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金庸小说全集>>旧版《射雕英雄传》小说在线阅读

第一百零六回  虎将慈心

小说:旧版《射雕英雄传》    作者:金庸
选择背景色: 黄橙 洋红 淡粉 水蓝 草绿 白色 选择字体: 宋体 黑体 微软雅黑 楷体 选择字体大小: 恢复默认

黄蓉道:“今日你立此大功,纵然有什么事触犯于他,我想他也决不会发作。”郭靖“嗯”了一声,还未明白。黄蓉又道:“今日若是你求他封什么官爵,他必答应。但若求他不封什么官爵,他也难以拒绝,要紧的是,须得要他先行亲口明言,不论你求什么,他都允可。”郭靖道:“是啊!”

黄蓉听他说了“是啊”两字,不再接可,只是摇头,恼道:“你这金刀驸马做得挺美,是不是?”这两句话把郭靖说得恍然大悟,叫道:“嗯,我明白啦,你叫我去向大汗辞婚,叫他答允在先,待我说出口后难以拒绝。”黄蓉愠道:“那可全凭你自己了,说不定你爱做驸马爷呢?”郭靖道:“蓉儿,华筝公主待我一片真心,可是我对她始终情若兄妹,起初我拘于婚约的信义,不便背弃婚约,若是大汗肯收回成命,那当真两全其美。”

黄蓉心中甚喜,似笑非笑的望著他。郭靖欲待再说,忽听宫中金角二次响起,伸手在黄蓉手上一握道:“蓉儿,你听我好音。”当下押著完颜烈进宫朝见大汗。

成吉斯汗见郭靖进来,心中大喜,亲下宝座迎接,携著他手上殿,命左右搬来一张锦凳,叫郭靖坐在身旁。待听郭靖说起拿到完颜烈,成吉斯汗更喜,见完颜烈俯伏在地,提提起右足踏在他的头上,笑道:“当时你到蒙古来耀武扬威,可曾想到也有今日?”完颜烈自知不免一死,抬头说道:“当时我金国兵力极盛,恨不先灭了蒙古,致成今日之患。”成吉斯汗大汗,命亲兵牵将出去,就在殿前斩首。郭靖想起父亲仇终于得报,心中又喜又悲。

成吉斯汗道:“我曾说破城擒得完颜烈者,此城子女玉帛尽数赏他,你领兵点收去吧。”郭靖摇头道:“我母子承大汗恩庇,足够温饱,奴仆金帛,多了无用。”成吉斯汗道:“好,这正是英雄本色。那么你要什么?但有所求,我无不允可。”郭靖离座打了一躬,说道:“欲求大汗一事,请大汗勿怒。”成吉斯汗笑道:“你说罢。”

郭靖正欲说出辞婚之事,忽听远处传来成千成万的哭叫呼喊之声,震天撼地,惊心动魄。殿上诸将一齐跃起,抽出长刀,只道撤麻尔罕城中军民突然起事,都要奔出镇压。成吉斯汗笑道:“没事没事。这狗贼不服天威,累得我损兵折将,又害死了我的爱孙,须得大大洗屠一番。大家都去瞧瞧。”当下离座步出,诸将跟随在后。

众人出宫后一齐上马驰向西城。但听得哭叫之声愈来愈是惨厉。一出城门,只见数十万人扶老携幼,一队队排在城外空地之上。原来蒙古人命令城中居民尽数出城,不得留下一个。当地居民还道是蒙古人点阅户口,以防藏匿奸细。那知蒙古军队先搜去居民全部兵器,再点出各种巧手工匠,随即在人丛中拉出美貌的少妇少女。撤麻尔罕居民此时才知大难临头,有的欲图抵抗,当场被长刀长矛格毙。美貌妇女一拉出人群,即被绳索缚起。蒙古军十几个千人队齐声呐喊,向人丛冲去,不分男女老幼,举起马刀乱砍。这一场屠杀,当真是惨绝人寰,自白发苍苍的老翁,以至未离母亲怀抱的婴儿,无一得以幸免。当成吉斯汗率领诸将前来察看时,早已有十余万人命丧当地,四下铁蹄如飞,蒙古马的铁蹄踏著遍地尸首,奔驰来去。

成吉斯汗哈哈大笑,叫道:“杀得好,杀得好,叫他们知道我的厉害。”郭靖看了片刻,再也忍耐不住,驰到成吉斯汗马前,叫道:“大汗,你饶了他们吧。”成吉斯汗手一摆,喝道:“尽数杀光,一个也不饶。”郭靖不敢再说,只见一个七八岁的孩子从人丛中逃了出来,扑在一个被战马撞倒的女人身上,大叫:“妈妈!”一名蒙古兵一冲而过,长刀挥处,母子两人砍为四段。那孩子一时未死,尚自牢牢抱住母亲。

郭靖胸中热血沸腾,叫道:“大汗,你说过这城中的子女玉帛都是我的,怎么你又下令屠城。”成吉斯汗一怔,笑道:“你自己不要的。”郭靖道:“你说不论我求什么,你都允可,是么?”成吉斯汗点头微笑。郭靖大声道:“大汗言出如山,我求你饶了这数十万百姓的性命。”

成吉斯汗大为惊诧,万想不到他竟会求恳此事,但既已答应,岂能反悔?心中极为恼怒,双目如要喷出火来,瞪著郭靖,手按刀柄,喝道:“小混蛋你当真求我此事?”

诸王众将见大发怒,都是吓得心惊胆战,这些都是身经百战的勇将,刚猛骠悍,视死如归,但大汗一怒,却是人人不寒自栗。

郭靖从未见成吉斯汗如此凶猛的望著自己,也是极为害怕,身子不由得微微打战,说道:“只求大汗饶了这些百姓的性命。”

成吉斯汗低沉著嗓子道:“你不后悔?”郭靖想起黄蓉教他辞婚,现下放过这个良机,不但终身要失去大汗的欢心,而自己与黄蓉的良缘却也化为流水,但眼见这数十万百姓呼叫哀号的惨叫,如何能为自己打算,当即昂然道:“我不后悔。”

成吉斯汗听他声音发抖,知他心中害怕,但仍是鼓勇强求,也不禁佩服他的倔强,拔出长刀,叫道:“收兵!”亲兵吹起号角,数万蒙古骑兵都是满身鲜血,从人丛中纵马而出,整整齐齐的排列成阵。

成吉斯汗自任大汗以来,从无一人敢违逆他的旨意,这次被郭靖硬生生的将他屠城之令扼住,心中甚是恼怒,大叫一声,将长刀重重抛在地下,驰马回城。诸将都向郭靖横目而视,心想大汗盛怒之下,不知是谁倒霉,要吃他的苦头。攻破撤麻尔罕城后本可大掠大杀数日,这么一来,破城之乐是全盘落空了。

郭靖知道诸将不满,也不理会,骑著小红马慢慢向僻静之处走去。此时大战初过,城内城外成千成万座房屋尽数化成灰烬,遍地都是尸骸。郭靖心想:“战争的惨酷,一至于斯,我为了报父亲之仇,领兵来杀了这许多人,大汗为了要征服天下,杀人更多。可是这些将士百姓,却又犯了什么罪孽,落得这般血染黄沙,骨弃荒野?”他愈想愈是心中不安,心想:“我破城为报父仇,到底该是不该?”

他一人一骑,在荒野中走来走去,苦苦思索,直到天黑,才回到城中宿营之处。走到营门,只见大汗的两名亲兵候在门外,上前行礼,说道:“大汗宣召驸马爷,小人相候已久,请驸马爷快去。”

郭靖心想:“我日间逆了大汗旨意,他要将我斩首也未可知。事已至此,只好相机行事。”当下招手命自己的一名亲兵过来,低声嘱咐了几句,叫他急速报与鲁有脚知道,自己迳行入宫。他心中惴惴不安,但打定了主意:“不管大汗如何威逼震怒,我总是不收回饶赦满城百姓的求恳。他是大汗,不能食言。”

他满心以为成吉斯汗必在大发脾气,那知走到殿门,却听得大汗爽朗的大笑之声一阵阵从殿中传了出来。郭靖加快脚步,走进殿去,只见成吉斯汗身旁坐著一人,脚边又坐著一个少女,倚在他的膝上。坐著的是童颜白发,原来是长春子丘处机,脚边的少女却是华筝公主。

郭靖大喜,忙奔上前相见。成吉斯汗从侍从手中抢过一枝长戟,掉过头来,戟杆往郭靖头上猛击下去。郭靖一惊,侧头让开,这杆打在他的左肩,崩的一声,戟杆断为两截。成吉斯汗却哈哈大笑,叫道:“小混蛋,就这么算了。若不是瞧著丘道长和女儿份上,今日要杀你的头。”

华筝跳起身来,叫道:“爹!我不在这儿,你定是尽欺侮靖哥哥。”成吉斯汗将断戟往地下一掷,笑道:“谁说的?”华筝道:“我亲眼见啦,你还赖呢。所以我不放心,要和丘道长一起来瞧瞧。”

成吉斯汗一手拉著女儿,一手拉著郭靖,笑道:“大家坐著别吵,听丘道长读诗。”

原来丘处机在烟雨楼斗剑后,知道周伯通安好无恙,害死谭处端的正凶又是欧阳锋,当下与马钰等向黄药师郑重谢罪。全真六子在烟雨楼布阵时,原待杨康前来相救,后来遇到柯镇恶,得悉备细,都是不胜浩叹。丘处机想起收徒不慎,只授武功而不将他带出王府,少年人习于富贵,一个把持不定,终于落此下场,更是自责甚深。这曰得到成吉斯汗与郭靖来信,心中挂念郭靖,当下带了十余名弟子,冒寒西来。

(据元史载,丘处机与成吉斯汗来往通信三次,始经昆仑赴雪山相见,途中历时四载,携弟子十八人。弟子李志常撰有“长春真人西游记”一书,详记途中经历,此书今尚行世。为顾及读者兴趣,此节不加详叙。)

他见郭靖历经风霜,面目黝黑,身子却更为壮健,甚是欣喜。郭靖未到之时,他正与成吉斯汗谈论途中见闻,说有感于风物异俗,做了几首诗,当下捋须吟道:

“十年兵灾万民愁,千万中无一二留。去岁幸逢慈诏下,今春须合冒寒游。不辞岭北三千里,仍念山东二百州。穷急漏诛残喘在,早教生民得消忧。”一位通汉语的文官将诗译成蒙古语。成吉斯汗听了,点头不语。

丘处机向郭靖道:“当年我和你师父在烟雨楼头比武,你二师父从我怀中摸去了一首未成律的诗。此番西来,想念我七位旧友,终于将这首诗续成了。”当下吟道:“‘自古中秋月最明,凉风届候夜弥清,一天气象沉银汉,四海鱼龙耀水精。’这四句是你二师父见过的,下面四句是我新作,他却见不到了:‘吴越楼台歌吹满,燕秦部曲酒肴盈。我之帝所临河上,欲罢干戈致太平。’”郭靖想到江南七怪,不禁泪水盈眶。

成吉斯汗道:“道长西来,想必己见我蒙古兵威,不知可有诗歌赞咏否?”

丘处机道:“一路见到大汗攻城掠地,心中有感,也做了两首诗。第一首云:‘天苍苍兮临下土,胡为不救万灵苦?万灵日夜相凌迟,饮气吞声死无语。仰天大叫天不应,一物细琐徒劳形。安得大千复混沌,免教造物生精灵。’”

那翻译官惊得呆了,那敢译给大汗听。丘处机不予理会,续念道:我第二首是:‘呜呼天地广开辟,化生众生千万亿。暴恶相侵不暂停,循环受苦知何极。皇天后土皆有神,见死不救知何因?下士悲心却无福,徒劳日夜含酸辛?’这两首诗虽不甚工,可是一股悲天悯人之心,跃然而出。郭靖日间见到屠城的惨状,更是感慨万分。成吉斯汗道:“道长的诗必是好的,诗中说些什么,快译给我听。”那翻译官踌躇寻思,想另用一番话搪塞过去,但想郭靖定会说明,那时反而犯了欺君之罪,只得照实翻了。成吉斯汗听了不快,向丘处机道:“听说中华有长生不老之法,盼道长有以教我。”

丘处机道:“长生不老,世间所无,但道家练气,当真能够却病延年。”成吉斯汗道:“请问练气之道,首要在何?”丘处机道:“天道无亲,常与善人。”成吉斯汗道:“何者为善?”丘处机又道:“圣人无常心,以百姓心为心。”成吉斯汗默然。

丘处机又道:“中华有一部圣书,叫做‘道德经’,吾道家奉以为宝。‘天道无亲’、‘圣人无常心’云云,都是经中之言。经中又有言道:‘兵者不详之器,非君子之器,不得已而用之,恬淡为上。而美之者,是乐杀人。夫乐杀人者,则不可以得志于天下矣。’”

丘处机一路西行,见到战祸之烈,心中恻然有感,乘著成吉斯汗向他求教长生延年之术,当下反复开导,为民请命。

成吉斯汗听他劝告自己少用兵、少杀人,言语极不投机,说到后来,向郭靖道:“你陪道长下去休息吧。”

(金庸新版注:花剌子模为回教大国,国境在今苏联南部、阿富汗、伊朗一带。撒麻尔罕城在今苏联乌孜别克共和国境内。据“元史”载,成吉斯汗攻花剌子模旧都玉龙杰赤时,曾以石油浇屋焚烧,城因之破。)

郭靖陪同丘处机辞出,只见黄蓉引著鲁有脚等千余名丐帮帮众,骑了马候在宫外,一见郭靖出宫,黄蓉拍马迎上,笑道:“没事吗?”郭靖笑道:“运气真好,刚碰著丘道长到来。”黄蓉向丘处机行礼见过,对郭靖道:“我怕大汗发怒要杀你,特地领人在此相救。大汗怎么说?答应了你辞婚么?”郭靖踌躇半晌,道:“我没有辞婚。”黄蓉一怔,道:“为什么?”郭靖道:“蓉儿,你千万别生气,因为……”刚说到这里,华筝公主从宫中奔出,大声叫道:“郭靖哥哥。”

黄蓉一见到她,脸上变色,立即下马,闪在一旁。郭靖想要向她解释,华筝却拉住了他手,说道:“你想不到我会来吧?你见到我高兴不高兴?”郭靖点点头,转头寻黄蓉时,却已人影不见。

华筝一心在郭靖身上,并未见到黄蓉,拉著他手,咭咭呱呱诉说别来相思之情。郭靖暗暗叫苦:“蓉儿必道我见到华筝妹子,这才不肯向大汗辞婚。”华筝所说的话,他竟一句也没听进耳里。华筝说了一会,见他呆呆出神,嗔道:“你怎么啦?我大远的赶来瞧你,你理也不理人家?”

郭靖道:“妹子,我挂念著一件事,先得去瞧瞧,回头再跟你说话。”嘱咐亲兵款待丘处机,迳行奔回营房,只听服侍黄蓉的亲兵说道:“黄姑娘回来拿了一幅画,出东门去了。”

一秒钟记住本站网址:JinYongXiaoShuo.COM金庸小说拼音全拼写。

喜欢旧版《射雕英雄传》小说吗?喜欢金庸小说全集吗?喜欢就用力顶一下吧!

看网友对 第一百零六回  虎将慈心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