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金庸小说全集>>旧版《射雕英雄传》小说在线阅读

第一百一十回  女中人杰

小说:旧版《射雕英雄传》    作者:金庸
选择背景色: 黄橙 洋红 淡粉 水蓝 草绿 白色 选择字体: 宋体 黑体 微软雅黑 楷体 选择字体大小: 恢复默认

李萍道:“大汗不准,是不是?”郭靖道:“这个我可不懂啦,大汗定要留你在这儿干么?”李萍默然。郭靖道:“大汗说,待破金之后,你再奉母回乡,那时衣锦荣归,岂非光采得多?我说母亲思乡情切,但盼早日南归。大汗忽有怒色,只是摇头不准。”

李萍道:“大汗今日还跟你说些什么?”郭靖将大汗在帐中指点方略、传授锦囊等情说了。李萍道:“唉!若是你二师父和蓉儿在世,他们定能猜测得出。我越想越是不安,却又不知为了何事。”

郭靖将锦囊拿在手里玩弄,道:“大汗授这锦囊给我时,脸上神色颇为异样,只怕与此有关也未可知。”李萍接过锦囊,细细检视,随即遣开侍婢,说道:“待我拆开瞧瞧。”郭靖惊道:“不!破了火漆上金印,那可犯了死罪。”李萍笑道:“临安府织锦之术,天下驰名。你妈妈是临安人,何须弄损火漆,只要剔破锦囊,回头织补归原,决无丝毫破绽。”郭靖大喜。李萍取过细针,轻轻剔开锦囊上的丝路,从缝中取出一张纸来。母子俩摊开一看,面面相觑,不由得凉了半截。

原来那纸上写的是成吉斯汗的一个密令,著窝阔台、拖雷、郭靖三军破金之后,立即移师南攻,以迅雷不及掩耳的手段攻破临安,灭了宋朝,自此天下一统于蒙古。密令中又说,郭靖若能建此大功,必当裂土封王,不吝重赏,但若怀有异心,窝阔台与拖雷已奉了令旨,立即将其斩首,其母亦必凌迟处死。

郭靖呆了半晌,方道:“妈,若不是你破囊见此密令,我母子性命不保。想我是大宋之人,岂能卖国求荣?”李萍道:“为今之计,该当如何?”郭靖道:“妈,你老人家只好辛苦些,咱俩连夜逃回南边去。”李萍道:“正是,你快去收拾,可别泄露形迹。”

郭靖点头,回到自己帐中,取了随身衣物,除小红马外,又挑选三匹骏马。他自小生长大漠,今日一去,永不再回,心中也不禁有些难过。

蒙古军令严整,但他是统军元帅,自然来去无阻。此时鲁有脚等丐帮帮众,早已南归,倒也无什牵累。

郭靖对大汗所赐金珠一介不取,除下元帅服色,换上了普通皮裘,又回母亲帐来。

郭靖叫了两声:“妈!”不闻应声,心中微感不妙,待要出帐去找。突然帐门开处,火光耀眼,大将赤老温领了一千名精兵,已将营帐团团围住,叫道:“大汗宣召!”郭靖见此情势,心中大急,若凭武功强冲,料那赤老温拦阻不住,但寻思:“母亲既已被大汗擒去,我岂能一人逃生?”当下反手就缚,让赤老温押进金帐。

只见金帐两旁,排列著大汗的两千名箭筒卫士,这些卫士个个是蒙古人,千中挑一的精壮大汉,手执长矛大戟,前后守卫。郭靖大踏步走进金帐。

成吉斯汗虎起了脸,猛力在案上一拍,叫道:“我待你不薄,自小将你养大,又将独生爱女许你。小贼,你胆敢叛我?”

郭靖见那只拆开了的锦囊放在大汗案上,知道今日有死无生,昂然道:“我是大宋臣民,岂能听你号令,攻打自己邦国?”成吉斯汗见他出言挺撞,更是恼怒,喝道:“推出去斩了。”郭靖双手被粗索牢牢绑著,八名刀斧手守在身旁,无法反抗,叫道:“你与大宋联盟攻金,中途背弃盟约,算是什么英雄?”成吉斯汗大怒,一脚踢翻案头,喝道:“待我破了金国,,与赵宋之盟约已然完成。那时南下攻宋,岂是背约?快快斩了!”诸将虽多与郭靖交好,但见大汗狂怒,都不敢求情。郭靖更不打话,大踏步出帐。

忽见拖雷骑马从草原上急奔而来,大叫:“刀下留人!”他上身赤裸,下身套了一条皮裤,想是睡梦中得到讯息,赶来求情。他直闯进帐,叫道:“父王,郭靖安答立有大功,曾救你救我性命,虽然犯罪,不可处斩。”成吉斯汗想起郭靖之功,叫道:“带回来。”刀斧手将郭靖押回。

成吉斯汗沉吟半晌,道:“你心念赵宋,有何好处?你曾跟我说过岳飞之事,他如此尽忠报国,到头来仍被处死。你替我平了赵宋,我今日亲口答应,必封你为宋王。”郭靖道:“我并非叛你,但若要我卖国求荣,虽受千刀万斩,亦不能答应。”成吉斯汗道:“带他母亲来。”只见两名亲兵押著李萍从帐后出来。

郭靖见了母亲,叫声:“妈!”走上两步,刀斧手举刀拦住。郭靖心想:“此事只我母子两人得知,不知如何泄漏。”

成吉斯汗道:“若能依我之言,你母子俱享尊荣,否则先将你母亲一刀两段,这可是你害的。你害死母亲,先做不孝之人。”郭靖听他这几句话,吓得心胆俱裂,垂头沉思,不知如何是好。

拖雷劝道:“安答,你自小生长蒙古,就与蒙古人一般无异。赵宋贪官勾结金人,害死你父亲,逼得你母亲无家可归。若非父王收留于你,你焉有今日?你我兄弟情深义重,我不能累你做个不孝之人,务请三思。”

郭靖望著母亲,就欲出答应,但想起母亲平日的教诲,又想起西域各国为蒙古征服后百姓家破人亡之惨状,实在左右为难。

成吉斯汗一双老虎般的眼睛凝望著他,等他说话。金帐中数百人默然无声,目光全都集于郭靖身上。郭靖道:“我……”走上一,却又说不下去了。

李萍忽道:“大汗,只怕这孩子一时想不明白,待我劝劝他如何?”成吉斯汗大喜,连说:“好,你快劝劝他。”李萍走上前去,拉著郭靖臂膀,走到金帐角落,两人一齐坐下。刀斧手见大汗脸色和缓,也就不加阻拦。

李萍将儿子搂在怀里,轻轻说道:“二十年前,我在临安府牛家村,身上有了你这孩子。一天下大雪,丘处机丘道长与你爹结识,赠了两把匕首,一把给你爹,一把给你杨叔父。”她一面说,一面从郭靖怀中取出那柄匕首,指著柄上“郭靖”两字道:“丘道长给你取名郭靖,给杨叔父的孩子取名杨康,你知道是什么意思?”郭靖道:“丘道长是叫我们不可忘了靖康之耻。”李萍道:“是啊!杨家的那孩子认贼作父,落得个身败名裂,那也不用多说了,只可惜杨叔父一世豪杰,身后子孙却沾污了他的英名。”她叹了口气,又道:“想我当年忍辱蒙垢,在北国苦寒之地将你养大,所为何来?难道为的是要养大一个卖国奸贼,好叫你父在九泉之下痛心疾首么?”郭靖叫了声:“妈!”眼泪从面颊上流了下来。

李萍说的是汉语,成吉斯汗与诸将都不知她语中之意,但见郭靖流泪,只道她贪生怕死,已将儿子说动,心中均各暗喜。

李萍以一中年弱女,在大汗金帐中刀斧环绕之下,侃侃而谈,对儿子晓以大义,可也真算得是女中人杰。

她又道:“人生百年,转眼即过,生死又有什么大不了?只是一生行事,但求无愧于心。若是别人负了我们,也不必念他过恶。你记著我的话吧!”她凝目向郭靖望了良久,脸上神色极是温柔,说道:“孩子!你好好照顾自己吧!”说著举起匕首在他手上的绳索一割,随即转过剑尖,刺入自己胸膛。

郭靖双手脱缚,急来抢夺,但那匕首锋锐异常,早已直没至柄。成吉斯汗吃了一惊,叫道:“快拿!”那八名刀斧手不敢伤害驸马,抛下手中兵刃,纵身扑上。

郭靖伤痛已极,抱起母亲尸身,一个扫堂腿,两名刀斧手腿骨早断。他左肘向后一捶,撞在一名刀斧手胸口,格的一响,肋骨又已尽折。诸将大呼,猱身而上。郭靖急扑后帐,左手扯住帐幕用力一拉,将半座金帐拉倒,罩在诸将头上。混乱之中,他抱起母亲尸身,直奔而出。但听号角急吹,将士纷纷上马追来。郭靖哭叫数声:“妈!”不听母亲答应,一探他鼻孔,早已断气。他抱著母亲黑暗中向前急闯,但听四下里人喊马嘶,火把如繁星般亮了起来。郭靖慌不择路,奔了一阵,眼见东南西北都是蒙古的将士,他纵然神勇,但孤身一人,如何能敌十多万蒙古的精兵?若骑在小红马上,凭著宝马脚力或能远遁,现下抱了母亲尸身,双足步行,那是万难脱险了。

他一言不发,迈开脚步,心想只要奔到悬崖之下,施展轻功爬上崖去,蒙古兵将虽多,却无人能爬得上来,当可暂时避得一时,再寻脱身之计。正奔之间,忽听前面喊声大振,一彪军马冲了过来,火光中看得明白,当先一员大将红脸白须,正是开国四杰之一的赤老温。郭靖侧身避开赤老温砍来的一刀,不转身奔逃,反而直冲入阵。蒙古兵齐声大呼。

郭靖左手前伸,拉住一名什夫长大腿,同时右足一点,人已纵起。他一面骑上马背,放稳母亲尸身,一面已将那什夫长摔在地下,抢过他手中长矛。上马、放母、摔敌、抢矛,四件事一举而成,此时如虎添翼,双腿一夹,摇动长矛,从阵后直冲了出去。赤老温大声发令,挥军自后追来。

敌阵虽已冲出,但这么一逃,与悬崖的方向恰恰相反,却是越奔越远。他想:该当纵马南下,还是先上悬崖?心下计议未定,大将军博尔忽又已领军杀到。此时成吉斯汗暴跳如雷,传下将令,务须将郭靖活捉。四营军马层层的围上,更有数千军马远远向南奔驰,先行布好阵势,防他逃逸。

郭靖冲出博尔忽所领的千人队,衣上马上,全是班班血迹,摸了摸母亲,身子已然冰冷。他强行忍泪,纵马南行。后面追兵渐远,但天色也已明亮。此处在蒙古腹地,离中土万里,匹马单枪,如何能突破重围,逃归故乡?

正行之间,前面尘土飞扬,一彪军马冲来,郭靖忙勒马东行。但那坐骑冲杀了半夜,已然支持不住,前腿一跪,再也不肯起来。是时情势危急已极,但他仍是不肯舍却母亲尸身,当下左手抱母,右手持矛,反身迎敌。

眼见军马奔近,烟雾中飕的一声,一箭飞来,正中长矛。这一箭劲头猛极,郭靖只觉手上一震,矛头竟被射断。接著又是一箭,射向前胸。郭靖抛开长矛,伸手接住,却见那箭箭头已然折去。他一怔之下,抬起头来,只见一位将军勒住部属,单骑过来,正是当年授他箭法的神箭将军哲别。郭靖叫道:“师父,你来拿我回去么?”哲别道:“正是。”

郭靖心想:“反正今日难脱重围,如其被别人所擒,不如将这场功劳送给师父。”当下说道:“好,让我先葬了母亲。”四下一望,见左首有个小小土冈,抱著母亲走上冈去,用断矛掘了个土坑,把母亲的尸身放入坑中。眼见那柄匕首深陷胸口,他不忍拔出,跪下拜了几拜,捧沙土掩上,想起母亲一生劳苦,抚育自己成人,不意竟葬身在土冈之上。伤痛过甚,却哭不出来。

哲别跃下马来,跪在李萍坟前拜了四拜。将身上箭壶、铁弓、长枪,尽数交给郭靖。又牵过自己坐骑,把马缰塞在郭靖手里,道:“你去吧,咱们只怕再也不能相见了。”郭靖愕然,叫道:“师父!”哲别道:“当年你舍命救我,难道我不是男子汉大丈夫,就不能舍命救你?”郭靖道:“师父,你干犯大汗军令,为祸不小。”哲别道:“想我东征西讨,立了不少汗马功劳。大汗最多打我军棍,不致砍头。你快快去吧。”郭靖犹自迟疑,哲别道:“我只怕部属不听号令,今日带来的都是你的西征旧部。你且过去问问,他们肯不肯贪图富贵拿你?”

郭靖牵著马走近,众军一齐下马,拜伏在地,高声道:“小人恭送将军南归。”郭靖一眼望去,果然个个是曾随他出生入死、冲锋陷阵的将士,心中甚是感动,道:“我得罪大汗,当受重刑。你们放我逃生,若是大汗知道,必致严责。”众将道:“将军待我等恩重如山,不敢有负。”郭靖叹了口气,向众军一揖,持枪上马。

正要纵马而行,忽然前面尘头起处,又有一路军马过来。哲别、郭靖与众军一齐变色,哲别心道:“我拚受重责,放走郭靖,但若与本军厮杀,那可是公然反叛了。”刚叫道:“靖儿快走。”只听前军中发喊:“莫伤了驸马爷。”众人一怔,只见来军奔近,打著四王子的旗号,却是拖雷到了。

烟尘中拖雷快马驰来,倏忽即至,原来骑的是郭靖的小红马。他奔到郭靖面前,翻身下马,说道:“安答,你没受伤么?”郭靖道:“没有,哲别师父正要擒我去见大汗。”他故意替哲别掩饰,以免成吉斯汗知晓内情。

拖雷向哲别横了一眼,说道:“安答,你骑上这小红马快去吧。”又将一个包袱放在鞍上,道:“这里是黄金千两,你我兄弟后会有期。”

郭靖是豪杰之士,不须多言,翻身上了小红马马背,说道:“你叫华筝妹子多多保重,另嫁他人,勿以我为念。”拖雷长叹一声,道:“华筝妹子是永远不肯另嫁别人的了,我瞧她定会南下找你,那时我自当派人护送。”郭靖道:“不,不用来找我。且别说天下之大,难以找著,即令相逢,也只有徒增烦恼。”拖雷默然,两人相顾无语。隔了半晌,拖雷道:“走吧,我送你一程。”

两人并骑南驰,一直送出三十余里。郭靖道:“安答,送君千里,终须一别,你请回吧!”

拖雷道:“我再送你一程!”又行十余里,两人下马互拜,洒泪而别。

拖雷眼望郭靖的背影渐行渐小,在大漠中缩成一个黑点,直在天边消失,这才郁郁而回。

一秒钟记住本站网址:JinYongXiaoShuo.COM金庸小说拼音全拼写。

喜欢旧版《射雕英雄传》小说吗?喜欢金庸小说全集吗?喜欢就用力顶一下吧!

看网友对 第一百一十回  女中人杰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