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金庸小说全集>>旧版《鹿鼎记》小说在线阅读

第一三七回 诈败诱敌

小说:旧版《鹿鼎记》    作者:金庸
选择背景色: 黄橙 洋红 淡粉 水蓝 草绿 白色 选择字体: 宋体 黑体 微软雅黑 楷体 选择字体大小: 恢复默认

多降道:「那不成!众侍卫个个是你的老部下,给老上司办一点讨债的小事,还能要赏,那算甚么话?」韦小宝道:「他们个个是我老部下,是好弟兄、好朋友。这几年来兄弟快马加鞭的加官进爵,可一直没甚么好处给大家,自己也不好意思。这几百万两银子,众位侍卫兄弟们就分了吧。」

多隆大吃一惊,道:「甚……甚么有几……几百万两银子?」韦小宝微笑道:「本钱嘛,也没这许多,其中有些是赌账,有些是虚头,利上加利的滚上去。数目就不小了。这一笔钱,大哥自己多分几成。」多隆兀自不信,喃喃的道:「几百万两?这……这未免太多了吧?」韦小宝道:「所以啊,要他分开来写借据,讨起来方便些。」压低了嗓子道:「这件事可别牵扯我在内。若是给御史们知道了,奏上一本,说兄弟交结外藩,放债图利,不大不小也是个罪名。但若是御前侍卫们向他讨赌债,每个人一千二千银子的事,那就全不相干。大哥若是怕御前侍卫独吃,干系太大,不妨约些骁骑营的军官同去。他们也都是我的老部下,也该分得些好处。」多隆连声称是,心中打定了主意,这笔债讨了来,至少有一半要还给韦小宝,他虽慷慨大方,可不能让他血本无归。韦小宝出得宫来,心中十分得意,暗想多隆带了这一群如狼似虎的御前侍卫和骁骑营军官去讨债,郑克爽这下子可有得头痛了。

虽然碍於康熙吩咐在先,不能亲自去跟郑克爽为难,以报杀师的大仇,但这么一搞,至少也得送了他一大半家产。这件事郑克爽多半还是哑子吃黄莲,不敢声张,就算给人知道了,那也是御前侍卫和骁骑营军官讨赌债的私事,别人只会说郑克爽纨袴子弟,立身不谨,来到京师之中,还是赌博胡闹,谁也不会怪到他韦小宝的头上。

出得宫来,康亲王杰书、李爵、明珠、索额图、勒德洪、王熙、黄机、吴正治、宋德宜等一干满汉大臣都侯在宫门之外,纷纷上前道喜,一齐拥着他前去铜帽儿胡同。来到巷前,只见一座宏伟的府第耸立当地,比之先前的子爵府更是大了数倍。大门上的一块朱漆的匾额上却是空荡荡地并无一字。韦小宝识得字虽然极少,但匾上有没有字终究还分得出来,正自一怔之际,康亲王笑道:「韦兄弟,皇上对你的恩泽,真是天高地厚。那一年你的子爵府失火焚毁,你又不在京里,皇上得知之後便派做哥哥的给你另起一座府第,圣旨中没吩咐花多少钱,只说一应费用,内库具领。这是皇上赏你的,做哥哥的何必给皇上省银子?自然是从宽里花钱。兄弟,你瞧瞧,这可还合意吗?」说着捋须微笑。

韦小宝急忙道谢。从大门进去,果然是美奂美仑,跟康亲王府也差不了多少。康亲王道:「这座府第起好很久,一直等着兄弟你来住。只是不知皇上如何加恩,要封你甚么官爵,所以府门上那一块匾额,便空着不写。这『鹿鼎公府』四个字,便请咱们的李大学士大笔一挥罢。」李爵是保和殿大学士兼户部尚书,各大学士中资历最深,是为首辅,当下也不推辞,提笔恭楷写了「鹿鼎公府」四个大字。便有从吏捧了下去,命工匠铸成金字,镂在匾上。

当晚鹿鼎公府中大张筵席,欵待前来贺喜的亲贵大臣。郑克爽、冯鍚范等台湾降人也送了礼来,却没亲身到贺。

送走宾客後,韦小宝又开家宴,七位夫人逐一把盏庆贺。韦小宝说起要带双儿随同北征,其余六位夫人一齐不依,说他太过偏心。韦小宝只得花言巧语,说是皇上御旨,知道双儿到过罗刹国,懂得罗刹言语,是以派她随军効力。六位夫人只得罢了。好在双儿为人温柔谦和,和六位夫人个个情谊甚好,大家也不妬忌於她,只有建宁公主自忖以皇上御妹的身份,金枝玉叶,居然还及不上一个出身微贱的小丫头,心中着实气恼。不过七位夫人平时若有纷争,其余六人一定联盟对付公主。建宁公主人孤势单,韦小宝又不廻护於她,近年来气焰巳大为收敛,轻易不敢启衅。

次日韦小宝命双儿取出郑克爽当年在通吃岛上血书的借据,请了多隆过来,交了给他。多隆大喜,说道:「既有这张借据在手,咱们石头裏也要榨出油来。郑克爽这小子若是胆敢赖债不还,咱们御前侍卫和骁骑营也不用在京裏混了。」

此後数日之中,康熙又接连宣召韦小宝进宫,给了他一张极大的地图,如何进军、如何接仗、如何围城、如何打援,一一详细指示,用朱笔在图上分别绘明。韦小宝道:「这一仗是皇上亲自带兵打的,奴才甚麽也不敢自作主张,总之是遵照皇上的吩咐办事就是。否则的话,就是打了胜仗,皇上也不喜欢。」

康熙微笑点头,韦小宝这一番话,正合他心意。他小时学了武艺,无法施展,只有与韦小宝扭打为乐,其後不断派遣韦小宝出外办事,在内心深处,都是以他为自己替身之意。韦小宝年纪较自己小,武功智谋,学问见识,无一及得上自己,他能办得成功,自己自然更是游匁有余。想起明朝正德皇帝硬要自封为威武大将军镇国公,亲自领兵出仗,真正用意也只是不甘寂寞,要一显身手而已。康熙作事自不会如正德皇帝这般胡闹,却从派遣韦小宝办事之中,内心得到了满足。当年吴三桂造反,那是身经百战的猛将,非同小可,必须以大臣宿将对付,若是让韦小宝去领兵,必定败事。这一仗打了数年,康熙虽不亲赴前敌,但每一次战役都询问详明,其中利弊得失,无不了如指掌,於实战之中,学会了兵法。此时和罗刹国开仗,事无巨细,均已筹划妥善,大军末出部门,便已料到此战必胜,比之当年对付吴三桂时的战战兢兢,那是不可同日而语了。

钦天监择了黄道吉日,康熙在太和门赐宴。午门外具卤薄,陛上张黄幄,设御座,陈敕印,王公百官会集。康熙升座。抚远大将军鹿鼎公韦小宝率出征官朋春、萨布素、何佑、林兴珠等,运粮官索额图等上前跪倒,内院大臣奉宣满蒙汉三体敕书,授大将军敕印,颁赐衣马弓刀。出征将官分座金水桥北,左右奏乐,陈百戏。康熙命大将军进御前,面授方略,亲赐巵酒。大将军跪受叩饮毕,都统、副都统等继进,皇帝命侍卫赐饮,然後命百官遍饮众军,赐金钱布疋。百官众军谢恩,大军开拔。康熙亲送出午门,大将军及众官跪请回驾。然後水陆大军首途北征。

韦小宝奉皇帝之命办事,从来没此次这般风光,心中的得意那也不用说了,知道这一次事关重大,在军中强自收敛,居然不敢开赌,途中无聊之际,也不过请了几名大将来掷几把骰子,输了喝酒而已。

不一日,大军出山海关,进入辽东。这是韦小宝旧游之地,只是当年和双儿在森林中捕鹿为食,东躲西藏,狼狈不堪,那有今日出关北征的威风?渐行渐北,这一日离雅克萨城尚有百余里,前锋何佑至大营禀报,斥堠兵得当地百姓告知,罗刹兵四出扰民,杀人放火,奸淫虏掠,无恶不作,每过十余日便来一次,预料再过数日又会出来刦掠。韦小宝早得康熙指示机宜,吩咐大军扎营不进,命何佑统率二十个百人队,在离雅克萨城三十里外暗暗分头埋伏。罗刹军大队到来,便深伏不出,避不交兵,遇到小队敌军,那便或杀或捉,尽数歼灭,一个都不许放了回城。何佑接令而去。过得数日,这一天下午,隐隐听得远处有鸟枪轰击之声,此起彼伏,良久不绝。料得先锋已在和罗刹兵交战。到得傍晚,何佑派人至大营报捷,说道歼灭罗刹兵八十五人俘虏十二人。二更时分,前锋将所俘虏的十二名罗刹兵送到大营来。

韦小宝亲自审问。那十二名罗刹兵一听韦小宝居然会说罗刹言语,不山得大为骇异,然而人人都是十分倔强,说道中了埋伏,清兵以多胜少,打胜了也不光采。韦小宝大怒,叫过两名罗刹兵来,从怀中取出骰子,说道:「你们两个掷骰子!」这掷骰之戏,西洋自古便有,埃及古墓中昕发掘出来的,和中国骰子即无分别。

两名罗刹兵相顾愕然,不知这清兵的少年将军玩甚麽花样,便依言掷骰。两粒骰子,一个掷了七点,一个掷了五点。韦小宝指着那掷了五点的罗刹兵道:「你输了!死蛮基!」罗刹语中,「死蛮基」是「死亡」之意。他转头对亲兵道:「拉出去砍了!」四名亲兵将那罗刹兵押到帐门口,一刀杀死。余下十一名罗刹兵一见,无不脸色大变。

韦小宝揩着另外两名罗刹兵道:「你们两个来掷骰子。」那两兵那裏还肯掷骰,不约而同的道:「我不掷!」韦小宝道:「好,你们不掷。」对亲兵道:「两个都拉出去砍了!」顷刻间又杀了两人。韦小宝又指着两名罗刹兵道:「你们两个来掷。」两人知道若是不掷,立时便死,掷一把骰子,倒还有一半逃生的机会。一人战战兢兢的拿起骰子,正待要掷,另一名罗刹兵伸手抢了过去,对韦小宝道:「我跟你掷。」神色极是傲慢。

韦小宝笑道:「好啊,你胆敢向我挑战。你先掷。」那兵掷了个七点。韦小宝掷了十点,笑道:「怎么样?」那兵神色惨然,说道:「我运气不好,没甚麽好说。」韦小宝道:「你来到我们中国,杀过多少中国人?」那兵昂然道:「记不清这麽多了,少说也有十七八个。你杀我好了,我反正也不吃亏。」韦小宝吩咐亲兵将他砍了,指着另一名罗刹兵道:「你来掷。」

那兵右手拿了骰子,手臂只是发抖,上下牙齿相击,两粒骰子一先一後的跌在桌上,竟然是十一点,赢面已然很大。韦小宝想玩花样,掷他个十二点,那知道疏於练习,手法不灵,两粒骰手的六点不是向上,却一齐向下,变成只有两点。他一怔之下,哈哈大笑,说道:「我赢了!」那兵忙道:「我是十一点,你只两点,怎麽是你赢?」韦小宝道:「这一次点子小的赢,点子大的输。」那兵不服,说道:「自然是点子大的赢,我们罗刹人向来的规矩是这样的。」韦小宝扳起了脸,说道:「这裏是中国地方,还是罗刹地方?」那兵道:「是…是中国地方。」韦小宝道:「好啦!既然是中国地方,自然照中国规矩。谁叫你们到中国来的?下次我到罗刹地方的时候,再跟你掷骰子,就照罗刹规矩好了。你死蛮基!」转头对亲兵道:「拉出砍了!」

他又叫了一名罗刹兵出来,那兵倒也精细,先要问个明白,说道:「按照中国规矩,这一次是点子大的赢,还是点子小的赢?」韦小宝道:「按照中国规矩,是中国人赢。中国人的点手大,就算大的赢;中国人点子小,就算小的赢。」那兵道:「你横蛮得很,不讲道理。」韦小宝道:「你们罗刹兵到中国,杀人抢刦,不是我们中国人到罗刹来杀人抢刦。到底是罗刹人横蛮呢,还是中国人横蛮?」那兵默然。韦小宝道:「快掷,快掷!」那兵道:「反正是我输的,还掷甚么?」韦宝小道:「不掷,死蛮基!死蛮基!」

他再叫一名罗刹兵出来。那兵身村魁梧,长了满脸的胡子,大声道:「中国小子,你不用玩鬼花样,爽爽快快将我杀了便是。这一次你们人多,埋伏在雪地裏,突然涌将出来,赢了也不光采。我们罗刹国大兵到来,一个个将你们都杀了。」韦小宝道:「你被我们捉住,输得不服。是不是?」那兵道:「自然不服!」

韦小宝道:「倘若咱们人数一样,面对面的交锋打仗,你们一定赢的,是不是?」那兵傲然道:「这个自然。我们罗刹人一个打得赢五个中国人,否则的话,我们不到中国来了。我跟你赌,你们派五个人出来跟我打。你们赢了,就杀我的头,倘若我赢,立刻放了我。」原来这人是罗刹军中著名的勇士,生具神力,眼见韦小宝帐中的将军亲兵个个比他至少要矮一个头,以一敌五,自己赢面也是甚高。

双儿一直坐在一旁,听得他言语傲慢,便道:「罗刹人,没有用。中国男人,不必打,中国女人,胜了你。」说着走了出来,站在韦小宝身边。那兵见她身材纤小,容貌美丽,忍不住笑了出来,说道:「你要跟我比武?」韦小宝吩咐亲兵割断绑住他双手的绳索,微笑道:「好双儿,叫他见识见识我们女人的厉害。」那兵道:「中国女人,会讲罗刹话,很好,很好!」双儿的罗刹话比之韦小宝差得很远,说起来辞不达意,不愿跟他多讲,左手挥出,向他睑上虚幌一掌。

那兵忙将头向後一仰,伸手来格。双儿右腿飞出,拍的一声,踢中他的小腹。那兵吃痛,大吼一声,双拳连发。他是罗刹国的拳击好手,出拳既快,抑且沉重有力。双儿看出厉害,不与他正面硬挤,身子一闪,已跃到他背後,使一招「左右逢源」,拍拍两声,在他左右腰眼裏各踢了两脚。那兵痛得蹲了下来,叫道:「你用脚,犯规,犯规!」原来罗刹人比拳,规定不得出脚。韦小宝笑道:「这是中国地方,打架也讲中国规矩。」

双儿叫道:「罗刹的,我也赢。」闪身转到那兵身前,右拳往他小腹击去。那兵伸手一挡,可是双儿这一拳乃是虚招,不等他挡到,右拳缩回,左拳已击向他胸口。那兵又伸臂来格。双儿左一拳,右一拳,连发十二拳,拳拳皆是虚招,这在中国武术中有个名目,叫作「海市蜃楼」,意谓尽皆虚幻。只因每一招既不打实,又不用老,自是比平常拳法快了数倍。那兵连挡数下,都挡了个空,哈哈大笑,说道:「女孩子的玩意,不中用……」一言未毕,拍拍两声,左右双颊已连吃了两掌。那兵「啊」的一声大叫,双臂直上直下,猛攻过去。

双儿侧身一避,突出一指,已点中那兵右边太阳穴。那兵一阵晕眩、身子晃了两晃。双儿跃起身子,手掌斩出,巳中那兵後脑的「玉枕穴」。这是人身大穴,那兵虽然粗壮,却也支持不住,扑地倒下,再也爬不起来。

韦小宝大喜,携住双儿的手,在那兵脑门上踢了一脚,问道:「你服不服了?」那兵迷迷糊糊的道:「中国女人…使妖法…是巫女…」韦小宝骂道:「臭猪,甚么妖法?拉出去砍了!你们这些罗刹兵,那一个不服的,再出来比武?」

余下的五名罗刹兵面面相觑,眼见这大力士都已输了,自己决非对手,谁都不敢说话。韦小宝道:「你们认输投降,就饶了不杀,否则的话,一个个来跟我掷骰子。大家按照中国规矩,赢得我的就活,输了的就死蛮基!」说着右手一挥,作个砍头的手势。五兵均想:「按照中国规矩,不管掷出甚么点子都是你赢。」便有一兵躬身道:「投降!」韦小宝喜道:「很好!拿酒肉出来,赏他吃。」亲兵去後帐端出一大碗酒、一大豌肉,松开了那兵绑缚,让他吃喝。

罗刹国气候严寒,人人好酒。韦小宝虽不喜饮,军中所备却是极品高梁,一端出来便满帐皆香。余下四名罗刹兵一闻到酒香,早巳馋涎欲滴,待见那兵喝得眉花眼笑,更是心痒难搔,一个个说道:「投降,投降!要喝酒。」

韦小宝吩咐将四兵松绑,命亲兵取出四份酒肉,分给他们吃喝。五名罗刹兵吃喝过後,犹未厌足,韦小宝吩咐各人再赏一份。五名罗刹兵喝得醉醺醺地,手换着手唱起歌来,唱了一会,想到死裏逃生之余,居然有此大吃大喝之乐,都向韦小宝躬身道谢。

此後数日之中,先锋何佑不断解来俘获的罗刹兵,多则十六七名,少则一两名。这些俘虏和最先投降的五名晤谈之後,得知若和大清将军掷骰子是必死无疑,投降了却有酒肉欵待,当下人人降服。要知这些罗刹兵都是罗刹国内的亡命无赖,不是小偷盗贼,便是犯了重罪的死囚,十之八九是无恶不作之徒,东来冒险,谁都不存好心。初时杀害中国平民,十分顺利,便均存了鄙视华人之意,是以虽然被俘,仍是傲慢自大。直到韦小宝斩了数兵立威,其余的才知道厉害。这些蛮横之辈欺善怕恶,眼见对方更蛮更恶,便只有乖乖的投降了。

罗刹兵小队出外刦掠,连日不知所踪。雅克萨的统兵大将名叫图尔布青(Alexi Toldusin)派人出外打探,始终不见回报,情知不妙,当下点起城中一半兵马,共二干余众,携带枪炮,列队出来察看。何佑得到啃探报知,当即快马报到大营。

韦小宝传下将令,命萨布素率清兵五千,在左路伏击,命朋春率清兵五千,包抄敌军後路,一闻大炮声响,便乘虚攻城;命林兴珠率兵五百诱敌,假装败退,将敌军诱至插有黄龙旗之处。众将接了将令,依言行事。

且说图尔布青一路行来,不见敌踪,遇有中国人的农舍住宅,下令放火烧毁,所有男女百姓,一概杀了。行出二十余里,忽听得马蹄声响,有一彪军马冲来,约有五百之众。图尔布青喝令队伍散开,只见一队清军骑兵纵马奔到,纷纷放箭。图尔布青哈哈大笑,说道:「中国蛮子只会放箭,怎敌我们罗刹人的火枪厉害?」一声令下,火枪齐发。早有十余名清兵摔下马来。

清军领兵将官正是林兴珠,见罗刹兵放枪,喝令传令鸣锣,当当声响,清军一齐掉转马头,向南奔驰。图尔布青下令追赶,只是这队清军骑兵所乘的都是精选良马,奔行甚速,一时追赶不上。追出七八里,只见前面树林旁竖立一面黄龙旗,罗刹兵疾追过去,见是清军的七八座营帐。罗刹兵火枪轰击,营帐中逃出数十名清军,射了几箭,便骑马向南。罗刹兵前锋冲入营帐,见清军已逃得乾乾净净。图尔布青下马入帐,只见桌上摆着酒肉菜肴,兀自热气腾腾,地下抛满了金锭、银锭、锦衣珠宝。图尔布青大喜,说道:「这是中国蛮子的元帅,匆匆忙忙的逃走,连金银也不及尽数携带。大家上马快追!捉到蛮子元帅,重重有赏。蛮子主帅身边携带的金银珠宝一定极多,大家去抢啊。」

众兵将见了金银珠宝,正目纷纷拾取,有的拿起桌上酒肉便吃,听得主帅下令,大声欢呼,涌出帐来,上马追赶,只见蹄痕杂乱,向东南方面去。

罗刹众兵将大声欢呼,前呼後拥的循着蹄印追去,沿途只见金锭、银锭、刀枪,弓箭散在道旁。众兵将见到金银便抢,都说中国兵见到罗刹兵大军到来,已然吓得屁滚尿流,连兵器也都抛下不要了。又追一阵,只见道上弃着几双靴子,又有几顶红樱帽抛在道旁的矮树上。图尔布青叫道:「中国蛮子的元帅将军改装逃命,多半扮成了小兵。大家可别让他们瞒过了,捉到之後,一个个的详加拷问。」随从都道:「将军料事如神,定是如此。」图尔布青吩咐将靴帽收起,说道:「抓到了中国蛮子,不管他是小兵还是火夫,叫他们都试戴帽子,试穿靴子,试得合式的多半便是大将。」部属又一齐称赞将军聪明智慧,人所莫及。

再追出数里,力夺到清军一座营帐,只见地下除了金银兵器之外,更有许多红红绿绿的女子衣裙,颜色十分鲜艳,营帐边又有胭脂水粉,手帕钗环等女子的饰物。众兵将色心大动,齐叫:「快追,快追,中国蛮子带着女人。」

如此一路追将过去,连夺了七座营帐,隐隐听得前面哭喊惊叫之声大起。图尔布青站在马鞍子上,取出千里镜一望,只见数里外一队中国兵正自狼狈奔逃,旗帜散乱,队伍不整。图尔布青大喜,叫道:「追到了!」拔出马刀,在空中连连虚劈,叫道:「冲杀啊!」带领兵将,疾冲而前,沿途见二十余匹清军马匹倒毙在路。众兵将喜叫:「蛮子的坐骑没力气逃了!」拚命催马,愈追愈近,眼见清兵从两山之间的一条窄道中逃了进去。

图尔布青追到山口,见地势险恶,微微一怔,心想:「敌人若在此处设伏,那可不妙。」忽听得前面山谷中有人以罗刹话叫道:「中国蛮子,还不投降!」又有人叫道:「哈哈,这一次中国蛮子可输得惨啦。」正是本国官兵的语音,绝无岔错。图尔布青大喜,当下更无疑虑,纵马直入,後面一千五百余名骑兵部跟进山谷。图尔布青叫道:「前面是那一队的?你们在那裏?」只听得山壁後十余人齐声应道:「我们在这裏!中国蛮子兵输啦!」图尔布青叫道:「好极!」刚一提马缰,猛听得背後枪声砰砰大作。

图尔布青吃了一惊,转过身来,只见山谷口烟雾弥漫,左右两边山壁树林中火光闪动,火枪一排排的放将下来。众罗刹官兵齐声惊呼。图尔布青叫道:「掉转马头,退出山谷!」只听得两旁山壁上数千人大声呐喊:「罗刹兵,投降,投降!」无数大石擂木滚将下来,顷刻间便将山道塞住了。罗刹官兵挤在一条窄窄的山道中你推我拥,人喧马嘶,乱成一团。清兵居高临下,弩箭火枪,不住乱射。

图尔布青暗暗叫苦,知道已中了敌人诡计,眼见後路已断,只得拉转马头,叫道:「大夥儿向前冲!」只冲出数丈,忽听得砰砰巨响,炮弹打将过来,登时炸死了十余名士兵。图尔布青只吓得魂飞天外,那料到清兵火器如此犀利,竟会在这崎岖的山道中伏得有大炮。他一跃下马,叫道:「弃了坐骑,集中火力,从来路冲出去。」

罗刹兵纷纷下马,从阻住山口的巨石大木上爬过去,後队便向两边山壁放枪掩护。罗刹兵火枪的火力甚猛,射程又远,倒也打死了不少清兵。但清兵大炮不住轰来,只炸得罗刹兵马血肉横飞。

数百名罗刹兵将刚爬出阻道的山石,突然间轰隆一声巨响,地底炸了上来,数百名兵将有的弹上十余丈,有的断首折肢,血肉横飞,侥幸不死的慌忙爬了回来。图尔布青见前後均无退路,不由得束手无策。一名军官极是勇悍,率领了数十名敢死队从北边山壁上爬去,企图杀出一条通路。只是山壁陡削,又光溜溜地无容足之处,只爬上数丈,已有十余名士兵摔将下来,非死即伤。山顶上的清兵投掷石块,将余下数十人尽数打下。那军官摔得脑浆进裂,立时毙命。这时清军的大炮又不住轰来,山壁间充塞了罗刹官兵惨呼之声。

眼见再过得一会,势非全军覆没不可,图尔布青叫道:「不打了,投降,投降!」但大炮和众兵将的呼叫声将他声音淹没了。他身旁的官兵听得主将要降,跟着齐声大叫:「投降,投降!」余兵跟着叫唤,山谷间尽是「投降」之声。

清军停了炮火,有人以罗刹话叫道:「抛下火枪刀剑,全身衣服脱光!」图尔布青大怒,叫道:「只抛武器,不脱衣服!」清军中有人叫道:「抛下火枪刀剑,全身衣服脱光的,出来喝酒。不脱衣服的,死蛮基!」图尔布青叫道:「不脱衣服!」

这句话一出口,隆隆声响,清军的大炮又轰了过来。罗刹兵中有些怕死的,当即纷纷抛下刀枪,开始脱衣。图尔布青举起短铣,一枪打死了一名正在脱衣的士兵,叫道:「脱衣服的都处死刑!」但在清军猛烈的炮火轰击之下,将军的严令也只好不理了,登时便有十余名士兵全身脱得赤条条地,从阻路的山石上爬将过去。两边山上清军一齐拍手大笑,大叫:「快脱衣服,快脱衣服!」脱衣逃生的士兵越来越多,图尔布青短铳连发,又打死了两名,却那裏阻止得住?到後来连军官中也有人脱光衣服,爬了出去。

清军大炮暂止,山壁顶上有人叫道:「要性命的,快快脱光衣服过来。」这时罗刹兵将那裏还有斗志,十之八九都在解扣除靴。图布尔青长叹一声,毕起短铣对准了自己太阳穴,便欲自杀。他身旁的副官夹手将他短铳抢下,说道:「将军,不可以!老鹰留下翅膀,才可飞越高山。」这句罗刹成语,便是中国话中「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之意。只听得清军中有人以罗刹话叫道:「大家把图尔布青的衣服脱光了,一起出来,否则的话,又要开炮了。」这些罗刹话说得字正腔圆,都是投降了的罗刹兵奉命说的。

图尔布青怒不可抑,但见数名部属瞪眼瞧着自己,显是不怀好意,伸手便去拔腰间佩刀。他手指刚碰到刀柄,背後一兵扑将上来,搂住他头颈,五六名士兵一齐拥上,将他按倒在地,七手八脚,登时将他全身衣服剥得乾净,抬将出去。

一秒钟记住本站网址:JinYongXiaoShuo.COM金庸小说拼音全拼写。

喜欢旧版《鹿鼎记》小说吗?喜欢金庸小说全集吗?喜欢就用力顶一下吧!

看网友对 第一三七回 诈败诱敌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