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金庸小说全集>>旧版《射雕英雄传》小说在线阅读

第二十八回  漠北扬威

小说:旧版《射雕英雄传》    作者:金庸
选择背景色: 黄橙 洋红 淡粉 水蓝 草绿 白色 选择字体: 宋体 黑体 微软雅黑 楷体 选择字体大小: 恢复默认

郭靖虽然防身有余,但那人在双斧上用功很深,要想伤他,却也不易,再斗数合,计上心来,突然卖个破绽。

那人大喜,好容易有这良机,岂肯放过,猛喝一声,直扑到郭靖身边,双斧直上直下的砍将下来。郭靖横枪一挡,喀喀两声,双斧已将枪杆斩为三截,那人待要挥斧再砍,突觉小腹上一痛,已被郭靖一脚踢中,身子直飞出去,左手顺势圈回,一斧往自已头上斫去。

四人中的三师兄疾忙抢上,举起铁鞭在他斧上一架,当的一声,火星飞溅,那人利斧脱手,一交坐在地下,总算逃脱了性命。

那人是个莽夫,怒得哇哇大叫,拾起斧头,又再扑上,郭靖手中没了兵刃,双掌一错,用空手夺白刃之法和他拼了起来。三师兄提起铁鞭,上前夹攻,山下蒙古众军大声鼓噪,呼喊怒骂。

原来蒙古人生性质朴,敬重英雄好汉,他们见这四人用车轮战法轮斗郭靖,已自气愤,这时见两人夹击一个空手之人,实在不是大丈夫的行径,都高声吆喝。郭靖虽是他们敌人,大家反而为他呐喊助威。

博尔忽、哲别两人挺起长刀,加入战团,对方旁观的两人也上前助战。这两位蒙古名将在战阵中斩将夺旗,勇不可当,但小巧腾挪,撕夺截打的步战功夫,却非擅长,仗著身雄力猛,支持了数十招,但终于兵刃被敌人双双夺去。

郭靖见博尔忽势危,纵身过来,呼的一掌,往使单刀的大师兄背上拍去,那人回刀截他手腕。郭靖手臂一缩,一肘撞向二师兄,又解救了哲别之危。那四人心想:“咱们四兄弟今日折在你这小子手里,以后怎能再在江湖上行走,怎能在六王子府中立足?”

四人是同样的心思,一意要先杀了郭靖,当下不去理会两个蒙古将军,四人围攻郭靖。

山下蒙古兵将呐喊叫骂,更是厉害,那四人充耳不闻,刀鞭双斧齐往郭靖身上招呼。

郭靖手中没了兵刃,又受这四个高手夹击,那里抵挡得住?只得展开轻身功夫,在四人兵刃缝中穿来插去。

博尔忽扬起手中长刀,叫道:“接刀!”一挥手向郭靖掷去。郭靖纵身待接,被使铁鞭的一鞭将刀砸飞。那使双刀的恼恨一踢之辱,不顾一切的双斧著地卷来。郭靖一跃避开,但头上单刀也已砍到,身子一偏闪过了这刀,左足一踹,正踹在使斧的顶门,就在这时,右边大腿却也中了一鞭。

这一下痛入骨髓,仗著练有内功,骨头未断,但眼前一黑,险些晕倒。那使斧的抛去斧头,双手合围,一圈将郭靖两腿抱住,牢牢不放。

郭靖立足不稳,跌倒在地,眼见白光闪动,头顶刀鞭齐下,心知这次性命不保,突然间母亲、七位恩师、义兄拖雷、义妹华筝的影子如闪电般在脑海中一一闪过,俯身抓住那使斧的胸口,用力一举,挡在自己身上。

其余三人投鼠忌器,忙收刀鞭,郭靖一手扣住了敌人脉门,叫他动弹不得,一手叉住他的咽喉,自己蜷缩身子,躲在那人体下。

那三人举足往郭靖肩头脚上猛踢,郭靖置之不理,心想:“我虽死了,也得扼死一个敌人抵数。”叉在他咽喉的手更加用力。

哲别等见郭靖被压在底下,各挺兵刃来救,那使单刀的大师兄对两个师弟道:“你们挡住跶子,我来杀小杂种。”俯身下去,将刀尖对准郭靖露在外面的肩头,右手运劲,挺刀插将下去。

郭靖突觉肩头疼痛,腰腿用劲,一个“懒驴打滚”,滚开两丈。这时抱住他双腿的那人已被他叉得喘气不得,晕死过去。郭靖一跃而起,眼见敌人提刀赶来,待要抵敌,右腿鞭伤极重,立足不稳,又自跌倒。

那人一刀砍将下来,郭靖忽然想起,伸手在腰里一带,顺势一抖,已将护身软鞭取在手中,仰天而卧,使开一路“金龙鞭法”,将各处要害防得风雨不透。马王神韩宝驹身子矮短,所以在武学上专研攻敌下盘的法门,郭靖这时卧地而斗,这套鞭法恰是得其所哉,使开来得心应手,那人一时倒也无法伤他。

拆了二十余招,晕去的人醒了转来,另外两人也已获胜,转身再行围攻郭靖,眼见形势再紧,突然山下军伍中一阵混乱,六个人东一穿西一插,奔上山来。桑昆和札木合的部下只道又是完颜烈的武士,再要上去围攻郭靖,个个大声咒骂。

山上众人待要射箭拦阻,哲别眼尖,已认出原来是郭靖的师父江南六怪到了,大声叫道:“靖儿,你师父们来啦!”郭靖本已累得头晕眼花,听了这话,突然精神一振。朱聪和全金发最先上山,见郭靖躺在地下被四人夹击,已是命在顷刻,如何不急,全金发纵身上前,秤杆一掠,同时架开了四件兵刃,喝道:“要不要脸?”四人手上同时一震,感到敌人功力远在那少年之上,急忙跃开,朱聪将郭靖扶起,柯镇恶等也已上山。

全金发骂道:“不知羞耻的匪徒,快滚下去吧。”那使单刀的大师兄眼见众寡之势突然倒转,再动手必然不敌,但如逃下山去,那是颜面何存,那里还能在六太子府中耽下去?

当下硬了头皮道:“六位可是江南六侠么?”朱聪笑嘻嘻的道:“不错,四位是谁?”那人道:“咱们是鬼门龙王门下的四弟子。”柯镇恶与朱聪本来以为他们合斗郭靖一人,必是无名之辈,忽听他们是武林中怪物鬼门龙王的弟子,倒吃了一惊。

柯镇恶冷冷的道:“瞎充字号么?鬼门龙王是响当当的脚色,门下那有你们这种不成器的家伙!”

使双斧的抚著颈中被郭靖叉起的红痕,怒道:“谁充字号来著?他是大师兄断魂刀沈青刚,这是二师兄追命枪吴青烈,那是三师兄夺魄鞭马青雄,我是丧门斧钱青健。”

柯镇恶道:“听来倒不假,那么果然是黄河四鬼了。你们在江湖上并非无名之辈,为什么竟自甘下贱,四个儿斗我徒儿一人?”吴青烈强词夺理,道:“怎么是四个打一个,这里不是还有许多蒙古人帮著他么?”

钱青健问马青雄道:“三师哥,这跛脚瞎子大剌剌的好不神气,那是谁啊?”这句话说得虽轻,柯镇恶耳朵灵便,却已听见,心头大怒,铁杖在地下撑,早已跃到他的身旁,一把抓住他的背心,掷到了山下。

三鬼一惊,待要扑上迎敌,柯镇恶身法如风,一抓一掷,一抓一掷,旁人还没看清楚怎的,三人都被他掷到了山下。

山上山下蒙古兵将齐声欢呼。黄河四怪跌得满头满脸的尘沙,个个腰酸背痛,满腔羞惭的挣扎著爬起。

就在此时,远处尘头大起,似有数千人马杀奔前来,桑昆的部属阵脚登时松动,铁木真见来了救兵,他知札木合治军极严,是一位能干的将才,桑昆却是藉著父亲余荫,庸碌无能,当下指著桑昆的左翼,喝道:“向这里冲!”

哲别、博尔术、术赤、察合台四人当先冲下,远处救兵齐声呐喊。木华黎把都史抱在手里,一刀架在他项颈之中,大叫:“快让路,快让路!”

桑昆见众人冲下,正要指挥人马拦截,忽见都史被人抓住了动弹不得,不禁呆住,心中踌躇,不知如何是好,转眼之间,铁木真等已冲到了跟前。

哲别看准了他脑门,嗖的一箭,桑昆急忙向左一避,那箭正中右腮,跌下马去。众兵将见主帅落马,登时大乱。

铁木真直冲出阵,数百人追来,被哲别、博尔术等一阵连珠箭射退。南希仁将郭靖抱在怀里,众人且战且走,奔出数里,只见尘头起处,铁木真的第四子拖雷领兵赶到,追兵见有援军,纷纷勒马回转。

原来拖雷年轻,又无铁木真的令符,所以族长宿将都不听他的调度,只得率领了数千名青年兵将赶来。

江南六怪却又比他早到了一步。拖雷甚有智计,眼见敌兵势大,冲入救人必致覆没,于是下令在每匹马尾上缚了树枝,令军士来回奔驰,远远望来尘沙飞扬,不知有多少人马。

铁木真整军回营,半路上遇到华筝又领了一彪军马赶来。她见众人无恙,心中大喜。当晚铁木真大犒将士,却把都史请在上席坐了,众人心中都是愤愤不平。铁木真向都史敬了三杯酒,说道:“我和王罕义父、桑昆义兄毫无仇冤,请你回去代我请罪。我再挑选贵重礼物来送给义父义兄,务请他们不要介意。”

都史蒙他不杀,已是意外之喜,当下没口的答应,诸将见大汗如此懦弱,畏惧王罕,都感十分气恼。

次日一早,铁木真备了两车黄金貂皮的重礼,派了十名军士护送都史回去。

等他去了三日,铁木真召集诸将,说道:“大家集合部众,咱们立即出发去袭击王罕。”诸将相顾愕然。铁木真道:“王罕兵多,咱们兵少,明战不能取胜,必须偷袭。我放都史,又送厚礼,是叫他不作提防。”诸将俱都拜服。当下兵分三路,连夜前进。

王罕和桑昆见都史平安回来,只道铁木真害怕,在金帐之中,连日与完颜烈、札木合饮宴。

那知铁木真用兵如神,黑夜之中,犹如天崩地裂般四下冲杀进来。王罕、桑昆仓皇逃向西方,后来分别为乃蛮人和西辽人所杀,都史被敌军马蹄踏成了肉泥。

黄河四鬼奋力突围,保著完颜烈连夜逃回中原(北京)去了。

札木合失掉了部众,带了五名亲兵逃到唐努山上,那五名亲兵乘他吃羊肉时,将他擒住,送到铁木真帐中来。铁木真大怒,喝道:“亲兵背叛主人,这种不义之人,留著何用?”下令将这五名亲兵在札木合之前斩下首级。

转头对札木合道:“咱们还是做好朋友吧?”札木合流泪道:“义兄虽然饶了我性命,我也再没脸活在这世界上,只求义兄赐我不流血而死,使我灵魂不随著鲜血而离开我的身体。”铁木真黯然良久,道:“好,我赐你不流血而死,把你葬在我俩幼时一起游玩的地方。”札木合跪下行礼,转身出帐。

次日铁木真在斡难河源大会各族部众,这时他威震大漠,蒙古各族牧民战士,无不诚服。

在大会之中,众人推举铁木真做蒙古的大汗,称为“成吉思汗”,那是与大海一般广阔强大的意思。

成吉思汗大赏有功将士,木华黎、博尔术、博尔忽、赤老温四杰,以及哲别、者勒米、速不台大将,都封为千夫长。

郭靖这次立功极伟,竟也被封为千夫长,一个十多岁的少年,居然与蒙古开国的功臣名将并列。

在庆功宴中,成吉思汗受诸将敬酒,喝得微醺,对郭靖道:“好孩子,我再赐你一件我最宝贵的礼物。”郭靖忙跪下谢赏。

成吉思汗道:“我把华筝公主给你,从明天起,你是我的金刀驸马。”众将轰然欢呼,纷纷向郭靖道贺。大呼:“金刀驸马,好好好!”拖雷更是高兴,一把搂住了义弟不放。郭靖却呆在当地,做声不得。

原来他向来把华筝公主当作亲妹子一般,心中并无半点儿女私情。他数年来全心全意的练武,心不旁骛,那里有过丝毫绮念,这时突然听到成吉思汗这几句话,只觉茫然失措,不知如何是好。

众人见他傻楞楞的发呆,都轰然大笑起来。

酒宴过后,郭靖忙去禀告母亲,李萍沉吟良久,命他将江南六怪一齐请来,说知此事。

六怪见爱徒受大汗器重,都向李萍道喜。李萍默然不语,忽地跪下,向六人磕下头去。

六怪大惊,忙道:“嫂子有何话请说,何必行此大礼?”李萍道:“我这孩儿承六位师父教诲,今日得以成人,小女子就是粉身碎骨,也是难报大恩大德。现在有一件为难之事,要请六位师父作主。”

当下把亡夫郭啸天昔年与杨铁心指脂为婚的约言详细说了,最后道:“大汗招我儿为驸马,那自然是十分荣宠之事,但要是杨叔叔真的遗下个女孩,我不守约言,他日九泉之下,怎有脸来见先夫和杨叔叔两人?”

朱聪道:“那位杨英雄果然留下了子嗣,不过不是女儿,却是男子。”李萍一惊,忙问:“朱师父怎么知道?”朱聪道:“中原一位朋友曾带信给我,并盼望咱们把靖儿带到江南,和那位姓杨的世兄见见面,大家切磋一下功夫。”

李萍大喜,当下与六怪商定,由六怪带同郭靖到江南与杨铁心的子嗣会面,并设法找寻段天德报仇,回来之后,再和华筝成亲。郭靖去向成吉思汗请示。成吉思汗道:“好,你就到南方去走一遭,把大金国六太子完颜烈的脑袋给我带来。干这件大事,你要带多少名勇士?”

一秒钟记住本站网址:JinYongXiaoShuo.COM金庸小说拼音全拼写。

喜欢旧版《射雕英雄传》小说吗?喜欢金庸小说全集吗?喜欢就用力顶一下吧!

看网友对 第二十八回  漠北扬威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