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金庸小说全集>>旧版《射雕英雄传》小说在线阅读

第四回  妙手空空

小说:旧版《射雕英雄传》    作者:金庸
选择背景色: 黄橙 洋红 淡粉 水蓝 草绿 白色 选择字体: 宋体 黑体 微软雅黑 楷体 选择字体大小: 恢复默认

昏睡中也不知过了多少时候,等到悠悠醒转,先觉得睡在一张柔软的床上,再觉得身上盖了棉被,很是温暖,她睁开眼睛,首先入眼的是青花布帐的帐顶,原来自己果然是睡在床上。

她侧身一望,见床前桌上点著一盏油灯,一个黑衣男子坐在床沿。那人听见她翻身的声音,忙站起身来,轻轻揭开帐子。那人低声问道:“你醒了么?”

包惜弱神智尚未全复,只觉这人依稀似曾相识。那人伸手在她额头一摸,轻声道:“烧得好烫,医生快来啦。”包惜弱迷糊糊的重又入睡,过了一会,似觉有医生来给她把脉诊视,又有人喂她喝药。包惜弱只是昏睡,梦中突然惊醒,大叫:“铁哥,铁哥!”随觉有个男人轻轻拍她的肩膀,低语抚慰。包惜弱再次醒来时天已大明,呻吟了一声,坐起身来,一个人走进前来,在帐外道:“喝点粥吧!”

包惜弱嗯了一声,那人揭开帐子,这时面面相对,包惜弱看得分明,不觉吃了一惊,这人眉目如画,脸含笑意,正是几个月前她在雪地里所救的那个英俊少年。

包惜弱叫道:“这是什么地方?我丈夫呢?”那少年摇摇手,叫她不要作声,低声道:“小人和几位朋友路过这里,正遇著官兵在大逞凶暴,小人路见不平,把娘子救了出来,那知鬼使神差,竟是救命恩人。”

他又放低声音道:“外面官兵追捕得紧,咱们现在是借住在一乡下农家里,小人斗胆,谎称是娘子的丈夫,娘子可别露出痕迹。”

包惜弱脸一红,点了点头,问道:“我丈夫呢?”那人道:“娘子身体虚弱,待休养壮健之后,小人再慢慢告知。”包惜弱大惊,听他语气,丈夫似已遭遇不测,紧紧抓住被角,颤声道:“他……他……怎么了?”那人只是不说,道:“娘子这时心急也无益,身子要紧。”包惜弱道:“他……可是死了?”那人点点头道:“是被贼官兵害死了。”包惜弱伤痛攻心,晕了过去,过了良久,醒转来时放声大哭。那人细声安慰,包惜弱抽抽噎噎的道:“他怎么去世的?”那人道:“官人可是二十来岁,身长膀阔,手使一柄长矛的么?”包惜弱道:“正是。”

那人道:“我正和三名官兵相斗,忽见一名官兵绕到他的身后,一枪刺进了他的背心。”包惜弱想起夫妻情深,又晕了过去。这一日水米不进,决意要绝食殉夫。那人性格温柔,也不强她,整日陪她说话解闷,包惜弱到后来有点过意不去,问道:“你高姓大名?怎么知道我有难而来打救?”那人嗯的一声,稍一迟疑,道:“小人姓颜名烈,与娘子相遇也正是。”

包惜弱听到“天绿巧合”四字,脸上一红,转身回里,不再理他。她心中琢磨,忽然起了疑心,又转身问道:“你和官兵本来是一路的?”颜烈惊道:“怎……怎么?”包惜弱道:“你不是和官兵同来捉拿道长才受伤的么?”颜烈道:“那日也真是冤枉,小人从北边来,要到临安府去,经过贵村,那知道无端端一箭射来,中了小人肩背,如不是娘子大恩相救,小人真是死得不明不白,到底他们捉什么道士呀?”

包惜弱道:“啊!原来你是过路的,不是他们一黟,我还道你也是来捉道长的,那天还不想救你呢!”当下把官兵怎样来捉拿丘处机,他怎样把官兵杀败的事简略说了。

颜烈望著她说话的神情不觉心神俱醉,包惜弱后来也发觉了他的呆样,嗔道:“你到底在不在听我的话呀?”颜烈一惊,陪笑道:“是!是!我在想咱们怎样逃出去,别再让官兵捉到。”包惜弱哭道:“我丈夫已经过世,我还活著干什么?你一个人走吧!”颜烈正色道:“娘子,官人被贼兵所害,你大仇不报,却是一意寻死,官人在九泉之下也不瞑目的吧!”

包惜弱道:“我是一个弱女子,怎么报仇呀!”颜烈义愤于色,昂然道:“小人虽然不才,当可代娘子报杀夫之仇,但不知娘子可知道仇人是谁?”包惜弱想了一下道:“统率官兵的将官名叫段天德,他脸上还有一块青记的。”

颜烈道:“既有姓名,那就好办了。”他走到厨户中端来一碗稀粥,拿了一个咸蛋,低声道:“你不保养身体,怎样报仇呀。”包惜弱心想有理,接过碗来慢慢吃了。次日早晨,包惜弱整衣下床,对镜梳好头发,找了一块白布,剪了一朵白花插在鬓边,以替丈夫带孝,只见镜中红颜如花,爱侣却已人鬼殊途,悲从中来,又伏桌痛哭起来。颜烈打从外面进来,待她哭声稍停,道:“外面道上官兵都已退了,咱们走吧。”

包惜弱随他走出屋去,颜烈摸出一碇银子给了屋主,把两匹马牵了过来。包惜弱所乘的马本来中了一箭,这时颜烈已把它箭创裹好,包惜弱道:“到那里去呀!”颜烈使个眼色,叫她在人前不要问,扶她上马,两人并辔向北边走十余里,包惜弱道:“你带我到那里去?”

颜烈道:“咱们先找个隐蔽的地方住下,避一避风声,待官家追拿得松了,小人再去找寻官人的尸首,好好替他安葬,然后找到段天德那个奸贼,杀了替官人报仇。”

包惜弱性格柔和,自己本少主意,听他想得周到,心中好生感激,道:“颜相公,我……我怎样报答你才好?”颜烈道:“小人性命是娘子所救,小人这一生供娘子驱使,就是粉身碎骨,赴汤蹈火,那也是应该的。”

两人行了一日,晚上在长安镇上投店歇宿。颜烈自称是夫妇二人,要了一间房,包惜弱心中惴惴不安,吃晚饭时一声不作,暗自抚摸丘处机所赠的那柄短剑,心中打定主意:“要是他稍有无礼,我就一剑自杀。”

颜烈命店伴拿了两捆稻草入房,等店伴出去,闩上了房门,把稻草铺在地下,自己倒在稻草之中,身上盖了一张毡毯,对包氏道:……缺四页……(以下缺漏四页,以新本代替)“娘子请安睡吧!”说著闭上了眼。

包惜弱的心怦怦乱跳,想起故世的丈夫,真是柔肠寸断,呆呆的坐了大半个时辰,长长叹了口气,也不熄灭烛火,手中紧握短剑,和衣倒在床上。

次日包惜弱起身时,颜烈已收拾好马具,命店伴安排了早点。包惜弱暗暗感激他是至诚君子,防范之心登时消了大半。待用早点时,见是一碟鸡炒干丝,一碟火腿,一碟腊肠,一碟熏鱼,另有一小锅清香扑鼻的香梗米粥。她出生于小康之家,自归杨门,以务农为生,平日吃早饭只是几根咸菜,半个咸蛋,除了过年过节、喜庆宴会之外,那里吃过这样考究的饮食?食用之时,心里颇不自安。

待得吃完,店伴送来一个包裹。这时颜烈已走出房去,包惜弱问道:“这是什么?”店伴道:“相公今日一早出去买来的,是娘子的替换衣服,相公说,请娘子换了上道。”说罢放下包裹,走出房去。包惜弱打开包裹一看,不觉呆了,只见是一套全身缟素的衣裙,白鞋白袜固然一应俱全,连内衣、小袄以及罗帕、汗巾等等也都齐备,心道:“难为他一个少年男子,怎地想得如此周到?”换上内衣之时,想到是颜烈亲手所买,不由得满脸红晕。她半夜仓卒离家,衣衫本已不整,再加上一夜的纠缠奔波,更是满身破损尘污,待得里外一新,精神也不觉为之一振。待得颜烈回房,见他身上也已换得光鲜焕然。

两人纵马上道……

(新本止。因新本删去下列情节,故无法接续。以下仍接旧本)

(缺)……铁盔铁甲,正是官军中的精锐,颜烈箭好再好,一人如何抵挡?

包惜弱坐骑日前曾中箭受伤,驰了数里后箭创迸裂,鲜血直流,越跑越慢,眼见官兵就要追上了。

颜烈倏地把马一勒,待包惜弱的马驰近,伸出左臂,一把将她抱到自己马上,纵马又驰。领队武官发出号令,几十骑突然从小路抄包上来,颜烈见前面已无去路,索性勒缰不跑,一名武官顶盔束甲,手执大刀,拍马上前喝道:“还不下马受缚,又待怎的?”颜烈笑道:“你们是韩丞相的亲随吧?我怎么没见过你?”那武官一怔,厉声道:“你是谁?”颜烈从怀里取出一封信来,笑道:“你不认识我么?那么请你瞧瞧这封信吧。”

那武官使了个眼色,一名兵士过来接了信,那武官展信一看,忽然变色,下马打了一躬,说道:“卑职不知是大人,罪该万死,请大人宽宥。”说著把信高举过顶,神色十分惶恐。包惜弱只道这一次一定不免于难,那知这武官对颜烈竟如此恭敬,不禁惊奇万分。

颜烈接过了信,笑道:“你的孩儿们军纪似乎不大好吧!”那武官又打了一躬,道:“卑职回去一定查明,重重惩罚。”颜烈一笑道:“咱们还少一匹马。”那武官急忙牵过自己的坐骑,道:“请夫人赐收卑职这匹马吧!”

包惜弱听他叫自己为夫人,羞得满脸通红,颜烈脸有喜色,点点头,道:“你去给我拜上韩丞相,说我有事回去,不给他辞行了。”

那武官连称:“是,是!卑职知道。”

颜烈不去理他,扶包惜弱坐上那匹马,向北而去。行出数十步,包惜弱回头一望,只见那武官率领军士,还在道上列队恭送。

她满腹怀疑,待要询问,颜烈笑道:“韩侂胄见了我也忌惮三分,谅那武官敢对我怎的?”包惜弱道:“那么你给我报仇是容易的很了。”颜烈道:“这又不同了,现在咱们形迹已露,贼官兵已有准备,这时去报仇非但不成,反而白白送死。”包惜弱急道:“那怎么办?”颜烈沉吟了一会,道:“娘子,你信得过我么。”

包惜弱点了点头,颜烈道:“目下咱们先回北方,待事情冷下来之后,咱们再南下报仇。娘子放心宽怀,官人的血仇深冤,自有小人一力承担。”

包惜弱大为踌躇,自己家破人亡,举目无亲,如不跟随他去,孤身一个弱女子又到那里去安身立命?但此人非亲非故,自己是守节寡妇,如何随一个青年男子同行?包惜弱只觉去路茫茫,来日大难,思前想后,真是柔肠百转。

颜烈道:“娘子如觉小人的筹划不妥,但请吩咐,小人无所不遵。”包惜弱见他十分迁就,反而不好意思了,低头道:“你瞧著办吧。”颜烈大喜,说道:“娘子的活命大恩,小人终身不敢忘记,娘子……”包惜弱道:“这事以后别提了。”颜烈道:“是,是。”

两人有时一前一后,有时并辔而行。

这时正是江南春意浓极的时光,道旁垂柳拂肩,花气醉人,颜烈为了要她宽怀解愁,不时跟她东谈西扯。包惜弱生平从来未遇到如此谈吐雅俊,才识渊博的男子,只觉他一言一语无不含意隽妙,心中暗暗称奇。

第三日中午,到了嘉兴,那是浙西大城,丝米集散之地,自来十分繁盛,宋室南渡之后,嘉兴地近京师,市况就更为热闹了。

颜烈道:“咱们找一家客店憩憩吧。”包惜弱道:“天色尚早,还可赶道呢。”颜烈道:“这里店铺不错,娘子衣服旧了,待小人去买几套来替换。”包惜弱一呆,道:“这不是刚买的么?怎么就旧了?”

颜烈道:“道上尘多,衣服穿一两天就不光鲜啦。再说娘子这种容色,岂可不穿顶顶上等的衣衫。”

包惜弱听她夸奖自己容貌,芳心窃喜,低声道:“我是在热孝之中……”颜烈忙道:“这个小人知道。”包惜弱就不言语了,颜烈一问途人,迳到当地最大的“秀水客店”,漱洗罢,吃了些点心,颜烈道:“娘子请自宽便,小人出去买了物品就回。”包惜弱点了点头。

一秒钟记住本站网址:JinYongXiaoShuo.COM金庸小说拼音全拼写。

喜欢旧版《射雕英雄传》小说吗?喜欢金庸小说全集吗?喜欢就用力顶一下吧!

看网友对 第四回  妙手空空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