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金庸小说全集>>旧版《鹿鼎记》小说在线阅读

第五五回 解危言和

小说:旧版《鹿鼎记》    作者:金庸
选择背景色: 黄橙 洋红 淡粉 水蓝 草绿 白色 选择字体: 宋体 黑体 微软雅黑 楷体 选择字体大小: 恢复默认

他抱着沐剑屏,转头说道:「陆先生,教主是杀不得的,夫人也杀不得的。石碑上刻了字,说教主和夫人永享仙福,寿与天齐,我怎敢害他们性命?他二位老人家神通广大,就是要害,也害不死的。」

陆先生大急,叫道:「碑文是假的,怎作得数?别胡思乱想了,快快将他二人杀了,否则大夥儿死无葬身之地。」韦小宝连连摇头,道:「陆先生,你不可说这种犯上作乱的言语。你有没有解药?咱们赶快得解了教主和夫人身上的毒。」

洪夫人柔声说道:「对啦,小兄弟,你真是见识高超。上天派了你这样一位少年英雄下凡,前来辅佐教主。神龙教有了你这样一位小英雄,真是大家的福气。」她这几句话说得似乎出自肺腑,充满了惊奇赞叹之意。

韦小宝听在耳裏,真是说不出的舒服受用,笑道:「夫人,我不是神龙教的人。」洪夫人笑道:「呵哟,这件事你还挂在心上吗?你现下即刻入教,我就是你的接引人。教主,这位小兄弟为本教立了如此大功,咱们派他个甚麽职司才是 ?」

教主道:「白龙门掌门使张志灵叛教伏法,咱们升任这个少年为白龙使。」洪夫人笑道:「好极了。小兄弟,本教以教主为首,下面就是青、赤、白、黑、黄五龙使。像你这样一入教就做五龙使,那真是从所未有之事。足见教主对你倚重之深。小兄弟,你姓韦,我们是知道的,你大号叫作甚麽?」

韦小宝道:「我叫韦小宝,江湖上有个外号,叫作『小白龙』。」他想起那日茅十八给他杜撰了个外号,觉得若无外号,不够威风,想不到竟与今日之事不谋而合。洪夫人喜道:「你瞧,你瞧!这是老天爷的安排,否则那有这样巧法。教主金口,一言既出,决无反悔。」

陆先生大急,说道:「韦公子,你别上他们的当。就算你当了白龙使,他们一不喜欢,若要杀你,还不是易如反掌?白龙使张志灵便是眼前的榜样。你快去杀了教主和夫人,大家奉你为神龙教的教主便了。」此言一出,众人皆是一惊。矮尊者,许雪亭,无根道人等初时觉得如此说法太过匪夷所思,但转念一想,若不奉他为教主,教中再无比白龙使更高的职位,眼前情势恶劣之极,众人性命悬於其手,也只有这样,才能诱得他去杀了教主和夫人。只消渡过难关,谅这小小孩童就算真的当了教主,也逃不过众人的掌握,当下众人齐道:「对,对,我们奉韦公子为神龙教教主。」

韦小宝伸了伸舌头,笑道:「教主我是当不来的,你们说这种话,没的折了我的福份,而且有点儿大逆不道。这样吧,教主,夫人,大家言归於好,今日的帐,双方都不算。陆先生,青龙使他们冒犯了教主,请教主宽洪大量,不处他们的罪。陆先生,你取出解药来,大家服了,和和气气,岂不是好?」

洪教主微一沉吟,道:「好,就是这么办。白龙使劝我们和衷共济,不咎既往,本座嘉纳忠言。今日厅上一切犯上作乱之行,本座一概宽赦,不再追究。」

韦小宝道:「陆先生,青龙使,教主答应了,那不是好得很吗?」陆先生眼见他是无论如何不会去杀教主了,长叹一声,道:「既是如此,教主,夫人,你们两位请立下一个誓来。」洪夫人笑道:「我苏荃决不追究今日之事,若违此言,教我身入龙潭,为万蛇所噬而死。」洪教主低沉着声音道:「神龙教教主洪某,日後如向各位老兄弟清算今日之事,洪某身入龙潭,为万蛇所噬,尸骨无存。」

「身入龙潭,为万蛇所噬」,那是神龙教中最重的刑罚,教主和夫人当众立此重誓,虽为势所迫,却也是决计不能反口的了。陆先生道:「青龙使,你意下如何?」许雪亭奄奄一息,道:「我………我反正是活不成了。」陆先生又问:「无根道长,你以为怎样?」

无根道人大声道:「就是这样。洪教主本是我们老兄弟,他文才武功,胜余人十倍,大夥见本来拥他为主,原无二心。自从他娶了这位夫人後,性格大变,只爱提拔新进少年,将我们老兄弟一个个的残杀。青龙使这番发难,只求保命,别无他意。教主和夫人既已当众立誓,决不追究今日之事,不再肆意杀害老兄弟,大家又何必反他?再说,神龙教原也少不得这位教主。」一众少年少女纵声高呼:「教主永享仙福,寿与天齐。」

陆先生道:「韦公子,你没喝雄黄药酒,不中百花蝮蛇膏之毒,致成今日之功,冥冥之中,自有天意。要解此毒,甚是容易,你到外面去舀些冷水来,喂了各人服下即可。」韦小宝笑道:「这毒原来如此易解。」

走到大厅之外,却找不到冷水,绕到厅後,见一排放着二十余只七石缸,都装满了清水,原来是防竹厅失火之用,当下满满提了一桶,同到厅中,先舀了一瓢,喂给教主喝下,其次喂给洪夫人。第三瓢却喂给了无根道人,说道:「道长,你是英雄好汉。」第四、五瓢喂了矮尊者和陆先生,第六瓢喂给沐剑屏。各人饮了冷水,便即呕吐,慢慢手脚可以移动。韦小宝又喂数人後,陆先生已可起立行走,过去扶起青龙使许雪亭,为他止血治伤。

矮尊者等分别去提冷水,灌救亲厚的兄弟。不久沐剑屏救了几名红衣少女。一时大厅上呕吐狼藉,臭不可当。洪夫人道:「今日大家自回下处休息,明日再行聚会。」洪教主道:「众人不得因今日之事,互相争吵寻仇。本座既然不究既往,众兄弟自夥之间,也不得生事斗殴,违者重罚。五龙少年不得对掌门使不敬,掌门使也不可藉故处置本门少年。」众人齐声奉令,心中都放下了一块大石。

洪夫人柔声道:「白龙使,你跟我来。」韦小宝还不知她是在呼唤自己,见她招手,这才想起自己已做了神龙教的白龙使,便跟了过去,教主和夫人并肩而行,出了大厅,已可行动的教众都躬身行礼,高声叫道:「教主永享仙福,寿与天齐!」

教主和夫人沿着一条青石板路,向厅左行去,穿过一大片竹林,到了一个平台之上。台上筑着几间大竹屋,十余名分穿五色衣衫的少年男女持剑前後把守,见到教主,一齐躬身行礼。洪夫人领韦小宝进了竹屋,向一名白衣少年道:「这位韦公子,是你们白龙门新任的掌门使,请他在东厢房休息安睡,你们好好服侍。」说着向韦小宝一笑,进了内堂。

几名白衣少年躬身向韦小宝道:「属下少年参见座使。」韦小宝在皇宫中做惯了首领太监,在天地会中又做惯了香主,旁人对他恭敬,那是毫不在乎,点了点头,道:「不必多礼。」几名白衣少年引他进了东厢房,献上茶来。虽说是厢房,却是十分宽敞,陈设雅洁,桌上架上摆满了金玉古玩,壁上悬着字画,床上被褥华美,居然有点皇宫中的派头。

几名白衣少年见他年纪虽小,但洪夫人言语神情之中,显然对他极为看重,而教主这「仙福居」更是从无外人在此过宿,白龙使享此殊荣,地位更在其他四使之上了。这些少年在此守卫,不知适才大厅中的变故,但见韦小宝位尊得宠,一个个过来大献殷勤。

当日下午,韦小宝向几名白衣少年问了五龙门的各种规矩。原来神龙教下分五门,每一门统率数十名老兄弟,一百名少年。掌门使都是教中立有大功的资深高手。韦小宝以一个新进少年,居然任此高职,自是由於他救了教主和夫人的性命之故。

次晨洪教主和夫人又在大厅中召集会聚。各人脸上都有惴惴不安之色,不知教主对昨日之事有何处置,他虽已立誓不再追究,但这位教主城府极深,谁也料不到他会有甚麽厉害主意出来。

教主和夫人升座,韦小宝排在五龙使班次之中,反在矮尊者和陆先生之上了。洪教主说道:「青龙使的伤势怎样?」陆先生躬身道:「启禀教主,青龙使伤势不轻,性命是否能保,眼下还是难说。」教主从怀中取出一个醉红瓷瓶,道:「这是三颗天王保命丹,你拿去给他服了。」说着也不见他扬手,那瓷瓶便向陆先生身前缓缓飞来。陆先生忙伸手接住,伏地说道:「谢教主大恩。」他知道这天王保命丹十分难得,是教主派遣部属,采集无数珍奇药材制炼而成,其中的三百年老人参、白熊胆、雪莲等物,尤其难得,教主大费心力所炼成的,前後也不过十来颗而已。许雪亭一服这三颗灵丹,性命可以无碍。其余老兄弟一齐躬身道谢,心下均想:「青龙使昨日对教主如此冲撞,存心要害他性命,今日教主反赐珍药,那麽他的的确确是不咎既往了。」无不大感欣慰。

洪夫人笑道:「白龙使,听说你在五台山上见到一块石碣,上刻蝌蚪文字?」韦小宝躬身道:「是!」

矮尊者道:「启禀教主、夫人,属下拓得这碣文在此。」从怀中取出一个油纸包,打了开来,取出一张极大的拓片,悬在东边墙上,果然尽是希奇古怪的文字,无人能识。洪夫人道:「白龙使,你若识得这些文字,便读给大家听听。」韦小宝应道:「是。」眼望拓文,大声背诵陆先生所撰的那篇文字:「维贞观二年十月甲子……」慢慢的一路背将下去,偶尔遗忘,便说:「嗯,这个是什麽字,倒也难认,是了,是个『魔』字。」

背到「仙福永享,普天崇敬。寿与天齐,文武仁圣」,那四句时,将之改了一改,说是:「仙福永享,连同夫人。寿与天齐,文武仁圣。」

这「连同夫人」四字,实在颇为粗俗,若教陆先生撰写,必有雅驯字眼,但韦小宝不通文理,那裏做得出什么好文章来?不将四字句改成五字,已是十分难能可贵了。洪夫人一听到这四字,登时眉花眼笑,说道:「教主,碣文之中,果然有我的名字在内,倒不是白龙使胡乱捏造的。」洪教主也是十分高兴,点头道:「好,好!我们上邀天眷,创下这个神龙教来,原来大唐贞观年间,上天已有预示。」

厅上教众齐声高呼:「教主仙福永享,寿与天齐。」无根道人等老兄弟心下也自骇然,均想:「教主与夫人上应天象,那可冒犯不得。」

韦小宝最後将八部四十二章经的所在也都一一念了。洪夫人叹道:「圣贤豪杰,惠民救世,果然上天早有安排,便连吴三桂这种害民恶贼,也都在老天爷的算中。教主,这八部宝经,份中应属本教所有,迟早都会到我神龙教来。」教主捻须微笑,道:「夫人说得是。」众人又大叫:「寿与天齐,寿与天齐!」

待大厅中人声静了下来,洪教主说道:「现下开香堂,正式封韦小宝为本教白龙门掌门使之职。」神龙教开香堂,和天地会的仪节又自不同。韦小宝见香案之上,放着五只黄金盘子,每只盘子中都盛着一条小蛇,共分青、赤、白、黑、黄五色。五条小蛇昂起了头,舌头一伸一缩,身子却盘着不动。

韦小宝拜过五色「神龙」,向教主和夫人磕头,接受无根道人等恭贺。洪夫人斟了三杯雄黄酒让他饮下,笑道:「饮了此酒,岛上神龙便知你是自己人,以後再也不会来咬你了。」教主赐了一串雄黄珠子,命他贴肉挂着,百毒不侵。跟着白龙门本门的执事和少年齐来参见掌门使。教主吩咐:「青龙掌门使因病休养,该门事务,暂由胖头陀代理。待青龙使病愈,再行接掌。」矮尊者躬身奉令。

教主又道:「五龙使和陆高轩六人,齐到後厅议事。」当即和夫人走下座来,厅上众人高呼恭送,无根道人、韦小宝、矮尊者,陆先生等都眼随其後。韦小宝这时才知,原来陆先生的名字叫陆高轩。

那後厅便在大厅之後,厅堂甚小,居中两张大椅,教主和夫人就座。下面设了五张矮櫈,三位掌门使分别坐下,矮尊者也坐了一张,说道:「白龙使请坐。」

韦小宝见陆先生没有座位,微感迟疑。陆先生微笑道:「白龙使请坐,『潜龙堂』中,没有我这等闲职教众的座位。」韦小宝料想规矩如此,矮尊者若不是代理青龙使,那也是没有座位的了,便即坐下,陆先生站在他身後。

洪教主道:「碣文所示,这八部四十二章经散处四方,可是黑龙使报称,其中四部是在皇宫之内,却是何故?」黑龙使道:「想来这四部经书本在少林寺、沐王府等处,后来给鞑子抢入了宫中。」

教主沉吟不语,黑龙使脸上惧意渐浓,不知这几句教主是否满意。过了一会,洪夫人微笑道:「黑龙使派人去宫中取经,据他说已经竭尽全力,可是迄今一部经书也没取来。这件事,咱们恐怕要另得派一个福份大些的人去办了。」

黄龙使忙道:「夫人高见。取经之事,想来和福份大小,干系极大。黑龙使也不是不努力,不肯替教主立功,可是始终阻难重重,多半是福气不够,所以宝经难以到手。」洪夫人微笑道:「依你之见,谁的福份够呢?」黄龙使道:「本教福气最大的,自然是教主他老人家自己了,其次是夫人。不过总不能劳动教主和夫人两位大驾,亲自出马。更其次福份最大的,首推白龙使。他识得碣文,又立下大功,印堂中隐隐透出红光,福份之大,教主属下无人能出其右。」

教主捻须微笑,道:「但他小小孩童,能担当这件大任麽?」神龙教白龙使的职位虽尊,在韦小宝心中,却是半分也没瞧在眼裏,他既陷身岛上,只好随遇而安,别说是白龙使,就是教主,他也做了,心中却一意尽速回去北京,听教主这么说,心想这正是脱身的良机,便道:「教主、夫人,承蒙你们提拔,属下十分感激,我本事是没有,但托了两位的大福气,混进皇宫中去偷这四部宝经,倒也有成功的指望。」洪教主点了点头。洪夫人喜道:「你肯自告奋勇,足见对教主忠心。我知你聪明伶俐,福份又大,恐怕正是上天派来,给教主办成这件大事的。」

洪教主缓缓说道:「据黑龙使禀报,他派在皇宫中的部属传出消息,皇帝手下有个小太监,叫作什么小桂子的………」他说到「小桂子」三字,韦小宝大吃一惊,心想:「拆穿西洋镜,那可糟糕之极!」听教主续道:「………皇帝派了他去五台山,意欲不利於我教。我们接连派了几批人手出去,要擒他来审问,胖头陀便是其中之一,不料小桂子没找到,却遇上了你。」黄龙使听教主语气稍顿,说道:「那是教主洪福齐天!」洪教主向他微微点了点头,续道:「白龙使,你到得宫中,这小桂子的事,可以细细查一查,皇帝派他去五台山,到底有何图谋。」

韦小宝吓出了一身冷汗,忙道:「是,是。」心下又是十分欢喜,听教主口气,果然是委派自己去皇宫了。

洪夫人道:「那八部四十二章经之中,据说藏有强身保命、延年益寿的大秘密。想我们教主既然上蒙天眷,许以永享仙福,寿与天齐,这八部经书,迟早自会落入教主手中。白龙使,你再去为教主立一大功,将这八部经书取来。教主自然另有封赏。」

韦小宝站了起来,躬身说道:「属下粉身粹骨,也难报教主与夫人的大恩,自当尽忠报国,马革裹尸。」这「尽忠报国,马革裹尸」八个字,是他从说书先生那裏学来的,每逢大将出征,君皇勉励,大将就慷慨激昂,说了这八个字出来,他依样葫芦,用在此处,未免有点不伦不类。洪夫人一笑,道:「你效忠教主,那就好得很了。你去北京,要那几个人相助,可随便挑选。」韦小宝心想:「我自求脱身,教中有人跟了去,缚手缚脚。」说道:「人多了恐怕泄漏机密,啊,是了,赤龙使座下的少女,属下想挑一两人去,让她们乔装宫女,在宫裏行事较为方便。」他想到了沐剑屏,要将她带去。

无根道人道:「这些小姑娘只怕没甚么用,你随便挑选就是。」韦小宝道:「多谢道长。」陆高轩忽道:「启禀教主、夫人,属下昨日犯了重罪,深谢教主不杀之恩………」洪教主挥一挥手,皱眉道:「昨日之事,大家不得记在心上,从今以後,谁也不许提起。」

陆高轩道:「是,多谢教主。属下意欲跟随白龙使同去,托赖教主与夫人洪福,或能为教主立些微功,稍表属下感激之诚。」洪教主点头道:「陆高轩智谋深沉,武功高强,笔下更是十分来得,一篇文章做得四平八稳,很好很好,你跟随白龙使同去便了。」

陆高轩一颗心怦怦乱跳,寻思:「他说『一篇文章做得四平八稳』,那么杜撰碣文之事,他心中早就雪亮。」

矮尊者说道:「启禀教主、夫人,属下也愿随同白龙使去北京为教主办事。」教主点了点头,见黄龙使也欲自告奋勇,说道:「人数多了,只怕泄漏行藏,就是你们两个同去。一切行止,全听白龙使的号令,不得有违。」陆高轩和矮尊者躬身说道:「属下遵命。」

洪夫人从怀中取出一条小龙,五色斑烂,乃是黄金,白银、红铜、黑铁、青色珐琅铸成,说道:「白龙使,这是教主的五龙令,暂且交你执掌。教下数万教众,见此令有如亲见教主。为了干办大事,付你生杀之权。立功之後,将令缴回。」

韦小宝应道:「是。」双手恭恭敬敬的接过,心下发愁:「我只盼一回北京,再也不去理他甚麽神龙教、恶虎教。拿了她这个『五龙令』,只怕麻烦多得紧了。」

洪夫人道:「白龙使与陆高轩、胖头陀三人暂留,余人退。」无根道人和黑龙使、黄龙使三人行礼退出。洪教主从身边取出一个黑色瓷瓶,倒了三颗朱红色的药丸出来,说道:「三人奋勇赴北京干事,本座甚是嘉许,各赐『毒龙易筋丸』一枚。」矮尊者、陆高轩脸上登时现出又是喜欢,又是惊惧的神色,屈右膝谢赐。韦小宝依样葫芦,跟着照做,将「毒龙易筋丸」接过,当即吞服,过不多时,便觉腹中有股热烘烘的气息升将上来,缓缓随着血行,散入四肢百骇之中,说不出的舒服。

洪夫人道:「白龙使暂留,余人退。」洪夫人微笑道:「白龙使,你使什么兵刀?」韦小宝道:「属下武艺低微,没学过什么兵器,只有一把匕首防身。」

洪夫人道:「给我瞧瞧。」韦小宝从靴中拔出匕首,倒转刀柄,双手呈上,洪夫人接过一看,赞道:「好匕首!」拔下一根头发,放□□□头发缓缓落在刃锋之上,登时断为两截,教主也赞了声:「好!」韦小宝为人别的没有甚么长处,於钱财器物却是看得极轻,说道:「这柄匕首属下献给夫人,请夫人笑纳。」

洪夫人眉花眼笑,道:「好孩子,你对我们忠心,可不是空口说白话。我没甚么好东西给你,怎能要孩子家的物事?你这番心意,我可多谢了。来,我传你三招防身保命的招式,叫做『美人三招』,你记住了。」

她走下座来,取出一块手帕,将匕首缚在自己右足小腿外侧,笑道:「教主,劳你的驾,演一下武功。」洪教主笑嘻嘻的缓步走近,突然间左手一伸,抓住夫人的後领,将她身子提在半空。这一下动作实在太快,韦小宝吃了一惊,「唧」的一声,叫了出来。

洪夫人身子一侧,反过身来,双手搂住教主头颈,右手中竟已握住了匕首,刀尖对准了教主後心。笑道:「这是第一招,叫做『贵妃回眸』,你记住了。」韦小宝看得心旷神怡,大声喝采,叫道:「妙极!」心想:「这日我给矮尊者抓着提起,半点法子也没有,若是早学了这招,一刀已刺死了他。」

教主将她身子轻轻横放在地。夫人又将匕首挥入小腿之侧,翻身卧倒。教主伸出右足,虚踏她後腰,手中假装持刀架住她头颈,笑道:「投不投降?」韦小宝心想:「到此地步,又有甚麽法子?自然是大叫投降了。」蓦见夫人的脑袋向着自己胸口钻落,敌人架在颈中的一刀自然落空,她顺势在地下一个筋头,在教主胯下钻过,握着匕首的右手成拳,轻轻一拳,击在教主後心,只是刀尖向上。若是当真对敌,这一刀自然插入了敌人背心。韦小宝又是大叫一声:「好!」

教主待她插回匕首後,将她双手反剪,左手拿住她双手手腕,右手虚执兵器,架在她颈中,笑道:「这一次你总逃不了啦。」夫人笑道:「看仔细了!」右足向前轻轻一踢,白光闪动,那柄匕首已割断她小腿上缚住的手帕,脱了出来,她右足顺势一勾,在匕首柄上一点,那匕首陡地向她咽喉疾射过去。

韦小宝惊叫:「小心!」只见她身子向下一缩,那匕首向教主胸上急射。教主放开她手,仰天一个铁板桥,扑的一声,匕首在他胸口掠过,直扫入身後的竹墙之中,直没至柄。

洪夫人勾脚倒踢匕首,韦小宝已然吓了一大跳,待见那匕首射向她咽喉,她在间不容发之际避开,匕首又射向教主咽喉,这一下势在必中,教主竟又避开。这几下险到了极处的奇变,只瞧得他目瞪口呆,心惊胆战,肚裏那一个「好」字,竟叫不出口。

洪夫人笑嘻嘻的道:「怎样?」韦小宝伸手抓住椅背,似欲跌倒,道:「可险些吓死了我。」

洪教主洪安通和夫人见他脸色苍白,吓得利害,听了他这句话,那比之一千句、一万句颂扬更是欢喜。他二人武功高强,多一个孩子的称赞亦不足喜,但他如此担心,足见对二人之忠。洪夫人明知故问:「匕首又不是向你射来,怕甚么了?」韦小宝道:「我怕……怕伤了夫人和……和教主。」洪夫人笑道:「傻孩子,那有这麽容易便伤到教主了?这一招叫做『飞燕回翔』,颇不易练。教主神功盖世,就算他事先不知,这一招也伤他不着,但世上除教主一人之外,能够躲得过这出其不意一击的,恐怕也没有几个了。」当下将这「美人三招」的练法细细说给他听,虽说只是三招,可是全身四肢。无一处没有关连,如何拔刀,如何低头,快慢部位,劲力准头,皆须拿捏得恰到好处。那第二招卧地转身,叫作「小怜横陈」。

洪夫人又道:「这『美人三招』,用的都是个古代美人的名字,男人学了,未免有些不雅,好在你只是个孩子,也不打紧。」韦小宝一招一式的跟着学,洪夫人细心纠正,直教了一个多时辰,才算是教会了,但真要能使,自非再要长期苦练不可,尤其第三招「飞燕回翔」,稍有错失,便杀了自己。洪夫人教他去打造一柄钝头的铅刀,大小重量须和匕首一模一样,以作练习之用。

洪安通在教众之前,威严端重,不苟言笑,但此时一直陪着夫人教招,笑嘻嘻的在旁瞧着,竟是极有耐心,待夫人教毕,说道:「夫人的『美人三招』自是十分厉害,只不过中者必死。我来教你『英雄三招』,旨在降服敌人,死活由心。」

韦小宝大喜,跪了下来,道:「叩谢教主。」洪夫人笑道:「我可从没听说你有『英雄三招』,原来你留了教好徒儿,却不教我。」洪安通笑道:「这是刚才瞧你的美人三招,临时想出来的,现制现卖,也不知成不成,你给我指点指点。」

洪夫人横了他一眼,媚笑道:「啊哟,我们大教主取笑人啦。」洪安通笑道:「自来英雄难过美人关,英雄三招,当然敌不过美人三招。」洪夫人又是一阵媚笑,娇声道:「在孩子面前,也跟我说这些风话。」

一秒钟记住本站网址:JinYongXiaoShuo.COM金庸小说拼音全拼写。

喜欢旧版《鹿鼎记》小说吗?喜欢金庸小说全集吗?喜欢就用力顶一下吧!

看网友对 第五五回 解危言和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