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金庸小说全集>>旧版《神雕侠侣》小说在线阅读

第一九章:重阳遗篇

小说:旧版《神雕侠侣》    作者:金庸
选择背景色: 黄橙 洋红 淡粉 水蓝 草绿 白色 选择字体: 宋体 黑体 微软雅黑 楷体 选择字体大小: 恢复默认

杨过心中一畅,倦困暗生,迷糊之间,竟也入了睡乡。过了不知多少时候,突然腰间一酸,右后侧的“笑腰穴”上被人点中了一指。他一惊而醒,待要跃起抵御,颈部又被人施擒拿手用力一拿,登时动弹不得。微微侧头,但见李莫愁师徒笑着站在身旁,师父却也已被点中了穴道。原来杨龙两人都无半点江湖上应敌防身的经验,喜悦之中,竟末想到要安上石棺之盖,却被李莫愁发现了这地下石室,偷袭成功。

李莫愁冷笑道:“好啊,原来这里还有一个如此舒服的所在,两个儿躲了起来享福。

师妹,到底怎么出去,你必知晓,再自隐瞒,莫怪做师姊的无情啦。”小龙女道:“莫说我不知道,纵然知道,也决不会跟你说。”李莫愁素知这个师倔强无比,即令师父在日,也要容让她三分,用强硬逼九成无效,但此是生死大事,不管怎么都要逼她一逼,于是取出两枚冰魄银针,叮叮两声,撒在地下,说道:“我从一数到十,你若不说,只好教你尝尝这银针的滋味。”

小龙女闭目不答,理也不理。李莫愁数道:“一、二、三、四……”杨过喝道:“若是我姑姑知道出路,咱们干么不逃出去,却还留在这儿?”李莫愁冷笑道:“我推想此间地势,定然另有秘密出口,你们安睡一下,养足了精神,岂不逃了出去?五……六……七……八……九……师妹,你到底说是不说?”就在此时,过道中突然一道冷风吹了进来,将洪凌波手中的烛台扑地吹灭了。小龙女大声打了个哈欠,道:“我还没睡够,别在这里嚷个没完没了的。”

李莫愁道:“好,这冰魄银针之毒可是咱们祖师婆婆传下来的,你须怨不得我。现下我数到了十。”说着俯身用银针的针尾,在杨过的“将台穴”上擦了一擦,跟着在小龙女胸口的“玄机穴”擦了一擦。小龙女虽然冷静异常,也不自禁的打了个冷战,因这银针之毒从腰穴中缓缓渗入,逐渐行遍全身,那时千蚁啮骨,万疽钻心,天下再没一种酷刑有如此厉害。这是本门的毒药,她自有解药,但若在穴道被点,行动不得,那能设法解救?

李莫愁生性残忍冷酷,抱膝坐在一旁,等待针毒行入二人内脏,那时,怕她不吐露秘密,过了一盏茶时分,小龙女与小龙女全身血行加速,渐渐发热,她知毒性已行遍全身,不久就要内侵,但此时反而说不出的舒服受用。杨过低声道:“姑姑,你别把出墓的秘密说出来,这两个女人不管怎样都不能放过咱们。”小龙女道:“正是。”她想起出墓的秘密,不自禁的抬头望那室顶的地图。

原来当年王重阳得知林朝英在活死人墓中逝世,虽然他曾立誓不再入墓,但想起她一生对自己情痴,恩恩怨怨,实难自己,终于悄悄从密道进墓,避开她的丫鬟弟子,与这位江湖旧侣的遗体作最后的会见。他抑住声息,痛哭了一场,这才巡视自己昔时所建的这座石墓,不但见到了林朝英所绘自己背立的画像,还见到两间石室顶上她的遗刻。但见玉女心经中的武学精微奥妙,每一招都是全真武功的克星,不由得脸如死灰,当即退了出来。

他独入深山,结了一间茅庐,一连有三年之久足不出山,精研这玉女心经的破法,虽然小处也有成就,但始终组不成一套包蕴内外的武学。他心灰之下,对林朝英的聪明智能更是佩服,当下甘拜下风,不再钻研,那知十余年后华山论剑,夺得武学奇书九阴真经。

他立誓不练经中功夫,但为好奇心所使,禁不住翻阅一遍。

王重阳的武功当时已是天下第一,九阴真经中所载的各种秘奥精义,他一经过目,思索十余日,即已全盘豁然贯通,当下仰天长笑,回到活死人墓,在全墓最隐秘的石室顶上,刻下了九阴真经的要旨,并一一指出破除玉女心经之法。他又在自己肖像的手指上,留下了几句话,若是林朝英的后人有缘,好教他知晓全真教创教祖师的武学,实非玉女心经所能克制。王重阳出了古墓,在终南山的巨石上凭吊林朝英昔日所划的字迹,心想自己虽在画像上留下了言语,只因过于细微隐晦,古墓派的后人末必能够发现,但若指点明白,这部天下奇书九阴真经岂非泄漏于世?

正在此时,忽然听到有一个女子呜咽哭泣,极是悲切,一问之下,知她姓孙,当年林朝英行侠江湖,曾救过她的性命,她上山叩拜,得知林朝英已经逝世,想要进墓祭吊,却不得其门而入。王重阳于是指点了她入墓之法,并道:“我有十六个字,你好好记住了,却不可泄漏于人。他日你天年告终之时,再告知于古墓的主人。”那姓孙的女子磕谢了,将十六字记诵于心,入墓祭吊,后来为林朝英的丫鬟收留,长居古墓,那就是孙婆婆了。

她将这十六字写在一块白布之上,缝入棉袄,临死时送给杨过,这十六字就是“重阳仙师,功传后世,观其画像,究其手指。”孙婆婆姿质不甚聪明,对此十六字始终未加钻研,是以不知石室中所藏的隐秘。

王重阳与林朝英各以绝技鸣于当世,原是一对佳偶,不幸每次情苗渐茁之时,终是为辩论武功而起争竞,以致好事难谱,一个出家做了黄冠,一个在古墓中郁郁以终。两人一直至死,争竞之心始终不消,林朝英创出了克制全真武功的玉女心经,而王重阳不甘服输,又将九阴真经刻在墓中。只是他自思玉女心经为林朝英自创,自己实逊一筹,自此之后,他深自谦抑,常常告诫弟子以容让自克,虚怀养晦之道。

至于那石室顶上的秘密地图,却是当古墓建造之初即已刻上,连林朝英也不知悉。小龙女一瞥之下,已明出墓的秘道,苦于穴道被点,纵然知晓也是枉然,深悔当初不与杨过立即逃出,却坐着空谈各种玩意。她全身渐热,向地图看了几眼,叹了一口长气,顺眼看到图旁几句九阴真经的经文,突见“解穴秘诀”四字,如电光般跳到了眼中。她心中一凛,将秘诀仔细看了几遍,一时大喜过望,若不是素来自制,几乎要叫了出来。

原来这秘诀中讲明自通穴道之法,若是修习内功时走火入魔,穴道闭塞,即可以此法自行打通。本来一个人练到九阴真经,武功必已到了一流境界,决无再被人点中穴道之理,但在小龙女此时处境,却是救命的秘诀。

她转念一想:“我纵然通了穴道,但打不过师姊,仍是无用。”当即细看室顶经文,要找一种即知即用的武功,一出手就将李莫愁制住,但从头至尾,自尾至头的找了两遍,就算是最易的功夫,也须数十日方能练成。她心灰之下,只觉杨过身子缓缓颤动,似乎冰魄银针上的毒气已渐侵入,真所谓情急智生,心念一动,已想出妙计,抬头将九阴真经中“解穴秘诀”与“闭气秘诀”两项默念一遍,俯咀在杨过耳边,轻轻教给了他。杨过聪明之极,一点便透,小龙女轻声道:“先将穴道解开。”杨过点了点头。此时石室中漆黑一团,李莫愁师徒只在等待两人熬不过剧毒内侵之苦,吐露出墓的秘诀,那防到他们暗中却在捣鬼。

小龙女与杨过依着王重阳遗篇中所示的“解穴秘诀”,暗中默运玄功,两人内功本有根底,只运功片刻,已将身子被点的两处穴道解开。小龙女慢慢伸手入怀,取出解毒灵丹,先塞了一枚在杨过口中,再自服了一枚。她行动虽极缓慢,但李莫愁是何等人物,已然察觉,喝道:“你干什么?”纵身过来。

小龙女反手一掌,正是玉女心经中的上乘武功,在她肩头轻轻一拍。李莫愁万料不到她竟能自解穴道,一惊之下,急忙后跃。小龙女道:“师姊,咱们要出去啦,你要不要也出去?”李莫愁自负武功冠绝当时,而容貌才智更是罕逢匹敌,岂知此时竟被一个从未见过世面的小师妹玩弄于掌股之上,不由得恚愤异常,但若说了甚么负气之话,只怕她当真不带自己出去,心想只要出了此墓,自己武功远胜于她,那时再乘机治她不迟,她虽有几下怪招,但打在身上软弱无力,并不忌惮于她,当下强忍怒气,笑道:“这才是好师妹呢,我跟你陪不是啦,你带我出去吧。”

杨过极是狡猾,乘机离间她师徒,说道:“我姑姑说,只能带你们之中一个人出去,你说是带你呢,还是带你徒儿?”李莫愁道:“你这坏小厮,乘早给我闭嘴。”小龙女并未明白杨过的用意,但处处护着他,随即道:“正是,我只能带一个人,多了不行。”杨过笑道:“师伯,还是让这位师姊跟咱们出去的好,你年纪大了,活得够啦。”李莫愁含怒不语。杨过道:“好吧,咱们走啦,姑姑在前带路,我走第二,谁走在最后谁就不能出去。”

小龙女此时已然会意,轻轻一笑,携着杨过的手,走出石室。李莫愁与洪凌波不约而同的抢在后面,两人同时挤在门口,只怕小龙女当真放下什么机关,将最后一人隔绝在这墓中,李莫愁怒道:“你跟我抢么?”左手一伸,已扳住了洪凌波的肩头。洪凌波知道师父出手狠辣无心,若不停步,立时会毙于她的掌下,只得退后一步,让师父走在前头,心中却是又恨又怕。

李莫愁紧紧跟在杨过背后,一步也不敢远离,只觉小龙女东转西弯,越走越低。同时脚下渐渐潮湿,心知早已出了古墓,只是昏暗中隐约望去,到处都是岔道。再走一会,道路奇陡,竟是笔直的向下,幸好四人武功均高,还不致失足,若是换作常人,早已摔了下去。李莫愁暗想:“终南山本不甚高,这么走法,不久就到了山下,难道咱们是在山腹中么?”

下降了约摸一个时辰,道路渐平,只是湿气却也渐重,到后来更听见了淙淙水声,路上水没至踝。越走水越高,自腿而腹,渐与胸齐。小龙女低声问杨过道:“那闭气秘诀你记得明白吧?”杨过低声道:“记得。”小龙女道:“待会你闭住气,莫喝下水去。”杨过道:“嗯,姑姑,你自己要小心了。”

小龙女点点头,说话之间,那地下水已浸至咽喉。李莫愁暗暗吃惊,叫道:“师妹!

你会泅水吗?”小龙女道:“我一生长于墓中,怎会泅水?”李莫愁略觉放心,踏出一步,不料一股水直冲口边。她一惊之下,急忙后退,但小龙女与杨过却已钻入了水中。到此地步,前面纵是刀山剑海,也只得闯了过去,突觉后心一紧,衣衫已被洪凌波拉住。她用力一甩,竟然甩之不脱。原来一个不会泅水之人到了水中,不论扯到何种物事,至死不肯放手。此时水声轰轰,虽是地下潜流,声势却也极为惊人。李莫愁与洪凌波被激流一冲,都漂浮了起来。

李莫愁虽然武功精湛,到此地步也是惊慌无已,伸手乱抓乱爬,突然间触到一物,用力握住,再也不放,原来那是杨过的左臂,此时杨过正闭住呼吸,与小龙女手携着手,在水底一步步向前而行,斗然被李莫愁抓到,忙运擒拿法卸脱,但李莫愁这一抓住,那里还肯放手?一股股水往口中鼻中急灌,直至昏晕,仍是牢牢抓住。杨过几次甩解不脱,生怕用力过度,喝水入肚,也就由得她抓着。

这四人在水底拖拖拉拉,行了约摸半个时辰,小龙女与杨过气闷异常,渐渐支持不住,两人都喝了一肚子水,差幸水势渐缓,地势渐高,不久就露山出水。又行一顿饭时分,越走眼前越亮,终于在一个山洞里钻了出来。

二人筋疲力尽,先运气吐出腹中之水,躺在地下喘息不已。

此时李莫愁仍用劲抓着杨过手臂,直至小龙女逐一扳开她的手指,方始放手。小龙女即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先点了李莫愁师徒二人肩上的穴道,才将她们肚子放在一块圆石之上,让腹中之水慢慢流出。

过了良久,李莫愁啊啊几声,先自醒来,但见阳光耀眼,当真是重见天日,回想适才墓中坐困,潜流遭厄的险状,兀自不寒而栗,虽然上身麻软,心中却远较先前宽慰。

又过一阵,洪凌波也自醒了,她穴道被点之后,手上已无劲力,右手虽仍放在师父后心,却已抓不住她的衣衫。

小龙女这次出手点穴,用的乃是软劲,除非以重阳的遗篇中的“解穴秘诀”自行通解,或有高手解救,否则要待七七四十九日之后,才不治自愈。她对李莫愁道:“师姊,你们请便吧。”

李莫愁师徒双手瘫痪,下半身却安然无恙,当下默默无语的对望一眼,也不知是喜是怒,一前一后的去了。

杨过游目四顾,但见浓荫匝地,花光浮动,心中喜悦无限,只道:“姑姑,你说这好看么?”小龙女微笑不语。两人想起过去这数天的情景,真是恍同隔世。

当晚二人就在树荫下的草上睡了一觉。原来这山洞已在终南山山脚,是在一处极为荒僻的所在。

次晨醒来,二人解手之后,冰魄银针之毒已尽,依杨过说就要出去游玩,但小龙女从未见过繁华世界,不知怎的,竟自大为害怕,说道:“不,咱们先得练好玉女心经。”

杨过一想有理,到了人多烦杂之处,再要与师父除了衣衫一同练功,实有许多不便,于是四下寻觅,找到一大丛花木,当晚半夜之中,又与小龙女隔着花木练功。

二人搭了一间茅篷,就在这荒山中继续修习武功,日间睡觉。晚上用功,数月过去,相安无事。先是小龙女练成,再过月余,杨过也功行圆满了。两人反复试演,已是全无窒碍,杨过又提人世之议。

小龙女但觉如此安稳过活,世上更无别事能及得上,但见杨过留恋红尘,终是难以长羁他在荒山之中,于是说道:“过儿,咱们的武功虽然已经大非昔比,但与你郭伯父,郭伯母比较起来,又是怎地?”

杨过道:“那自然还远远及不上。”小龙女道:“你郭伯父将功夫传了他女儿,又传了武氏兄弟,他日相遇,咱们仍会受他们欺辱。”

一提此言,杨过就怒气填膺,跳了起来,叫道:“姑姑,他们若再欺侮我。我岂能与他们干休?”小龙女冷冷的道:“你打他们不过,可也是枉然。”杨过道:“姑姑,那你帮我。”小龙女道:“我打不嬴你郭伯母,仍是无用。”杨过低头不语,筹思对策。

沉吟了一会,杨过道:“瞧在郭伯伯的份上,我不跟他们争斗就是。”小龙女心想:

“他在墓中住了两年,受了自己冷冰冰的性儿的陶冶,居然火性大减。其实杨过的性格丝毫未变,只是年纪长了,多明事理,想起郭靖相待自己确是一片真情,他是有怨报怨,有德报德之人,是以说出这番话来。”

当下小龙女又道:“倘若他们定是放你不过呢?”杨过道:“我避开了就是。我跟他们究竟没什么深仇大怨。总不成要了我的性命。”

小龙女叹道:“这个自然,说到头来,他们总是跟你大有渊源。只不过桃花岛上的英雄们和我却是非亲非故罢啦。”

杨过听她这么说,心中一凛,迟疑道:“姑姑,你说他们会来欺侮你?”小龙女道:

“待得他们知我抢了全真教与桃花岛徒儿,怎能跟我善干罢休?”杨过忽然而起,叫道:

“姑姑,不论是谁动了你一根毫毛,你定要和他拚命。”

小龙女道:“就可惜咱们没拚命的本钱。”杨过是何等聪明之人,听师父这么说,早知她的用意,微微一笑,道:“姑姑,咱们若是练成了王重阳留下来的功夫,准能胜得了桃花岛上的人物?”小龙女秀眉一扬,笑道:“难道桃花岛上的人就真有三头六臂不成?”

就只这一席话,杨过在那峪中与小龙女又多住了一年有余。那日小龙女被困石室,已将王重阳留下的九阴真经要旨,一一记在胸中。须知她武功绝顶高强,见到了重阳遗刻。

心中只要一加印证,即知其精奥所在,不比当年黄蓉之母,丝毫不懂武功,一字一句只凭硬记,难易是不可同日而语了。

在这年余之中,小龙女师徒二人内外功同时精进,二人常折了花枝,在山谷中攻守搏击。那花枝本是柔软之物,可是到了身具上乘内功二人的手中,实与宝刀利刃无异。

这一日练武已毕,小龙女愀然不乐,杨过见她脸色有异,不住说笑话给她解闷,小龙女却只是不声不响。

杨过知道此时重阳遗刻上的功夫已一一学会,若说要融会贯通,那就是穷百年之功也未必能够,但其中诀窍奥妙,却已尽数知晓,只要日后继续修习,功夫越是下得深厚,威力就越是强大而已。想必小龙女不愿下山,却无借口留住自己,是以烦恼,当下说道:“姑姑,你不愿我下山去,咱们就永远在这里便是。”

小龙女喜道:“好极啦……”她只说了三个字,立即止声,明知此事难以做到,纵然杨过勉强为自己留着,他心中也必不悦,当即幽幽的道:“明儿再说吧。”晚饭也不吃,回到自己的小茅屋中睡了。

他们在一株大松树之下,搭了两间小茅屋以蔽风雨。茅屋上扯满了紫藤。杨过喜欢花香浓郁,更在自己居屋前种了些玫瑰茉莉之属,小龙女却爱淡雅,说道松叶清香,远胜异花奇卉,所以她所住的茅屋反比杨过的朴素简陋。

睡到半夜,睡梦中隐隐听见有呼呼风响,声音劲急,非同寻常。他一惊而醒,侧耳一听,正是有人相斗的拳声掌风,他窜出茅屋,奔到师父的茅屋外面,低声道:“姑姑,你听见么?”

此时掌风呼呼,更加响了,按理小龙女必已听见,但茅屋中却不闻回答,杨过又叫了两声,推开柴扉,只见榻上空空,原来师父早已不在了。

杨过吃了一惊,忙寻声向掌风声处奔去,奔出十余丈,他未见相斗之人,单听掌风,已知其中之一正是师父,但对手掌风沉雄凌厉,似乎犹在师父之上。

一秒钟记住本站网址:JinYongXiaoShuo.COM金庸小说拼音全拼写。

喜欢旧版《神雕侠侣》小说吗?喜欢金庸小说全集吗?喜欢就用力顶一下吧!

看网友对 第一九章:重阳遗篇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