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金庸小说全集>>旧版《射雕英雄传》小说在线阅读

第九十一回  红颜薄命

小说:旧版《射雕英雄传》    作者:金庸
选择背景色: 黄橙 洋红 淡粉 水蓝 草绿 白色 选择字体: 宋体 黑体 微软雅黑 楷体 选择字体大小: 恢复默认

穆念慈右手让黄蓉握著,左手轻轻抚著她的手臂,望著水面的落花,说道:“我见他杀了欧阳公子,只道他从此改邪归正,又见丐帮的两位高手恭恭敬敬的接他西去,我心中喜欢,就和他同行。到了岳州后,丐帮大会君山,他事先悄悄对我说道:洪恩师曾有遗命,著他接任丐帮的帮主。我又惊又喜,实是难以相信,但见丐帮中连辈份最高的众长老,对他也是不敢有丝毫怠忽,却又不由得我不信。我不是丐帮的人,不能去参预大会,只得在岳州城里等他,心里想著,他一旦领袖丐帮群雄,必能为国为民,做一番轰轰烈烈的大事出来,将来也必能手刃大寇,为义父义母报仇。这一晚我东想西想,竟没能安枕,直到黎明时分,才有倦意,正要蒙眬睡去,他忽然从窗中跳了进来。”

“我吓了一跳,还道他忽又想起了胡闹的念头,要待正言责他,他却低声道:‘妹子,大事不好啦,咱们快走。’我惊问原委,他道:‘丐帮中起了内叛,污衣派不服洪帮主的遗命。净衣派与污衣派为了立新帮主的事,大起争斗,已打死了好多人。’我大吃一惊,道:‘那怎么办?’他道:‘我见伤人太多,甘愿退让,不做帮主。’我想:顾全大局,也只有如此。他又道:‘可是净衣派的长老们却又不放我走,幸得铁掌帮裘帮主相助,才得离开君山。眼下咱们且上铁掌山去避一避再说。’我也不知铁掌帮是好是歹,他既这么说,就跟了他同去。”

“到了铁掌山上,只见那铁掌帮行事鬼鬼祟祟,处处透著邪门,我就对他说:‘你虽退让不做丐帮的帮主,但总也不能一走了之。我瞧还是去找尊师长春子丘道长,请他约齐江湖好汉,主持公道,由丐帮众英雄在帮中推选一位德高望重之人出任帮主,免得自相残杀,负了洪恩师对你的重托。’他支支吾吾的不说是,也不说不是,却只提跟我成亲的事。我疾言厉色的数说了他几句,他也生气了,两人吵了一场。”

“过了一天,我渐渐后悔起来,心想他虽然轻重不分,不顾亲仇,就只念著儿女之情,但总是对我好,而且我责备他的话确是重了些,也难怪他著恼。这天晚上我愈想愈是不安,点灯写了个字条,向他陪个不是。我悄悄走到他的窗下,正想把字条从窗缝中塞进去,忽然听得他正在与人说话。”

“我不想偷听他与人说话,只等那人一走,把字条递了过去,那就完了,可是说话的人声音很响,尽管用力压低嗓门,我在窗外仍是听得清清楚楚。只听那人说道:‘小王爷,娘儿们总是三心两意的,穆姑娘既然一时不肯相从,你也不必放在心上。裘帮主伯你烦恼,命小人送一件物事来给小王爷解个闷儿。’我心中奇怪:‘裘帮主不知送什么东西给他,倒要瞧上一瞧。’”

听到此处,黄蓉满脸好奇的神色,心想:“却不知是什么有趣的玩意儿,可惜我在铁掌帮时没有见到,否则定要抢了过来。”穆念慈接著说道:“我听他道:‘多谢裘帮主好意,我也没什烦恼,不用送物事来啦。’那人哈哈一笑,道:‘小王爷瞧了再说,包你喜欢。’他轻轻拍了两下手掌,接著脚步声响,两个人提了一件沉沉的东西走进房来。我禁不住从窗缝里往内张望,只见两名黑衣汉子提著一只大竹篓,放在地下,先前说话那人走过去,把竹篓盖子揭了开来。”

黄蓉叫道:“啊,这里面不是毒蛇,就是蛤蟆,我见过的。”南琴在旁一直默不作声的听著,脸上始终不动声色,这时却向黄蓉望了一眼。穆念慈叹道:“妹子,这次你猜错啦。竹篓里走出一个人来,就是这位秦家妹子。”郭靖与黄蓉同时轻轻低呼一声。

(以下修订本全部删除)

南琴望著溪水,说起话来,语调平静异常,似乎心中竟无半点激动:“自从恩人和黄姑娘走后,我和爷爷照常捕蛇为生。爷儿俩闲著常说起恩人。恩人在咱家里只耽了这一日两夜,咱俩说起来却是个没完没了。那树林子里孤单的生涯,倒显得没这么冷清清了。有一天我正撒蛇药搜寻一条青脚线,忽然来了三个穿黑衣的汉子,对著我直笑,我知道不妙,急忙回家,他们竟跟著我来。我还没走到家门,他们就来抓我,我吓得叫了起来,爷爷赶出来帮我,这三个恶贼,一刀就将爷爷杀死了。”

郭靖听得心头火起,用力在腿上一拍。南琴道:“上次恩公救了我,这一次怎能再来救我?就这样,我被他们掳到了铁掌山来。到了峰上,才知他们已掳了数十名以捕蛇为生之人,原来裘帮主要搜捕大批毒蛇,用来练什么功夫。”黄蓉点点头道:“这就是了。”南琴恍似没听见她的话,继续说道:“铁掌帮只叫我捕蛇,倒也没怎么难为我。裘帮主还叫我们驱赶青蛙和蛤蟆打架,又赶毒蛇去吃蛤蟆,不知闹些什么古怪,这样搞了几天,我才瞧了出来,原来他聚精会神的瞧这些虫豸打斗,手足身子不断模仿毒蛇和青蛇的形状……”

黄蓉跳了起来,大声说道:“靖哥哥,原来如此,那裘千仞也在觊觎这部九阴真经。”郭靖茫然不解,问道:“怎么?”黄蓉道:“他在钻研破西毒蛤蟆功的法儿,二次华山论剑之时,要争那武功天下第一的称号。”郭靖恍然大悟;“啊,怪不得他要捉这许多蛇,又要让青蛙与蛤蟆打架。”黄蓉笑道:“让这两个坏东西打个你死我活,那才教好玩呢。靖哥哥,你说谁的武功强些。”郭靖沉吟片刻,摇头道:“各有各的厉害,我可说不上来。”黄蓉道:“咱们且不管这些。”转头向南琴道:“姊姊,你怎么又到了这竹篓中去啦?”南琴黯然道:“我成了他们的女奴,别说放在竹篓之中,就是上刀山、下油锅,也只好由得他们高兴。”

黄蓉给她不轻不重的顶撞了这么一下,倒讪讪的说不出话来,要待回敬她一句,想起她惨遭不幸,话到口边又缩了回去。

穆念慈接口道:“我见秦家妹子从篓子里伸出头来,险些儿失声惊呼,他也是吃了一惊。那铁掌帮的匪首笑道:‘小王爷,这玩意儿不错吧?’他摇手道:‘不,不,快带出去。若是给穆姑娘知道了,那可要惹出大事来。’我听他这么说,心想他究竟对我是一片真心。那匪首笑道:‘穆姑娘怎能知道?过几日小王爷下山,要是喜欢她,我们悄悄给你送到王府里。若是厌了,那就撇在这儿,当真是神不知鬼不觉。’他把将秦家妹子从篓子里揪出来,说道:‘好生服侍小王爷。挑给你这个差使挺美吧。’说著指挥下人将竹篓提了出去,向他请了个安,转身出门,反手把门带上了。”

“他拿起烛剪,钳去了一段烛蕊,火光一亮,照出了秦家妹子美丽的容貌,他笑嘻嘻的走上前去,拉著她的手,问道:‘你叫什么名字?多大年纪了?’秦家妹子不理他,他搂看她的腰,在她脸上香了一香,笑道:‘好香,好香!’我气得眼前金星乱冒,有好一阵子看不清他在干些什么,等到定了一定神,只见秦家妹子手里拿著一柄短叉,两股叉尖对准了自己胸膛,低沉著声音道:‘我这条命早就不要啦,你再碰我一下,我当场死在你的面前。’”

“我心中暗赞秦家妹子好有骨气,只盼能这么吓退了他。那知他漫不在乎,从衣服上扯下两个金钮子,扣在手指上一弹,铮的一声,一个钮子将秦家妹子手中的蛇叉打落在地,又一个打中了她的哑穴。我再也忍耐不住,一掌打破窗子,跳进房去。他呆了一呆,笑道:‘妹子,你来得正好。’也不知怎的,我见他笑脸迎人,心中气就渐渐平了,再给他花言巧语一番,又没了主意。就在此时,我听得黄家妹子在窗外叫我。”

黄蓉道:“那时我真想不到你也会在铁掌峰上。”穆念慈又道:“后来你与裘帮主在外面动上了手。我跳出来想插手相助,已不见了你们踪影。我心里一动,悄悄在窗缝里一张,黑暗中只见他又抱住了秦家妹子。我只觉喉头一甜,一口血喷在窗上,隔窗叫道:‘好,咱们从此一刀两断,我永远不再见你。’也不等他回答,直冲下山。这时铁掌峰上已闹得天翻地覆,帮众们点起灯笼火把,齐向中指峰奔去。我独自下山,倒也无人拦阻。”

“经此变故,我心如死灰,只想一死了之,黑暗中见到一所屋子,就闯了进去,原来是一所道院。只见西壁上绘著一位道长之像,手挺长剑,英姿飒爽,旁边却题著『活死人’三字。我虽不明其意,但心念一动;若是此时死了,义父义母的大仇如何得报?当下求院中的老道姑收了我做弟子。那知次日清晨就全身发烧,神智不清。也不知病了几天,待得醒转,却见秦家妹子站在床前服侍我,也作了道姑打扮。”

黄蓉欲待相问南琴:“你怎样逃下铁掌峰来?”只怕又给她抢白几句,当下住口不问。南琴向郭靖望了一眼,知他盼自己述说当时经过,于是说道:“那姓杨的给穆姊姊打了几个耳括子,呆在当地,手足无措。过了一会,山上呼叫之声愈来愈响,他从衣囊中取出一柄短剑,插在腰里,吹灭了烛火,走过来在我脸上摸了一摸,哈哈大笑,跳窗出去。”

“约摸过了一个多时辰,喊声渐渐远去,似乎帮众们追向山下。我若在此时逃走,原是大好机缘,只是被那姓杨的在我身上使了手脚,动弹不得,倒在床边,黑暗中听著铁掌帮的叫喊声越来越远,终于半点声息也听不到了。就在这四下里一片寂静之中,那姓杨的又从窗中跳了进来。我见他的黑影坐在桌边,一手撑住了下巴,呆呆出神,过了半晌,听他自言自语:‘那姓郭的小子竟然敢上山来,后面必有高手接应,在这是非之地,我多耽干么?’。”黄蓉听到这里,忍不住骂了声:“懦夫!”

南琴接著说道:“他在桌上轻轻一拍,说著『哼,你永不见我,却又怎地?只要大事得成,我富贵无极,后宫三千,还少得了美貌佳人?’……”郭靖大怒,破口骂道:“这小贼!”南琴听杨康如此说,实不知中间包藏著一个卖国求荣的奸谋,见郭靖这等著恼,只吓得脸上失色。郭靖柔声道:“你再说下去吧。”南琴缓缓的道:“你一定要我说?”郭靖道:“你若是累了,那就歇一会儿。”

南琴凝视著他,脸上神色极是奇怪,语调却平静异常,说道:“累是不累的,只是我不幸遭遇羞辱,亲口说来未免难堪。”郭靖忙道:“那你不用说了。咱们且商个今后之计。”南琴道:“不,我该原原本本的说给你知道。”郭靖道:“我到那边走走,你跟穆黄两位姑娘说吧。”说著站起身来。他猜想杨康必定对她无礼。要她亲口对自己述说,双方都显得尴尬,那知南琴道:“若是你走开,我是死也不说的。这两天来,穆姊姊待我这么好,我也不肯对她说。”郭靖眼望黄蓉,见她使眼色命自己坐下,于是坐回了原处。

南琴轻轻叹了口气,不知是自伤身世,还是得抒积郁,反觉安慰,缓缓说道:“那姓杨的心意已决,点亮了烛火,回身收拾行囊,忽见我倒在床边,微微一惊,原来他以为我早已逃走了。他拿烛台在我脸前照了一照,笑道:‘嘿嘿,为了你,才失却了她。你自己想想,若是愿意跟我走呢,这就带你下山。否则你就躺在这里,让铁掌帮爱对你怎么样就怎样。’我一时难以决断,自忖留在山上定无善果,可是跟他下山却是凶多吉少。他见我沉吟不语,忽然纵声大笑,兽性发作,就将我污辱了。”

三人听得默然不语。穆念慈心似刀剜,泪水如珍珠断线般滚了下来,杨康对已负心背义,这些日来原已神伤肠断,却不料比人卑恶至斯。她一往情深,对他原谅了一次又一次,岂知自己的刻骨相思,到头来终成一场恶梦。

南琴神情木然,说的似乎只是一个与她毫不相干之人的事:“我既然为他所辱,把心一横,就跟了他下山,总要寻个时机,先报被辱之仇,再自寻了断。那铁掌峰甚是陡削,他扶著我就走得不快,行到天明,还只走到山腰。他怕撞到铁掌帮的人脸上不好看,故意拣山后没路的地方走,这样攀藤附葛,下去得更加慢了。那山腰越走越险,下面是个万丈深谷,黑黝黝的不见底处,只要向下一望,脚就发软。两人走到一块凸出的悬崖之上,我心里害怕,手脚直颤。他笑道:‘我背你过去。可不许动,一动两人都没命儿。’说著就弯下了腰。我想这真是天赐良机,正好在此同归于尽,当下伏在他背上,牢牢抱住他的头颈,待他正当伸腰站起,身子未稳之际,我右脚用力在大石上一撑。他大叫一声,两人一齐摔了下去。”

听到此处,穆念慈惊呼一声,但随即想到自己对杨康竟未忘情,不由得咬牙暗恨。南琴接著说道:“我只觉身子凌空,往下直掉,不禁暗暗喜欢,心想这一下我固然粉身碎骨,教这奸贼也摔成肉酱。突然之间,只觉猛地一顿,眼前火花乱舞,一颗心好似要从胸膛里跳出来。我只道这一下准是摔死了,却听得那恶贼哈哈大笑起来。睁开眼睛一看,只见他右臂勾住了石壁上横里生出的一棵松树,两个人在空中好似打秋千般一晃一晃的,原来那松树救了他的性命。”

“他不知我是有意相害,还道我害怕才站立不稳,这一下死里逃生,他甚是得意,笑道:‘若不是你小王爷一身武功,你的小命儿还在么?’那松树离谷底已不过七八丈,这恶贼也真是命不该绝,偏巧会摔在松树之旁。他背著我爬到树根,说道:‘先到谷底,再寻去路。’”

“那深谷里全是树叶腐草,到处都是枯骨,想是山上时有野兽失足掉下,年深月久,尽成白骨。他拿著一根野兽的大腿骨,一面拨草而行,一面跟我说笑。我怕他起疑,有了提防,日后难以下手,也就跟他敷衍应答。走了一阵,他忽然一脚踏中一件甚么东西,惊呼一声,急忙退后,用兽骨拨开长草一看,原来是具死尸。那死尸身穿黄葛布衫,头颅跌得粉碎,早已瞧不出面目,只见胸前一丛白胡子染著斑斑鲜血,却是跌死不久……”

黄蓉道:“裘千里那老儿摔在深谷之中,居然还有人见了他一面。”南琴道:“他在那死尸身上一搜,拿出了许多物事,什么戒指、断剑、砖块,古里古怪一大套。他笑道:‘原来这老儿死在这里。’一面说,一面从死尸胸口搜出了一本册子。”

黄蓉道:“这本册子之中,只怕记的是他各种各式骗人的法门。”南琴仍是宛如没听见她的说话,接著说道:“那姓杨的恶贼拿了册子打开来一瞧,津津有味的一路翻阅,脸上神色很是高兴。瞧了好一阵子,才把册子放入怀中,觅路出谷。两人在那阴沉沉的深谷中整整绕了一天,直到傍晚,方始转出山谷,找到一家农家借宿。他叫我自认是他妻子,不许露出半点破绽。吃过晚饭,他点了油灯又瞧那本册子,看一回,指手划脚的比一回,似乎册子上写著什么武功的法门。我倚在床上,又是伤心,又是疲倦,身子像瘫痪了般动弹不得,忽然之间,只听得窗外阁阁两声蛙鸣,又是丝的一响。我在林子中跟著爷爷捉蛇惯了的,一听声音,就知是一条毒蛇咬住了一双青蛙。”

“我想著被恶贼害死了的爷爷,想著他在阴世倒能与我爹爹、妈妈、叔叔们团聚了,就剩下我一个孤苦伶仃的求生不能、求死不得。突然间一个念头在我心中一闪,我道:‘小王爷,我出去一忽儿。’他笑道:‘好吧。可是你别想逃走,我一霎眼就追上你?’我道:‘我逃?逃到那里去?’他道:‘是啊,你不想逃,这才是好孩子呢!’”

“我走出了屋,悄悄走到屋背后,站著听一忽儿,果然听见那蛇儿正在吞食青蛙。我掩过去抓住蛇儿的尾巴一抖,就提了起来,再把蛇儿盘成一圈,用一块帕子包了,回到屋里。他见我很快就回去,笑著点点头,又看他的书,说道:‘你先睡,一会儿我就来陪你。’我心里暗骂:‘好恶贼,老天爷叫我今日得报被辱之仇。’”

说到这里,黄蓉已知道她报仇之法。穆念慈也已隐约料到,手心全是冷汗。只有郭靖还只怔怔的听著,没识透这中间的机关。南琴接著道:“我放下帐子,拿扇子赶出蚊虫,睡在里床,轻轻打开帕子,拿出蛇儿,右手按住蛇儿七寸,叫它不能游动,左手用扇子盖在蛇上,沉著气只等他上床。”

“那知他看书看出了神,全然把我忘了。我越等心越是跳得厉害,只怕他瞧出端倪,约摸过了半个时辰,油灯中的青油渐渐点干,灯火越来越小,终于嗤的一声,油灯熄灭。他笑道:‘哈哈,真是该死,看起了书,竟不顾得怜香惜玉。小宝贝,可别怪我啊。’我假装睡著,轻轻发出鼾声,耳中却留神听著他的动静,听著他折好册子放入衣囊,听著他除去长衣,听著他坐上床来,又脱下鞋子,揭开帐子。这时天气好热,他脱光了上衣,打赤膊睡倒,伸手来抱我。我仍是轻轻打鼾,左手慢慢拿开扇子,右手慢慢把蛇头拿到他的胸口,在蛇身上用指甲使力一刺。蛇儿受痛,在他胸膛上一口咬住。他大叫一声:‘什么?什么?’一跃下床,这才摸到那毒蛇还牢牢咬住他的胸口,用力一扯,好啊,蛇儿的牙齿一一断折,都留在他的肉里啦。”

穆念慈惊叫一声,跳了起来,望著南琴,脸上是一股说不出的神情,又是惊骇,又是佩服,可又混和著不少责怪。南琴理也不理,虽然说到十分紧张之处,语调仍是平静异常:“他高声叫道:‘蛇,蛇!’我这时还不想死,我,要眼见他受尽苦楚死了,再到阴世去见我爷爷和爹娘去。当下我假装也是大吃一惊,叫道:‘什么?有蛇?在那里,在那里?’他道:‘咬著了我。’我道:‘快点火,快点火。’他晃亮火折,我见他胸口清清楚楚排著四个小黑孔,心中暗暗高兴的说道:‘你躺著别动,我给你去找些草药。’这时农家的人也惊了起来,说道:‘这里本有毒蛇,唉,怎么游到床上来啦。’”

“我提了一盏灯笼,到屋子外去找草药。我真的是去找草药,不过找的不是医蛇毒的药,是叫蛇毒发作得更厉害的药……”穆念慈听到这里,反手一掌,打得南琴半边腮帮子登时红肿。黄蓉一伸手,拿住她的手腕,叫道:“姊姊,难道这恶贼不是罪有应得?”穆念慈脑海中一片茫然,两眼发直。

南琴被打,理也不理,仍然说道:“那草药一时找不到,我也不找啦,反正他被蛇儿咬了这一口,总教他挨不过六个时辰。我随手摘了几茎青草,放在口里嚼烂了,回去给他敷在伤口。只见他胸口已肿起一大片,黑中带紫,人已昏过去了几次。我坐著他身旁假哭,起初是装假,后来哭了几声,想到自己身世,悲从中来,难以抑制,不禁哭得甚是凄凉。他醒了转来,两眼望著我,眼中露出凶光,疑心是我捉蛇害他,但见我满脸泪水,并非假装悲戚,怀疑之心又去,叹道:‘总算还有一个人为我淌眼泪。’”

“从半夜到天明,他又昏晕了三次,到后来全身发冷,痉孪抽搐,痛苦难当。他自知性命难保,对我道:‘我求你一桩事,事成后必有重报。’我道:‘我不要什么重报,你吩咐吧。’他叫我从衣囊中取出那本册子来,说道:‘我死之后,你取我身上的短剑,连同这本册子送到大金国汴梁赵王府,亲手交给赵王爷,说道武穆遗书的消息,就在此册之中。’”

郭靖与黄蓉对望了一眼,心道:“怎么裘千里的册子和武穆遗书又有关连了?”南琴接著道:“他有气没力的道:‘你对赵王爷说,我亲口允你,立你为妃,你……你这一生就富贵荣华,享用不尽了。’我点点头不语。他凄然笑道:‘你怎么不谢我?’我仍是不语。我是要等他身上蛇毒再发作厉害些,手足丝毫动弹不得,再把那本册子在他面前一张张的撕得粉碎,叫他临死之时,不但身上痛苦,心中也不得平安。”穆念慈厉声道:“你…你为什么这样恶毒?他就算对你不起,也是为了爱惜你这副容貌?”黄蓉却低声道:“唉,可惜,可惜!”

南琴冷冷的道:“可惜?这样的恶贼死了有什么可惜?”黄蓉道:“我又不是可惜人,是可惜那本册子。”南琴不再接口,自管说她的经历:“那恶贼折腾了半夜,挨到天明,只叫:‘水,水!’我倒了一碗水,放在他床前桌上,说道:‘这里有水!’他伸手想拿,我把水碗移远一些,他够不著了,挣扎著要坐起来,身子却是不听使唤。他道:‘求求你,拿……拿给我。’我道:‘你自己拿。’他使尽全身之力,一把抓住水碗,脸上露出欢喜的神色,那知道手臂僵硬,再也弯不过来,一用劲,乓乒一声,水碗在地下跌得粉碎。”

“我知道他已无能为力,拿著那本册子,走到他跟前说道:‘你要我送到赵王府去,好啊,你瞧仔细了。’我从册子上撕下了一张纸来,慢慢的撕成一片一片。他只说:‘你……你……’又是惊惶,又是气愤。我要等他零零碎碎的受罪,撕了一张,停歇片刻,再撕一张。他气得晕了过去,好,我就等他,等他醒过来再撕。”

“这样撕了十多张,他早闭上了眼不瞧,可是耳朵里却听得见啊。轻轻的,慢慢的,就这样嗤的一张,又是嗤的一张……”她一人说话,三人在旁倾听,四个人脸上神情甚是奇特,似乎都亲眼见到杨康倒在床上,南琴在他面前撕那本册子的情景。

“突然之间,他脸上露出了留神的模样,好像在用心听远处的什么声音。我停手不撕,侧耳倾听,果然远远有许多人说话和脚步之声。那恶贼虽在临死,还是十分狡猾,忽然假装没听见什么,只说:‘水,水,给我水!’我听得人声越走越近,不久到了农舍外面,听得有人在骂:‘直娘贼,这两个小贼定是给神算子收留了。’又有一个人道:‘依老子说,一把火将那贱人连小贼一起烧了。’另一个道:‘那使不得,若是烧她不死,这婆娘阴险毒辣,可给咱们铁掌帮留下了一个大大的祸胎。’”

“我一听是铁掌帮人马,心中暗暗吃惊,只怕他们进来救了这恶贼。铁掌帮多养毒虫,自有解救蛇毒之法。我从地下检起一片破碗的尖片,心中算计定了,若是帮众进屋,我先杀了这姓杨的恶贼,随即自杀。我怕他张口喊叫,把他长袍蒙在他头上,将破碗的碎片对准了他喉头。”

“也不知是他运气好还运气坏,铁掌帮人马先先后后经过那农舍回山,居然没一人进来。我等他们过尽了,揭开他头上长袍,正要拿那小册子再撕,忽然呀的一声,大门被人推开。这农家的一对夫妇一早就到田里去了,屋里再无旁人,我到门缝里一张,只见进来的是七八个男子。这些人手拉手的缓缓而行,当先那人手中拿了一根杆子,在地下点点打打,原来都是瞎子,身上十分污秽,但依稀瞧出原本穿的都是白衣。”

黄蓉低声道:“老毒物的蛇奴。”南琴眼望郭靖,说道:“那曰恩公和我在树林子里捕捉血鸟,我亲眼见到这些恶奴被血鸟啄瞎眼珠,自然一见就认得他们的面目。我忙把长袍又蒙在他的头上,只听蛇奴中领头的那人叫道:‘行行好,冷菜冷饭,给些瞎子!’我不敢出声。那人又叫了一遍,停了片刻,听得屋内无人回答,说道:‘这里没人,咱们找吃的吧!’说著各人站起身来。我想:他们一找就会找进屋来,那可不妙。于是咳嗽一声,打开房门,说道:‘谁啊?’那些蛇奴吃了一惊,一人说道:‘求姑娘行行好,施舍些茶饭。’又一人从怀里摸出一锭银子道:‘咱们化银子买也成。’我道:‘请坐吧,我给你们做饭去。’我只盼他们快些走路,于是到厨下煮了一锅饭,炒了一盘青菜,给他饱餐了一顿。”

“他们吃完饭,正要站起,忽然隔壁房里那姓杨的大叫一声。我急忙回进房去,只见他撑著身子坐在床上,一手指著我,脸上满是惊怖的神色,叫道:‘欧阳公子,欧阳公子!’我给他吓了一跳,也不知欧阳公子是谁,只怕给蛇奴们听见,又生变故,忙拾起落在地下的长袍,迎头罩去。那知他突然间力大异常,伸手一格,把我推得跌倒在地,口中叫道:‘欧阳公子,你……你饶了我,饶了我!’”

黄蓉、郭靖、穆念慈三人亲眼见到杨康用铁枪的枪头刺杀欧阳公子,听南琴说到这里,背上都感一阵寒意。黄蓉本来坐在二女之间,想到欧阳公子的鬼魂前来向杨康索命,越想越怕,“嘤”的一声叫,跃起身来,奔到郭靖身旁,偎倚著他坐下。其实世上那有鬼魂索命之事,杨康中了蛇毒,神智混乱,心中又深印著当日刺杀欧阳公子这一幕,于是在昏迷之中似见欧阳公子走到面前,伸手要扼他咽喉。

南琴见黄蓉与郭靖神态亲热,心中一酸,接著说道:“他大叫欧阳公子,房中的众蛇奴纷纷闯进房来,叫道:‘公子爷,公子爷,您在那里?’我见事情败露,瞧众蛇奴的神情,似乎正是在寻这个什么欧阳公子,料知要糟,乘著房中混乱,众蛇奴又没一个有眼睛,悄悄溜了出去。不知怎的,那时我又不想死啦,只怕被他们抓住,身受难言惨祸,当下头也不回的向前直奔,鬼使神差,竟也奔到了穆姊姊所住的道院之中。我见穆姊姊身如火烧,病得厉害,就留下照料她。当晚思前思后,眼前又有穆姊姊的榜样,于是也求那老道姑收我作弟子,出家做了道姑。过了两天,穆姊姊烧退醒来……”

穆念慈打断她的话头,问道:“后来他怎么啦?”南琴道:“怎么啦?自然是死了。”穆念慈道:“我……我瞧瞧去。”一跃而起,头也不回的向前直奔。黄蓉急叫:“姊姊,姊姊!”穆念慈心中只想著杨康,竟未听见,片刻之间,转过山坳,跑得人影不见。

三人都知她对杨康仍是未能忘情,各各嗟叹。南琴慢慢站起身来,说道:“恩公,过去的事都对你说啦,也是天可怜见,能教我再见你一面。”她从怀中取出一本撕烂了的册页,递给郭靖道:“这册子给我撕去十多张,我也不懂里面写著些什么,那姓杨的贼子这么当它宝贝儿般的,想来总有点儿用处,请您瞧著办吧。”

郭靖接过,也不打开,顺手放在怀内,问道:“你打算到那儿去?”南琴凄然道:“我既已见著恩公,到那儿都是一样。那铁掌帮对恩公和黄姑娘不存好心,两位多小心著点儿。”黄蓉问道:“你怎知道那哑巴梢公是铁掌帮的人?”南琴道:“将我装在竹篓子里去交给杨康的,就是他。”黄蓉“啊”了一声,心中已在盘算对付这梢公的法儿。

南琴又道:“穆姊姊退烧起床之后,和我商量著结伴东行,在避秦酒楼上正好遇著两位,又见到了那假装哑巴的稍公。想是老天爷不让恶人得逞,所以无巧不巧的教我们撞到了。”她说毕,向黄蓉道个万福,随即向郭靖盈盈的拜了下去,说道:“小女子从此告辞,祝恩公长命百岁,万事如意。”

郭靖急忙扶起,心中甚有黯然之意,却不知说什么好。黄蓉道:“秦姊姊,你也没家啦,不如跟我们一起到江南去。”南琴摇头道:“我要回爷爷的树林子去。”黄蓉道:“那你一个人冷冷清清的,有什么好?”南琴道:“我生来是一个人冷冷清清的命。”黄蓉向郭靖望了一眼,不再言语。南琴也向郭靖望了一眼,缓缓转过身子去,向前便走。

郭靖呆了半晌,忽然想起一事,叫道:“姑娘慢去。”南琴闻言停步,却不转过身来。郭靖道:“若是再有歹人相害,姑娘你却怎生处?”南琴低下了头,轻声道:“乱世弱女,左右不过认命罢啦。”郭靖道:“我传你一点浅薄功夫,只要勤练不掇,日后也尽可敌得住三五壮汉。”

南琴沉思半晌,道:“好吧,既是恩公吩咐,我学便是。”郭靖见她并无喜色,心中微感诧异,当下将当年丹阳子马钰在蒙古大漠中授给他的内功心法,说了十路。南琴聪明伶俐,郭靖只稍加点拨,也就会了。郭靖道:“这门功夫学得久了,成效自见。你虽不会武艺,但将来随便乱打的一拳一脚,亦足伤人。”南琴默然不语,拜别而行。

(修订本删至此)

黄蓉待她走远,笑道:“恭喜你收得一位高足啊。”郭靖道:“那算什么收徒弟,我只盼她不再受歹人欺侮就是。”黄蓉道:“那也难说得很,就是学到你我这样的本事,也免不了受歹人欺侮。”郭靖叹道:“乱世之际,人不如狗,那也是没法的事。”黄蓉道:“好,咱们杀那哑巴狗去。”郭靖道:“什么哑巴狗?黄蓉口中咦咦啊啊,指手划脚的比了一阵。”郭靖笑道:“咱们还坐这假哑巴的船?”

一秒钟记住本站网址:JinYongXiaoShuo.COM金庸小说拼音全拼写。

喜欢旧版《射雕英雄传》小说吗?喜欢金庸小说全集吗?喜欢就用力顶一下吧!

看网友对 第九十一回  红颜薄命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