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金庸小说全集>>旧版《神雕侠侣》小说在线阅读

第八十章:被闭石室

小说:旧版《神雕侠侣》    作者:金庸
选择背景色: 黄橙 洋红 淡粉 水蓝 草绿 白色 选择字体: 宋体 黑体 微软雅黑 楷体 选择字体大小: 恢复默认

武敦儒、修文兄弟本已发过誓,终生不再与郭芙相见,但这时狭路相逢,难以回避,均想:“今日并非我有意前来找你,可算不得破誓。”郭芙心中,却尽在回想适才自己被公孙止所擒,耶律齐出手相救之事,几次偷眼瞧他,但见这人长身玉立,英秀挺拔,不禁暗自奇怪:“去年和他初会,事过后也便忘了,那知这人的武功竟如此了得。妈妈和他相视大笑,却又不知笑些什么?”

黄蓉和武三通见礼后,看了他腿上的创伤,幸喜只是外伤,并无大碍,于是各人择一块大石坐下,互道别来之情。

原来那日朱子柳随着师叔天竺神僧赴绝情谷求取灵丹,武三通心想杨过舍命救助我父子三人,他眼下有难,如何不设法报答?虽然自己中毒未痊,却也顾不了许多,当下悄悄起身,追赶朱子柳而去。他刚出襄阳城,却见两个儿子也连袂出城。他吃了一惊,只怕两人又要决斗,一问之下,原来是为了曾对杨过立过誓,不再见郭芙之面,因此不愿在襄阳城中多耽。于是父子三人一齐往绝情谷去。但那绝情谷便如世外桃源一般,虽听杨过说了大致的所在方位,却实是不易找到入口。三人盘旋来去,走了不少岔路,好容易到了谷口,那知天竺僧和朱子柳竟已双双失陷,被裘千尺派人擒住。武三通父子几次救援不成,只得退出谷来,想回襄阳求救,途中偏又和公孙止遇上,说他三人擅闯幽谷,动起手来,武三通不敌,腿上中了一剑。

那公孙止倒也不欲害三人性命,只是催迫他们快走,永远不许再来。便在此时,耶律兄妹和完颜萍三人在大路上并骑驰来。这三人和武氏兄弟曾有一面之缘,于是下马叙旧。

公孙止在旁冷眼瞧着,他既和小龙女成不了亲,又被妻子逐出,正在百无聊赖之际,突然见到完颜萍这么一个美貌少女,不禁又起歹心,突然出手,将完颜萍夺走,当下耶律兄弟,武氏父子群起而攻,武三通若非先受了伤,六人联手,原可和公孙止一斗,但他腿伤后功力减了一半,真正武功精强的只耶律齐一人,虽然以六敌一,兀是抵挡不住,幸好汗血宝马自终南山独自驰回,武修文截住宝马,让完颜萍骑了逃走,心想公孙止失了鹄的,终当悻悻自去,想不到黄蓉和李莫愁竟会于此时赶到。

黄蓉听后,将杨过断臂,夺去女儿等情也简略说了一遍。武三通大惊,急忙解释杨过当日自称和郭芙订婚的情由,说道:“杨兄弟一片肝胆热肠,全是为了相救我那两个畜生,免得他兄弟自残,沦于万劫不复之地,想不到竟生出这些事来。”他性子本来刚强,想到杨过所以断肢,完全是受了两个儿子的牵累,越想越气,突然指着武氏兄弟大声痛骂起来。

武氏兄弟站在一旁,正和耶律兄妹、完颜萍等说得甚是起劲,过不多时,郭芙也加入一起谈论,六个人年纪相若,适才又经历了一场恶战,说起公孙止的穷凶极恶,但终于落荒而逃,各人无不兴高采烈。突然之间,武三通却连珠弹般骂了起来:“武敦儒、武修文你这两只小畜生,杨过大哥待你们何等大仁大义,你这两只畜生却累得他断了手臂,你们自己想想,咱们姓武的怎么对得他住?”他越骂越凶,若不是腿上有伤,竟要扑过去挥击殴击。二武更莫名其妙,不知父亲何以突然发怒,各自偷眼瞧瞧耶律燕和完颜萍,只觉在美人之前,给父亲这么畜生长畜生短的痛骂,实在大失面子,倘若他再抖出兄弟俩争夺郭芙的旧事,那更是狼狈之至了。两兄弟你望我,我望你,不知如何是好。

黄蓉见局面尴尬,劝道:“武兄也不必太过着恼,杨过断臂,全因小妹没有家教,把女孩纵坏了。当时咱们郭爷也是气恼之极,要将小女的手臂砍一条下来。”武三通大声道:“对啊,不错。”郭芙向他白了一眼,心想:“要你说什么‘对啊,不错’?”若不是母亲在侧,她便要出口讥讽了。黄蓉道:“武兄,现下一切说明白啦,实是错怪了杨过这孩子。眼前有两件大事,第一,咱们要找到杨过,好好的向他陪个不是。”武三通连称:

“应得,应得。”黄蓉又道:“第二件大事,便是上绝情谷去相救令师叔和朱大哥,同时替杨过求取解药。但不知朱大哥如何被困,刻下是否有性命之忧?”

武三信道:“我师叔和师弟是被渔网阵困住的,囚在石室之中,那老乞婆倒似还不想害他们的性命。”黄蓉点头道:“嗯,既是如此,咱们先找杨过,再去绝情谷。他武艺固然高强,是个有力的臂助,而且一获解药,好让他立刻服下,免得迁延时日,多生危险。”武三通鼓掌道:“你说得不错,却不知杨过现下身在何处?”黄蓉指着汗血宝马道:“此马刚由杨过借了骑过,让这马原路而回,当可找到他的所在。”武三通大喜道:“今日若不是郭芙人在此,我老武枉自暴跳如雷,却不免一筹莫展了。”

黄蓉微微一笑,她一句不提去夺回女儿,却差遣得武三通衷心甘服,心想:“武氏父子既去,那三个年轻人多半也会随去,凭空多了几个强助,岂不是妙?”于是向耶律齐道:“耶律小哥若无要事,便和我们一齐去玩玩如何?”耶律齐尚未回答,耶律燕拍手叫道:“好好,哥哥,咱们一起去吧!”耶律齐忍不住向郭芙望了一眼,只见她眼光中大有鼓励之意,再转眼望完颜萍时,见她也是脸带喜色,于是躬身道:“听凭武前辈和郭夫人吩咐。晚辈们能多获两位教益,正是求之不得。”黄蓉道:“嗯,咱们人虽不多,也得有个发号施令之人。武兄,大伙儿一齐听你号令,谁都不可有违。”

武三通连连摇手道:“有你这个神机妙算、亚赛诸葛的女军师在此,谁还敢发号施令?自然是你挂帅印。”黄蓉笑道:“当真?”武三信道:“那还有假?”黄蓉道:“小辈们也还罢了,就怕你这老儿不听我号令。”武三通大声道:“你说什么,我便干什么?赴汤蹈火,在所不辞。”黄蓉道:“在这许多小辈之前,你可不能说过了话不算?”武三通胀红了脸道:“便是无人在旁,我也岂能言而无信?”黄蓉道:“好!这一次咱们找杨过、救困人,须得和衷共济,旧日恩怨,暂且搁过一边。武兄,你们父子可不能找李莫愁算帐,待得大事一了,再拼你死我活不迟。”武三通一怔,他可没想到黄蓉这番言语相套,竟是如此用意。李莫愁和他有杀妻的大恨,这一口怒气如何忍得下去,正自沉吟未答,黄蓉低声道:“武兄,你眼前腿上有伤,君子报仇,又岂急在一时?”武三信道:“好,你说什么,我就干什么。”

黄蓉于是提气招呼李莫愁道:“李姊姊,咱们走吧!”她让汗血宝马在前领路,众人在后跟随,那马果然是向终南山而去。因武三通和完颜萍身上有伤,不能疾驰,每日只行一百余里,也就歇了。李莫愁暗中严加戒备,歇宿时和众人隔得甚远,白天赶道之时,也是远远随后。一路上朝行晚宿,那六个青年男女谈谈笑笑,越来越是融洽。武氏兄弟自幼为在郭芙面前争宠,同胞之间不免有所隔膜,这时各人情有别钟,两兄弟却十分的相亲相爱起来。武三通瞧在眼里,自是老怀弥慰,但每次均随即想起:“那日若不是杨过解救,两兄弟自相残杀,必有一亡,而活着的那一个,我也决不能当他是儿子了。”

不一日来到终南山上,黄蓉武、三通率领众人去重阳宫拜会丘处机等全真七子。李莫愁远远站定,说道:“我在这里相候便了。”黄蓉知她与全真教有仇,也不相强,径往重阳宫去。丘处机等得报,忙迎出宫来,相偕入殿,分宾主坐下,刚寒喧得几句,只听得后殿一人在大声吆喝。黄蓉一听大喜,叫道:“老顽童,你瞧是谁来了?”

这些日来,周伯通尽在钻研指引玉蜂的法门,他生性聪明,锲而不舍,居然已有小成,这天正玩得高兴,忽听得有人呼叫,却是黄蓉的声音。周伯通喜道:“啊哈,原来是我把弟的刁钻古怪婆娘到了!”大呼小叫,从后殿抢将出来。耶律齐上前磕头,说道:“师父,弟子磕头,您老人家万福金安。”周伯通笑道:“免礼平身!你小娃儿也万福金安!”众人一听,都感奇怪,想不到耶律齐竟是周伯通的弟子。这老顽童疯疯癫癫,教出来的徒弟却是精明练达,少年老成,与他全然不同。丘处机等见师叔门下有了传人,均甚高兴,纷纷向周伯通道贺。郭芙这时方始省悟,原来那日母亲和耶律齐相对而笑,已猜到他师父便是老顽童了。

正热闹间,突然山下吹起呜呜的号角,却是教中弟子传讯,有敌人大举来袭。丘处机脸色一奱,知是全真教拒了蒙古皇帝的敕封,又杀伤多人,蒙古大臣不肯甘休,眼前是派遣军马杀上山来了。当日金轮法王等一走,众人便知此事决不能便此善罢,全真教中虽然人人会武,却决不能与蒙古大军公然相抗,早已安排了弃山西退的方策。这时全真教的掌教由第第三代弟子李志常充任,但遇上这等大事,自是由全真五子号施号令。丘处机向黄蓉道:“郭夫人,时机当真不巧,不能使贫道一尽地主之谊了。”

只听得山下喊杀之声大作,金鼓齐鸣。原来黄蓉等自南坡上山,蒙古军却自北坡上山,前后相差不到半个时辰。周伯信道:“是敌人来了?那当真是妙不可言,来来来,咱们下去杀他个落花流水。”他一手抓住了耶律齐的手腕,说道:“齐儿,你显点师父教的功夫,给几位师兄们瞧瞧。”大凡小孩子们有了心爱玩物,定要到处显炫,博人称赏,周伯通收了个出色的徒儿,也要叫人羡慕,心中方始喜欢,他初时叫耶律齐不可泄露师承的身份,原是盼他在江湖上一鸣惊人,大大露脸,这才宣扬出来。但今日师徒相见,周伯通一高兴,早将从前自己嘱咐的话忘记得干干净净。

丘处机道:“师叔,我教数十年的经营,先师毕生心血,不能毁之于一旦,咱们今日全身而退,方为上策。”于是传令道:“各人携带物事,按派定路程下山。”众弟子一齐答应,将打就的包裹负在背上,东一队,西一队的奔下山去。前几日中,当周伯通在巨钟旁玩弄蜜蜂之时,全真五子早已派得井井有条,何人冲前,何人断后,何处会合,如何联络,曾试演过几次,因此事到临头,竟是毫不混乱。

黄蓉道:“丘道长,贵教安排有序,足见大才,眼前小小难关,不足为患。行见日后再整旗鼓,卷土重来,当较今日更为昌盛。此番咱们有事来找杨过,现下就此拜别。”丘处机一怔,道:“杨过?不知他是否仍在此山之中?”黄蓉微微一笑,道:“有一同伴知晓他的所在。”

说到此时,山下喊杀之声更加响了。黄蓉心想:“全真教早有布置,自能脱身。我上山来是找杨过、接女儿,别混在大军之中,误了要事。”于是招呼同上山的八人,快步奔到重阳宫后隐僻之处,向李莫愁道:“李姊姊,就烦指引入墓之法。”

李莫愁道:“你怎知他定是在古墓之中?”黄蓉微微一笑,道:“杨过便不在古墓,玉女心经定是在的。”李莫愁心中一凛,暗道:“这郭夫当真厉害,怎地知悉我的心事?”

要知李莫愁随着众人自襄阳直至终南,除黄蓉外,余人对她均是不理不睬,沿途甚是没趣,那是不必说了,武氏父子更是虎视耽耽,俟机欲置之死地。黄蓉心想:她对襄儿纵然喜爱,却决不敢于冒如此重大危险,必是另有重大图谋。她一加琢磨,便即想起杨过与小龙女曾以玉女心经所载剑术击败金轮法王,而她与李莫愁交手动武,显然此人不会这门武功,否则岂有不使之理?两下一凑合,随即猜中了她的心意。

李莫愁心想你既然知道了,不如大家说个明白,于是道:“我助你去夺回女儿,你须助我夺回本门武经。你是丐帮帮主、扬名天下的女侠,可不能说了话不算。”黄蓉说道:

“杨过是咱们郭爷的故人之子,和我小有误会,一见面即便冰释,小女倘若真在他处,他自会还我,说不上什么夺不夺的。”李莫愁道:“既是如此,咱们各行其是,便此别过。”说着转身欲行。黄蓉向武修文使个眼色,只听刷的一声,武修文长剑出鞘,喝道:“李莫愁,今日你还想活着下终南么?”李莫愁心想单是黄蓉一人,自己已非其敌,再加上武氏父子,耶律齐兄妹等,那里还有生路?她平素颇有智计,但一遇上黄蓉,竟是缚手缚脚,一切狡狯技俩全无可施。她也不拔拂尘,淡淡的道:“郭夫人精通奇门之变,杨过既然在此山上,郭夫人还愁找不到么?何必要我引路?”黄蓉知她以此要挟,说道:“我要找寻古墓的入口,小妹是无此本事。但想杨过和龙姑娘虽在墓中隐居,终须出来买米打柴。

咱们七八个人分散了慢慢等候,总有撞到他的日子。”

这番话的意思是说,你若不肯指引,咱们今日便立时将你杀了,只不过迟几日见到杨过,也没什么大不了的。李莫愁一想不错,对方确是有恃无恐。在这平地之上,自己寡不敌众,但若将众人引入地下墓室,那时凭着地势熟悉,便能设法逐一暗害了,于是说道:

“今日你们恃强凌弱,我别无话说,反正我也是要去找杨过说话,你们跟我来吧!”

于是穿荆拨草,从树丛中钻了进去,黄蓉等紧紧跟随在后,生怕她突然逃走。但见她在山石树丛中穿来插去,许多处所明明无路可通,但东一转,西一转,居然别有洞天。这些地势全是天然生成,并非人力布置,因此黄蓉虽然熟读五行奇门之术,却也不能依理推寻,不禁心道:“有言道是‘巧夺天工’,其实天工之巧,岂是人所能夺?”

行了一顿饭时分,众人走到一条小溪之旁,这时蒙古兵吶喊之声仍是隐隐可闻,但因深处林中,听来似是极为遥远。李莫愁数年来处心积虑要夺玉女心经,上次自溪心出墓,因不谙水性,险些丧命,此次有备而来,自己在江河中习练纯熟。她站在溪旁,说道:“古墓正门已闭,若要开启,须费穷年累月之功。后门却是从这溪中潜入,那几位和我同去。”

郭芙和武氏兄弟自幼在桃花岛长大,每逢夏季,日日都在大海巨浪之中游泳,因此水性极精,三人一齐说道:“我去!”武三通也会游泳,虽然不精,但也没将这小溪放在心上,说:“我也去。”黄蓉心想李莫愁心狠手辣,若在古墓中忽施毒手,武三通等无一能敌,本该自己在侧监视,但她产后满月不久,如在寒水中长时潜水,只怕大伤中元。正自踌躇,耶律齐忽道:“郭伯母你在这儿留守,小侄随武伯父一同前往。”黄蓉大喜,道:

“你识水性么?”

耶律齐道:“游水是不大行,潜水勉强可以对付。”黄蓉心中一动,道:“是在冰底练的么?”耶律齐道:“是。”黄蓉又问:“在那里练的?”耶律齐道:“晚辈幼时曾随家父,在斡难河畔住过几年。”黄蓉道:“你跟耶律楚材老先生怎生称呼?”耶律齐道:

“那便是家父。”黄蓉见李莫愁等结束定当,便要下溪,当下无暇多问,走到武三通身边,低声道:“人心难测,多加小心。”她对女儿反而不再嘱咐,因知这位姑娘性格莽撞,叮宁也是无用,只有她自己多碰几次壁,才会得到教训。

耶律、完颜二女不识水性,与黄蓉留在岸上。李莫愁当先引路,自溪水的一个洞穴中潜了下去,耶律齐轻轻一纵,如一条游鱼般紧跟其后。

原来蒙古地方苦寒,那斡难河一年中大半日子都是雪掩冰封。蒙古武士中体质特强之人,常在冰底潜水,互相赌赛,以迟出冰面为胜。黄蓉见耶律齐箭法了得,听他说潜水之能胜于游水,猜想到他与蒙古人必有干连。那耶律楚材是蒙古的丞相,当年成吉思汗对之言听计从,西征之役,黄蓉和他曾有数面之缘。这时蒙古南下侵宋,蒙古与宋已成生死之敌,而黄蓉心中,斗然间多了一层疑忌。

耶律齐等五人跟着李莫愁在溪底暗流中潜行,那地底信道时宽时窄,水流也是忽急忽缓,有时水深没顶,有时只及腰际。众人全神戒备的行去,终于到了古墓的入口。李莫愁扳开岩石,钻了进去。众人鱼贯而入,心中均想:“若不是她在前引路,焉能想到这溪底居然别有天地?”这时身周虽已无水,却仍是黑漆一团,各人手拉着手,唯恐失散,跟着李莫愁曲曲折折的前行,几乎方向也难以分辨。

又行多时,但觉地势渐高,脚下已甚是干燥,忽听得轧轧声响,李莫愁推开了一扇石门,众人跟着进去。只听得李莫愁说道:“此处已是古墓中心,咱们少憩片刻,这便找杨过去。”自一入古墓,武三通和耶律齐即寸步不离李莫愁身后,防她使奸行诈,然伸手不见五指,只有以耳代目,凝神倾听。郭芙和武氏兄弟向来都自负大胆,但此刻深入地底,双目又如盲了一般,都是不自禁吓得怦怦心跳。

黑暗之中,各人寂然无声。李莫愁忽道:“我双手各有一把冰魄银针,你们三个姓武的,怎不上来尝尝滋味啊。”武三通等吃了一惊,虽早知她不怀好意,但也没料到竟会在此发难。武氏父子都吃过她那毒针的苦头,实是不敢丝毫轻忽,各自高举兵刃,只待听到银针破空之声,便要辨明方向来势,挡格闪避,只是各人聚集一起,只有用兵刃将毒针击在地下,否则砸飞出去,不免伤及了自己人。耶律齐也知此刻情势极为凶险,心想若容她乱发暗器,已方五人必有伤亡,只有冒险上前近身搏击,叫她毒针发射不出,才有生路。

那知他这么打算,郭芙竟也是这个主意,两人不约而同,突然向李莫愁发声之处扑了过去。

其实李莫愁那番话一说完,当众人愕然之际,早已悄没声的退到了门边。耶律齐和郭芙纵身扑上,使的都是近身搏斗的小擒拿法,勾腕拿肘,要叫李莫愁无法发射暗器。两人四手一交,郭芙首先发觉不对,“咦”的一声叫了出来。耶律齐的武功远胜郭芙,双手一翻一带,手中已抓住了两只手腕,但觉肌肤滑腻,鼻中跟着又闻到一阵香气,直到听得郭芙呼声,方始惊觉,只听得风声飕飕,两枚银针射了过来,两人侧身避过,伸手再去推石门时,那门已然关上,推上去竟是如撼山丘,纹丝不动。

耶律齐伸手在石门上下左右摸了一转,既无铁环,亦无拉手。他随即沿墙而行,在室中绕了一圈,察觉这石室约摸两丈见方,四周墙壁尽是粗糙坚厚的石块。他拔出长剑,用剑柄在石门上敲了几下,但听得响声郁闷,显是极为厚实。这石门乃是开向室内,只有内拉方能开启,但苦于光秃秃的无处可资着手。郭芙急道:“怎么办?咱们不是要活活的闷死在这儿么?”耶律齐听她说话声音,几乎哭哭了出来,安慰道:“郭夫人在外面接应,她足智多谋,定有相救之策。”一面说,一面四下摸索,寻找出路。

李莫愁将武三通等关在石室之中,心中极喜,暗想:“这几个大敌一去,再悄悄进去偷袭,乘他们不防,只要先伤了龙师妹,杨过一臂已断,不足为患。”她却不知杨过虽只独臂,武功却大胜往昔,当下双手都扣了冰魄银针,心知只有不发出半点声息,才有成功之望,否则真刀真枪的动手,自己却不是小龙女的对手,于是除去鞋子,只穿布袜,慢慢的一步步前行。

连日来小龙女坐在寒玉床上,依着杨过所授的逆冲经脉之法,逐一打通周身三十六处大穴。这时两人正运全身功力,以气息冲撞小龙女任脉中的“坛中穴”。这“坛中”穴正当胸口,在“玉堂”穴之下一寸六分。古医经中名之曰“气海”,为人身诸气所属之处。

“类经”曰:人有四海,胃者水榖之海,冲脉者十二之经海,坛中者气之海,脑者髓之海是也。因此这穴道实是大穴中之大穴,最是紧要不过。两人全神贯注,不敢有丝毫怠忽。

小龙女但觉颈下“紫宫”、“华盖”、“玉堂”三穴中热气充溢,不住要向下流动,同时身下寒玉床上所发出的寒气,也渐渐凝聚在脐上的“鸠尾”“中庭”穴中,要将颈口的一股热气拉将下来。只是这热气冲到“坛中穴”处,总是撞了回去,无法通过。她心知只要这股气息一过坛中,任脉畅通,身受的重伤十成中便好了八成,只是火候未到,半点勉强不得。小龙女性子向来不急,古墓中日月正长,今日不通,留待明日又有何妨?因此那气息绵绵密密,若断若续,殊无半点躁急之意,正合了内家高手的运气法要。

杨过却是性急之人,他只盼小龙女身子早日痊可,便放却了一番心事,但也知道这种内息运功之事,欲速则不达,何况逆行经脉,比之顺行又是危难十倍?但感到小龙女手腕上血脉的跳动时强时弱,虽不匀净,却无凶兆,他暗自运气,加强冲力。便在这寂无声息之中,远远忽听得“嗒”的一响。这声音极轻极微,若不是他凝气运息,心神到了至静的境地,那是决计听不出来的,又因古墓深处地底,除了他二人和郭襄的呼吸之声外,一有任何异声,便易发觉。过了半晌,又是“嗒”的一声,这声却近了三尺。

杨过心知有异,但怕小龙女分了心神,当这紧急关头,如果气息一走入岔道,轻则伤势永远难愈,重则立时毙命,岂能稍有差池?因此上只作不知,但过不多时,又是轻轻“嗒”的一响,这声音更近了三尺。杨过这时已知有人潜入古墓,那人不敢急冲而来,只是稍稍移近。他料定此人之来,定是不怀好意,他既能潜入古墓,自也不是易与之辈,倘若小龙女能敌人迫近之前冲过“坛中穴”,自是上上大吉,否则在行功冲脉之际敌人袭到,这事可是凶险万分。

只听得“嗒”的一声轻响,那人又跨近了一步。杨过心神难持,实不知如何是好,突觉掌心一震,一股热气逼了回来,原来小龙女也已惊觉。

杨过急忙提气纳息,将小龙女掌心传过来的一股内力推了转去,低声道:“魔由心生,不闻不见,方是真谛。”要知练功之人,到了一定的境界,眼中常会现出幻像,或耳闻雷鸣,或奇痛奇痒,只有一概当其虚幻,毫不理睬,方不会走火入魔。这时杨过听那脚步声清晰异常,自然不是虚相,但小龙女正当生死系于一线的紧要关头,只有当那来袭的敌人是心中所生的魔头,任他如何凶恶可怖,始终置之不理,方不会气入岔道,冲心崩脉。

小龙女听了这几句话,心神果然立时宁定,但杨过却不由自主,将精神贯注到了来袭的敌人身上。

其时古墓之外,正是午未之交,虽在寒冬,却是红日当空,古墓之中,黑沉沉的便如深夜。杨过耳听那脚步声每响一次,敌人便移近了数尺,心想自古墓入口封闭之后,世上只有李莫愁和洪凌波师徒,方知从溪底潜入的僻径,那么来者必是她师徒之一。凭着杨过这时的武功,即令她师徒齐至,也是毫不畏惧,只是早不来,迟不来,偏偏于这时进袭,他虽然聪明多智,一时间心意彷徨,苦无抵御之计。

敌人越是来得缓慢,杨过心中的煎熬越是深切,眼见得凶险一步步的逼近,自己却处于束手待毙的境地。杨过额上渐渐渗出汗珠,心想:“那日郭芙断我一臂,剑锋倏然而至,虽然痛苦,可比这慢慢的煎迫爽快得多。”又过一会,小龙女也已听得明明白白,知道决非心中所生虚境,实是大难临头,想要加强气息,赶着冲过“坛中穴”,但心神稍乱之际,气息忽顺忽逆,险些在胸口乱窜起来。便在此时,只听脚步之声又细又快,倏忽间到了门口,飕飕数声,四枚冰魄银针射了过来。

这时杨过和小龙女便和全然不会武功的常人无异,好在两人早有防备,一见毒针射到,同时向后仰卧,手掌却并不分离,四枚毒针均从脸边掠了过去。这四针之所以不中,这也是天赐其便,李莫愁没想到他们正自运功疗伤,生怕二人反击,因此毒针一发,立即跃开,倘若她不是存了惧怕之心,四针发出后跟着又发四针,他二人决计难以躲过。

李莫愁暗中视物的眼力远不如杨龙二人,隐隐约约见二人并肩坐在寒玉床上,她一击不中,心中已自惴惴,见对方并不起身还手,不知他们葫芦中卖什么药,斜步退至门边,手执拂尘,冷冷的道:“两位别来无恙!”杨过道:“你要什么?”李莫愁道:“我要什么,难道你不知道么?”杨过道:“你要玉女心经,是不是?好,咱们在这墓中定居,与世无争,你就拿去吧。”李莫愁将信将疑,道:“拿来!”

这玉女心经放在小龙女的包袱之中,杨龙二人都是缓不出来递交。杨过道:“桌下那个包袱便是了,你自己取去便是。”李莫愁疑心大起,暗想:“他二人怎地变得如此驯良?这包袱中必有机关。”她自知非小龙女之敌,这次入墓,原是冒了大险,眼见当前情势甚是诡异,小龙女闭目入定,始终一言不发,寻思:“难道她要诱我走近,突然堵住我的退路?”睁大眼睛,细细打量小龙女的神色,但见她伸出一掌,和杨过的手掌相抵,心念一动,登时省悟:“啊,杨过断臂重伤,这小贱人正以本身内力助他治疗。此刻是行功到了紧要关头,今日不伤他二人性命,此后那里更有如此良机?”

她这猜想虽只对了一半,但忌惮之心立时尽去,纵身而上,举起拂尘便往小龙女顶门击落。小龙女倘若伸手挡格,内息激荡,立时呕血身亡,但如不挡,这一拂尘下来也要击得她头骨碎裂。

(第二十集完)

一秒钟记住本站网址:JinYongXiaoShuo.COM金庸小说拼音全拼写。

喜欢旧版《神雕侠侣》小说吗?喜欢金庸小说全集吗?喜欢就用力顶一下吧!

看网友对 第八十章:被闭石室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