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金庸小说全集>>旧版《神雕侠侣》小说在线阅读

第三四章:一阳书指

小说:旧版《神雕侠侣》    作者:金庸
选择背景色: 黄橙 洋红 淡粉 水蓝 草绿 白色 选择字体: 宋体 黑体 微软雅黑 楷体 选择字体大小: 恢复默认

郭靖、黄蓉夫妇以及一灯大师门下的大理书生均关心徒儿安危,凝目观斗。原来武氏兄弟听那霍都王子出言不逊,直斥自己是乳臭小儿,这话给心上人听在耳中,这面子如何下得去?何况适才见师母夺他竹棒,手到拿来,心想他虽打败鲁有脚,看来是鲁有脚功夫实在太过济,倒非此人了得;又想兄弟俩已得郭靖武功真传,一人即或斗他不过,二人合力,决无败理。也不管他要比三场比四场,当真是初生犊儿不畏虎,兄弟俩使个眼色,双剑齐出。

岂知江湖上能人极多,郭靖武功虽高,武氏兄弟在短短数年中又学到了多少?数招之间,二人的长剑早给霍都逼住了,半点施展不开。霍都有意欲在群雄之前逞能立威,眼见武修文一剑刺来,他左手食指往上一托,搭住了平面剑刃,扇子斜里挥来,拦腰在剑刃一击,铮的一声,长剑断为两截。武氏兄弟大惊,武修文急忙跃开,武敦儒怕伤了兄弟,挺剑直刺他背心,要教敌人不能追击。霍都早已料到此招,头也不回,折扇回了过来,两下里凑合,正好搭在剑背,手指转了两转。霍是手指转动,武敦儒若要顺着他扇子而转,肩骨非得脱骱不可,只得松手离剑,向后跃开,但见那长剑直飞上去,剑光在半空中映着烛火闪了几闪,这才跌下。

武氏兄弟又惊又怒,虽然赤手空拳,并不惧怕,武敦儒左掌横胸,摆着降龙十八掌的招式,武修文却是右手下垂,食指微屈,只要敌人攻来,就使一阳指对付。霍都见二人姿式凝重,倒也不敢轻视,心道:“嬴到此处已够了,莫要见好不收,自讨没趣。”须知降龙十八掌和一阳指都是武学中一等一的功夫,武氏兄弟的功力虽然甚浅,但摆出来的架子却是分毫不错,常人看了不觉甚么,如霍都这等行家一看,就大感辣手。当下哈哈一笑,拱手笑道:“两位请回吧,咱们只分胜败,不拼生死。”语意中已客气了许多。

武氏兄弟脸上含羞,知道空手与他相斗,只有败得更惨,二人垂头丧气,退在一旁,却不到郭芙身边。郭芙急步过去,大声道:“武家哥哥,三人齐上再跟他斗过。”群雄一齐注目,郭芙擦的一声拔出长剑,左手一挥,道:“咱们师兄妹三个一齐来。”郭靖喝道:“芙儿,不要胡闹。”郭芙最怕父亲,只得退了几步,气鼓鼓的望着霍都。霍都见她娇艳美貌,笑吟吟的点了点头。郭芙瞪了一眼,转过头不理。武氏兄弟性怕郭芙耻笑,此时见她全心袒护,足见有情,心中甚感安慰。

霍都打开折扇,搧了几下,说道:“这一场比试,自然也是不算的了。郭大侠,敝方三人是家师、师兄与区区在下。我的武功是最差,就打这头阵,贵方那一位下场指教?谁胜谁败,那可不是玩耍了。”郭靖听妻子说有必胜之道,知道她智计百端,虽不知她使何妙策,心中已是有恃无恐,大声说道:“好,咱们就是三场见高下,不论那一方输了,都得听盟主号令,不得推诿。”霍都知道对方武功最强就是郭靖,但师父定能胜他,黄蓉虽施过夺棒怪招,但瞧她娇怯模样,当真动手,未必厉害,余人更不足道,于是目光向众人一扫,问道:“各位有无异议,便请早言。胜负既决,就须唯盟主之命是听了。”

群雄要待答应,但见他连败鲁有脚与武氏兄弟都是举重若轻,行若有余,不知身上尚有多少本事的没施展出来,大家倒也不敢接口,一齐望着靖蓉夫妇。黄蓉道:“足下比第一场,令师兄比第二场,尊师比第三场,那是确定不移的了。是也不是?”霍都道:“正是如此。”黄蓉向身旁众人低声说道:“咱们胜定啦。”

郭靖道:“是什么妙法?”黄蓉低声道:“今以君之下驷,与彼上驷……”她说了这两句,目视大理书生,那书生笑着接下去,低声说道:“取君上驷,与彼中驷;取君中驷,与彼下驷。既驰三辈毕,而田忌一不胜而再胜,卒得王千金。”郭靖文理并不甚通,不知他们说些甚么。黄蓉在他耳边俏声道:“靖哥哥,你精通兵法,怎么忘了兵法老祖宗孙膑的妙策?”郭靖登时想起少年时读“武穆遗书”之际,黄蓉曾跟他说过这个故事:齐国大将田忌与齐王赛马,打赌千金,孙子教了田忌一个必胜之法,以下等马与齐王的上等马赛,以上等马与齐王中等马赛,以中等马与齐王下等马赛,结果二胜一负,嬴了千金。现下黄蓉自是师此故智了。

黄蓉道:“朱师兄,以你一阳指功夫,胜这蒙古王子是不难的。”原来那大书生姓朱,名叫子柳,当年大魁天下!中过状元,又做过大理国的宰相,自然是个饱学君子,才智过人。他初列一灯大师门墙之,渔樵耕读,他的武功居四大弟子之末,十年之后,已自升到第二位,此时的武功却已远在同辈师兄弟之上。盖粗浅武功以力大为尚,武功越练越深,则悟性与智力越来越是重要。一灯大师对四大弟子一视同仁,所有武功都是倾囊相授,但练到后来,却以朱子柳领会最多,尤其一阳指功夫学得出神入化,郭靖与黄蓉所学到的一阳指固然不能望其项背,连一灯其余三大弟子,也远远不及。此时他的武功比之郭靖、马钰、丘处机尚有不及,但已胜过王处一、郝大通、丐帮简长老等人了。

郭靖素来心直口快,听妻子如此说,当即接上道:“朱师兄可胜这蒙古王子,我也能胜那藏僧达尔巴,但郝师叔斗那金轮法王,可就危险得紧,胜负固然无关大局,只怕敌人出手过于狠辣,难以抵挡。”郝大通是个侠义之士,知道这一场比武关系着国家气运,与武林中平常的争名夺利大大不同,若是给蒙古国师抢去了天下英雄盟主之位,汉人武士不但丢脸,而且难以结盟抗敌,共走国难,当下慨然说道:“这个不须顾虑,只要利于国家,老道士纵然丧生于藏僧之手,那也算不了什么。”黄蓉道:“咱在三场中只要胜了两场,这第三场就不用再比。”郭靖大喜,连声称是。

朱子柳笑道:“在下身负重任,若是胜不了这蒙古王子,那可要给天下英雄唾骂一世。”黄蓉道:“你不用过谦,就请出马吧。”朱子柳走到厅中,向霍都拱了拱手,说道:

“这第一场,由敝人来向殿下领教。敝人姓朱名子柳,云南昆明人氏,乃一灯大师门下弟子,生平爱好吟诗作对,诵经读易,这武功上就粗疏得很,要请殿下多多指教。”说着深深一揖,从衣袖中取出一枝笔来,在空中画了几个虚圈儿,完全是个迂儒模样。

霍都心想:“愈是这种人,愈是有高深武功,实是怠慢不得。”当下把手一拱,说道:“小王向前辈讨教,请亮兵刃吧。”朱子柳道:“蒙古乃蛮夷之邦,未受圣人教化,殿下既然请教,敝人是自当指点指点。”霍都忡发怒:“你用言语辱我蒙古,须饶你不得。”折扇一张,道:“这就是我的兵刃,你使刀还是使剑?”朱子柳提笔在空中写了一个“笔”字,笑道:“敝人一生与笔杆为伍,会使甚么兵刃?”霍都凝神看他那枝笔,但见竹管羊毫,笔锋上沾着半寸墨,实无异处,与武林中用以点穴的纯钢判官笔大不相同。正欲相询,突然眼前一亮,只见外面走进来一个白衣少女,她在厅口一站,眼光在各人脸上缓缓转动,似乎在找寻甚么人。

堂上群雄本来一齐注目朱子柳与霍都二人,但那白衣少女一进来,众人不由自主的都向她望去,但见这少女脸色苍白,若有病容,虽然烛光如霞,照在她脸上仍无半点血色,更显得她清雅绝俗,姿容秀丽无比。常人往往以“美若天仙”四字,形容一女子之美,但天仙究实其美如何,谁也不知,此时一见那少女,各人心头却不自禁都涌出“美若天仙”

四字。因她周身身材好象罩着一层淡云薄雾,似真似幻,如仙如鬼,总之与常人大大不同。杨过见到那少女,大喜若狂,胸口犹如猛地被人用铁槌击了一锤,从屋角里一跃而出,抱住了她,大叫:“姑姑,姑姑!”

原来这少女正是小龙女。她自从与杨过别后,重又潜水回进古墓石室,孤零零的独居。她在二十岁前在古墓中居住,当真是心如止水,不起半点漪澜,但自与杨过相遇,经过一番波折,再要如旧时一般事事不萦于怀,却是万万不能的了。每当在寒玉床上静坐练功,就想起杨过曾在此床睡过,坐在桌边吃饭,便会记起当时饮食曾有杨过相伴,练功不到片刻,每每心中烦燥,难以再练。如此过了一月,再也忍耐不住,决意去找杨过,但找到之后如何对他,自己实是一无所知。要知小龙女自幼独居古墓,人情世故一窍不通,宛若深山野人一般,师父更教她摒除情欲,养成了无喜无怒的性儿,不料后来剧变骤生,可真是手足无措了。

小龙女下得山来,但见事事新鲜,她那里识得道路,见了路人,就问:“你见到杨过没有?”肚子饿了,拿起人家的东西便吃,也不知该当给钱,一路之上闹了不少笑话。但人家见她天真美貌,个个让她三分,倒也无人与她为难。一日无意中在客店中听到两个大汉谈论,说是天下英雄好汉,都到紫荆关陆家庄赴英雄宴,她想杨过说不定也在那儿,于是打听路途,到得陆家庄来。

除了郝大通、尹志平、赵志敬等三人外,大厅上千余人均不知小龙女是何来历,只是见她美得出奇,人人心中都生特异之感,尹志平脸色惨白,身子发颤,赵志敬斜眼瞧他,微微冷笑。郭靖、黄蓉也是颇为诧异。

小龙女说道:“过儿,你果然在此,我找得你好苦。”杨过流下泪来,哽咽道:“你……你不再撇下我了吧?”小龙女摇头道:“我可不知道。”杨过道:“你到那里,我便跟着你到那里。”大厅之上千人拥集,他二人却是旁若无人,自行叙话。小龙女拉着杨过之手,心中也不知是嘉是悲。

霍都见了小龙女的模样,虽然心中一动,却不知就是当年自己上终南山去向她求婚之人,见杨过衣衫褴褛,却与她神情亲热,登生厌憎之心,说道:“咱们要比试功夫,你们让点儿地位出来吧。”杨过也没心思跟他答话,牵着小龙女的手,去到旁边坐下,共叙别来之情。

霍都转过头来,向朱子柳道:“你既不用兵刃,咱们拳脚上分胜败也好。”朱子柳道:“非也。我中华乃礼仪文教之邦,不同蒙古蛮夷,君子论文,以笔会友,敌人有笔无刀,何须兵刃?”霍都道:“既然如此,看招!”折扇挥开,一扇向他扇去。朱子柳斜身侧步,摇头摆脑,左掌在身前一掠,右手毛笔径向霍都脸上画来。霍都见他身法轻盈,招数奇特,当下不敢抢攻,要先瞧明他武功家数,再定对策。朱子柳笑道:“敝人笔杆儿横扫千军,殿下可要小心了。”说着笔锋向前疾点。

霍都王子虽是在藏边学的武艺,但金轮法王渊若湖海,中原各家各派的武功无一不通。霍都学武时即已决意赴中原树立威名,因此金轮法王曾将内地各位名家的得意招数一一与他拆解。岂知朱子柳用的兵器既已奇异,而出招更是匪夷所思,只见他笔锋在空中横书斜钩,似乎写字一般,然笔锋所指,却处处是人身大穴。

原来朱子柳是天南第一书法名家,虽然学武,却未弃文,后来武学愈练愈精,竟自触类旁通,将一阳指与书法融为一炉,这一路功夫乃是他私下所创,旁人武功再强,若是肚中没有文学根底,实难抵挡他这一路文中有武,武中有文,文武俱达极高境界的功夫,差幸霍都王子风流自命,自幼曾跟汉儒读过经书、学过诗词,尚能招架抵挡。只见他书法之中有点穴,点穴之中有书法,当真是银钩铁划,劲峭凌厉,而雄伟之中,自有一股清秀的书卷之气。

郭靖不懂文学,看得暗暗称奇。黄蓉却受乃父家传,文武双全,见了朱子柳这一路奇妙武功,极为佩服。郭芙走到母亲身边,问道:“妈,他拿笔划来划去,那是什么玩意?”黄蓉全神观斗,随口答道:“房玄龄碑。”郭芙愕然不解,又问:“什么房玄龄碑?”

黄蓉看得舒畅,不再答她。原来“房玄龄碑”是唐朝大臣褚遂良所书的碑文,乃是楷书的精品,前人评褚书如“天女散花”,盖书法刚健婀娜,顾盼生姿,笔笔凌空,极尽抑扬控纵之妙。朱子柳这一路“一阳书指”以笔代指,也是招招法度严谨,宛如楷书般的一笔不茍,霍都虽不懂一阳指的精奥,总算识得“房玄龄碑”中的每一个字,预计得到他那一横之后会跟着写那一直,倒也守得井井有条,丝毫不见败象。

朱子柳见他武功高强,长袖飞舞,喝一声采,叫道:“小心!草书来了。”突然间将头顶帽子除下,往地上一掷,长袖飞舞,狂奔疾走,出招全然不依章法。但见他如疯如癫、如酒醉、如中邪,大笔淋漓,指走龙蛇。郭芙又问:“妈,他发痴了么?”黄蓉道:“嗯,若再喝上三杯,笔势更佳。”于是提起酒壸,斟了三杯酒,叫道:“朱大哥,且喝三杯助兴。”左手执杯,右手中指在杯上一弹,那酒杯稳稳的平飞过去,那正是她桃花岛家传的绝技。朱子柳一笔捺出,将霍都逼开一步,抄起酒杯一口饮尽,黄蓉第二杯,第三杯接着弹去,霍都见二人在阵前劝酒饮酒,竟不把自己放在眼内,想挥扇将酒杯打落,但黄蓉弹杯之时正好凑着朱子柳的笔意,总是乘着空隙发去,叫霍都击打不着。

朱子柳连干三杯,叫道:“多谢,好俊的弹指神通功夫!”黄蓉笑道:“好锋锐的率意帖!”朱子柳一笑,心想:“我朱子柳一生自负聪明,总是逊了这小姑娘一筹。我苦研十余年的一路绝技,她一眼就能看破了。”原来他这时所书的,正是唐代张旭的“率意帖”,张旭号称“草圣”,乃是草书之圣,杜甫“饮中八仙歌”,诗云:“张旭三杯草圣传,脱帽露顶王公前,挥毫落纸如云烟。”黄蓉劝他三杯酒,一来切合他使这路功夫的身分,二来是使他酒意一增,笔法更具锋芒。

金轮法王瞇着眼睛观战,眼见霍都渐处下风,突然说道:“阿古斯金得儿,咪嘛哈斯登,七儿七儿呼!”众人不知他这几句藏语说些什么,霍都却知师父提醒自己,不可一味坚守,须使“狂风迅雷功”与他抢攻,当下长啸一声,啸声中隐隐有风雷之声,右扇左袖,鼓起一阵疾风,急向朱子柳扑来。

他鼓起这股劲风力道甚强,旁观众人不由自主的渐渐向后退开,只听他口中不住似霹雳般吆喝助威,原来这“狂风迅雷功”叱喝雷鸣,正是克敌制胜的一种厉害手段。朱子柳纵横开阖,奋袂低昂,真个是高视阔步,目无全牛,和他斗了一个旗鼓相当。两人翻翻滚滚拆了百余招,朱子柳一本“率意帖”将要写完,突然笔意一变,出手迟缓,然用笔又瘦又硬,古意盎然。黄蓉低低说道:“古人道:‘瘦硬方通神’,这一路‘褒斜道石刻’,真是千古未有之奇观。“霍都仍用”狂风迅雷功“对敌,只是对方力道加强,他扇子相应加劲,呼喝也更是猛烈。武功较逊之人,竟在大厅中站立不住,一步步退到了天井之中。

黄蓉见杨过与小龙女并肩坐在柱旁,离恶斗的二人不过丈余,自行喁喁细谈,对二人之斗固然丝毫不予在意,而霍都鼓动的劲风却也半点损不到他们。但见小龙女依带在疾风中猎猎飘动,她却行若无事,只是脉脉含情的望着杨过。黄蓉愈看愈奇,到后来竟是注视他二人多而看霍朱二人少了,心想:“这小女孩似乎身有绝顶武功,而过儿和她这般亲密,却不知她是那一位高人的门下?”

其实小龙女此时已有二十余岁,只因她自小在古墓中生长,不见阳光,皮肤特别娇嫩,内功又高,看来倒似只有七八岁一般。她在与杨过相遇之前,心无喜怒哀乐之情,须知七情六欲最能伤身,她活二十岁不过抵得常人活十年。若她真能遵师父之教,清心修练,不但百年之寿可期,而且到了百岁,身体容颜与五十岁之人一般无异。因此在黄蓉眼中看来,她倒似反较杨过为小,而举止稚拙、天真纯朴之处,甚至比郭芙更为显然,无怪以为她是小女孩了。

这时朱子柳用笔越来越是丑拙,但劲力却也逐步加强,笔致有似蛛丝络壁,劲而复虚,霍都暗暗心惊,渐感难以捉摸。金轮法王大声喝道:“马米八米,古斯墨斯。”这八个字不知是甚么意思,却震得人人耳中嗡嗡发响。朱子柳焦躁起来,心道:“他若再变招,这场架不知何时方能打完。”忽然间笔法又变,运笔不似写字,却如拿了斧斤在石头上凿打一般。这一节郭芙也瞧出来了,问道:“妈,朱伯伯在刻字么?”黄蓉笑道:“我的女孩儿倒也不蠢,他这一路指法是石鼓文。那是春秋之际,用斧凿刻在石鼓上的文字,你识识看,朱伯伯刻的是什么字。”

郭芙顺着他笔意看去,但见每一个字都是盘绕纠缠,倒像是一幅幅的小画,一个字也识不得。黄蓉笑道:“这是最古的大篆,无怪你不识,我也认不全。”郭芙拍手笑道:“那蒙古蠢材自是认不出了,妈,你瞧他满头大汗,手忙脚乱的贫相。”霍都对这一路古篆果然只识得一两个字。他不知朱子柳书写何字,自然猜不到笔法的间架结构和字画走路,登时难以招架。朱子柳一个字一个字篆将出来,文字果然古典,而作为书法之基的一阳指,也是加强发挥威力。霍都一扇挥出,收回稍迟,朱子柳将笔一抖,已在他扇上题了一个大篆。

霍都一看,茫然道:“这是‘网’字么?”朱子柳笑道:“不是,这是‘尔’字。”

随即伸笔又在扇上写了一字。霍都道:“这多半是‘月’字?”朱子柳摇头说道:“错了,那是‘乃’字。”霍都心神沮丧,摇动扇子,要躲开他的扇锋,不让他在扇上题字,不料朱子柳左掌斗然强攻,霍都忙伸掌抵敌,却给他乘虚而入,又在扇上题了两字,霍都这一次却识得了,叫道:“蛮夷!”

朱子柳哈哈大笑,说道:“不错,正是尔乃蛮夷。”群雄愤恨蒙古铁骑入侵,残害人民,个个心怀仇怨,听得朱子柳骂他“尔乃蛮夷”,都震天价的喝起采来。霍都给他用真草隶四种“一阳书指”杀得难以招架,早就落了下风,听得群雄这一股喝采的声势,心神更乱,只见朱子柳一笔直落,连书三个古字,那知他招来何方,只得勉力用扇护住面门胸口要害,突感膝头一麻,原来已被敌人倒转笔杆,点中了穴道。

霍都究是名家弟子,但觉膝弯酸软,眼见就要跪了下去,心想这一跪倒,那可再也无颜为人,强吸一口气,在膝间穴道一冲,要待跃开认输,朱子柳笔来如电,跟着又是一点,他以笔代指,用笔杆使一阳指法连环进招,霍都那能抵挡?膝头麻软,终于跪了下去,只羞得满脸通红。群雄欢声雷动。郭靖向黄蓉道:“你的妙策成啦。”黄蓉微微一笑。

武氏兄弟在旁观斗,见朱师叔的一阳指使得变幻无穷,心中俱感钦服,暗想:“他所用的指法咱们都已学过,但同一指法,功力强弱却是天差地远。”一个道:“哥哥!”一个道:“兄弟。”同时叫了一声,两人是一般的心思,都要出言赞佩师叔武功,突听朱子柳“啊”的一声惨叫,急忙回头,但见他仰天跌在地下,双腿乱伸。

这一下变起仓卒,人人都是大吃一惊。原来霍都认输之后,朱子柳存心忠厚,知道自己以一阳指法点中他的穴道,那是一灯大师的神妙指法,与平常点穴法全然不同,旁人须难解救,于是伸手在他胁下用力按了几按,运气解开他的穴道。也是他一念之仁竟招来了生死大祸,霍都的穴道甫解,心中突生杀机,口里微微呻吟,站起身来,右手拇指一接扇柄机括,四枚毒钉从扇骨中飞出,一齐钉在朱子柳身上。本来高手比武,既见输嬴,决计不可再行动手,何况大厅上众目睽睽,那里料到他会突施暗算?若是霍都在比武之际发射暗器,扇骨藏钉虽然巧妙,却决计伤害不了对方,此时朱子柳解他穴道,与他相距不外半尺,贴肉而发,纵有通天本领,也是难以闪避。

这四枚钉上所喂毒药,乃是藏边雪山毒蚕的体液,厉害无比。朱子柳一中毒钉,立时全身痛痒难当,倒地乱滚。群雄又惊又怒,纷纷戟指霍都无耻,痛斥他的无耻,霍都笑道:“小王反败为胜,又有什么耻不耻的?咱们比武在先,又没言明不得使用暗器。这位朱兄若是用暗器先行打中小王,那我也是认命罢啦。”众人虽觉他强词夺理,一时倒也没法驳斥。郭靖抢出将朱子柳抱起,但见四枚小钉整整齐齐的分钉他胸口四角,见他脸上似笑非笑,知道暗器上的毒药极是怪异,忙伸指先点了他三处大穴,使得血行迟缓、经脉闭塞,毒气不致散发入心,问黄蓉道:“蓉儿,怎么办?”黄蓉皱眉不语,她知要解此毒,定须霍都或金轮法王亲自用药,但如何夺到解药,一时却是踌躇无计。那渔人见师弟中毒深重,又是担忧,又是愤,拉起袍角在衣带中一塞,就要奔出去和霍都交手。黄蓉却思虑到比武的通盘大计,心想:“对方已胜了一场,若这渔人师兄出去,对方由藏僧达尔巴应战,胜负之数实所难料。”忙道:“师兄且慢。”那渔人道:“怎地?”饶是黄蓉智谋百出,这头一场既已输了,此后两场就甚是难处。

霍都王子使狡计胜了朱子柳,站在厅口洋洋自得,游目四顾,大有不可一世之概,突见小龙女和杨过拉着手儿款款深谈,竟是毫不将自己放在眼内,不由得心头火起,伸扇指着杨过喝道:“小畜生,站起来。”

杨过全神贯注在小龙女身上,但觉天下虽大,再无一件事能分他之心,因之霍都与朱子柳打得天翻地覆,他竟是视而不见,听而不闻。他与小龙女同在古墓数年,实不知自己对她也是刻骨铭心,生死以之。当日小龙女问他,是否要自己做他妻子,只以突然而发,他心中从未想过此事,竟是愕然不知所对,事后小龙女影踪不见,他在心中不知说了几千百遍:“我要的,我要的。我宁可立时死了,也要姑姑做我妻子。”

他与小龙女情意之生,两人都是在不知不觉间萌发,及至粗别,这才蓬蓬勃勃的不可抑制。杨过天生是个至性至情之人,那也罢了;小龙女却自小克制七情六欲,不起爱念,不生嗔怒,岂知情欲生有俱来,任谁摒除不得,突然间莫名其妙的钟爱了杨过,又竟比常人猛烈了十倍。杨过固然天不怕,地不怕,而小龙女对世俗礼法半点不知,只道我欲爱则爱,我欲喜则喜,又与旁人何干?因此上一个不理,一个不懂,二人竟在千人围观之间、恶斗剧战之旁,执手而语,情致缠绵。

霍都骂了一声,杨过仍是不曾听见,须知情痴方至时,实有常理所不可测度者。霍都更欲斥责,金轮法王忽然叫了几声藏语,说道己方已胜一场,可接着再斗第二场。霍都向杨过狠狠瞪了一眼,退回席间,大声说道:“敝方胜了一场,第二场由达尔巴师兄出手,贵方那一位英雄出来指教?”达尔巴从大红袈裟中取出一件兵器,走到厅中。众人见到他的兵刃,都是暗暗心惊,原来那是一个极粗极大的金刚降魔杵,向为佛教中护法尊者所用。达尔巴这降魔杵长达四尺,杵头碗口粗细,杵身金光闪闪,似是用纯金所铸,这份量可比钢铁要重得多了。

他来到厅中,向群雄合什行礼,举手将杵往上一拋,砰的一声落将下来,把厅上的青花大砖打得粉碎,杵身陷入泥中,深达二尺。这一下先声夺人,此杵的重量可知,瞧他又干又瘦的一个和尚,居然使得动此杵,则武功膂力又可想而知。

黄蓉心想:“靖哥哥自能制服这莽和尚,但第三场那法王出手,我方无人能挡,这场比武是输定了,说不得,我勉力用巧劲斗他一斗。”一提打狗棒,说道:“我出手吧!”

郭靖大惊,忙道:“使不得,使不得,你身体不适,怎能与人动手?”黄蓉也觉没有把握取胜,若是输了这一场,第三场便不用比了,正踌躇间,一灯大师座下大弟子点苍渔隐叫道:“黄帮主,我去会会这恶僧。”他见师弟中毒后麻痒难当的惨状,心急如焚,急欲报仇。黄蓉也是确无妙策,心想:“眼下只有力拼,若他胜得藏僧,靖哥哥再以硬碰硬,与那金轮法王分个高下便了。”于是说道:“师兄请小心了。”

武氏兄弟取过师伯所用的两柄铁桨呈上,点苍渔隐挟在胁下,走到厅中,他双眼火红,盘着达尔巴走了一圈。达尔巴莫名其妙,见他打圈子,跟着转身。点苍渔隐猛然大喝一声,取出双桨,往他头顶直劈下去。达尔巴身法好快,一伸出拔起降魔杵一架,桨杵相交,当的一声大响,各人震得耳中嗡嗡发响。两人虎口都是隐隐发痛,知道对方力大,各自向后跃开。达尔巴说了一句藏语,渔隐却用一句大理的土话骂他,二人谁也不懂,突然间欺近身来,桨杵齐发,又是金铁交鸣的一声恶响。

这番恶斗,再不似朱子柳与霍都比武时那般潇洒斯文,二人铜缸对铁瓮,大力拼大力,各以上乘的外门硬功相抗,只瞧得旁观众人惊心动魄,尽皆骇然。

一秒钟记住本站网址:JinYongXiaoShuo.COM金庸小说拼音全拼写。

喜欢旧版《神雕侠侣》小说吗?喜欢金庸小说全集吗?喜欢就用力顶一下吧!

看网友对 第三四章:一阳书指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