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金庸小说全集>>旧版《射雕英雄传》小说在线阅读

第十二回  万里追纵

小说:旧版《射雕英雄传》    作者:金庸
选择背景色: 黄橙 洋红 淡粉 水蓝 草绿 白色 选择字体: 宋体 黑体 微软雅黑 楷体 选择字体大小: 恢复默认

丘处机又道:“要是七位亲自与贫道比试,就算七位胜了,以多嬴少,也是没有什么光彩,现在贫道把全身的本事教给一个人,七位也将毕生技艺传给一人,一对一的比拼,那时如果贫道的徒弟再胜,七侠总是心服口服了吧?”

柯镇恶将铁杖在地下一碰,叫道:“好,咱们赌了!”全金发道:“要是咱们相救不及,这时那李氏已被段天德害死,那怎么办?”丘处机道:“这就是赌一赌运气了,天老爷要我得胜,有什么可说的?”

韩宝驹道:“好,救孤恤寡,本是侠义道该做之事,就算比你不过,咱们总也是做了一件美事。”丘处机大拇指一翘道:“韩三爷说得不错,七位肯承担郭氏的孤儿教养成人,贫道先代死去的郭兄谢谢。”说著团团作揖。

朱聪道:“你这法子未免过于狡诈。凭这样几句话,就要咱们七兄弟为你费心一十八年。”丘处机脸上变色,仰天大笑。韩小莹道:“有什么好笑?”丘处机道:“我在江湖上久闻江南七怪大名,人人都说七侠急人之急,真是行侠仗义的英雄豪杰,那知今日一见,哈哈!”

韩宝驹与张阿生齐声道:“怎么?”丘处机道:“那叫浪得虚名,见面不如闻名。”江南七怪怒火上冲,韩宝驹在板凳上猛击一掌,正要开言,丘处机道:“古来真英雄,真侠士,与人结交为朋友卖命,只要是义所当为,就算把性命交给了他,又算得什么?咱们从不听说当年荆轲、聂政曾有什么斤斤计较。”

这番话把朱聪抢白得脸上无光,把扇子一张,道:“道长说得不错,兄弟知罪了,咱们七怪担当这件事就是了。”丘处机站起身来,说道:“今天是三月廿四日,十八年后,咱们在醉仙楼相会,要天下英雄们见见,谁是真正的好汉子。”袍袖一拂,扬长出门。

韩宝驹道:“我就追那段天德去,别教他躲得无影无纵,可就要大费手脚了。”七怪中只有他没有受伤,当下抢出山门,跨上追风黄名驹,去追索段天德的行纵。

朱聪急叫:“三弟,三弟!你不认得他们啊!”但韩宝驹性子极急,早去得远了。

且说段天德拉了李萍,向外急奔,回头见寺里无人追来,这才稍稍放心,奔到河边,见到一艘小船,一跃跳入,举起腰刀,喝船夫开船,江南是水乡之地,河滨如织,小船是普通代步之具,犹如北方的马匹骡车,所谓“北人行马,南人行船”,说的就是这个。那船夫见是一个恶狠狠的武官,那敢违拗,当即解缆摇橹,划出城区。

段天德心想:“我闯了这个大祸,回去做官是万万不可的了,且到北边去避一避风头。最好那贼道士和江南七怪都伤重身死,那时再回临安不迟。”当下督著船夫一路往北。韩宝驹的马虽快,但尽在旱道上东问西找,自然没有踪影。

段天德连换了几次船,十多日后过江来到扬州,投了客店,正想安顿一个处所,以做暂居之计,说也凑巧,正听到韩宝驹在向客店主人打听自己的行纵。段天德大惊,偷偷从门缝一张,见是个相貌奇丑的矮胖子,一口嘉兴土音,想必是七怪之一,当下急忙拉了李萍,从后门溜了出去,雇船再行。

他不敢稍有停留,沿运河北上,一口气到了山东境内微山湖畔的利国驿,住不了半个月,那矮胖子又找到了,而且还多了一个女子陪同。段天德原想在屋里悄悄躲过,那知李萍知道来了救星,在屋里大叫大闹起来,段天德忙用棉被塞住了她的嘴巴,狠狠打了她一顿,李萍毫不屈服,只要他稍一放松,就在窗口大呼,虽然未被韩宝驹、小莹兄妹发现,却已惊险万状。段天德杀心顿起,心想留著她终是祸胎,不如一刀杀却。

蓦然间恶念陡生,举起利刃,一步一步向她逼近,李萍自丈夫死后,心念早灰,时时刻刻在找寻机会与这杀夫仇人同归于尽,这时见他目露凶光,心中暗暗祝祷:“啸哥,啸哥,在我与你相见之前,求你阴灵祐护,教我手刃这个恶贼。”嗖的一声,把丘处机所赠的那柄匕首拔在手里。

段天德冷笑了一声,举刀砍将下来,李萍不会武艺,但这时死志已决,丝毫不惧,用尽平身之力,一匕首往段天德扎去。

段天德只觉一股寒气直逼面门,回刀一挑,想把匕首打落,只听得当啷一声,腰刀已断了半截,跌在地下,匕首尖头已抵到自己胸前。

段天德大骇,往后便跌,嗤的一声,胸前衣服被划破了一条大缝,自胸至腹,割了长长的一条血痕,只要李萍力气稍大一些,已自遭了破胸开膛之祸。

他万料不到这柄匕首如此锋利,随手举起椅子挡住,叫道:“快收起来,我不杀你!”

李萍这时感到了手酸足软,全身乏力,同时腹内的胎儿不住跳动,再也不能与他厮拼,当下坐在椅子上连连喘息,手里却紧紧抓住匕首不放。

段天德怕韩宝驹等再找过来,如一人逃走,又怕李萍向对头泄露自己行纵,于是逼著她上船又行。

他仍沿著运河北上,经临清、德州,到了河北境内。他每次上陆小住,不论如何偏僻,过不多时总有人找寻前来,后来除了那个矮胖子与女子外,又多了一个手持铁杖的瞎眼跛子,幸好这三人不认得他,都是他在明里而对方在暗里,及时躲开,但也已险象环生。

不久却又多了一件烦事,李萍忽然疯颠起来,在客店之中旅途之上,时时胡言乱语,引人注目,有时扯发撕衣,惹人嬉笑。

段天德初时还以为她迭遭大变,神智迷糊,但过了数日,猛然省悟,原来她是怕追纵的人失了线索,故意布下形迹,这样说来,她沿途偷偷留下信件字迹,也是想当然之事了。

这时盛暑渐消,金风初动,段天德逃避仇人追索,已远至北国,他身上携带的资斧也用得快要告罄,而仇人仍旧穷追无已,一日不禁自怨自艾:“老子当初在杭州当官,鱼肉老酒,银子粉头,何等快活,都是那天杀的金国六太子为了贪图别人妻子,害老子受这活罪。”

猛然想起:“这里离燕京不远,我何不投六太子去?”

当下加紧赶路,来到金国的京城中都燕京(即今日的北京),问到赵王府的所在,求见六太子赵王。

完颜烈听说有南朝军官从临安到此,急忙接见,见是段天德,心中一惊,问明来由,不觉皱眉沉吟,心想:“我那包氏娘子这时尚未就范,这人知道底细,万一被他泄出风声,遗误大事不小。自古量小非君子,无毒不丈夫。何必留此活口?”

于是微微一笑,温言道:“你远来辛苦了,且在府里休息几天吧。”段天德谢了,正要禀告还随带李氏同来,王府的一名亲随匆匆进来,禀道:“禀报王爷,三王爷来啦!”完颜烈忙站起身来,向段天德摆了摆手,抢到门口去抑接。

原来三王爷名叫完颜永济,是金主完颜璟的第三子,封为卫王,在众兄弟之中与完颜烈最为交好。

完颜永济为人庸懦,事事听这位精明强干的六弟的主意,这时蒙古酋长铁木真渐强,归顺金国,帮助金兵灭了塔塔儿都,。金主为了酬答他的功劳,派完颜永济去封铁木真为“北强招讨使”的官职。

他派儿子亲自前去,主旨是在探探蒙古的虚实,卫王受了这个任命,当即来找六弟商议。

完颜烈道:“蒙古人居无定所,生性野蛮,向来欺弱畏强。三哥此去,必须随带精兵名将,让蒙古人见了咱们大金国人心中畏惧,以后自然不敢反叛了。”完颜永济连声称是,两兄弟谈了一会,永济要起身告辞。

完颜烈道:“今天有一名南朝的奸细到兄弟这里来。”完颜永济道:“呀!有这等事?”完颜烈道:“他假意来投奔兄弟,其实是想窥探我大金的军计虚实。”永济道:“那么快把他杀了。”完颜烈道:“这个不妥,南人狡猾的紧,来的奸细必定不止一人,杀了这个,反教别的有了防备,兄弟想还是请三哥带到北方去。”

永济道:“带到北方?”完颜烈道:“在沙漠无人之地,随便找个罪名把他杀了,神不知鬼不觉的,待兄弟在这里想法子对付其余奸徒。”永济拍掌道:“兄弟此计大妙,你待会送来,就说荐给我做亲随吧。”

到了傍晚,完颜烈也不再召见段天德,赐了他两锭银子,命他到卫王府去安身,段天德怕李萍泄露机密,仍是将她带在身边。过不数日,卫王出使蒙古,将段天德与李萍都带了同去。

这时李萍肚子越来越大,骑马跋涉,实在疲累欲死,但她决意要手刃仇人,一面竭力掩饰,不使金兵发现破绽,一面豁出了性命,强行支撑,数十日中,尽在沙漠苦寒之地行走。

完颜永济带的是一千名金国精兵,个个强弓骏马,身披重甲,存心要向蒙古人示威。这天据向导说,离铁木真所住的蒙古包大概已不在远,完颜永济派了十余名亲兵先去通知,命铁木真过来迎接上国天使。

这时虽是八月天时,但北国奇寒,到了晚间竟满天洒下了点点雪花。一千人排成一条长蛇,在广漠无垠的原野上行进。

正行之间,突然北方传来隐隐喊声,完颜永济刚一错愕,只听见万马奔腾,杀声震天,前面无数兵马急冲而来。带兵的大将胡沙虎道:“三王爷,快下令集队准备交锋。”永济惊道:“那……那是什么敌兵?”胡沙虎急道:“我怎知道。”

他一顿足,拍马上前指挥部队,但对面敌军已漫山遍野冲到。胡沙虎能征惯战,是金国的得力大将,见完颜永济没有主意,当下自行传令整集队伍,布成阵势。

人马未及散开,敌兵已经冲到,但说也奇怪,对方军马并不向金兵攻击,竟自四散奔逃的模样。胡沙虎定睛一看,冲来的果是一群败兵,个个抛弓掷枪,争先恐后的疾奔,人人脸上现出惊惧之色。

有些没有马匹,徒步狂窜,后面马军涌上来,转眼间被马蹄踏倒,胡沙虎命金兵团团将卫王围住,弓上弦,刀出鞘,默不作声。败兵见到金兵,远远离开,自顾逃命,并不理会。

突然间左边号角声响,一排马军冲了过来,举起长刀,插进败兵队伍里砍杀起来,他们人数远没败兵众多,但一百个一排,一排一排的扑过来,败兵早已吓得心无斗志,转头冲向金兵阵来。

胡沙虎叫道:“放箭!”一排箭射了出去,登时射倒了数十名败兵,这群败兵竟自不惧,转瞬之间,已与千余名金兵混在一起。

败兵人数多逾金兵何止十倍,只听见人喧马嘶,呼爷喊娘,乱成一团。胡沙虎将才再高,这时那里还稳得住阵脚,只得带同十余名亲随,拼命保住卫王向南奔逃。

一秒钟记住本站网址:JinYongXiaoShuo.COM金庸小说拼音全拼写。

喜欢旧版《射雕英雄传》小说吗?喜欢金庸小说全集吗?喜欢就用力顶一下吧!

看网友对 第十二回  万里追纵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