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金庸小说全集>>旧版《鹿鼎记》小说在线阅读

第七九回 千方百计

小说:旧版《鹿鼎记》    作者:金庸
选择背景色: 黄橙 洋红 淡粉 水蓝 草绿 白色 选择字体: 宋体 黑体 微软雅黑 楷体 选择字体大小: 恢复默认

跟着又听得长窗上拳打足踢,显是韦小宝正在与人恶斗。吴立身听得韦小宝到来,忙使个眼色,喝道:「甚麽人?」他两名弟子抢了上来,使开兵刃,接过了阿珂的招数。吴立身纵到厅外,但见韦小宝独自一人,正在将长窗踢得砰砰作声,那裏有人在和他动手?吴立身险些笑出声来,叫道:「大家住手!你这小孩子在这裏干甚麽 ?」韦小宝叫道:「我师妹叫我来救人,你们快快放人,啊哟,不好,你这乡下佬武功了得。」一面说,一面向门外奔去。吴立身笑着追了出去。

来到祠堂之外,韦小宝停步笑道:「二哥,多谢你了,这件事办得十分有趣。」吴立身笑道:「那位姑娘就是兄弟的心上人吗?果然武功既好,人品也是………也是………嘿嘿,不错。」他生性粗豪,阿珂容貌极美,并不以为有甚麽了不起,但对她招数精妙,心下倒颇为佩服。韦小宝叹了口气,道:「可惜她一心一意只想嫁给那臭小子,不肯嫁给我。你们能逼得那臭小子跟乡下姑娘拜堂成亲,若是能逼得她跟我………」突然间灵机一动,说道:「二哥,请你帮忙帮到底。我假装给你擒住,你再去擒了那姑娘,逼迫我拜堂成亲。你瞧好是不好?」吴立身哈哈大笑,不由得摇了摇头,忙道:「很好,很好,兄弟,你别介意,我摇头是习惯成自然,不过………」说到这裏,颇为踌躇。

韦小宝道:「不过怎样?」吴立身道:「咱们是侠义道,开开玩笑是可以的,兄弟你别多心,做哥哥的说语老实,那贪花好色的淫戒,却是万万犯不得。」韦小宝道:「这个自然。她是我师姊,跟我拜堂成亲之後,就是我的妻子。又不是采花嫖堂子,有甚麽贪花好色了?」吴立身道:「是,是。兄弟你得答应我,对这位姑娘,可不能做甚麽不合侠义道的………的坏事。」韦小宝道:「你放一百二十个心。大丈夫一言既出,甚么马难追。」

吴立身大喜,笑道:「我原知你是响当当的英雄好汉。这个姑娘若是当真嫁了给你,那是她的造化。」韦小宝道:「你是媒人,这杯喜酒,总是要请你暍的。」吴立身笑道:「妙极!兄弟,我可要动手了。」韦小宝双手反到背後,笑道:「不用客气。」吴立身左手抓住了他双手手腕,大声道:「瞧你还逃到那裏去!」将他推进大厅之中。只见阿珂手中单刀已被击落,三件兵刃指住她前心後背。敖彪等虽将她制住,但知她是韦小宝的心上人,不敢有丝毫无礼。吴立身解下腰带,将韦小宝双手反绑了,推他坐在椅中,又过去将阿珂也绑住。韦小宝不住破口的大骂。吴立身喝道:「小鬼,再骂一句,我挖了你的眼珠子。」韦小宝道:「我偏偏要骂,臭贼!」阿珂低声道:「师弟,别駡了,免得吃眼前亏。」韦小宝这才住嘴。

吴立身道:「这个姑娘倒还明白道理,人品也还不错,很好,很好。我有个兄弟,还没娶妻,今天就娶了她做我的弟妇吧。」阿珂大惊,忙道:「不成,不成!」吴立身怒道:「为甚麽不成?大姑娘家,总是要嫁人的。我这兄弟是个英雄豪杰,又不会辱没了你。为甚麽不肯?当真是不识抬举!奏乐。」敖彪等当即拿起锣鼓打了起来,冬冬当当,甚是热闹。

阿珂生平所受惊吓,再无过於此刻,心想这个乡下人如此粗陋肮脏,他的弟弟只怕比他更加可怖可厌,若是失身於这种乡愚鄙夫,就算即刻自尽,也已难免终身羞辱。她牙齿紧紧咬着嘴唇,吓得话也说不出来了。吴立身笑道:「很好,你答应了。」右手一挥,众人停了敲击锣鼓。

阿珂叫道:「没有,我不答应,你们快杀了我。」吴立身道:「好,我这就杀了你,连你师弟也一起杀了。」说着从敖彪手中接过钢刀,高高举起。阿珂哭道:「你快杀,不杀的不是好汉。你………你快杀我师弟,先………先杀他好了。」吴立身向韦小宝瞧了一眼,心道:「这姑娘对你如此无情无义,你又何必娶她?」韦小宝心中也在怒骂:「臭小娘,为甚麽先杀我?」吴立身怒道:「我偏偏不杀你师弟。阿狗,把这臭小子拖出去砍了!」说着向郑克爽一指。敖彪应道:「是。」便去拉郑克爽。阿珂惊呼:「不,要害他。………他是杀不得的。他爹爹………他爹爹………」

吴立身道:「也罢!那么你做不做我的弟媳妇?」阿珂哭道:「不,不,你………你杀死我好了。」吴立身抛下钢刀,提起一条马鞭,喝道:「我不杀你,先抽你二百鞭子。」心中怒气勃发,一时难以遏止,举起鞭子在空中吧的一声虚击一鞭,跟着便要往她身上抽去。韦小宝叫道:「且慢!」吴立身一凛,这一鞭停在半空,不即击下,问道:「怎麽?」韦小宝道:「咱们英雄好汉,讲究义气。我跟师姊犹如同胞手足,这一百鞭子,你打我好了。」阿珂见吴立身狠霸霸的举起鞭子,心中早已慌了,听韦小宝这么说,心中一喜,道:「师弟,你真是好人。」韦小宝向吴立身道:「喂,老兄,甚麽事情都由我一力担当。这叫做大丈夫不怕危难,挺身而出。你不可逼她嫁你兄弟,你如有甚么姊姊妹妹嫁不出去的,由我来跟她拜堂成亲好了。这郑公子已娶了一个,我再娶一个,连销两个,总差不多了吧?就算还有,一起嫁给我,老子破铜烂铁,一古脑儿都收了………」

他说到这裏,吴立身等无不哈哈大笑。阿珂忍不住也觉好笑,但只笑得一下,想起自身遭受如此委曲,又流下泪来。吴立身笑道:「你这小孩言语说得漂亮,倒是条汉子。我本想就放了你们,只是给你几句空话就吓倒了,老子太也脓包。拜堂成亲之事是一定要办的,到底是你拜堂呢,还是她?」阿珂急於脱身,忙道:「是他,是他!」吴立身瞪眼凝视着她,大声道:「你说要他拜堂成亲?」阿珂微感惭愧,低头道:「是。」

吴立身道:「好!」指着韦小宝大声道:「今日非要你跟人拜堂成亲不可。」韦小宝望着阿珂道:「我………我………」阿珂低声道:「师弟,你今日救我脱却大难,我永不忘记,你就答应了吧!」韦小宝道:「你要我拜堂成亲?唉,你知道,这件事十分为难。」阿珂低声道:「我知道,你今日若不帮我这个大忙,我只好一头撞死了。我………无可奈何,只好求你。他们………他们恶得很。」

韦小宝大声道:「师姊,今日是你开口求我,我韦小宝只好勉为其难,答应了你的。是你求我拜堂成亲。可不是我自己愿意的。是不是?」阿珂道:「是,是我求你的。你是英雄好汉,大丈夫挺身而出,济人之急,又………又最听我话的。」

韦小宝长叹一声,道:「师姊,我对你的一番心意,你现在总明白了。你就是要我拜堂成亲,我也不会皱一皱眉头。你既要我拜堂成亲,我自然答应。」阿珂道:「我知道你待我很好,以後………以後我也会待你好的。」

吴立身笑道:「就是这麽办。小兄弟,我没妹子嫁给你,女儿还只三岁,也不成。喂,你们那一个有姊姊、妹妹的,快去叫来,眼这位小英雄成亲。」敖彪笑道:「我没有。」另一人道:「这位英雄义薄云天,徜若我跟他结了亲家,倒是大大的运气,只可惜我唯有兄弟,没有姊妹。」又一人道:「我姊姊早嫁了人,只生了八个孩子。小英雄,你若是等得,待我妹夫死了,我叫姊姊改嫁给你。」吴立身笑道:「等不得。那一个有现成的?」众人都摇摇头道:「没有。」韦小宝喜道:「各位朋友,不是我不肯,只不过你们都没有姊妹,那就放了我们吧。」吴立身摇头道:「不可。大丈夫一言既出,驷马难追。今日非拜堂不可,否则的话,冲撞了煞神太岁,这裏一个个都要死於非命,这个玩笑也开得的?好,你就和她拜堂成亲。」说着向阿珂一指。

阿珂和韦小宝同声叫道:「不,不好!」吴立身怒道:「有甚麽好不好?你愿意跟我兄弟拜堂呢,还是跟这位小兄弟拜堂?你自己挑一个好了。」阿珂胀红了一张俏脸,摇头道:「都不要。」吴立身怒道:「到这时候还在推三阻四。时辰到了,错过了这好时辰,凶煞降临,这裏没一个活得成。喂,阿三阿狗,这两个小家伙不肯拜堂成亲,把他们两个的鼻子都割了下来吧。」敖彪和一名师弟齐声答应,提起钢刀,将刀身在阿珂鼻子上擦了几擦。

阿珂死倒不怕,但想到割去了鼻子,那可是难看之极,只惊得脸上全无血色。韦小宝道:「别割我师姊的鼻子,割我的好了。」吴立身道;「要割两个鼻子祭煞神,你只有一个。喂,姓郑的,割了你的鼻子代这位姑娘的,好不好?」阿珂眼望郑克爽,跟光中露出乞怜之意。郑克爽转开头不敢望她,却摇了摇头。吴立身道:「这小子不肯,你师弟倒肯。嘿,你师弟待你好得多了。这种人不嫁,又去嫁谁?拜堂,奏乐!」

锣鼓声中,敖彪过去取下假新娘头上的红巾,罩在阿珂头上,解开了她的绑缚,阿珂出手便是一拳,拍的一声,正中他胸口,幸好无甚内力,虽然打中,却不甚痛。敖彪横过钢刀,架在她後颈。吴立身赞礼道:「新郎新娘拜天!」阿珂只觉後颈肌肤上一凉,微觉疼痛,无可奈何,只得和韦小宝并肩向外跪拜。吴立身又喝道:「新郎新娘拜地。」敖彪推转他身子,向内跪拜,在「夫妻交拜」声中,两人对面的跪了下去,拜了几拜。

吴立身哈哈大笑,叫道:「新夫妇谢媒。」阿珂怒极,突然飞起一脚,踢中他小腹。这一脚可着实不轻,吴立身「呵」的一声大叫,退了几步,连连咳嗽,笑道:「好凶,好凶!」便在此时,忽听祠堂外连连胡哨,东南西北都有脚步之声,少说也有四五十人。吴立身笑容立敛,低喝:「吹熄烛火。」祠堂中立时一团漆黑。韦小宝抢到阿珂身边,拉住了她手,低声道:「外面来了敌人。」阿珂甚是气苦,呜咽道:「我………我跟你拜了天地。」

韦小宝低声道;「我正是求之不得,只不过拜天地拜得太马虎了些。」阿珂怒道:「不算数的。你道是真的麽?」韦小宝道:「那还有假?这叫做生米煮成了熟饭,木已成狗。」阿珂道:「甚麽木已成狗?木已成舟。」韦小宝道:「是,是,木已成舟。娘子学问好,以後多教教我相公。」阿珂听他居然老了脸皮,称起「娘子、相公」来,心中一急,哭了出来。

却听得祠堂外呼声大震,数十人齐声呐喊,若兽吼,若牛鸣,叽哩咕噜,不知叫些甚麽。阿珂心中害怕,不自禁的向韦小宝靠去。韦小宝伸臂搂住了她,低声道:「别怕,好像是有大批西藏喇嘛来攻。」阿珂道:「那麽怎办?」韦小宝拉着她手臂,悄悄走到了神龛之後。突然间火光耀眼,数十人拥进祠堂来,手中都执着火把兵刃,韦小宝和阿珂一见之下,都是大吃一惊。只见这群人脸上涂得花花绿绿,头上插了鸟羽,上身赤裸,腰间围着兽皮,胸口臂上了绘了花纹,原来是一群生番。

阿珂见这群蛮子人不像人,鬼不像鬼,个个面目狰狞,更加怕得厉害,缩在韦小宝怀裏只是发抖。众蛮子哇哇大叫,当先一人喝道:「汉人,不好,都杀了!蛮子,好人,要杀人!咕花吐鲁,阿巴斯里!」众蛮子随声大叫。说的都是蛮话。吴立身是云南人,懂得夷语,但这些蛮子的话却半句不懂,用夷语说道:「我们汉人是好的,大家不杀。」那蛮子首领仍道:「汉人,不好,都杀了。咕花吐鲁,阿巴斯里。」众蛮子齐叫:「咕花吐鲁,阿巴斯里。」举起大刀钢叉杀来。众人无奈,只得举兵刃迎敌。

数合一过,吴立身等个个大为讶异。原来众蛮子武艺精熟,兵刃上招数中规中矩,一攻一守,俱合尺度,全非乱砍乱杀。再拆得数招,韦小宝和阿珂等也看了出来。吴立身边打边叫:「大家小心,这些蛮子学过我们汉人武功,不可轻忽。」为首蛮子叫道:「汉人杀法,蛮子都会,不怕汉人。咕花吐鲁,阿巴斯里。」蛮子人多,武功又甚了得。沐王府人众个个以一敌三,或是以一敌四,顷刻间便迭遇凶险。吴立身挥刀和那首领狠斗,竟是占不到丝毫便宜,越斗越是心惊,忽听得「啊,啊」两声,两名弟子受伤倒地。又过片刻,敖彪腿上被猎虎叉戳中,一交坐倒,被三名蛮人扑上擒住。不多时之间,沐王府十余人全被打倒。郑克爽早就遍体是伤,稍一抵抗就被按倒。众蛮子身上带有牛筋,将众人绑起来。那蛮子首领跳上跳下,大说蛮话。吴立身暗暗叫苦,待要脱身而逃,却挂念着韦小宝和众弟子,当下奋力狠斗,只盼能制服这首领,逼他们罢手放人,突然那首领迎头一刀砍下,吴立身举刀一挡,当的一声,手臂隐隐发麻,发觉背後一棍着地扫来,急忙跃起闪避,那首领单刀一翻,已架在他颈中,叫道:「汉人,输了,蛮人,不输了。」韦小宝心道:「这蛮子好笨,不会说『赢了』,只会说『不输了』!」吴立身长叹一声,掷刀就缚。

众蛮子举起火把,到处找寻。韦小宝眼见藏身不住,只得拉了阿珂向外便奔。叫道:「蛮子,好人,我们两个,都是,蛮子。咕花吐鲁,阿巴斯里。」那首领一伸手,已抓住阿珂後领。另外三名蛮子扑将上来,抱住了韦小宝。

韦小宝只叫得半句「咕噜………」便住了口。那蛮子首领一见到他,忽然脸色有异,伸开双臂将他抱住,叫道:「希呼阿布,奇里温登。」抱住了他走向祠堂之外。韦小宝大惊,转头向阿珂叫道:「娘子,这蛮子要杀我,你可得给我守寡,不能改嫁这………」话未说完,已给抱出大门。那蛮子首领两个起伏,奔出十余丈外,将韦小宝放了下来,说道:「桂公公,怎么你在这裏 ?」语调中显得又是惊奇 又是欢喜。, 韦小宝惊喜交集,道:「你………你这蛮子识得我?」那人笑道:「小人是杨溢之,平西王府的杨滥之。桂公公认不出吧,哈哈。」韦小宝哈哈大笑,正要说话,杨溢之拉住他手,道:「咱们再走远些说话,别让人听见了。」两人又走出了二十余丈,这才停住。杨溢之道:「在这裏竟会遇到桂公公,真教人欢喜得紧。」韦小宝心下盘算已定,说道:「上次沐王府的那批家伙陷害平西王,幸得皇上英明,识破了他们的奸媒………」杨溢之忙道:「多承公公云天高义,向皇上奏明,洗刷了平西王府的寃屈。我们王爷感激不已,时常提起,只盼能向公公亲口道谢。」韦小宝道:「道谢是不敢当。蒙王爷这样瞧得起,我在皇上身边,有甚麽事能帮王爷一个小忙,那总是要办的,这次皇上得知,有一群反贼,要在河间府聚会,又想害平西王。我就自告奋勇,过来瞧瞧。」

杨滥之大喜,道:「皇上已先得知,反贼们的奸计就不得逞了。我们也得到了讯息,混进了那个他妈的狗头大会之中。听到他们推举各省盟主,企图加害我们王爷。不瞒桂公公说,我们心中实是老大担忧。明枪易躲,暗箭难防,反贼们若是胆敢到云南来动手,不是小人夸口,来一千,捉一千,来一万,杀一万,怕的却是他们像上次沐家众狗贼那样,胡作非为,嫁祸於我们王爷,那可是无穷的後患。」韦小宝一拍胸膛,道:「请杨大哥去禀告王爷,一点不用担心。我一回到京裏,就将那个狗头大会里的事,一五一十,十五二十,详详细细的奏知皇上。他们跟平西王作对,就是跟皇上作对,他们越是恨平西王,越显得王爷对皇上忠心耿耿。皇上一喜欢,别说平西王爷。连你杨大哥也是重重有赏,升官发财,不在话下。」

杨溢之喜道:「全仗桂公公大力周旋。小人自己倒不想升官发财。王爷於先父曾有大恩,小人誓死保护王爷的周全。公公,你到这裏,是来探听沐家众狗贼的阴谋麽?」韦小宝一拍大腿,道:「杨大哥,你不但武功了得,而且料事如神,佩服佩服。我和我师姊乔装改扮了,来探听他们捣些甚麽鬼,却给他们发觉了,我胡说八道一番,他们居然信以为真,反逼我和师姊当塲拜堂成亲,哈哈,这叫做因祸得福了。」杨溢之心想:「你是太监,成甚么亲?啊,是了,他和那小姑娘假装是一双情侣,骗信了他们。」笑道:「这摇头狮子武功虽好,却是个有勇无谋的匹夫。」韦小宝道:「你们假扮蛮子,为的是捉拿他们 ?」杨溢之笑道:「沐家跟我们王府仇深似海,上次吃了他们这个大亏,一直未报。这次在那狗头大会之中又见了他们。小人心下盘算,若是在直隶闹出事来,皇上知道了,只怕要怪罪我们王爷,说平西王府的人在京师附近杀人生事。」

韦小宝大拇指一翘,道:「杨大哥这计策高明得紧,你们扮成了一群蛮子生番,咕花吐鲁,阿巴斯里,就算把沐家一群人尽数杀了,旁人只道是蛮子造反,谁也不会疑心到平西王身上。」杨溢之笑道:「正是。只不过我们扮成这般希奇古怪的模样,倒教公公见笑了。」韦小宝道:「甚么见笑?我心裏可羡慕得紧呢。我真想脱了衣服,脸上画得花花绿绿,跟你们大叫大跳一番。」杨溢之笑道:「公公若是有兴,咱们这就装扮起来。」韦小宝叹了口气,道:「这一次是不行了,我老婆见我这等怪样,一定要大发脾气。」

杨溢之笑道:「公公当真娶了夫人?不是给那些狗贼逼着假装的麽?」韦小宝道:「杨大哥,我跟你投缘得很,你若是瞧得起,咱们两便成了金兰兄弟,不用公公、小人的,听着可有多别扭。」杨溢之大喜,一来平西王正有求於他,今後许多大事,都要仗他在皇帝面前维持,二来这个小公公为人慷慨豪爽,很够朋友,当日在康亲王府中,就对自己十分客气,便道:「那是求之不得,就怕高攀不上。」韦小宝道:「甚麽高攀低攀?咱们比比高矮,是你高呢还是我高?」杨溢之哈哈大笑。两人当即跪了下来,撮土为香,拜了八拜,改口以兄弟相称。杨溢之道:「兄弟,咱俩今後情同骨肉,非此寻常,只不过在别人之前,做哥哥的还是叫你公公,以免惹人疑心。」韦小宝道:「这个自然。大哥,沐家那些人,你要拿他们怎样?」

杨溢之道:「我带他们去云南,慢慢拷打?拿到了陷害我们王爷的口供之後,解到京裏去,好让皇上明白平西王赤胆忠心,也显得兄弟先前力保平西王半分也没有保错。」韦小宝点道道:「很好,很好!大哥,你想那摇头老虎肯招麽?」杨溢之道:「是摇头狮子吴立身。这人在江湖上也颇有名望,听说为人十分硬气,他是不肯招的。我敬他是条汉子,也不会如何难为他。可是其余那些人,总有几个熬不住刑,会招了出来。」韦小宝道:「不错,计策不错。」杨溢之听他这句话似在随口敷衍,便道:「兄弟,你我不是外人,你如以为不妥,还请直言相告。」

韦小宝道:「不妥甚麽的倒是没有,听说沐家有个反贼叫沐剑声的,还有个硬背乌龙柳甚麽的人。」杨溢之道:「铁背苍龙柳大洪。他是沐剑声的师父。」韦小窦道:「是了,大哥,你记心真好。皇上吩咐,要查明这两人的踪迹,你可也捉住了他们麽?」杨溢之道:「沐剑声也到河间府去了,我们一路暗中撮着下来,一到献县却给他溜了,不知躲到了何处。」韦小宝道:「这就有些为难了。我刚才胡说八道,已骗得那摇头狮子变成了点头狮子,说要带我去见他们的小王爷。我本想查明他们如何阴谋对付平西王,同去奏知皇上。不过大哥既有把握,可以将他们的阴谋拷打出来,那也是一样,倒不用兄弟冒险了。」

杨滥之心下沉吟:「我拷打几个无足轻重之人,他们未必知道真正的内情,就算知道,沐家那些狗贼骨头很硬,也未必肯说。再说,由平西王自己辩白,万万不如皇上亲自派下来的人查明回奏来得有力。倘若我们装作不知,由兄弟去自行奏告皇上,那对王爷可好得太多了。」

杨溢之拉着韦小宝的手,说道:「兄弟,你的办法高明得多,一切听你的。咱们怎生去放了沐家那些狗贼,教他们不起疑心?」韦小宝道:「那就要你来想法子。」杨溢之沉吟片刻。道:「这样吧。你逃进祠堂去,假意奋勇救你师姊,我追了进来,两个人乱七八糟,大讲蛮子话。讲了一阵,我给你说服了,恭敬行礼而去,那就不露半点痕迹。」韦小宝笑道:「妙极,我桂公公精通蛮话。说书先生唱弹诃开篇,唐明皇手下有个李甚麽的有学问先生,喝醉了酒,做文章吓得众蛮子屁滚尿流。」杨溢之笑道:「这是李太白醉草吓蛮书。」韦小宝拍手道:「对。对!桂公公醉讲吓蛮话,一样的了不起。大哥,咱们装得似模似样,你向我假意拳打足踢,我毫不受伤,啊,是了,我上身穿有护身宝衣,刀枪不入,你不妨向我砍上几刀,只消不使内力,不震伤五脏六腑,那就半点没事。」

杨溢之道:「兄弟有此宝衣,那太好了。」韦小宝吹牛道:「皇上派我出来探查反贼的逆谋,怕给他们知觉了杀我,所以特别从身上脱下这件西洋红毛国进贡来的宝衣,赐了给我。大哥,你不用怕伤了我,先砍上几刀试试。」杨溢之拔出刀来,在他手臂上轻轻一划,果然刀锋只划破外衣,遇到内衣时便划不进去。手上略略加劲,在他肩头轻轻斩了一刀,仍是丝毫不损,赞道:「奸宝衣,好宝衣。」韦小宝道:「大哥,裏面有个姓郑的小子,老是向我师姊勾勾搭搭,兄弟见了生气得很,最好你们捉了他去。」

杨滥之道:「我将他一掌毙了便是。」韦小宝道:「杀不得,杀不得?这人是皇上要的,将来要着落在他身上办一件大事。请你捉了他去,好好看守起来,不可难为他。也不要盘问他甚麽事。过得七八年,我来向你要,你就差人送到北京来吧。」杨溢之道:「是,我给你办得妥妥当当的。」突然间提高声音,大叫:「胡鲁希都,爱里巴拉!嘘老嘘老!」低声笑道:「咱俩说了这会子话,只怕他们要疑心了。」韦小宝也尖声大叫,说了一连串「蛮话」。杨溢之笑道:「兄弟的『蛮话』,比做哥哥的可流利得多了。」韦小宝笑道:「这个自然,兄弟当年流落番邦,番邦公主要想招我为驸马,那蛮话是说惯了的。」杨溢之哈哈大笑。韦小宝又道:「大哥,我有一件事好生为难,你得帮我想个法子。」

杨滥之一拍胸瞠,慨然道:「兄弟有甚麽事,做哥哥的把这条性命交了给你也成,只要你吩咐,无有不遵。」韦小宝叹道:「多谢了,这件事说难不难,说易却也是十分不易。」杨溢之道:「兄弟说出来,我帮你琢磨琢磨。若是做哥哥的办不了,我去求我们王爷。几万兵马,几百万两银子,也调动得出来。」韦小宝微微一笑,道:「千军万马,金山银子,只怕都是无用,那是我师姊,她给逼着跟我拜堂成亲,心中可老大不愿意。最好你有甚麽妙法,帮我生米煮成熟饭,弄他一个木已成舟。」杨溢之忍不住好笑。心想:「原来如此,我还道是甚麽大事,却原来只不过要对付一个小姑娘。但他是个太监,又怎能娶妻?是了,听说明朝太监常有娶几个老婆的事,兄弟想是也要来搅这一套玩意儿,过过乾瘾。」想到他自幼被净了身,心下甚是难过。

杨溢之携着韦小宝的手,说道:「兄弟,人生在世,不能事事顺遂,古往今来大英雄。大豪杰,身有缺陷之人极多,那也不必介意。咱们进去吧。」韦小宝道:「好!」口中大叫「蛮话」,拔足向祠堂内奔了进去。杨溢之仗刀赶来,也是「蛮语」大呼,一进大厅,便将韦小宝一把抓住。两个人你一句「希里呼噜」,我一句「阿依巴拉」,说个不休,一面说,一面指指吴立身。又指着阿珂。吴立身等面面相觑,心下都存了指望,均想:「幸亏他懂得蛮子话,或许能说得众蛮子收兵而去。」

杨溢之提起刀来,对准阿珂的头顶,说道:「女人,不好,杀了。」韦小宝道:「老婆,我的,不杀!」杨溢之道:「老婆,你的,不杀?」韦小宝连连点头,道:「老婆,我的,不杀,不杀!」杨溢之大怒,喝道:「你的,不杀。杀你!」韦小宝道:「很好,不杀我老婆,杀我。」杨溢之呼的一刀,砍向胸口。这一刀劈下去时刀风呼呼,劲力极大,但刀锋一碰到韦小宝身上,他立即收劲,手脆一抖,那刀反弹了回来。他假装大吃一惊,跳起身来,连砍三刀,在韦小宝衣襟上划了三条长缝。他大声叫道:「你,菩萨,杀不死?」韦小宝点头道:「我,菩萨,杀不死。」杨溢之大拇指一翘,道:「你,菩萨,不是的。大英雄,是的。」指指吴立身等人,道:「汉人,杀了。」韦小宝道:「朋友,我的,不杀。」杨溢之点点头,向阿珂道:「你,老婆,他的?」

阿珂见到他手中明晃晃的钢刀,想要否认,却又不敢。杨溢之一刀疾劈,将一张供桌削为两片,喝道:「老公,你的?」指着韦小宝。珂珂无奈,只得低声道:「老公,我的。」杨溢之哈哈大笑,提起阿珂,送到韦小宝身前,说道:「老婆,你的,抱抱。」韦小宝张开双臂,将阿珂紧紧抱住,说道:「老婆,我的,抱抱。」杨溢之指着郑克爽,道:「儿子,你的?」韦小宝摇头道:「不是!」杨溢之大叫几句「蛮话」,抓住郑克爽,奔了出去,口中连声声呼啸。他手下从人一拥而出。只听得马蹄声响,竟自去了。

阿珂惊魂略定,只觉韦小宝双臂仍是抱住了自己的腰不放,说道:「放开手。」韦小宝道:「老婆,我的,抱抱。」阿珂又羞又怒,用力一挣,挣脱了他手臂,韦小宝拾起地下一柄钢刀,将吴立身等人的绑缚都割断了。吴立身道:「这些蛮子武功好生了得,亏得小兄弟会说蛮话,又练了金钟罩铁布衫功夫,刀枪不入,大夥儿得你相救。」韦小宝道:「这群蛮子武功虽高,头脑却笨得很。我胡说一通,他们都信了。」

阿珂道:「郑公子给他们捉去了,怎生相救才是。」那假新娘突然大叫:「我老公不见了,老公不见了。」吴立身一拱手,说道:「请教小英雄高姓大名。」韦小宝道:「不敢,在下姓韦。」

吴立身道:「韦相公和韦家娘子今日成亲,一点小小贺仪,不成敬意。」说着伸手入怀,摸出两只小小的金元宝来。韦小宝道:「多谢了。」伸手接过。阿珂胀红了睑,顿足道:「不是的,不算数的。」吴立身笑道:「你们天地也拜过了,你刚才又对那蛮子说过『老公,我的。』怎麽还能赖?新郎新娘洞房花烛,我们不打扰了。」一挥手,和敖彪等人大踏步出了祠堂。

霎时之间,偌大一座祠堂中静悄悄地更无人声。阿珂心中又是害怕,又是羞愤,向韦小宝偷眼瞧了一眼,想到自己说过「老公,我的」这句话,突然间伏在桌上,哭了出来,顿足道:「都是你不好,都是你不好!」韦小宝柔声道:「是,是,都是我不好。几时我再想个法儿救了郑公子出来,你就说我好了。」阿珂听到「救了郑公子出来」七字,精神一振,抬起头来,说道:「你………你能救他出来麽?」

红烛摇晃之下,她一张娇艳无伦的脸上带着亮晶晶的几滴泪珠,真是美玉镶珠不足比其容色,玫瑰初露不足方其清丽,韦小宝不由得看得呆了,竟是忘了回答。阿珂拉拉他的衣襟,道:「我问你啊,怎麽去救郑公子出来?」韦小宝这才惊觉,叹了口气,道:「那蛮子头脑说,他们出来一趟,不能空手而同,定要捉拿一人回去山洞,煮来大夥儿吃了………」阿珂惊叫一声,道:「煮来大夥儿吃了?」韦小宝道:「是啊,他们本来说你细皮白肉,滋味最好,要捉你去吃的………」阿珂不自禁的打了个寒战,抬头向门外一张,生怕那些蛮子去而复回。韦小宝续道:「我说你是我老婆,他们就放过了你。」阿珂急道:「郑公子给他们捉了去,岂不是要他们煮………煮………」

韦小宝道:「是啊,除非我自告奋勇,去让他们吃了,将他换了出来。」阿珂道:「那你就去换他出来!」

这句话一出口,她俏脸一红,就知说错了,不得不低下头来。韦小宝心中一片冰冷,暗道:「臭小娘,你瞧得你老公不值半文钱,宁可众蛮子将我煮来吃了,好救你的奸夫出来。」其实他既非阿珂的「老公」,郑克爽也不是她「奸夫」,只不过他在妓院之中,甚么「奸夫、淫妇」的骂人言语听得惯了,心中一气,自然而然的想到了,当下冷冷的道:「好,你要我去换,我就去换。就不知那些蛮子的山洞在那裏。哼,咱们走吧。」

阿珂不敢多说,默默的跟着他走出祠堂,来到大路之上,只见郑家众伴当提着灯笼,围着在大声说话。两人走近身去,郑府众伴当道:「陈姑娘来啦,我家公子呢?我家公子呢?」一齐快步迎了过来。

一秒钟记住本站网址:JinYongXiaoShuo.COM金庸小说拼音全拼写。

喜欢旧版《鹿鼎记》小说吗?喜欢金庸小说全集吗?喜欢就用力顶一下吧!

看网友对 第七九回 千方百计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