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金庸小说全集>>旧版《射雕英雄传》小说在线阅读

第三十一回  绣鞋锦袍

小说:旧版《射雕英雄传》    作者:金庸
选择背景色: 黄橙 洋红 淡粉 水蓝 草绿 白色 选择字体: 宋体 黑体 微软雅黑 楷体 选择字体大小: 恢复默认

郭靖突然觉得一双温润柔腻的手伸过来握住了自己的手,转头一看,正是黄蓉,却不知他何时也已下楼,只听他道:“别理她们!咱们上去。”郭靖道:“她们想抢我马,不知怎样却个个倒在这里。”

两人一转身,只见那身穿锦袍的少年公子也下得楼来,俯身察看那八个男装女子,回头向郭靖与黄蓉望了两眼,一脸好生詑异的神色。黄蓉拉著郭靖的手,迳自上楼,笑吟吟的在郭靖杯里斟了茶,道:“大哥,你那匹马好得很啊!”郭靖正待回答,忽听楼下驼铃声响,两人走向窗口向下一望,只见那八个白衣女子都已骑上骆驼,向外而去。最后一人见到郭靖,双眉一竖,脸现杀气,右手连扬,两只银梭激射而上,向郭靖迎面飞来。

郭靖脱下头上皮帽,准拟将银梭兜住,忽见站在庭院中的那个锦袍公子左手向上弹了两弹,两枝金光闪闪的暗器了飞上去,叮叮两声,把银梭打下,落在地上。他身旁的俊童将四枝暗器拾起,交给公子。那公子收入怀内,回身上楼,走到郭靖前面,作了一揖,说道:“请问大哥高姓大名。”郭靖还了一礼,道:“小弟姓郭名靖,公子有何见教?”那公子道:“郭兄可是从东海桃花岛来么?请问此来有何贵干?”郭靖一楞,道:“小弟来自漠北,从未到过桃花岛。公子爷适才出手相助,小弟甚是感激。”那公子道:“郭兄既是真人不肯露相,咱们就此别过,后会有期。”说著一揖到地,郭靖急忙还礼,突觉劲风扑面,那公子长袖抖了起来,猛往自己眼上拂到。郭靖万料不到他会在行礼之中突施杀手,这一来势又狠又急,眼睛只要给他袖角拂上,立时就是盲了,危急中索性再行低头,把头往自己胯下一钻,凭空翻了一个筋斗,拍的一声,肩背上已被他袖子拂中,只感一阵酸痛。

郭靖双足落地,又惊又怒,道:“你……你……”那公子笑嘻嘻的道:“我试试郭兄的功夫!郭兄的点穴功夫好俊,拳脚上原来却也平常。对不住啦。”说罢又是一揖,郭靖怕他再要使奸,自然而然的退了一步。黄蓉似乎吃了一惊,身子一偏,把一只筷子拂落在地,跌在那公子脚边。那公子这一揖却是真正行礼,待他伸直了腰时,黄蓉也已把筷子拾起。那公子似嫌黄蓉身上肮脏,退开一步,向郭靖微微一笑,转身走向楼梯。

黄蓉低声对郭靖道:“把这个给他。”郭靖往他手掌中一瞧,不觉一怔,只见黄澄澄、白晃晃,赫然两枚金钗、两枚银钗,正是那公子刚才放入怀里的,不知如何被他取了来。郭靖一怔之下,随即会意,拿起金梭,叫道:“公子爷,你忘了东西!”那公子停步一瞧,脸上变色,一伸手,五指如鹰爪般往郭靖掌上抓下。

郭靖吃了一惊,见他手势,明明是六位师父时常说起的“九阴白骨抓”之法,难道他与铁尸梅超风竟是一派?郭靖那日在悬崖之顶曾被梅超风一把抓住手腕,留下的印痕至今尚未褪尽,虽见这公子一抓下来远不如梅超风那么快捷狠辣,但他是惊弓之鸟,吃过苦头,那敢硬接?当下掌心运劲,内力到处,四件暗器扑地跳了起来。

那公子手爪离郭靖掌心尚有半尺,四件暗器已经跃起。他见郭靖手掌平平稳稳的放在那里,既不下落也不上扬,暗器却有如被弹簧自行弹起,这一下内力倒也确非泛泛,当下抓住暗器,向郭靖凝视一眼,转身下楼。

郭靖回座,见黄蓉笑嘻嘻的相视不语,于是问道:“怎么到了你手里?”黄蓉笑道:“他向你作揖时掉在地下,被我抢先捡了起来。”郭靖生性爽直,也不疑心黄蓉骗他。

黄蓉道:“大哥,那些女人干么要抢你的马啊!”郭靖当下把这匹汗血宝马的来历,以及在途中遇到骑白驼的女子各种情由说了一遍,最后道:“不知有谁在暗中助我,把她们一一点倒,否则还有一场相打。”黄蓉微微一笑,郭靖又道:“我这坐骑好快,已赶过夺马女子至少是三日路程,她们怎么这半天功夫又赶了上来?真教人摸不著头脑。”黄蓉道:“我见那八个女子之中,有一人手里捧了一对鸽子。”郭靖一拍桌子道:“是啦,是啦!她们追我不上,立即放鸽子传讯,叫前面的同伴拦截。当时确有鸽子在我头顶飞过,只是我未曾在意。”

两人谈了一阵途中见闻,黄蓉又问起小红马的性子脚程,听郭靖说后,神色十分欣羡,喝了一口茶,笑吟吟的道:“大哥,我向你讨一件宝物,你肯么?”郭靖道:“那有不肯之理。”黄蓉道:“我就是喜欢你这匹汗血宝马。”郭靖毫不迟疑,道:“好,我送给贤弟就是。”黄蓉本来是随口开个玩笑,心想他对这匹千载难遇的宝马爱若性命,自己与他又是萍水相逢,存心是要瞧瞧这老实人如何出口拒绝,那知他答应得豪爽之至,实在是大出意外,不禁愕然,忽然伏在桌上,抽抽咽咽的哭了起来。

这一下郭靖更是大为意外,忙问:“贤弟,怎么?你身上不舒服么?”黄蓉抬起头来,虽是满脸泪痕,却是喜笑颜开,只见他两条泪水在脸颊上垂了下来,洗去煤黑,露出两道白玉般的肌肤,笑道:“大哥,咱们走吧!”郭靖会了钞下楼,牵过红马,嘱咐道:“我把你送给了我的好朋友,你要好好听话,决不可发脾气。”拉住辔头,道:“贤弟,你上马吧!”那红马本不容旁人乘坐,但见主人如此,也就不加抗拒。黄蓉翻身上马,郭靖放开了手,在马臀上轻轻一拍,小红马绝尘而去。

等到黄蓉与红马的身形在转角处消失,郭靖才转过身来,眼见天色不早,当下去投了客店,正要熄灯就寝,忽听房门上有剥啄之声,郭靖道:“谁啊?”外面一人沙哑了嗓子道:“是朋友!”郭靖打开门来,烛光下只见门外影影绰绰的站著五人,一看之下,不禁倒抽了一口凉气。原来四个人提刀挂鞭,正是当日曾与之恶斗的黄河四鬼,另一个是五十岁左右的青脸瘦子,面颊极长,额角上肿起了三个大肉瘤,形相极为难看。

那瘦子冷笑一声,大踏步走进房来,大刺刺往坑上一座,侧过了头斜眼看著郭靖,烛光映射在他的肉瘤之上,在脸上留下三团阴影。郭靖这时看清楚他颧骨上受了几处兵刃之伤,筋肉变形,眼睛不能直视。断魂刀沈青刚冷然道:“这位是我们师叔,大名鼎鼎的三头蛟侯通海,快磕头吧!”

郭靖眼见自己已陷入重围之中,单是黄河四鬼,已自对付不了,何况再加上他们一个师叔,看来此人功夫必极厉害,当下作了一揖道:“各位有什么事?”

三头蛟侯通海道:“你师父们呢?”郭靖道:“我师父不在这里。”侯通海道:“嗯,那就让你多活半天,现在教训你,莫被人说我三头蛟欺侮小辈。明天中午,我在西郊十里外的黑松林里相候,叫你六个师父陪你一起来。”说著站起身来,也不等郭靖回答,大踏步出房,追命枪吴青烈把门带上,只听得喀的一声,在门外反扣上了。

郭靖吹灭烛火,坐在炕上,只见窗纸上一个人影缓缓移来移去,显然是窗外教敌人守住啦。过了半晌,忽听得屋顶响动,有人用兵器在屋瓦上敲击了几下,喝道:“小子,别想逃走,你爷爷守在这儿。”郭靖知道已无法脱身,索性上坑而睡,但这一晚翻来覆去,那里睡得著。

次日起身,店小二送进脸水面点,钱青健执著双斧,在后虎虎监视,郭靖心想师父们相距尚远,必定无法赶到相救,既然逃不了,大丈夫就落个力战而死,这一想反而处之泰然,坐在坑上依著马钰所授的法子,练了一会功夫,眼见日将中天,站起身来,对丧门斧钱青健道:“咱们去吧!”

两人并肩而行,向西走了十里,果见好一座松林,枝叶遮天蔽日,林中阴沉沉的望不出数十步远。钱青健撇下郭靖,快步入林。郭靖解下腰间软鞭,提气凝神,一步步的向前走去,只怕敌人暗算。顺著林中小径走了里许,仍是不见敌踪,突然间一个念头在心上一闪,想起四师父临别时所说:“打不过,逃”的四字诀,心想:“此时无人监视,森林又如此浓密,我何不躲藏起来?”正要闪入旁边树丛,忽听头顶有人高声怒骂:“小杂种,混帐、王八蛋!”

郭靖跃开三步,软鞭一抖,一招起手式,摆开了阵势,抬头一望,不禁又是惊愕又是好笑,只见黄河四鬼高高的吊在四棵大树之上,每个人手足都被反缚,在空中荡来荡去拚命挣扎,却全无借力之处。四人见了郭靖,更加破口大骂起来。

郭靖笑道:“你们在这里荡秋千么?好玩得很罢?再见,再见,失陪啦!”沈青刚等心想师叔追敌一去不返,不知吉凶如何,要是失手,那么郭靖这一去,再没人前来解救,这样吊上几天,就算不累死也得渴死饿死,只是要强好胜,却不肯出声哀求,反而骂得更厉害。

夺魄鞭马青雄眼见郭靖的背影就要在松树后面隐没,这是生死关头,再也顾不得面子,大声叫道:“郭英雄,我们认输啦,您放我们下来吧!”

郭靖心想:“我和他们又无深仇大冤,何苦让他们在这里活活吊死。”当下一笑转身,跃上树去,见缚著他们的都是浸湿了的熟牛皮条,所以四鬼功夫再高,却也挣不脱、崩不断,于是抽出金刀割断皮条,把四人放地下。他伸手在四人脉腕穴里一点,各人登时双臂酸麻,举手不得,然后把缚住他们手足的皮条割断,笑道:“十二个时辰之后,穴道自会解开,酸麻自止。”又问:“是谁把你们吊在树上的。”

钱青健性子暴躁,叫道:“还装蒜呢?不是你自己是谁?”郭靖只怕三头蛟侯通海随时赶到,不敢逗留,急忙出林,回到城里,买了一匹好马,当即上道向南,一路心中琢磨:“暗地里救我的恩人是谁?这黄河四鬼功夫并非寻常,但竟然将他们吊上树去,而且还不让他们见到身形,以致这四人竟疑心是我做的手脚,那么此人武功之高,实在是教人难以捉摸了。那三头蛟侯通海凶神恶煞一般,怎么这时又不见了影子?”

一路无话,不一日到了中都北京,这是大金国的京城,当时天下第一形胜繁华之地,即便宋朝旧京汴梁、新都临安,也是有所不及。郭靖长于大漠,那里见过这种气象,但见红楼画阁,绣户珠帘,雕车竞驻于天街,骏马争驰于御路。柳陌花衢,但闻新声巧笑,茶坊酒肆,尽见按管调弦。真是花光满路,箫鼓喧空;金翠耀曰,罗绮飘香。只把郭靖这从未见过世面的少年看得眼花缭乱,他不敢走进金碧辉煌的酒楼,拣了一间小小饭铺吃了饭,信步到长街闲逛。走了半曰,忽听见前面人声喧哗,叫好喝采之声不绝于耳,远远望去,围著好大一堆人,不知在看什么。

郭靖挨入人群,向内一张,只见中间老大一块空地,地下插了一面锦旗,白底红花,绣著「比武招亲”四个金字,旗下一个红衣少女,一个长大汉子,正在拳来脚去的打得热闹。郭靖看了数招,心中暗暗称奇,那少女举手投足之间,皆有法度,显然武功极强,不知如何却在这里抛头露面。

斗拆数招,那红衣少女卖个破绽,上盘露空。那大汉大喜,一招“双蛟出洞”,双拳呼地打出,直取对方胸口,眼见那少女不闪不避,这两拳要是打上了,只怕她要身受重伤,那大汉忽起惜玉怜香之意,双拳一抬,变拳为掌,往她肩头推来。那少女身形一偏,捷如游鱼般斗然滑开,左臂横扫,蓬的一声,大汉背上早著。那大汉收足不住,向前直跌出去,双手在地下一撑,立时跃起,满脸羞惭,挤入人丛中去了。幸他心好,双拳未用全力,那少女下手也轻,所以虽然一跌,却未受伤。只听得旁观众人连珠采喝将起来。

那少女一掠头发,退到旗杆之下。郭靖看那少女时,见她容色娟好,明眸皓齿,宛然是个绝色美女,大约十七八岁年纪,玉立亭亭,虽然脸有风尘之色,但模样中自有一股凛然不可犯的气概,郭靖见她回过头脸来,心头忽然微微一震:“这女子怎么相貌好熟,好似在什么地方见过。”但随即哑然失笑:“初来中原,那里能见过她。我起先见到骑白驼的女子,心想怎么俊美的女人如此之多,岂知这人又美过她们许多,想必是我见识鄙浅,中土一定是遍地美女,不足为异。”他是少年好奇,虽然美色当前,却无爱慕之意,求偶之想,只是东张西望,观看景致人物。

只见那少女和身旁的一个中年汉子低声说了几句话,那汉子点点头,向众人团团作了一个四方揖,朗声说道:“在下姓穆名易,路经贵地,一不求名,二不为利,只为小女年已及笄,尚未许得婆家,她曾许下一愿,不望夫婿富贵,但愿是个卓卓丈夫,武艺超群,因此斗胆比武招亲。凡年在三十岁之下,尚未娶亲,能胜得小女一拳一脚者,在下即将小女配于他。在下父女两人,自南至北,经历一十三省,只以成名的豪杰都已婚配,而少年英雄又少肯于下愿,所以始终未得良缘。”他说到这里,顿了一顿,向众人又作一揖道:“北京是卧虎藏龙之地,高人侠士必多,在下行事荒谬,请各位多多包涵。现下我们回寓休息,明日再来奉陪。”

他交代之后,拔起旗杆,正要把“比武招亲”的锦旗收起,忽然人丛中东西两边同时有人喝道:“且慢!”两个人一齐窜入圈子。

众人一看,不禁轰然大笑起来。原来东边进来的是一个肥胖的老者,满脸浓髯,胡子大半斑白,年纪至少也已有五十余岁。西边来的更是滑稽,竟是一个光头的和尚。那胖子对众人喝道:“笑什么?他比武招亲,我尚未娶妻,难道我比不得?”那和尚嘻皮笑脸的道:“老公公,你就算胜了,这样花一般的闺女,叫她一过门就做寡妇么?”那胖子怒道:“那么你来干什么?”和尚道:“得了这样美貌的妻子,我和尚马上还俗。”众人更是大笑起来。

那少女脸呈怒色,柳眉双竖,脱下刚刚穿上的披风,就要上前动手。穆易拉了女儿一把,叫她稍安毌躁,由他打发。

那知这边和尚和胖子争著要先和少女比武,你一言,我一语,已自闹得不可开交,旁观的闲汉笑著起哄:“你哥儿俩先比一比吧,谁嬴了谁上!”和尚道:“好,老公公,咱俩玩玩!”说著呼的就是一拳。那胖子一侧头,回敬了一拳。

郭靖见那和尚使的是少林罗汉拳,胖子使的是五行拳,都是外门功夫。和尚纵高伏低,身手十分便捷,那胖子却是拳脚沉雄,莫小觑他年老,竟是招招威猛。斗到分际,和尚揉身直进,砰砰砰,在胖子腰里连锤三拳,那胖子哼了一声,忍痛不避,右拳高举,有如巨锤般压将下来,一锤正锤在和尚的光头之上。和尚抵受不住,一屁股坐在地下,微微一楞,忽地从僧袍中取出戒刀,一刀向胖子脚上劈来。

众人高声大叫,那胖子一跃避开这刀,伸手从腰里一抽,铁鞭在手,原两人身上都暗藏兵刃。转眼间刀来鞭往,鞭去刀来,杀得好不热闹,众人一面叫好,一面不住后退,只怕兵器无眼,误伤了自己。

穆易走到两人身旁,朗声说道:“两位住手,这里是京师之地,不可抡刀动枪。”那两人杀得性起,那来理他。穆易忽地欺身而进,一脚把和尚手中戒刀踢飞,顺手一带,已抓住了铁鞭鞭梢,一扯一夺,那胖子把捏不住,铁鞭脱手。穆易恼恨这两人前来搅局捣乱,待戒刀落到身前,猛力一鞭,击在戒刀刀背之上,当啷一响,戒刀断为两截,在众人喝采之中,他右手搭住鞭柄,双手用力向里一弯,那铁鞭弯成一个弓形,再也使用不得。和尚与胖子见他如此功力,那敢多话,各自钻入人丛而去。

郭靖这时细看穆易,见他背脊微驼,但腰粗膀阔,甚是魁梧,瞧他身形,似乎不过四十余岁,但两鬓花白,满脸皱纹,容色忧愁苍老,却似已近六旬。穆易叹了一口气,向女儿道:“明儿咱们回南去吧。”红衣少女点了点头。

众人见无热闹可看,正要纷纷散去,忽然鸾铃响动,数十名健仆拥著一个少年公子过来。郭靖一看,那公子正是日前在张家口酒楼中遇见之人,忙在人丛中一缩,不欲与他照面,以免再起纠纷。

那公子见了“比武招亲”的锦旗,向那少女打量了几眼,微微一笑,下马走进人丛,抱拳向少女道:“比武招亲的可是这位姑娘么?”那少女红了脸转过头去,并不答话,穆易上前抱拳道:“在下姓穆,公子爷有何见教?”那公子道:“比武招亲的规矩怎样?”穆易说了一遍,那公子道:“那我就来试试。”

穆易抱拳陪笑道:“公子爷取笑了?”那公子道:“怎见得?”穆易道:“小人父子是江湖草莽,怎敢与公子爷放对?再说这不是寻常的赌胜较艺,事关小女终身大事,请公子爷见谅。”那公子望了少女一眼,道:“你们比武招亲已有几日了?”穆易道:“经历一十三省,已是一年有余。”那公子奇道:“难道竟然无人胜她?这个我却不信了。”穆易微微一笑道:“想来武艺高强之人,不是已婚,就是不屑和小女动手。”

那公子叫道:“来来来!”缓步走到中场。穆易见他人品秀雅,丰神隽朗,心中已自欣喜,那红衣少女也是芳心默许,暗思:“走遍一十三省,未见过如此俊美人品,只不知他武艺如何?”当下脱落披风,向那公子微一万福。那公子还了一礼,笑道:“姑娘请。”穆易道:“公子请宽衣。”那公子道:“不用了。”旁观众人见过穆氏父女的武艺,心想你如此托大,待会就有苦头好吃;也有的说道:“穆氏父女是走江湖之人,怎敢难为王孙公子,一定将他好好打发,不教他失了面子。”

那少女道:“公子请。”那公子长袍轻裘,衣袖一拂,人向右转,左手袖从身后向少女肩头拂来。那少女见他出手不凡,微微一惊,身形一矮,从袖底钻了过去,那知这公子招数好快,她刚从袖底钻出,他右手袖已迎面扑到,这一下前面有袖上面有袖,万难避过。那少女左足一点,身子似箭离弦,倏地向后跃出,这一个救急的变招,实非身手敏捷、腰腿上有特异功夫者莫办。那公子叫了声:“好!”踏步进招,不等她双足落地,跟著又是一袖抖来。

那少女身子在空中一扭,一脚飞出,迳踢对方鼻梁,这是以攻为守之法,那公子果然不得不向右一跃,两人一齐落地。那公子这三招攻得快速异常,而那少女三下闪避也是灵动之极,各自心中佩服,互相望了一眼。那少女脸上一红,忽采攻势。两人斗到急处,只见那公子满场游走,身上锦袍灿然生光;那少女进退趋避,红衫绛裙似乎化作一团红云。

郭靖在一旁越看越奇,心想这两人年纪和我相若,竟然都练了如此一身武艺,实在难得。他一面佩服,一面欣羡,心想他们年貌相当,真似一对璧人,如能结成夫妻,那确是一桩美事。他已不恨那公子在酒楼上对自己无礼,只盼他能得胜。郭靖张大了口,正看得有趣,忽听嗤的一声,公子长袖被少女抓住,两下一夺,扯下了一截。那少女一跳跃开,把半截袖子往空中一扬。穆易叫道:“且慢!公子爷请宽了衣再分胜负!”那公子脸色一沉,双手一扯,锦袍上玉扣全脱,落了满地,一名仆从走进场内,帮他宽下长袍。

只见他内里穿著湖绿缎子的中衣,腰里束著一根葱绿汗巾,尤其衬得脸如冠玉,唇若涂丹。他左掌向上一甩,虚劈一掌,这一下显了真实功夫,一股掌风,将那少女的衣带震得飘了起来。这一来郭靖、穆易和那少女都是一惊,心想:“瞧不出这相貌秀雅之人,功夫竟如此老到!”两人拆了数招,郭靖寻思:“他这路掌法和那晚和我相斗的小道士尹志平一模一样,莫非两人有什么渊源?”

这时那公子再不相让,掌风凌厉,施得兴发,那少女再也欺不到他身旁三尺以内。郭靖心想:“位公子的功夫远在尹志平之上,这红衣少女决不是他的敌手,这门亲事做得成了。”这正自代双方欣喜,穆易也已看出双方强弱易势,满脸堆欢,叫道:“念儿,不用比啦,公子爷比你强得多。”但两人斗得正急,一时那里歇得了手?那公子心想:“这时我要伤你,易如反掌,只是有点舍不得。”忽地左掌变抓,随手一钩,已抓住少女左手手腕,知道少女必会向外挣夺,顺势一送一推,那少女立足不稳,眼见要仰跌下去。那公子右臂一抄,往她身后抱去,一托之下,已将少女抱在怀内。旁观众人又是喝采,又是喧闹,乱成一片。

那少女羞得无地自容,低声求道:“快放开我!”那公子笑道:“你叫我一声亲哥哥,我就放你!”那少女恨他轻薄,用力一挣,但被他紧紧搂住,那里挣扎得脱。

穆易抢上前来,说道:“公子胜啦,请放下小女吧!”那公子哈哈一笑,仍是不放。那少女急了,一脚向他太阳穴踢来,这要叫他不能不放。那公子右臂松脱,举手一挡,顺腕一钩,又已拿住了她踢来的一脚。他擒拿法练得已是得心应手,擒手中手,拿足著足。那少女更急,用力一挣,脚上绣鞋离足而去,但总算挣脱了他的怀抱,坐在地下,含羞低头,摸著白布的袜子。

那公子嘻嘻而笑,把绣鞋放在鼻边作势一闻,旁观的无赖子那有不乘机凑趣之理,个个大叫起来:“好香啊!”

穆易笑道:“你尊姓大名?”那公子笑道:“不必说了吧!”转身披上锦袍,向那红衣少女望了一眼,把绣鞋放入怀里。穆易道:“我们住在西城大街高升客栈,你和我们一起去坐坐谈谈吧。”那公子道:“我没空,谈什么?”穆易愕然变色,道:“你既胜了小女,我有言在先,自然将女儿许配给你,终身大事,岂能草草?”

那公子仰天狂笑,说道:“我们在拳脚上玩玩,那很好,招亲嘛,多谢了!”穆易气得脸色雪白,一时说不出话来,指著他道:“你……你这……”那公子的一名亲随冷笑道:“我们公子是什么人?和你这种走江湖卖解的低三下四之人攀亲?你做你的清秋白日梦去吧!”

穆易怒极,反手一掌,那亲随半边牙齿全脱,顿时痛晕了过去。那公子也不和他计较,命人扶起亲随,就要上马。穆易怒道:“那你是存心来消遣我们了?”那公子也不答话,一足踏上马镫。

穆易左手一翻,拿住了那公子的左臂,喝道:“好,我闺女也不能嫁你这种轻薄小人,你把她鞋子还来!”那公子笑道:“这是她甘愿送我,与你何干?”手臂绕了一个小圈,微一用劲,已把穆易的手震脱。穆易气得全身发颤,喝道:“我与你拚啦!”一跃而起,双拳“钟鼓齐鸣”,往他两边太阳穴打来。

那公子左足在马镫上一登,跃入场子,笑道:“我如打败了你这老儿,你就不逼我做女婿了吧?”旁观众人大都气恼这公子仗势欺人,除了几个无赖混混哈哈大笑之外,余人都是含怒不言。穆易不再说话,腰带一紧,忽地“海燕掠波”,身子离地尺许,向那公子疾冲而来。那公子知他怒极,只要中了他一招一式,不死也得重伤,当下不敢怠慢,身躯一拧,左掌往外一穿,“毒蛇寻穴手”往对方小腹击去。穆易向右一偏,双指一分,疾向敌人肩井穴插下,用的显然是北派鹰爪拳功夫。那公子武功精纯,也不见他变招换式,左肩微微一沉,避开敌指,不待左掌撤回,右掌已从自己左臂下穿出,“偷云换曰”,上面有一臂遮住,下面这一掌出敌不意,险狠之极。穆易左臂一沉,手肘搭在他的掌上,右手拳横扫一拳,待他低头躲过,猝然间双掌合拢,“韦护捧杵式”猛劈敌人两边面颊。

那公子虽不轻敌,但料想不到这人拳术上竟有如此造诣,这时不论如何变招,都要中他一掌,心一狠,双手倏地飞出,手指快如闪电,已各各穿入穆易手背之中,钩住了往外一拉,随即向后一跃,自己十根指尖已成红色。旁观众人齐声惊呼,只见穆易手背上鲜血淋漓。那少女又气又急,忙上来扶住父亲,撕下父亲衣襟,给他裹伤。穆易把女儿一推,道:“走开,今日不跟他拚了不能算完。”

那少女花容惨然,向那公子注目凝视,手腕一翻,突从怀里抽出匕首,一匕首往自己胸口插去。穆易大惊,顾不得自己受伤,举手一挡,那少女收势不及,又在父亲手掌中刺了一刀。

众人见好好一场美事,变成血溅当场,个个摇头叹息。郭靖见了这种不平之事,那里还忍耐得住,见那公子又要上马,当下双臂一振,轻轻推开身前各人,走入场子,叫道:“喂,你这样干不对啊!”那公子见是郭靖,呆了一呆,笑道:“要怎样干才对啊?”他手下随从见郭靖打扮得土头土脑,说话又是一口乡音,听公子学他语气取笑,都纵声大笑。郭靖楞楞的也不知他们笑些什么,正色道:“你应当好好娶了这位姑娘。”

那公子侧过了头,笑吟吟的道:“要是我不娶呢?”郭靖道:“你既不愿娶她,干么下场比武?她旗上不是写得明明白白‘比武招亲’?”那公子脸色一沉道:“你是存心和我过不去呢,还是想怎地?”郭靖道:“这位姑娘相貌又好,武艺又高,你干么不要?你不愿娶这样好姑娘,往后再到那里去找?”

那公子道:“你这人不明事理,与你说也白废。你到底是谁的门下?你与桃花岛黄药师怎样称呼?”郭靖摇摇头道:“我师父是谁,不能对你说。我不认识黄药师是什么人。”那公子道:“那么桃花岛独门秘传的点穴之术,却是谁教你的?”郭靖道:“点穴功夫是二师父授我的。”那公子道:“你二师父是谁?”郭靖道:“我不能说。”那公子道:“好吧,说不说由你。”转身待走。

郭靖伸手拦住,道:“咦,怎么又要去啦?”那公子道:“怎么?”郭靖道:“我不是劝你娶了这位姑娘么?”那公子一声冷笑,大踏步走出。

穆易见郭靖慷慨仗义,知他是个血性少年,然而听他与那公子一问一答,显然心地纯厚,世务全然不通,当下走过来问他道:“小兄弟,别理他,只要我有一口气在,此仇不能不报。”提高了嗓子叫道:“喂,你留下姓名来!”

那公子笑道:“我说过不能叫你丈人,你苦苦问我姓名干么?”郭靖大怒,纵身过去,喝道:“那么你将花鞋还给这位姑娘。”那公子道:“要你管什么闲事?你爱上了这位姑娘是不是?”郭靖摇摇头道:“不是!你到底还不还?”忽地施展七十二把擒拿手中的绞拿之法,左手向上向右,右手向下向左,一绞之下,同时拿住了那公子双腕脉门。

那公子又惊又怒,一挣没能挣脱,喝道:“你要死吗?”飞起一足,往郭靖下阴踢来,郭靖双手奋力一抖,将那公子掷回场中,他这一踢自然落空。那公子轻身功夫极为了得,这一掷眼见是肩头向下,那知他将著地时右足距往地下一撑,身子已经站直,虽然并未跌倒,然而总算是输了一招。他疾将锦袍抖下,喝道:“你这小子是活得不耐烦了?”郭靖摇摇头道:“我为什么要和你打架?你不肯娶她,就将鞋子还她。”

众人只道郭靖出来打抱不平,都想见识见识他的功夫,岂道他忽然临阵退缩,有些无赖子都嘘了起来。那公子对郭靖却也忌惮三分,见他不愿动手,正合心意,但被迫交还绣鞋,在众目睽睽之下如何下得了这个台?当下把锦袍搭在臂上,冷笑转身。郭靖一把抓住锦袍,叫道:“真要走么?”哪公子忽施计谋,手臂一甩,锦袍猛地飞起,罩在郭靖头上,欺他眼睛不见,双掌齐出,两掌都重重打在他的肋上。

一秒钟记住本站网址:JinYongXiaoShuo.COM金庸小说拼音全拼写。

喜欢旧版《射雕英雄传》小说吗?喜欢金庸小说全集吗?喜欢就用力顶一下吧!

看网友对 第三十一回  绣鞋锦袍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