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金庸小说全集>>旧版《神雕侠侣》小说在线阅读

第六三章:紫薇宝剑

小说:旧版《神雕侠侣》    作者:金庸
选择背景色: 黄橙 洋红 淡粉 水蓝 草绿 白色 选择字体: 宋体 黑体 微软雅黑 楷体 选择字体大小: 恢复默认

他找些软草,在洞中铺了个一大一小的床位,说道:“李师伯,你歇一会儿,我去弄些吃的。”于是转过山坡去找寻野味,不到半个时辰,已打了三只山兔,捧了十多个野果回来。他放开豹子嘴上绳索,给牠吃了一只山兔,再拾了枯草残枝生了堆火,将余下两只山兔烤了与李莫愁分吃,说道:“李师伯,你安睡吧,我在洞外给你守夜。”取出长绳缚在两株大树之间,凌空而卧。这本是古墓派练功的心法,李莫愁看了自亦不以为意。她除了偶而与弟子洪凌波同行之外,一生独往独来,今日与杨过为伴,他竟服侍得自己舒舒服服,与昔日独处荒野的情景大不相同,不禁暗自又叹了口气。

杨过睡到中夜,忽然听到东南方有什么鸟儿宛转而啼,鸣音柔和清亮,听在耳中是说不出的受用。他静静听了一会,想不出这是什么鸟雀,竟能啼叫得如此悦耳动人,好奇心起,轻轻从绳上跃下,循声寻去。但听那鸟声忽高忽低,忽急忽缓,真如一位乐师抚箫一般,不由得起了擒捉那岛之心。他一步一步走去,越走越低,慢慢走进一个深谷之中,这时鸟鸣声已在身前不远,他怕惊走鸟儿,脚步放得极轻,悄悄拨开树丛一张,不由得倒抽了一口凉气,又是吃惊,又是好笑。

原来那鸟鸣声极美,形貌却是极丑,身子高大,站着比杨过还高出一头,全身羽毛疏疏朗朗,似乎被人拔去了一大半似的,毛色或黄或黑,显得甚是骯脏,模样与桃花岛上的双雕有五分相似,但一俊一丑,却是天南地北。这丑雕钩嘴弯曲,头顶又生了一个血红的大肉瘤,世上千千万万鸟类中,从未见过如此怪陋之物,但见她迈着大步走来走去,有时伸出羽翼,却是右短左长,不知牠如何飞翔,只是高视阔步,自有一番威武气概。

牠叫了一会,啼声突然一变,自柔美转为肃杀,叫了数声,只听得左近簌簌声响。杨过自幼跟随母亲捕蛇,一听声音,即知有七八条巨大的毒蛇同时游近。他对毒蛇自是毫不惧怕,但蛇数众多,倒也不可不防,心中刚起戒心,只见月光下五色斑斓,八条毒蛇一齐如箭般向丑雕飞射过去。那丑雕弯喙一张,连啄八下,将八条毒蛇一一啄死。牠出嘴部位之准,行动之快,即令武林中一流高手如郭靖、法王之流,也未必能够,这连毙八蛇的神技,只将杨过瞧得目瞪口呆,挢舌不下,霎时之间,将先前轻视好笑之心,变成了惊讶叹服之意。

但见那丑雕张口一咬,将一条毒蛇吃在腹中,听牠咀嚼有声,口中竟是生了牙齿。杨过愈瞧愈奇,心想若是说给旁人知道,定然无人相信,心中正叹造物的神妙,突然鼻中闻到一股腥臭之气,显是又有大蛇到了邻近。

丑雕也已知道有敌人来攻,哇哇哇连叫三声,似向敌人挑战。只听得呼的一声巨响,对面大树上倒悬下了一条碗口粗细的巨蟒,头呈三角,大口一张,便是一股粉红色的毒雾向丑雕喷去。丑雕毫不退避,反而迎上前去,张口将毒雾吸入了腹中。那毒蟒连喷三次红雾,都给丑雕吸得干干净净。毒蟒知道不对,微有畏缩之意,杨过瞧牠神气,似想俟机脱逃。丑雕倏地弯嘴一伸,已将毒蟒的一只眼睛啄瞎。瞧牠的头颈又短又粗,似乎转动不便,但电伸电缩,杨过眼光虽然敏锐,也没瞧明白牠如何出招啄瞎对方的眼珠。

毒蟒失了一眼,剧痛难当,张开大口,拍的一声,咬住了丑雕头顶的毒瘤。这一下杨过出其不意,不禁“啊”的一声叫了出来。毒蟒一击成功,一条两丈长的身子突从树顶跌落,在丑雕身上绕了五匝,渐渐收紧,眼见丑雕已是性命难保。

杨过因母亲丧于毒蛇之口,生平恨蛇入骨,他对那丑雕虽无好感,但不愿牠为毒蛇所害,当下一纵而出,一剑往蛇身上斩去,只听得当的一响,那剑竟尔反弹出来。杨过这一下自是大惊失色,他这柄君子剑虽不能说削铁如泥,但寻常刀剑当之立断,连法王的金轮也曾被此剑切去一片,此蛇纵然猛恶,终究是血肉之躯,何以能将君子剑弹开?他心中惊奇,手上更加使劲,刷刷刷连斩三剑,竟是当当当连响三声,这声音宛如金铁相交,绝不是毒蛇鳞甲反弹之声。他举剑一看,只见君子剑刃口上竟有三个缺口,蛇身能反弹利剑已是一奇,而将剑刃碰出缺口,那是匪夷所思之事了。但三个缺口之中均渗着蛇血,显是毒蛇已经受伤。

这时雕蛇相斗,情势与适才又自不同。那毒蟒愈盘愈紧,丑雕毛羽贲张,竭力与之相抗。杨过暗自担忧,眼见丑雕即毙命,那毒蟒回过头来自是对付自己,牠全身坚逾金铁,如何能与之相抗?若是此刻立即逃走,自可脱身,但他天生侠义,既然出手斩蟒,与那丑雕已是同仇敌忾,半途见危而逃,不免行止卑鄙,当下奋起全力,当的一下,又往毒蟒身上一剑斩落。

斗然间手上一轻,一柄剑只剩下半截,那毒蟒身上也是鲜血喷射,但身子却并未斩断。牠受伤之下,身子略略一松,丑雕得此良机,立即纵身上跃,落下时弯嘴电射而出,又将毒蟒另一只眼睛啄瞎。毒蟒张开巨口,四下乱咬,这时牠双眼已盲,那里咬得中什么,岂知丑雕竟将鸟头凑近,让牠一口又咬住了雕头的肉瘤。

杨过再是一怔,但微一沉吟,已知丑雕的用意,料想牠的肉瘤是剧毒之物,或着正好是毒蟒的克星,这蟒蛇既然周身刀枪不入,只有将牠毒毙才是上策。只见那蛇的牙齿一咬入雕头肉瘤,长长的身子又环抱过来,这一次丑雕却再不容牠缠上身子,伸出双爪,抓起蟒蛇尾,两下一扯,蛇尾竟尔断截。此时巨蟒中毒已深,猛地一下翻腹,放脱了肉瘤,丑雕虽知牠已临死,仍是不容其作怪,双爪掀住蛇头七寸,按在土中。这巨雕丑陋不堪,却是天生神力,按得那毒蟒全身扭曲,蛇头始终难以动弹,过了片时,终于僵直而死。

丑雕仰起头来,高鸣三声,接着转头向着杨过,柔声低呼。杨过见牠鸣声之中甚有友善之意,于是慢慢走近,笑道:“雕兄,你神力惊人,佩服佩服。”也不知丑雕是否懂得他的言语,又柔声鸣了几下,突然一步抢上,弯嘴起处,将杨过手中的半截君子剑夺了过去。

杨过此时是何等的功夫,纵是武林中绝顶高手,也不能一出手便将他兵刃夺下,丑雕这一下虽是出其不意,终究是快捷无伦,这才得手。杨过一惊,急忙向后跃开,只怕牠跟着扑上,自己赤手空拳,那可不易抵挡,却见丑雕将半截断剑往地下一掷,意存轻蔑。杨过恍然而悟。说道:“啊,是了!你不许我拿着兵刃近你身子。咱们并手御敌,我岂能害你?”丑雕低声鸣叫,缓步走到杨过身边,伸出翅膀在他肩头轻轻拍了几下。

杨过见这雕如此通灵,心中大喜,也伸手抚抚牠的背脊。但见那毒蟒尸横当地,始终想不通何以牠能将君子剑碰断,于是折了一根树枝,走近去在蟒尸上戳了几下,只觉着手柔软,并无特异之处,再将树枝伸到剑伤处一探,却碰到了一件坚硬之物,这部位可并不是蛇骨所在。杨过决意查个究竟,伸树枝用力一戳,提起来时,树枝头上已被一剖为二,看来蛇身中定是生着什么极其锋锐的东西。他低头细看,只见血光下隐隐射出一片如烟如雾的紫气。

杨过头面离毒蟒尚有三尺,身上已感到一层凉意,离毒蟒越近,凉意越盛,他拾起半截断剑,在毒蟒身上一削,刮去了一层皮肉,斗然间紫气大增,透骨生寒。杨过一惊,只怕那是极厉害的毒物,举断剑在蛇尸上一斩,当的一声,断剑的刃锋又折了数寸。他此时已猜到八成,毒蟒体中定是藏有什么利器,于是用断剑慢慢将毒蟒皮肉刮去,但见紫气蒸蔚之下,露出一柄三尺来长的长剑。杨过大喜,忙伸断剑在那长剑的剑柄下轻轻一挑,那剑嗤的一击翻起,插入身旁的一株大树树干,直没至柄。他这一下挑剑并未运劲,但长剑插入树干,犹如碰到豆腐一般,当真是锋锐无比,生平从未见过如此利器。

当他剖蛇取剑之时,那丑雕一直在旁观看,见到这剑紫光闪闪,也是大为留神,突然一抢而前,咬住剑柄,将剑身从树干中拔出,往山崖旁扑了下去。

杨过这一晚连遇奇事,但觉此雕的行动神异莫测,当即跟着一纵而下,只见山崖旁有一条小溪,丑雕咬着剑柄,将剑浸在水中冲洗。杨过暗暗点头:“是了,此剑在毒蟒腹内已久,毒血浸淫,剑上自有剧毒。”丑雕将剑冲了良久,回过身来,弯嘴一甩,将剑向杨过掷来。星光闪烁之下,那剑就如一道紫气长虹,缓缓飞近。杨过伸手抓住剑柄,笑道:

“多谢雕兄厚意。”拿近眼前一看,剑柄上用金丝盘着两个篆文,乃是“紫薇”两字。

杨过提起剑柄,微微一抖,剑身登时上下颤动,发出嗡嗡之声,原来剑刃上十分的柔软。他这才大悟:“只因此剑奇软,能随着蛇身扭曲,是以虽藏蛇腹之中,却不至将蛇皮刺破,脱颍而出。”顺手向旁一挥,一株直径尺许的槐树应剑而断,竟没费丝毫力气。

丑雕低鸣数声,缓步走到杨过身旁,咬住他的衣角扯了几扯,随即放开,大踏步便行。杨过知牠必有深意,于是跟随在后。丑雕足步迅捷异常,在山石草丛之中行走,疾逾奔马,杨过尽施轻身功夫,还是追赶不上,丑雕走一阵便待一阵。只见牠愈行愈低,直入一个深谷之中。走了将近半个时辰,来到一个大山洞前,丑雕在山洞前点了三下头,叫了三声,回头望着杨过。

杨过见牠似是向洞中行礼,心想:“这洞中定是住着什么前辈高人,这巨雕自是他养驯了的,这却不可少了礼数。”于是在洞前跪倒,拜了几拜,说道:“弟子杨过叩见前辈,请恕擅闯洞府之罪。”待了片刻,洞中并无回答,那雕拉了他的衣角,踏步便入。那洞中黑黝黝的,不知当真是住着武林奇士呢,还是什么山魈木怪,他心中虽然惴惴,但生死早置度外,倒提着“紫薇”宝剑,跟随在丑雕身后。

这洞其实甚浅,行不到三丈,已抵尽头,洞中除了一张石桌、一张石凳之外,更无别物。丑雕向洞角叫了几声,杨过一看,只见洞角有一堆乱石高起,极似一个坟墓,心想:

“看来这是一位奇人的埋骨之所,只可惜雕儿不会说话,无法知悉此人身世。”一抬头,见洞壁上似乎写得有字,只是尘封苔蔽,黑暗中瞧不清楚。他晃亮火折,点燃了一根枝枝,伸手抹去洞壁上的青苔,果然现出三行字来。字迹笔划甚细,入石极深,显是用极锋利的兵刃划成,看来多半是这紫薇剑所为的了。看那三行字道:“纵横江湖三十余载,杀尽仇寇,败尽英雄,天下更无抗手,乃隐居深谷,以紫薇为妻,神雕为友,呜呼,生平求一敌手而不可得,诚寂寥难堪也。”下面落款是:“剑魔独孤求败。”

杨过将这三行字反来覆去的念了几遍,心中真是一股说不出的滋味,暗想这位前辈奇士只因世上无敌,才愤而在深谷隐居,此人武功之深湛精妙,当真是难以想象。他号称“剑魔”,自是运剑若神,名字叫作“求败”,想是走遍天下欲寻一胜己之人,始终未能如愿而在此处郁郁以没,只不知他是何代人物,缅怀前辈风烈,不禁神往。杨过举着点燃的枯枝,在洞中察看了一周,再找不到另外遗迹,那个石堆的坟墓上也无其它标记,料是这位一代奇人死后,是神雕衔石堆在他尸身之上。至于这柄紫薇宝剑何以吞在毒蟒腹中,神雕虽然灵异,终究不会说话,看来此谜是永远难解的了。

他出了一会神,吹灭柴火,见宝剑在黑暗中发出淡淡的紫光,想起这位奇人昔年曾以此剑纵横天下,今日却已落入己手,于是又在石墓之前跪倒,拜了四拜。那神雕见他对石墓礼数甚恭,心中喜欢,伸出翅膀,又在他肩头拍了几下。杨过心想:“这位独孤前辈的遗言之中,称神雕为友,然则此雕虽是畜生,却是我的前辈,我称牝为雕兄,确不为过。”于是说道:“雕兄,咱们邂逅相逢,也算有缘,我这便要走。你愿在此陪伴独狐前辈的坟墓呢,还是与我同行?”神雕啼呜几声,算是回答。杨过却不懂牠的意思,眼见牠站在石墓之旁不走,心想:“武林各位前辈从未提到过独孤求败其人,那么他至少也是百年之前的人物。这神雕在此住了百余年,心恋故居,自是不能随我而去的了。”于是伸臂搂住神雕脖子,与牠亲热了一阵,这才出洞。

他生平除与小龙女相互依恋之外,并无一个知己好友,这时与神雕相遇,虽然一人一畜。不知如何,竟是十分投缘,出洞之后,颇有点恋恋不舍,走几步便回头一望。他每一回头,神雕总是啼鸣一声相答,虽然相隔数十丈外,在黑暗中神雕仍是瞧得清清楚楚,一回头便答以一啼鸣,无一或爽。杨过突然间心头热血上涌,大声说道:“雕兄啊雕兄,小弟命不久长,待郭伯伯幼女之事了结,我和姑姑最后话别,便重来此处,得埋骨于独孤大侠之侧,也不枉此身了。”说着将紫薇剑插在君子剑的剑鞘之中,大踏步便行。

足下觅路回去,心中却尽在琢磨适才的奇遇,又想自己与小龙女分持君子淑女宝剑,本是极好兆头,谁知终于君子剑折,原来命中注定不能与她同谐白首,想到伤心之处,不由得热泪纵横。

正行之间,突然右边草丛中呼的一声,一件黑黝黝的兵刃袭了过来,跟着左侧风声劲急,也有人斗施暗算。杨过心中正自思潮奔腾,那想到在这荒僻野谷之中竟会隐藏着敌人?而这两人偷袭都是出手奇快,闪开了左边便避不掉右面,当下情势紧迫,那有余裕伸手拔剑,足下一点,腾空跃起,料想落下时敌人定有厉害后着,身在半空,嗤的一声轻响,紫光蒙蒙,长剑出手,先挽一个剑花,这才落地。

他挥剑先护自身,再寻敌踪,突见一团黑影自后飞扑而至,却是那头神雕,只见牠往右边草丛中一扑,弯嘴上衔了一条蛇,掷在地下,跟着扑向左边树丛,只见金光晃动,一只金轮砸了出来。神雕一夺未能夺下,转身又啄。树丛中钻出一人,手舞双轮,正是金轮法王。杨过生怕他武功厉害,伤了神雕,叫道:“雕兄且退,让我来对付他。”岂知神雕左翅后展,拦住了杨过,右翅向前一煽,一股极猛的疾风向法王面门扑去,这一招宛似拳术中的“白鹤亮翅”,而劲力之强,为任何武学高手所不及。

原来法垩与尼摩星纠缠厮打,双双跌落山崖,幸好在崖边生有一株大树,法王于千钧一发之际,伸出左手,牢牢抓住。尼摩星其时神智已是半昏半醒,却仍是紧抱法王身子不放。法王一瞧周遭情势,左手运劲一推,两人一齐往崖下的一片草丛中跌落,顺着斜坡,骨碌碌的直滚了数十丈,直到深谷之底,方始停住,两人四肢头脸,给山坡上的沙石荆棘擦得到处都是伤痕。法王右手反过,施小擒拿手拗过尼摩星的手臂,喝道:“你到底放是不放?”尼摩星浑浑噩噩,无力反抗,给他一拗之下,左臂松开,右手却仍是抓住他的后心。法王冷笑道:“你双足中了剧毒,不思自救,胡闹些什么?”

这两句话直如当头棒喝,尼摩星低头一看,只见自己两只小腿已肿得碗口粗细,知道若不急救,转眼便是性命难保,一咬牙,拔出插在腰间的铁蛇,喀喀两响,将两条小腿一齐砍下,登时鲜血狂喷,人也晕了过去。法王见他如此勇决,真所谓“毒蛇螫手,壮士断腕”,心下倒也好生佩服,又想他双足残废,再也不能与自己互争雄长,于是伸手在他双腿膝弯处“曲泉穴”及大腿上“五里穴”一点,先止血流,然后取出金创药在创口敷上,撕下他外衣包扎了断腿。

天竺国的武士大都练过睡钉板、坐刀山等等忍痛之术,尼摩星更是此中能手,他一等血止,便坐起来,说道:“好,你此番救我,咱们前怨便不再提。”法王微微苦笑,心想:“你双脚虽失,身上剧毒已除,我的处境反不如你了。”于是盘膝坐下运功,强将足底的毒气缓缓逼出,一个多时辰之中,只逼出了一小酒杯的黑水,但已累得心跳气喘。

这一日两人便在谷底养伤,谁也不想走动,那知待到三更时分,忽听有人远远的奔来。法王提起尼摩星身子,将他藏在草丛之中,自己躲在一株大树后面,等那人奔近,一看却是杨过,只见他跟着一只怪异的大鸟,施展轻功疾驰,一晃眼便过了身边。法王心想:

“我身上剧毒一时不易除尽,何不打倒这小子,逼他取出解药?”因此两人埋伏在两旁草丛之中,当杨过回转,突起袭击,若非两人中毒受伤之后,武功大减,杨过出其不意,定遭重创。

杨过躲过暗袭,眼见神雕与法王激斗,嘴啄翅扑,刚猛无比,进退趋避之际,皆有法度,想是受一代奇人剑魔独孤求败熏陶日久,娴熟武术招数,因此以法王这等武功,也只能堪与之打个平手。法王愈斗愈惊,眼见杨过持剑在旁,若是上前夹攻,自己非败不可,又想这只大鸟不知从何处而来,牠的主人若再现身,今日性命休矣,想到此处,双轮在胸前一划,封住了神雕啄过来的弯嘴,倏地向后跃开数尺,叫道:“姓杨的,你从何处搞来这个怪物?”

杨过伸出左臂,搂着神雕的脖子,笑道:“这是我的好友神雕兄。你若惹恼了牠,牠高飞下击,只要一啄,你的光头上便穿一个大洞。”法王暗暗心惊,心想这怪物站在地下,已是如此厉害,若再飞起,我如何能是对手?于是站在一旁,默不作声。杨过道:“雕兄,你护送我至此,这些奸徒见到你的神威,已吓得心胆俱裂,前途再无险阻,咱们就此别过。”神雕向法王与尼摩星望了一眼,站着不动。杨过笑道:“好,你监视着这两人,小弟便先走了。”说着拱手为礼,转身而行。

他记挂着郭靖的幼女,心中再无别念,急奔回向山洞。刚到洞口,只听李莫愁道:“你到那里去啦?这儿一个孤魂野鬼,来来往往的哭个不停,惹厌得紧。”杨过说道:“那里有什么鬼怪?”语声未毕,只听远远传来号啕大哭之声。

杨过吃了一惊,心想世间难道真有鬼怪不成?甫听得哭声时距山洞尚远,片刻之间,那哭声已在洞外二三十丈之处。杨过紫薇剑出手,低声道:“李师伯,你照料着孩子,让我来对付他。”李莫愁斗然间感到身旁一片凉意,眼前紫光隐隐,依稀是一柄长剑,奇道:“那里来的这把宝剑?”杨过尚未回答,忽听得洞外那人哭道:“我好惨啊,我好惨啊!妻子给人害死了,两个孩子却要互相拼个你死我活。”杨过一听,登时宽心,暗想:“这明明是人声,决非鬼怪。”探头一望,星光下一个披头散发的大汉,全身衣衫破烂,掩面大哭,不住打着圈子疾走,面目却瞧不清楚。

±钅钸艘豢诘溃骸冈词歉龇枳樱熘鹱咚承蚜撕⒆印!沟媚呛鹤佑挚藿衅鹄矗骸刚馐郎衔揖椭涣礁龆樱瞧韵嗖猩保艺饫贤范够钭鸥擅囱剑俊?

一面说,一面大放悲声,杨过心中一动:“莫非是他?”将长剑还入剑鞘,缓步出洞,朗声道:“这位可是武前辈么?”

那人荒郊夜哭,为的是心中悲恸,莫可抑制,想不到此处竟然有人,当即止住哭声,厉声道:“你是谁?在这里鬼鬼祟祟的干么?”杨过抱拳道:“小人杨过,前辈可是姓武,尊号是上三下通么?”

原来这人正是武氏兄弟的父亲武三通,他在菱湘镇上被李莫愁银针所伤,晕死过去,待得悠悠醒转,只见妻子武三娘伏在地下,正自吮吸他左腿上伤口中的毒血。他吃了一惊,叫道:“三娘,针上剧毒难当,如何吸得?”忙伸手将她推开。武三娘往地下吐了一口毒血,微微一笑道:“黑血已经转红,不碍事了。”武三通见她脸色紫黑,不由得大惊失色,道:“三娘,你……你……”武三娘舍身为丈夫疗毒,自知即死,抚着两个儿子的头,低声说道:“你和我成亲,一生郁郁不乐,当初大错铸成,无可挽回。只求他看顾两个孩儿,要他们长大成人,终身友爱和睦……”话未说完,已撤手长逝。

武三通一恸之下,疯病又犯,见两个孩子伏在母亲尸身上痛哭,他头脑中空空洞洞,什么也不知道,扬长而去。如此疯疯癫癫的在江湖上混了数年,一灯大师得到讯息、派弟子将他接上山去,先让他清心休养,再以无上禅力智能,缓缓开导,数年之后,终于将他疯病治愈。后来渔樵耕读四个弟子中的渔人与书生,奉师命下山参与英雄大会,见到武敦儒、武修文兄弟,二人见同门好友之子已然长成,心中极喜,书生朱子柳传以一阳指法,又托人带讯上山。武三通记挂妻子,拜别师父,来襄阳探视,到达之时,适逢金轮法王大闹襄阳,郭靖负伤,黄蓉新产。他与朱子及郭芙晤面之后,得知两个儿子竟尔阋墙而斗,想起妻子临死的遗言,伤心无已,急忙追出城来。

襄阳城外兵荒马乱,却那里阻得住这个身负绝艺的奇人?他一意找寻爱子,终于在城外一座破庙中遇到了两人。武氏兄弟重逢父亲,喜极而泣,然一提到郭芙,兄弟俩谁也不肯退让。武三通不论怒骂斥责,或是温言劝谕。要他二人息了对郭芙的爱念,却始终无法做到。武氏兄弟在父亲面前不敢相互露出敌意,但只要他走开数步,二人便又争吵起来。

当晚两兄弟悄悄约定,半夜里到这荒山中来决一胜败。武三通偷听到了二人言语,悲愤无已,抢先赶到了二人约定之处,要阻止两兄弟相斗。他越想越是难过,不由得在荒野中放声大恸。

武三通从未见过杨过,正当心神激荡之际,突见一个清俊少年从山洞中走了出来,不禁心中大怀敌意,喝道:“你是谁?怎知道我的名字?”杨过道:“武老伯,小侄与敦伦、修文二兄幼时,曾在桃花岛郭大侠府上寄居。对老伯威名,一直仰慕得紧。”武三通一听他是儿子的朋友,点了点头,道:“你在这儿干么?啊,是了,敦儒与修文在此处比武,你是作公证人来着。哼哼,你既是他们知交,非但不设法劝阻,反而推波助澜,好瞧瞧热闹,那算得是什么朋友?”他说到后来,竟是声色俱厉,将满腔怒火,都发泄在他身上,口中喝骂,脚下踏步上前,举起巨掌便要打一掌教训教训他。

杨过见他虬髯戟张,神威凛凛,心想他既是一灯大师的高足,朱子柳的师兄,武功自是极强,没来由的何必和他动手,于是退开两步,陪笑道:“小侄实在不知二位武兄要来比武,老伯不可错怪了人。”武三通喝道:“还要花言巧语?你若事先不知,何以闯到此间,世界这么大,却偏偏来到这荒山穷谷?”

杨过心想此人神智已乱,实已不可理喻,何况自己与他在荒僻之地相遇,确也甚是凑巧,一时倒也不知用何言语解释才好。武三通见他迟疑,料定这小子不是好人,他自己年轻时情场失意,每见到俊秀美貌的少年便觉讨厌,心念一动:“只怕这小子未必便识我的孩儿,鬼鬼祟祟的躲在这儿,定是另有诡计。”他正自愤怒无可发作,提起右臂,一掌便往杨过肩头拍下。杨过身子一闪,武三通一掌落空,他弯过左臂,跟着一记肘锤撞了过去。

杨过见他出招劲力沉厚,与朱子柳的轻灵飘逸颇不相同,心下不敢怠慢,摇身移步,又避开一招。武三通叫道:“好小子,轻功倒是了得,亮剑动手吧!”就在此时,洞中的婴儿忽然醒来,哭了几声。杨过心念一动:“他与李莫愁有杀妻大仇,只要一照面,非拼个你死我活不可。两人均是高手,一出手便是绝招杀着,我未必能护得住婴儿。”于是笑道:“武伯伯,小侄是晚辈,怎敢和你动手?但你一定疑心我不是好人,那也无法。这样吧,我让你再发三招,小侄决不还手。你若打我不死,便请立时离开此地如何?”

武三通大怒,喝道:“小子如此狂妄,适才我掌底留情,未下杀手,你便敢轻视于我么?”右手食指倏地伸出,使的是一灯大师的“一阳指”。他数十年苦练,功力何等深厚,而这“一阳指”又是武林绝学。杨过只见他食指幌动,来势虽缓,但自己上半身正面全部大穴,已全部在他这一指的笼罩之下,竟不知他要点的是那一处穴道,正因不知他点向何处,九处大穴无一不是危殆万分,当此情势,已顾不得“决不还手”之言,但便要还手,任何招术均是化解不了,无可奈何之中,伸出中指往他食指上一弹。这一弹用的正是黄药师所授“弹指神通”功夫。

“弹指神通”与“一阳指”齐名数十年,原是各擅胜场,但杨过功力既浅,又末尽心钻研苦练,那及得上武三通数十年的专心一致?

两指相触,杨过只觉右臂一震,全身发热,腾腾腾向后退出五六步,这才勉强拿住桩子,不致摔倒。武三通“咦”的一声,道:“小子果然在桃花岛住过。”一来碍着黄药师的面子,二来见他小小年纪,居然挡住了自己生平绝技,心中起了爱才之意,大喝道:“第二指又来了,挡不住便不用挡,莫要震坏内脏,我不伤你性命便是。”说着抢上数步,又是一指点出,这一次却是指向他的小腹。

一秒钟记住本站网址:JinYongXiaoShuo.COM金庸小说拼音全拼写。

喜欢旧版《神雕侠侣》小说吗?喜欢金庸小说全集吗?喜欢就用力顶一下吧!

看网友对 第六三章:紫薇宝剑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