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金庸小说全集>>旧版《飞狐外传》小说在线阅读

第四七回 毒手神枭

小说:旧版《飞狐外传》    作者:金庸
选择背景色: 黄橙 洋红 淡粉 水蓝 草绿 白色 选择字体: 宋体 黑体 微软雅黑 楷体 选择字体大小: 恢复默认

胡斐和程灵素回到僧舍,轻轻推开房门,只见马一凤死在床上,脸含微笑,神情甚是愉悦。胡斐垂泪道:"二妹,她要我将她葬在她丈夫的墓旁。眼下风声紧急,到处有人追拿你我二人,若是长途运送棺木,中途定然出事。不如将她火化了,送她骨灰前去安葬。"程灵素道:"说的是。"胡斐弯下腰去,伸手正要将马一凤的尸身抱起,程灵素突然抓住他的手臂,叫道:"且慢!"

胡斐听她语音之中,含意甚是严重紧迫,便即缩手,问道:"怎么?"程灵素尚未回答,胡斐已听到身后极细微的缓缓呼吸之声,回头一瞧,只见僧舍的板门之后,躲着两人。一个弓身驼背,却是程灵素的三师姊薛鹊;另一个身形甚高,却是她的大师兄慕容景岳和。

便在此时,程灵素手一扬,一股褐色的赤蝎粉飞出,打向马一凤所躺的床板底下。胡斐心念一动:"床板底下,定是藏着极厉害的敌人。"但见薛鹊伸手推开房门,正要纵身出来,胡斐行动快极,右手弯处,抱住了程灵素的纤腰,倒纵出门,经过房门时飞起一腿,用力踢在门板之上。那门板砰的一声向后撞去,将慕容景岳和薛鹊二人夹在门板和墙壁之间。慕容景岳倒也罢了,那薛鹊高高的一个驼背被砖墙挤得痛极,忍不住高声大叫。

胡斐和程灵素刚得站定,只见床底下赤雾瀰漫,那股赤蝎粉已被人用掌力震了出来,跟着人影闪动,一人长身钻出。只听得呛啷啷、呛啷啷一阵急响,那人手中所持的虎撑,当头往胡斐头顶砍下。胡斐一瞥之下,已看清那人面目,正是自称"毒手药王"的石万嗔。

程灵素叫道:"别碰他身子兵刃!"胡斐对程灵素的师兄师姊们深具戒心,知道这些人周身是毒,沾上了一点便是后患无穷,当下向左滑开三步,避开了他虎撑的一击,唰的一声,单刀出手,一招"谏果回甘",回头反击了过去。这一招回刀砍得快极,石万嗔不及躲闪,只得虎撑一举,硬架了他这一刀,只听得当的一声巨响,两人各自向后跃开,石万嗔虎撑中的铁珠震得呛啷啷、呛啷啷乱响。

这时慕容景岳和薛鹊已自僧舍中出来,站在石万嗔的身后。石万嗔和胡斐硬接硬架的交了这一招后,但觉他刀法奇幻,膂力强劲,自己右臂震得隐隐酸麻,当下不再进击。胡斐心中,却也在暗自称异:"这人擅于用毒,武功竟也这般了得。我这一招'谏果回甘'如此出其不意的反劈出去,便是一流高手,也要接得狼狈不堪,岂知此人竟是举重若轻,泰然自若。"

只听慕容景岳道:"程师妹,见了师叔为何不快磕头?"程灵素道:"咱们哪里钻出一个师叔来啦?从来没听见过。"石万嗔冷冷的道:"'毒手神枭'的名字听见过没有?你师父难道从来不敢提我吗?"程灵素道:"'毒手神枭'?这名字倒似乎听见过。我师父说他从前确是有过一个师弟,只是他滥用毒药害人,无恶不作,早给师祖逐出门墙了。石前辈,那便是你么?"

石万嗔微微一笑,淡然道:"咱们这一门讲究使用毒药,既然有了这个'毒'字,又何必假惺惺的硬充好人?我姓石的宁可做真小人,不如你师父这般假装伪君子。"程灵素怒道:"我师父几时害过一条无辜的人命?"石万嗔道:"你师父害死的人难道少了?他自己自是说他下手毒死之人,个个罪大恶极,死有余辜,可是在旁人看来,却也未必如此。至于被害者的家人子女,更是未必这么想。"胡斐心中一凛,暗想:"此人这话倒也有几分道理。"程灵素道:"不错。我师父也深悔一生伤人太多,后来便出家做了和尚。他老人家谆谆告诫咱们师兄妹四人,除非迫不得已,决计不可轻易伤人。晚辈一生,从未害过一条性命。"

石万嗔冷冷笑道:"假仁假义,又有何益?我瞧你聪明伶俐,确是我门中的杰出人材。掌门人大会中那几招,使得可漂亮得紧啊,连你师叔也险些着了你的道儿。"程灵素道:"你自称是我师叔,冒用我的师父'毒手药王'的名头。要是真正的'毒手药王'在世,伸手去拿玉龙杯之时,岂能瞧不出杯上已沾了赤蝎粉?我在大厅上喷那'三蜈五蟆烟',他老人家怎会懵然不觉?"

这两句话只问得石万嗔脸颊微赤,无言以对。要知他少年时和无嗔大师同门学艺,因用毒无节,多伤好人,被师父逐出门墙。此后数十年中,曾和无嗔争斗过好几次。两人都是使毒的大行家,双方所使的药物之烈,毒物之奇,可想而知。但数次斗法,石万嗔每一回均是屈居下风,若不是无嗔大师皈始佛法后立誓不再杀人,早已取了他的性命。可是在最后一次斗毒之际,石万嗔终于被"断肠草"熏瞎了双目。他逃往缅甸野人山中,用银蛛丝慢慢拔去"断肠草"的毒性,双眼方得复明,可是虽能重见天日,目力终已大损。玉龙杯上沾了赤蝎粉,旱烟管中喷出来的烟雾颜色稍有不同,这些细微之处,他便无法分辨。

何况程灵素栽培成了"七心海棠"这万毒之王的毒草之后,赤蝎粉中混上了七心海棠的叶子粉末,"三蜈五蟆烟"中加入了七心海棠的花蕊,这一来,两种毒药的异味全失,毒性却更加厉害。石万嗔在野人山中花了十年功夫,才治愈双目,回到中原时听到无嗔大师的死讯,只道斯人一死,他自己可称雄天下,哪料师兄一个年纪轻轻的关门弟子,竟有如此厉害的功夫?那晚程灵素化装成一个形容猥琐的老太婆,当世擅于用毒的高手,石万嗔无不知晓,他当真做梦也想不到,这个小老太婆在旁吸几口烟,便令他栽上一个大筋斗。

程灵素这两句话问得他无言可对,慕容景岳却道:"师妹,你得罪了师叔,还不磕头谢罪,可算得大胆。他老人家一怒,可叫你死无葬身之地。我和薛师妹都已投入他老人家的门下,你乖乖献出《药王神篇》,说不定他老人家一喜欢,也收了你这弟子,岂不是好?"

程灵素心中怒极,暗想这师兄师姊背叛师门,投入本门弃徒的门下,那是武林中犯规最严的"欺师灭祖"大罪,不论哪一门哪一派,均要处死不贷。可是她脸上不动声色,说道:"原来两位已改投石前辈的门下,那么小妹已不能再称你们为师兄师姊了。我那姜师哥呢?他也投入石前辈门下了么?"慕容景岳道:"姜师弟不识时务,不听教诲,已被吾师处死。"程灵素心中一酸,姜铁山为人耿直,在她三个师兄姊中却是最为正派,不料竟死于石万嗔之手,又问:"薛三姊,你的儿子小铁呢?他很好吧?"薛鹊冷冷地道:"他也死了。"程灵素道:"不知生的是什么病?"薛鹊怒道:"是我的儿子,要你多管什么闲事?"程灵素道:"是,小妹原不该多管闲事。我还没恭喜两位呢,慕容大哥和薛三姊几时成的亲啊?咱们同门学艺一场,连喜酒也不请小妹喝一杯。"

慕容景岳、姜铁山、薛鹊三人一生恩怨纠葛,凄惨可怖。初时薛鹊苦恋慕容景岳,慕容景岳却另娶了他人。薛鹊一怒之下,便下毒害死了他的妻子。慕容景岳为妻复仇,用毒药毁了薛鹊的容貌,使她身子佝偻,成为一个驼背。姜铁山自来喜欢这个师妹,她虽丑陋不堪,姜铁山却不以为嫌,娶了她为妻。哪知慕容景岳在他们成亲生子之后,却又想起这师妹的种种好处来,不断的向她纠缠,终于和姜铁山反脸成仇。姜薛夫妇迫得铸铁为屋,座旁遍植毒树血矮栗,便是为了抗拒大师兄的侵犯。哪知结局姜铁山终于为石万嗔所杀,而慕容景岳和薛鹊还是结成了夫妇。

程灵素知道这中间的种种曲折,寻思:"二师哥所以死在石万嗔的手下,想是他不肯背叛先师改投他的门下,但未始不是大师哥从中挑拨之故。三师姊竟会改嫁大师哥,说不定也有一份谋杀亲夫之罪。"于是叹道:"小铁那日中毒,小妹设法相救,也算化过一番心血。想不到他还是死在'桃花瘴'下,那也是命该如此了。"慕容景岳脸色大变,道:"你怎么知……"说了这四个字,突然住口,和薛鹊对望了一眼。

程灵素道:"小妹也只瞎猜罢了。"原来慕容景岳有一项独门的下毒功夫,乃是在云贵交界之处,收集了"桃花瘴"的瘴毒,制成一种毒弹。姜铁山、薛鹊夫妇和他交手多年,后来也想出了解毒之法。程灵素出言试探,慕容景岳一来此事属实,二来出其不意,便随口承认了。程灵素心下更怒,道:"三师姊你这人好狠毒,二师哥如此待你,你竟和大师哥同谋,害死了他父子两人。"须知姜小铁中了慕容景岳的桃花瘴毒弹,薛鹊自有解救之药,她既忍心不救,那么姜铁山、姜小铁父子之死,她虽非亲自下手,却也是同谋。程灵素何等聪明,从慕容景岳冲口而出的四个字中,便猜知了这场人伦惨变的内情。

薛鹊急欲岔开话头,说道:"四妹,我师有意垂顾,那是你的运气,你还不快磕头拜师?"程灵素道:"我若不拜师,便要和二师哥一样了,是不是?"慕容景岳道:"那倒也未必尽然。你有福不享,别人又何苦来勉强于你?只是《药王神篇》,你该交了出来。我师宽大为怀,你在掌门人大会中冒犯他老人家的过处,也可不加追究了。"

程灵素点头道:"这话是不错,只是《药王神篇》乃我师无嗔大师亲手所撰,咱师兄妹三人既然都改投石前辈门下,自当尽弃先师所授的功夫,从头学起。石前辈和先师门户不同,虽不一定胜过先师,但定然各有所长,否则两位也不会另拜明师,又有什么'有福不会享'、'是我的运气'这些话了。那《药王神篇》既已没什么用处,小妹便烧了它吧!"说着从衣包中取出一本黄纸的手抄本来,晃亮火摺,便往那手抄本点去。

石万嗔初时听她说要焚烧《药王神篇》,心下暗笑:"这《药王神篇》是无嗔这贼秃毕生心血之所聚,你岂舍得烧了它?"待见她取出抄本和火摺,又想:"似你这等狡狯的小丫头,明知你师兄师姊定要抢这部《药王神篇》,岂有不假造一本伪书来骗人的?在我面前装模作样,那不是班门弄斧么?"因此虽见她将火摺往抄本上烧去,竟是微笑不语,理也不理。待那抄本被热气一熏,翻扬开来,只见纸质陈旧,抄本中的字迹宛然是他师兄无嗔大师的手迹,不由得吃了一惊,转念想道:"啊哟不好!这丫头多半已将这书记得滚瓜烂熟,背诵如流,那可万万烧不得!"忙道:"住手!"呼的一掌劈去,一股疾风,登时将火摺扑熄了。

程灵素奇道:"咦,这个我可不懂了。若是石前辈的医药之术胜过先师,何以要瞧先师的著作?若是不及先师,何以能收晚辈为弟子?"慕容景岳道:"我这位师父的使毒用药,决不在先师之下。但大海不择细流,他山之石,可以攻玉。这《药王神篇》既是花了先师毕生的心血,吾师拿来翻阅翻阅,也可指出其中过误与不足之处啊。"他是秀才出身,说起话来,自有一番文绉绉的强辞夺理之言。

程灵素点头道:"你的学问越来越长进了。两个人躲在门角里,一个钻在床板底下,想要暗算胡大哥和我。石前辈,有一件事晚辈想要请教,若蒙指明迷津,晚辈双手将这《药王神篇》献上,并求前辈开恩,收录晚辈为徒。"石万嗔知她问的必是一个刁钻古怪的题目,自己未必能答,但见《药王神篇》抓住在她的手里,她只须一举手便能毁去,不愿就此和她破脸,便道:"你要问我什么事?"

程灵素道:"贵州苗人有一种'碧蚕毒蛊'……"石万嗔听到"碧蚕毒蛊"四字,脸色登时一变,只听程灵素续道:"将碧蚕毒蛊的虫卵碾为粉末,置在衣服器皿之上,旁人不知误触,那便中了蛊毒,算是苗人的三大蛊毒之一,是么?"石万嗔点头道:"不错。小丫头知道的事倒也不少。"

他从野人山来到中原,得知无嗔大师已死,便迁怒于他的门人,想尽杀之而后快。不料慕容景岳为人极无骨气,一给石万嗔制住,便即哀求饶命,并说师父遗下一部《药王神篇》,落入小师妹之手,愿拜他为师,引导他去夺取这部毒书。石万嗔虽恨无嗔大师切骨,但心中对他实是大为敬畏,听道他有遗著,料想其中于使毒的功夫学问,必有无数宝贵之极的法门,当下便收了慕容景岳为徒。其后又听从他的挑拨,攻入铁屋,杀了姜铁山,收录薛鹊。石万嗔和慕容景岳、姜铁山、薛鹊三人都动过手,觉得他三人武功固是平平,使毒的本领也和他们师父相差极远,听说程灵素不过十八九岁,更是丝毫没将她放在心上,心想只要一见到她,一出手还不是将她手到擒来?

在掌门人大会中着了她的道儿,石万嗔仍未服输,只恨自己双目受了"断肠草"的损伤之后,眼力不济,因而没瞧出"赤蝎粉"和"三蜈五蟆烟"来。但胡斐在会中所显露的武功,却令他颇为忌惮。他暗暗跟随在后,当胡斐和程灵素赴陶然亭之约时,师徒三人便躲入神农庙中。他三人的主旨是在夺取《药王神篇》,见红花会群雄人多势众,一直隐藏在后院,不敢贸然现身。直至陈家洛和马一凤诀别之后,胡程二人在庙外送别群雄,他三人才藏身在马一凤房中,只待胡程二人进房,准拟一击得手。哪知程灵素极是精乖,在千钧一发之际及时警觉,终于使石万嗔功亏一篑。

他听程灵素提到"碧蚕毒蛊",心下大是吃惊:"想不到这小丫头如此了得,她同门的师兄师姊,可远远不及她了。"当下全神戒备,已无丝毫轻敌之念。

程灵素又道:"碧蚕毒蛊的虫卵粉末放在任何物件器皿之上,均是无色无臭,旁人决计不易察觉。只不过毒粉不经血肉之躯,毒性不烈,有法可解,须经血肉沾传,方得致命。世上事难两全,毒粉一着人体,却有一层隐隐碧绿之色。石前辈在马姑娘的尸身置毒,若是只放在她衫上,倒是不易瞧得出来,但为了做到尽善尽美,连她脸上和手上都放置了。"胡斐听到这里,这才明白,原来这走方郎中用心如此阴险,竟在马一凤的尸身放置剧毒,自己和程灵素势必搬动她的尸体,那自是中毒无疑,忍不住骂道:"好恶贼,只怕你害人反而害己。"

石万嗔虎撑一摇,呛啷啷一阵响声过去,说道:"小丫头真是有点儿眼光,识得我的'碧蚕毒蛊'。汉人之中,除我之外,你是绝无仅有的第二人了,很好,有眼光,有本事。你的师兄姊却不及你。"

程灵素道:"前辈谬赞。师兄师姊的本事,晚辈如何能及?晚辈所不明白的是,先师遗著《药王神篇》中说道:'碧蚕毒蛊'放在人体之上,若要不显碧绿颜色,原不为难,却不知石前辈何以舍此法而不用?"

石万嗔双眉一扬,说道:"当真胡说八道,苗人中便是放蛊的祖师,也无此法。你师父从未去过苗疆,知道什么?"程灵素道:"前辈既如此说,晚辈原是不能不信,但先师遗著之中,确是传下一法。却不知是前辈对呢,还是先师对。"石万嗔道:"是什么法子,你倒说来听听。"程灵素道:"晚辈说了,前辈定然不信。是对是错,一试便知。"石万嗔道:"如何试法?"程灵素道:"前辈取出'碧蚕毒蛊',下在人手之上,晚辈以先师之法取药混入,且瞧有无碧绿颜色。"

石万嗔一生钻研毒药,听说有此妙法,将信将疑之余,确是亟欲一知真伪,便道:"放在谁的手上作试?"程灵素道:"自是由前辈指定。"

石万嗔心想:"要下在你的手上,你当然不肯。下在那气势虎虎的少年手上,那也不用提起。"微一沉吟,向慕容景岳道:"伸左手出来!"慕容景岳跳起身来,叫道:"这……这……师父,别上这丫头的当!"石万嗔沉着脸道:"伸左手出来!"

慕容景岳见师父的神色大是严峻,原是不敢抗拒,但想那"碧蚕毒蛊"何等厉害,一上身之后,便算师父给解药治好,不致送命,可是这一番受罪,却也定然难当无比。他一只左手伸出尺许,却又颤抖着缩了回去。石万嗔冷笑道:"好吧!你不从师命,那也由你。"慕容量岳听到"不从师命"这四个字,脸色更是苍白,须知他拜师时曾立下重誓,若是违背师命,甘受惩处。他这种人每日价和毒药毒物为伍,"惩处"两字说来轻描淡写,其实中间所包含的惨酷残忍之处,令人一想到便会不寒而栗。

他正待伸手出去,薛鹊忽道:"师父,我来试好了。"坦然伸出了左手。石万嗔道:"偏不要你!瞧他男子汉大丈夫,有没这个种。"

慕容景岳道:"我又不是害怕。我只想这小师妹诡计多端,定是不安好心,犯不着上她的当。"程灵素点头道:"大师哥果然厉害得紧。从前跟着先师的时候,先师每件事要受你的气,眼下拜了个新师父,仍然是徒儿强过了师父。"石万嗔明知她这番话是挑拨离间,但还是冷冷的向慕容景岳横了一眼。慕容景岳给他这一眼瞧得心中发毛,只得将左手伸了出来。

石万嗔从怀中取出一只黄金小盒,轻轻揭开,盒中有三条通体碧绿的小蚕,蠕蠕而动。他用一只黄金小匙在盒中挑了些绿粉,放在慕容景岳掌心。慕容景岳一条左臂颤抖得更加厉害,脸上充满又怕又怒、又惊又恨的神色,面颊肌肉微微跳动,眼光中流露出野兽般的光芒,似乎要择人而噬。胡斐心想:"二妹这一着棋,不管如何,总是在他们师徒之间,伏了深仇大恨。这慕容景岳日后一有机会,定要向他师父报复今日之仇。"

只见那些绿粉一放上掌心,片刻间便透入肌肤,无影无踪,但掌心中隐隐留着一层青气,似乎揉捏过青草、树叶一般。

石万嗔道:"小妞儿,且瞧你的,有什么法子叫他掌心不显青绿之色。"

程灵素不去理他,却转头向胡斐道:"大哥,那日在洞庭湖畔白马寺我和你初次相见,曾和你约法三章,你可还记得么?"胡斐道:"记得。"心想:"那日她叫我不可说话,不可跟人动武,不可离开她三步之外,可是这三件事,我一件也没做到。"程灵素道:"记得就好了,今日你仍当依着这三件事做。"胡斐点了点头。程灵素道:"石前辈,你身边定有鹤顶红和孔雀胆吧?这两种药物和'碧蚕毒蛊'既相克而又相辅。你若不信,请看先师所著的《药王神篇》。"说着翻开那本黄纸小册,送到石万嗔眼前。

石万嗔一看,只见果然有一行字写着道:"鹤顶红、孔雀胆二物,和碧蚕卵混用,无色无臭,唯见效较缓。"他想再看下去,程灵素却将书合上了。石万嗔心想:"无嗔这贼秃果是博学,这一着须得一试真伪,倘若所言不错,那么这本《药王神篇》也非假书了。"他毕生钻研毒药,近二十年来,更是废寝忘食,以求胜过师兄无嗔,实已迹近疯狂的地步,此时见到这部《药王神篇》,便是天下所有的珍宝聚在一起,亦无如此珍贵。他天性原是十分残忍凉薄,和慕容景岳相互利用,本就并无真正的师徒之情,又想这番在他掌心试置"碧蚕毒蛊"之后,他日后一有机会,定会反噬,当下丝毫不计及三种剧毒的药物放在一起,事后如何化解,右手食指的指甲一弹,便有一阵殷红色的薄雾,散入慕容景岳掌心,跟着中指的指甲一弹,又有一青黑色薄雾,散入他掌心。

程灵素见他不必从怀中探取药瓶,指甲轻弹,随手便能将所需毒药放出,手脚之灵便快捷,竟是尚在先师和自己之上,心下不自禁暗暗惊佩,凝神看他身上,心念一动,已瞧出其中玄妙。原来他一条腰带缝成一格格,匝腰一周,不下七八十格,每一格中各藏药粉。他练得熟了,手掌一伸,指甲中已挑了所需的药粉。练到这般神不知鬼不觉的地步,真不知花了他多少功夫,如此一举手便能伤敌,对方怎能防备?

那鹤顶红和孔雀胆两种药粉这般散入慕容景岳的掌心,当真是迅雷不及掩耳,哪容他有缩手余地?慕容景岳本已立下心意,决不容这两种剧毒的毒物再沾自己肌肤,拚着和石万嗔破脸,也要抗拒,眼见他对自己如此狠毒,宁可向小师妹屈服,师兄妹三人联手,胜于受他无穷无尽的折磨。哪知石万嗔下毒的手法快如电闪,慕容景岳念头尚未转完,两种剧毒的药物已沾了他的掌心。

但见一红一青的薄雾沾上肌肤,片刻间便即渗入,果然他手掌心原有那层隐隐的青绿之气,登时不见,已跟平常的肌肤毫无分别。石万嗔欢叫一声:"好!"伸手便往程灵素手中的《药王神篇》抓来。程灵素竟不退缩,只是微微一笑。石万嗔五根手指将和书皮相碰,突然想起:"这丫头是那贼秃的关门弟子,书上怎能没有机关?"一只手急忙缩回,心中暗骂:"石万嗔啊石万嗔,你若敢小觑了这丫头,便有十条性命,也要送在她手里了。"

慕容景岳掌心一阵麻一阵痒,这阵麻痒直传入心里,便似有千万只蚂蚊同时在咬他心脏一般,颤声叫道:"小师妹,快取解药给我。"程灵素奇道:"咦,大师哥,你忘了先师的叮嘱么?本门中人不能放蛊,又有九种没解药的毒药决计不能使用。"慕容景岳一听此言,背上登时出了一阵冷汗,说道:"鹤顶红,孔……孔……雀胆属于九大禁药,你……你怎地用在我身上?这不是违背先师的训诲么?"

程灵素冷冷的道:"大师哥居然还记得先师,居然还记得不可违背先师的训诲,当真是大出小妹的意料之外了。那碧蚕毒蛊是我放在你身上的么?鹤顶红和孔雀胆,是我放在你身上的么?先师谆谆嘱咐咱们,便是遇上生死关头,也决不可使用不能解救的毒药,这是本门的第一大戒。石前辈和大师哥、三师姊都已脱离本门,这些戒条,自然不必遵守。小妹可不敢忘记啊。"

慕容景岳伸右手抓紧左手的脉门,阻止毒气上行,满头冷汗,已是说不出话来。薛鹊右手一翻,伸短刀在慕容景岳左手心中割了两个交差的十字,图使毒性随血外流,明知这法子解救不得,但至少也可使毒性稍减,一面说道:"小师妹,师父的遗著上怎么说?他老人家既传下了这三种毒物共使的法子,定然也有解救之道。"程灵素道:"三师姊口中的'师父',是指哪一位?是小妹的师父无嗔大师呢,还是你们贤夫妇的师父石前辈?"薛鹊听她辞锋咄咄逼人,心中怒极毒骂,但丈夫的性命危在顷刻,此时有求于她,口头只得屈服,说道:"是愚夫妇该死,还望小师妹念在昔日同门之情,瞧在先师无嗔大师的面上,高抬贵手,救他一命。"程灵素翻开《药王神篇》,指着两行字道:"师姊请看,此事须怪不得我。"

薛鹊顺着她手指看去,只见那册子上写道:"碧蚕毒蛊和鹤顶红、孔雀胆混用,毒气上行,无法可治,戒之戒之。"薛鹊大怒,转头向石万嗔道:"师父,这书上明明写着这三种毒药混用,无药可治,你却如何在景岳身上试用?"她虽口称"师父",但说话的神情已是声色俱厉。《药王神篇》上这两行字,石万嗔其实并未瞧见,但即使看到了,他也决不致因此而有所顾忌,这时听薛鹊厉声责问,如何肯自承不知,丢这个大脸?只道:"你将那书给我瞧瞧,看其中还有什么古怪?"

薛鹊怒极,心知再有犹豫,丈夫性命不保,短刀一挥,将慕容景岳的一条手臂齐肩斩断。要知那三种毒药厉害无比,虽自掌心渗入,但这时毒性上行,单是割去手掌已然无用,幸好三药混用,发作较慢,同时他掌心并无伤口,毒药不是流入血脉,割去一条手臂,暂时保住了性命,否则早已毒发身亡。

薛鹊是无嗔大师之徒,自有她一套止血疗伤的本领,片刻间包扎好了慕容景岳的伤口,手法极是干净利落。

程灵素正色道:"大师哥,三师姊,非是我有意陷害于你。你两位背叛师门,改拜师父的仇人为师,原已罪不容诛,加之害死二师哥父子二人,当真天人共愤。眼下本门传人,只有小妹一人,两位叛师的罪行,若不是小妹手加惩戒,难道任由师父一世英名,身后反而栽在他仇人和徒儿的手中?二师哥父子惨遭横死,若不是小妹出来主持公道,难道任由他二人永远的含冤莫白?"

她身形瘦弱,年纪幼小,但这番话侃侃而言,说来凛然生威。胡斐听得暗暗点头,心想:"这两人卑鄙狠毒,早该杀了。"只听程灵素又道:"但两位虽然叛出本门,总是曾经做过小妹的师兄师姊,小妹一生从未杀过人,不能让师兄师姊的性命,丧在小妹手中。大师哥虽断一臂,毒气已然攻心,一月之内,仍当毒发不治。这里有三粒'生生造化丹',是师父以数年心血制炼而成,小妹代先师赐你,每一粒可延师兄三年寿命。师兄服食之后,盼你记着先师的恩德,还请拊心自问:到底是你原来的师父待你好,还是新拜的师父待你好?"

说着从怀中取出三粒红色药丸,托在手里。薛鹊正要伸手接过,石万嗔冷笑道:"手臂都已斫断,还怕什么毒气攻心?这三粒'死死夺命丹'一服下肚,那才是毒气攻心呢。"程灵素道:"两位若是相信新师父的话,那么这三粒丹药原是用不着了。"说罢便要收入怀中。慕容景岳急道:"不!小师妹,请你给我。"薛鹊道:"多谢小师妹,从今而后,咱二人改过自新,重做好人。"低头走到程灵素身前,取过三枚丹药,突然身形一晃,怒喝:"石万嗔,你好毒的……"一句话未说完,俯身摔倒在地。

程灵素和胡斐都是大吃一惊,没见石万嗔有何动弹,怎地已下了毒手?程灵素弯下腰来,翻过薛鹊身子,要看她如何被害,是否有救,刚将她身子扳转,突然右手手腕一紧,已被薛鹊抓住。程灵素知道不好,左手待要往她头顶拍落,但右手脉门被她抓住,全身酸麻,竟是动弹不得,薛鹊右手握着短刀,刀尖已抵在程灵素胸口,喝道:"将《药王神篇》放下!"程灵素一念之仁,竟致受制,只得将《药王神篇》摔在地下。胡斐待要上前相救,但见薛鹊的刀尖抵正了程灵素的心口,只要轻轻向前一送,立时没命,心中虽然是大急,却是不敢动手。

薛鹊紧紧抓着程灵素手腕,说道:"师父,弟子助你夺到《药王神篇》,请你将碧蚕毒蛊、鹤顶红、孔雀胆三种药物,放在这小贱人的掌心。咱们擒住了她,瞧她是不是也救不了自己的性命。"石万嗔笑道:"好徒儿,好徒儿,这法子实在高明。"取出金盒,用金匙挑了碧蚕毒蛊,两枚指甲中藏了鹤顶红和孔雀胆的毒粉,便要往程灵素掌心放落。

慕容景岳重伤之后,虽是摇摇欲倒,却知这是千钧一发的机会,只要程灵素掌心也受了这三种毒药,她若有解药,势须取出自疗,自己便可夺而先用,就算真的没有解药,也是报了适才之仇,叫她作法自毙,当下奋力拦在胡斐身前,防他阻挠石万嗔下毒。

胡斐正当无法可施之际,突见慕容景岳抢在自己身前,左手呼的一拳,便往他面门击去。慕容景岳抬右手招架,胡斐此时情急拚命,哪容他有还招余地?左手拳尚未打实,右手掌出如风,无声息的推在他胸口。这一掌虽无声响,力道却是奇重,只推得慕容景岳直向薛鹊撞去。薛鹊被他一撞,登时摔倒,可是左手仍然牢牢抓住程灵素的手腕不放。

胡斐纵身上前,在薛鹊的驼背心上重重踢了一脚,薛鹊吃痛不过,只得松开了程灵素的手腕。这几下兔起鹘落,实只瞬息之间的事,薛鹊的手刚被震开,石万嗔的手爪已然抓到。胡斐生怕他手中毒药碰到程灵素身子,右手急掠,在他肩头一推,石万嗔反掌擒拿,向他右手抓来。程灵素急叫:"快退!"胡斐若是施展小擒拿手中的"九曲折骨法",原可将他手掌的五根指头立时扭断,但这人指上带有剧毒,如何敢碰?急忙后跃而避。石万嗔一抓不中,顺手将金匙掷出,跟着手指连弹,毒粉化作烟雾,喷上了胡斐的手背。

胡斐不知自己已然中毒,但想这三人奸险狠毒无比,立心毙之于当场,单刀挥出,白光闪闪,全是进手招数。石万嗔虎撑未及招架,只觉左手上一凉,三根手指已被削断。他又惊又怕,右手又是一弹,弹出一阵烟雾。程灵素惊叫:"大哥,退后!"胡斐挡在程灵素身前,不敢向前追击。眼见石万嗔、慕容景岳、薛鹊一齐逃出了庙外。

程灵素握着胡斐的手,心如刀割,自己虽然得脱大难,可是胡斐为了相救自己,手背上已沾上了碧蚕毒蛊、鹤顶红、孔雀胆三种刚毒,《药王神篇》上说得明明白白:"毒气上行,无药可治。"

难道挥刀立刻将他右手砍断,再让他服食"生生造化丹",延续九年性命?

他是自己在这世界唯一最亲爱的人,和他相处了这些日子之后,在她心底,早已将他的一切,瞧得比自己重要得多。这样好的人,难道便只再活九年?

程灵素不加多想,脑海中念头一转,早已打定了主意,取出一颗白色药丸,放在胡斐口中,颤声道:"快吞下!"胡斐依言咽落,心神甫定,想起适才的惊险,犹是心有余怖,说道:"好险,好险!"见那《药王神篇》掉在地下,一阵秋风过去,吹得书页不住翻转,道:"可惜没杀了这三个恶贼!幸好他们也没将你的书抢去。二妹,倘若你手上沾了这种毒药,那可怎么办?"

程灵素柔肠寸断,真想放声痛哭,可是却哭不出来。

欲知后事如何,请看下回分解!

一秒钟记住本站网址:JinYongXiaoShuo.COM金庸小说拼音全拼写。

喜欢旧版《飞狐外传》小说吗?喜欢金庸小说全集吗?喜欢就用力顶一下吧!

看网友对 第四七回 毒手神枭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