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金庸小说全集>>旧版《神雕侠侣》小说在线阅读

第二二章:浪迹江湖

小说:旧版《神雕侠侣》    作者:金庸
选择背景色: 黄橙 洋红 淡粉 水蓝 草绿 白色 选择字体: 宋体 黑体 微软雅黑 楷体 选择字体大小: 恢复默认

那少女甚是得意,心道:“任你恁地无赖,此次终须着了我的道儿。”左手伸指在牛胁里一戳,那牯牛奔得更加快了,忽听杨过仍是大叫大嚷,声音就在背后,一回头,只见他两手牢牢拉住牛尾,双足离地,给牯牛拖得腾空飞行,情形极是狼狈,满脸又是泥沙,又是眼泪鼻涕。那少女无法可施,一咬牙,提起弯刀要往他手上砍去,忽听人声喧哗,原来那牛已奔到了一个市集之上。许多人挤在一起,那牛无路可走,终于停了下来。杨过有意要逗少女生气以瞧她的怒色,躺在地下大叫:“我胸口好疼啊,你打死我啦!”市集上众人纷纷围拢,探问缘由。

那少女在人业中一钻,想乘机溜走,岂知杨过比她更要机伶,从地下爬了过去,一手抱住她的右脚,叫道:“别走,别走啊!”旁人问道:“干什么?你们吵些什么?”杨过装痴扮呆,叫道:“她是我媳妇儿,我媳妇儿不要我,还打我。”那少女柳眉倒竖,飞脚踢了过来。杨过把身旁一个壮汉一推,这一脚正好踢在他的腰里。那大汉怒极,骂道:“小贱人,你踢人么?”提起醋砵般的拳头搥去,那少女在他手肘上一托,借力一挥,那大汉这二百斤重的身驱忽地飞起,在空中哇哇的大叫,跌在人丛之中,压得众人大呼小叫,乱成一片。

那少女竭力要挣脱杨过,但被他死命抱住,那里挣扎得脱?眼见又有五六个人抢上,要来跟自己为难,只得低头道:“我带你走便是,快放开。”杨过道:“你还打不打我?”那少女道:“好,不打啦!”杨过这才放开她的右脚,爬起身来。二人在人业中钻了出来,奔出市集,但听后面一片叫嚷。

杨过道:“你瞧,我的牯牛也不见啦,不跟着你怎成?”那少女恶狠狠的道:“你再胡说八道,说我是你媳妇儿甚么,瞧我不把你的脑袋瓜子砍了下来。”说着提刀一扬。杨过抱住脑袋,向旁逃开几步,求道:“好姑娘,我不敢说啦。”那少女啐道:“瞧你这副脏样,丑八怪也不肯嫁你做媳妇儿。”杨过嘻嘻傻笑,却不回答。

此时天色昏暗,两人站在旷野之中,遥望市集中炊烟枭枭升起,腹中都感饥饿,那少女道:“我饿啦,你到市上去买十个馒头来。”杨过摇头道:“我不去。”那少女脸一沉,道:“你干么不去?”杨过道:“我才不傻呢,你骗我去买馒头,自己偷偷的溜了。”

那少女道:“我说过不溜就是了。”杨过只是摇头。那少女握拳要打,他却又快步逃开。

那少女一足跛了,行走不便,虽有轻身功夫,却总是追他不上。

她极是恼怒,心想自己空有一身武功,枉称机智乖巧,却被一个又脏又臭的小傻瓜缠得束手无策,也算得无能之至。她慢慢沿着大道走着,心中计算如何出其不意,一刀将他杀了。走了一顿饭功夫,天色更加黑了,只见道旁有一座破旧石屋,似乎无人居住,心生一计:“今晚我就睡在这里,等那傻瓜半夜里睡了,一刀将他砍死。”计议已定,当即向那石屋走去,推门一看,只觉一股尘气扑鼻,显是废弃已久。她割了些青草,将一张桌子抹干净了,躺在上面闭目养神。

只见杨过并不跟随进来,她叫道:“傻蛋,傻蛋!”不听他答应,心想:“难道这傻蛋知道我要杀他,因而逃了!”过了良久,迷迷糊糊的正要想睡,突然一阵异香扑鼻。她一惊而起,冲到门外,但见杨过坐在月光之下,手中拿着一只什么野兽的腿,张口中嚼,身前生了一堆火,火旁放着野味,正在烧烤,香味一阵阵的送了出来。

杨过见她出来,笑了笑道:“要吃么?”将一块烤得香喷喷的腿肉掷了过来。那少女接在手中,一看似是一块黄章腿肉,肚中正饿,撕下一片来一尝,虽然没盐,却也极为鲜美,当下坐在火旁,斯斯文文的吃了起来。她先将腿肉一片片的撕下,再慢慢咀嚼,但见杨过吃得吐沫乱溅,不由得恶心,欲待不吃,腹中却又饥饿,只得转过了头不去瞧他。

她吃完一块,杨过又掷了一块过来。那少女道:“傻蛋,你叫甚么名字?”杨过楞楞的道:“你是不是神仙啊?怎么知道我名叫傻蛋?”那少女心中一乐,道:“哈,原来你真叫傻蛋。你爸爸妈妈呢?”杨过道:“都死光啦。你叫甚么名字?”那少女道:“我不知道。你问来干么?”杨过心想:“她定是不肯说,我且激她一激。”于是得意洋洋的道:“我知道啦,你也叫作傻蛋,所以不肯说。”那少女大怒,纵起身来,举拳往杨过头上猛击一记,骂道:“谁说我叫傻蛋?你自己才是傻蛋。”杨过哭丧着脸,抱头说道:“人家问我叫甚么名字,我说不知道,人家就叫我傻蛋。你也说不知道,自然也是傻蛋啦。”

那少女道:“谁说不知道了?我不爱跟你说就是,我姓陆,知不知道?”

原来这少女就是本书开端时出现的采莲幼女陆无双。她与表姊程英,武氏兄弟采摘花朵,摔断了腿,武三娘与她接续断骨,但因接骨时她父亲陆立鼎起疑,与武三娘动起手来,以致接得不甚妥善,伤愈之后左足短了寸许,行走时略有跛态。她皮色虽然不甚白皙,但眉目秀丽,长大后一日美过一日,只是一足跛了,火免引为终身之恨。

那日赤练仙子李莫愁杀了她的全家,本来也要将她害死,但每当看到她身上系的锦帕,记起她祖父陆展元昔日之情,总是迟迟不忍下手。陆无双人虽幼小,却是城府极深,知道落在这女魔头手中,性命系于一线,当下曲意奉承,处处讨好,竟奉承得那杀人不眨眼的赤练仙子加害之意日渐淡了。李莫愁有时记起少年时的恨事,就将陆无双叫来折辱一场。陆无双故意装得蓬头垢面,一跷一拐,李莫愁见了,倒也发作不出。如此委曲求全。也亏她一个小小女子,居然在魔头门下活了下来。

她将父母之仇暗暗藏在心中,丝毫不露,李莫愁问起她的父母,她总是假作想不起来。当李莫愁与洪凌波练武之时,她就站在旁边递刀传巾、扫地抹桌。她武学本有若干根底,看了二人练武,心中暗记,晚上就偷偷练习,平时更加意讨好洪凌波。后来洪凌波乘师父心情愉悦之时,竟代陆无双求情,也拜在她门下作了徒弟。

如是过了数年,陆无双武功日进,只是李莫愁心中对她总是存着疑忌,别说最上乘的武功,就是第二流的功夫,也不肯传授,倒是洪凌波见她可怜,暗中常加点拨,因此她的功夫说高虽然不高,说低却也不低。这日李莫愁与洪凌波师徒一先一后赴活死人墓盗“玉女心经”,陆无双见她们长久未归,决意要江南去,探访父母的生死下落。因她幼时虽见父母被李莫愁打得重伤,算来凶多吉少,究未亲见父母逝世,心中总存着一线希望,要去探寻个水落石出。

她左足跛了,最恨别人瞧她跛足,那日在道上两个道人多看了她几眼,她立即出言讥嘲,也是那两个道人脾气不好,三言两语,动起手来,她使弯刀削了两个道的耳朵鼻子,才有日后豺狼谷的约斗。当日李莫愁掳她北去之时,她在山洞口与杨过实见过一次,只因当时大家幼小,日后都变了模样,匆匆一会,那里还记得起来?

陆无双将两块腿肉吃完,也就够了。杨过却借着火光掩映,看她的脸色,心道:“我姑姑此刻不知身在何处?眼前这女子若是姑姑,我烤章腿给她吃,岂不是好?”心下寻思,呆呆的凝望着她,竟似痴了。陆无双哼了一声,正要站起,突然远远一人踢跶踢跶的拖着鞋皮,走了过来,鼻子用力嗅着,叫道:“好香,好香!”走到近处,但见他身上鹑衣百结,原来是个乞丐。

他大模大样的过来,坐在杨过身边,从火堆中抓起一只烤好的章腿,张口就吃。杨过并不理会,陆无双闻到他身上一股臭气,先就恼了三分,待见他如此无礼,又增了几分气恼,霍地站起,回到屋中要睡。那乞丐抬起头来,望了她一眼,微微一笑,低头又吃。陆无双怒道:“有什么好笑?”那乞丐冷冷的道:“我笑我的,跟你有何相干?”陆无双手持刀柄,要待杀他,转念一想:“我若杀了他,那傻蛋定然害怕逃走,且忍不忍便是。”

当下强忍怒气,转头入内。

刚跨进门槛,只听那乞丐道:“这个是你媳妇儿么?干么脚跛了?卖不起价钱。”这三句话每一句都刺中了陆无双的心,一句说她是这么一个骯脏傻蛋的老婆,一句说她足跛,最后一句竟将她当作牲口,非但要卖,甚且卖不起价。她在李莫愁门下受尽了委曲折磨,从她眼中看出来,人人都是敌人,个个立意要跟她为难,加之他左足跛了,心情异样,任谁无意中向她的跛足望一眼,她都要发怒,何况这乞丐如此出言相辱?当下再也忍耐不住,霍的一声拔出弯刀,一转身,如风般的向那乞丐扑去。

那乞儿是丐帮的六代弟子之一,在丐帮中武功属于中上。他们丐帮自洪七公以下,个个以四海为家,生就了一副潇洒豁达,随遇而安的性儿。他在荒野之处见杨过烤肉,又见他衣衫褴褛,心想虽然不是本帮中人,总也算得是同道,当下也不客气,坐下去就吃,那知陆无双满脸厌憎之色,竟站起身来避开,忍不住取笑几句,不料这丫头火气奇大,一转身就动刀子。

那乞丐啊哟一声,跳起身来,叫道:“别发火,我吃了你老公的肉,呕出来就是。”

陆无双最恨别人说笑,心中怒火更增,左一刀,右一刀,两刀均往他要害砍去。那乞丐闪身避过,第三刀砍来时方位变幻不定,那乞丐一个拿捏不准,嗤的一下,衣服上划破了一道口子。他暗吃一惊,心道:“瞧不出这小丫头武功倒极是厉害。”眼见她第四刀跟着砍来,当下不敢怠慢,从腰间取出铁拐,迎刀招架。

拆了十余招,陆无双愈斗愈狠。那乞丐暗暗叫苦,心道:“这丫头不知是那一家那一派,我跟她没来由的胡缠干么?老子足底加油,赶快溜了,谅这跛足丫头追我不上。”他想到对方跛足,不自禁向她左腿望了一眼。他若是决意脱身,立即转身溜走,那也罢了,千不该万不该,无意中向她跛足看了一眼,这才奔跑,却正犯了陆无双的大忌,以致惹出日后无穷之患。

陆无双见他双眼向自己跛足一瞧,脸上登现得意之色,随即虚晃一拐而走,心中怒气勃发,不可抑止,叫道:“贼叫化,你道我行走不便,就追你不上么?”

但见那乞丐向正北而行,她左手舞动弯刀,挥了几挥,呼的一声,猛向东南方掷出。

杨过口中吃肉,闲闲悠悠的坐着观斗,见乞丐惹陆无双生气,心里甚是得意,突见她向东南方掷刀,好生奇怪,刚怔一怔,只见那弯刀斗然间在半空中自行转弯。

这柄弯刀造得极是奇异,刃口其薄如纸,刀身弯户弧形,陆无双掷出时的手劲又用得恰到好处,但见弯刀呜呜作声,突然向那乞丐身上射去。那乞丐奔得心急,那料到这刀犹似生了眼睛一般,噗的一声,插中他的背脊。

那乞丐受痛,一交摔倒。陆无双展开轻功赶上前去,要待拔刀再斩,那乞丐双手一撑爬起,狂奔而去,转瞬间在黑暗中消失得无影无踪。陆无双追了几步,再也追赶不上,当即转头,对杨过道:“快给我去把刀子拿回来。”杨过道:“甚么刀子不刀子?”陆无双道:“你不见我的刀子斩中了他背脊?快去拿来。”杨过摇手道:“拿不到啦。”陆无双知道多说也是无用,当下自去进屋睡了,幸好身边尚有一柄尖刀,心道:“虽然没了弯刀,拿这匕首也在你身上刺几个窟窿。”

睡到半夜,她悄悄起来,走到屋外,只见火堆边杨过一动不动的睡着,那火堆早已熄了,月亮西斜,地下尚有淡淡的影子。陆无双提起尖刀,轻轻去到他身后,手起刀落,一刀往他背心戳了下去,突然手腕一抖,虎口震得剧痛,当下把捏不定,当的一声,尖刀脱手,只觉中刀之处似铁似石。陆无双一惊非小,急忙转身逃开,心道:“莫非这傻蛋竟练得周身刀枪不入?”奔出数丈,见杨过并不追来,回头一望,只见他仍是伏在火边,动也不动。

陆无双疑心大起,叫道:“傻蛋,傻蛋!”连叫两声,他只是不应。她凝神细看,但见他身形缩成一团,模样极是古怪,当下大着胆子走近,见他竟然不似人形,伸手摸了摸,衣服下硬硬的似是一块大石。她抓住衣服向上提起,衣服下果然是一块岩石,那里有杨过的人在?

她呆了一呆,叫道:“傻蛋,傻蛋!”不听答应,当下侧耳倾听,似乎屋子中传出一阵阵的鼾声来。她循声寻去,原来杨过正睡在她适才睡过的桌上,背心向外,睡得正酣。

陆无双一击不中,盛怒之下,也不及细想他怎会突然睡到了桌上,立即纵身而上,提起匕首,一刀刺向他的背心。

这一刀却是端端正正的刺中了,她见杨过既不跳起,亦不呼痛,于是拔出刀来又是一刀,着刀之处明明是中了人肉,绝无异感,但却没鲜血流出。陆无双又惊又怒,连拔连刺,却听杨过鼾声大作,接着说起梦话来:“谁在我背上搔痒啊,别闹,别闹,我怕痒啊。”

陆无双惊得脸都白了,双手发颤,心道:“此人难道竟是鬼怪?”转身欲逃,一时之间双足竟然不听使唤。只听杨过又说梦话:“背上好痒,定是臭老鼠来偷我的黄章肉。”

伸手背后,从衣衫底下拉出半片黄章的身子拍的一声,拋在地下。陆无双舒了一口长气,这才明白:“原来这傻瓜将黄章肉放在背上,这十几刀都刺在兽肉上啦,却教我虚惊一场。”

她连刺两次不中,对杨过憎恨之心更加强了,咬牙低声道:“臭傻蛋,瞧我这次要不要了你的小命。”闪身扑上,举刀一送,直向他背心刺去。那匕首将要及到杨过身体,他鼾声大作,翻了一个身,这一刀刺在桌上,深及刀柄。陆无双手上运劲,待要拔刀,杨过正做什么恶梦,大叫:“妈啊,妈啊,臭老鼠来咬我啊。”两条泥腿倏地一伸一挺,左腿在搁在陆无双臂弯里的“曲池穴”,右腿却搁在她的肩头“肩井穴”。这两处都是人身的大穴,杨过两条泥腿摔了下来,无巧不巧,恰到撞上这两处穴道。陆无双身上一麻,再也动弹不得,只有呆呆的站着,让身子作了杨过搁腿的架子。

陆无双怒极,身子虽然不能动弹,口中却能说话,喝道:“喂,傻蛋,快把臭脚拿开。”只听他打呼声愈加响。陆无双不知如何是好,恼恨之下,张口将唾沫往杨过身上吐去。杨过一个翻身,右脚尖慢不经意的掠了过来,正好在她“臂肩穴”上轻轻一碰,陆无双全身一麻,连口也张不开了,鼻中只闻到杨过脚上的臭气阵阵冲来。

就这么搁了一顿饭时分,陆无双气得几欲晕去,心中不住发誓:“明日待我穴道松了,定要将这傻蛋身上斩他十七八刀。”再过一阵,杨过心想也作弄她得够了,一个翻身,将双足放开,转过身来,虽在黑暗之中,她脸上的气恼神色仍是瞧得清清楚楚。她越是发怒,越是与小龙女相似,杨过痴痴的瞧着,那里舍得闭眼?

斗转星移,月光西斜,从大门中照射进来。陆无双见杨过双眼睁开,笑咪咪的瞧着自己,心中一凛:“莫非这傻蛋乔呆扮痴,他点我穴道,并非无意碰巧撞中?”想到此处,不由得出了一身冷汗。就在此时,忽见杨过斜眼望着地下,她眼睛一歪,顺着他眼光看去,只见地下并列着三条黑影,原来有三个人站在门口。凝神一看,三条黑影的手中都拿着兵刃,陆无双暗暗叫苦:“糟啦,糟啦,对头找上了门来,偏生被这傻蛋撞中了穴道。”

她中中虽然起疑,总是难信如此骯脏猥琐的一个牧童,竟会有一身武艺。

杨过一见黑影,立即闭眼,大声打鼾。只听门口一人叫道:“小贱人,快出来,你站着不动,就想道爷饶了你么?”杨过心道:“原来又是道人。”又听另一人道:“咱们也不要你的性命,只要削你的鼻子,一只耳朵、一只手掌。”第三人道:“老子在门外等着,爽爽快快皂出来动手吧。”说着向外跃开,三人围成半圆,将大门口围着。

杨过伸个懒腰,慢慢坐起,说道:“外面叫甚么啊,陆姑娘,你在那里?咦,你干么站着?”拉着她衣袖,用力抖了几抖。陆无双但觉一股极强之力将她全身一震,三处被封的穴道登时解了,当下也不及细想,俯身拾起匕首,跃出屋子,月光下只见三个男人围在门口。她更不打话,翻腕向左边那人一刀刺去。那人手中拿的是一条铁鞭,看准尖刀,一鞭砸将下来。他铁鞭本就沉重,兼之膂力甚强,砸得又准,当的一声,陆无双的尖刀登时脱手。杨过横卧在桌上,见陆无双向旁一跳,左手斜指,心道:“好,那道人的单刀保不住。”果然她手腕一翻,已施展古墓派的秘传武功,将道人手中的单刀夺了下来,顺手一刀,噗的一声,那道人肩头竟吃了一刀。他大声咒骂。跃出去撕道袍裹伤。

此时陆无双长刀在手,精神为之一震,与使鞭的汉子斗在一起,另一个矮小汉子手持花枪,东一枪西一枪的戳着,不敢过分逼近。那使鞭的猛汉武艺甚高,斗了十余合,陆无双渐感不支。那人在武林中似乎辈份不小,出手与步履之间均有气度,陆无双数次失手,他竟并不过分相逼。

那道人裹好伤口,空手过来,指着陆无双骂道:“那里来的贼贱人,下手这般狠毒?”头一低,向陆无双急冲过去。杨过看了门外四人相斗的情势,暗叫:“不好!”只见刀光一闪,那道人背上又吃了一刀,同时那矮汉的一枪刺到了陆无双背心,使鞭的猛汉一掌打向她的胸口。杨过手中握着的两枚石子同时掷出,准头竟然不偏丝毫,一枚将花枪激荡了开去,另一枚打中了猛汉的手腕。

不料那猛汉武功极高,右腕中了石子,登时疲软无力,但他左掌快似闪电,倏地穿出,噗的一声,击正陆无双胸口。杨过大惊,他究竟年轻识浅,看不透这猛汉竟有“连环双击掌”的妙技,待他左掌击出,急忙抢出相救,一把抓住他的后领,以“小周天”之劲,一挥甩出。那猛汉身躯重约二百八九十斤,被杨过这么一挥,登时腾空而起,跌出数丈之外。那道人与矮汉见杨过如此厉害,忙扶起猛汉头也不回的走了。

杨过俯头看陆无双时,见她脸如金纸,呼吸甚是微弱,受伤实是不轻,伸左手扶住她背后,让她慢慢坐起,但听得格格两声轻响,却是骨骸互撞之声,原来她两根肋骨被那猛汉一掌断了。她本已昏过去,两根肋骨一动,一阵剧痛,痛得她忽地醒转,低低呻吟。杨过道:“怎么啦?很痛么?”陆无双痛得满额是汗,咬牙骂道:“问甚么?自然很痛。抱我进屋去。”杨过托起她身子,但不免略加震动,断骨相撞,又是剧痛难当。陆无双骂道:“好,鬼傻蛋,你存心折磨我。那三个人呢?”杨过出手相救之时,她已经被击晕去,是以不知是他救了自己性命。

杨过笑了笑,道:“他们只道你已经死了,拍拍手就走啦。”陆无双心中略宽,骂道:“你笑甚么?瞧见我痛就喜欢是么?”杨过听她不住责骂,每听她骂一句,就想起小龙女当日叱骂自己的情景来。他在活死人墓中与小龙女相处这几年,乃是他一生中最欣悦的日子,小龙女纵然厉声自责,他因知师父真心相待,虽受苛斥,仍是极为欢畅。此时找寻小龙女不到,恰好有人对他恶言相加,他私心中将她作了代替小龙女之人,凄苦孤寂之情,竟得稍却。

当下对她的相骂,只是微笑不理。陆无双在月光下隐约见到他的笑容,想起这骯脏牧童偏生全身完好,自己既有残疾,又受重伤,她性子本就异状,此时重伤之后,对杨过竟是嫉妒起来,恨不得一刀将他刺死。杨过抱着她身子,放到桌上。她横卧下去时,断骨又格格作声,忍不住大声呼痛。呼痛时肺部吸气,牵动肋骨,痛得更加厉害了。

杨过道:“我给你接上断骨好么?”陆无双骂道:“臭牧童,你会什么接骨?”杨过道:“我家里的癞皮狗跟别的狗打架,给咬断了腿,我就给牠接过骨。还有,王伯伯家的母猪撞断了肋骨,也是我给接好的。”陆无双大怒,却又不敢高声呼喝,低沉着嗓子道:

“你骂我癞皮狗,又骂我母猪,你才是癞皮狗,你才是母猪。”杨过笑道:“就算是猪,我也是公猪啊。再说,那癞皮狗也是雌的,雄狗不会癞皮。”陆无双虽然伶牙利齿,但每说一句话,胸口就一下牵痛,满心要跟他斗口,却是力有所不及,只得闭眼忍痛,不理他的唠叨。

杨过道:“那只癞皮狗的骨头经我一接,过不了几天就好啦,与别的狗打起架来,就跟没断过骨头一样。喂!陆姑娘,我给你治一下好不好。”

陆无双心想:“这脏牧童真会接骨,也说不一定,这里又没医生,若是无人治医治,我准得活活痛死。”转念一想:“我断了肋骨,他替我接骨,定要袒衣露胸,岂不羞煞了人?哼,他若治我不好,我跟他同归于尽。若是治好了,我也决不容这见过我身子之人活在世上。”

她天性本就有点乖僻,自幼遭遇不幸,跟随李莫愁日久,受了她的熏陶,更是心狠手辣,虽然小小年纪,却是满肚子的恶毒心思,于是低声道:“好吧,你就给我接着断骨试试。你到底会一会?你若骗我,哼哼,小牧童,你可得小心了。”

杨过心道:“此时不加刁难,以后只怕再没机缘了。”于是冷冷的道:“王家伯伯的母猪撞断了肋骨,他家闺女向我千求万求,连叫我一百声‘好哥哥’,我才去给接骨……”陆无双连声道:“呸,呸,呸,臭牧童……臭牧童……啊唷……”胸口又是一阵剧痛。

杨过笑道:“你不肯叫我,那就罢了。我回家啦,陆姑娘,再见再见。”说着站起来,走向门口。

陆无双心想:“此人一去,我是要痛死在这里了。”只得忍气道:“你要怎地?”杨过道:“本来嘛,你也得叫我一百声好哥哥,但你一路上骂得我苦了,须得叫一千声才成。”陆无双心下计议:“一切且答应他,待我伤愈,再慢慢整治他不迟。”于是道:“好,我就叫你好哥哥,好哥哥,好哥哥…哎唷…哎唷……”杨过道:“好吧,还有九百九十七声,那就记在帐上,等你好了再叫。”走近身去,要去解她衣衫。陆无双不由自主的一缩,喝道:“走开,你干什么?”杨过退了一步,道:“我听人家说有什么隔山打牛,可没听说有隔山治牛。”陆无双也觉好笑,可是若要任他解衣,终觉害羞,过了良久,才低头道:“好吧,我闹不过你。”杨过道:“你不爱治就不治,我又不希罕……”

正说到此处,突然门外有一人说道:“这小贱人定然在此方圆二十里之内,咱们赶紧搜寻……”陆无双一听到这声音,只吓得面无人色,当下顾不得胸前痛楚,伸手按住了杨过嘴巴,原来外面说话的正是赤练仙子李莫愁。

杨过听了她声音,也是大吃一惊,只听另一个女人声音道:“那叫化子背上的,明明是师妹的银弧刀,就可惜没能起下来认一下。”此人自是洪凌波了。原来她师徒俩从活死人墓中死里逃生之后,回到赤霞庄去,发见陆无双竟自离庄,这也罢了,不料她还把一本“五毒秘传”偷了去。李莫愁威震天下,武林人士闻名丧胆,主要还不在她的武功,而在她五毒神掌与冰魄银针的剧毒。这本“五毒秘传”中载得有神掌与银针上毒药的熬练之法,以及解药的方子。若是流传出去,赤练仙子的威风何存?她这本秘传自己早已熟烂于胸,自是不须带在身边,在赤练庄中又藏得机密万分,那知陆无双聪明伶俐,平日万事都留了心,知道师父收藏秘物的所在,既然决意私逃,连师父藏着的毒针和解药、以及那本秘传都偷了去。

李莫愁这一怒真是非同小可,带了洪凌波连日夜的追赶,但陆无双逃出已久,她行的又是荒僻小道。李莫愁师徒自北至南、自南回北兜截了几次,始终不见她的迹影。这一晚事有凑巧,师徒俩行至潼关附近,听得丐帮弟子传言,西路帮众集会。李莫愁心想丐帮徒众遍于天下,耳目灵通,定然有人见到陆无双,于是师徒俩赶到集会之处,想去打探消息,在路上恰撞到一名六袋弟子,由一名丐帮帮众背着飞跑,另外十七八个乞儿在旁卫护。

李莫愁眼快,见他背上插了一柄弯刀,正是陆无双的银弧刀。她见丐帮势大,不想多惹是非,闪身在旁窃听,隐约听到那些乞丐愤然叫嚣,说被一个跛足丫头用弯刀掷中了背心。

李莫愁大喜,心想他既受伤不久,陆无双必在左近,当下急步追赶,寻到了那破屋之前。但见屋前烧了一堆火,鼻中微微闻到一些血腥之气,,忙晃亮火折,四下一照,果见地下有几处血迹,血色尚新,显是恶斗末久。李莫愁一拉徒儿的衣袖,向那破屋指了一指。洪凌波一点头,推开屋门,舞剑护身,闯了进去。

一秒钟记住本站网址:JinYongXiaoShuo.COM金庸小说拼音全拼写。

喜欢旧版《神雕侠侣》小说吗?喜欢金庸小说全集吗?喜欢就用力顶一下吧!

看网友对 第二二章:浪迹江湖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