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金庸小说全集>>旧版《神雕侠侣》小说在线阅读

第三六章:玉蜂神针

小说:旧版《神雕侠侣》    作者:金庸
选择背景色: 黄橙 洋红 淡粉 水蓝 草绿 白色 选择字体: 宋体 黑体 微软雅黑 楷体 选择字体大小: 恢复默认

霍都眼见不敌,心头烦躁,暗思若是今日竟折在这小子手中,声名扫地,还说甚么王霸大业?只见杨过一剑斜指,剑尖分花,竟是高刺三处,若是纵跃闪避,登时落了下风,当下也顾不得他出言讥刺,张开折扇,挡了他这三刺,口中一声呼喝,又用“狂风迅雷功”反击。他右扇在袖,鼓起一阵疾风,袖中隐藏铁掌,口里大声呼喝,一个武林高手与一个少年过招,竟然不得不用出看家本领,全力施为,即令得胜,脸上也无光采。但此时他只求不败,那里还顾得这许多?大声叫嚷,一招狠似一招。杨过剑走轻灵,招断意连,绵绵不绝,当真是潇酒流落,翰逸神飞,大有晋人乌衣子弟,裙屐风流之态。这套美女剑法本以风姿佳妙取胜,衬着霍都吆喝酣斗,更加显得怹雍容徘徊,闲雅都丽。杨过虽然一身破衣,但一使这路剑法,人人眼前一亮,但觉他清华绝俗,活脱是个翩翩公子。

那知杨过一求姿式端丽,剑上的威力却不易发挥。霍都豁出了性命不要,愈斗愈狠,杨过渐感吃力。郭靖、黄蓉武功高强,已知他要落败,都是眉头渐渐皱拢,只见霍都扇底与袖间的风劲越鼓越劲,不由得暗呼:“不好!”忽见杨过铁剑一扬,叫道:“小心!我要放暗器了!”霍都曾用扇中毒钉伤了朱子柳,听他如此说,以为他的铁剑就如自己折扇一般,也是藏有暗器,自己既以此手段行险取胜,自是难怪对方邯郸学步,见杨过铁剑一指,急忙向左跃开。那知杨过左手剑诀一刺,引着铁剑攻了过来,那里有什么暗器?

霍都知道上当,骂了声:“小畜生!”杨过道:“小畜生骂谁?”霍都不再回答,催紧疾风。杨过左手一扬,叫道:“暗器来了!”霍都忙向右避,杨过一剑正好从右边疾刺而至,急忙缩身摆腰,剑锋从右肋旁掠过,相距不过寸许,这一剑甚为凶险,一刺不中,群雄都叫:“可惜!”蒙古众武士却都暗呼:“惭愧!”

霍都虽然死里逃生,也吓得背生冷汗,但见杨过左手又是一扬,笑道:“暗器!”竟然不去理他,自行挥掌迎击,果然对方又是行诈。杨过一剑刺空,纵前扑出,左手第三次扬起,笑道:“暗器!”霍都骂道:“小……”第二个字尚未出口,眼前银光闪动,这一下相距既近,又是在他数次行诈之后毫没防备,急忙涌身跃起,只觉腿上微微刺痛,已被几枝甚么细小的暗器射中。

这一下中计,与他行奸伤了朱子柳的情势极为相似,但他想暗器细微,虽中亦无大碍,盛怒之下,扇戳掌劈,要将杨过立毙于掌下。杨过知道已经得手,那里还和他力拼,只是舞剑守住门户,笑哈哈的道:“你一身武功,却丧生在荆紫关前,可惜啊可惜!”霍都正要挥掌,突觉腿上一下麻痒,似被一只大蛟叮了一口,他一提气忍住,要待发招,麻痒处更加厉害了。他心里一惊:“不好,小畜生暗器有毒。”念头上只转得一转,腿上痒得再也无法忍耐,也顾不得大敌当前,拋下扇子,伸手就去搔痒,只这么一搔,竟连心中也都痒了,口中啊啊大叫,在厅上滚来滚去。须知古墓派玉蜂神针之毒,天下罕见罕闻。中了一枚已自难当,何况连中数枚?

那玉蜂针极为细小,杨过发射时厅上群雄倒一大半没有瞧见,突然见霍都倒地而滚,还不知杨过是使了甚么功夫。那藏僧达尔巴大踏步走出,抱起师弟交在师父手中,转身向杨过道:“小孩子,我来和你比武!”金刚杵横扫,疾向杨过腰间打去。

这一杵挥将过来,带着一道金光。那黄金杵极为沉重,他随便一出手就起金光,其膂力之强,手法之快,也就可想而知了。杨过双脚不动,腰身向后缩了尺许,那金刚杵恰好在他腰前掠过,那知达尔巴不等金杵的势头用足,手腕用劲,金杵的横挥之势斗然间变为直挺,竟向杨过腰间直送过去。这一下变招人人出乎意料外,杨过也是一惊,忙将铁剑在金杵上一压,身子借力飞了起来。

达尔巴金杵一击,不等他落地,加紧追击,杨过铁剑又是在金杵上一按,二度上跃,达尔巴大喝一声:“往那里逃?”金杵跟着过来。杨过身在半空,不便转折,眼见情势极为危急,当下行险侥幸,突然伸手抓住了杵头,一剑直削下去。如果他力气和对手相差无几,达尔巴非撤手放杵不可。只是达尔巴本力强他数倍,用力一夺,急向后退。杨过放开杵头,轻轻巧巧的落下地来。他接连三招被逼在半空,性命真是在呼吸之间,这时敌人的兵刃虽然没有夺到,但危局已然解除,旁观众人一齐舒了口气。

达尔巴见他轻功高强,变招灵活,说道:“小孩子的功夫很不错,是谁教你的啊?”

他说的藏语,杨过自然一字不懂,他以为这和尚是在骂自己,于是依着他的口音,也是叽哩咕噜的说了几句。他天性聪明,这几个字发音既准,次序又是丝毫没有颠倒,在达尔巴听来,正是问他:“小孩子的功夫很不错,是谁教你的啊?”于是答道:“我的师父是金轮法王。我又不是孩子,你该叫我大和尚。”杨过半点不肯吃亏,心想:“不管你如何恶毒的骂我,我只要全盘奉还,那口头上就不会输了。你用番话骂我猪狗畜生,我照式照样也骂你猪狗畜生。”是以用心听他说话,等他一说完,依样葫芦的用藏语说道:“我的师父是金轮法王。我又不是小孩子,你该叫我大和尚。”

达尔巴大奇,侧过头左看右瞧,心想你明明是小孩子,怎么会是大和尚?你师父怎么又会是金轮法王?于是又道:“我是法王的首代弟子,你是第几代的?”杨过也说:“我是法王的首代弟子,你是第几代的?”西藏喇嘛教中尚来有转世轮回之说,其时达赖与班禅的转世尚未起始,但人死之后投胎复生、不昧性灵的说法,却是喇嘛教中人人信奉的。

恰好金轮法王少年时收过一个弟子,这弟子不到二十岁就死了,达尔巴和都霍都均未见过,只知道有这么一会事。此时达尔巴听了这番言语,以为杨过真是大师兄转世,又想他如不是神童带艺投胎,一个少年怎能有如此武功?再说他是中原少年,藏语又怎能说得这般纯熟?当下侧面向他凝视片刻,越看越像,突然拋下金刚杵,向杨过低头膜拜。

这一来杨过固然大奇,心想这和尚竟然骂不过我,向我低头服输,而旁观众人,尤其诧异之极,妙在大家不懂藏语,不知杨过跟他叽哩咕噜,咭嘻喀喀的对答半天,竟说了什么一番话将他折服。这中间金轮法王却明原委,心知达尔巴为人鲁直,上了杨过的当,于是大声说道:“达尔巴,他不是你大师兄转世,快起来跟他比武。”达尔巴一惊跃起,说:“师父,我看他一定是师兄,否则小小年纪,怎么会有这般身手?”金轮法王道:“你大师兄的武功比你强得多,这孩子却不及你。”达尔巴只是摇头不信。金轮法王知道徒弟性子最直,一时也说不清楚,于是说道:“你若不信,和他比试一下就知道了。”

达尔巴对师父的话向来敬若神明,他既说杨过不是大师兄转世,那就多半不是大师兄了。但他小小年纪,竟有这样神奇的武功,却又难以不信,还是依师兄之言,与他比武一场,试一试他的真功夫,瞧是谁胜谁败,那就立判真伪了。于是举手向杨过道:“好,我就跟你比试一下武功,是真是假,就凭胜败而定。”

杨过见他站起身来,咕噜咕噜的说了几句话,神情甚客气,以为他是说几句礼貌言语,于是一音不变的照说一遍,达尔巴听来,正是:“好,我就跟你比试一下武功,是真是假,就凭胜败而定。”于是道:“请你手下留情。”杨过也道:“请你手下留情。”

郭芙见二人用藏语说个不休,走到黄蓉身边道:“妈,他们说些什么?”黄蓉早已听出杨过郭靖只是依样葫芦,少年人闹着玩儿,但达尔巴何以竟会对他膜拜,却也参详不透,听得女儿相询,只是“嗯”了一声道:“杨家哥哥和他说笑呢。”一言未毕,达尔巴突然一杵向杨过打了过去,他以为事先说得清清楚楚,对方自有防备,杨过却见他神态恭谨,万不料他会突然出手,这一枚险险着了,急忙向后一跃避开。

他急退急趋,随即纵上连刺三剑,达尔巴心中存了怯意,生怕杨过追随师父日久,武学上有惊人造诣,以金刚杵紧守住门户,不敢丝毫怠忽,数招一过,杨过已瞧出他只守不攻,虽然不明他的用意,却乐得大展攻势,当下飘忽来去、东刺西击,这一路玉女剑法更见使得英风凛然,顾盼生姿。

堪堪拆了百余招,金轮法王瞧得大不耐烦,喝道:“达尔巴,赶快反击,他不是你大师兄!”达尔巴的武功其实是在杨过之上,只是心中一怕,功夫去了五成,杨过却全力发挥出来。一个愈是打得得心应手,一个愈是畏缩退让。金轮法王大怒,厉声说道:“立时反攻!”这一句话声音奇猛,震得各人耳鼓嗡嗡作响。达尔巴那敢违抗师命,一挺金刚杵,狂打急攻。

他这一番猛击,果然将杨过逼得不住闪避,招数中的破绽也渐渐露了出来。达尔巴见他剑招稍疏,一杵倒甩上去,杨过缩手不及,剑杵相交。本来比武之际,双方兵刃碰撞乃是常事,但金刚杵太过沉重,杨过的铁剑始终翻腾飞舞,不敢和他相碰,此时给他一撞,但觉一股大力激荡,震得虎口剧痛,拍的一声,铁剑断为两截,达尔巴叫道:“我胜啦!”垂杵退开。

杨过也用藏语叫道:“我胜啦!”半截铁剑向他迎面掷去。达尔巴一怔:“怎么他胜啦?难道他是一招诱着?”只见杨过空手猱身而上,不敢怠慢,急舞杵护身。杨过在古墓中随小龙女学练掌法,最后练到双掌挡得九九八十一只麻雀飞翔,不使一只雀儿漏出掌去。这路掌法乃是林朝英独得之秘,招数掌形从未下过终南山一步,此时使将出来,果然绵密无比,虽是空手,威力却比手中有剑时反为更强。达尔巴金刚杵使得呼呼风响,杨过却以极高的轻身功夫,在杵隙中进退来去,虽然危机时时间不容变,那金杵却始终伤不到他半点,他反而抓打撕劈,擒拿勾击,在小擒拿手中夹以“挡雀绵掌”,一味抢攻。

又斗一阵,达尔巴神力愈增,杨过却也是越奔越是轻捷,当年他在古墓寒玉床上数年苦练,那好处在此时才全部显现出来。小龙女坐在柱旁地下,脸露微笑,闲闲的瞧着两人相斗,眼见杨过久战不下,从怀中掏出一双白色的轻软手套,叫道:“过儿,接住了!”

右手一扬,将手套掷了过去。

小龙女这双手套是用极细极韧的白金丝织成,虽然柔薄,却是任何宝刀利刃都伤它不得。郝大通一见手套扬在半中,脸上微微变色,须知当年重阳宫中交手,小龙女曾戴了这手套而震断郝大通的长剑,竟逼得他险险自杀,因之他一见手套,不由得触动心境。杨过左手一探,接住了手套,退后一步,迅速戴上,腰肢一摆,使出古墓派武功中最奇妙最花巧的“美女拳法”来。这套拳法每一招都是仿真一位古代美人的行动,若由男人使动,原是不甚雅观,但杨过研习时姿势已加修改,虽然招名如旧,飞掌踢腿之际,已变得婀娜腼腆而为飘逸潇酒。这么一来,旁观群雄更加摸不着头脑,但见他忽而狂奔急走,忽而端庄凝立,神态瞬息百变。

要知女人的姿态心神,本来变化既多且速,而有名的女人颦笑之际,愁喜之分,更是难测。杨过一招“红玉击鼓”,双臂交互而击,达尔巴举杵挡架,杨过变为“红拂夜奔”

,出其不意叩关直入。达尔巴横杵而挡,杨过突使“绿珠堕楼”,扑地攻敌人下盘。达尔巴吃了一惊,心想:“此人的招法怎地如此变幻难测?”一跃而起,闪开他左掌的劈削。

杨过双掌连拍数招,接着连绵不断的向敌人拍去,原来这是“文姬归汉”共有胡笳十八拍。

他每一招均有来历,但达尔巴是个藏僧,那里懂得这些中原典故?被他忽高忽低,或东或西的攻了个手忙脚乱。杨过手上戴了金丝手套,一有机会就抢上夺他金杵,逼得他吼叫连连,大是狼狈。群雄一齐大喜,齐声鸣采助威。

金轮法王眼见徒儿武功明明高于这少年,只是存了怯意,处处被对方抢攻,于是处处落于下风,当下厉声说道:“用无上大力杵法!”达尔巴应道:“是!”双手握住杵柄,挥舞起来。他单手舞杵,已是神力惊人,此时双手一齐用力,连腰力也同时使上,那呼呼风声更加响了一倍。这“无上大力杵法”招数甚是简单,只是横挥八招,直击八招,一共二八一十六招,但一十六招反复使用,横挥直击,只逼得杨过远远避开,别说正面交锋,连那杵风也是不敢碰上。

点苍渔隐折断铁桨之后,一直甚不服气,此时见到这“无上大力杵法”如此威猛,心想自己桨法之中,实无这般至刚至硬的招数,倒也不由得心中暗服。再斗一阵,厅上的红烛倒有七八枝被杵风带灭,杨过只仗着轻功东西纵跃,一味闪避,但求不给金杵击中带着,那里尚能还手?中原英雄一齐鸦雀无声,蒙古武士们却暴雷价叫起好来。

杨过见这套“美女拳法”难以取胜,而敌人迫得极紧,一路退缩,竟让到了厅角之中,要待变招,却半点腾不出手脚。这路“无上大力杵法”本来带着三分癫狂,达尔巴使发了性,早忘了眼前之人或是大师转世,见他缩在厅角内三面受迫,大喝一声“你死了!”

一杵横挥,只听得轰隆一声猛响,烟雾弥漫,石土纷飞,那大厅墙壁已被他打破了一个大孔。杨过在危急中从他头顶一跃而过,虽在百忙之中,仍旧不忘了用藏语回敬一句:“你死了!”

他这一跃却是“九阴真经”中的武功,他自在古墓石室的顶上见到王重阳所遗的刻字之后,闲下来曾加修练,只是无人指点,不知练得对是不对,此时初临大敌,那敢使用?

竟不料在危急中自然而然的使用出来,救了一命。

众人只道达尔巴这一招定要得手,郭靖不待他这杵挥足,已自抢出要袭他后心,猛见眼见红袍一晃,金轮法王一掌击来。郭靖一惊,但他来势奇速,急使一招“见龙在田”挡开,两人均是并世武中最杰出的人材,双掌相交,竟没半点声息,但各人身子均晃了两晃,郭靖退后三步,金轮法王却隐站原地不动。原来他本力远较郭靖为大,功力也深,只是掌法武技,却有不及,郭靖退后卸去敌人的猛力,以免受伤,金轮法王极为好胜,强接了这一招,忍着胸口隐隐作痛,竟然凝立。单以此招而论,郭靖是输了,但接战下去,胜负之数尚未可知。二人见杨过化解了此招,均感诧异,一个喜慰,一个惋惜,各自退回。

连郭靖与金轮法王这等高手,也道杨过定要遇险,以致一个出手相救,一个出手阻截,那知杨过竟有奇招,在贴身而过的空隙之中,逃了出来。达尔巴一击不中,更不回身,金杵向后猛挥,杨过见他招数来得快极,自然而然的掠地窜出。这一招犹似鱼儿游水一般,离地尺许,平平掠过,刚好在金杵之下数寸,那又是“九阴真经”中的武功。

黄蓉瞧得大奇,道:“靖哥哥,怎么过儿也会九阴真经?你教他的么?”她只道郭靖顾念故人之情,在送他上终南山的途中将真经授了于他。郭靖道:“没有啊,若是传他,我怎会瞒你?”黄蓉“嗯”了一声,她素知丈夫忠实,对旁人尚且说一是一,对自己更无虚言。但见杨过腾挪闪避,每遇危急,总是靠那真经的功夫护身。但他显然并未练通,不会以真经武功反击取胜,虽然保了性命,这一场比武看来终归要输了。黄蓉暗暗叹息:“过儿真是奇才,他若跟我一年半载,将打狗棒法和真经上的功夫学得全了,这藏僧那里还是对手?”正自烦恼,眼光一转,忽见丐帮叛徒彭长老穿著蒙古装束,混在蒙古武士群中,满脸喜色。她灵机一动,叫道:“过儿,移魂大法,移魂大法!”原来九阴真经中有一项功夫叫做“移魂大法”系以精神之力克敌制胜,其原理与今日之催眠术相似,掌年洞庭湖君山丐帮大会,黄蓉曾以此法克制彭长老的“慑心术”,因此上一见到他,斗然间想起。

杨过记起“移魂大法”的练法,但他不信单用心力凝望,即能克敌制胜,是以从未练过,他素服黄蓉之能,心想:“郭伯母既出此言,必有缘故,反正今日已然输定,我就试他一试。”于是拳脚上继续窜避招架,心中却是摒虑绝思、宁神归一,依着经中所载止观法门,由“制心止”而至“体真止”,绵绵密密,竟无半点杂念。这时他全凭本性招架,听声闪跃、遇风趋避,眼光呆呆的定着敌人。

拆了数招,达尔巴察觉他举动有异,向他望了一眼,同时金杵猛击过去。杨过用一招美女拳法中的“蛮腰纤纤”,胸肢一摆避开,他既运“移魂大法”,心体为一,拳脚使的是什么,脸上就有什么神态表情。达尔巴见他脸上忽然现出一股书卷之气,那里知他是在模仿唐代诗人白乐天之妾小蛮的舞姿,不禁一呆,金杵当头直击。杨过将头一偏避过,五根手指张开,伸手在自己头发上一梳,手指跟着抓了出去,脸上却是微微一笑,却是一招“丽华梳装”。那张丽华是李后主的宠姬,发长十尺,其光可鉴,李后主为她废弃政事而亡国,甚媚可知。杨过这么一笑,达尔巴已受感染,跟着也是一笑。只是杨过眉清目秀,添上笑容,更增其美,那达尔巴颧骨高着耸,面颊深陷,跟着杨过作态一笑,旁观众人无不毛骨悚然。

杨过见他呆住,一指戳出,却是一招“萍姬针神”。达尔巴侧身闪开,脸上跟着他做个细心缝衣的模样。黄蓉见杨过领会她的意思,居然能以“移魂大法”制住敌人,心中大为喜慰,低声对郭靖道:“过儿遭际非凡,当年你与他这般年纪之时,尚无如此功夫。”

郭靖喜动颜色,点了点头。

要知“移魂大法”纯系精神之力的感应,若是对方心神凝定,此法往往无效,若他内力更高,则反激过来,施术者反受其制。两人比武,如施术者武功强于对方,则常规武功已能获胜,实无施用此法必要;倘若功力不及,却又不敢贸然使用,达尔巴被杨过说了一通藏语,心中将信将疑,以为他是大师转世,只因存了一层怯意,是以感应极快,杨过一举成功。

但见杨过将美女拳法施展出来,或步步生莲,或依依如柳,达尔巴依样模仿,只将众人看得又是惊骇,又是好笑。郭芙忍耐不住,早已笑得打跌,向母亲道:“妈,杨家哥哥这套功夫真妙,你怎么不教我?”黄蓉道:“你若会了移魂大法,定然闹得天翻地覆,最后自受其害为止。”拉着她手,郑重说道:“你别以为好玩,杨家哥哥正与他性命相搏,这可比动刀动剑更是危险呢!”郭芙伸了伸舌头,凝神望着杨过,心里总觉得好玩,见杨过笑达尔巴也笑,杨过怒达尔巴也怒,于是也跟着学样。那知这“移魂大法”厉害之极,她只学得两下,心头迷迷糊糊,一步步地走向厅心。

黄蓉见女儿如此,大吃一惊,急忙一把拉住。郭芙心神已全受杨过控制,用力一甩,想把母亲甩脱。幸好黄蓉武既高,又知此事凶险,片刻迟挨不得,反手一拿,扣住她的手腕,硬生生拋了回来,将她脸儿转过,使她瞧不到杨过。郭芙挣扎了几下,被母亲拿住脉门,动弹不得,脑中一昏,终于伏在母亲怀里睡着了。

此时达尔巴已全被杨过制住,见他使招“西子捧心”,登时跟着来一下“东施效颦”

。杨过见时机已至,突使一招“曹令割鼻”,使掌在自己鼻子上拍的一掌,左掌击过,右掌又击,连绵不断。原来古时曹文叔之妻名令,夫死后自割其鼻,以示不嫁。杨过自击之时使力极轻,达尔巴那里知道,双掌拼命向自己脸上打去。他神力惊人,每一掌打出都打着百余斤的劲力,打到十余掌,终于支持不住,自己将自己打得昏晕倒地。群雄齐声欢呼,说道:“咱们胜了第二场!”“武林盟主该归咱们!”“蒙古人快快请出吧,别来中国现世啦!”两名蒙古武士在纷乱中抢出,将达尔巴抬了回去。

金轮法王见两个徒弟都输在这少年手里,而且并非武功上落败,输得不明不白,心中大是恼怒,但脸上不动声色,坐在椅上喝道:“少年,你的师父是谁?”他武功绝伦,博学多才,居然会说汉语,杨过右手向小龙女一伸,笑道:“我师父就是这一位,你快来拜见武林盟主吧!”

金轮法王见小龙女妩媚娇怯,似比杨过年纪更小,绝不信是他师父,心想:“中原汉人诡计多端,可不能骗得了我?”霍地站起,当啷啷一声急响,从怀中取出一个金轮。这金轮乃黄金铸成,中间藏着九个小球,随手一抖,发出惊心动魄的响声。他指着小龙女道:“哼,你是天下武林盟主,只要你接得住我这金轮的十招,我就认你是武林盟主。”杨过笑道:“我已胜了两场,三赛两胜,你方言明在先,这时又胡赖些什么?”金轮法王低沉着嗓子道:“我是试试她功夫,瞧她当得起呢还是当不起。”

小龙女天真烂漫,不知金轮法王武功自成一家,确已练到了惊骇世俗的地步,她也不知“武林盟主”是什么东西,更没想到自己要当还是不当,听他说要试自己功夫,瞧瞧是否接得住他的金轮十招,当即站起身来,说道:“那我就试试。”

金轮法王道:“你若是接不住我十招,那便怎样?”小龙女道:“接不住就接不住,又怎样了?”她自小练成了喜怒不形于色的性儿,对一切全是淡淡的漠不关心,此时虽对杨过爱念已深,但对别事仍然无动于中。中原群雄与蒙古武士均不知道这是她的本性,见她行若无事,全不把金轮法王瞧在眼内,还道她确是武功深不可测。更有人见杨过用“移魂大法”打败达尔巴,还道她会使妖法,是个妖女,一时纷纷议论起来。

金轮法王却也真怕她行使妖法,当下口中喃喃念咒,叽叽咕咕,咭哩咯噜,念的是密宗的“降妖伏魔咒”。杨过在旁边听得明白,只道这大和尚又用藏语骂他师父,用心硬记,一个字一个字全记得清清楚楚。金轮法王念完咒语,金轮一摆,当啷啷一阵响亮。喝道:“少年退开,我要动手了。”这两句话说的却是汉语。

杨过道:“慢来,慢来。”依着字音,一字一字的念了起来,恰好达尔巴此时悠悠醒转,见师父手持金轮,正要与人动手,却听杨过口诵密宗真言“降魔伏妖咒”,此是本门密法,决计不传外人,杨过若不是大师兄转世,怎能知道此咒?情急之下,一跃而出,跪在师父面前叫道:“师父,他真是大师兄转世,你收留他吧!”金轮法王怒道:“胡说,你上当了还不知道。”达尔巴道:“是的啊,这件事千真万确,决不能错。”法王见他纠缠不清,一把抓住他的背心,往厅里掷去。达尔巴一个一百多斤重的身躯,被他一抓一掷,轻飘飘的恍似无物。

众人适才见他力斗点苍渔隐与杨过,神力惊人,但法王这么一掷,功夫显然又强他十倍,眼见小龙女这般娇滴滴的模样,别说接他十招,就是给他用力吹一口气,只怕也吹倒了,不禁都为她担忧。

蒙古武士中有许多见过金轮法王显示神功,当真是艺压万夫、力胜九牛。小龙女虽是敌人,但见她稚嫩美貌,侧隐之心,心皆有之,想她纵有妖术,也必难敌法王玄功通神,不免暗暗盼他不要痛下辣手。

杨过念完咒语,低声道:“姑姑,小心这个和尚。”金轮法王听他念得一字不错,心中佩服,赞道:“少年,亏得你了。”

杨过道:“和尚,亏得你了。”法王眼睛一瞪,道:“亏得我什么?”杨过道:“亏得你有胆子和我师父动手,她是菩萨转世,有通天澈地之能、降龙伏虎之功,你还是小心为妙。”原来他极为狡猾,知道对方厉害,想说得他心中有了顾忌,出手不敢放尽,师父就易于抵挡。不料金轮法王是西藏百年难遇的英杰,文武全禾,那里会上他的当,叫道:

“第一招来了,你亮兵刃吧!”

杨过除下金丝手套,替师父戴上,垂手退开。小龙女从怀中摸出一条雪白的绸带,迎风一抖,那绸带末端系着一个金色圆球,圆球中空有物,绸带抖动,圆球如铃子响了起来。众人见二人的兵刃都极怪异,心想今日真是大开眼界,一个的兵刃极长,一个却是极短,一个极坚,一个却极柔,偏巧二般兵器又都会叮当作响。

(第九册完)

一秒钟记住本站网址:JinYongXiaoShuo.COM金庸小说拼音全拼写。

喜欢旧版《神雕侠侣》小说吗?喜欢金庸小说全集吗?喜欢就用力顶一下吧!

看网友对 第三六章:玉蜂神针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