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金庸小说全集>>旧版《鹿鼎记》小说在线阅读

第九七回 皇帝英明

小说:旧版《鹿鼎记》    作者:金庸
选择背景色: 黄橙 洋红 淡粉 水蓝 草绿 白色 选择字体: 宋体 黑体 微软雅黑 楷体 选择字体大小: 恢复默认

康熙道:「吴应熊对公主无礼,你自然并未亲见,怎能凭了公主一面之辞,就如此向我奏报 ?」韦小宝心道:「乖乖不得了,小皇帝好厉害,瞧出了其中破绽。」忙跪下磕头,说道:「皇上明见万里。吴应熊对公主如何无礼,奴才果然没有亲见,不过当时许多人站在公主窗外,大家都是亲耳听见的。」康熙道:「那更是胡闹了,吴应熊这人我见过两次,他精明能干,是个人才。他又不很年轻了,自己房裏还少得了美貌的姬妾?怎会大胆狂妄,对公主无礼。哼,公主的脾气我难道不知道?定是她跟吴应熊争吵起来,割了……割了他妈的卵蛋。」说到这裏,忍不住哈哈大笑。

韦小宝也笑了起来,站起身来,说道:「这种事情,公主也不便明说,奴才自然也不敢多问。公主怎么说,奴才就怎麽禀告。」康熙点点头,道:「那也说得是,吴应熊这小子受了委屈,你传下旨去,叫他们在京裏择日完婚罢,满了月之後,再回云南。」

韦小宝道:「皇上,完婚不打紧,吴三桂这老小子要造反,可不能让公主回云南去。」康熙不动声色,点点头道:「吴三桂果然要反,你见到什么?」韦小宝於是将吴三桂如何跟西藏、蒙古、罗刹国、神龙教诸方勾结的情形一一说了,又说已将蒙古王子的使者擒来,说到自己如何假装是吴三桂的小儿子而骗出真相,部下又如何化装王府家将,在妓院中争风、吃醋、假装杀死罕帖摩之时,更是眉飞色舞。

康熙听得悠然神往,说道:「这倒好玩得紧。」又道:「吴三桂这人,我没见过。那日宫中传出父王宾天的讯息,吴三桂带了重兵,来京祭拜。我原想见他一见,可是几名顾命大臣防他拥兵入京,忽然生变,要他在北京城外搭了孝棚拜祭,不许他进北京城。」说到这裏,站起身来,说道:「鳌拜这厮见事极不明白。怕是吴三桂入京为变,只须下旨要他父子入京拜祭,大军驻扎城外。他还有什么作为?他若是不敢进城,那是他自己礼数缺了。不许他进城,那明明是跟他说:『我们怕了你的大军,怕你进京造反,你还是别进来吧!』嘿嘿,示弱之至。吴三桂知道朝廷既对他疑忌,又怕了他,岂有不反之理?他的反谋,只怕就种因於此。」

韦小宝听康熙这麽一剖析,不由得打从心坎儿裏佩服出来,说道:「当时倘若他见了皇上,皇上好好开导他一番,说不定他便不敢造反了。」康熙摇头道:「那时我年纪幼小,不懂军国大事,一见之後,没甚么厉害的说话跟他说,他瞧我不起,只有反得更快。」於是仔细询问吴三桂的形貌举止,又问:「他书房裏那张白老虎皮到底是怎样的?」

韦小宝大是奇怪,当下描述了那张白虎皮的模样,说道:「皇上连这小事也知道。」康熙微笑不语,又问起吴三桂的兵马布置,他女婿夏国相的为人,手下十大总兵的性情才干。

从康熙的问话之中,足见他对吴三桂的种种情状所知甚详,吴三桂手下大将的性格、才干、兵马多少,更是清清楚楚,那一个贪钱,那一个好色,那一个胡涂,那一个怕死,无不了然。韦小宝又是吃惊,又是佩服,说道:「皇上,你没去过云南,可是平西王府内府外的事情,知道得比奴才还多。」突然间恍然大悟,道:「啊,是了,你在昆明派得有不少探子。」康熙笑道:「这叫做知己知彼,百战百胜啊。他要造反,难道咱们就置之不理?小桂子,你这趟功劳很大,探明了吴三桂跟西藏、蒙古、罗刹国勾结。这桩秘密,我那些探子就查不到。他们只能查小事,查不到大事。」

韦小宝大喜,道:「那是全仗皇上洪福齐天。」康熙道:「你去把那个罕帖摩带进宫来,让我亲自审问。」韦小宝答应了,率领十名御前侍卫,将罕帖摩送到上书房来。

康熙一见到他,便以蒙古话相询,罕帖摩一听到蒙古话,既感惊奇,又觉亲切,眼见到宫中□□□□□□(顶峰按:此处缺字,1385。)

山川地势、风土人情、以及蒙古各旗王公之间谁和谁有仇,谁和谁有亲。韦小宝在一旁侍候,听得二人叽哩咕噜的说个不休,罕帖摩一时显得十分佩服,一时又显得颇为害怕,到最後却跪下来不住磕头,似是感恩之极。康熙命御前侍卫带下去监禁。一名小太监送上一碗参汤。康熙接过来喝了,对小太监道:「你给韦总管也斟一碗。」

韦小宝磕头谢恩,喝了参汤。只听得书房外脚步声响,一名小太监奏道:「启禀皇上,南怀仁、汤若望侍候皇上。」康熙点点头。小太监传呼出去,进来了两个身材高大的外国人,跪下向康熙磕头。韦小宝大是奇怪,心想:「怎麽有外国鬼子来到宫裏,真是奇哉怪也。」

两个外国人叩拜後,从怀中各取出一本书卷,放在康熙桌上。那个年纪较轻、名叫南怀仁的外国人道:「皇上,今儿咱们再说大炮发射的道理。」韦小宝听他一口京片子,清脆流利,不由得「咦」的一声,惊奇之极,心道:「希奇希奇真希奇,鬼子不会放洋屁。」

康熙向他一笑,低头瞧桌上书卷。南怀仁站在康熙之侧,手指卷册,解释了起来。康熙听到不懂的所在,便即发问。南怀仁讲了半个时辰,另一个老年白胡子外国人汤若望接着讲天文历法,也讲了半个时辰,两人磕头退出。

康熙笑道:「外国人说咱们中国话,你听着很希奇,是不是?」韦小宝道:「奴才本来很奇怪,後来仔细想想,也不奇怪了。圣天子百神呵护,罗刹国图谋不轨,上天便降下两个会说中国话的洋鬼子来,辅佐圣朝,制造枪炮火器,扫平罗刹。」康熙道:「你心思倒也机灵得很。不过洋鬼子会说中国话,却不是天生的。那个老头儿前明天启年间就来到中国了,他是日耳曼人。那年轻的是此利时人,是顺治年间来的。他们都是耶稣会教士,来中国传教时。要传教,就得学说中国话。」

韦小宝道:「原来如此。奴才一直在担心罗刹国的火器厉害。今天一听这外国人甚麽大炮短铳,说得头头是道,这可就放心啦。」

康熙在书房中缓缓踱步,说道:「罗刹人是人,我们也是人,他们能造枪炮,我们一样也能造,只不过我们一直不懂这法子罢了。当年我们跟明朝在辽东打仗,明兵有大炮,我们很吃了些苦头。太祖皇帝就为炮火所伤,龙驭宾天。可是明朝的天下,还不是给我们拿下来了?可见枪炮是人来用的,用的人不争气,枪炮再厉害也是无用。」韦小宝道:「原来明朝有大炮。不知这些大炮眼下在那裏?咱们拿去轰吴三桂那老小子,轰他个一佛出世,二佛升天!」

康熙微微一笑,道:「明朝的大炮就只那么几尊,都是向澳门红毛人买的。单是买鬼子的枪炮,那可不管用。若是跟鬼子打仗,他们不肯卖了,岂不糟糕?咱们得自己造,那才不怕别人制咱们死命。」韦小宝道:「对极,对极。皇上还怕这些耶稣会教士造西贝货骗你。所以自己来弄明白这个道理,从今而後,任他鬼子说得天花乱坠,七荤八素,都骗不了你。」康熙道:「你明白我的心思。这些造枪炮的道理,也真繁难得紧,单是炼那上等好铁,就大大不易。」韦小宝自告奋勇,道:「皇上,我去给你把北京城裏城外的铁匠,一古脑儿都叫了来,大夥儿拉起风箱,呼扯,呼扯,从早到晚,炼他几百万斤上好精铁。」

康熙笑道:「你在云南之时,我们已链成了几万斤精铁啦。汤若望和南怀仁正在监造大炮,几时你跟我去瞧瞧。」韦小宝喜道:「那可太好了。」忽然想起一事,说道:「皇上,外国鬼子居心不良,咱们可得提防一二。那造炮的地方,又有火药,又有铁器,皇上自己别去,奴才给你去监督。」康熙道:「那倒不用担心。这件事情关涉到国家气运,我若不是亲眼瞧着,终不放心。南怀仁忠诚耿直。汤若望的老命是我救的,他感激得不得了,这二人决不会起甚麽异心。」韦小宝道:「皇上居然救了外国老鬼子的老命,这可奇了。」康熙微笑道:「康熙三年,汤若望说钦天监推算日食有误,双方激辩。钦天监的汉宫杨光先辩不过,就找他的岔子,上了一道奏章,说道汤若望制定的那部『大清时宪历』,一共推算了二百年。可是我大清得上天眷佑,圣祚无疆,万万年的江山。汤若望止进二百年历,那不是咒我大清只有二百年天下吗?」韦小宝伸了伸舌头道:「厉害,厉害。这外国老鬼会算天文地理,却不会算做官人的手段。」康熙道:「可不是麽 ?那时鳌拜当政,这家伙胡裏胡涂,就说汤若望咒诅朝廷,该当凌迟处死。这道旨意送给我瞧,可给我看出了一个破绽。」

韦小宝道:「康熙三年,那时你还只十岁啊,已经瞧出了其中有诈,当真是圣天子聪明智慧,自古少有。」康熙笑道:「你马屁少拍。其实这道理说来也浅,我问鳖拜道,这部大清时宪历是几时做好的。他说不知道,下去查了一查,回奏说道,是顺治十年做好的,当时先帝下旨嘉奖,赐他一个『通玄教师』的封号。我说:『是啊,我六七岁时,就在书房裏见到这部大清时宪历了。这部历书已做成了十年,为什麽当时大家不说他不对?这时候争他不过,便翻他的老帐?那可不公道得很啊。』鳌拜想想倒也不错,便没杀他,将他关在牢裏。这件事我後来也忘了,最近南怀仁说起,我才下旨放了他出来。」

韦小宝笑道:「奴才去叫他花些心思,做一部大清万年历出来。」康熙笑了几声,随即正色道:「我读前朝历史,凡是爱惜百姓的,必定享国长久,否则尽说些吉祥话儿,又有何用?自古以来。人人都叫皇帝作万岁,其实别说万岁,享寿一百岁的皇帝也没有啊。什麽『万寿无疆』,都是些骗人的鬼话。父皇谆谆叮嘱,要我遵行『永不加赋』的训谕,我细细想来,只要有这四个字,我们的江山就是铁打的。小宝,什麽洋人的大炮,吴三桂的兵马,全都不用担心。」

韦小宝不明白这些治国的大道理,只是喏喏连声,取出从吴三桂那裏盗来的一部「四十二章经」,双手献上,说道:「皇上,这部经书,果然是让吴三桂这老小子给吞没了,奴才在他书房之中见到,便给他来个顺手牵羊,物归原主。」

康熙大喜,说道:「很好,很好。母后老是挂念着这件事。我去献给她老人家,拿去太庙焚化了,不管其中有甚麽秘密,从此再也没人知道。」韦小宝心道:「你烧了最好!这叫做毁尸灭迹。我盗了经中碎纸的事,永远不会发觉了。」

他回到自己子爵府,天黑之後,闩上了门,取出一包碎纸片,叫了双儿过来,说道:「有一件水磨功夫,你给我做做。」吩咐她将几千片碎纸,拚凑还原。双儿极是细心,伏在案上,慢慢对着剪痕,一片片的拚凑。但数千片碎纸片乱成一团,要凑成原状,那当真是谈何容易?韦小宝初时还坐在桌边,出些主意,东拿一片,西拿一片,帮着拚凑,但搞了半天,连两块相连的纸片也找不出来,意兴索然,迳自去睡了。

次日醒来,只见外边房中兀自点着烛火、双儿手裏拿着一片碎纸,怔怔的凝思。韦小宝走到她身後,「哇」的一声大叫。双儿吃了一惊,跳起身来,笑道:「你睡醒了?」韦小宝道:「这些碎纸儿磨人得紧,我又没赶着要,你怎地一晚不睡?快去睡吧!」双儿道:「好。我先收拾起来。」韦小宝见桌上一张大白纸上已用綉花针钉了十七八块纸片,拚在一起,全然吻合,喜道:「你巳找到了好几张啦。」双儿道:「就是开头最难,现在我已明白了一些道理,以後就会拚得快些。」将碎纸片细心包在油布包裏,连同那张大白纸,锁在一只金漆箱中。

韦小宝道:「这些纸片很是有用,可千万不能让人偷了去。」双儿道:「我整日守在这裏,不离开半步便是。就是怕睡着了出事。」韦小宝道:「不妨,我去调一小队骁骑营军士来,守在屋外,给你保驾。」双儿微笑道:「那就放心得多了。」

韦小宝见她一双妙目中微微有些红丝,足见昨晚甚是劳瘁,心生怜惜,说道:「快睡吧,我抱你上床去。」双儿羞得满脸通红,连连摇手,道:「不,不,不好。」韦小宝笑道:「有什么好不好的?你帮我做事,辛苦了一晚,我抱你上床,有什么打紧?」说着伸手便抱。双儿咭的一声笑,从他手臂下钻了过去。韦小宝连抱了几次,都是抱了个空,自知轻身功夫远不及她,心头微感沮丧,叹了口气,坐倒在椅上。双儿笑吟吟的走近,说道:「先服侍你盥洗,吃了早点,我再去睡。」韦小宝摇头不语。双儿见他不快,心感不安,低声道:「相公,你………你生气了吗 ?」

韦小宝道:「不是生气,我的轻功太差,师父教了许多好法门,我总是学不会。连你这样一个小姑娘也捉不到,有什麽屁用?」双儿微笑道:「你要抱我,我自然要拚命时逃。」韦小宝突然一纵而起,叫道:「我非捉到你不可。」张开双手,向她扑了过去。双儿格格一笑,侧身避开。韦小宝故意向左方一扑,待她逃向右方,一伸手已扭住了她衫角。双儿「啊」的一声呼叫,生怕给他扯烂了衫子,不敢用力挣脱。韦小宝双臂拦腰将她抱住。双儿只是嘻笑。韦小宝右手抄到她腿弯里,将她横着抱了起来,放到了自己床上。

双儿满脸通红,叫道:「相公,你………你………」韦小宝笑道:「我什麽?」拉过被子,盖在她身上,俯身在她脸上轻轻一吻,笑道:「快合上眼,睡罢。」转身出房,带上了门,心想:「这丫头怕我生气,故意让我抱住的。」来到厅上,吩咐亲兵传下令去,立即调一队骁骑营军士来自己房外守卫。

这几天之中,他忙着将云南带来的金银礼物分送宫中妃嫔、王公大臣,以及侍卫将领。心下盘算:「若说是吴三桂送的,倒让人都领了这老小子的情。这个人情,不如让老子自己来做。」於是吴三桂几十万两金银,都算成了钦差大臣、骁骑营副都统韦小宝的礼物。收礼之人自是对这个少年都统好评潮涌。宫中朝中,都说皇上当真圣明,所提拔这个少年,果然是精明干练,居官得体。

这些日子中,双儿每日都在拚凑碎纸,一找到吻合无误的纸片,便用綉花针钉住。韦小宝每日晚间都来观看,只见拚成的图形越来越大,图中所绘果然都是山川地形,图上注着许多弯弯曲曲的文字。双儿说道:「这些都是外国字,我可一个也不识。」韦小宝在宫中住得久了,却知写的是满洲字,反正汉字他也不识,图中所写不论是什麽文字也都不放在心上。

到得第十八天晚上,韦小宝一回到屋裏,只见双儿满脸喜容。他伸手摸了摸她下巴。问道:「什麽事这样开心?」双儿微笑道:「相公你倒猜猜看。」

昨晚临睡之时,韦小宝见到那幅地图只余下二百多片碎片尚未拚起。这件拚凑的功夫,每拚起一片,余下来的纸片少了一片,就容易了一分。最初一两天最是艰难,一个时辰之中,未必能找到两片相吻合的碎纸,到得後来,那便进展迅速了。他料想双儿此刻定然已将全图拚起,所以喜溢眉梢,笑道:「让我猜猜看。嘿,你定是裹了几只潮州粽子给我吃。」双儿摇头道:「不是。」

韦小宝道:「你在地下捡到了一件宝贝?」双儿道:「不是。」韦小宝道:「你义兄从广东带了好东西来送给你?」双儿道:「不是,路这么远,怎会送东西来啊。」韦小宝道:「是你的庄家少奶奶梢了信来。」双儿摇摇头,眉头微微一蹙,轻声道:「庄家少奶奶她们不知好不好,我心裏常常想着。」韦小宝叫道:「啊,我知道啊,今天是你的生日。」双儿微笑道:「不是的,我生日不是今天。」韦小宝道:「那麽是那一天?」双儿道:「是九月………」忽然脸上一红,道:「我忘记了。」韦小宝道:「你骗人,自己生日怎会忘记?对了,对了。一定是这个,你在少林寺的那个老和尚朋友瞧你来啦。」双儿噗哧一笑,连连摇头。

双儿笑道:「相公说话真是好笑,我有甚麽少林寺的老和尚朋友了,你才有啦。」韦小宝搔搔头皮,沉吟道:「这也不是,那也不是,这可难猜了。我本来想猜,是不是你已拼好了图样呢 ?不过昨晚见到还有二三百片没拼起,再快也总得五六天时光。」双儿眼中闪耀着喜悦的光芒,微笑道:「倘若偏偏是今天拼起了呢?」韦小宝摇头道:「你骗人,我才不信。」双儿道:「相公,你来瞧瞧,这是甚麽?」

韦小宝跟着她走到桌边,只见桌上一块大白布上,钉满了几千枚绣花针,几千块碎片已拼成一幅完整无缺的大地图,难得的是几千片碎纸拼在一起,既没多出一片,也没少了一片。韦小宝大叫一声,反手将双儿一把抱住,叫道:「大功告成,亲个嘴儿。」说着向她嘴上吻去。双儿羞得满脸通红,头一侧,韦小宝的嘴吻到了她耳垂上。双儿只觉全身酸软,惊叫:「不,不要!」

韦小宝笑着放开了她,拉着她手,并肩看那图形,不住口的啧啧称赞,说道:「双儿,若不是你帮我办这件事,要是我自己来干哪,拼上三年零六个月,也不知拼不拼得成。」双儿道:「你有多少大事要办,那有时光做这种笨功夫?」韦小宝道:「啊哟,这是笨功夫麽?这是天下最聪明的功夫了。」双儿听他称赞,甚是开心。

韦小宝指着图形,说道:「这是高山,这是大河。」指着一条大河转弯处的八个颜色小圈,说道:「全幅图都是墨笔画的,这八个小圈却是有红、有白、有黄、有蓝。啊,是了,这是满洲人的八旗。这八个小圈的所在,定是大有古怪。只不知山是甚麽山,河是甚麽河。」

双儿取出一叠薄棉纸来,一共几十张,每一张上都写了几个弯弯曲曲的满洲文字,交给韦小宝。韦小宝道:「这是甚麽?是谁写的?」双儿道:「是我写的。」韦小宝又惊又喜,道:「原来你识得满洲字,前几天还骗我呢。」说着张开双臂,作势要抱。双儿急忙逃开,笑道:「没骗你,我不识满洲字,这是将薄纸印在图上,一笔一划印着写的。」韦小宝喜道:「妙计,妙计。我拿去叫满洲师爷认了出来,注上咱们的中国字,就知道图中写的是甚麽了。好双儿,宝贝双儿,你真细心,知道这图关系重大,把满洲字分成几十张纸来写。我去分别问人,就不会泄漏了机密。」双儿微笑道:「好相公,聪明相公,你一见就猜到我的用意。」韦小宝笑道:「大功告成,亲个嘴儿。」双儿一听,反身一跃,逃出了房外。韦小宝来到厅上,吩咐亲兵去叫了骁骑营中的一名满洲笔帖式来,取出一张棉纸,问他那几个满洲字是甚麽意思。那笔帖式道:「回都统大人,这『额尔古纳河』、『精奇里江』、『呼玛尔窝集山』,都是我们关外满洲的地名。」韦小宝道:「甚麽叽哩咕噜江,呼你妈的山,这样难听。」那笔帖式道:「回都统大人,额尔古纳河、精奇里江、呼玛尔窝集山,都是满洲的大山大江。」韦小宝道:「那在甚么地方!」那笔帖式道:「回都统大人,那是在黑龙江的极北之地。」韦小宝心下暗喜:「是了,这果然是满洲人的藏宝的所在。他们把金银珠宝搬到关外,定然要藏得越远越好。」说道:「你把这些唏哩咕噜江,呼你妈的山的名字,都用汉字写了出来。」

那笔帖式依言写了。韦小宝又取出一张棉纸,问道:「这又是甚麽、甚麽山了?」那笔帖式道:「回都统大人,这是西里木的河、阿穆尔山、阿穆贡河。」韦小宝道:「他妈的,越来越希奇啦,你这不是胡说八道?好好的名字不取,甚麽希你妈的河,甚麽阿妈儿、阿妈公的。」那笔帖式满脸惶恐之色,打个千请安,说道:「卑职不敢胡说八道,在满洲话裏,那是另有意思的。」韦小宝道:「好,你把阿妈儿、阿妈公,还有希你妈的河,都用汉字注在这纸上。回头我还得去问旁人,瞧你是不是瞎说。」那笔帖式道:「是,是。卑职便有天大胆子,也不敢跟都统大人胡说。」韦小宝道:「哈,你有天大胆子麽?」那笔帖式道:「不,不,卑职胆小如鼠。」

韦小宝哈哈大笑,说道:「来人哪,拿五十两银子,赏给这个胆小如鼠的朋友。喂,我这些希你妈的河,希你爸的山,你若是出去跟人说了,给我一知道,立即追还你五十两银子,连本带利,一共是一百五十两银子。」那笔帖式大喜过望,他一个月饷银,也不过十二两银子,都统大人这一赏就是五十两。忙请安道谢,连称:「卑职决不敢乱说。」心想:「本钱五十两,利息却要一百两,好重的利息,杀了头我也还不起。」

数日之间,韦小宝已问明了七八十个地名,拿去覆在图上一看,原来那八个四色小圈,是在黑龙江之北,正当阿穆尔河和黑龙江合流之处,在呼玛尔窝集山正北,阿穆尔山的西北。八个小圈之间,写着一个黄色满洲字,译成汉字,乃是「鹿鼎山」三字。韦小宝把图形牢牢记在心裏,要双儿也帮着记住,心想这些碎纸片若是给人抢了去,不免泄漏秘密,於是投入火炉之中,一把烧了。见到火光熊熊升起,心头说不出的愉悦,寻思:「师父要我分成数包,分别埋在不同的地方,说不定仍会给人盗了去。现下藏在我脑子中,就算把我的脑袋盗去,也找不到这幅地图。」一转头,见火光照在双儿脸上,红扑扑的甚是娇艳。微笑的凝视着她。

双儿给他瞧得有些害羞,低下了头。韦小宝笑道:「好双儿,咱们的图儿也起了,地名也查到了,甚麽希你妈的河,希你爸的山,也都记在心中了,那算不算是大功告成丁呢?」双儿一听到「大功告成」四字,急忙跳起身来,笑道:「不,不,没………没有。」韦小宝道:「怎么还没有?」双儿笑着夺门而出,说道:「我不知道。」韦小宝追了出去,笑道:「你不知道,我可知道。」忽见一名亲兵匆匆进来,说道:「启禀都统,皇上传呼,要你快去。」韦小宝向双儿做个鬼脸,出门来到宫中。只见宫门口巳排了卤簿仪仗,康熙的车驾正从宫中出来。韦小宝绕到仪仗队之後,脆在道旁磕头。康熙笑道:「小桂子,跟我看外国人试炮去。」韦小宝喜道:「好极了,这大炮可造得挺快哪。」

一行人来到左安门内的龙潭炮厂,南怀仁和汤若望巳远远跪在道旁迎驾。康熙道:「起来,起来,大炮在那裏?」南怀仁道:「回圣上,便在城外。恭请圣上移驾御览。」康熙道:「好!」从车中出来,侍卫前後拥护,出了左安门,只见三尊大炮,并排而列。

康熙走近前去,只见三尊大炮闪闪发出青光,炮身粗大,炮轮、承轴等等无不造得极是结实,心下其喜,说道:「很好,咱们就试放几炮。」南怀仁亲自拿起一枚炮弹,装入炮裏,倒入火药,用铁条压实,转身说道:「回皇上,这一炮可以射到一里半,靶子已安在那边。」康熙顺着他手指望去,只见远处约摸一里半之外,有十个土墩并列,点头道:「好,你放罢。」南怀仁道:「恭请皇上移驾十丈以外,以策万全。」康熙微微一笑,退了开去。

韦小宝自告奋勇,道:「这第一炮,让奴才来放罢。」康熙点点头。韦小宝走到大炮之旁,向南怀仁道:「外国老兄,你来瞄准,我来点火。」南怀仁先前早巳校准了炮口高低,这时又再瞄准一次,说道:「行了。」韦小宝从军士手中接过火把,点燃了炮上药綫,急忙跳开,丢开火把,双手紧紧塞住耳朵。只见火光一闪,轰的一声大响,黑烟弥漫,跟着远处一个土墩炸了开来,一个火柱升天而起。原来那土墩中藏了大量硫磺火药,炮弹落下,立时燃烧,更加显得威势惊人。众军士齐声欢呼,向着康熙大呼:「万岁,万岁,万万岁!」

一秒钟记住本站网址:JinYongXiaoShuo.COM金庸小说拼音全拼写。

喜欢旧版《鹿鼎记》小说吗?喜欢金庸小说全集吗?喜欢就用力顶一下吧!

看网友对 第九七回 皇帝英明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