不出话来反驳,就在此时,寒气又是阵阵侵袭,他记起小龙女适才之言,心道:“我就用爸爸教的内功试试。”当即双手一挥,身子已头上脚下的倒竖在石床之上,依着欧阳锋所传的诀窍,用起功来。

一股气只在全身周游一转,立觉寒气大减,待得转倒三转,但感身上火热,再也不嫌冰冷难熬,转觉睡在石床上凉凉的甚是舒服,双眼一合,竟迷迷糊糊的睡去了。睡了半个时辰,热气消失,又被床上的寒气醒了过来,当下又倒立用功。如此一醒一睡,闹了一夜,次晨醒转,丝毫不感困倦,反而精神大振。

小龙女一摸他额头,觉得温暖如常,心下大是奇怪,细细问他以前学过的功夫。杨过毫不隐瞒,将生母所授内功,欧阳锋所传的蛤蟆功,一一说了。小龙女心下细细琢磨,觉得他所说的两种内功,是两条绝不相同的路子,而与自己平时所练的内功,方法又截然有异。他所知的虽只粗浅门径,但由一斑可推想其余,这两种功夫都是搏大精深,实不在自己师门所传之下。小龙女沉吟片刻,心想:“原来这孩子的内功已有极好根基,只是不得其用罢了,眼下倒不忙先传他本门内功。”

当下做了早饭,两人吃了。杨过将碗筷拿到厨下,洗涤干净,回到大厅中来。小龙女道:“过儿,有一件事,你自己去想想明白。若是你当真拜我为师呢,你一生一世就得听我的话。若是不拜我为师,我仍旧传你功夫,你将来若是胜得过我,就凭武功打出这活死人墓去。”

杨过毫不思索,道:“我自然拜你为师。就算你不传我半点武艺,我也会听你的话。”小龙女奇道:“为什么?”杨过道:“姑姑,你心里待我好,难道我不知道么?”小龙女板起脸道:“我待你好不好,不许你再挂在咀上说,你既拜我为师,咱们到后堂行礼去。”

杨过跟着她走向后堂,只见堂上也是空荡荡的没有甚么陈设,但东西两壁都挂着一幅画。西壁一幅中是两个少女,一个二十五六岁,正在对镜梳装,另一个十四五岁,却是丫鬓打扮,手里捧着一只面盆在旁侍候。两个少女都是相貌极美,那年长女郎眉长入鬓,眼角之间隐隐带着一层杀气,杨过向她多望了几眼,心中自然而然的大生敬畏之念。

小龙女指着那年长女郎道:“这是祖师婆婆,你磕头吧。”杨过奇道:“她是祖师婆婆,怎么这般年轻?”小龙女道:“画像的时候年轻,后来就不年轻了。”杨过心中琢磨着“画像的时候年轻,后来就不年轻了”这两句话,大有寂寞凄凉之感,怔怔的望着那幅画像,不禁要掉下泪来。

小龙女那知他的心意,又指着那丫鬓装束的少女道:“这是我师父,你快磕头吧。”

杨过侧头看那画像,见这少女憨态可掬,满脸稚气,那知后来竟成了小龙女的师父,当下不遑多想,跪下就向画像磕头。小龙女待他站起身来,指着东壁上悬挂着的那幅画像道:

“向那道人吐一口唾沫。”杨过一看,见像中道人身材甚高,腰悬长剑,右手食指指着东北角,只是背脊向外,面貌却看不见。他甚感奇怪,问道:“那是谁?干么唾他?”小龙女道:“那是全真教的教主王重阳,我们有个规矩,拜了祖师之后,须得向他唾吐。”

杨过对全真教心中本有僧恨之意,于昃不加思索,大大一口唾沫,吐在王重阳画像的背上,问道:“姑姑,咱们祖师婆婆好恨王重阳么?”小龙女道:“不错。”杨过道:“干么不把他的画像毁了,却留在这里?”小龙女道:“我也不知道,只听师父与孙婆婆说,天下男子就没一个好人。”她突然声音严厉的喝道:“日后你年纪大了,做了坏事出来,瞧我饶不饶你?”杨过道:“你自然饶我。”小龙女本来威吓示警,不意他竟答出这句话来,怔了一怔,倒拿他无法可想,喝道:“快拜师父。”

杨过道:“师父自然是要拜的,不过你得先答应我一件事,否则我就不拜。”小龙女心想:“自来收徒之先,只有师父叫徒儿答应这样那样,岂有徒儿反向师父要胁之理?”

只是她生性沉静,倒也并不动怒,道:“甚么事?你倒说来听听。”杨过道:“我心里当你师父,敬你重你,你说甚么我就做甚么,可是我口里不叫你师父,只叫你姑姑。”

小龙女又是一呆,问道:“那为甚么?”杨过道:“我拜过两个师父,他们都待我不好,我在梦里也咒骂师父。所以还是叫你姑姑的好,免得我骂师父时连累到你。”小龙女哑然失笑,觉得这孩子虽然刁钻古怪,想法倒也有趣,便道:“好吧,我答应你便是。”

杨过当下恭恭敬敬的跪下,冬冬的磕了八个响头,说道:“弟子杨过今日拜小龙女姑姑为师,自今而后,杨过永远听姑姑的话。若是姑姑有甚危难凶险,杨过要舍了自己性命保护姑姑,杨过一定将他杀了。”其实此时小龙女的武功不知比杨过要高出多少,但杨过见她清雅柔弱,胸中油然而生男子汉保护弱女子的气概,到后来竟越说越是慷慨激烈。小龙女听他语气诚恳,虽然说话中孩子气甚重,却也不禁感动。

杨过磕完了头,爬起身来,满脸都是喜悦之色。小龙女道:“你有甚么好高兴的?我本事未必胜得了全真教的老道,更加比不上你的郭伯伯。”杨过道:“他们再好也不干我事,但你肯真的教我功夫啊。”小龙女叹道:“其实学了武功也没甚么用。只是在这墓中左右无事,我就教你吧。你在这里等着,我出去一会。”

杨过想起自己孤零零的留在这古墓之中,大是害怕,忙道:“姑姑,我和你同去。”

小龙女横了他一眼,道:“你说永远听我话,第一天就不听。”杨过道:“我怕。”小龙女道:“男子汉大丈夫,怕甚么了?你还说要帮我打坏人呢?”杨过想了一想,道:“好,那你快些回来?”小龙女冷冷的道:“那也说不定,要是一时三刻捉不到呢?”杨过奇道:“捉甚么?”小龙女不再答话,径自去了。

他这一出去,古墓中再无半点声息。杨过心猜想,不知她去捉甚么人,但想她不会下终南山,一定是去捉全真教的道人了,只是不知捉谁,捉来又有甚么用?他胡思乱想了一阵,走出大厅,沿着走廊,向西走去,走不了十多步,眼前就是一片漆黑。他只怕迷路,摸着墙壁慢慢走回,那知走到二十步以上,仍是不见大厅中的灯光。杨过惊慌起来,加快脚步向前。他本已走错了路,这一慌乱,更是错上加错,他越走越快,东碰西撞,黑暗中但觉处处都岐路岔道,永远走不回大厅之中。他放声大叫:“姑姑,姑姑,快来救我。”

但听见回音逼在墓道之中,隐隐发闷。

杨过乱闯一阵,只觉地下潮湿,拔脚时带了泥泞上来,原来已非墓道,却是走进了与墓道相通的山中谷道。杨过更是害怕,心道:“我若在墓中迷路,姑姑总能找到我。现下我走到了这里,她遍找不见,只道我逃了出去,她一定会伤心得很呢。”当下摸到一块石头,双手支颐,呆呆的坐着。

这样枯坐了一个多时辰,忽然隐隐听到“过儿,过儿!”的叫声。杨过大喜,一跃而起,叫道:“姑姑,我在这里。”可是那“过儿,过儿”的叫声却越去越远。杨过大急,放大了嗓子狂喊:“我在这里。”过了一阵,也不听见甚么声息,突觉耳上一凉,耳朵被人提了起来。

他先是大吃一惊,随即大喜,叫道:“姑姑,你来啦,怎么我一点也不知道。”小龙女道:“你到这里来干甚么?”杨过道:“我走错了路。”小龙女又嗯了一声,拉住他手便走。虽在黑暗之中,然而便如在太阳下一般,转弯抹角,行走迅速异常。杨过道:“姑姑,你怎么能瞧见?”小龙女道:“我一生在暗中长大,自然不用光亮。”杨过适才在这一个多时辰中惊悔交集,此时获救,自是喜不自胜,只不知说些甚么才好。

片刻之间,小龙女又带他回到大厅。杨过叹了一口长气,道:“姑姑,适才,我真是担心。”小龙女道:“担心什么?我总会找到你的。”杨过道:“不是担心这个,我怕你以为我独自逃走了,心里难过。”小龙女道:“你若是逃走,我对孙婆婆的诺言就不用守了,又有什么难朋受?”杨过生来热情,小龙女却是性冷逾冰,两人心中想法竟是截然相反。

杨过道:“姑姑,你把他捉到了么?”小龙女道:“捉到了。”杨过道:“你为甚么捉他?”小龙女道:“给你练习武功啊。跟我来。”杨过心想:原来她去捉一个全真教的道人来给我过招,那倒有趣,于是跟随在后。

一秒钟记住本站网址:JinYongXiaoShuo.COM金庸小说拼音全拼写。

喜欢旧版《神雕侠侣》小说吗?喜欢金庸小说全集吗?喜欢就用力顶一下吧!

看网友对 第一四章:五具棺材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