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金庸小说全集>>旧版《射雕英雄传》小说在线阅读

第五十一回  桃花岛主

小说:旧版《射雕英雄传》    作者:金庸
选择背景色: 黄橙 洋红 淡粉 水蓝 草绿 白色 选择字体: 宋体 黑体 微软雅黑 楷体 选择字体大小: 恢复默认

朱聪一言甫毕,风声响处,一件古怪的东西打了过来。梅超风右臂一挥,喀喇一声,把那件东西打折在地,却是一张椅子,刚觉奇怪,听风声又是一件更大的东西向自己飞来,她伸出左手一拿,摸到一张桌面,又光又硬,无所措手,原来是朱聪藏身在一张紫檀木方桌后面,向她窜来。那桌子在坍屋时被压断了两条腿,朱聪怕梅超风手爪厉害,拿著剩下的两条桌腿,跃到她的身前。梅超风飞起一脚,将那桌子踢开,朱聪早已放脱桌子,右手一伸,将三个活东西放入她衣领之中。

梅超风突觉几件冰冷滑腻之物在自己胸口乱钻蹦跳,不由得吓出一身冷汗,心道:“这是什么古怪暗器?还是巫术妖法?”急忙申手入衣,一把抓住,却是几尾金鱼,手触衣襟,一惊更是不小,不但怀中盛放解药的瓷瓶已经不见,连那柄匕首和卷在匕首上的九阴真经经文也是踪迹全无。她心里一凉,呆呆立在当地。

须知那三条金鱼是金鱼缸被屋柱压破时流在地下的,朱聪知道梅超风知觉极其灵敏,不比彭连虎、裘千仞诸人,所以检起金鱼放入她的衣中,先让她吃惊分神,再施空空妙手,扒了她怀中各物。他将瓷瓶塞子拔去,送到柯镇恶鼻端,给他一闻,低声道:“怎样?”柯镇恶是使用毒物的大行家,一闻药味,说道:“内服外敷,都是这药。”

梅超风听到声音,一跃而起,从空扑至。柯镇恶摆降魔杖挡住,韩宝驹的金龙鞭、全金发的秤杆、南希仁的铁扁担同时攻到。梅超风伸手去腰里拿毒龙鞭,只听得风声飒然,韩小莹长剑刺向自己手腕,只得翻手还了一招。

那边朱聪将解药交给黄蓉,说道:“你给他服一些,敷一些。”顺手把从梅超风那里夺来的匕首往郭靖怀里一放,道:“这原是你的。”扬起点穴铁扇,上前夹攻梅超风。七个人一别十余年,各自勤修苦练,无不功力大进,这一场恶斗,比之当年荒山夜战,更是令人惊心动魄。陆乘风父子在旁瞧得目眩神骇,心道:“梅超风的武功固然凌厉无俦,江南七怪也确是名下无虚。”陆乘风大叫道:“各位罢手,听在下一言。”各人斗得正酣,那里住得了手。

郭靖服药之后,不多时已神智清明,那毒来得快去得也速,创口虽然极为疼痛,但左臂已可转动,他将七首放入衣囊,从黄蓉怀里一跃而起,奔到垓心,看准了空隙,慢慢一掌打出,将要触到梅超风身子,这才突施劲力。

梅超风在不知不觉中忽然吃到这一招威力极大的“雷动万物”,那里支持得住,俯身跌倒。郭靖一弯腰抓住韩宝驹与南希仁同时击下的兵刃,叫道:“师父,饶了她吧!”江南六怪向后跃开。梅超风知道自己双目不能见人,郭靖用这种打法,自己万难抵敌,一抖毒龙鞭,护住身子,叫他不能近身。

郭靖说道:“今日之事,两下只有善罢,我们不来难为你,你去罢!”梅超风收起银鞭,说道:“那么把经文还我。”朱聪一楞,说道:“我没拿你的经文,江南七怪向来不打诳语。”他却不知包在匕首外面的那一块人皮,就是九阴真经的秘要。

梅超风知道江南七怪虽与她有深仇大怨,但个个是说一是一、说二是二的真豪杰,决不致说谎欺人,那必是刚才与郭靖过招时跌落了,心中一急,俯身在地下摸索,摸了半天,那里有经文的踪迹。众人见她一个瞎女子,在瓦砾之中焦急万分的东翻四寻,不禁油然而起怜悯之念。陆乘风道:“梅师姊,这里确然没有,只怕你在路上掉了。”

梅超风不答,只是在地下摸索,突然间各人眼前一花,只见梅超风身后多了那个青袍怪人。他身法好快,如何过来,各人都没看清,只见他一伸手,抓住了梅超风的背心,提了起来,一转眼之间,已没入了庄外林中。梅超风空有一身武功,但被他抓住之后,丝毫不能动弹。众人待得惊觉,已只见到两人的背影,大家面面相觑,半晌不语,只听湖中波涛拍岸之声,时作时歇。

过了良久,柯镇恶方道:“小徒与那恶妇相斗,弄损了宝庄华厦,极是过意不去。”陆乘风道:“六侠与郭兄今日莅临,使蔽庄幸免遭劫,在下相谢尚且不及,柯大侠这样说,未免是太过见外了。”陆冠英道:“请各位到后厅休息。郭世兄,你创口还痛么?”郭靖刚答得一句:“没事啦!”只见青衣怪客与梅超风又已到了庄前。

梅超风叉手而立,叫道:“姓郭的小子,你用洪七公所传的降龙十八掌打我,我是双眼盲了,故尔不能抵挡。我老婆子活不久了,胜负不放在心上,但若江湖间传言出去,说道梅超风打不过老叫化的传人,岂不是堕了我桃花岛恩师的威名?来来来,你我再打一场。”郭靖道:“我本不是您的对手,仗著您眼睛不便,这才得保性命。我早认输了。”梅超风道:“降龙十八掌共有十八招,你为什么不用全了?”郭靖道:“只因我姓子愚鲁……”黄蓉连打手势,叫他不要吐露底细,郭靖却仍是说了出来,“洪老前辈只传了我十五掌。”梅超风道:“好啊,你只会十五掌,梅超风就败在你的手下,洪七公那老叫化就这么厉害么?不行,非再打一场不可。”众人听她语气,似乎已不是报仇雪恨,变成了黄药师与洪七公的声名威望之争。

郭靖道:“黄姑娘小小年纪,我尚不是她的对手,何况是你?桃花岛的武功我是向来敬服的。”黄蓉道:“梅师姐,你还说什么?天下难道还有厉害过我爹爹的?”梅超风道:“不行,非再打一场不可!”说著一手抓了过来,郭靖被她相逼不过,说道:“既然如此,请梅前辈指教。”呼的一掌拍出。梅超风翻腕亮爪,叫道:“打无声掌,有声的你不是我的敌手!”

郭靖跃开数步,说道:“我柯大恩师眼睛也不方便,别人若是用这种无声掌法欺他,我必恨之入骨。将心比心,我岂再能对你如此。适才我中你毒抓,不得不以无声掌保我性命,若是比武较量,如此太不光明磊落,晚辈不敢从命。”

梅超风听他说得真诚,心中微微一动:“这少年心地倒是不错。”随即厉声喝道:“我既叫你打无声掌,自有破你之法,婆婆妈妈的多说什么?”郭靖向那青衣怪客望了一眼,心道:“难道他在一时之间,教了梅超风对付无声掌的法子?”见她苦苦相迫,说道:“好,我再接梅前辈十五招。”他想把降龙十八掌中的十五掌再打一遍,纵使不能伤她,也必可以自保,当下一跃向前,缓缓一掌打出,只听得身旁嗤的一声响,梅超风钩腕反拿,看准了他手臂抓来,昏暗之中,她双眼似乎竟能看得清清楚楚。

郭靖吃了一惊,左掌疾缩,抢向左方,一招“利涉大川”仍是缓缓打出。他手掌刚出数寸,梅超风已知道他进攻招数的方位,抢在头里,以快打慢。郭靖退避稍迟,险险被她手抓扫中,又惊又奇,急忙后跃,心想:“她知道我手掌去路已经奇怪,怎么在我将未发之际先行料到?”第三招更是郑重,打的一招是他最拿手的“亢龙有悔”,只听得嗤的一声,梅超风如钢似铁的五只手爪又已向他腕上抓来。

郭靖知道关键必在那“嗤”的一声之中,到第四招时,向那青衣怪客一望,果见他手指一挥,一小粒石子破空飞出。郭靖大悟:“啊,是他在用石子指点方位,我打东他投向东,我打西他投向西。不过他怎么料得到我掌法的去路?嗯,是了,那日蓉儿与梁子翁相斗,洪七公预先喝破他的拳路,就是这个道理。我拆满十五招认输便是了。”

那降龙十八掌无甚变化,郭靖又未学全,虽然每招威力奇大,但梅超风先行知道了他的来势之后,自会先行退避化解,又拆数招,那青衣怪客忽然嗤嗤嗤接连弹出三颗石子,梅超风变守为攻,连下三记杀手。郭靖勉力化开,还了两掌。

这时众人都已看出那青衣怪客在旁指点,两人打得渐渐凶险,只听得掌风、拳风之中,夹著嗤嗤的弹石之声。黄蓉灵机一动,在地下捡起一把瓦砾碎片,有些在空中乱掷,有些就照准了那怪客的小石子投去,一来要扰乱声响,二来要打歪他的准头。那知怪客手上一用劲,小石子出去力道急极,虽然小小一枚石弹,破空之声却异常响亮,黄蓉的瓦片固然无法打到石弹之上,而它发出的响声也决计扰乱不了。

陆氏父子与江南六怪心中都极惊异:“他凭手指之力,怎么能把石弹发得如此劲急?就是铁胎弹弓,也未听见过有这样的声音。谁要是中他一弹,岂不是破脑穿胸?”黄蓉却已住手,呆呆望著那个怪客。这时郭靖已全然处于下风,梅超风制敌机先,招招都是凌厉之极的杀手。

突然间呜呜两响,两颗石弹破空飞去,前面一颗飞得较缓,后面一颗急速赶上,两弹砰的一声,在空中撞得火星四溅,石子碎片八方乱射。梅超风借著这股威势,向郭靖直扑过来。郭靖见来势凶狠,转身就逃。

黄蓉突然高叫;“爹爹!”向那青衣怪客奔了过去,扑在他的怀里,放声大哭,叫道:“爹爹,你的脸,你的脸怎么变成了这个样子?”那青衣人呆得一呆,郭靖回个身来,见梅超风站在自己面前,却在侧耳听石弹声音,这是稍纵即逝的良机,那能放过,当即伸出手掌,慢慢拍向她的肩头。这一次却是用了十成力,右掌一拍,左掌跟著一下,力道尤其沉猛。梅超风被打得倒翻一个筋斗,躺在地下,再也爬不起身。

陆乘风听黄蓉叫那人做爹爹,悲喜交集,忘了自己腿上残废,突然站起,要想过去,也是一交摔在地下。那青衣怪客一手搂住了黄蓉,一手慢慢从脸上揭下一层皮来,登时回复了本来面目,原来他脸上戴著一张人皮面具,所以看上去诡异古怪之极。黄蓉眼泪未干,高声欢呼,抢过脸具,罩在自己脸上,投身在父亲怀里,抱住他的脖子,又笑又跳,那位青衣怪客正是桃花岛岛主黄药师。

黄蓉笑道:“爹,你怎么来啦?刚才那个姓裘的糟老头子咒你,你也不教训教训他。”黄药师沉著脸道:“我怎么来啦?来找你来著!”黄蓉喜道:“爹,你的心愿了啦?那好极啦,好极啦!”说著拍掌而呼。黄药师道:“了什么心愿?为了找你这鬼ㄚ头,还管什么心愿,什么誓言。”黄蓉甚是难过,她知道父亲立过一个重誓,决意在桃花岛上把“九阴真经”中所载的武功练全,要成为天下无双,人间莫敌的第一高手,岂知后来下半部经文被陈玄风、梅超风盗走,上半部又迄未得手,他一怒之下,立誓从此不离桃花岛一步,这次为了自己顽皮,竟害得他违愿破誓,当下软语说道:“爹,以后我永远乖啦,到死都听你的话。”黄药师见爱女无恙,心中本已甚喜,又听她这样说,心情大好,说道:“扶你师姊起来。”黄蓉过去将梅超风扶起,陆冠英也已将父亲扶来,双双拜倒。

黄药师叹了一口气道:“乘风,你很好,起来吧。当年我性子太急,错怪了你。”陆乘风哽咽著道:“师父您老人家好?”黄药师道:“总算还没给人气死。”黄蓉嬉皮笑脸的道:“爹,你不说我吧?”黄药师“哼”了一声道:“你也有份。”黄蓉伸了伸舌头道:“爹,我给你引见几位朋友。这是江湖上有名的江南六怪,是靖哥哥的师父。”黄药师眼睛一翻,对六怪毫不理睬,说道:“我不见外人。”六怪见他如此傲慢无礼,无不勃然大怒,但震于他的威名,一时倒也不便发作。

黄药师向女儿道:“你有什么东西要拿?咱们这就回家。”黄蓉笑道:“没有什么要拿的,却有点东西要还陆师哥。”从怀里掏出那包九花玉露丸来,交给陆乘风道:“陆师哥,这些丸药调制不易,我和靖哥哥每人拜赐两颗,已是感激不尽。”陆乘风不接。向黄药师道:“弟子今日得见恩师,心里欢喜之极,这些丸药该得孝敬恩师。要是恩师能在弟子庄子小住几时,弟子更是……”

黄药师不答,向陆冠英一指道:“他是你的儿子?”陆乘风道:“是的。”陆冠英不待父亲吩咐,忙上来恭恭敬敬的磕了四个头,说道:“孙儿叩见师祖。”黄药师道:“罢了!”并不府身扶他,却伸左手抓住他后心衣服向上一提,一掌向他肩头打去,陆乘风大惊,叫道:“恩师,我就只这个儿子……”黄药师这掌打得劲道不小,陆冠英站立不住,退后七八步,再是仰天一交跌倒。黄药师向陆乘风道:“你很好,没把功夫传他。他是法华宗门下的吗?”

陆乘风才知师父这一提一推,是试他儿子的武功根底,忙道:“弟子不敢违了师门规矩,不得恩师允准,决不敢将恩师的功夫传授旁人。这孩子正是拜在法华宗枯木大师的门下。”黄药师冷笑了一声道:“枯木这点点功夫,也称得上大师?明天起你自己传他吧。”陆乘风大喜过望,忙道:“快,快谢过祖师爷的恩典。”陆冠英爬起身来,又向黄药师磕了四个头。黄药师这次不再瞧他,昂起了头不加理睬。

陆乘风在桃花岛上学得一身武功,虽然双腿残废,但手上功夫未废,心中又深知武学的精义,眼见自己的独子虽然潜心苦练,总未得明师指点,成就有限,自己明明有满腔诀窍可以教他,但格于门规,未敢泄露,为了怕儿子痴缠,索性向来不让他知道自己会武,这时得师父允可教他,一来是自己重得列于恩师门墙,二来爱子武功指日可以大进,心中如何不喜?要想说几句感激的话,喉头却哽住了说不出来。黄药师白了他一眼道:“谁要你九花玉露丸?这个给你!”手一扬,两张白纸向他一先一后的飞去。

他与陆乘风相距一丈有余,两叶薄纸轻轻飘飘的飞过去,犹如被一阵风送过去一般,他掷出的劲道虽然不大,但使力恰到好处,江南六侠在一旁看了佩服得五体投地。黄蓉甚是得意,悄声向郭靖道:“靖哥哥,我爹爹的功夫怎样?”郭靖道:“令尊的武功出神入化,蓉儿,你回去之后,莫要贪玩,好好跟著学。”黄蓉急道:“你也去啊,你难道你不去?”郭靖道:“我要跟我的师父。过些时候我来瞧你。”黄蓉大急,说道:“不,不,我不和你分开。”郭靖想到和她分离在即,也是心中凄然,只得淡淡一笑。

陆乘风接住飞过来的两张白纸,依稀见得纸上写满了字。陆冠英从庄丁手里接过火把,凑近去让父亲看字。陆乘风一瞥之下,见两张纸写的都是练功的口诀要旨,却是黄药师的亲笔,二十年不见,师父的字是更加遒劲挺拔,第一叶上右首写著题目,是“扫叶腿法”四字。陆乘风知道“扫叶腿”与“落英掌”俱是师父早年自创的得意武技,六个弟子无一得传,如果昔日得著,不知道有多欢喜,现在自己虽不能练,但可转授儿子,仍是师父厚恩,当下恭恭敬敬的放入怀内,伏地拜谢。

黄药师道:“这套腿法和我早年所创的已大不相同,招数虽是一样,但这套却是先从内功练起,你每日依照功诀打坐练气,要是进境得快,五六年后可以不用扶杖行走。”陆乘风心里又悲又喜,百感交集。

黄药师又道:“你腿上的残疾是治不好的了。下盘功夫也不能再练,不过照著我今日传你的功诀去做,和常人一般慢慢行走却是不难,唉……”他心中自恨当年太过心急躁怒,重罚了四名无辜的弟子,只是他素来要强好胜,虽然内心后悔,口上却不肯说出来,过了片刻,又道:“你把三个师弟都去找来,把这功诀传给他们罢。”陆乘风先答应了“是”,再道:“曲灵风曲师弟的行踪,弟子一直没打听到。武、冯两位师弟,却已去世多年了。”

黄药师心里一痛,一对精光闪亮的眸子,直射在梅超风身上,她瞧不见,倒也罢了,旁人无不心中惴惴。黄药师冷然道:“超风,你作了大恶,也吃了大苦。刚才那裘老儿咒我死了,你总算还哭出了几滴眼泪,还要替我报仇,瞧在这几滴眼泪份上,让你再活几年吧。”

梅超风万料不到师父会如此爽爽快快的饶了她,喜出望外,拜倒在地,黄药师道:“好,好!”伸手在她背上轻轻拍了三掌,梅超风突觉背心上微微刺痛,这一惊险险晕去,颤声叫道:“恩师,弟子罪该万死,求你恩准现在立即处死弟子,宽免了附骨针的苦刑。”

她早年曾听陈玄风说过,师父有一种附骨针的独门暗器,只要伸手在敌人身上轻轻一拍,那钉即深入肉里,牢牢钉在骨骼的关节之中。针上喂有毒药,那药性却是慢慢发作,每日六次,按著血脉运行,叫人遍尝各种难以言传的剧烈苦痛,一时又不得死,要折磨到三五个月后,方取人性命。武功好的人如运功抵挡,却是越挡越恶,痛苦犹如火上加油,更其剧烈,但凡有功夫的人,到了这个地步,又不得不咬紧牙关,强运功力,明知是饮鸩止渴,下次毒发时更为猛恶,然而也只为挡得一阵是一阵了。

梅超风知道只要中一枚针已是进了人间地狱,何况连中三枚?一抖毒龙鞭,猛往自己头上砸去。黄药师出手如电,旁人不知怎样,毒龙鞭已被他夹手抢去,只听他冷冷道:“急什么?要死还不容易!”

梅超风求死不得,心想:“师父必是要我受尽苦痛,决不能让我如此轻易死去。”不禁惨然一笑,向郭靖道:“多谢你一刀把我丈夫杀了,这臭汉子倒死得轻松自在!”黄药师道:“附骨针上的药性,一年之后方才发作。这一年之中,有三件事给你去做,你做成了,到桃花岛来见我,自有法子给你拔针。”梅超风大喜,忙道:“弟子赴汤火,也要给恩师办到。”黄药师冷冷道:“你知道我叫你做的什么事?答应得这么快?”梅超风不敢多言语,只自磕头。

黄药师道:“第一件,你把九阴真经失去了,去给我找回来,要是给人看过了,把他杀了,一个人看过,杀一个,一百个人看过,杀一百个,只杀九十九人也别来见我。”众人听了,心中都感一阵寒意。江南六怪心想:“黄药师号称‘东邪’,为人行事真是邪得可以。”只听黄药师又道:“你武、冯、曲三个师弟,都因你受累,你去把灵风找来,再去访一访武冯二人有没有后嗣,都送到归云庄来,交乘风扶养,这是第二件。”梅超风应了,陆乘风心想:“这件我可以去办。”但他知道师父脾气,不敢多说。

黄药师仰头向天,望著天边北斗的斗杓,缓缓的道:“九阴真经是你们自己拿去的,经上的功夫我没有教你练,可是你自己练了,你自己知道怎么办。”他隔了一会,道:“这是第三件。”梅超风一时不明白师父的意思,垂首沉思片刻,方才恍然大悟,颤声说道:“待那两件事办成之后,弟子会把九阴白骨爪和摧心掌的功夫自己去掉。”郭靖不懂,拉拉黄蓉的衣袖,眼色中示意相询。黄蓉脸上神色甚是不忍,用右手在自己左手手腕上一斩。郭靖大悟:“原来是把自己的手斩了。”他想:“梅超风虽然作恶多端,但要是真能悔改,何必刑罚如此惨酷?这倒要蓉儿代她求情。”心中正在想这件事,黄药师忽然向他招了手道:“你叫郭靖?”

郭靖忙上前拜倒,说道:“弟子郭靖参见黄老前辈。”黄药师道:“我的大弟子陈玄风是你杀的?你本事不小哇!”郭靖听了他语意不善,心中一凛,说道:“那时弟子年幼无知,给陈前辈擒住了,慌乱之中,失手伤了他。”黄药师“哼”了一声道:“陈玄风虽是我门叛徒,自有我门中人杀他,桃花岛的门人能教外人杀的么?”郭靖无言可答。

黄蓉忙道:“爹爹,那时候他只有六岁,他知道什么?”黄药师犹如不闻,又道:“洪老叫化素来不肯收弟子,却把最得意的降龙十八掌传给了你十五掌,你必有过人的长处了,要不然,总是你花言巧语,哄得老叫化欢喜了你。你用老叫化传的本事打败我门下弟子,哼哼,下次老叫化见了我,还不有得他说嘴的么?”

黄蓉笑道:“爹,花言巧语倒是有的,不过不是他,是我。他是老实头,你别凶霸霸的吓坏了他。”

黄药师丧妻之后,与这女儿相依为命,对她十分宠爱,因之把女儿惯得甚是娇纵,说做就做,这日被父亲责骂几句,竟是逃离了桃花岛。黄药师本来以为爱女流落江湖,必定憔悴苦楚,那知一见之下,却是娇艳犹胜往昔,见她与郭靖神态亲密,处处护他,似乎反而与老父生疏了,心中微有妒意,对郭靖更是有气,当下不理女儿,对郭靖道:“老叫化教你本事,明明是笑我门下无人,个个弟子都不争气……”

黄蓉知道父亲要强好胜之极,郭靖用降龙十八掌打败梅超风,他心中是一百个不乐意,忙又插口道:“爹,谁说桃花岛门下无人?他欺梅师姊眼睛不便,掌法上侥幸取胜,有什么希罕?女儿给你出这口气。”纵身出去,叫道:“来来,我用爹爹所传最普通的功夫,跟你洪七公最得意的掌法比比。”她知道现下郭靖的功夫和她不相上下,两人只要拆解数十招,打个平手,爹爹的气也就平了。

郭靖明白她的用意,见黄药师未加阻拦,说道:“我向来打你不过,就再让你揍几拳吧。”左手一扬,抢步过来。黄蓉道:“看招!”纤手横劈,飕飕风响,正是“落英掌”法中的“梅花点点”。郭靖就用降龙十八掌招数对敌,但他爱惜黄蓉之极,那肯用出全力?须知降龙十八掌全凭劲强力猛取胜,要讲到招数繁复奇幻,岂是落英掌法之比,只拆了数招,身上已连中数掌。黄蓉要消父亲之气,这几掌还是打得真重,心知郭靖筋骨强壮,这几下还能受得了,一面高声叫道:“你还不认输?”口中说著,手却不停。

黄药师铁青了脸,也不见他身子晃动,忽地已欺到了两人身旁,一手一把抓住了两人后领,向左右一掷。虽是同样一掷,劲道却大有不同,掷女儿的左手只是将她甩出,掷郭靖的右手却运力奇大,存心要重重在地上摔他一下。郭靖在半空中用不出力,只觉身子不由自主的向后倒去,但脚尖一点地,立时牢牢钉住,竟未摔倒。

他要是一交跌得口肿目青,半天爬不起来,那倒也罢了。现下这一来,黄药师虽然心中暗赞这小子下盘功夫不错,心中怒气反而更盛炽,喝道:“你们做戏给我瞧吗?来,我没弟子,我接你几掌。”郭靖忙道:“弟子就有天大胆子,也不敢和老前辈过招。”

黄药师冷笑道:“哼,和我过招?谅你这小子也不配。我站在这里不动,你把降龙十八掌一掌掌的向我身上招呼,只要引得我身子一避,举手一格,就算是我栽了,好不好?”郭靖道:“弟子不敢。”黄药师道:“不敢也要你敢。”郭靖心想:“到了这步田地,不动手已万万下不了台,只好打他几掌。他不过是要借力打力,将我反震出去,我摔几交又有什么?”

黄药师见他虽然尚在迟疑,但已有跃跃欲试精神,说道:“快打,你不打我可要打你了。”郭靖道:“既是老前辈有命,弟子不敢不遵。”运起势力,蹲身屈背,画圈击出一掌,他一来怕真的伤了黄药师,二来也死若用全力,回击之劲也必奇大,所以只用了六成力。这一掌打到他的胸口,只感他身上滑不留手,犹如涂了油一般,手掌一滑,就溜了开去。

黄药师道:“干么?你瞧我不起么?怕我吃不住你神妙威猛的降龙掌,是不是?”郭靖道:“弟子不敢。”这第二掌再也不敢留力,吸一口气,呼的一响,左掌前探,右掌倏地从左掌底下穿了出去,直击他的小腹。黄药师道:“这才像个样子。”

当日洪七公教郭靖在松树上试掌,要他掌一著树,立即使劲,方有摧坚破强之功,这时他依著自己千练万试过的门道,指尖微微触到黄药师的衣襟,立时发劲,就在这劲已发出,力未受著的一瞬之间,对方小腹,突然内陷,只听得喀的一声,手腕已是脱骱。须知郭靖这掌若是打空,本无紧要,却在明以为有受力之处而使劲时,那著劲的所在忽然不见了踪影,待要收劲,那里还来得及,只感手上剧痛,忙跃开数尺,说道:“弟子无礼,请老前辈恕罪。”

江南六怪见黄药师果真一不闪避,二不还手,身子不动,一招之间就把郭靖的腕骨卸脱了臼,又是佩服,又是耽心,只听黄药师喝道:“你也吃我一掌,教你知道是老叫化的降龙十八掌厉害,还是我桃花岛的掌法厉害。”语声方毕,掌风已闻。郭靖忍痛纵起,要向旁躲避,那知黄药师掌未至,腿先出,一拨一勾,郭靖扑地倒了。黄蓉惊叫:“爹爹你别打!”从旁窜过,伏在郭靖身上。黄药师变击为抓,一把拿住女儿背心,提了起来,左掌却直劈下去。江南六怪知道这一掌打著,郭靖非死也必重伤,齐齐抢过。全金发站得最近,秤杆上的铁锤迳击他左手手腕。

黄药师将女儿在身旁一放,不数招已将全金发秤杆与韩小莹手中长剑抢了下来,平剑击秤,使劲一抖,一剑一秤震为四截。

黄蓉哭道:“爹,你杀他吧,我永不再见你。”飞奔到太湖边上,波的一声,跃入了湖中。黄药师惊怒交集,虽知女儿深通水性,自小就常在东海波涛之中与鱼鳖为戏,一昼一夜不上岸也不算一回事,但她这一去不知何日再能重见,急步抢到湖边,黑夜沉沉之中,只见一条水线笔直的通向湖心。

黄药师呆立半晌,回过头来,见朱聪已替郭靖接上了腕骨所脱的臼,不禁迁怒于他,冷冷的道:“你们七个人快自杀吧,免得让我动手时多吃苦头。”柯镇恶一摆铁杖道:“男子汉大丈夫死都不怕,还怕吃苦?”朱聪道:“江南六怪已归故乡,今日埋骨五湖,尚有何憾?”六人或执兵刃,或是空手,布成了迎敌的阵势。

郭靖心想:“我这六位师父那里是他敌手,只不过是枉送了性命。岂能因我之故而累害了众位师父?”急忙纵身上前,说道:“陈玄风是弟子杀的,与我众位师父无干,我一人与他抵命便了。”他心中随又想到:“大师父、三师父、七师父都是性如烈火之人,若是见我丧命,必定又起争斗,我须独自了结此事。”当下挺身向著黄药师,昂然说道:“只是弟子父仇未报,前辈可否宽限一月,三十天之后,弟子亲来桃花岛领死?”

黄药师这时怒气渐消,又是记挂著女儿,已无心思再来理他,手一挥,转身就走。

众人不禁愕然,怎么郭靖这一句话,就轻易的将他打发走了?只怕他更有厉害毒辣手段,但见他黑暗之中身形一晃,已自不见。

陆乘风呆了半晌,才道:“请各位到后堂稍息。”梅超风哈哈一笑,双袖挥起,身子已反跃出丈余之外,一转身也没入了黑暗之中。陆乘风叫道:“梅师姊,把你弟子带走吧。”黑暗中沉寂无声,她早已去远。

陆冠英将完颜康扶起,见他已被点中了穴道,动弹不得。只有两颗眼珠光溜溜的转动。陆乘风道:“我答应过你师父,让你去罢。”瞧他被点中穴道的情形,不是本门手法,自己虽能替他解穴,但对点穴之人却微有不敬,正要出言询问,朱聪过来在他腰里捏了几把,又在他背上轻拍数掌,解开了他的穴道。陆乘风心想:“这人手上功夫真是了得。完颜康武功不弱,未见他还得一招半式,就被点了穴。”其实两人当真动手,完颜康虽然不及朱聪,也不致立时就败,只是大厅倒塌时乱成一团,完颜康手中又牵著那个段大人,朱聪最善于乘人分心之际攻入虚隙,所以一点即中。完颜康羞惭满脸,也不行礼,就待走开,朱聪道:“这位是什么大人,你带他走吧。”伸手又给那兵马指挥使段大人解开了穴道。那段大人自分必死,见放了他走,喜出望外,忙躬身说道:“英雄活命之恩,我段天德终身不忘。”

郭靖听了“段天德”三字,耳中嗡的一震,颤著声音道:“你……你叫段天德?”段天德道:“正是,小英雄有何见教?”郭靖道:“十八年前,你可是在临安当武官么?”段天德道:“是啊,小英雄怎么知道?”他刚才曾听得陆乘风说起陆冠英是枯木大师弟子,又向陆冠英说道:“我是枯木大师俗家的侄儿,咱们说起来还是一家人呢,哈哈!”

郭靖向陆乘风道:“陆庄主,在下要借宝庄后厅一用。”陆乘风道:“当得,当得。”郭靖挽了段天德的手臂,大踏步向后走去。江南六怪互相望了一眼,心想天网恢恢,竟在这里撞见这恶贼,若不是他自道姓名,那里知道当年七兄弟万里追踪的就是此人?

一秒钟记住本站网址:JinYongXiaoShuo.COM金庸小说拼音全拼写。

喜欢旧版《射雕英雄传》小说吗?喜欢金庸小说全集吗?喜欢就用力顶一下吧!

看网友对 第五十一回  桃花岛主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