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金庸小说全集>>旧版《鹿鼎记》小说在线阅读

第九九回 率领水师

小说:旧版《鹿鼎记》    作者:金庸
选择背景色: 黄橙 洋红 淡粉 水蓝 草绿 白色 选择字体: 宋体 黑体 微软雅黑 楷体 选择字体大小: 恢复默认

施琅摇头道:「卑职没有听错。他们三人打了一会,陈永华落了下风,我心中暗暗欢喜,这一来杀了陈永华,那就大事定矣。但不知陈永华使甚麽诡计,忽然反败为胜,竟杀伤了冯锡范的一条手臂。他们天地会中又来了帮手,竞将郑克爽活活的钉在一口空棺材之中。」

韦小宝哈哈大笑,说道:「胡闹,胡闹。我这是决不相信,施将军好会说笑话。」索额图也摇头道:「匪夷所思,闻所末闻。」

施琅道:「卑职若不是亲耳听见……」韦小宝道:「你是亲耳听见?难道不是亲眼瞧见?」施琅双眼凝视着韦小宝,过了片刻,摇摇头道:「那时候我躲在草堆之後,只是听见,没有瞧见。」韦小宝舒了口气,问道:「後来怎样?」施琅道:「过了一会,陈永华等人走了,我忙去打开棺材,把郑克爽救了出来。」韦小宝道:「有一件事我可不明白了。」施琅道:「请问是甚么事?」韦小宝道:「你在这柴房之中,那裏去找笔墨纸张来写条子?」施琅大吃一惊,道:「甚…甚麽条子?」韦小宝道:「你救了郑爽出来之後,不是在棺材之中留了一个……一封长信给陈永华么?好像写了很多字,跟他商量天地会中甚麽大事。」

施琅脸色大变,道:「这……这个,韦大人,怎……怎麽知道?」

韦小宝微微一笑,道:「我这是瞎猜,当不得真的。施将军倘若没写长信,你当我是胡说八道好了,不用惊慌。」

原来韦小宝虽听施琅说那天并未见到自己,但到底是否见到,殊难确定,不如先发制人,让他心中对自己有所忌惮,明知他留在棺材裏的是一张字条,却说是封长信。郑克爽和陈永华都是台湾反叛的逆首,施琅救了郑克爽,已是负了极大干系,尚可说是从中离间,但写「一封长信」给陈永华,这件事情却是极不寻常了。

一时之间,施琅心中十分惶恐,饶是他智勇双全,也不由得手足无措,说道:「卑职那日先在寓所之中,写了一张帖子……」韦小宝道:「果然是有一封信,原来是你事先详详细细写好的。」施琅道:「不,不是信,只是一张帖子……」韦小宝道:「一张帖子之上,也可写很多字了。」施琅道:「卑职只写『施琅拜上故人』六个字,救了郑克爽出来之後,正要退走,天地会中□□□□□□(顶峰按:此处缺字,1413。此段文字与修订本不同。)的死人吧?」索额图道:「故人就是从前的老朋友。」韦小宝道:「原来施将军仍当陈永华是老朋友,难怪…难怪旁人在背後言语多得很了。」

施琅额上渗出汗珠,道:「两位大人明鉴,旁人中伤的言语,两位大人千万不可相信。」韦小宝点头道:「是啊,不怎么靠得住的言语,那也不容易传到皇上的耳裏。施将军,你说攻打台湾,有两条法子,一条是用计害死陈永华和刘国轩,另一条是甚麽啊?」施琅道:「另一条就是水师进攻了。单攻一路,不易成功,须得三路齐攻。北攻文港,中攻台湾港,南攻打狗港。只要有一路成功,上陆而立定了脚跟,台湾人心一乱,那就势如破竹了。」

韦小宝道:「统带水师,海上打仗,这种事情你倒内行得很。」施琅道:「卑职一生都在水师,熟识海战。」韦小宝忽然心念一动,寻思:「这人要去杀姓郑的一家,本来干掉了郑克爽这小子,倒也不错。不过郑成功是个大大的英雄好汉,杀了他全家,可说不过去。何况他攻台湾就是害我师父,那是必须要阻止的。这人善於统带水师,海上打仗,这条计策倒是一举两得。」转头问索额图道:「大哥,你以为这件事该当怎麽办?」

索额图道:「皇上英明,高瞻远瞩,算无遗策,咱们做奴才的,一切听皇上吩咐办事就是了。」韦小宝心想:「你倒滑头得很,不肯担干系。」向施琅道:「北京天地会中那些反贼,现下又到了何处?」施琅道:「那日的事一起,他们连夜就搬得不知去向,再也没听到消息。」韦小宝道:「下次郑克爽和陈永华到北京来,你也不用到再兵部去碰钉子,尽管来通知我。我亲自去请陈永华,到这裏来好好住上几天。」施琅道:「是,是。韦大人带领骁骑营,御前侍卫出马,自然是手到擒来。」 ·

韦小宝端起茶碗,侍候的长随高声叫道:「送客!」施琅起身行礼,辞了出去。不久索额图也即辞出。

韦小宝心想事不宜迟,当即进宫去见皇帝,说起施琅欲攻台湾之事。康熙道:「先除三藩,再平台湾,这是根本的先後次序。施琅这人才具是有的,我怕放他回福建之後,这人急於立功报仇,轻举妄动,反而让台湾有了戒备,所以一直留着他在北京。」

韦小宝心中一直在奇怪,小皇帝为甚麽要留施琅在北京,听康熙这麽一说,登时恍然大悟,说道:「对,对,施琅一到福建,定是要打造战船,操演兵马,搞了个打草惊蛇。咱们攻台湾,定要神不知,鬼不觉,好像不打,忽然打了,打那姓郑的小子一个手忙脚乱。」康熙微笑道:「这就对了。再说,遣将不如激将,我留施琅在京,让他全身力气无处使用,以为我不肯重用,等到一派出去,那就奋力效命,不敢偷懒了。」韦小宝道:「皇上这条计策,诸葛亮也不过如此。奴才看过一出『定军山』的戏,诸葛亮激得老黄忠拚命狠打,就此一刀斩了那个春夏秋冬甚麽的大花面。」康熙微笑道:「夏侯渊。」韦小宝道:「是,是。皇上记性真好,看过了戏,连大花面的名字也记得。」康熙笑道:「这大花面的名字,书上写得有的。施琅送了甚麽礼物给你?」

韦小宝大为惊奇,道:「皇上甚麽都知道。那施琅送了我一只玉碗,我可不大喜欢。」康熙问道:「玉碗有甚麽不好?」韦小宝道:「玉碗虽然珍贵,可是一打就烂。奴才跟着皇上办事,双手捧的是一只千年打不烂、万年不生銹的金饭碗,那是大大的不同。」康熙哈哈大笑。

韦小宝道:「皇上,奴才忽然想到一个主意,请皇上瞧瞧,是不是能办。」康熙这:「甚麽主意?」韦小宝道:「那施琅说道他统带水师,很会打海战……」康熙左手在桌上一拍,叫道:「好主意,好主意。小桂子,你聪明得很,你就带他去辽东,派他去打神龙岛。」韦小宝心下骇然,瞪视着康熙,过了半晌,说道:「皇上定是神仙下凡,怎么我心中想的主意还没说出口,皇上就知道了。」康熙微笑道:「马屁拍得够了。小桂子,这法子大妙。我本在担心,你去攻打神龙岛,不知能不能成功。这施琅是个打海战的人才,叫他先去神龙岛操练操练,不过不可透露了风声。」韦小宝忙道:「是,是。」

康熙当即派人去传了施琅来,对他说道:「朕派韦小宝去长白山祭天,他一力举荐,说你办事能干,要带你同去。朕将就听着,也不怎么相信。」韦小宝心中暗暗好笑:「诸葛亮在激老黄忠了。」施琅连连磕头,说道:「奴才跟着韦都统去办事,一定尽忠效命,奋不顾身,以报皇上天恩。」康熙道:「这一次是先试你一试,倘若果然可用,朕将来再派你办别的事。」施琅大喜,磕头道:「皇上天恩浩荡。」康熙道:「此事机密,除了韦小宝一人之外,朝中无人得知。你一切遵从韦都统的差遣便是,这就下去罢。」施琅磕了头,正要退出,康熙微笑道:「韦都统待你不错,你打一只大大的金饭碗送他罢。」施答应了,心中大惑不解,不知此言是何用意,见天颜甚喜,料想决计不是坏事。

韦小宝回到子爵府时,只见施琅已等在门,说了不少感恩提拔的话。韦小宝笑道:「施军,这一次只好委屈你一下,请你在我营中,一个小小时参领,以防外人知觉。」施琅大喜道:「一切遵从都统大人吩咐。」他知韦小宝他的职司越小,越加当他是自己人,将来飞黄达时机会越多,如果派他当个亲兵,那是更加了。韦小宝心想:「老子本想逃之天天,辞官干了。现在找到了你这替死鬼,最好你去跟洪主拼个同归於尽,哥儿俩寿与虫齐。」

施琅去後,韦小宝去把风际中、徐天川、贞道人等天地会兄弟叫来,将一切经过情形,□细说了。徐天川道:「这姓施的贼子害死了关夫子,又要攻打台湾,陷害总舵主,天幸教他撞在韦香主手裏,咱们怎生摆布他才好?」韦小宝道:「神龙教勾结吴三桂和罗刹国,现在皇帝派我带领施琅去剿神龙教,让这姓施的跟神龙教打个昏天黑地,两败俱伤,咱们再来个渔翁得利。」众人齐声赞好。

韦小资道:「瞧这姓施的神气,那日他来杀了关夫子,救去郑克爽,论不定暗中已经见到了我,不过一来那日我装束不同,他就算看到一眼,也未必拿得准;二来我眼下是他上司,料他也不敢怎样。众位哥哥却须小心,别让他瞧出破绽来。」高彦超道:「我们都扮作了骁骑营的鞑子,平日少跟他见面,就算见到,谅他也不敢得罪鞑子。」韦小宝道:「好。众位脸上再加上些花样。徐大哥把胡子剃去了,风大哥加上两撇小子,高大哥额头上画个大疤。这姓施的极是机,大家小心为妙。我要靠他打神龙岛,可不能将他杀了。」众人答应了,分头出去预备。韦宝心想这次是去攻打神龙教,矮尊者和陆高轩不能带,命他二人留在北京,只带了双儿随身侍。

过得两日,康熙颁下上谕,命韦小宝带同尊神武大炮,自大沽出海,渡辽东湾北上,先辽海,再登陆辽东,到长白山放大炮祭天。韦宝接了上谕,带了骁骑营人马来到天津。文武员恭迎钦差大臣,不必细表。韦小宝当晚将天水师营总兵请来,取出康熙的密旨。那水师营兵名叫黄甫,见到密旨中吩咐他带领全体水师官兵船只,听由钦差大臣指挥,干办军情要务□□□□□□(顶峰按:此处缺字,1417。)接旨後躬身听训。韦小宝问了水师营的官兵人数,船只多少,便传施琅到来,要他和黄甫计议出海之事,自到後营,去和众兵将推牌九赌钱去了事。

在天津停留三日,水师营办了粮食、清水、弹药、弓箭等物上船。韦小宝带同骁骑营官兵,水师营官兵二千六百余人,大战船十艘,二号战船三十八艘,出海扬帆而去。离了大沽,来到海上,这才跟那水师营总兵黄甫说知,圣旨是剿灭神龙岛,上下官兵务须用命,成功之後,各有升赏。众官兵眼见己方人多势众,钦差大臣又带了十尊西洋大炮来,想那神龙岛不过是一群海盗盘踞之地,大炮轰得几炮,海盗还不是打个精光,这次立功升官是一定的了。当下人人欢呼,精神百倍。

韦小宝坐在主舰之中,想起上次去神龙岛,是给方怡骗去的,这女人虽然狡猾,但那几日在海上共处的温柔滋味,想来大是神往,寻思:「一到岛边,倘若大炮乱轰,将神龙教的众徒先轰死大半,几千官兵一涌而上,洪教主武功再高,那也抵敌不住。只不过这样一来,说不定把我那方怡好姊姊一炮轰死了,这可大大的不妙。就算不死,轰掉了一条手臂甚麽的,也是可惜得很。」他本来害怕洪教主,只想脚底抹油,溜之大吉,但此刻有施琅主持,几十艘大战船在海上扬帆而前,又有新造的十尊神武大炮,这一仗是有胜无败的了,却又担心起方怡的安危来,心想怎生想个法子,既要保得方怡安然无恙,又须灭了神龙教,那才两全其美。於是把施琅叫来,问他攻岛之计。

施琅打开了手中带着的卷宗,取出一张大地图来,摊在桌上,指着海中的一个小岛,说道:「这是神龙岛。」韦小宝见神龙岛上已画了个红圈,三个红色的箭头分从北、东、南三方指向神龙岛,心下大为佩服,说道:「原来你早巳想好了攻打神龙岛的计策。我是离了大沽之俊,才颁示皇上的密旨,你怎地早就预备好了地图?」施琅道:「卑职听说要从大沽经海道前赴辽东,是以预备了这一带的海图。卑职一向喜欢海上生涯,各种海图,是看惯了的。」韦小宝道:「原来如此,看来咱们这一战定是旗开得胜,船到成功。」

施琅道:「那是托赖皇上的圣德,韦大人的福气。依卑职的浅见,咱们分兵三路,从岛北、岛东、岛南三路进攻,留下了岛西一路不攻,轰了一阵大炮之後,岛上匪徒抵挡不住,多半会从岛西落海逃走,咱们在岛西三十里外这个小岛背後,埋伏了二十艘船。一等匪徒逃来,这二十艘战船拥出来拦住去路,大炮一响,北、东、南三路战船围将上来,将海盔的船只围在核心。那时一网打尽,没一个海盗能逃得性命。」

韦小宝鼓掌叫好,连称妙计。施琅道:「请大人奉领中军,在这无名小岛上坐镇督战,务请不要上船出战。中军之地,必须稳若泰山,否则统帅的坐船若有三长两短,动摇了军心。卑职统率战船,三路进攻。黄总兵统率伏兵拦截。十艘小艇来往报告军情,如何行动,请韦大人随时发号施令,以便卑职和黄总兵遵行。」

韦小宝大喜,心想:「你这人倒是乖觉得很,明知我怕死,便让我在这三十里外的小岛十坐镇,当真是万无一失。就算你们全军覆没,老子也还来得及坐下快船,溜之乎也,妙计,妙计。」当下大大称赞了他一番。施琅道:「卑职久仰韦大人的大名,得知韦大人当年手双满洲第一勇士鳌拜,把满汉第一勇士的名号抢了过来,所以钦赐『巴鲁图』勇号。卑职只是担心一件事,就怕人人要报答天恩,打仗之时奋不顾身,倘若给炮火损伤了大人一个小指头儿,卑职万死莫赎,皇上也必怪罪。卑职这一生的前程,就此毁了。所以务请大人体谅,保重万金之体。」韦小宝叹了口气,说道:「坐船打仗,本来是十分有趣的玩意见。我本想亲自冲锋,将那神龙教的教主揪了过来。你既这麽说,那只好让你去干了。」施琅道:「是,是。大人体谅下情,卑职感激不尽。」

韦小宝心想:「你在北京熬了三年,巳精通做官的法门,老子本想干了你,瞧你如此精乖,倒有些不忍了。『满漠第一勇士』这个衔头,今日倒是第一次听见,亏你想得出。」说道:「那神龙岛上,有几百名小姑娘,其中有几个是从宫裏逃出去的,皇上吩咐了,务须生擒活捉。攻岛之时,可要小心在意,大炮不可乱放,倘若那几名宫女轰死了,皇上必定怪罪,你功劳再大,也是功不抵过。这是第一件大事。」施琅吃了一惊,道:「若不是大人关照,卑职险险闯了大祸出来。这次攻岛,只要是女的,就只能活捉,不能杀伤,尽数拿来,由大人发落便是。」韦小宝喜道:「这就是了。这几名宫女,我是见过的,一见就认出来。不过这种皇宫裏的事,嗯,你知道啦。」施琅道:「是。大人望安,卑职守口如瓶,宫裏的事情,谁敢随口乱说。」

众战船向东进发,只是恰逢逆风,舟行甚慢。这日离神龙岛已经不远,施琅指着左舷前方的一座小岛,说道:「那便是都统大人的大营驻扎之地。这座小岛向无名称,讲大人赐名。」韦小宝搔了搔头皮,道:「要我想名字,那可要了我的命啦。嗯,这次我做庄,你是我庄家手下的拆角,咱们推牌九,总得把神龙岛吃个一乾二净不可。这个小岛,就叫做『通吃岛』罢。」施琅笑道:「妙极,妙极!韦大人坐镇通吃岛,那是大吉大利,不论敌军多么厉害顽固,总是吃过清光。大人前开天牌宝一对,那是大人自己,後开至尊宝,那自然是皇上了,这两副牌摊出去,怎不通吃?」韦小宝哈哈大笑,喝道:「众将宫,兵发通吃岛去者!」这一句话是他在看戏时学来的,此时呼喝出来,当真是威风凛凛,意气风发之至。

数十艘战船前後拥卫着主帅坐舰,缓缓向通吃岛驶去。正驶之间,忽然一艘小船上的兵士呼叫起来,不久小船驶近报告,说是海中发见一具浮尸。韦小宝眉头一皱,心想:「出师不利,撞见浮尸!莫非这一庄要通赔?」施琅道:「恭喜大人旗开得胜,还没开炮放箭,敌人已先死了一名,真是大大的吉兆。卑职过去瞧瞧。」说着跳下小船。

过了一会,施琅回上主舰,说道:「启禀都统大人,这具浮尸手足反绑,似乎是海盗谋财害命,推人落海。」刚说到这裏,小船上又叫喊起来,说道又发见了两具浮尸。韦小宝脸色甚是难看,这时施琅也说不出吉利话了,又再跳落小船察看,回上主舰时却是喜容满脸,说道:「都统大人,这三具浮尸,看来是神龙岛上的。」韦小宝道:「你怎知道?」施琅道:「第一具尸首还看不出甚麽,後面两具显然是海盗,身子壮健,定是身有武功之人。」韦小宝道:「难道是神龙岛起了内哄?」施琅道:「风从神龙岛吹来,这三具浮尸,多半是顺风飘来的。若是敌人起了内哄,韦大人推这一庄就像是吃红烧豆腐,咬都不用咬,一口都通吃。」

韦小宝举目向远处望去,但见海上水气蒸熏,白雾迷漫,瞧不见神龙岛,忽觉海面上有个皮球般之物,载浮载沉,渐渐飘近,问道:「那是甚麽?」施琅凝视了一会,道:「这东西倒有点儿奇怪了。」传令下去,吩咐小船驶过去捞来。一艘小船依令驶去捞起,大声叫道:「又是一具浮尸,是个矮胖子。」

韦小宝心中一动:「难道是他?」说道:「抬上来让我瞧瞧。」三名水兵将那浮尸抬上主舰,放在甲板之上。这矮胖浮尸手足都给牛皮索绑住了,果然便是高尊者。他本已极肥,这时喝足了水,肚子高高鼓起,宛然便是个大皮球。只见海水从他口中汩泪流出,过了一会,他一个胖肚子一起一伏,呼吸起来。众官兵叫道:「浮尸活转了。」施琅提起高尊者,将他後腰放在船头的链墩之上,头一低,海水从口中流得更加快了。过了一会,高尊者突然一弹而出,骂道:「你奶奶的!」跌下来时坐在船头。众官兵吓了一跳,随即哈哈大笑。

高尊者死而复生,神智兀自迷糊,双手一挣,牛皮索浸湿了水,更加坚韧,却那裏挣得断?他摇了摇头,双目中尽是迷茫之色,说道:「他妈的,这是龙宫,还是阴世?」

韦小宝笑道:「这裏是龙宫,我是海龙王。」众官兵又都笑了起来。高尊者睁大了眼睛,凝视着韦小宝,道:「你………你………………你怎么在这裏?」韦小宝生怕他泄漏了自己的隐私,说道:「这汉子奇形怪状,说不定知道神龙岛的底细,快提到我舱中审问。」两名亲兵将高尊者提入韦小宝的坐舱之中。韦小宝道:「你们在外侍候,不听呼唤,不必进来。」

待亲兵关上了舱门,韦小宝走到高尊者面前,低声道:「高尊者,你到神龙岛去盗解药,给洪教主拿住了,是不是?」高尊者「咦」的一声,满脸惊异之色,说道:「你………你怎地又知道了?真是奇哉怪也。」

一秒钟记住本站网址:JinYongXiaoShuo.COM金庸小说拼音全拼写。

喜欢旧版《鹿鼎记》小说吗?喜欢金庸小说全集吗?喜欢就用力顶一下吧!

看网友对 第九九回 率领水师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