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金庸小说全集>>旧版《神雕侠侣》小说在线阅读

第七二章:神雕魔剑

小说:旧版《神雕侠侣》    作者:金庸
选择背景色: 黄橙 洋红 淡粉 水蓝 草绿 白色 选择字体: 宋体 黑体 微软雅黑 楷体 选择字体大小: 恢复默认

只听得当的一声轻响,小龙女左手长剑脱手飞出,在半空中拍的一下,震为两截。法王这一下本是试探对方用意,竟致成功,实大出自己意料之外,跟着右手金轮又砸了过去。小龙女一惊,急忙镇慑心神,刷刷刷还了三剑,但此时只凭单剑,武功便已远不及法王。潇湘子等三人瞧出便宜,三般兵刃一齐攻了上来。小龙女淡淡一笑,此际不愿再事挣扎力抗,一瞥眼望见三丈外的一株青松之旁,生着一丛玫瑰,花朵娇艳欲滴,突然想起当年与杨过隔着花丛练那玉女心经的光景,心道:“我既已见不到过儿,那便在临死之时,心中想念着他。”脸上神色柔和,登时浸沉在瞑想之中。

法王等四下里合围,原可一举将她击毙,但忽见她神情古怪,似乎忘了迎敌,各各惊诧,不知她是否施展什么邪法,四般兵刃举在半空,同时停顿,并不击下。四人一举之下,尼摩星的铁蛇首先递了出去。

突然身旁风声飒然,有人挺剑刺来。尼摩星回过铁蛇一挡,却挡了个空,只见人影一晃,却是尹志平抢到了小龙女身前,倒持手中长剑,将剑柄递去给她。小龙女这时视而不见,听而不闻,早将厮杀拼斗之事置之度外,觉得左手中多了一个剑柄,便顺手握着。旁观众人突见尹志平抢入这五大高手的战团之中,那真是送死无异,不禁齐声惊呼。法王见他身法,知他武功平平,不愿相伤,当即左臂在他肩头一撞,将他往旁推开,右手一轮向小龙女砸了过去。尹志平见她不知如何竟尔突然失了战意,心中大急,眼见这一轮便要将她砸死,奋不顾身的扑了上去,叫道:“龙姑娘,小心!”用自己背脊硬接了法王的一轮。

法王这金轮的一砸,那是裂石开山的威力,尹志平如何抵挡得住?立时身子向前一冲。小龙女接过他递来的剑后,兀自挺着剑呆呆出神,尹志平身子冲来,恰好碰在剑尖之上,剑刃透胸而入。

小龙女一呆,这才醒悟,原来是他救了自己性命,眼见他背遭轮砸,胸中剑刺,受的全是致命重伤,一剎那间,满腔憎恨之心,化成了怜悯之意,柔声道:“你何苦如此?”

尹志平命在垂危,忽然听到这“你何苦如此”五字,不禁大喜若狂,说道:“龙姑娘,我对你不起,罪不容诛,你原谅了我么?”小龙女又是一怔,想起在襄阳郭府中听到他和赵志敬的说话,一个念头在脑子中一闪:“过儿对我情意如此,按说决不会变心。但他忽然决意和郭姑娘成亲,弃我如遗,毫无顾惜,定是知悉了我曾受这厮所污。”她心地单纯,天真澜漫,虽然一路跟踪尹赵二道,却从未想到此事,这时猛地给尹志平一言提醒,心中的怜悯立时又转为憎恨,愤怒之情,却比先前又增了几分,一咬牙,右手长剑随即往他胸口刺落。

只是她生平从未杀过人,虽然满腔悲愤,这一剑刺到他胸口,竟然刺不下去。丘处机在一旁瞧着,眼见爱徒死于非命,心中痛如刀割,只是事起仓卒,来不及救援,小龙女第一剑刺中他,还可说是由于法王之故,但第二剑却明明是存心出手。他丝毫不知这中间的原委曲折,半年以来,心中想的尽是如何抵挡小龙女的招术,而这一个月中更是除此之外再无别念。他既认定小龙女是本教大敌,又决然想不到尹志平会自愿舍身救她,眼见她挺剑又刺,当即纵身而前,左手五指在她腕上一拂,右掌向她面门直击过去。丘处机的武功在全真七子中向居第一,这时经数十年的修为,更是精湛,这一下情急发招,掌力雄浑已极。

小龙女手腕被他一拂而中,长剑拿捏不住,竟尔脱手,但她手法何等迅捷,不等长剑落地,手一抻,又已抓住,跟着递出一剑,指向丘处机的胸口。便在此时,尹志平叫一声,倒在地下,创口中鲜血涌出。小龙女左手剑同时刺向丘处机小腹,这一来双剑石璧,威力大增,丘处机武功虽精,但只三招之间,已是手忙脚乱,无法抵御。王处一等见情势不对,一齐抢上应援,倒反将法王等四人挤在一旁。

金轮法王等见小龙女和全真五子斗了起来,初时颇为讶异,但想此事于我有利,正好旁观你们自相残杀,各人使个眼色,退开数步,那正是鹬蚌相争、渔翁得利的意思,待小龙女和全真五子胜败一决,他们再行出手收拾残局。

高手动武,每一招都是生死系于一发,谁也不敢稍有松懈,因此丘处机等虽见局势奇幻,但既已一动上手,那里还有余暇询问?全真五子赤手空拳,遇上小龙女神妙无方的剑招,那尽月余之功创出来的一招“百川汇海”,全无施展的机会。顷刻之间,郝大通和刘处玄两人身上中剑,但两人顾念师兄弟的安危,不肯退开,跟着嗤的一响,孙不二肩头又中一剑。

全真诸弟子见师父势危,情不自禁的惊呼起来。李志常叫道:“快送兵刃!”这时五子掌风呼呼,众弟子走不近身,只得将长剑一柄柄掷去,但小龙女抢着伸剑一挑,每一把掷来的长剑都给挑得飞了开去,五子始终拿不到一件兵刃。忽听得叮当一声,小龙女左手剑黏住一柄飞掷而来的长剑,蓦地里往后一送,王处一猝不及防,左眼已被这一柄剑外之剑刺中。这时全真五子之中已有四人负伤,胜负之分,金轮法王哈哈大笑,叫道:“各位道兄且退,这小妖女待老衲来料理吧!”说着一挥手,踏上两步,潇湘子、尼摩星、尹克西三人跟着舞动兵刃上前合击,竟成了九大高手围攻小龙女的局面。

法王等一插手,全真五子登时脱出小龙女双剑的威迫,五人一声呼喝,并肩而立,或出右掌,或出左拳,五股大力归并为一,使出了那招“百川汇海”。这一招威力果然非同小可,小龙女斜身急退,砰的一响,沙坪上尘土飞扬,这一招将尼摩星打得跌了一个斛斗。原来他双腿既断,单凭拐杖之力撑持,下盘不稳,抵不住这一招的重击。总算他危急中避开了这一击的正面之力,虽然摔倒,却未受伤,立即一跃而起,哇哇怒叫,举铁蛇便往刘处玄头顶砸了下去。玉虚洞前呼声四起,乱成一片。

小龙女见尼摩星和全真五子动手,心想此时不走,更待何时?素袖一拂,便要抢出圈子。金轮法王抢过挡住,叫道:“尼摩兄,对付这小妖女要紧。”尼摩星打得性发,对法王的叫唤不予理睬,铁蛇吞吐,招数全是打向全真诸道。场中这么一乱,小龙女双剑向法王急刺数招,法王独力抵挡不住,只得退了几步。

突然之间,小龙女一声尖叫,双颊全无血色,呛啷呛啷两声,手中长剑落地,呆呆的望着青松的那丛玫瑰,叫道:“过儿,当真是你吗?”

便在此时,法王一轮迎面砸去,全真五子那招“百川汇海”却自后心击了上来。这一招本是在抵御尼摩星而发,但那天竺矮子吃过这招的苦头,不敢正面硬接,身子向左一闪,这一招的劲力全都递到了小龙女背心。那知她竟似中邪着魔,全然不知闪避,背心受击,胸口中轮,一个矫怯怯的身驱受了这两股大力夹击,眼光仍旧望着玫瑰花丛,在这顷刻之间,她心摇神驰,便是这股大力,似乎也没能伤到她半分。

众人为她的目光所慑,不由自主的也均转头去瞧那玫瑰花丛中到底有什么古怪,刚一转头,只见青松旁一条人影飞出,窜入法王和全真五子之间,当的一声摔下长剑,伸手臂抱起小龙女,一闪一晃,又已跃出圈子,径自坐在青松之下,玫瑰花旁,将小龙女抱在怀里。

这人正是杨过!

小龙女甜甜一笑,眼中却流下泪来,说道:“过儿,是你,这不是做梦么?”杨过俯下头去,亲了亲她的脸颊,柔声道:“不是做梦,我不是抱着你么?”小龙女受了前后两股大力的夹击,初时乍见杨过,并未觉痛,这时只觉五脏六腑都要翻腾过来,伸手紧紧搂住他的脖子,说道:“我……我……”身上痛得难熬,再也说不下去了。

杨过见了这般情状,恨不得代受其苦,低声说:“姑姑,我还是来得晚了一步!”小龙女说道:“不,你来得正好,我只道今生今世,再也瞧不见你啦!”突觉全身发冷,隐然自感灵魂便要离身而去,抱着杨过的双手也慢慢软垂,说道:“过儿,你抱住我!”杨过的左臂略略收紧,把她搂在胸前,心中百感交集,眼泪缓缓流下,滴在她的脸上。

小龙女道:“我要你抱着我,用两只手。”一转眼间,突见他右手的袖子空空荡荡,情状有异,惊呼:“过儿,你的右臂呢?”杨过摇头苦笑,低声道:“这时候别关心我,你快闭着眼睛,一点儿也不要用力,我给你运气镇伤。”小龙女道:“不!你的右臂呢?

怎么没了?怎么没了?”她虽命在垂危,但仍是丝毫不顾念自己,一定要问明白杨过怎么少了一条手臂。只因她心中,这个少年俊美的男子实在比她自己重要得多,她一点也不顾念自己,但全心全意的照料着他,关怀着他。

自从他们在古墓中共处,早就是这样了,只是那时她不知这是为了情爱,杨过也不知道。两个人只觉得互相关怀,那是师父和弟子之间应有之义,既然这古墓之中只有他们两人,如果不关怀不体惜对方,那么又去关怀体惜谁呢?其实这对少年男女,早在他们自己知道之前,已在互相深深的痴恋了。

直到有一天,他们自己才知道,决不能没有了对方而能活着,对方比自己的性命是重要过千倍百倍。

每一对互相爱恋的男女都会这样想,但只有真正深情之人,那些天生俱有至性至情之人,这样的两个男女碰在一起,互相爱上了,他们才会真正的爱惜对方,远胜于爱惜自己。

对于小龙女,杨过的一条臂膀,比她自己是不是能活着是重要得多,因此她固执着要问。她伸手轻轻抚摸他的袖子,一点也不敢用力,果然,袖子里面没有臂膀。她全然忘了自己身上的剧痛,心中给爱怜充满了,再也不会知觉自己的痛楚,轻轻的道:“可怜的过儿,断了很久吗?这时还痛么?”

杨过摇摇头,说道:“早就不痛了。只要我见了你面,永远不跟你分开,少一条臂膀又算得什么?我一只左臂不是也能抱着你么?”小龙女轻轻一笑,只觉他说得很对,躺在他怀抱之中,虽然只是一条左臂抱着自己,那也是心满意足了。她本来只求在临死之前再能见他一面,现在实在是太好,真的太好了。

金轮法王、潇湘子、尹克西……全真五子、众弟子……众蒙古武士……大家一声不响,呆呆的望莫着这对小情人。在这段时光之中,谁也不想向他们动手,也是谁也不敢向他们动手。

有言道是“旁若无人”,杨过和小龙女在九大高手、无数蒙古武士虎视耽耽之下缠绵互怜,将所有强敌全都视如无物,那才真是旁若无人了。要知爱到极处,不但粪土王侯,天下的荣华富贵完全不放在心上,甚至生死大事也视作等闲。杨过和小龙女既然不再想到死活,别说九大高手,便是天下英雄尽至,那又如何?只不过是死吧了,而一个人只能死一次。

金轮法王等人当然并不惧怕这两人,只是心中均感极度诧异,眼见小龙女身受重伤,杨过又只剩一臂,决不能再起而抗拒,但两人在缠绵之中,自然而然有一股凛然之气,有一份无畏的刚勇,令人不敢贸然轻侮。

终于小龙女忍不住又问:“你的手臂是怎么断的?快跟我说。”杨过脸上微微苦笑,道:“手臂断了,自然是给人家斩的。”小龙女凄然望着他,心中没想到要再追问是谁下的毒手,既然是遭到了不幸,那么是谁下手都是一样。这时胸口和背上的伤处又剧烈疼痛起来,她自知命不久长,低低的道:“过儿,我求你一件事。”杨过道:“姑姑,难道你忘了,在那古墓之中,我曾答应过你,你要我做什么,我便做什么。”小龙女幽幽叹了口气,道:“那是很久很久以前的事啦!”杨过道:“在我永远是一样。”小龙女凄然一笑,低低的道:“我没多久时候好活了,你陪着我,一直瞧着我死,别去陪你的郭芙姑娘。”杨过心中又是伤心,又是愤恨,说道:“姑姑,我自然陪着你。那郭姑娘和我有什么相干?我这条手臂便是给她斩断的。”小龙女吃了一惊,叫了起来:“啊,是她?为什么她这样狠心?难道因为你心中不喜欢她么?”杨过道:“我俩这样要好,为什么你又要疑心我?除了你之外,我从来没有真正的爱上过那一位姑娘。这个郭姑娘啊,哼……”小龙女没听到他说完这句话,已在他怀中晕了过去。

杨过这条右臂,的确是给郭芙斩断的。

原来那日两人在襄阳郭府之中,言语冲突以致动手,郭芙怒火难忍,掀起杨过床头的宝剑,便往他头顶斩落。杨过中毒之后尚未痊愈,四肢无力,见那宝剑斩到,床上无可趋避,只得抢过郭芙携来的淑女剑一挡。但郭芙手中所持之剑,乃是剑魔独孤求败当年用以横行天下的利器,当真是断金如泥,锐不可当,淑女剑虽然也是宝剑,还是被这剑削断。

郭芙狂怒之下,使力极猛,料不到这剑竟会如此厉害,收势不及,剑锋落处,无声无息,杨过的一条右臂登时给卸了下来。

这一剑斩落,竟致如此,杨过固然惊怒交迸,郭芙却也惊得呆了,知道自己已闯下了无可弥补的大祸,但见杨过手臂断截之处血如泉涌,愕然不动,不知如何是好,过了一会,蓦地里哇的一声,哭了出来,掩面夺门奔出。

杨过一阵慌乱过后,随即镇定,伸左手点了自己右肩“肩贞穴”的穴道,撕下被单紧紧缚住肩膀以止血流,再用金创药敷上伤口,寻思:“此处是不能再耽了,我得赶紧出城去。”慢慢扶着墙壁走了几步,只因失血过多,眼前一黑,几欲晕去。便在此时,只听得郭靖大声说道:“快,快,他怎么了?血止住了没有?”语音之中充满了焦急之情。杨过知他是扶伤来探望自己,心中只想:“我决不要再见郭伯伯,无论如何不要见他。”突然吸一口气,从房中冲了出去。

郭靖所受之伤原是不轻,昏昏沉沉之中忽见女儿哭进房来,说是斩断了杨过的手臂,大惊之下,撑了一把门闩当作拐杖,强忍伤处的痛楚,赶到杨过来,还没走到门口,只见他全身血污,急步奔出。

杨过从房中急冲而出,望见郭靖过来,当即提一口气,直奔至府门,牵迥过一匹马翻身便上,驰至城门。

守城的将士见过他在城头援郭靖的身手,虽见他情状有异,却也不会阻拦,立时将城门开了。

此时蒙古军已退至离城数十里外,杨过不走大路,纵马尽在荒野之处行去。

他心下寻思:“我身中情花剧毒,但过期不死,或许正如那天竺神僧所言,吸了李莫愁冰魄银针的毒质之后,以毒攻毒,反而延了性命。但何时发作,未可逆料,此刻身受重伤,若到终南山去找寻姑姑,定然不能支持,难道我命中注定是要这般客死途中么?”

杨过想到一生孤苦,除了古墓与小龙女相依为命之外,甚少欢愉的日子,这时命在垂危,世上唯一的亲人已舍已而去,复又给人断残肢体,言念及此,不禁流下泪来。

他伏在马背之上,昏昏沉沉,只求不给郭靖找到,不遇上蒙古大军,随便到那里都好,有意无意之间,渐渐行近前一晚与武氏兄弟相斗的那个荒谷。

黄昏时分,眼见四下里长草齐膝,一片寂静,料知周遭无人,在草丛中倒头便睡,他这时早将生死置之度外,什么毒虫猛兽全没加以防备。

这一晚创口奇痛,那里睡得安隐?次晨一个翻身,忽见离身不到一尺之处,两条尺许长的大蜈蚣僵死在地下,全身红黑斑烂,甚是可怖,口上却染满了血渍。杨过吓了一跳,只见两条蜈蚣身周有一大滩血迹,略一寻思,已明其理,原来他创伤处流血甚多,而血中含有情花剧毒,竟把两只大毒虫毒死。

杨过微微苦笑,说道:“想不到我杨过血中之毒,竟连蜈蚣也抵挡不住。”心中愤激悲苦,忍不住仰天长笑。

忽听得山峰顶上咭咭咭的叫了三声,杨过抬起头来,只见那神雕昂首挺胸,独立峰巅,虽然形相狰狞奇丑,但自有一股凛凛之感。杨过大喜,宛如见了故人一般,叫道:“雕兄,咱们又相见啦!”那神雕长鸣一声,从山巅上直冲下来。牠因身躯奇重,翅短不能飞翔,但奔跑迅疾,胜于骏马,一转眼间便到了杨过身旁,见他少了一条手臂,目不转睛的望着他。

杨过苦笑道:“雕兄,我身遭大难,特来投奔于你。”那神雕也不知是否能懂他的说话,点点头,转身便走。杨过牵了马匹,跟随在后。

行不数步,那神雕回过头来,突然一翅伸出,在马背上一拍。这一拍当真有千钧之力,那马如何吃得住,一声嘶叫,扑地倒了。杨过点头道:“是了,我既到雕兄谷中,也不必再出来了,要这马匹何用?”心想此雕大具灵性,实不逊于人,见神雕倏忽之间已大步走出数十丈,于是展开轻功跟去。

行不到一个时辰,已到了剑魔独孤求败埋骨之处的石洞。杨过见了那个石坟,不禁大是感慨,心想这位前辈奇人纵横当时,并世无敌,自是武功神妙莫测,瞧他这般行径,定是恃才傲物,与常人落落难合,到头来在这荒谷中寂然而终,史籍和武林传说之既没流传他的名声事迹,又没留存什么剑经剑谱、门徒弟子,以传他的绝世武功,这人的身世,也真是令人可惊可羡,却又可哀可伤了。只可惜神雕虽灵,终是不能言语,否则也可述说他的生平一二。

他在石洞中呆呆出神之际,那神雕已从外面衔了两只山兔回来。杨过生火炙了,饱餐一顿。

如此过了多日,伤口渐渐愈合,身子也日就康复,每当念及小龙女,胸口虽仍疼痛,但已远不如先前那么难熬难忍。他本性好动,长日在荒谷中与神雕为伴,不禁寂寞无聊起来。

(第十八集完)

一秒钟记住本站网址:JinYongXiaoShuo.COM金庸小说拼音全拼写。

喜欢旧版《神雕侠侣》小说吗?喜欢金庸小说全集吗?喜欢就用力顶一下吧!

看网友对 第七二章:神雕魔剑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