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金庸小说全集>>旧版《神雕侠侣》小说在线阅读

第二七章:三招绝技

小说:旧版《神雕侠侣》    作者:金庸
选择背景色: 黄橙 洋红 淡粉 水蓝 草绿 白色 选择字体: 宋体 黑体 微软雅黑 楷体 选择字体大小: 恢复默认

杨过见她秋波流转,真与小龙女一模一样,不自禁想抱她一抱,亲她一亲,只是此事太过大胆、荒唐,咬住刀背,一张脸胀得通红。完颜萍那知他的心事,但见他神色怪异,心中微感惊奇,自觉全身酸麻,双腿软软的似欲摔倒。杨过踏上一步,距她不过尺许,正想拋去刀子,把嘴唇凑到她眼皮上去亲一个吻,猛地想起:“她曾感激那耶律公子以礼相待,难道我就不如他了?哼,我偏要处处都胜过他。”杨过生性偏激,自幼又无父母师长教养,什么礼法道德,全然不懂,行事全凭一已好恶,当时若非此一念好胜,真要抱住完颜萍来亲她一亲了,于是低下头来,下颚一摆,将刀柄在她腰间撞了一撞,解开她的穴道,将刀柄递了过去。

完颜萍不接刀子,忽地双膝跪地,说道:“求师父指点,小女子得报父母深仇,永感大德。”杨过大为狼狈,急忙扶起,说道:“我那里能做你师父?不过我能教你一个杀死耶律公子的法门。”完颜萍大喜,道:“只要杀了耶律公子,他哥哥和妹子都非我对手,我自能再杀他父亲……”说到此处,忽然转念道:“唉,待得我学到杀他的本事,那耶律老儿怎能还在世上。我父母之仇,终究是报不了的啦。”

杨过笑道:“那耶律老儿一日之命,总还是有的。”完颜萍道:“什么?”杨过道:

“要杀耶律齐,又有何难?现下我教你三招,今晚就能杀了他。”完颜萍曾三次行刺律楚材,三次都被耶律齐行若无事的打败,知他本领高于自己十倍。她想杨过武功虽强,未必这就胜过耶律齐,但纵使胜他,也决不能只教自己三招,就能用之杀他,而今晚就能杀他,更是万万不能的了。她怕杨过着恼,不敢出言反驳,只是微微摇头,眼中那股叫杨过瞧了发痴发狂的眼色,不住滚来滚去。

杨过何等聪明,早知她的心意,说道:“不错,我武功未必在他之上,当真动起手来,说不定我还是输多嬴少。但要教你三招,今晚去杀了他,却不费吹灰之力。就只怕他曾饶你三次,你下不了手杀他罢了。”完颜萍心中一动,随即硬着心肠道:“他虽有德于我,但父母之仇,不能不报。”杨过道:“好,这三招我便教你。但若你能够杀他而不杀,那便如何?”完颜萍道:“凭你处置便了,反正你这么高明本领,要打要杀,难道我还能逃得了么?”杨过心道:“我那舍得打你杀你?”于是微微一笑,道:“其实这三招也没什么希罕?你瞧清楚了。”

当下从她手里接过刀来,缓缓自左而右的砍去,说道:“第一招,是‘云横秦岭’。”完颜萍心想:“这一招我早就会了,何用你教?”见刀锋横来,侧身而避。杨过突出左手,抓住她的右掌,说道:“第二招,是你铁掌功的‘枯藤缠树’。”完颜萍心想:“这一招是我铁掌功的十八擒拿手之一,又何用你教了?但不知他怎会使我铁掌门的掌法?”

杨过握着她又软又滑的手掌,心中一荡,笑道:“你该学羊脂玉掌功,怎么去学铁掌了?”完颜萍不知他是出言调笑,道:“有羊脂玉掌功么?这名儿倒挺美。”

铁掌门的拿手功夫一是轻功,二是掌法,十八擒拿手尤其厉害,九阴真经集天下武功之大成,一通无所不通,杨过练了真经,也就粗知铁掌门的擒拿法,只是真正精要之处,自然不知。完颜萍觉得他捏住自己手掌,一紧一放,轻轻抚摸,不知他用意何在,但觉他这擒拿手法还不及自己所学的厉害,当下睁大双眼瞧着他,等他再教第三招。

完颜萍心想:“你第一招与第二招都是我铁掌门的功夫,并无特异之处,难道单凭第三招一招,就能杀了耶律公子?”杨过望着她的眼睛,叫道:“你瞧仔细了!”突然手腕翻处,横刀往自己头颈中抹去。

完颜萍大惊,叫道:“你干什么?”她右手被杨过牢牢握住,忙伸手来夺他的刀子。

虽在危急之中,她的擒拿手法仍是出招极准,一把抓住杨过手腕,往外一拗,叫他不能用刀锋自刎。杨过双手一松,向后跃开三步,笑道:“你学会了么?”

完颜萍惊魂未定,被他吓得一颗心怦怦乱跳,不明他的用意。杨过笑道:“你先用‘云横秦岭’横削,再用‘枯藤缠树’牢牢抓住他右手,第三招举刀自刎,他势必用左手救你。他跟你立过誓,只要你逼得他用了左手,任你杀他,这叫做死而无怨。这不成了么?”完颜萍一想不错,但她怔怔的望着杨过,心想:“你小小年纪,怎么想得出这等刁钻古怪的法子来?”杨过道:“这三招万无一失,若不收效,我跟你磕头。”完颜萍微微摇头道:“他说过不用左手,一定不会用的。那便怎地?”杨过道:“那又怎地?你报不了仇啦,自己死了不就干净?”完颜萍凄然点头,道:“你说得对,多谢你指点迷津,你到底是谁?”

杨过还未回答,窗外忽然有个女子声音叫道:“他叫傻蛋,你别听他的鬼话。”杨过听得是陆无双的声音,只笑了笑,并不理会。完颜萍纵向窗边,只见黑影一闪,一个人影跃出了围墙。完颜萍待要追出,杨过拉住她手笑道:“不用追,是我的同伴。她最爱跟我过不去。”完颜萍望着杨过,沉吟半晌,道:“你既不肯说,那也罢了。我总相信你对我并没歹意。”杨过的性儿最是吃软不吃硬,若有人逼他欺他,他死也不服,此时完颜萍秋波一转,神色楚楚,不由得起了一股怜香惜玉之心,当下拉着她手,并肩坐在床上,柔声说道:“我姓杨名过,我爹爹妈妈都死啦,跟你身世一般……”

完颜萍听他说到这里,心里一酸,两滴珠泪夺眶而出,杨过情绪激动,忽然哇的一声哭了出来。完颜萍从怀里抽出一块手帕,掷给了他。杨过拿到脸上一抹,只感到一阵淡淡的香气,想到自己身世,眼泪越来越多。完颜萍强笑道:“杨爷,你瞧我倒把你招哭啦。”杨过道:“别叫我杨爷。你今年几岁啦?”完颜萍道:“我十八岁,你呢?”杨过道:

“我也是十八。”心想:“我若是月份小过她,被她叫一声兄弟,没有味儿。”于是道:

“我是正月里的生日,以后你叫我大哥得啦。我也不跟你客气,叫你妹子啦。”完颜萍脸上一红,觉得此人作事处处单刀直入,好生古怪,但对自己确是没有恶意,于是点了点头。

杨过新认了个妹子,喜得心痒难搔。陆无双骂他气他,他就不住逗她为乐;完颜萍容色悄丽,身材瘦削,遭遇不幸,似乎生来就叫人怜惜,最要紧的,是她一双眼波竟与小龙女极为相似。杨过望着她的眼睛,忽而将她的黑衣幻想为白衣,将她瘦瘦的瓜子脸幻想成为小龙女清幽绝俗的容貌,痴痴的瞧着她,自己脸上不禁流露出了祈求、想念、爱怜等等的柔情来。他情绪强烈,脸上神色也是大异寻常,完颜萍有点害怕,轻轻挣脱了他手,道:“你怎么啦?”

杨过如梦方醒,叹了口气,道:“没什么。你去不去杀他?”完颜萍道:“我这就去。杨大哥,你陪不陪我?”

杨过待要说“自然陪你去”,但转念一想:“若我在旁,她有恃无恐,自刎之情不切,耶律齐就不会计。”于是说道:“我不便陪你。”完颜萍眼中登时露出凄凉神色,杨过心里一软,几乎要答应陪她,那知完颜萍幽幽的道:“好吧,杨大哥,只怕我再也见不到你啦。”杨过忙道:“那里?那里?我……”完颜萍取出一锭银子拋在桌上,给那民家作房饭之资,径自窜了出去。她轻功极好,片刻之间,又已回到耶律晋的住处。

那时耶律楚材等各已回房,正要安歇,完颜萍在大门上敲了两下,朗声说道:“完颜萍求见耶律公子。”早有四名侍卫奔过来待要拦抯,耶律齐将板门打开,说道:“完颜姑娘有何见教?”完颜萍道:“我再领教你的高招。”耶律齐心中奇怪:“怎么她如此不自量力?”于是侧身让开,右手一伸道:“请进。”完颜萍进房拔刀,呼呼呼连环三招,刀影中夹着六招铁掌,这叫做“一刀夹击双掌”。耶律齐左手下垂,右手劈打戳拿。将她三刀六掌尽数化解,心想:“怎生寻个法儿,叫她知难而退,永不再来纠缠?”

二人斗了一阵,完颜萍正要使出杨过所授的三招,门外忽有一个女子叫道:“耶律公子,她要骗你使用左手,须小心了。”正是陆无双的声音。耶律齐一怔,完颜萍不等他会过意来,立时一招“云横秦岭”削去,待他侧身闪避,斗地伸出左手,正是“枯藤缠树”

,已抓住耶律齐的右手,自己右手一振,将刀猛往颈中抹去。

在这电光石火的一瞬之间,耶律齐心中转了几转:“定须救她!但她是骗我用左手,我一用左手,那就得凭她处置了。大丈夫死则死耳,岂能见死不救?”本来杨过逆料耶律齐的心思,只要突然出这三招,他非出左手相救不可,那知陆无双从中捣乱,事先通知了他。但耶律齐慨慷豪侠,明知这一出手相救,自己性命不保,危急之际,竟然还是伸出左手,在完颜萍右腕上一挡,手腕一翻,夺过了她的柳叶刀来。

二人交换了这三招,各自跃后两步,耶律齐不等她开口,将刀掷了过去,说道:“你已迫得我用了左手,我的性命交给你,但有一事相求。”完颜萍脸色惨白,道:“什么事?”耶律齐道:“求你别再加害家父。”完颜萍“哼”了一声,慢慢走近,举起刀来,烛光下见耶律齐神色坦然,凛凛生威。她是个极温文极娇柔的少女,见到这般真正男子汉的气概,想起他是为了相救自己方用左手,这一刀那里还歌得下去?她眼中杀气突然转柔和,将柳叶刀往地下一掷,掩面奔出。

此时她六神无主,信步所之,直奔郊外,到了一处深水之旁,望着淡淡的星光映在溪中,心中乱成一团。过了良久良久,叹了一口长气,忽然身后也有一声叹息,静夜听来,竟是充满着森森鬼气。完颜萍一惊,转过身来,只见一个人影站在身后,正是杨过。她叫了声“杨大哥”,垂首不语。杨过上前握住她双手,道:“妹子,要为父母报仇,原非易事,那也不必急急。”完颜萍道:“你都瞧见了?”杨过点点头。完颜萍道:“像我这等无用之辈,报仇自然不易。我只要有你一半功夫,也不会落得如此下场。”

杨过携着她手,并肩在一棵大树下坐地,说道:“纵然学得我的武功,又有何用?你虽不能报仇,总知道仇人是谁。我呢,连我爹爹是怎样死也不知,是谁害死他也不知,甚么报仇雪恨,全不必提。”

完颜萍一呆,道:“你父母也是给人害死的么?”杨过叹道:“我妈是毒蛇咬死的,我爹爹却死得不明不白。我从来没见过我爹一面。”完颜萍道:“那怎么会?”杨过道:

“我妈生我之时,我爹已经死了。我常问我妈,爹爹到底是怎样死的,仇人是谁。我每次问起,妈妈总是垂泪不答,后来我却不敢再问啦。那时候我想,等我年纪大些再问不迟,那知道妈妈忽然不幸中了蛇毒。她临死时我又问起,妈妈说道:‘你爹爹行止不端,恐有应得。害他之人本领极大,又是好人,孩儿,你这一生一世千万别想报仇二字。’唉,你说我怎生是好啊?“他说这一番原意是安慰完颜萍,但说到后来,自己也伤心起来。古人说道:“杀父之仇,不共戴天”,人若不报父仇,乃是最大的不孝,终身蒙受耻辱,为世人不齿。杨过连杀父仇人的姓名都不知道,难怪他说起来,是伤心又是怨愤了。

完颜萍道:“是谁养你大了?”杨过道:“又有谁了?自然是我自己养自己。我妈死后,我就在江湖上东游西荡,这里讨一餐,那里挨一宿,有时肚子饿得抵不住,偷了人家一个瓜儿薯儿,常常给人家抓住,饱打一顿。你瞧,这里有个伤疤,这里的骨头突出来,都是小时给打的。”一面说,一面卷起衣袖裤管给她看,星光朦胧下完颜萍瞧不清楚,杨过抓住了她的手,在自己小腿的伤疤上抚摸。

完颜萍心肠很软,生来多愁善感,摸到他腿上凹凹凸凸疤痕,不禁心中一酸,暗想自己虽然国破家亡,但父亲留下不少亲故,金银财宝更是不计其数,与他的身世相较,自己又是幸运得多了。

二人默然半晌,完颜萍将手轻轻缩转,离开了他的小腿,但手仍是让他握着,低声道:“你又怎地学会了这一身武功?怎地又做了蒙古人的官儿?”杨过微微一笑,道:“我不是蒙古的官儿。我穿蒙古衣服,那是躲避一个仇家的追寻。”完颜萍喜道:“那好啊。”杨过道:“好什么?”完颜萍脸上微微一红,道:“蒙古人是我大金国的死对头,我自然盼望你不是蒙古的官儿。”

杨过握着她又软又滑腻的手掌,大是心神不定,说道:“妹子,若是我做大金的官儿,你又对我怎生?”

完颜萍当初见他容貌英俊,武功高强,本已有三分喜欢,后来听了他诉说身世,更增了几分怜惜之情,此时听他说话有些不怀好意,却也并不动怒,祇叹道:“若是我爹爹在世,你要怎么便怎么?现下我爹娘都不在了,一切还说甚么?”杨过听她语气温和,伸出手去搭在她的肩头,在她耳边低声道:“妹子,我求求你一件事。”完颜萍芳心怦怦乱跳,已自料到三分,低声问:“甚么?”杨过道:“我要亲亲你的眼睛,你放心!我祇亲你的眼睛,别的甚么也不犯你。”

完颜萍初时祇道他要出口求婚,又怕他要有肌肤之亲,就在这荒野之地成了好事,自己如果拒却,他微一用强,怎能是他对手?何况她少女情怀,一只手被他坚强粗厚的手掌握着,已自意乱情迷,别说他用强,纵然毫不动粗,实在也是难以拒却,那知他只说要亲亲自己的眼睛,不由得松了一口气,可是心中却又微感失望,微感诧异,当真是中心栗六,其乱如丝了。

她妙目流波,怔怔的望着杨过,眼中微带娇羞。杨过凝视她的眼睛,忽然想起小龙女与自己最后一次分别之前,也曾这般又娇羞又深情的望着自己,不禁大叫一声,跃了起来。

完颜萍被他吓了一跳,想问他为了甚么,又觉难以启齿。杨过心中混乱,眼前晃来晃去,尽是小龙女的眼波。他初见此眼波之时,尚是个混沌未凿的天真少年,全然不明这眼波之意,但自下得山来,与陆无双共处几日,今日又与完颜萍耳鬓厮磨,猛然间想起小龙女的柔情蜜意,此时方解,不由得懊丧万端,几欲在大树干上一头撞死,心想:“姑姑对我如此一片真情,又说要做我妻子,我竟然辜负她的美意,此时却又往何处寻她?”突然间大叫一声,扑上去一把抱住完颜萍,猛往她眼皮上亲去。

完颜萍见她如痴如狂,心中又惊又喜,但觉他双臂似铁,紧紧箍在自己腰里,当下闭了眼睛,任他恣意怜惜,恣意领受那温柔滋味,只觉他嘴唇亲来亲去,始终不离自己的左眼右眼,心想此人虽然狂暴,倒是言而有信,但不知他何以亲自己的眼睛?忽听得杨过叫道:“姑姑,姑姑!”声音中热情如沸,却又显得极是痛楚。完颜萍正要问他叫甚么,忽然背后一个女子声音说道:“劳您两位的驾!”

杨过与完颜萍同时一惊,放手跃开,见大树旁站着一个青袍女子,正是数次报讯示警,教了他与陆无双之人。杨过一揖到地,说道:“一再蒙加授手,大德难忘。”那女子恭恭敬敬的还礼,说道:“杨爷忒煞多情,有了眼前新知,还记得那一同出死入生的旧伴么?”杨过道:“你说是……”那女子道:“李莫愁师徒适才将她擒了去啦!”杨过大吃一惊,颤声道:“当真?她!她到那里去啦?”那女子道:“你和这位姑娘卿卿我我,正是陆家姑娘被李莫愁擒去之时。”杨过道:“她,她现下不碍事么?”那女子道:“一时三刻还不碍事。陆家姑娘咬定那部秘本给丐帮拿了去,赤练魔头押着她去追讨,性命一时无妨,折磨自然是免不了。”

杨过是个十分冲动之人,说道:“咱们快救她去。”那女子摇头道:“杨爷武功虽高,只怕还不是那赤练魔头的对手。咱们枉自送了性命,却于事无补。”杨过眼光敏锐,虽在黑暗之中,视物仍如白昼,但觉这青衣女子面目是说不出的怪异丑陋,脸上肌肉半点不动,倒似一个死人,教人一见之下,不自禁的生出一种恐怖之意。他向她望了几眼,不愿再看,心想:“此人对我极好,却不知怎地,竟生就了这样一副怪相?”于是问道:“不敢请教姑娘尊姓?小人与姑娘素不相识,何以得承眷顾?”

那女子道:“贱名不足挂齿,将来杨爷自会知晓,眼一快想法子救人要紧。”她说话之时,脸上丝毫不动声色,若非听到声音是从她口中发出,真欲以为她是一具行尸走肉的僵尸。但说也奇怪,她说话的声音却极是柔娇清脆,令人听之醒倦忘忧。杨过道:“既然如此,如何救人,一凭姑娘计议,小人敬听吩咐便是。”那女子彬彬有礼,说道:“杨爷不必客气,你武功强我十倍,比我聪明十倍,年纪也大过我,又是个堂堂男子汉,你说什么便什么,我是在这里凭你差遣。”

杨过听了她这几句又谦逊,又体贴的话,心头真是说不出的舒服,心想这女子面目可憎,说话来却是如此的教人受用,真是人不可貌相了,当下想了一想,道:“那么咱们悄悄随后跟去,俟机救人便了。”那女子道:“这样最好。”但不知完颜萍姑娘意下如何?

说着走了开去,让杨过与完颜萍商议。

杨过道:“妹子,我要去救一个同伴,咱们后会有期。”完颜萍低头道:“我本事虽低,或者只能出得一点力,杨大哥,我随同你去救人吧。”杨过本来也舍不得与她分手,听她如此说,心中大喜,连说:“好,好!”

当下他提高声音,向那青衣子说道:“姑娘,完颜姑娘愿助咱们去救人。”那女子走近身来,向完颜萍行下礼去,说道:“完颜姑娘,你是金枝至叶之体,行事还须三思。咱们的对头行事毒辣无比,江湖上称她作赤练仙子,说她就如赤练蛇那样的狠毒,当真万般的不好惹。”她这番话说来甚呈斯文有礼,而语意之中,又显得诚恳体贴。完颜萍还礼说道:“且别说杨大哥于我有恩,他的事就是我的事。单凭姐姐你这个朋友,我完颜萍也很想交交。我跟了姐姐去,一切小心便是。”那女子过来携住她手,柔声道:“那再好也没有。姐姐,你年纪比我大,还是叫我妹子吧。”

完颜萍在黑暗之中瞧不见她丑陋的容貌,但听得她声音娇美,一只手握住自己的手掌,也是又软又嫩,只道她是个美貌少女,心中很是喜欢,问道:“你今年几岁?”那少女轻轻一笑,道:“咱们不忙比大小,杨爷,还是救人要紧,你说是不是?”杨过道:“是了,请姑娘指引路途。”那少女道:“我见到他们是向东南方而去,定是直奔荆紫关。”

三人当即施展轻功,齐向东南方急行。古墓派玉女心经向以轻功擅长,称得上天下第一,那是不必多说了。完颜萍是铁掌帮门的弟子,当年铁掌帮的帮主裘千仞号称“铁掌水上飘”,既然称得上“水上飘”三字,自是一等一的轻功。岂知那青衣女子,不疾不徐的跟在完颜萍身后。完颜萍奔得快,她跟得快,完颜萍行得慢了,她也放慢脚步,两人之间始终是相距约摸两步。杨过暗暗惊异:“这位姑娘不知是那一派的弟子,瞧她的轻功,只在完颜萍之上。”他不愿在两位姑娘之前逞胜,是以一直堕后。

⌒械教焐竺鳎巧倥右履抑腥〕龈闪福指恕Q罟那嗯鬯涫遣贾剩旃ぞ桑眉艉仙恚┰谏砩先萌饲谱潘挡怀龅氖娣苡茫备闪浮⑺畨椎任铮抟徊皇前才诺檬滞咨疲Υο缘盟南溉绶ⅰM暄掌技剿娜菝玻б欤桓叶嗫矗南耄骸甘郎显趸嵊腥绱顺舐呐樱俊?

那少女待两人吃完,向杨过道:“杨爷,那李莫愁识得你,是不是?”杨过道:“她见过我几次。”那少女从衣囊中取出一块薄薄的丝巾般之物,道:“这是一张人皮面具,你戴了之后,她就认不得你了。”杨过接过一看,只见那面具上露出双眼与口鼻四个洞孔,在脸上一贴,高高凹凸,处处吻合,就如生成一般,当下大喜称谢。完颜萍见杨过戴了这面具之后,相貌斗变,丑陋无比,这才醒悟,说道:“妹子,原来你也戴着人皮面具,我真傻,还道你生就一副怪样呢。”那少女微笑道:“杨爷这副俊俏的模样,戴了面具可真委曲了他。我自己的相貌哪,戴不戴都是一样。”完颜萍道:“我不信,妹子,你揭下面具给我瞧瞧,成不成?”杨过心中好奇,也是急欲看一看她的容貌,但那少女退开两步,笑道:“别瞧,别瞧,我一副怪相可吓坏了你。”完颜萍见她一定不肯,只得罢了。

中午时分,三人赶到了武关,在镇上一家酒楼上拣个座头,坐下用饭。店家见杨过是蒙古军官打扮,不敢怠慢,极力奉承,三人吃得一半,只见门帷抓处,进来三个女子,正是李莫愁师徒押着陆无双。杨过生性乖巧,知道此时李莫愁虽认不得自己,如此古怪的容貌,若引起她的疑窦,行事诸多不便,当下转过头去不住扒饭,倾听李莫愁她们说话,那知陆无双固然默不作声,李莫愁师徒要了饭菜后也不说话。完颜萍倒转筷子,在汤里一沾,在桌上写道:“动手么?”

杨过心想:“凭我三人之力,再加上媳妇儿,仍难敌她师徒。此事只可智取,不能力敌。”于是将筷子缓缓摇了几摇。李莫愁上楼后见陆无双目光闪烁,心中微觉有异,不住往完颜萍等三人打量。杨过背向着她,身子全然不动,教她瞧不出半点破绽。

正当双方俟机而动之际,楼梯脚步声响,走上两人。完颜萍斜眼一看,却是耶律齐、耶律燕兄妹。二人忽见完颜萍在此,均是惊奇,向她点了点头,找了个座位坐下。李莫愁见这一对壁人,男的如玉树临风,女的似芙蓉映水,暗暗称羡,只道是一对少年夫妻,却不知二人乃是兄妹。他们自完颜萍去后,知她不致再来行刺,于是别过父兄,结伴出来游山玩水,在此处又遇见她,心中更是宽慰。

李莫愁因“五毒秘传”落入丐帮之手,好生愁闷,这几日都是食不下咽,只吃了半碗面条,就放下筷子抬头往楼外闲眺,忽见街角边并肩站着两个乞丐,背上都负着七只布袋,正是丐帮中的七袋弟子,另有一个乞丐匆匆走来,向两丐低声说了几句话,快步走开。

李莫愁心念一动,走到窗口,向两丐招手道:“丐帮的两位英雄,请上楼来,贫道有一句话,相烦转达贵帮帮主。”她知若是平白无端的呼唤,这二人未必肯来,若说有话转致帮主,纵然有天大的危难,丐帮的弟子也是非来不可。

陆无双听师父召唤丐帮人众,必是质询五毒秘传的去处,不由得脸色惨白。耶律齐知丐帮在北方势力极大,这样平平无奇的一个中年道姑,居然有言语传给他们帮主,不知她是个何等身份,不由得好奇心起,停杯不饮,侧头斜睨。

片刻之间,楼梯上踏板微响,两名化子走了上来,向李莫愁行了一礼,道:“仙姑有何差遣,自当遵奉。”两人行礼后站直身子,一名化子见陆无双在侧,脸上倏地变色,原来他曾与另外几个七袋弟子,在道上拦截过她。当下那人一扯同伴,两人一齐跃到梯口,单掌护胸,昂首待敌。

李莫愁微微一笑,柔声说道:“两位请看手背。”两丐的眼光同时往自己手背上一瞧,只见每只手背上都抹了一个朱砂般的手印,实不知她用快捷无伦的手法已神不知鬼不觉的使上了五毒神掌。她这一下出手,两丐固然不及防备,连杨过与耶律齐二人也未瞧得明白。两丐一惊之下,同声叫道:“你……你是赤练仙子?”

李莫愁拈起酒杯,慢慢斟了半杯酒,手指一弹,酒杯斜飞而出,杯中的酒却笔直流下。她仰起头来,半杯酒尽数流入嘴中,竟没泼出半滴。说也奇怪,那酒杯斜飞出去在空中兜了半个圈子,重又回到她的手中。原来她弹的力道用得恰到好处,那是打暗器的上乘功夫,虽是古墓派的传技,但杨过自愧不如,远没能练到这般不动声色的挥酒自如。

她显了一手神技,柔声道:“去跟你家帮主言道,你丐帮和我姓李的素来河水不犯井水,我一直仰慕贵帮英雄了得,只是无缘谋面,难聆教益,实感抱撼。”两丐互望了一眼,心想:“你口中说得好听,怎又无缘无故的突下毒手?”李莫愁顿了一顿,道:“两位中了五毒神掌,那不用担心,只要将夺去的书赐还,贫道自会替两位医治。”一丐道:“什么书?”李莫愁笑道:“这本破书说来嘛,也不值几个大钱,贵帮倘若定是不还,原也算不了什么。贫道只向贵帮取一千条叫化的命儿作抵便了。”

一秒钟记住本站网址:JinYongXiaoShuo.COM金庸小说拼音全拼写。

喜欢旧版《神雕侠侣》小说吗?喜欢金庸小说全集吗?喜欢就用力顶一下吧!

看网友对 第二七章:三招绝技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