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金庸小说全集>>旧版《鹿鼎记》小说在线阅读

第一一二回 母子重逢

小说:旧版《鹿鼎记》    作者:金庸
选择背景色: 黄橙 洋红 淡粉 水蓝 草绿 白色 选择字体: 宋体 黑体 微软雅黑 楷体 选择字体大小: 恢复默认

妓院中规矩,嫖客留宿,另有陈设华丽、锦褥绣被的大房。众妓女自住的小房,却是颇为简陋。年青貌美的红妓住房较差,像韦小宝之母年纪已经不小,生意冷落,院中老鸨待她自然也马虎得很了。他母亲所住的是一间薄板房,韦小宝躺了一会,忽听得隔房有人厉声喝骂,正是老鸨的声音:「老娘白花花的银子买了你来,你推三阻四,总是不肯接客,哼,买了你来当观世音菩萨,在院子裏供着好看么?打,给我狠狠的打!」跟着便是鞭子着肉声、呼痛声、哭叫声,喝骂声,响成一片。 ·

这种声音韦小宝从小就听惯了,知道是老鸨买来了年轻姑娘,逼迫她接客,打一顿鞭子实是稀松平常。小姑娘若是一定不肯,甚麽针刺揩甲、铁烙皮肉,种种酷刑都会逐一使了出来。这种声音在妓院中必不可免,他阕别巳久,这时又再听到,倒有些重温旧梦之感,也不觉得那小姑娘有甚么可怜。但那小姑娘十分倔强,大叫:「你打死我好了,我死也不接客,一头撞死给你看!」

那老鸨吩咐龟奴狠打,小姑娘不屈。又打了二三十鞭,那龟奴道:「今天不能打了,明天再说罢。」老鸨恨恨的道:「拖这小贼货出去。」龟奴将小姑娘扶了出去,一会见又回入房中。老鸨道:「这贱货用硬的不行,咱们用软的,给她喝迷春酒。」龟奴道:「她就是不肯喝酒。」老鸨道:「蠢才!把迷春酒混在肉裏,不就成了。」龟奴道:「是,是。七姐,真有你的。」韦小宝凑眼到板壁缝去一张,只见老鸨打开柜子,取出一瓶酒来,倒了一杯,递给龟奴。只听她说道:「叫了春芳陪酒的那两个公子,身边钱钞着实不少。他们说在院子裏借宿,等朋友。这种年轻雏儿,不会看中春芳的,待会我去跟他们说,要他们梳笼这贱货,运气好的话,赚他三四百两银子也不希奇。」龟奴笑道:「恭喜七姐招财进宝,我也好托你的福,还了一笔赌债。」老鸨骂道:「路倒尸的贱胚,辛辛苦苦赚来几两银子,都去送在三十二张牌里。这件事办得不好,小心我割了你的乌龟尾巴。」韦小宝知道「迷春酒」是一种药酒,喝了之後就人事不知,各处妓院中用来迷倒不肯接客的雏歧。从前听着只觉十分神奇,此时却知不过是在酒中混了些蒙汗药,可说寻常得紧,心想:「今日我的乾爹是两个少年公子 ?是甚麽东西,倒要去瞧瞧。」

他悄悄溜到接待富商豪客的「甘露厅」外,站在向来站惯了的那个圆石墩上,凑眼向内张望。以往每逢有豪客到来,他必定站在这圆石墩窥探,此处窗缝特大,向厅内望去一目了然,客人侧坐,却见不到窗外的人影。过去已窥探了不知几百次,从来没碰过钉子。

只见厅内红烛高烧,母亲脂粉满脸,穿着她那套最好的粉红缎衫,头上戴了一朶红花,正在陪笑给两个客人斟酒。韦小宝细细瞧着母亲,心想:「原来妈这麽老了,这门生意做不长啦,也只有这两个瞎了眼的瘟生,才会叫她来陪酒。妈的小调唱得又不好听,倘若是我来逛院子,倘若她不是我妈,倒贴我三千两银子也不会叫她。」只听他母亲笑道:「两位公子爷喝了这杯,我来唱个『相思五更调』给两位下酒。」

韦小宝暗暗叹了口气,心道:「妈的小调唱来唱去只是这几只,不是『相思五更调』,就是『一根紫枝直苗苗』,再不然就是『一把扇子七寸长,一人榻风二人凉』,总不肯多学几只。她做婊子也不用心。」转念一想,险些笑了出来:「我学武功也不肯用心,原来我的懒性儿,倒是妈那里传下来的。」

忽听得一个娇媚的声音说道:「不用了!」这三字一入耳,韦小宝全身登时一震,险险从石墩上滑了下来,慢慢斜眼过去,只见一只纤纤玉手挡住了酒杯,从那只纤手顺着衣袖瞧上去,见到一张俏丽脸庞的侧面,却不是阿珂是谁?韦小宝心中大跳,惊喜之心难以抑制:「阿珂怎么到了扬州?为甚麽会到丽春院来,叫我妈陪酒?她女扮男装来到这裏,不叫别人,单是叫我妈,那一定是冲着我来了。原来她终究还有良心,记得我是跟她拜了天地的老公。啊哈,妙极,妙之极矣!你我夫妻团圆,今日洞房花烛,我将她一把抱在怀裏……」

突然一个男子声音说道:「吴贤弟暂且不喝,待得那几位蒙古的朋友到来……」韦小宝耳中嗡的一声,立知大事不妙,跟前天旋地转,一时视不见物,闭目定得一定神,睁眼看去,坐在阿珂身侧的那个少年公子,却不是台湾的二公子郑克爽是谁?

韦小宝的母亲韦春芳笑道:「小相公既然不喝,大相公就多喝一杯。」给郑克爽斟了一杯酒,一屁股坐在他的怀裏。阿珂道:「喂,你放尊重些。」韦春芳笑道:「啊哟,小相公脸皮嫩,看不惯这个调调儿。你以後天天到这裏来玩儿,只怕还嫌人家不够风情呢。小相公,我叫个小姑娘来陪你、好不好?」阿珂忙道:「不,不,不要!你好好坐在一旁!」韦春芳笑道:「啊,你喝醋了,怪我陪大相公,不陪□。」站起身来,往阿珂怀中坐将下去。

韦小宝只看得又是好气,又是好笑,心道:「天下竟有这样的奇事,我的老婆来嫖我的妈妈。」只见阿珂伸手一推,韦春芳站立不定,一交坐倒。韦小宝大怒,心道:「小婊子,你推你婆婆,这般没上没下。」韦春芳却不生气,笑嘻嘻站起身来,说道:「小相公就是怕丑,你过来坐在我的怀裏好不好?」阿珂笑道:「不好!」对郑克爽道:「我要去了!甚么地方不好跟人会面,为甚么定要在这裏?」郑克爽道:「大家约好了在这裏的,不见不散。我也不知原来这种肮脏地方。喂,你给我规规矩矩的坐着。」最後这句话是对韦春芳说的。

韦小宝越想越怒,心道:「那日在广西柳江边上,你哀求老子饶你狗命,罚下重誓,决不再跟我老婆说一句话,今日竟然一同来嫖我妈妈。嫖我妈妈,倒也罢了,你跟我老婆不知巳说了几千句、几万句话。那日没割下你的舌头,实是老子大大的失策。」

韦春芳打起精神,伸手去搂郑克爽的头颈。郑克爽把她手一推,道:「你到外面去吧,咱兄弟俩有几句话说。等我叫你再进来。」韦春芳无奈,只得出厅。郑克爽低声道:「珂妹,小不忍则乱大谋,要成就大事,咱们只好忍耐着点儿。」阿珂道:「那葛尔丹王子不是好人,他为甚麽约你到这裏来会面?」韦小宝听到「葛尔丹王子」五字,寻思:「道蒙古混蛋也来了,好极,好极,他们多半是在商量造反,老子调兵遣将,把他们一网打尽。」

只听郑克爽道:「这几日扬州城裏盘查很紧,旅店客栈中的客人,只要不是熟客,衙役捕快就来问个不休,倘若落了行迹,那就不妙了。这妓院中却没公差前来罗唆。咱们住在这裏,那是稳妥得多。我跟你倒也罢了,葛尔丹王子一行人那副蒙古模样,可惹眼得很。再说,你这么天仙一般的相貌,若是住了客店,通扬州的人都要来瞧你,迟早定会出事。」阿珂浅浅一笑,道:「我不用你油嘴滑舌的讨好。」郑克爽伸出左臂,搂住了她的肩头,在她眼角边轻轻一吻,笑道:「我怎么油嘴滑舌了?要是天仙有你这麽美貌,甚麽吕纯阳、铁拐李,也不肯下凡了,每个神仙都留在天上,目不转睛的瞧着我的小宝贝儿。」阿珂嗤的一笑,低下头去。

韦小宝怒火冲天,不可抑制,伸手一摸匕首之柄,便要冲进去火拚一场,但随即转念:「这小子武功此我强,阿珂又帮着他。我一冲进去,他两个奸夫淫妇,定要谋杀亲夫。天下甚麽人都好做,就是武大郎做不过。」当下强忍怒火,对他二人的亲热之态只好闭目不看。只听阿珂道:「哥哥,到底…」

这「哥哥」两字一叫,韦小宝更是酸气填膺,心道:「他妈的好不要脸,连『哥哥』也叫起来了。」她下面的几句说话,就没听入耳中。只听郑克爽道:「他在明裏,咱们在暗裏。葛尔丹手下的武士着实厉害,包在我身上,这一次非在他身上刺几个透明窟窿不可。」阿珂道:「这家伙实在欺入太甚,此仇不报,我这一生总是不会快活。你知道,我本来是不肯认爹爹的,只因为他答应了为我报仇,派了十六名武功好手陪我来一同行事,我才认了他。」韦小宝心想:「是谁得罪了你?你要报仇,跟你老公说好了,没甚么办不到的事,又何必认了吴三桂这大汉奸做爹爹。」郑克爽道:「要刺死他也不是甚麽难事,只不过鞑子官兵戒备严密,得手之後要全身而退,就不大容易,咱们总得想个万全之策,才好下手。」阿珂道:「爹爹答应我派人来杀了这人,也不是全为了我。他要起兵打鞑子,这人是个大大的阻碍。他吩咐我千万别跟妈说,我就料到他另有私心。」郑克爽道:「你跟你妈说了没有?」阿珂摇摇头,道:「没有。这种事情越是隐秘越好,说不定妈要出言阻止,我如不听妈的话,那也不好,还不如不说。」韦小宝心想:「她要行刺甚麽人?这人为甚么是吴三桂起兵的阻碍?」

只听郑克爽道:「这几日我察看他出入的情形,防护着实周密,要走近他身前,就为难得很。我想来想去,这家伙是个好色之徒,若是有人扮作了扬州的歌妓什么的,便可挨近他身旁了。」韦小宝心道:「好色之徒?他说的是抚台?还是提督?」阿珂道:「除非是我跟师姊俩假扮,不过这种女子的下贱模样,我是扮不来的。」郑克爽道:「我看不如设法下毒,买通了厨子,在他的酒裏放些毒药。」阿珂恨恨的道:「用药毒死他,我这口气不出。我要砍掉他的一双手,割掉他尽向我胡说八道的那根舌头!这小鬼,我…我好恨!」

韦小宝头脑中一阵晕眩,心中不住说:「原求是要谋杀亲夫。」他知道阿珂一心一意的向着郑克爽,可万万想不到对自己竟是这般的切齿痛恨,心想:「我又有什么地方对不住你了?」这个疑窦顷刻间便即解破,只听郑克爽道:「珂妹,这小子是迷上你啦,对你是从来不敢得罪半分的。我知道你要杀他,其实是为了给我出气。你这番情意,我…我真不知将来如何报答才是。」阿珂柔声道:「他辱你一分,比辱我十分还令我痛恨。他若是打我駡我,瞧在师父面上,这口气我还咽得下,可是他对你…对你一次又一次的这般无礼,叫人一想起,惧不得立即将他千刀万剐。」郑克爽道:「珂妹,我现在就报答你好不好?」右臂也伸将过去,抱住了她身子。阿珂满脸娇羞,将脸蛋钻入他的怀里。

韦小宝心中一片混乱,不知如何是好,突然之间,头顶一紧,一根辫子已给人抓住。他大吃一惊,眼着耳朶又被人扭住,待要呼叫。只听耳边一个熟悉的声音低喝:「小王八蛋,跟我来!」这句「小王八蛋」,平生不知巳给这人駡过几千百次,当下更不思索,乖乖的跟了便走。抓他辫子、扭他耳朶之人手法极是熟练,那也是平生不知已抓过他、扭过他几千百次了。这人正是他母亲韦春芳。

两人来到房中   韦春芳反脚踢上房门,松手放开他辫子和耳朵。韦小宝叫道:「妈!我…我回来了!」韦春芳向他凝视良久,突然间一把将他抱住,呜呜咽咽的哭了起来。韦小宝笑道:「我不是回来见你了吗?你怎么哭了?」韦春芳抽抽噎噎的道:「你死到那裏去了?我在扬州城里城外找遍了你,求神拜佛,也不知许了多少愿心,磕了多少头。乖小宝,你终於回到娘身边了。」韦小宝笑道:「我又不是小孩子了,到外面逛逛,你不用担心。」韦春芳泪眼模糊,从灯光下见儿子长得高了,人也粗壮了,心下一阵欢喜,又哭了起来,说道:「你这小王八蛋,到外面逛,也不给娘说一声,去了这么久,这一次不狠狠给你一顿笋炒肉,小王八蛋不知道老娘的厉害。」

所谓「笋炒肉」,乃是以毛竹板打屁股,韦小宝不吃己久,听了忍不住好笑。韦春芳也笑了起来,摸出手帕,给他擦去脸上泥污。擦得几擦,一低头,见到自己一件缎子新衫的前襟上又是眼泪,又是鼻涕,还染了儿子脸上的许多炭灰,不由得肉痛起来,拍的一声,重重打了他一个耳光,骂道:「我就是这一件新衣,还是去年过年缝的,也没穿过几次。小王八蛋,你一回来也不干好事,就弄脏了老娘的新衣,叫我怎么去陪客 ?」

韦小宝见母亲爱惜新衣,闹得红了脸,怒气勃发,笑道:「妈,你不用可惜。明儿我给你去缝一百套新衣,比这件好过十倍的。」韦春芳怒道:「小王八蛋就会吹牛,你有个屁本事。瞧你这副德性,在外边还能发了财回来麽?」韦小宝道:「财是没发到,我赌钱手气好,赢了些银子。」韦春芳对儿子赌钱作弊的本事倒有三分信心,摊开手掌,道:「拿来!你身边存不了钱,过不了半个时辰,又去花个乾净。」韦小宝笑道:「这一次我赢得太多,说什么也花不了。」韦春芳提起手掌,又是一个耳光摔过去。韦小宝一低头,让了开去,心道:「一见我就打的,北有公主、南有老娘。」伸手入怀,正要去取银子,外边龟奴叫道:「春芳,客人叫你,快去!」韦春芳道:「来了!」到桌上镜箱竖起的镜子前一照,匆匆补了些脂粉,说道:「你给我躺在这里,老娘回来要好好问你,你……你可别走!」韦小宝见母亲眼光中充满担忧的神色,生怕自己又走得不知去向,笑道:「我不走,你放心!」韦春芳駡了声:「小王八蛋」脸有喜色,走了出去。

韦小宝在床上躺下,拉过被来盖上,只躺得片刻,韦春芳便走进房来,手裏拿黄一把酒壶,她一见儿子躺在床上,便放了心,转身便要走出。韦小宝知道是郑克爽要她去添酒,突然心念一动,道:「妈,你是给客人添酒去啊?」韦春芳道:「是了,你给我乖乖躺着,妈回头弄些好吃的给你。」韦小宝道:「你添了酒来,给我喝几口。」韦春芳駡道:「馋嘴鬼,小孩儿家喝什麽酒?」拿着酒壶走了。

韦小宝忙向板壁缝中一张,见隔房仍是无人,当即一个箭步冲出房来,走到隔房,打开柜子,取了老鸨的那瓶「迷春酒」,回入自己房中,藏在被窝裏,拨开了瓶塞,心道:「郑克爽你这小杂种,要在我酒裏放些毒药,老子今日给你来个先下手为强!」

过不多时,韦春芳提着一把装得满满的酒壶,走进房来,说道:「快喝两口。」韦小宝躺在床上,接过了酒壶,坐起身来,暍了一口。韦春芳瞧着儿子偷螵客的酒喝,脸上不自禁的流露爱怜横溢之色。韦小宝道:「妈,你脸上好大一块煤灰。」韦春芳忙到镜子前去察看。韦小宝提起酒壶往被中便倒,跟着将「迷春酒」倒了半瓶入壶。

韦春芳见脸上乾乾净净,那裏有什么煤灰了,登时省起儿子又在捣鬼,要支使开自己,以便大口偷酒喝,当即转身,抢过了酒壶,骂道:「小王八蛋是老娘肚裏钻出来的,我还不知你的鬼计?哼,从前不会喝酒,外面去浪荡了这些日子,什么坏事都学会了。」韦小宝道:「妈,那个小相公脾气不好,你说什么得灌他多喝几杯。他醉了不作声,骗那大相公银子就容易了。」韦春芳道:「老娘做了一辈子生意,这玩意还用你教吗?」心中却颇以儿子的主意为然,又想:「小王八蛋回家,真是天大的喜事,今晚最好那瘟生不叫我陪着过夜,老娘要陪儿子。」

韦小宝躺在床上,一会儿气愤,一会儿得意,寻思:「老子真是福将,这姓郑的臭贼什么人不好嫖,偏偏来讨我便宜,想做老子的乾爹。今日还不嗤的一刀?再撒上些花尸粉。」

他想在郑克爽的伤口中撒上化尸粉後,过不多久,便化成一滩黄水,阿珂酒醉转来,她的「哥哥」从此无影无踪,不知去向。她就是想破了脑袋,也猜不到是怎么一会事,「他妈的,你叫哥哥啊,多叫几声哪,就快没得叫了。」

他想得高兴,爬起身来,又到甘露厅外向内张望,只见郑克爽刚喝乾了一杯酒,阿珂举杯就口,漫浅喝了一口。韦小宝大喜,只见母亲又给郑克爽斟酒,郑克爽挥手道:「出去,出去,不用你侍候。」韦春芳答应了一声,放下酒壶时衣袖遮住了一碟火腿片。韦小宝微微一笑:「我就有火腿吃了。」忙回入房中,过不多时,韦春芳拿了那碟火腿片进来,笑道:「小王八蛋,你死在外面,有这好东西吃吗?」笑咪咪的坐在床沿,瞧着儿子吃得津津有味,比自己吃还要喜欢,韦小宝道:「妈,你没喝酒?」韦春花道:「先前我已喝了好几杯,再喝就怕醉了,你又溜走。」韦小宝心想:「不把妈妈迷倒,干不了事。」说道:「我答应你不走就是。妈,我好久没陪你睡了,你今晚别去陪那两个小瘟生,在这裏陪我。」韦春芳大喜,儿子对自己如此依恋,那还是他七八岁之前的事,想不到出外吃了一番苦头,终究想起娘的好处来,不由得眉花眼笑,道:「好,今晚娘陪乖小宝睡。」

韦小宝道:「妈,我虽在外边,可天天想着你。来,我给你解衣服。」他的马屁功夫用於皇帝、教主、公主、师父,无不极灵,此刻用在亲生母亲身上,居然也是立收奇效。韦春芳应酬得嫖客多了,男人的手摸上身来,便当他是木头,但儿子的手一来替自己解衣扣,不由得全身酸软,吃吃笑了起来。

韦小宝替母亲解去了外衣,便去给她解裤带。韦春芳呸的一声,在他手上轻轻一拍,笑道:「我自己解。」忽然有些害羞,钻入被中,脱下裤子,从被窝裏拿出来放在被上。韦小宝摸出两锭银子,共有三十几两,塞在母亲手裏,道:「妈!这是我给你的。」韦春芳一阵喜欢,忽然流下泪来,道:「我………我给你收着,过得………过得几年,给你娶一个媳妇。」韦小宝心想:「我这就娶媳妇去了。」吹熄了油灯,道:「妈,你快睡,我等你睡着了再睡。」韦春芳笑骂:「小王八蛋,花样真多。」便闭上了眼。她累了一日,又喝了好几杯酒,见到儿子回来,更是喜悦不胜,一定下来,过不多时便迷迷糊糊的睡去了。韦小宝听到她轻微的鼾声,蹑手蹑脚的走到门边,心中一动,又走回来拿了母亲的裤子,抛在帐子顶上,心道:「待会你若是醒转,没了裤子,就不能来捉我。」

走到甘露厅外一张,只见郑克爽仰在椅中,阿珂伏在桌上,都巳一动不动,韦小宝大喜,待了片刻,见两人仍是不动,当即走进厅去,反手待要带门,随即转念:「不忙关门,若是这小子装假,关上了门可逃不走啦。」拔了匕首在手,走近身去,伸右手推推郑克爽,他全不动弹,果巳昏迷,又推推阿珂。她唔唔两声,却不坐起。韦小宝心想:「她喝酒太少,只怕不久就醒了,那可危险。」将匕首插入靴中,扶了她坐直。阿珂双目紧闭,模模糊糊的道:「哥哥,我………我不能喝了。」韦小宝低声道:「好妹子,再喝一杯。」斟满一杯酒,左手捏开她小嘴,将酒灌了下去。

一秒钟记住本站网址:JinYongXiaoShuo.COM金庸小说拼音全拼写。

喜欢旧版《鹿鼎记》小说吗?喜欢金庸小说全集吗?喜欢就用力顶一下吧!

看网友对 第一一二回 母子重逢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