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金庸小说全集>>旧版《鹿鼎记》小说在线阅读

第五一回 十八对一

小说:旧版《鹿鼎记》    作者:金庸
选择背景色: 黄橙 洋红 淡粉 水蓝 草绿 白色 选择字体: 宋体 黑体 微软雅黑 楷体 选择字体大小: 恢复默认

这情势甚是分明,若是少林僧出手阻拦,他左掌微一用力,韦小宝立时头盖破裂。挡在北方的几名少林僧略一迟疑,念声「阿弥陀佛」,只得让开。矮尊者提着韦小宝向北疾行,越走越快。少林寺十八罗汉展开轻功,紧紧跟随其後。这时双儿被封的穴道已得少林僧解开,眼见韦小宝被擒,甚是惊惶,提气急追。她拳脚功夫因得高人传授,已与一流高手不相上下,可是毕竟年幼,内力修为和十八少林僧却相差极远,加上身矮步短,只赶出一二里,巳远远落在後面,她心中一急,便哭了出来,一面哭,一面仍是急奔。见矮尊者手中提了一人,奔势丝毫不缓,少林僧竟然赶他不上。

再奔得一会,只见矮尊者提着韦小宝,向正北方的一座高峯疾驰而上。十八少林僧也追了上去。上峯小路只有一条窄道,十八少林僧排成一线,鱼贯而上。双儿奔到峯脚,已是气喘吁吁,呼吸艰难,仰头一看,见峯顶耸入云雾之中。心想这恶头陀将公子捉到山峯顶上,山峯这样高,万一失足,摔将下来,摔死了恶头陀不打紧,公子那裏还有命在?正惶急间,忽听得隆隆声响,一块块大石从山道上滚了下来,十八少林僧纵跃如飞,不住闪避,却原来矮尊者上峯之时,不断飞足踢动路边岩石,滚下阻敌。十八少林僧那能让岩石伤了?可是跟他相距却更加远了。澄光方丈和皇甫阁动手时胸口受伤,内力有损,一个人又落在十七僧之後。

双儿提气上峯,叫道:「方丈大师,方丈大师!」澄光回过头来,站定了等她。见她奔得上气不接下气,神色惊惶,安慰她道:「别怕!他不敢害你公子。」拉住她手,缓缓上山。双儿似在波涛之中抓到了一块木板,心中稍慰,问道:「方丈,他………他不会伤害公子?」澄光道:「不会的。」他话是这么说,可是眼见矮尊者如此凶狠,又怎能断定?

这座山峯原来是五合山的南台,甚是险峻陡峭。幸好山道曲折,转了几个弯,矮尊者踢下的岩石便打不到人了,澄光见双儿奔得气急,携着她手,不让她急奔受伤。

待得双儿随着澄光走上南台顶,只见十七名少林僧团团围住了一座庙宇,矮尊者和韦小宝自然是在庙内了。原来五台山共有五座高峯,峯顶各有一庙。五台山是佛教中文殊菩萨演教之塲,每座庙中所供文殊名号不同,以文殊菩萨神通广大,以不同世相现身。东台座海峯,建望海寺,供聪明文殊:北台叫斗峯,建灵应寺,供无垢文殊,中台翠岩峯,建演教寺,供儒童文殊,西台挂月峯,建法雷寺,供狮子文殊,南台锦秀峯,建普济寺,供智慧文殊。众人所登的山峯便是锦綉峯,那庙寺便是普济寺。

双儿叫了几声:「公子,公子!」不闻应声,拔足便奔进寺去。澄光叫道:「别进去!」伸手欲拉,双见身法灵便,竟没拉住。

双儿直冲进殿,只见矮尊者站在大雄宝殿滴水檐口,左手仍是抓着韦小宝。双儿扑将过去,叫道:「公子,恶和尚没伤了你吗?」韦小宝道:「你别急,他不敢伤我。」矮尊者怒道:「我为甚麽不敢伤你?」韦小宝笑这:「你若是动了我一根毫毛,少林十八罗汉捉住了你,将你回复原状,又变成了又矮又胖,那你可糟了。」矮尊者脸色大变,颤声说道:「什么回复原状?你…你…你怎么知道?」

其实韦小宝一无所知,只是见他身形奇高极瘦,名字却叫作「胖头陀,矮尊者」,随口乱说,不料误打误撞,竟说中了他的心病。韦小宝鉴貌辨色,听他语音中含有惊惧之情,当即嘿嘿冷笑,道:「我自然知道。」矮尊者道:「谅他们也没这本事。」韦小宝觉得他拉着自己胸口的手微微发抖,说道:「他们不知道,清凉寺中那个玉林大和尚可知道,他们只消一问,不就全明白了?」矮尊者大吃一惊,道:「玉林老和尚在清凉寺中?」韦小宝道:「你若不信,自己去看看就明白了。」矮尊者突然大怒,叫道:「我干麽去看?他奶奶的,老子死也不去。」韦小宝道:「那部四十二章经,就是玉林老和尚交给我的,你不去见他,他就会来见你的。」

突然之间,矮尊者怒发如狂,右足飞出,砰的一声巨响,将阶前一个石鼓踢了起来,直撞上照壁,石屑纷飞,叫道:「玉林老和尚若上峯来,老手先一把将你捏死。老子言出如山,说过了就一定干。」韦小实暗暗叫苦,寻思:「这一下胡说八道,可说得不对头了。不知他为甚麽对玉林如此痛恨。这老贼秃倘真上峯来,老子的小命岂不是白白的送在他手裏?」他不明其中关窍所在,只怕说多错多,一时不敢再说。

矮尊者问双见道:「你来作甚麽?活得不耐烦了?」双儿道:「我跟公子同共生死,你如伤他了半分,我跟你拚命。」矮尊者怒道:「他妈的,这小贼有甚麽好?你这女娃娃倒对他有情有义?」双儿脸上一红,答不出来,道:「公子是好人,你是坏人。」只听得外面十八名少林僧齐声口宣佛号:「阿弥陀佛,阿弥陀佛!善哉!善哉!」矮尊者脸上变色,又听十八僧齐声说道:「矮尊者,你把小施主放了出来,将经书还了他吧!」矮尊者身子一阵剧震,左手放开了韦小宝,双手按住耳朵,似是少林十八僧的声音难听之极,说甚麽也不愿多听。双儿俯身抱起韦小宝。飞身便向庙外奔出。矮尊者右手探出,抓向她背心。

双儿斜身一让,这一下没抓中,第二下可逃不脱了,终於给矮尊者抓了回来。只听得十八少林僧又齐声说道:「阿弥陀佛,善哉!善哉!矮尊者,你是武林中赫赫有名的英雄奸汉,为难一个小孩子,岂不贻笑天下?」这几句话说来甚是平和,但韦小宝听在耳裏,只觉胸臆胀塞,周身难受。矮尊者怒吼:「你们再使邪法,老子可要不客气了。大家一拍两散,杀了小子,毁了经书,瞧你们有什么法子。」

他这一声吼叫倒是十分有效,少林僧似是怕他害人毁经,不再齐声说话。过了一会,澄心说道:「矮尊者,你要怎样才肯放人还经?」矮尊者道:「你们只须答应不来罗苏,我便立即放人,那经书可无论如何不能交还。」寺外众僧寂然无声。矮尊者又点了韦小宝与双儿的穴道。四顾殿中情状,筹思脱身之计,突然间灰影闪动,十八名少林僧都走了进来。五名少林僧贴着左壁绕到他身後,五名少林僧沿右壁到他身後,顷刻之间,又成包围之势。

矮尊者怒道:「有种的就单打独斗,一个个来试试老子手段,你们就是车轮大战,老子也不放在心上。「澄光合什道:「请恕老枘无礼,我们可要一拥齐上了。」矮尊者提起左足,轻轻踏在韦小宝头上,嘿嘿冷笑,意思甚是明白,众僧若是上前群殴,他足上稍一用力,便先踏碎了韦小宝的头颅。韦小宝闻到他鞋底的烂坭气息,又惊又怒,苦於穴道被点,身子固然动弹不得,而他这只臭脚在头上一搁,脑子竟也似胡涂了,再也想不出脱身之计。二十一人相互瞪视,都是束手无策,不知如何打破僵局。

韦小宝眼珠乱转,要在殿上找些惹眼之物,胡说八道一番,引开矮尊者的目光,只消他稍一疏神,少林僧众便有相救之机。可是他脑袋给踏在脚下,只看得到向外的一面,但见院子裏有只大石龟,背上竖着一块石碣,此外甚么也见不到了。韦小宝道:「矮师傅,你爹爹老是爬在院子里,背上压着万斤之重,那不太辛苦麽?你也不救他一救,也真是不孝。」矮尊者道:「甚么我爹爹爬在院子裏,满口胡言。」韦小宝道:「那『四十二章经』共有八部,你只拿到一部,得不到其余七部,单是一部经书,又有何用?」矮尊者急问:「其余七部在那里?你知不知道?」韦小宝道:「我自然知道。」矮尊者道:「在那裏 ?快说;你若不说,我一脚踏碎了你脑袋。」韦小宝道:「我本来不知,刚才方知。」矮尊者奇道:「刚才方知?那是什么意思?」

那石碣之上,刻满了弯弯曲曲的篆文,韦小宝自然不识,他却假装诵读碑文,缓缓的道:「四十二章宝经,共分八部,第一部藏於河南省什么山什么寺之中。那几个字我不认识。「矮尊者问道:「什么字?」见他目光凝视院子中的石碣,奇道:「这块石头上刻明白了?」韦小宝不理,作凝神读碑之状,道:「第二部藏於山西省笔架山的什么尼姑庵中,大师,这两个字我不认得,字又刻得模糊,你文武全才,自己去瞧个明白。」矮尊者信以为真,俯身提起韦小宝,走到殿门口,细看石碣,碣上所刻的篆文,说是文字,自己可一字不识,但说不是文字,又刻在石碣上作甚?只听韦小宝继续念道:「第三部在四川成都府什么山?我又不识了。」

矮尊者早就听人说过,四十二章经共有八部,必须八都齐得,方有莫大效用,至於在何处,他却一无所知,听韦小宝这么说,心下无半分怀疑,当即松脚,拉了他起来,问道:「第四部藏在何处?」韦小宝眯着眼凝望石碣,脑袋先向左侧,又向右侧,摇了摇头,道:「我看不清楚。」矮尊者提起他身子,向石碣跨了三步,相距已近,一脸询问之色。韦小宝道:「我头上痒得很。」矮尊者道:「甚么?」韦小宝道:「这庙裏有跳蚤,在我头发裏咬我,矮尊者,你给我捉了出来。头皮痒得厉害,眼睛就瞧不清楚。」

矮尊者除下他帽子,伸出一只巨掌,五根棒捶般的大手指在他头发中搔了几下,道:「好些了吗?」韦小宝道:「不行,那跳蚤咬我左边头皮,你却搔右边,越搔越痒。」矮尊者便去搔他右边头皮,韦小宝道:「啊哟,跳蚤跳到我头颈裏了,你瞧见么?」矮尊者并非蠢人,明知他是在作怪,只是要靠他读出石碣上蝌蚪一般的文字,便在背上推了几下,解开他的穴道,左手轻轻按住他肩头,防他逃脱,道:「你自己搔吧!」韦小宝道:「啊哟,这他奶奶的眺蚤好厉害,定是三年没吃人血了,本来矮矮胖胖的,现下饿得又瘦又瘪,拚命来给老子为难。」说着左手伸入衣领,用力搔痒。矮尊者知他绕个弯儿,又来骂曰己是跳蚤,只装作不知,问道:「第四部经书藏在何处?」韦小宝道:「嗯,第四部经书,藏於河南什麽山少………少林寺的达………达什么院啊?」矮尊者吃了一惊,道:「藏在少林寺的达摩院中?」

韦小宝见他对十八少林僧十分忌惮,而这些少林僧又说是达摩院的,故意出个难题作弄他一下,料想他便有天大的胆子,也不敢到少林寺达摩院去盗经,说道:「这是『摩』字么?我可不识得。矮尊者,你这个难字都认得,何必叫我读?啊,是了,你是考考我。说来惭愧,每一行中倒有几个字不识。」眼见矮尊者脸上青一阵,红一阵,又斜眼察看少林僧众,显得怔仲不定,便悄悄伸手,将靴桶中的匕首抽了出来,藏入衣袖之中。矮尊者道:「第五部藏在那裏?」

少林寺是武林中的大门派,韦小宝曾听海大富说过,又听他说皇太后冒充武当派,皇太后则说海大富是崆峒派,武当,崆峒,想来也是两个大门派了,於是将第五部,第六部说成分藏武当,崆峒两山之中。矮尊者的脸色越来越是难看。韦小宝说第七部经书是云南沐王府中的人得了去,第八部则是在「云南甚麽西王的王府」之中。白寒枫曾给他吃过苦头,这么说可以给沐王府找些麻烦,吴三柱平西王府中好手如云,连师父也甚是忌惮,矮尊者如敢去惹事生非,定会吃个大大的苦头。

不料矮尊者脸色突变,道:「你说第八部经书是在平西王府中?」韦小宝道:「这个字我不识,不知是不是平西王。」矮尊者大怒,猛喝一声:「胡说八道!这块石碑没有一千年,也有五百年。吴三柱有多大年纪了?几百年前的碑文,怎麽会写上吴三桂的平西王?」那石碣颜色乌黑,石龟和石碣上生满了青苔,所刻的文字班驳残缺,一望而知是数百年前的古物。韦小宝毕竟年纪幼小,不明这个道理,信口开河,扯到了吴三桂身上。

韦小宝心中暗叫:「糟糕,糟糕!」嘴头兀自强辩:「我说过不识得这个字,是你说平西王的,说不定古时候云南有个狗西王,猫西王,乌龟西王呢。矮大师,我跟你说,这些字弯弯曲曲,很是难认,你识得就识得,不识就不识,假装识得,读成了平西王吴三桂,这裏众位大和尚个个学问高深,你乱读白字,岂不笑歪了他们的嘴巴?」这番话效是极有道理,说得矮尊者一张瘦脸登时满面通红。他倒不生气,点了点头,道:「这些蝌蚪字,我是一字不识,原来不是平西王。下面又写着些什么字?」

韦小宝寻思:「好险!抢白了他一顿,才遮掩过去。倒得说几句好听的话,教他开心开心,他将『蛇岛』说成是『神龙岛』,又认得胖婆娘柳燕,多半是神龙教中的人物。」侧头看了半晌,道:「下面好像是『寿与天…天…天…』天什么啊?」矮尊者神色登时十分紧张,道:「你仔细看看,寿与天什么?」韦小宝道:「好像是一个…一个…嗯…一个『齐字』对了,是『寿与天齐』!」矮尊者大喜,双手连搓,道:「果然有这句话,还有什麽字?「韦小宝道:「这些字古裏古怪,真是难认,是了,那是一个『洪』字,是『洪教主』三字,又有『神龙』二字!你瞧,那是『神通广大』四字。」矮尊者「哗」的一声大叫,跳了起来,道:「当真洪教主有如此福份,寿与天齐?这千年石碑上已写上了?」韦小宝证:「上面写得有,这是…这是唐太宗李世民立的碑,派了秦叔宝、程咬金立的,碑上写得明明白白,唐朝有个上知千年,下知千年的军师,叫做徐茂功,他算到千年之後,大清朝有个神龙教洪教主,神通广大,寿与天齐。」

扬州茶馆中说书先生说隋唐故事,他是听得多了,什么程咬金、徐茂功的名字,烂熟於胸。其实徐茂功是唐朝开国大将,绝非捏指一算,便知过去未来的牛鼻子军师,韦小宝却那裏知道?他只求说得活龙活现,骗得矮尊者晕头转向,十八少林僧便可乘机救他出去。至於「洪教主神通广大,寿与天齐」云云,那是在庄家的大宅之中,听得章老三等神龙教教众说的。

果然矮尊者一听之下,抓头搔耳,张大了口合不拢来。韦小宝道:「这大石头後面,不知还写了些什么。」矮尊者道:「是!」绕到石碣後去察看。韦小宝一个箭步,向後跳出。矮尊者一惊,急忙伸手去抓。两边四名少林僧同时挥掌拍出。矮尊者只得挥拳抵挡。韦小宝已跳到少林僧的身後。顷刻之间,又有四名少林僧拥上。

这八名少林僧足下不停,绕着矮尊者急奔,手上不断发招,也不管这一招是否击中对方,一击便走,此上彼落,十六条手臂分从八个方位打到,正是一个习练有素的阵法。

矮尊者守势也是严密,以一敌八。一时竟无败象。但斗得一会,便转头向石碣望了一眼,只听得拍拍两声响,一名少林僧和矮尊者各中了一掌。那少林僧跳出圈子,另有一名僧人补了进来,再斗一会,矮尊者腿上被踢中了一脚,他双臂伸直,转了一圈,将八名少林僧逼得各自退开两步,叫道:「且住!」八僧又各退两步。矮尊者道:「今日寡不敌众,这部经书就让给你们吧!」伸手入怀,摸出了经书。

澄心左手一挥,八名少林僧踏上两步,和矮尊者相距不过三尺。各人提掌蓄势,若他有何诡计,少林寺八项绝艺便同时招呼到他身上。矮尊者并不理会,伸手将经书交过。澄光丹田中内息数转,周身布满了暗劲,左手三指捏成功诀,对方若是暴起攻击,左手一探,便点到他胸腹之间的「商曲穴」上,攻守俱备之後,这才伸出右手,慢慢终经书接过。不料矮尊者全无异动,交还了经书,微微一笑,说道:「澄光大师,你们少林十八罗汉名满天下,十八人打我一个,未免不大光采吧!」澄光将经书放入怀中,合什躬身,道:「得罪了。少林僧单打独斗,不是矮尊者的对手。」左手又是一挥,众僧一齐退开,唯恐他又来捉拿韦小宝,五六名僧人都挡在他身前。矮尊者道:「韦施主,我有一事诚心奉恳,请你答允。」韦小宝道:「甚麽事?」矮尊者道:「我想请你上神龙岛去做几天客人。」韦小宝吃了一惊,道:「甚麽?要我去神龙岛?这种地方……」矮尊者道:「小施主的经书已由澄光大师收去,小施主来到神龙岛,我们合教上下,决以上宾之礼恭敬相待,见过洪教主後,定然送小施主平安离岛。」他见韦小宝扁了扁咀,显是决不相信自己的话,便道:「澄光大师,请你作个见证。矮尊者说过的话,可有不作数的?」

澄光知道这头陀行事邪妄,但亦无重大恶行,他高矮二头陀言出必践,倒是早有所闻,说道:「矮尊者言出有信,这是众所周知的。只不过韦施主身有要事,恐怕未必有空去神龙岛。」韦小宝道:「是啊,我忙死了,将来有空,再去神龙岛拜见矮尊者和洪教主吧。」矮尊者忙道:「该说洪教主和他老人家属下的胖头陀。第一,天下无人可以排名在他老人家之上,先论旁人名字,再提洪教主,那便是大大的不敬。」韦小宝笑道:「那么皇帝呢?」矮尊者毫不思索,道:「自然是洪教主在前,皇帝在後。第二,在教主他老人家面前,不得提甚麽『尊者』,甚麽『真人』的称呼。普天之下,唯洪教主一人为尊。」韦小宝一伸舌头,道:「洪教主这么厉害,我是更加不敢去见他了。」矮尊者道:「洪教主仁慈爱众,恩泽被於天下,像小施主这样聪明伶俐的少年英雄,他老人家见了一定十分欢喜。小施主神龙岛之行,一定满载而归。教主他老人家大有恩赐,那是不必说了,说不定他老人家一高兴,传你一招半式,从此小施主纵横天下,终身受用不尽了。」

他这番话说得极是诚恳,热切之意,见於颜色。本来他对韦小宝完全不瞧在眼内,曾伸脚踏在他头上,但这时满口「小施主」,又说甚麽「聪明伶俐的少年英雄」,生怕韦小宝听不清楚,将一条竹篙般的身子弯了下来,就着他说话。韦小宝记起陶红英的言语,在庄家看到章老三等一干人举止,又想起皇太后和柳燕,男扮女装假宫女的模样,对神龙教实是说不出的厌恶,相较之下,所识的神龙教人物之中,倒是这个矮尊者还有几分英雄气慨,可是他恃强夺经,将自己提来提去,忽然间神态大变,邀请自己去神龙岛作客,定然不怀好意,莫瞧他这时说话客气,那是因为打不过少林僧而已,只要少林僧众一走,定然又是强凶霸道,又有谁能制得住他?当下摇头说道:「我不去!」

矮尊者一张瘦脸上登时充满了懊丧之色,慢慢站直身子,向身周的十八名少林僧看了一眼,缓缓的道:「小施主,我的武功眼他们十八位大和尚相比,那是如何?」韦小宝道:「各有所长。」矮尊者怒道:「什么各有所长?如果一对一的比拼,难道他们能胜得过我?」韦小宝道:「一对一,说不定是你赢,一对十八,那一定是你输了,这才叫作各有所长哪。倘若一对一也是你输,那么你还长个屁!你不过是身材长些而已。」

矮尊者微微一笑,道:「像我这样武功高强的人,你见过没有?」韦小宝道:「当然见过!你的武功也不过马马虎虎,此你高上十倍之人,那也见过不少。」矮尊者大怒,踏上一步,伸手要向他抓去。四名少林僧齐声念佛,伸掌挡住。矮尊者道:「你说谁的武功此我更高?」

韦小宝本是信口胡说,给他这麽一问,一时为之语塞,倒真想不起曾见过有谁此他武功更高,师父的武功是极高的了,但也未必胜得过他。矮尊者得意起来,道:「你瞧,你说不出了,是不是?」韦小宝灵机一动,道:「什么说不出,我是不想说,只怕吓坏了你。武功高出你甚多之人,第十是天地会总舵主陈近南。我曾见他在北京城裏跟人打架,双手抓住了四名头陀,每个头陀都有二百来斤重,他双足一点,便飞身跳过城墙,你和他相比,那是相差太远了。」矮尊者哼了一声,他也素闻陈近南之名,但决不信他能手提四人,飞身跳过城墙,说道:「吹牛!」

韦小宝道:「第二位武功高强之人,是江南一位娇滴滴的小脚少奶扔。」他说到这裏,向双儿瞧去。双儿连连摇手,要他莫说。韦小宝续道:「这少奶奶曾和三十六个武当派的道士打架,三十六个道士围住了他,使出一种什么……什么阵法来……」矮尊者问道:「武当派的阵法,空手还是使剑的?」韦小宝道:「使剑的。」矮尊者道:「那是真武剑阵。」韦小宝道:「是了,你矮大师见多识广,知道那是真武剑阵,那时候三十六把宝剑围住了那位少奶奶,剑光闪闪,水也泼不进去。那位少奶奶左手抱着孩子,右手是空手……」矮尊者大奇,道:「她左手抱着孩子跟武当派比武?」韦小宝道:「那有什麽稀奇 ?她抱的是一对双生子,都是男孩子,很胖的………」他有意夸张庄家少奶奶的武功,又将孩子的数目加上一倍,续道:「………咀裏哄着孩子:『两个乖宝宝,别哭,你们瞧妈妈变把戏。』一面将卅六名道士手裏的宝剑都夺了下来,又将这些道士都点中了穴道,一个个站在那裏,好似泥菩萨一般,动也不能动。那位少奶奶抱了孩子,让他们去抓老道士的胡子。老道士乾瞪眼生气,两个孩子却笑得很是开心。」

武当派跟少林派齐名,武功各有千秋,韦小宝是知道的。他见矮尊者斗不过十八名少林僧,便说那少奶奶打败了三十六名武当道士,武功谁强谁弱,那也不用多说了,矮尊者只听得如痴如狂,叹了口气,道:「天下竟有这样神奇的武功,那比之陈近南手提四人跃过城墙,更是难能可贵了。」韦小宝一番胡吹,居然骗信了他,甚是得意,道:「不瞒你说,这位少奶奶,就是我的乾娘。」

双儿初时听他说江南一个小脚少奶奶,还道是指庄家的三少奶而言,後来听她说那位少奶奶有一对孪生儿子,又是他的乾娘,才知是另有其人。其实韦小宝无中生有,世上那有这样一位少奶奶?矮尊者却又是一惊,道:「是你乾娘?她姓什么啊?武林中有这样厉害的人物,我怎地没听见过?」韦小宝笑道:「武林中厉害的人物多着呢。像我这个老婆,」说着向双儿一指,道:「你瞧她小巧玲珑,娇滴滴的模样,怎知她一身武功?」只说得双儿满脸飞红,道:「不,不是的,韦少爷你别瞎说。」矮尊者见双儿显过武功,这样小小一个姑娘,居然身手如此高强,若非亲见,说什么也难以相信,点头道:「你说得是。施主既然不肯赴神龙岛,那也是没法了,众位请吧!」

韦小宝道:「大师先行!」他似是客气,其实只吩矮尊者先行,他若向东,自己便向西,他如往北,自己往南,总之是途中不能再跟他遇上。矮尊者摇摇头,道:「施主先请。我要将这石碑的碑文拓了去。」韦小宝暗暗好笑,心想自己信口开河,居然骗得他信以为真。

十八少林僧和韦小宝、双儿二人下得锦绣峯来,澄心将经书取出,交还给韦小宝、说道:「施主是否即回北京?」韦小宝道:「是。」澄心道:「我们受玉林大师之嘱,护送施主平安回京。」韦小宝喜道:「那好极啦。我正担心这头陀死心不息,又来罗嗦。可是众位和我同行,行痴大师有人保护麽?」澄心道:「施主放心,玉林大师另有安排。」韦小宝这时对玉林这老和尚心下已十分佩服,他闭目打坐,似乎天塌下来也不理,可是不动声色,暗中一切已布置得妥妥贴贴。

既有少林十八罗汉护送,一路之上自是没有半点凶险,那矮尊者固然没有现身,连其余武林中人物也没撞见一个。不一日来到北京城外,十八少林僧和韦小实行礼作别。澄心道:「施主已抵京城,老僧等告辞回寺。」韦小宝道:「众位大和尚,承你们不怕辛苦,直送我到这裏,我………我实在是感激不尽,请受我一拜。」说着跪下磕头。

一秒钟记住本站网址:JinYongXiaoShuo.COM金庸小说拼音全拼写。

喜欢旧版《鹿鼎记》小说吗?喜欢金庸小说全集吗?喜欢就用力顶一下吧!

看网友对 第五一回 十八对一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