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金庸小说全集>>旧版《鹿鼎记》小说在线阅读

第一○五回 安排定计

小说:旧版《鹿鼎记》    作者:金庸
选择背景色: 黄橙 洋红 淡粉 水蓝 草绿 白色 选择字体: 宋体 黑体 微软雅黑 楷体 选择字体大小: 恢复默认

这猎宫全是粗蔴石砌成,那碉楼高逾八九丈,原是了望敌情之用。须知罗刹国立国之前,本是莫斯科的一个大公国,莫斯科大公爵翦平群雄,才自立为皇。前朝沙皇生怕在出猎之时仇敌乘机偷袭,所以在莫斯科城外造了这座猎宫。

苏菲亚带了韦小宝和双儿来到碉楼之上,向西望去,隐隐见到莫斯科城中的灯火点点,黑夜之中,似乎十分宁静。苏菲亚担忧起来,说道:「怎么不打?他们,怕了?」韦小宝不明罗刹兵的性格,不知会不会上阵退缩,只得安慰她道:「不怕,不怕。」苏菲亚又问:「你怎知道叫兵士杀人、抢钱、抢女人,就可以,杀沙里扎,杀彼得?」韦小宝微笑道:「中国人,向来这样。」他想到了当年在扬州城中,听得老年人所说满清兵攻城的情形。

清兵入关之後,在江苏等地遇到漠人猛烈抵抗,扬州尤其坚守不下。清军将帅就允许士兵破城之後,可以奸淫掳掠,一共十天。这「扬州十日」,实是惨酷无比。韦小宝自幼生长扬州,清兵如何攻城不克,主帅如何允许士兵抢钱抢女人,士兵如何奋勇进攻,这些故事从小听得多了。後来在北京,又听人说起当年李自成的部下如何在北京城裏抢钱抢女人,张献忠鼓励部下攻城,又如何总是先答应大抢三天。因此眼见火枪营士兵不敢造反,他自然而然的将「抢钱抢女子」五字真言说了出来。果然罗刹兵和中国兵一般无异,这五字秘诀,应验如神。

突然之间,静夜中听得拍的一响,一响枪声远远传来。苏菲亚喜道:「动手了!」凝目望去,黑暗中忽见莫斯科城裏升起一团火焰。韦小宝大喜,说道:「他们放火了,这就行啦。杀人放火,一定要连在一起干的。」

过不多时,但见莫斯科城中火头四起,东边一股黑烟,西边一片火光。苏菲亚叫道:「大家在杀人放火了。小宝,你真聪明,想的计策真妙。」韦小宝微微一笑,心想:「说到杀人放火,造反作乱,我们中国人的本事,此你们罗刹鬼子可大上一百倍了。这些计策有甚么希奇?我们向来就是这样的。」苏菲亚道:「你叫大家杀了正队长,杀了小队长,大家只好一直干下去了,再想回头也不行了。小孩子,真聪明,中国大官,了不起。」韦小宝道:「这叫做投名状。」苏菲亚道:「什麽,丢命上?」韦小宝哈哈大笑,道:「是,丢了性命,拼命上啊。」心中暗駡罗刹人没有学问。

原来中国绿林为盗,入夥之时,盗魁必命新兄弟去做件案子,杀一个人。这人犯了罪之後,从此不会去出首告密。「水浒传」中林冲上粱山泊入夥,王伦叫他去杀人做案,缴一个「投名状」。韦小宝听说书听得熟了,熟知这种规矩,心想:「我们中国人的法子,他们一窍也不通,看来这些罗刹人虽然野蛮,倒也不难对付。

苏菲亚眼见莫斯科城中火头越来越旺,忽然又担忧起来,不知火枪营官兵乱抢乱杀之後,变成怎生一番光景,问韦小宝道:「杀人放火,抢钱抢女人,以後,怎样?」韦小宝一怔,他知道要造反就得纵容士兵杀人放火、抢钱抢女人,可是以後怎样,可不懂了,只得说道:「这个,很容易。抢够了,不抢了,杀够了,不杀了。」苏菲亚皱起眉头,心想这可不是办法,一时之间却也无计可施。

三人瞧了一会,回到寝宫之中,静候消息。次日一清早,那火枪营的副队长费遥多罗亲自带了一小队人马,来到猎宫向苏菲亚报告:二十营火枪队昨晚遵奉女沙皇之命,抢了一夜,金银美女,抢了不计其数,沙里扎娜达丽亚已经杀了。苏菲亚大喜,跳起身来,叫道:「娜达丽亚杀死了?彼得呢?」费遥多罗道:「小彼得已抓了起来,关在克里姆林宫的酒窖裏。」苏菲亚大叫:「妙极,妙极!」

只听得马蹄声响,又有大队人马疾驰而来。苏菲亚脸上变色,惊道:「甚麽人?」费遥多罗道:「莫斯科城裏的王公、大臣、将军们,一齐来请陛下登位,做罗刹国的女沙皇。」苏菲亚心花怒放,一把搂住韦小宝,在他左右脸颊上连吻数下,叫道:「中国小孩,好计策。」

耳听得马蹄声在猎宫外停歇,跟着皮靴声击地,一群人走进宫来。当先一人是大臣波多尼兹亲王。他走到苏菲亚面前,躬身说道:「罗刹的王公贵族、大臣将军一致议决,请苏菲亚公主登沙皇大位,压平叛乱,恢复和平。」苏菲亚满脸笑容,点了点头,说道:「叛党的首领是娜达丽亚,是不是已经杀了?」波多尼兹亲王躬身道:「娜达丽亚扰乱国家,杀害忠良,已经斩首。」苏菲亚道:「很好,咱们这就回克里姆林宫去。」

众大臣蜂拥着苏菲亚,向莫斯科城而去,顷刻之间,猎宫中冷清清地只剩下韦小宝和双儿两人。韦小宝心下气愤,骂道:「他妈的,这罗刹公主过桥抽板,新人上了床,媒人丢过墙。她做了女沙皇,可不要我们啦。」双儿微笑道:「你想女沙皇封你为男皇后是不是?」韦小宝道:「啊,你取笑我?瞧我不捉住你?」说着向双儿扑将过去。双儿嗤的一笑,闪身避过。

其时方当初夏,天气和暖。猎宫中繁花如锦,百鸟争鸣,只是罗刹花卉、罗刹虫鸟和中土大异,花色丽而不香,鸟声怪而不和,韦小宝乃市井鄙夫,於这种分别也毫不理会,和双儿在猎宫中到处游荡,无人前来打扰,倒也自得其乐。

如此过得七八日,苏菲亚忽然派了一小队兵来,接了二人进宫。韦小宝走进苏菲亚的寝宫,只见她头发散乱,伸足狠踢家具,只踢得砰嘭山响,原来正在大发脾气。她一见到韦小宝到来,登时脸有喜色,说道:「中国大官快来,出主意,想法子。」韦小宝心道:「你若不是遇上了难题,原也不会想到我,这一次可得敲笔竹杠,不能这麽容易便帮你想计策了。」说道:「女沙皇陛下,你有什么难题?」

苏菲亚不住摇头,道:「我女沙皇,不是!他们,不肯,我,女沙皇,做的。」说了半天,韦小宝这才明白,原来罗刹国向来规矩,女子不能做沙皇。皇太后娜达丽亚虽然已死,却仍有一大批大臣将军拥戴沙皇彼得,坚决不肯废了他。这时城中乱事已经平定,苏菲亚虽得火枪营拥戴,但众大臣已然有备,再要号召火枪营作乱,已是大为不易。连日来克里姆林宫中会议,诸王公大臣分为两派,一派拥戴苏菲亚,一派拥戴彼得,争持不决。萁实诸王公大臣或拥公主,或拥沙皇,均为本身之利。拥戴沙皇彼得的,都是手握实权的将军大臣,生怕女沙皇登位,另用一批新人当权;而拥戴苏菲亚时,却是一批不得意的贵族和军人,只盼新主上台,自己有油水好捞。苏菲亚幸得火枪营拥戴,有兵权在手,保皇派还不敢怎样,只是保皇派能指挥哥萨克骑兵,实力也殊不可侮。两派若是开起火来,却不知鹿死谁手。韦小宝心想:「这种国家大事,我是弄不懂的,有什麽屁计策想得出?不如溜之大吉,滚他妈的盐鸭蛋,免得他们两派混战起来,把韦小宝轰成了罗刹鱼子酱。」眼珠子一转,说道:「那容易得很,法子自然有的。不过我有条件。」苏菲亚大喜,忙问:「什麽条件?你要什么,我都答应。你是不是想做我的男皇后?」韦小宝心中一惊,暗想:「这可不敢领教。要娶老婆,阿珂可此你好得多了。就是双儿这小丫头,也胜过你全身是毛的罗刹女人。」笑道:「做你的男皇后,当然很好,不过这样一来你可做不成女沙皇了。」 ·

苏菲亚忙问原因。韦小宝道:「那原因是因为,那个辣块妈妈不开花!」他一时之间想不出理由充分的原因,便随口讲些扬州土话,什么「乖乖龙的东,猪油炒大葱」,苏菲亚那裏懂得?说道:「是不是中国人做男皇后,罗刹人要不高兴?」韦小宝忙道:「是呀!罗刹男人,自己,说自己美貌,做不成男皇后,恨你,打你。」苏菲亚心想不错,道:「你要什么,我都答应。」

韦小宝道:「第一,我要做罗刹大官,将军。」苏菲亚道:「这个容易,我做成了女沙皇後,便封你为伯爵,做将军,统带鞑靼骑兵。你,黄面孔,低鼻子,鞑靼骑兵,也是黄面孔,低鼻子。他们服你。」韦小宝道:「第二件,你和中国皇帝,不可打仗。你写信,我送去北京,罗刹女皇和中国皇帝,做好朋友,亲亲嘴,抱抱。中国兵很厉害,个个会魔法,手指一点,罗刹兵不会动了。打仗,罗刹人死了。我爱你,你死了,我哭了!」苏菲亚一听之下,登时大为感动,双儿出手点穴,火枪营的副队长和六名正副小队长立时不会动弹,苏菲亚是亲眼所见。她不知这是中国的上乘武功,甚是难学,即令韦小宝也是不会,还道中国人当真个个会此魔法,心想若和中国皇帝打仗,自是有输无赢,难得这中国小孩对自己一片真情,当即伸臂将他抱住,在他嘴上深深一吻,说道:「中国小孩,我也爱你。很好,罗刹兵打不过中国兵,不打,做好朋友。」啧的一声,又吻了他一下,问道:「还有什麽条件?」

韦小宝想了一想,道:「没有了。」苏菲亚道:「好,你快教我,怎样做女沙皇。」韦小宝心想这件事可为难得很了,只得东拉西扯,问她罗刹朝廷中的事情,心中想不出计较,便假装听不懂她的言语。苏菲亚原也是个聪明女子,渐渐觉察他在使奸,脸色便难看起来,说道:「你若是骗我,我就把你杀了。」

韦小宝大急,忙道:「不骗,不骗!」苏菲亚道:「那么我要做女沙皇,什么法子?」韦小宝:「这个………这个……」苏菲亚道:「什么这个、这个?朝里一派拥护我,一派反对我,两派要打仗,我这派如果输了,那怎么办?」

韦小宝听说朝中两派纷争,忽然想起曾听小皇帝康熙说过,满洲太祖皇帝当年立了四个贝勒,大贝勒代善、二贝勒阿敏、三贝勒莽古尔泰、四贝勒皇太极,其中阿敏是侄儿,其余三个都是儿子。四个贝勒当时都有大权,颇有纷争,後来四贝勒皇太极压倒其余三个贝勒,接承大位。他想到此事,便道:「你和彼得,都做沙皇,将来,反对你的大臣将军,一个一个慢慢杀了。你再杀彼得,再做女沙皇。」

苏菲亚一听,此计倒是甚妙,只不过众大臣一直说女子不能做沙皇,可真是气人,於是将这情形说了。韦小宝心想清朝开国之初,顺治老皇爷还是个小皇帝,大权都在摄政王多尔衮手中,便道:「你不做女沙皇,就先做摄政王。」苏菲亚问:「甚么是摄政王?」韦小宝道:「摄政王,不是沙皇,但是有大权柄。沙皇,假的,没有权。摄政王,真的,有权,人人都怕,都听摄政王的话,不听沙皇的话。」

苏菲亚太喜,大叫:「赫拉笑!赫拉笑!」

拥戴苏菲亚的王公将军,人数较少,苏菲亚将其中为首的都召到宫裏,将韦小宝所献的计策和众人商议。苏菲亚掌握了莫斯科的兵权,所以不能登基为女沙皇,主因在於无此先例。众大臣听到「摄政王」的计谠,都觉此法极妙,只须大权在手,做不做沙皇也没有多大分别。众人商酌良久,又想了一条法子出来,立苏菲亚的同胞弟弟伊凡为大沙皇,让彼得仍做沙皇,乃是小沙皇。大小沙皇并立,免得拥彼得一派的人再起反对。苏菲亚公主则是「摄政女王」,处理一切朝政。

众人计议已定,苏菲亚即聚集火枪营,再召集朝中全体王公大臣,将这新法子宣示出来。她又向众大臣担保,决不任意罢免各人的职司,凡是拥护这制度的,一律升赏。众王公大臣见自己权位利益并无所损,又不坏了前朝的规矩,当下均无异议。有人首先引导,向苏莽亚女摄政王躬身行礼,余人尽皆跟随。

苏菲亚大喜,命人去请了弟弟伊凡来,又从酒窖中将小沙皇彼得放了出来,两人并为大小沙皇。她自己坐在两个弟弟的下首,百官奏事,升赏陟罚,都由女摄政王决定。其时伊凡十六岁,彼得十岁,年幼识浅,一切全听姊姊的主张。

苏菲亚大权在手,心想此事那中国小孩大宫厥功甚伟,若不是他接连想了几个巧妙主意出来,自己此刻还是被关在猎宫之中,再过得几个月,皇太后娜达丽亚多半会逼迫自己落发为尼,在尼姑庵中幽闭一世。想到这般悲惨命运,不由得不寒而栗,当下把韦小宝传来,大大称赞了他一番。

韦小宝心想我那些法子,在中国人看来那是半点也不希奇,我在中国是个臭皮匠,到了罗刹国却变成了诸葛亮,真是好笑。他正想吹几句牛,忽然一想不妙,这个罗刹公主倘若以为我真是诸葛亮,把我留在身边,从此不放我回去,那可乖乖不得了,便道:「女摄政王娘娘,你做了摄政王,将来再做女沙皇,那就容易得很了。只须遵守一件事,人人就都服你。」

苏菲亚道:「什麽事?快快说给我听。」韦小宝道:「一言既出,三头马车难追。」原来罗刹人坐马车,以三匹马拖拉,不同中国人之以四马拖拉,所以中国的「驷马难追」在罗刹国成了「三头马车难追」。

苏菲亚不大明白,问道:「什么三头马车难追?」韦小宝道:「说过了话,一定要算数。我们中国皇帝说的话,叫做皇帝的金口,那是决计反悔不得的。」苏菲亚恍然大悟,笑道:「我答应过你的事,你怕我反悔,是不是?亲爱的中国小孩,罗刹女摄政王的说话,是宝石口,比你们中国皇帝的金口还要贵重。」

当下她便下了谕旨,封韦小宝为管领东方鞑靼地方的伯爵,带领鞑靼军队,又命大臣写了一通国书,致送中国皇帝,由韦小宝送去,再派遣一名俄国使臣,带领两队哥萨克骑兵护送,金银财物,赏赐了不少。韦小宝贿赂她的那十几万两银票,也都检出来还他。此外并有许多送给中国皇帝的礼物,均是皮羊宝石等罗刹国的贵重特产。

这时苏菲亚已选了好几名罗刹国的俊男相陪,再也不来同韦小宝亲热,但韦小宝辞别那一天,苏菲亚想起这几个月来的恩情,又感激他献策的大功,心下甚是恋恋不舍。

据俄罗斯正史所载,火枪手作乱,是在五月十五至十七的三日之中。五月廿九日,火枪管在苏菲亚指使之下,上书请伊凡和彼得并为沙皇,请苏菲亚公主总理摄政。乱事大定,巳在六月中旬。

其时天气和暖,韦小宝跨下骏马,於两队哥萨克骑兵拥卫之下,在西伯利亚大草原上疾驰,春风拂面,蹄声盈耳,当真是意气风发之至,心想:「这次死裏逃生,不但保了小命,还帮罗刹公主立了一塲大功,全靠老子平日听得书多,看得戏多。」要知中国立国数千年,争夺帝皇权位、造反斫杀,经验之丰,举世无与伦比。韦小宝所知者只是市井流传的一些皮毛,却也足以扬威异域,居然助人谋朝篡位,安邦定国。

其实此事说来亦不希奇,满清开国诸将粗陋无学,行军打仗的种种谋略,全从一部「三国演义」小说中而来。当年清太宗以反间计骗得崇祯皇帝自杀大将袁崇焕,就是抄袭「三国演义」中周瑜使计,令曹操自杀水军都督的故事。实则周瑜骗得曹操杀水军都督,历史并无其事,只是出於小说家的杜撰,不料小说家言後来竟尔成为事实,关涉到中国历史中数百年的气运,世事之奇,那更胜於小说了。这些闲话,按下不表。(金庸按:俄罗斯火枪争作乱,伊凡、彼得大小沙皇并立,苏菲亚为女摄政等事,确为史实,但是否有韦小宝其人,参与此事,俄国史中并无记载,中国史中恐亦无可查考。)

且说韦小宝带同罗刹国使臣,不一日来到北京。康亲王、索额图等王公大臣见他归来,无不又惊又喜。原来那日他带同水师出海,从此不知所踪,朝廷数次去查,都说大海茫茫,不见踪迹,竟无一艘兵船、一名士兵回来。康熙只道他这一队人在大洋中遭遇飓风,已经全军覆没了。清息报进宫中,康熙立时召见。

韦小宝见康熙满脸笑容,叩拜之後,略述了别来经过。康熙这次派他出海,主旨是在剿灭神龙教、擒拿假太后,现下听说神龙岛已经攻破,假太后虽末擒到,却和罗刹国结成了朋友。他见到韦小宝无恙归来,已是喜欢得紧,得悉有罗刹国使臣到来修好,更是大悦,忙细问详情。韦小宝从头至尾的说了,说到如何教唆苏菲亚怂恿火枪营作乱、如何教她立两个小沙皇而自己做摄政王之时,康熙听得哈哈大笑,说道:「他妈的,你学了我大清的乖,却去教会了罗刹女鬼。」

次日康熙上朝,传兄了罗刹使臣。朝中懂得罗刹话的,只有韦小宝一人,其实罗刹话十分难学,他在短短几个月中,所学会的十分有限,罗刹使臣的一番颂词,十句中倒有九句半不明白,他欺众人不懂,当即编造一番,竟将当日陆高轩所作的碑文背了出来,什么「千载之下,爰有大清」,什么「威灵下济,丕赫威能」说了几句。他一面说,一面偷看康熙的脸色,但见他笑眯眯的,料知这篇碑文倒也用得上,便朗声念道:「降妖伏魔,如日之升。羽翼辅佐,吐故纳新。万寿百祥,罔不丰登。仙福永享,并世崇敬。寿与天齐,文武仁圣。须臾,天现………」一背到「天现」两宇,当即住口,心想再背下去可要露出狐狸尾巴来了,说道:「罗刹国小沙皇,摄政女王,敬问中国大皇帝万岁爷圣躬安康。」

这些碑文中的句子,本是陆高轩作了来为颂扬洪教主之用,此时韦小宝念将出来,虽然微感不伦不类,但「文武仁圣」、「寿与天齐」等话,却也是善祷善颂。康配料想韦小宝肚中没有货色,这些文辞古雅的句子,决不能随口译出,必是预先请了枪手做好,然後在殿上背诵出来,却万万想不到竟是称颂邪教教主的文辞,给他移花接木,顺口牵羊的用上了。

那罗刹使臣随即献上礼物。罗刹国比辽东气候更冷,所产玄狐水貂之属,毛皮比之辽东的更为华美丰厚,满洲大臣都是识货之人,一见之下,无不啧啧称赏。康熙当即吩咐韦小宝妥为接待使臣,回赐中华礼品。退朝之後,康熙召了汤若望和南怀仁二人来,命他们去见罗刹使臣。南怀仁是比利时国人,言语和法兰西相同,那罗刹使臣会说法兰西话。两人言语相通,倾谈大为投机。南怀仁称颂康熙英明德惠,古往今来帝王少有其比,说得那使臣大为折服。

次日,康熙命汤若望、南怀仁二人在南苑操炮,由韦小宝陪了罗刹使臣观操。那使臣见炮火犀利,射击准确,不由得暗暗钦服,请南怀仁转告皇帝,罗刹国女摄政王决意和中国修好,永为兄弟之邦。

那使臣辞别归国後,康熙想起韦小宝这次出征,一举而翦除了吴三桂两个强援,功劳着实不小,於是降旨封他为一等忠勇伯。王公大臣自有一番庆贺,不必细表。

韦小宝想起施琅、黄总兵等人,何以竟无一人还报,想必是因主帅在海中失踪,他是皇上跟前的第一大红人,皇上震怒,必定以失误军机、临阵退缩、陷主帅於死地等罪名相加,大家生怕杀头,就此流落在通吃岛上,再也不敢回来了。於是派了两名使者,指点了通吃岛和神龙岛的途径,去召施琅等人回京。

这日康熙召了韦小宝到上书房中,指着桌上的三通奏章,说道:「小桂子,这三道奏章,分从三个地方来的,你倒猜猜,是谁的奏章。」韦小宝伸长了头颈,向三道奏章看了几眼,全无头绪可寻,说道:「皇上得给一点儿因头,我才猜得出。」

康熙微微一笑,提起右掌,虚劈一掌,连做了三下杀头的姿势。韦小宝笑道:「啊,是了,是大………大奸臣吴三桂、尚可喜、耿精忠三个家伙的奏章。」康熙笑道:「你聪明得很。你再猜猜,这三道奏章中说的是甚麽?」韦小宝搔头道:「这个可难猜得很了。三道奏章是一同来的麽?」」熙道:「有先有後,日子相差也不很远。」韦小宝道:「三个大奸臣想的是一般心思,定然都是不怀好意。奴才可猜不出了,多半他们说的话都差不多。」康熙伸掌在桌上轻轻一拍,说道:「正是。第一道奏章是尚可喜这老家伙呈上来的,他说他年纪老了,想归老辽东,留他儿子尚之信镇守广东。我说尚可喜要辽东,也不必留他儿子在广东了。吴三桂和耿精忠听到了消息,先後上了奏章。」说着拿起一道奏章来,道:「这是吴三桂的,他说:『念臣世受天恩,捐糜难报,惟期尽瘁藩篱,安敢遽请息肩?今关平南王尚可喜有陈情之疏,已蒙恩览,准撤全藩。仰恃鸿慈,冒干天听,请撤安插。』哼,他是试我来着,瞧我敢不敢撤他的藩?他不是一个儿干,而是联络了尚可喜、耿精忠三个一起来吓唬我!」

康熙又拿起另一道奏章,道:「这是耿精忠的,他说:『臣袭爵二载,心恋帝阕,只以海氛叵测,未敢遽议罢兵。近见平南王尚可喜乞归一疏,已奉前旨。伏念臣部下官兵,南征二十余载,仰恳皇仁,撤回安插。』一个在云南,一个在福建,相隔万里,为甚麽两道摺子上所说的话都差不多?一面说不能罢兵,一面又说恳求撤回。这几个家伙,还把我放在眼裏吗?」说着气忿忿的将奏章往桌上一掷。

韦小宝道:「是啊,这三道奏章,可说反状已露,大逆不道之至。皇上,咱们这就发兵,把三个反贼都捉到京师裏来,满门………哼,全家男的杀了,女的赏给功臣为奴。」他本想说「满门抄斩」,忽然想起阿珂和陈圆圆,於是中途改口。康熙道:「咱们如先发兵,倒给天下百姓说我杀戮功臣,说甚麽鸟尽弓藏,免死狗烹。不如先行撤藩,瞧着三人的动静,若是遵旨撤藩,恭顺听命,那就罢了,否则的话,再发兵讨伐,那就师出有名。」

韦小宝道:「皇上考虑周详,算无遗策,微臣拜服之至,好比唱戏。皇上问道:『下面跪的是谁?』吴三桂道:『奴才吴三桂见驾。』皇上喝道:『奸大胆的吴三桂,你怎不抬起头来?』吴三桂道:『臣有罪不敢抬头。』皇上喝道:『你犯了何罪?』吴三桂道:『奴才图谋不轨,想要造反,一心一意,要做皇帝。』皇上喝道:『呔,大胆的东西!韦小宝!』我就一个箭步,上前跪倒,说道:『小将在!』皇上叫道:『令箭在此!派你带领十万大兵,讨伐反贼吴三桂去者!』我接过令箭,叫道:『得令!』飞起一腿,往吴三桂屁股上踢去,登时将他踢得屁滚尿流,呜乎哀哉!」

康熙哈哈大笑,道:「你想带兵去打吴三桂 ?」韦小宝见他眼光中有嘲弄的神色,知道小皇帝是跟自己开玩笑,说道:「奴才是个小孩子,怎能统带大军?最好是皇上亲自做大元帅,我给你做先锋官,逢山开路,过水搭桥,浩浩荡荡,杀奔云南而去。」康熙给他说得心中跃跃欲动,觉得御驾亲征吴三桂,这件事倒是好玩得紧,说道:「待我仔细想想。」

次日清晨,康熙召集众王公大臣,在太和殿上商议军国大事。韦小宝虽然连升了数级,但在朝廷之中,还是官小职微,本无资格上太和殿参与议政。康熙下了特旨,说他曾奉使云南,知悉吴藩内情,钦命陪驾议政。

小皇帝在龙椅上居中一坐,亲王、郡王、贝勒、贝子、大学士、尚书等大臣分班站立,韦小宝站在诸人之末。康熙将尚可喜、吴三桂、耿精忠三道奏章交给中和殿大学士兼礼部尚书巴泰,说道:「三藩上奏,恳求撤藩,该当如何,大家分别奏来。」诸王公大臣传阅奏章。康亲王杰书说道:「回皇上,依奴才愚见,三藩恳求撤藩,均非出於本心,倒似是在试探朝廷。」康熙道:「何以见得?你且说来。」杰书道:「三通奏章之中,都说当地军务繁重,不敢擅离。既说军务烦忙,却又求撤藩,显见是自相矛盾。」康熙点了点头。

一秒钟记住本站网址:JinYongXiaoShuo.COM金庸小说拼音全拼写。

喜欢旧版《鹿鼎记》小说吗?喜欢金庸小说全集吗?喜欢就用力顶一下吧!

看网友对 第一○五回 安排定计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