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金庸小说全集>>旧版《鹿鼎记》小说在线阅读

第一二回 计智救驾

小说:旧版《鹿鼎记》    作者:金庸
选择背景色: 黄橙 洋红 淡粉 水蓝 草绿 白色 选择字体: 宋体 黑体 微软雅黑 楷体 选择字体大小: 恢复默认

康熙踢了一会,抬头见到韦小宝,露出笑容,道:「我闷得很,你来陪我玩玩。」韦小宝道:「海老公在教我一门新功夫,叫做什么『大慈大悲千叶手』,此之先前所教的大擒拿手,那可厉害得多了。他说我学会之後,你一定斗我不过了。」康熙道:「那是什麽功夫,你使给我瞧瞧。」韦小宝道:「好!」拉开招式,双掌飞扬,「南海礼佛」、「如牛负重」、「金玉瓦砾」、「纨素敞帛」、「人命呼吸」,一共五招,在康熙背心、肩头、左胸、右腿、咽喉的五处穴道之上,都用手指轻轻拍了一拍。这「大慈大悲千叶手」变化极是精微,果真和「大擒拿手」大不相同。康熙猝不及防,连一招也未能躲过。韦小宝出手极轻,自然没打痛他,但若是当真搏斗,只一招间便已令他受伤。康熙「咦」的一声,道:「这门功夫妙得很啊。你明天再来,我也去请师父教教上乘武功,跟你此过。」韦小宝道:「好极,好极!」

他回到住处,将康熙的话说了。海老公道:「不知他师父教的是什么功夫,今日你再学几招千叶手。」这一日韦小宝又学会了六招,乃是「镜裏观影」、「水中捉月」、「浮云去来」、「水泡出没」、「梦裏明明」、「觉後空空」。这六招都是若隐若现、变幻莫测的招数,虚式多而实式少,韦小宝只是硬记招式,於其中奥妙之处,一时也难以尽解。次日来到御书房外,只见门外守了四名侍卫,正迟疑间,一名侍卫笑道:「你是桂公公吗?皇上命你即刻进去。」韦小宝一怔,心道:「什麽桂公公?」但随即明白:「桂公公就是老子了,这侍卫知道我是皇帝亲信,对我加意客气。」

当即笑着点了点头,道:「幸会,幸会,你四位贵姓啊?」他在宫中这些时侯来,已把北京话学了八九成,虽不能说字正腔圆,却也已十分纯熟。四名侍卫跟他通了姓名,韦小宝客气了几句。一名侍卫笑道:「你这可快进去吧,皇上已问了你几次呢。」

韦小宝走进书房。康熙从椅中一跃而起,笑道:「你昨天这五招,我师父已教了破法,咱们这便试试去。」韦小宝道:「你师父既说破得,自然是破得了,也不用试啦。」康熙道:「非试不可?你先悄悄到咱们比武厅去,别让人知道了,我随後就来。」韦小宝答应了,迳去那闻小房。

康熙初学新招,甚是性急,片刻间就来了。两人一动上手,康熙果然以巧妙手法,将韦小宝第一天所学的五招拆解了。韦小宝见他所出招数十分高明,心下也是佩服,问道:「你这套功夫叫什么名堂?」康熙道:「这是『八卦游龙掌』。我师父说,你的『大慈大悲千叶手』共有一千招,招式太多。我们的『八卦游龙掌』只有八八六十四式,但反覆变化,尽可敌得住你这一千式千叶手。」韦小宝道:「那麽那一门功夫厉害些呢?」康熙道:「我也问过了,师父说道,这两门都是上乘的拳法掌法,说不上那一门功夫厉害。谁的功力深,用得巧妙,谁就胜了。」韦小宝喜道:「这样打起来才有味道,否则你老是赢,我老是输,我也不想学啦。」康熙道:「你不用担心。」韦小宝道:「我昨天又学了六招,你倒试试。」

当下将「镜裏观影」、「水中捉月」、「浮云去来」、「水泡出没」、「梦裏明明」、「觉後空空」这六招使将出来,康熙全不知抵御之法,一连给他拍中了十几下。康熙年纪虽小,但生性坚毅,一败之下毫不浮躁,点头道:「你这六招妙得很,我这就去学拆解之法。」

韦小宝回到住处,将康熙学练「八卦游龙掌」的事说了给海老公听。海老公点了点头,道:「我少林派的千叶手,原只武当派这路八卦游龙掌敌得住。你若够聪明,何不将他这路功夫也学了来?只是皇上不给你细细讲解,你看了之後未必记得。」韦小宝出身微贱,生平听恃的便是聪明机警,海老公说他恐怕不够聪明,却是犯了他的大忌,心道:「老乌龟说我不够聪明,我偏将他这路掌法都学全了。」

此後他每天去和康熙比武,对康熙这路掌法细细请问,却丝毫不露也要学练之意。康熙绝不藏私,韦小宝所问的,只要自己知道,便都说给他听。两人的武功所学渐深,拆解时只是比拟手法,印证招术,不像从前摔角那麽扭头扳颈,韦小宝自不须有何顾忌。数月之後,韦小宝已将「千叶手」的一千式招数学全,康熙的「八卦游龙掌」更比他早了一个多月就已学会。两人一动上手,成千种招式反覆运使,日日各有新颖变化,实是兴味无穷。

两人都是第一等的聪明人物,所遇师父又是当世高人,学武只不过半年,相互切磋琢磨之下。进展迅速异常。

这几个月中,康熙除了和韦小宝比武外,每日带他到书房伴读。皇宫中侍卫太监,都知尚膳监的小太监小桂子眼下是皇上跟前第一个红人,大家见到他时,都不敢直呼「小柱子」,无不桂公公长,桂公公短的,叫得又恭敬又亲熟。

韦小宝要讨好海老公,每日出入御书房,总是想将那部「四十二章经」偷出给他,可是寻来寻去,始终不见。这几个月中,海老公除了教他武功,每天教他认几个字,这「章」「经」二字,很早就教了他。韦小宝在满壁图书中留神察看,不见有这部书,可也决不敢向康熙提及。

这日和康熙练过武後,只见他脸色郑重,低声道:「小桂子,咱们明天要办一件大事,你早些到书房来等我。」韦小宝应道:「是。」他知道这个少年皇帝不爱多说话,他不说是什麽事,自己就不能多问。

次日一早,他便到御书房侍候。康熙低声道:「我要你办一件事,你有没有胆子?」韦小宝道:「你叫我办事,我还怕什么?」康熙道:「这件事非同小可,办得不妥,你我俱有性命之忧。」韦小宝微微一惊,道:「最多我有性命之忧。你是皇帝,谁敢害你?」康熙道:「鳌拜这厮横蛮无礼。心有异谋,今日咱们要拿了他,你敢不敢?」韦小宝在宫中已久,除了练武和陪伴康熙之外,极少玩耍,近几个月来练武的时间越来越长,连赌钱也没功夫,正感气闷,听得要拿鳌拜,不由得大喜,忙道:「妙极,妙极!我早说咱二人合力斗他一斗。就算他是满洲第一勇士,你我武功都已练得差不多了,决不怕他。」康熙摇头道:「我是皇帝,不能亲自动手。鳌拜这厮身兼内侍卫大臣,宫中侍卫都是他的亲信心腹。他一知我要拿他,多半就会造反。众侍卫同时动手。你我固然性命不保,连太皇太后,皇太后也会遭难。所以这件事当真危险得紧。」

韦小宝一拍胸脯,道:「那么我到宫外等他乘他不防,一刀刺死了他。要是刺他不死,他也不知是你的意思。」康熙道:「这人武功十分了得,你年纪还小,未必是他对手。何况在宫门之外他卫士众多,你难以近身,就算真的剌死了他,只怕你也会给他的卫士们杀了。我倒另有个计较。」韦小宝道:「是。」康熙道:「待会他要到我这裏来奏事,我先传些小太监来,在这裏等着,你见我手中的茶盏跌落,便扑上去制他穴道。十几名小太监同时拥上,拉手拉脚,让他施展不出武功。倘若你还是不成,我只好上来帮忙。」韦小宝道:「此计妙极,你有刀子没有?这件事可不能弄糟,要是拿他不住,我便一刀将他杀了。」康熙点了点头,从靴桶中摸出两把匕首来,一把交了给韦小宝,一把又插入自己靴桶之中。韦小宝道:「你放心好啦!」

康熙道:「你去传十二名小太监来。」韦小宝答应了。出去传呼。这些小太监在布库房中练习扑击已有数月,虽然没什麽武功,但拉手扳腿的本事却都已不差。康熙向十二名小太监说道:「你们练了好几个月,也不知有没有进步,待会有一位大官进来,这人是咱们朝裏扑击的好手,我让他试试你们的功夫。你们一见我将茶盏摔在地下,便一拥而上,冷不防的十二个打他一个。要是能将他按倒在地,令他动弹不得,我重重有赏。」

说着拉开书桌的抽屉,取出十二只五十两的元宝,道:「赢得了他,每人一只元宝,若是输了,十二个人一齐斩首。这种懒惰无用之辈,留着何用?」最後这两句话说得声色俱厉。

十二名小太监一齐跪下,说道:「奴才们自当奋力为皇上办事。」康熙笑道:「那又是什麽办事了,我只是考考你们,看谁学得用心,谁在贪懒。大家起来吧。」韦小宝暗暗佩服:「他在小太监面前也不露半点口风,以防这些小鬼们沉不住气,在鳌拜面前露出了马脚。」众小监起身後,康熙翻开一本书来观阅。韦小宝听他在低声吟哦,居然声不颤,手不抖,面临大事,镇定如恒,自己手心中却是出了一阵冷汗又是一阵,心下暗骂:「韦小宝,这一下你可给小玄子给比下去了,你武不及他,定力也不及他。」转念又想:「他是皇帝,自然胆子该比我大些。倘若我做皇帝,当然又胜过他了。」但内心隐隐又觉得未免难以自圆其说。

过了好半晌,门外靴声响起,一名侍卫叫道:「鳌少保见驾,皇帝万福金安。」康熙道:「鳌少保进来吧!」鳌拜一掀门帷,走了进来,跪下磕头。康熙笑道:「鳌少保,你来得正好,我这十几名小太监在练扑击。听说你是我满洲勇士中武功第一,你来指点他们几招如何?」鳌拜微笑道:「皇上有兴,臣自当效力。」康熙笑道:「小桂子,你吩咐外面侍卫们下去休息,不听传呼,不用进来伺候。」说着笑了笑,向鳌拜扮们鬼脸,鳌拜哈哈一笑。韦小宝走出去吩咐。康熙低声道:「鳌少保,你劝我别读汉人的书,我想你的话很对,咱们还是在书房裏摔跤玩儿的好,不过别让人听到了,要是说给皇太后知道,可又要逼我读书啦。」鳌拜大喜,连声道:「对,对,对!汉人的书本儿,读了有什么用?」

韦小宝同进书房,道:「侍卫们多谢皇上恩典。都退下去啦。」康熙笑道:「好,咱们玩咱们的。小监们,十二个人分成六对,打来瞧瞧。」十二名小太监卷袖束带,分成六对扑击起来。鳌拜笑吟吟的观看,见这些小太监功夫平平,笑着摇了摇头。康熙拿起茶盏,喝了一口,笑道:「鳌少保,小孩儿们的本事还使得吗?」鳌拜笑道:「将就着瞧瞧,也过得去!」康熙笑道:「跟你鳌少保此,那自然不成!」身子微侧,手一松,跄啷一声,茶盏掉在地下,口中叫了声「啊哟!」

鳌拜道:「皇上………」只叫得两个字,身後十二名小监已一齐扑了上来,扳手攀臂,抱腰扯腿,同时进攻。康熙哈哈大笑,说道:「鳌少保留神。」鳌拜兀自未悟,还道少年皇帚指使小太监试他功夫,他天生神力,双臂一分,四名小太监向後跌了出去。他还不敢使力太过,生怕伤了众小监,左腿轻轻一扫,又扫倒了两名。余下众小监记着皇上「若是输了,十二个人一齐斩首」的话,出尽了吃奶的力气,牢牢抱住他腰腿。

韦小宝早已闪在他的身後,奋力一挥,打在他的「意舍穴」上。若是寻常武师中了这一拳,当即晕倒,但鳌拜天赋异禀,武艺高强,只感穴道上一阵酸麻,不由得大吃一惊,心想:「那裏来了这样一个高手?」左臂倏地扫出,将三个小太监猛推出去,转过身来,胸口一痛,又吃了韦小宝一指。他见偷袭自己之人竟是皇帝贴身的小太监,隐隐觉得有些不妙,但毕竟不信皇帝是要这些小孩儿来擒拿自己,左掌一伸,往韦小宝右肩按了下去。韦小宝沉肩侧身,左掌右指,同时攻击。

韦小宝使一招「觉後空空」,左掌在鳌拜面前晃了几晃。鳌拜一低头,砰的一声,胸上已吃了一腿。韦小宝却「啊」的声叫了出来,原来这一腿踢在他的胸口,便如踢中了一堵墙壁一般。自己脚上反是一阵剧痛。鳌拜见他连使杀着,又惊又怒,混斗之际,也不及去想皇帝是何用意,只想推开众小监的纠缠,先将韦小宝收拾了下来。可是众小监抱腰的抱腰,拉腿的拉腿,摔脱了几名,余下的又扑将上来。康熙拍手笑道:「鳌少保,只怕你要输了。」

鳌拜奋起一拳,正要往韦小宝头顶打落,听得康熙这麽说,心想:「原是跟我闹着玩的,怎能跟小孩子们一般见识?」手臂一偏,劲力稍收,拍的一声响,这一拳打在韦小宝右肩,只是使了三成力。但他力大无穷,当年战阵之中,与明军交锋,双手抓起敌军官兵四下乱掷,来去如风,当者披靡。韦小宝只学过几个月武功,又是个小孩,虽有众小监相助,却如何擒他得住?这一举打下来,韦小宝一个踉跄,险险摔倒,当即左肘撞出,撞正在鳌拜腰眼之中。鳌拜一声怒吼,双手伸出,已叉住了韦小宝的脖子。

康熙眼见势道不对,拔出匕首,一刀插入了他的背心。鳌拜大叫一声,此时那裏还有怀疑,知道皇帝要取自己性命,将韦小宝提起来用力一掷,回身一拳便向康熙打来。他势如疯虎,出拳劲力奇大。康熙侧身一避,鳌拜抓住两名小监,将他们脑袋对脑袋的一撞,二人登时头骨破裂。他跟着左手一拳,直打进一名小监的胸膛之中,右脚连踢,将四名小监踢得撞上墙壁,一个个筋折骨断,哼也没哼一声,便已死去,接着左足用力一踹,踹在一名抱住他腿的小监肚上,立时肚破肠裂,他霎时之间连杀八人,余下四名小监都吓得呆了,不知如何是好。

章小宝拔匕首在乎,向他扑去。鳌拜左拳直击而出。韦小宝只感一股劲风扑面而至,气也喘不过来,挥匕首向他手臂扫落。鳌拜更不闪避,噗的一下,匕首插中他的手臂,但这一拳也打中了韦小宝左肩。他身不由主,飞了出去,掠过书桌,一交摔在一只香炉之上,登时炉灰飞扬。康熙始终十分沉着,使开「八卦游龙掌」和他游斗,这路掌法虽妙,但遇到了鳌拜这等天生神勇的勇士,竟然并无多大用处。鳌拜被他打中两掌,毫不在乎,一脚踢出,正中康熙右腿。康熙站立不定,向前伏倒。鳌拜叫道:「大家一起死了吧 !」双拳同时往他头顶击落。

康熙一个打滚,滚到了书桌底下。鳌拜左脚飞起,将书桌踢开,右腿连环,又待往康熙身上踢去,突然间尘灰飞扬,双眼中都是细灰。原来韦小宝见事势紧急,从香炉中抓起两把炉灰,向鳌拜撒去。这香炉平时烧的都是檀香,香灰甚细,鳌拜双眼被迷,伸手乱揉。韦小宝奋力端起青铜香炉,往他头顶砸将下去。这香炉是唐代之物,重近百斤,鳌拜目不见物,难以闪避,砰的一声响,正中头顶。鳌拜身子一晃,摔倒在地,晕了过去。只见香炉的炉身破裂,鳌拜居然头骨不碎。康熙大喜,叫道:「小桂子,真有你的。」他早已备下牛筋和绳索,忙在倒翻了的书桌抽屉中取将出来,把鳌拜手足都绑住了。鳌拜不多时便即醒转,大叫:「我是忠臣,我无罪,这般阴谋害我,我死也不服。」

韦小宝喝道:「你图谋不轨,造反作乱,带刀来到御书房,罪该万死。」鳌拜叫道:「我并未携带刀剑!」韦小宝喝道:「你身上明明不是带着两把刀子?背上一把,手臂上一把,还说没带刀?」韦小宝强辞夺理,鳌拜那裏辩得他过?何况鳌拜背上给插了一刀,虽非致命,却也是受伤不轻,情急之下,更是气急败坏,只是大叫大嚷的份儿。

康熙见十二名小太监中死剩四人,说道:「你们都亲眼瞧见了,鳌拜这厮犯上作乱,竟想杀我。」四同小监惊魂未定,脸如土色,有一人连称「是,是!」其余三人却是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康熙道:「你们出去,宣我旨意,召康亲王杰书和索额图二人进来。刚才的事,一句话也不许提起,若有泄漏风声,小心你们的脑袋。」四名小监答应了出去。鳌拜兀自在大叫:「寃枉,寃枉!皇上亲手杀我顾命大臣,先帝得知,必不饶你!」康熙脸色沉了下来,道:「想个法儿,叫他不能胡说!」韦小宝答应了,走过去伸出左手,捏住了鳌拜的鼻子。鳌拜张口透气,韦小宝右手拔下他手臂上的匕首,往他口中一绞,割断了他舌头。鳌拜喉头荷了几声,晕了过去。韦小宝又拔下他背上的匕首,将双匕并排插在书桌之上。

康熙眼见大事已定,心下甚喜,见到鳌拜雄壮的身躯和满脸血污的狰狞神情,不由得暗自惊惧,又觉适才之举实在太过鲁莽,只道自己和小桂子学了这许久武艺,两人合力,再加上十二名练过摔角的小太监,定可收拾得了鳌拜,那知道乃上真正的勇士,几名小孩子毫无用处,若不是小桂子用计,此刻自己已被鳌拜杀了。这厮一不做二一不休,多半还会去加害太皇太后和皇太后。朝中大臣和宫中侍卫都是他的亲信,这厮若是另立幼君,无人敢问他之罪。想到此处,不由得打了个寒噤。

待了良久,四名小监已宣召康亲王和索额图进来。二人一进御书房,眼见死尸狼藉。遍地血污,这一惊实是非同小可。康熙道:「鳌拜大逆不道,携刀入宫,胆敢向朕行凶,幸好祖宗保佑,尚膳监小监小桂子会同众监,力拒凶逆,将其擒住。如何善後,你们瞧着办吧。」

康亲王和索额图二人向来和鳌拜不睦,受其排挤已久,陡见宫中生此大变,又惊又喜,跪下向皇帝请安,自陈疏於防范,罪过重大,幸得皇帝洪辐齐天,百神呵护,鳌拜凶谋得以不逞。康熙道:「行刺之事,你们不必向外人提起,以免太皇太后和皇太后受惊,传了出去,反惹汉官和百姓们笑话。鳌拜这厮罪大恶极,就无今日之事,也早巳不罪容诛。」康亲王和索额图都磕头道:「是,是!」他二人心下暗暗怀疑:「鳌拜这厮天生神勇,是我满洲第一勇士,真要行剌皇上,,怎能为几名小太监所擒?这中间定然另有别情。」好在二人巴不得重重处分鳌拜,有什么内情,也不必深究。康亲王道:「启奏皇上。鳌拜这厮党羽甚多,须得一网成擒,防有他变。让索大人在这裏护驾,不可有半步离开圣驾。我去下传旨意,将鳌拜的党羽都抓了起来。圣意以为如何 ?」康熙点头道:「很好!」

康亲王退了出去。索额图细细打量小桂子,笑道:「小公公,你今日护驾之功,可当真不小啊?」小桂子道:「那是皇上的福气,咱们做奴才的有什么功劳?」

康熙见韦小宝并不居功,对适才这番激斗更是一字不提,心下暗暗喜欢,暗想自己出手在鳌拜背上插了一刀,此事若是传了出去,颇失自己为人君者的风度。又想:「小桂子今天的功劳大得无以复加,可说是救了我的性命。可惜他是个净了身的太监,不论我怎样提拔他,也总是个太监。我祖宗定下严规,不许太监干政,看来只有多赏他些银子了。」

康亲王办事倒是十分迅速,过不多时,已领了几名亲信的王公大臣齐来请安,回禀说鳖拜的羽党已大部成擒,宫中原有侍卫已奉旨全体出宫,不留一人,请皇上另派侍卫统领,另选亲信侍卫护驾。康熙甚喜,说道:「辛苦你啦!」几名亲王贝以勒下文武大臣见到御书房中八名小太监被鳌拜打得脑盖碎裂,肠穿骨断的惨状,无不惊骇,一齐惊駡鳌拜大逆大道。当下便有刑部尚书亲自将鳌拜押了下去收禁。王公大臣们说了许多恭颂圣安的话,便要退出去商议,如何定鳌拜之罪。康亲王杰书禀承康熙之意,嘱咐众人道:「皇上仁孝,不欲杀戮太众,惊动了太皇太后和皇太后,所以鳌拜大逆不道之事,不必暴之於朝,只须将他平素把持政事,横蛮不法的罪状,一桩桩的列出来便是。」王公大臣齐声称颂圣德。原来行刺皇帝的事非同小可,鳌拜固然要凌迟处死。连他全族老幼妇孺,以及同党的家人族人,无一能幸免,这一件大案办下来,牵累一广。少说也要死数千之众。康熙虽恨拜鳌跋扈,却也不愿乱加罪名於他头上。

他亲政时日已经不浅,但一切大小政务,向来都由鳌拜处决,朝中官员一直只听鳌拜的话办事,今日拿了鳌拜,因王公太臣的神色忽然不同,对自己恭顺敬畏得多,康熙直到此刻,方知为君之乐,又向韦小宝瞧了一眼,见他缩在一角,一言不发,心想:「这人的大功倒是不易报答。」

众大臣退出去後,索额图道:「皇上,御书房须得好好打扫,请皇上到寝宫休息更衣。」康熙点头,由康亲王和索额图伴向寝宫。韦小宝不知是否该当跟去,正踌躇间,康熙向他点了点头,道:「你跟着我来。」

韦小宝本来料想皇帝的寝宫定是金碧辉煌,到处镶满了珍珠宝石,那知进了寝宫,也不过是一间寻常屋子,只不过被褥枕头之物都是黄绸所制,绣以龙凤花纹而已。康亲王和索额图在寝宫外数百步处便已告辞。这皇宫的内院,除了后妃王子,太监宫女之外,外臣向来不得涉足。

康熙喝了宫女端上来的一碗参汤,吁了口长气,笑道:「小桂子,你跟我去见皇太后。」其时康熙尚未大婚,寝宫和皇太后昕居相距不远。到得皇太后的寝宫,康熙自行入内,命韦小宝在门外相候。

韦小宝等了良久,忽然觉得无聊起来,心想:「海老公教的这套『大慈大悲千叶手』已经学全,皇上的那套『八卦游龙掌』也已学到了手,在皇宫中没什么好干了,老是假装太监,向小玄子磕头,那可气闷得很。鳌拜已经成擒,小玄子也没什么要我帮忙了。明日我就溜出宫去,再也不回来啦。」正在思量如何出宫,一名中年太监走了出来,笑道:「桂兄弟,皇太后命你进去磕头。」韦小宝肚中暗駡:「他奶奶的,又要磕头!你辣块妈妈的皇太后干麽不向老子韦小宝磕头 ?」但他还是恭恭敬敬的答应了一声:「是!」跟着那太监走了进去。穿过两重院子後,那太监隔着门帷道:「回太后,小桂子见驾。」轻轻掀开门帷,将嘴努了努。韦小宝走进门去,迎面又是一道帘子。这帘子全是珍珠穿成,发出柔和的光芒。一名宫女拉开珠帘。韦小宝低头进去,微抬眼皮,只见一个三十六七岁的美妇坐在椅中,康熙靠在她的身旁,自然便是皇太后了,当即跪下磕头。

皇太后微笑着点了点首,道:「起来!」待韦小宝站起,说道:「听皇上说,今日擒拿叛臣鳌拜,你立了好大的功劳。」韦小宝道:「回大后,奴才只知道赤胆忠心,保护主子。皇上吩咐怎麽办,奴才便奉旨办事。奴才年纪小,什么都不懂的。」他在皇宫中不到一年,但生性聪明,陪钱时听得众太监说起宫裏和朝廷的旧事,一一记在心裏,知道做主子最忌奴才居功,你功劳越大,越是要装得没半点功劳,主子这才喜欢,若是稍有骄矜之色,设不定便有杀身之祸,至於惹得主子憎厌,不加宠幸,那自是不在话下了。

果然他这样回答,皇太后很是喜欢,道:「你小小年纪,倒识得大体,比那做了少保的鳌拜还强。孩儿,你说咱们赏他些什么?」康熙道:「请太后定夺吧。」皇太后沉吟道:「你在尚膳监,还没品级吧?董监是五品,赏你个六品的品级,升为首领太监,就在皇上身边随侍好了!」韦小宝心道:「辣块妈妈的六品七品,就是给我做一品太监,老子也不做。」心中这么想,脸上却堆满笑容。跪下磕头。道:「谢皇太后恩典,谢皇上恩典。」

原来清宫定例,宫中总管太监共十四人,副总管八人,首领太监一百八十九人,太监则无定额,清初千余人,自後增至二千余人。有职司的太监最高四品,最低八品,普通太监则无品级。韦小宝从无品级的太监一跃而升为六品,在宫中算得是少有的殊荣了。

皇太后点了点头,道:「好好的尽心办事。」韦小宝连称:「是,是!」站起身来,倒退出去,一瞥眼,只见太后身旁桌上摊着一本书,摊开的书旁有一只黄绸子的书函,函上标签赫然题着「四十二章经」五个大字。韦小宝一呆,心想:「老子在御书房裏找了几十天,没找到你这部臭书,却原来在这裏,教老子怎么找得着?」

一秒钟记住本站网址:JinYongXiaoShuo.COM金庸小说拼音全拼写。

喜欢旧版《鹿鼎记》小说吗?喜欢金庸小说全集吗?喜欢就用力顶一下吧!

看网友对 第一二回 计智救驾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