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金庸小说全集>>旧版《神雕侠侣》小说在线阅读

第三五章:武林盟主

小说:旧版《神雕侠侣》    作者:金庸
选择背景色: 黄橙 洋红 淡粉 水蓝 草绿 白色 选择字体: 宋体 黑体 微软雅黑 楷体 选择字体大小: 恢复默认

点苍渔隐在湘西侍奉一灯大师隐居之时,日日以铁桨划舟,逆溯激流而上,因之双臂练得肌肉坟起,膂力奇大。他是一灯的大弟子,在师门亲炙最久,一灯大师见他生性纯朴粗鲁,向来极为喜爱,只是他天资不佳,内功没有朱子柳一示三通,但外门硬功,却是厉害之极。此时与藏僧达尔巴用外功硬拼,正是用其所长,但见他双桨飞舞,直上直下的强攻。这两柄桨一柄总是五十来斤重,他却举重若轻,与常人使用几斤重的刀剑一般运用自如。

达尔巴自负膂力无双,岂知在中原竟遇到这样一位神力将军,对方不但力大,招数更是精妙,当下使动金刚杵,杵对桨,桨对杵,两人均是攻多守少。

当朱子柳与霍都比武之时,厅上观战的群雄均已避风散开,此刻三般重兵刃交相拼斗,别说兵风难挡,即是桨杵相撞时所发出的声响,也是极难受。大多数人都是双手掩耳而观。烛光照耀下,黄金杵化成一道黄光,镔铁桨幻为两条黑气,交相缠绕,越斗越是激烈。

这场好斗,众人实是生平未见。更凶险的情景固然并非没有,但高手以内功比拼,内里虽然紧张异常,外表看来却是甚为潚酒斯文。世上如点苍渔隐这般神力之人已经极为罕有,要两个膂力相若,武功相若之人碰在一起,舍生忘死的相斗,更是难遇难见了。

郭靖与黄蓉看得满手是汗,郭靖道:“蓉儿,你瞧咱们能胜么?”黄蓉道:“现在还瞧不出来。”其实郭靖何尝不知一时之间难分胜负,但盼妻子说一句“渔隐可胜”,心中就可大为安慰。

再拆数十招,两人力气丝毫不衰,反而精神愈长,点苍渔隐一桨一桨打出,口中吆喝助威。达尔巴问道:“你说甚么?”他说的是藏语,渔隐那里懂得,也问:“你说甚么?”达尔巴也是不懂,两人各自乱骂,只打得厅上桌椅大片横飞,不论金杵或是铁桨,只要带上甚么东西,甚么东西立时遭殃。大家担心他们一个不留神打中了柱子,那座大厅立时就会塌将下来。

金轮法王和霍都也是瞧得暗暗心惊,看来这样恶斗下去,达尔巴纵然得胜,也必脱力重伤,但激战方酣,怎能停止?

两人跳荡纵跃,大呼鏖战,黄光黑气将烛光逼得也暗了下来,猛然间震天价一声大响,两人同声大喝,一齐跳开。原来渔隐右手铁桨和金杵硬掽一招,各使全力,那铁桨柄较细,不及金杵坚牢,竟尔断为两截。桨片飞开,当的一声,跌在小龙女身前。小龙女与杨过说得出神,毫没留神,桨片压在她脚指上,她“哎哟”一声,跳了起来。她这一呼痛,杨过方才惊觉,忙问:“你受伤了吗?”小龙女抚着脚指,脸现痛苦神色。

杨过大怒,转头寻找是谁投来打痛了她,一回身,只见点苍渔隐右手拿着断桨,正在与达尔巴争执,要以单桨与他重斗。达尔巴只是摇头,不肯再打,原来他知敌人力气功夫和自己半斤八两,若再比试,自己决然胜,既在兵刃上占了便宜,这场比武就算胜了。

霍都王子站了出来,朗声道:“咱们三场中胜了两场,这武林盟主之位自该属于我师,各位……”他话未说完,杨过向渔隐道:“你干么用铁桨打我姑姑?”渔隐道:“我…

…我……”杨过道:“你打痛了她的脚,快去赔礼。”渔隐见他是个孩子,只道他胡言乱语,并不理他。杨过忽地伸手,将他的断桨夺了过来,叫道:“你快赔我姑姑的脚。”霍都被他打断话头,大是气恼,喝道:“小畜生!快滚开!”杨过用桨柄打了过去,叫道:

“小畜生骂谁?”

霍都听他问:“小畜生骂谁”,顺口答道:“小畜生骂你!”他那里知道南方孩子们向来用这种套子互相斗口,一不留神,已自上当。杨过哈哈大笑,说道:“不错,是小畜生骂我。”大厅上情势本来极是紧张,这少年突然这么一搅,群雄都笑了出来,霍都大怒,折扇直出,往杨过头顶击去。

群雄都是侠义之人,适才见到霍都的武功极为了得,这一扇若是打在杨过头上,不死也必重伤,齐声叫了起来:“不得以大欺小。”郭靖飞身抢出,正要伸手夺他扇子,杨过头一低,已从霍都臂下钻过,桨柄一绕,竟用打狗棒法的“缠”字诀,在霍都脚下一绊。

霍都立足不稳,一个踉跄,险险跌倒。亏得他武功高强,将跌势硬生生变为跃势,凌空窜起,稳稳落下。

郭靖一怔,问道:“过儿,怎么了?”杨过笑道:“没甚么。这厮瞧不起洪七公的打狗棒法,我就用打狗棒法摔他一个斛斗。”郭靖大奇,又问:“你怎么会了?”杨过撒一个谎道:“刚才鲁帮主和他动手,我瞧了一下,也就学会了。”郭靖自己天资鲁钝,以为世上聪明之人甚多,对他的话倒也将信将疑。

霍都给杨过这么一绊,只道是自己不小心,那里想得到这二十岁不到的少年竟有极高武功,心想眼下争盟主是大事,办完正事再打发这小子不迟,于是大踏步走到郭靖面前,朗声道:“郭大侠今日比武是咱们胜了,我师金轮法王自是天下武林盟主,可有那一位不服……”他话未说完,杨过悄悄走到他的身后,桨柄一探一送,使开打狗棒法中第四字“戳”字诀,忽地一棒向他臀上戳去。霍都何等功夫,有人在背后突施暗算,岂有不知之理?可是那打狗棒法神妙无比,他虽然惊觉,但要闪避却是万万不能,噗的一下,正中臀部。

饶是他内功深厚,臀部又是多肉之处,可是这一下却也极是疼痛,兼之出其不意,他只道定可避过,偏偏竟又戳中,不由得“啊”的一声叫了出来。杨过道:“甚么东西?我就不服?”

群雄又是惊讶又是好笑,心想这少年不但顽皮,而且大胆,这蒙古王子居然两次着了他的道儿。至此地步,霍都再也不能置之不理,但他仍然未将杨过当作敌手,反手一记耳光,心想先打一巴掌出气再说。他虽是顺手一掌,但这一掌刚柔相济,含劲蓄势,蕴藏着西藏派武功的精华,预拟一掌要将他打昏躺下。郭靖知道厉害,那肯让杨过中此一掌,左手探出,反手一勾,已将他手掌抓住,劝道:“你怎能跟少年人一般见识?”霍都被他一把抓住,但感半身发麻,不禁惊怒交集。杨过乘势横过桨柄,一棍打在他的臀上,叫道:

“小畜生不听话,爸爸打你屁股!”郭靖喝道:“过儿快退开,不许胡闹!”但群雄均已嘻嘻哈哈,笑成一团。

蒙古一边的武士们却纷纷叫嚷起来:“两个打一个么?”“不要脸!”“是不是再比过?”郭靖一怔,放脱了霍都。黄蓉眼光极为敏锐,见杨过这一绊一戳,确是打狗棒法的精妙招数,心下大为起疑:“他从何处偷学得到这路棒法?难道我教鲁有脚之时,每一招都给他瞧去了?但是唯恐有人偷瞧,教棒时每次均四下查过,他怎能瞒过我的眼光?”于是叫道:“靖哥哥,你来。”郭靖回到妻子身旁,但他担心杨过吃亏,眼光仍停留在二人身上,只见霍都挥掌飞脚,不住向杨过攻去。杨过一面闪避,一面大叫道:“打你屁股,打你屁股!”横着桨柄,向他臀部猛击,但此时霍都展开身法,已自打他不着,每一棍都落了空。

霍都用折扇想打杨过的头,杨过却用铁桨的桨柄去打他后臀,两人你追我赶的在厅上绕圈子,却是谁也打不着谁。初时大家只觉滑稽古怪,但看二人绕了几个圈子,心中都惊讶起来,原来杨过衣衫褴褛,年纪又小,但步法轻盈,行动敏捷,简直和霍都不相上下。

霍都几次飞步击打,都给他巧妙避开。点苍渔隐与达尔巴本来各执兵刃,互相怒目而视,一个要冲上去再行比武,一个是全神戒备,以防对方突袭,但见霍都竟然奈何不了这样一个无名少年,都是极为诧异,变成一个裂开了嘴嘻嘻而笑,一个用藏语叽哩咕噜的咒骂。

霍杨二人又绕了两个圈子,霍都已瞧出他轻身功夫了得,一味跟他赛跑,说不定还输在他脚下,突然一个转身,伸左掌抓他桨柄,右手扇子往他腿侧“环跳穴”上点去。这一下出手,已不是惩戒顽童的手法,却是正正式式的比武过招了。杨过年纪虽小,胆子却大,眼见对方使出上乘武功,却仍不与他正面对战,侧身避开他的点穴,横着桨柄乱打,叫道:“老子打你屁股!”用这种戏弄手段和敌人过招,那必须比对方武功高出极多,方无危险。杨过虽然学过许多上乘武功,但以功力而论,万万不及霍都,如此胡闹本来必定遭殃。

但众人见他乱蹦乱跳,一齐大笑,这么一笑,霍都倒也给弄得心神不定,只怕在天下英雄面前被他打中屁股,那可再也无颜见人,因之全神贯注的闪避,一时竟忘了反击,杨过这才末遇危险。

到了此时,黄蓉早已看出杨过曾受高人指点,际遇非常,武功自不同凡响,心想由他胡搅,许能挽回连败两阵的颓势,也未可知,于是高声说道:“过儿,你好好和这位大哥比一比吧,我瞧他不是你的对手。”杨过向霍都伸了伸舌头,道:“你敢不敢?”说着站定了脚,指着他的鼻子。

霍都极是狡滑,心想咱们连胜两场,武林盟主已然夺得,何必再节外生枝?于是说道:“小畜生,如此顽皮,总是要好好教训你的,现下倒也不忙,就请天下武林盟主金轮法王给大伙儿说话,大家一齐听他老人家的号令?”

群雄轰然抗辩,嘈杂喧哗。霍都大声道:“咱们言明在先,三赛两胜,各位说过的话,算人话不算?”群雄都是侠义道中人,均知驷不及舌之义,要他们出尔反尔,那是万万不肯的,刚才这两场实在输得冤枉,第一场是反胜为败,第二场只是折断了兵刃,但若说不败,却也有点说不过去。众人被他问得张口结舌,一时无言可对。

杨过道:“为甚么这老和尚能做天下武林盟主?我瞧他不配。”霍都怒道:“这小孩的师父是谁,快领去管教。再在这里撒野,我下手可要不留情面了。”杨过笑道:“我师父才是天下武林盟主,你师父有什么本事?”霍都道:“你师父是谁?请出来见见。”他已领教过杨过身手不凡,心想他师父必是高手,是以用了一个“请”字。

杨过道:“今日争武林盟主,都是徒弟替师父打架,是也不是?”霍都道:“不错,咱们三场中胜了两场,所以我师父是盟主。”杨过道:“好吧,就算你胜了他们,那又怎地?我师父的徒弟你可没有打胜。”

霍都说道:“你师父的徒弟是谁?”杨过哈哈大笑道:“蠢材,我师父的徒弟自然是我。”群雄听他说得有趣,都哈哈大笑起来。杨过笑道:“咱们比三场,你们胜得两场,我才认老和尚作盟主。若是小弟胜得两场,对不起,这武林盟主只好由我师父来当了。”

众人听杨过说到此处,心想莫非当真是大有来头的人物,要来和洪七公、金轮法王争那武林盟主,不管他师父是谁,总是汉人,自比让蒙古国师抢了盟主去去的好,于是大家纷纷附和:“对,对,除非你再胜得两场。”“这位小哥说的甚是。”“中原高手甚多,你侥幸胜了两场,有甚希罕?”

霍都心下计议:“对方最强的两个高手已经败了,再来两个又有何惧?就怕他们行车轮战术,打败两个又来两个。”于是说道:“尊师要争这盟主之位,原也在理,只是天下英雄何止千万,比了一场又是一场,却比到何年何月方了?”杨过头一昂,说道:“旁人作盟主,我师父也不愿理会,但她瞧着你师父心里就有气。”霍都道:“尊师是谁?他老人家可在此处?”杨过笑道:“他老人家就在你眼前,喂,姑姑,他问你老人家好呢。”

小龙女“嗯”的一声,向霍都点点头。

群雄先是一怔,随即哈哈大笑,因小龙女容貌俏丽,年纪似乎尚小于杨过,怎能是他师父?显是杨过有意取笑,作弄霍都了。只有郝大通、赵志敬、尹志平等人知他所言是实。黄蓉虽知杨过的武功曾得高人传授,却也决不相信小龙女这样一个娇弱幼女会是他的师父。

霍都大怒,喝道:“小顽童胡说八道!今日群雄聚会,有许多大事要干,要那容得你在此胡闹?快给我滚开。”杨过道:“你师父又黑又丑,说话叽咕哩噜,难听无比,你瞧我师父多美,多么清雅秀丽,让她做天下武林盟主,岂不是比你这个黑和尚强得多么?”

小龙女对世事全然不懂,听杨过公然赞自己美丽,心中高兴,嫣然一笑,果如异花初胎,美玉生晕,明艳无伦。

群雄见杨过作弄敌人越来越是大胆,都感痛快,但有些老成之人却暗暗为他担心,生怕霍都忽下杀手。果然闹到此时,霍都再也忍耐不住,叫道:“天下英雄请了,小王杀此顽童,那是他自取其咎,须怪不得小王。”折扇一挥就要往杨过头顶击去。杨过模仿他说话神气,挺胸凸肚,叫道:“天下英雄请了,小顽童杀此王子,那是他自取其咎,须怪不得小顽童!”群雄轰笑声中,他突然横过桨柄,往霍都臀上挥去。

霍都儩身让过,折扇斜点,左掌斜点,左掌如风,直击对方脑门。扇点是虚,掌击却实,这一掌用了十成威力,存心要一掌将他打得脑浆迸裂。杨过一闪身,顺手将一张方桌一推,只听格的一声,霍都这一掌击在方桌之上,登时木屑横飞,方桌塌了半边。群雄见他掌力惊人,不禁咋舌。霍都随即飞脚将桌子踢开,跟着进击,杨过见他这一掌又快又狠,再也不敢轻忽,舞动桨柄,就使打狗棒法和他斗了起来。那打狗棒法的招数洪七公已全部传授,口诀和变化又曾听黄蓉传于鲁有脚,他聪明伶俐,两下里一凑合,果然使得头头是道。只是太桨柄太过沉重,又短了半截,运用之际甚不方便,拆了十余招,已被霍都扇中夹掌,困在一隅。黄蓉见他每一招果真都是打狗棒法的嫡传,虽然运用未熟,招数不纯,但出手姿式无一不合,知他兵刃不顺手,当即步到厅中,伸棒在二人之间一隔,说道:

“过儿,打狗须用打狗棒,我这棒儿借给你吧,打完恶狗,立即归还。”因打狗棒是丐帮的镇帮之宝,外人不得使用,是以黄蓉特别言明借用。杨过大嘉,接过竹棒,黄蓉在他耳边低声道:“逼他交出解药。”杨过未留神霍都与朱子柳的恶斗,不知什么解药,待要相询,霍都已一掌劈了过来。

杨过提起打狗棒往他小腹一点。这竹棒又坚又韧,以打狗棒使打狗棒法,那自是得心应手,威力倍增。霍都本来一掌劈向他头颈,见他棒到,径刺自己脐下三寸的“关元穴”

,这正是任脉的要穴,他小小顽童,认穴竟如此准确,倒不由得一惊,他与杨过已交手数次,但以前自己在气恼头上,一直未予重视,此次见他出手刺穴,这才当真认他是敌手对手,再也不敢轻忽,撤掌回身,转扇护胸,旁观的高手甚多,见他如此使招,显是对杨过颇为忌惮,均感诧异更甚。

杨过说道:“且慢,小顽童决不白白与人过招,须得赌个利物。”霍都道:“好,你若输了,向我磕三个头,叫三声爷爷。”杨过又使江南顽童常用的讨便宜套子,假装没有听见,问道:“叫什么?”这种套子突然使将出来,不知者极易上当。霍都生长蒙藏,日常相处的都是淳朴单纯之辈,那懂这种江南顽童的狡狯,顺口答道:“叫爷爷!”杨过应道:“嗯,乖孙儿,再叫一声。”霍都脸上一红,又知上当,一咬牙,右扇左掌,狂风暴雨般攻了过来。杨过奋力抵挡,说道:“你若输了,就须将解药给我。”霍都怒道:“我输给你?你快别做梦,小畜生!”杨过竹棒一起,喝道:“小畜生骂谁?”霍都道:“小畜生骂……”话到口边,猛然省起,总算悬崖勒马,硬生生把最后一个“你”字缩回嘴里。杨过笑道:“小番王,教了你一个乖,你记着吧。”他话是说得轻巧,手上却越来越是艰难。要知霍都王子是金轮法王的得意弟子,深得西藏喇嘛武功的精要,他与一灯大师最强的弟子朱子柳拆得近千招,功力之深,与杨过自是不可同日而语。杨过初时使弄狡诈,激动他的怒气,处处乘机占得便宜,居然支持了这么许久,已是大为赞许,都说:“这孩子了不起。”大家互相询问,这少年却是谁的门下。

霍都见敌人势劣,掌力越是加强。按理说杨过所使的打狗棒法神妙莫测,该当胜得敌人,但洪七公只授了他架式,棒法的口诀秘奥,他甫自黄蓉口中听到,仗着聪明绝顶,两者已能融合使用,然要立时之间全然领会,施展威力,自是决无此理。再斗一会,杨过东挡西搪,已难招架。

郭芙与武氏兄弟自厅中比武开始,一直全神观斗,三个人凑首悄悄议论,及至杨过出来动手,三人实是大出意料之外,武氏兄弟说他在狂妄愚鲁,自讨苦吃,郭芙偏和他们抬杠,赞他大胆机敏。武氏俩对望一眼,登时大有轻松之感,但后来杨过称她师父,虽然不知真假,二人心头又沉重起来。这时见杨过给霍都逼得手忙脚乱,两兄弟自知不该幸灾乐祸,希冀敌人获胜,然内心深处,竟是盼望他这觔斗栽得越重越好。二人只因患得患失,于是忽嘉忽忧,心情瞬息之间,连变量变。

郭芙对杨过虽无好感,亦无厌憎之心,只当他是个落魄无能之人,不足挂怀,父亲虽说要将自己终身许他,但她深信此事决难成真,听过之后只是一笑,后来见杨过武功非同小可,那也只是大为惊异而已,见他落败,却是大为担心。

杨过知道如此相斗,十招之内,便要被敌人打倒,危急中见小龙女倚在柱上,神色关注,随时要出手相助,心念一动,突然一棒挥出,身子斜飞,从小龙女脚上跃了过去。霍都喝道:“那里走?”挥扇追击。

小龙女双足微微一抬,右足足尖尖踢向霍都右足外踝的“昆仑穴”,左足足尖踢他左足心的“涌泉穴”。也算霍都武功极为精强,见微知着,变化迅捷,小龙女双足稍起,旁人毫不在意,他已知她是用极厉害的招数忽施突袭,百忙中施一招“鸳鸯连环腿”,双足向空连环虚踢,这才避开她两记来无影去无踪的点穴,杨过从小龙女脚上跃过,已自预料到有此一着,不待敌人落地,打狗棒一探,递了出去,霍都伸扇在棒上一搭,斜身飞开,离得小龙女远远地,不自禁多望了她两眼,心想:“中原果然尽多能人,这一男一女年纪轻轻,武功怎地如此了得?”

杨过得了这一招之利,发挥棒法中的攻手,进了三记杀招,霍都大感狼狈,尽力抵御,岂知第四招上杨过已无奥妙棒法,缓得一缓,被他反击过来,又处劣势。旁人不懂棒法,还不怎地,黄蓉却连连暗呼可惜,忍不住念道:“棒回掠地施妙手,横打双獒莫回头。

拐庹谴蚬钒舴ǖ木髑希罟丛苋酥傅悖恢苏懈玫庇诖耸庇贸觯没迫啬钇穑奔春岚袈拥兀被鞑换亍?

这一棒去得古怪,杨过虽然使了,实不知有何功效,岂知棒儿击出,正巧霍都举扇斜挥,他一招尚未用全,已知不妙,急忙跃起相避。黄蓉又念道:“狗急跳墙如何打?击狗臀兮劈狗尾。”须知这路棒法在丐帮中世代相传,做乞丐的有甚文雅之士,口诀语句自然俚俗,旁人还道是黄蓉出言讥骂敌人是狗,却不知她正在指点杨过武艺。那打狗棒法虽是除丐帮帮主外不别人,但一来杨过已自学会,二来这场比武关系重大,务须求胜,当下也顾不得帮规所限,看到两人进退攻守的情势,不住口的出言指示。

她每一句话都说得正中窍要,兼之杨过机伶无比,数次得手之后,再不思索,一听黄蓉提得几字,立即施展出来。这打狗棒法果然威力奇强,霍都空有一身武功,竟被一根竹棒逼得团团乱转,再无还手余地。

眼见再拆数招,霍都就要落败,群雄睁大了眼睛,均是惊喜交集。霍都折扇进了两招,奋力把杨过迫开一步,叫道:“且住!”杨过笑道:“怎么?认输了吧?”霍都脸上犹似罩了一层严霜,冷然道:“你说是为你师争夺盟主,怎么用的是洪七公的武功?若说为洪七公争盟主,适才已比过两场,到底是胡混瞎赖,这是怎的?”

黄蓉一想不错,他这话倒是难以辩驳,正想跟他强词夺理一番,杨过已接口道:“你这次说的倒算是人话,这棒法果然非我师父所授,纵然胜得你,谅你也不服。你要见识我师门的功夫,丝毫不难。我所以借用别派功夫,就怕本门功夫用将出来,你输得太惨。”

原来杨过听他说了这番话,回头向小龙女望了一眼,猛然省起:“幸亏这番王提醒了我,若是我用打狗棒法胜他,怎能显出我姑姑的本事?姑姑岂不怪我数典忘祖?”其实小龙女一派天真,心中充满了对杨过的柔情蜜意,只要眼中看着他,那就心满意足,万事全不挂怀,杨过胜也好,败也好,她觉一切无关紧要,至于他是否用本门武功,是否听由黄蓉指点,她更是半点不放在心上。

霍都心想:“你若不用打狗棒法,十招之内取你性命易如反掌。”当下冷笑道:“这就是了,定须领教尊师的高招。”杨过在古墓中练得最纯最精的乃是剑法,于是向群雄道:“那一位尊长请借一柄长剑一用。”厅上千余人之中倒有二百余佩剑,听杨过如此说,一齐答应,纷纷拔剑。

郝大通和孙不二俱是侠义之士,未曾拜王重阳为师之时,已然心怀忠义,后来受王重阳熏陶,爱国御侮之心更是热切。杨过反出全真教,他们自是甚感恼怒,但此时见他力抗强敌,为中华争光,登时将门户私见拋在一旁。孙不二武功在全真七子中最弱,王重阳临终时就将全真教最锋利的一把宝剑传给了他,俾以利器补武功之不足。她见杨过借剑拒敌,当即身形一纵,抢在头里,双手横托一柄青光闪闪、寒气森森的宝剑,说道:“你用这柄剑吧!”

杨过见那剑犹如一泓秋水,知是断金切玉的利刃,若用以与霍都交手,定可占得不少便宜,但他一见到孙不二身上的道袍,立时想起自己在重阳宫中所受的屈辱,又想起孙婆婆横死在郝大通掌下,白眼一翻,却不接剑,转头从一名丐帮弟子手中取过一柄黑沉沉的生锈铁剑,说道:“就借大哥此剑一用。”竟将孙不二僵在当地,进退不得。她虽出家修道,终究武学之士火性难净,自己好意借剑,他竟如此无礼,不禁大为恼怒,欲待开口斥责,却又是大敌当前,不便另起争端,当下强忍怒气,退回人丛。也是杨过的性子太过刚硬,爱憎极其强烈,本可乘此良机与全真教修好,这么一来,双方嫌隙却更深了。

霍都见他不取宝剑,却拿了一把锈得斑斑驳驳的铁剑,心中多了一层忌惮之意。盖武功练到极高境界,摘花采果均可伤人,原已不仗兵刃锐利,心想敌人取了这样一柄钝剑,当真是有恃无恐不成,当下张开折扇,扇了两扇,欲待开口叫阵,杨过用剑尖指着折扇上朱子柳所写的四字,笑道:“尔乃蛮夷,众人皆知,倒也不用张扬了。”霍都脸上微微一红,折扇拍了一声,折成一根短棒,向他“肩井穴”微点,左掌呼地劈出,凌厉狠辣,极其刚猛。

杨过在古墓中数年苦练,已尽得古墓派武功的秘要。当年林朝英古墓苦修,创下玉女心经的武功,连武功天下第一的王重阳尚且逊她一筹,直到王重阳得到“九阴真经”才再能胜她。林朝英创出这剑法不再出墓,后来只传了她的贴身丫鬟,那丫鬟传小龙女,这三人非但不涉武林,连终南山也没下过一步。李莫愁虽是小龙女的师姊,但她师父知她人品不端,未传她最高深的武功。此时杨过使将出来,大厅上虽然群贤毕集,那一间那一派的高手均在与会,但除小龙女外,竟无一人识得杨过使的是什么剑法。

这一派武功的创始人固是女子,而且接连两代的弟子也都是女人,不免轻柔有余,猛恶不足。小龙女教导杨过的架式,都带着一分袅娜风姿,杨过融会贯通之后,将那女子神态尽数化除,转为飘逸灵动。古墓派的轻功当世无比,此时但见杨过满厅游走,一招未毕,二招已至。剑招初出时人尚在左,剑招抵敌时身已转右,似乎剑是剑,人是人,两者漠不相干,一套剑法只使得十余招,群雄无不骇然钦服。

那霍都王子一扇功夫本来是武林中的一绝,扇打点刺,也是以飘逸轻柔取胜,此刻到古墓派的绝顶轻功,竟然施展不出手脚,加以他扇上给朱子柳写上那四个字,被杨过一番取笑,不愿再行张开,这样一来,扇上又自打了一个折扣。

郭芙与武氏兄弟见他功夫竟然如此了得,六只眼睛睁得大大的,再也无话可说。旁观众人之中,第一喜欢的要算郭靖,他见故人之子忽尔练成这样高妙的武功,连自己也瞧不准他的家数,想起自己郭家与杨家的累世交情,不由得悲喜交集。黄蓉斜眼望了丈夫一眼,见他眼眶微红,嘴角却带笑容,知他心意,伸手去握住了他右手。

一秒钟记住本站网址:JinYongXiaoShuo.COM金庸小说拼音全拼写。

喜欢旧版《神雕侠侣》小说吗?喜欢金庸小说全集吗?喜欢就用力顶一下吧!

看网友对 第三五章:武林盟主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