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金庸小说全集>>旧版《碧血剑》小说在线阅读

第二十一回 怨愤说旧日憔悴异当时

小说:旧版《碧血剑》    作者:金庸
选择背景色: 黄橙 洋红 淡粉 水蓝 草绿 白色 选择字体: 宋体 黑体 微软雅黑 楷体 选择字体大小: 恢复默认

焦宛儿躲在暖轿底下,只觉这四名轿夫健步如飞,原来抬轿的人也都身有武功。她心中不禁有点害怕,这时正当隆冬,寒风彻骨,暖轿底下都结了冰,被她热气一呵,化作了冷水一滴一滴的落下来。

宛儿只好任冷水落在脸上,不敢拂拭,只怕身子一动,立被何铁手发觉。

走了大约半个时辰,忽听一声呼叱,轿子登时停住。只听一个男人声音喝道:“姓何的贱婢,快出来领死。”宛儿心中奇怪:“这声音好熟,那是谁啊?”又听见另一个声音道:“你们五毒教横行一世,想不到也有今天。”宛儿一惊:“那是闵子华!嗯,第一个说话的是他师兄洞玄道人。”只听见四周脚步声响,想是已有许多人把暖轿围住,轿夫们把轿子放下,各自抽出兵刃。宛儿拉开轿障一角,偷偷张眼外望,只见东边角落上站着四五个人,都是身穿道袍、手执长剑的道士,当先一人依稀正是洞玄道人。宛儿心想:“西、北、南三边想必也都有人,他们武当派是大举来报师长之仇了。”只觉轿身微微一晃,何铁手已经跃出轿外,娇声喝道:“水云贼道死了没有?你们胆子也真大,要想干什么?

”洞玄道:“我们师父黄木道长到底在那里,快说出来,那就免受折磨。”何铁手格格娇笑,柔声道:“你们师父又不是三岁娃娃,失去了问我们要人。你们把师父交给我照管了,是不是呢?好吧,大家武林一脉,我帮你们找找吧,免得他可怜见儿的,流落在外人没照顾。”宛儿心道:“原来这人说话都是这么一副娇声媚气的声口,我先前还以为她故意向袁相公弄姿作态呢。”洞玄怒道:“你们五毒教到处横行,今日教你知道恶有恶报!”

长剑一挺,就要上前。何铁手笑道:“武当派号称剑术正宗,平时不敢正大光明的来找我,现在知道我们教里许多人受伤,就鬼鬼祟祟的躲在这里,哈哈,嘻嘻,嘿嘿!”片刻之间,换了几种笑声。她笑声未毕,只听见西北角上一人“啊!”的一声惨叫,想是被她下了毒手,一时呼叱怒骂,兵刃交并。

这次武当派倾巢而出,来的都是高手,饶是何铁手武功高强,却始终闯不出去。斗不到一盏茶时分,四名轿夫先后中剑,或死或伤,宛儿在轿下不敢动弹,她见武当剑法迅捷狠辣,果有独得之秘,心想当日袁相公一举破两仪剑法,那是他们遇到了特强高手,才受克制,其实普通剑客,决非武当门人对手。她怕黑夜之中贸然露面,被武当门徒误会是五毒教众,攻击过来可抵挡不住,只得屏息观斗。这时二十多柄长剑把何铁手围在垓心,青光霍霍,冷气森森,看得她惊心动魄。

何铁手双钩功夫果然了得,在数十人围攻下沉着应战,一个少年道人躁进猛攻,被她铁钩横划,带着肩头,登时痛晕在地,当下由同伴救了下去。

再拆数十招,何铁手力气渐渐不支,闵子华一剑削来,疾攻项颈,她头一偏侧避,旁边又有两剑攻到,只听见铮的一声,一件东西滚到轿下。宛儿拾起来一看,原来是半枚女人戴的耳环。她心中又喜又急,喜的是何铁手这一役难逃性命,可以给袁相公除了一个大对头;急的是她如丧命,青青不知落在何处,她手下教众肯不肯交还,实在难说。

又斗二十余招,何铁手头发散乱,已无还手之力,洞玄道人一声号令,数十柄长剑忽地收起,组成一张烂银也似的剑网,围在她的四周,洞玄喝道:“我师父他老人家在那里?他是生是死,快说。”何铁手把金钩夹在胁下,慢慢伸手理好散发,忽然一阵轻笑,铁钩快逾闪电,又伤了武当派的一名道人。众人大怒,长剑齐施,这一次各人见她狠毒,下手不再容情,眼见何铁手形势危急万分,突然远处嘘嘘溜溜一声吹哨。何铁手百忙中笑道:“我帮手来啦,你们还是走的好,否则要吃亏的呀。”宛儿心想:“如不知他们是在舍生忘死的恶斗,听了她这几句又温柔又关切的叮嘱,真还道她是在和情郎谈情说爱哩!”

洞玄叫道:“先料理了这贱婢再说!”各人攻得更紧。转眼间何铁手腿上连受两处剑伤,但她还是满脸笑容,一名年轻道人心中烦燥,不忍见这样千娇百媚、笑靥迎人的一个姑娘被乱剑分尸,喝道:“你别笑啦,成不成?”何铁手笑道:“您这位道长说什么?”那道人呆了一呆,正待回答,眼前忽地金光一闪,闵子华急呼:“留神!”但那里还来得及,波的一声,何铁手的金钩已在他背上刺了一钩。

酣斗中远处哨声更急,洞玄分出八名高手迎上去阻拦,只听见金铁交并,八个人败了下来,武当门人又分人上去增援,这边何铁手立时一松,但洞玄等数名高手仍旧力攻,她竭力想冲过去与来援之人会合,却也不能。

双方势均力敌,高呼鏖战打了一盏茶时分,一名道人高叫:“好,好!长白三英,你们三个卖奸贼也来啦。”一个人粗声粗气的道:“怎么样?你知道爷爷厉害,快给我滚。

”宛儿心中十分惊疑:“长白三英挑拨离间,想害我爹爹,明明已被袁相公他们擒住,爹爹后来将他们送上南京衙门,怎么又出来了?难道是越狱?还是贪官卖放?”这时五毒教一面的帮手愈来愈多,武当派眼见抵挡不住,洞玄发出号令,众人齐齐退却。他们对群战习练有素,谁当先,谁断后,纹丝不乱。何铁手见他们虽败不慌,倒也不敢追赶,娇声笑道:“暇着再来玩儿,小妹不送啦。”

武当派人众来得突然,去得也快,霎时之间,刀剑无声,只剩下朔风虎虎,吃卷残雪。宛儿从轿障孔中悄悄张望,见场上东一堆西一堆的站了几十个人。一个老乞婆打扮的女人道:“他们消息也真灵通,知道咱们今儿受伤的人多,就来掩袭。”何铁手道:“幸亏姑姑你搬兵来得快,温家四位老伯伯和长白三英又聚在一起,否则要打跑这群杂毛,倒还示大容易呢。”一个白须老人道:“武当派和华山派有勾结吗?”另一个嗓音粗重的人道:“金龙帮和那姓袁的小子勾结在一起,咱们兄弟既然使了借刀杀人的离间计,那么姓袁的必定会去和武当派为难。”那白须老人笑道:“好吧,让他们自相残杀最好。”宛儿在轿下听见了“借刀杀人的离间计”这几个字,耳中嗡的一响,一身冷汗,心道:“是了是了,害死我爹爹的原来是这三个奸贼。”她想再听下去,那知何铁手道:“大伙儿进宫去吧,轿子也坐不成啦。”众人一拥而去,何铁手和长白三英及四个老人走在最前,其余的跟在后面。宛儿等他走出数十步远,悄悄从轿底钻了出来,不觉吃了一惊,原来这地方竟是在禁城之前,眼望着何铁手等进宫去了。

宛儿不敢在这地方停留,疾忙回到正条子胡同,把经过的事细细对承志说了。承志向她凝望半晌,大拇指一竖,说道:“焦姑娘,好胆略,好见识!”宛儿脸上微微一红,随即拜了下去,承志不便伸手相扶,只得侧身避过,慨然道:“令尊大人的血海深仇,这事着落在兄弟身上,焦姑娘要是再行大礼,那就是瞧不起兄弟了。”他沉吟了半刻道:“事不宜迟,我就进宫去找他们。”宛儿道:“这些奸贼不知怎样,竟混进了皇宫内院。宫里禁卫森严,袁相公贸然进去恐怕不大好吧?”承志道:“不妨,我有一件好东西。本来早就要用它,那知一到京师之后,怪事层出不穷,竟没空去。”说着从怀里掏出一封书信来,原来那是满洲夷王多尔衮写给北京司礼太监曹化淳的,本来命洪胜海送去,承志知道这信将有大用,所以一直留在身边。宛儿大喜,道:“那好极了,我随袁相公去,扮作你的书僮。”承志知她要手刃仇人,那也是一片孝心,劝阻不得,点头允了。

宛儿在轿下躲了半夜,弄得满身泥污,忙入内洗脸换衣,装扮已毕,果然是一个俊悄的小书僮。承志笑道:“我可不能叫你作焦姑娘啦!”宛儿笑道:“你叫我宛儿吧,别人还当是什么杯儿碗儿呢。”两人正要走出,吴平与罗立如匆匆进来,说京兆尹衙门戒备很严,一直等了两个多时辰,直到捕快们换班,才把单铁生的尸首丢了下去。承志点点头道:“好!”罗立如忽道:“袁相公,师妹,我跟你们一起去,好么?”

宛儿眼望承志,听他示下。承志心想:“这次深入禁宫,本已危机四伏,加之尚有许多高手在内,我一人保护宛儿已经不易,多一人更碍手脚。”正要出口推辞,忽见吴平伸手暗扯罗立如衣角,并连使眼色,说道:“罗师弟,你臂伤之后,身体没有完全复原,还是让袁相公带师妹去吧。”承志心中一动:“听他语气,似乎有意要我与宛儿单独相处。

昨日我和她去见水云道人,两个青年男女深夜出外,或许已引起别人疑心。虽然大丈夫光明磊落,但瓜田李下之嫌,还是避一下的好。”于是对罗立如道:“罗大哥同去,我多一个帮手,那再好没有,快去换衣吧。”罗立如大喜,入内更换僮仆打扮。吴平跟着进去,笑道:“罗师弟,你这次做了傻事啦!”罗立如愕然道:“什么?”吴平道:“袁相鈆对咱们金龙帮有大恩,师妹对他显然又倾心之至……”罗立如道:“你说让师妹配给袁相公?”吴平道:“恩师在天之灵,一定也喜欢这样。你跟去干什么?”罗立如道:“大师哥你说得对,那我不去啦!”吴平道:“现在不去又太着痕迹,你相机行事,能够成就这件美事,那是再好不过。”罗立如点头答应,心中却是一股说不出的滋味。

原来罗立如对这位小师妹已暗中相思了好几年,只是见她品貌既美,平时又不茍言笑,协助焦公礼处理帮中事务时极有威严,所以一番深情从来不敢吐露半点。自从断臂之后,更是自惭形秽,连话也不敢和宛儿多说一句,这时听吴平一说,不禁怅然若失,但随即转念想道:“袁相公如此英雄,与师妹正是一对。她终身有托,我自然也代他欢喜。”

承志从铁箱中取出许多珍宝,包了一个大包,命罗立如捧在手里,来到宫门,承志将暗语一说,守门的禁军见是曹太监的客人,恭敬异常,忙一路引了进去,走到一座殿前,禁军退出,另有小太监接引入内,一路连换了三名太监,承志默记道路,心想这曹太监也真工于心计,生怕密谋败露,连带路的人也不断掉换。最后从花园右侧的小路弯弯曲曲的走了一阵,来到一间精致的小屋,小太监请三人入内,献上清茶点心。一直等了两个时辰,曹太监始终不来,三人也不谈话,坐着枯候。再过一会,进来一名三十岁左右的太监,向承志问了几句暗语,承志照着洪胜海先前说的答了,那太监点点头出去。

过了片刻,那太监引了一名肥肥白白的老太监入来。承志见他身上穿得十分华丽,气派极大,心想这大概是明宫中除了皇帝之外第一有权势的司礼太监曹化淳了,那先前进来的太监果然道:“这位是曹公公。”承志和罗立如、宛儿三人跪下磕头,曹化淳笑道:“别多礼啦,请坐,九王爷好么?”

承志道:“王爷很好。王爷命小人问公公好。”曹化淳呵呵笑道:“我这几根老骨头多承王爷惦记。洪老哥远道而来,不知王爷有什么嘱咐。”承志道:“王爷要请问公公,大事筹划得怎样了?”曹化淳道:“咱们皇上性子真是又刚又固执,我进言了好几次,他总说借兵灭寇之事后患太多,只求两国罢兵,等大明灭了流寇之后,重重酬谢九王爷。”

承志本来不知满洲的九王爷多尔衮与曹化淳有什么密谋,因为洪胜海在九王爷驾下地位不高,最机密之事不能预闻,只是传递消息之使而已。洪胜海不知道,承志自然也不知道了。承志这时听见曹太监之言,耳中嗡的一声,心里砰砰乱跳,头顶上响着“借兵灭寇”四字,心想:“原来他们要师法向沙陀借兵灭黄巢的故事,满洲人如此心急,显然是不怀好意了。”他虽然镇静,但这消息太大,不免脸有异状,曹化淳会错了意,以为他因这事没有办妥所以心中不满,忙道:“兄弟,你别急,一计不成,另有一计呀!”承志道:“是,是,曹公公足智多谋,咱们王爷是十分佩服的。”曹化淳笑而不言,承志道:“王爷有几件薄礼命小人带来,请公公笑纳。”说着向罗立如一指,宛儿接下他背着的包裹,放在桌上,解了开来。

只见一阵耀眼,室中充满了珠光宝气。曹化淳久在大内,珍异宝物不知见过多少,普通珠宝真不在他的眼里,但这一阵宝气迥然有异,不禁站起身来,走近一看,不觉惊得呆了。原来包袱中美玉宝石,不计其数,单是一串一百颗大珠串成的朝珠,就是价值连城,颗颗精圆,真是世所罕见。另有一对翡翠狮子,前脚盘弄着一个火红的玛瑙球,别说这样大的翡翠不易见到,而雕刻之精,更是难得,那狮子勇猛雄健,栩栩欲活,曹化淳看了一件,又看一件,良久良久,不忍释手。他想拿一件最次的珠宝赏给承志,但拿起一件,放下一件,始终不能决定,最后心一狠,暗道:“赏他银子便了。”转身对承志道:“王爷怎么赏了我这许多东西?”承志要探听他的图谋,接口道:“王爷也知道皇上很英明,借兵灭寇的事不好办,但总是要仰仗公公的大力。”曹化淳被他一捧,十分得意,笑吟吟的手一挥,对罗立如和宛儿道:“你们到外面休息去吧。”承志点点头,早有小太监来陪了两人出去。

曹化淳亲自关上了门,携住承志的手,低声道:“你知道九王出兵,有什么条款?”

承志心想:“要骗出他的机密,必先说点机密给他听,我信口胡诌些便了。”于是道:“公公是自已人,说给你听当然不妨,不过这事可机密之至,除了九王,连小人在内也不过两三个人知道。”

曹化淳眼睛一亮,承志挨近身去说道:“小人心想,九王爷虽然瞧得起小人,但总是番邦外国,要是曹公公恩加栽培,使小人得以光祖耀宗……”曹化淳心中了然,知他要讨官职,呵呵笑道:“古人说道:大丈夫得志不归故乡,如衣锦夜行,洪老弟的事,包在老夫身上。”承志心想:“要装假就假到底。连忙跪下去磕头道谢。曹化淳心想:“这人十分机灵,又是九王心腹,收为己用再好不过,”于是问道:“洪老弟是那里人?”承志道:“是广东人。”曹化淳笑道:“事成之后,委你做镇守广东的总兵如何?”承志又连忙道谢,说道:“公公大恩大德,小人什么事也不能再瞒公公。九王爷的意思是……”他左右一张,悄声道:“公公可千不能泄漏,否则小人性命难保。”曹化淳道:“你放心,我怎么会说?”承志低声道:“满洲兵进关之后,闯贼是一定可以荡平的,九王爷要大明皇上割河北和山东以北的地方相谢,两国以黄河为界,永为兄弟之邦。”

承志口胡诌,曹化淳却毫不怀疑,一则有九王多尔衮亲笔书信,二则有如此重礼,三来满洲人居心叵测,曹化淳岂有不知。他一面沉吟,一面点头道:“现在天下大乱,今早传来军讯,潼关已被闯贼攻破,兵部尚书孙传庭殉难,我们大明还有什么将军能用?九王再不出兵,眼见闯贼就兵临北京城下了。”承志听说闯王已破潼关,杀了明军第一大将孙传庭,不禁大喜,他怕流露心中欢悦之情,忙低下了头,眼望地下,曹化淳道:“我今晚再向皇上进言,如他仍旧固执,咱们以国家社稷为重,只好……”承志心中砰砰乱跳,反激一句:“今上英明刚毅,公公可必须谋定而后动。曹化淳道:“哼,今上既无平贼之策,只好立明君,大明江山送在他手里不要紧,难道咱们跟着他送死?”承志道:“不知公公有何良策,好教小人放心。”曹化道:“嗯,就算以黄河为界,也总比陷于贼手好得多,他不肯,难道……”说到这里,突然住了口,心想这人虽是九王心腹,但究竟第一次见面,机密大事岂可吐露给他知晓,忽地呵呵笑道:“洪老弟,三日之内,必有好音报给九王,你在这里等着吧。”双掌一击,进来四名小太监,捧起承志所赠的珠宝,拥着曹化淳出去了。

另有四名小太监领着承志、宛儿、罗立如三人到左近一间屋中宿歇。晚间开上膳食,十分丰盛,眼见天色已黑,四名小太监道了安后,退出房去。承志低声道:“那曹太监正在筹划一个大奸谋,事情非同小可,国家危急之极,我出去打探一下,再要查明夏姑娘是不是被拘在宫里。”

宛儿道:“袁相公,我跟你同去。”承志道:“不,你和罗大哥留在这里,说不定那曹太监不放心,又会差人来瞧。”罗立如道:“我一个人留着好了,袁相公多一个帮手好些。”承志见宛儿一副跃跃欲试的神情,不便阻她意兴,点了点头,走到邻室,双手一伸,已点了两名小太监的哑穴。另外两名太监从床上跳起来,睁大了眼睛,不明所以。宛儿取出了明晃晃的蛾眉钢刺,指在两人胸前,低声喝道:“出一句声儿,教你们见魏忠贤去。”说着把钢刺微微前伸,刺破两人的衣服,刺尖抵入了他们胸前肉里。承志暗笑,心想这当口她还说笑话,原来魏忠贤是熹宗时的奸恶太监,这时早已伏诛。他当下把动弹不得的两名太监衣服剥了下来,自己换上。宛儿波波的一声,吹灭蜡烛,室中登时漆黑,她摸索着也换上了太监服色。承志把一名太监又点了哑穴,左手捏住另一名太监的脉门,拉出门来,喝道:“你领我们到曹公公那里去。”那太监半身酥麻,不敢多说,领着两人向前走去,走了一盏茶时分,转弯抹角的行了一里多路,来到一座大楼前面,那小太监道:“曹公公住在这里。”承志不等他说第二句话,左手肘在他胸口一撞,已闭住他的穴道,托起他的身子,丢在花木深处。

两人伏下身子,奔到楼边,见第二层楼上灯火辉煌,承志正要拉着宛儿跃上,忽然后面脚步声响,一人远远问道:“曹公公在楼上么?”承志答道:“我也刚来,总是在楼上吧。”一边说一边回头,见走来的共有五人,前面一人提着红纱灯,灯光掩映下见五人穿的都是太监服色。那人笑骂道:“小猴儿崽子,说话就是怕担干系。”说着慢慢走近,承志和宛儿低下了头,不让他们看清楚面貌。那五人入门时灯光在门上明晃晃的朱漆上反映出来,照在几人脸上,承志吃了一惊,轻扯宛儿的衣角,等五人走上了楼,低声道:“是长白三英!”宛儿大惊:“杀我爸爸的奸贼?他们做了太监?”承志道:“跟咱们一样,乔装改扮的。咱们上去!”两人紧跟在长白三英的后面,一路上楼,守卫的太监丝毫不加阻拦。到了二楼,前面两名太监领着长白三英走进一间房里去了。承志和宛儿不便再跟,候在门外,只听房里那提灯的太监隐隐约约的道:“请在这里……曹公公马上……”其余的话听不清楚。两名太监随即退了出来,下楼去了。

承志一拉宛儿的手,走进房去,只见四壁图书,原来是一间书房。长白三英坐在中间,他们见进来两名太监,也不在意,承志和宛儿径自向前,猛然抬头,宛儿冷笑道:“史叔叔,黎叔叔,我爹爹请你们三位去吃饭。”长白三英斗然见到焦宛儿,一惊非同小可。

李刚第一个跳了起来道:“你……你爹爹不是死了么?”宛儿道:“不错,所以他请三位叔叔去吃饭呀!”史秉文眉头一皱,擦的一声,长刀出鞘,承志一跃而前,双手疾伸,一手一个,抓住史氏兄弟后领,提了起来,同时一脚踢在李刚后心胛骨下三寸“凤尾穴”上。史秉光反手一拳,承志毫不理会,任他打在自己胸口,双手轻轻一合,史氏兄弟头碰头的都撞晕了过去,宛儿还没看清楚怎的,长白三英都已被打得人事不知。宛儿拔出蛾眉钢刺,手起刺落,猛向史秉光胸口戮去,承志一伸手拿住她的手腕,低声道:“快躲起来,有人上来。”

只听见楼梯脚步声响,承志提起史氏兄弟,放回书架后面,再回来抱起李刚,和宛儿两人都躲在书架背后,刚刚藏好,几个人走进室来,一个人道:“请各位在这里等一下,曹公公马上就来。”一个娇媚的女人声音道:“辛苦您啦!”承志和宛儿听出了那是五毒教主何铁手的声音,双手互相一捏。过了片刻,又进来几个人,与何铁手等互道寒暄,承志暗暗寻思:“衢州石梁派的温氏四老也来了,原来宛儿昨夜瞧见的四个老头子竟是他们,怪不得武当派的洞玄道人他们抵挡不住。他们来干什么?”外面众人寒暄未毕,曹化淳和几名江湖上的高手已走进室来。只听曹化淳给各人引见,竟然有方岩的吕二先生在内。

承志心想:“温明施被我打中了穴道之后,无人相救,大概已成废人,温氏的五行阵是施展不出了。但加上五毒教的高手和其它人众,我一人却万万抵敌不过。”只听曹化淳道:

“长白三英呢?”一名太监答道:“史爷他们已来过啦,不知到那里去了。”承志暗中偷下重手,将长白三英闭了三处穴道,他们就是醒来,也出声不得。曹化淳派人出去找寻,几批太监找了好久回来,都说不见三人的影踪,余人悄悄议论,显然都不耐烦了,曹化淳道:“咱们不等了,他们自己弃了立功良机,也怨不得咱们。”这时听见众人挪动了椅子之声,想是大家坐近了听他说话。

曹化淳该嗽两声,压低了嗓子说起话来。承志知道大奸谋就要吐露,屏息倾听,只听他道:“闯贼已经攻破潼关,兵部尚书孙传庭殉难。”众人发出一阵纷纭之声,想是首次听到这重大消息。曹化淳道:“咱们如不快想法子,贼兵就要迫近京师。要是皇上再不借兵灭寇,那只好另立一位能护持社稷的明主。”何铁手笑道:“那就立诚王爷了。”曹化淳道:“不错,今天要借重各位为新君效荣。一切大事有兄弟承当,立了奇功却是大家的。”他见大家没有异议,当下分派职司。

只听他道:“再过一个时辰,温家四位老先生请带领得力的弟兄在皇上寝宫外面四周埋伏,阻拦旁人入内。何教主的手下人伏在书房外面,由诚王爷入内进谏。”吕二先生道:“周大将军掌握兵权,他是忠于今上之人,要不要先除了去?”曹化淳笑道:“周大将军与霍尚书早被我略施小计除去了,何教主,你说给他听吧。”何铁手笑道:“曹公公早知若要拥诚王登基,周大将军与霍尚书是两个大碍,所以令小妹连日派人到户部去偷盗库银,皇帝爱斤斤计较,最受不了这种小事,听说今天已把周大将军与霍尚书革职拿问了。

”众人一阵大笑,都称赞曹化淳神机妙算。承志这时方才明白,原来那些红衣童子偷盗库银不是为了钱财,中间还包藏着一个通敌祸国的大阴谋,可叹崇祯自逞精明,落入别人圈套之中尚且不觉。又听曹化淳道:“现在各位请下去休息一忽儿,待会兄弟再来奉请。”

吕二先生与温氏四老等都告辞出去。

何铁手留在最后,将到门口时忽道:“长白三英为什么不来?他们别去向皇上告密。

”曹化淳道:“究竟何教主心思周密,这件事咱们索性瞒过他们。不过长白三英是九王的心腹,最近还立了一件大功,要说背叛九王,那决不至于。”何铁手道:“什么大功?”

曹化淳道:“他们盗了武当派一个姓闵的一柄匕首,去刺杀了金龙帮的帮主焦公礼,这样,江南武林人物势必要自相残杀,咱们将来避到金陵去就舒服得多啦。”宛儿早有九成相信是长白三英害她爹爹,这时再无怀疑。承志听到这里,怕她伤痛气恼之际发出什么声响,何铁手耳目灵敏,一点点动静都瞒她不过,忙伸手轻轻按住宛儿的嘴。只听何铁手笑道:“公公在宫廷之内,对江湖上的事情却这样清楚,真是难得。”曹化淳干笑了两声,道:“朝廷里的事我见得多了,那一个不是贪图富贵?那一个讲什么仁义道德?还是江湖上的朋友说一是一,说二是二,兄弟这次图谋大事,不敢和朝廷大臣商议,却来礼聘各位拔刀相助,就是这个道理……”两人一边说话,一边走出书房。

承志躲在书架后面窃听了这番谈话,知道事情十分紧急,可是应该怎么办,却打不定主意。国难家仇,百感交集,一时间思潮起伏。宛儿见承志沉吟,低声道:“这三个奸贼怎么办?小妹可要杀了。”承志道:“好,但不要流血,以免被人发觉。”他捧起史秉光的头颅,指着他两边的“太阳穴”道:“你会使『钟鼓齐呜』这一招么?”

宛儿点点头,承志道:“拇指节骨向外,这样握拳,对啦,发招!”宛儿应声出拳,噗的一声,双拳同时击在史秉光两边“太阳穴”上,这奸贼哼也没哼一声,登时气绝而死。她如法施为,又将史秉文与李刚两人打死,这时大仇得报,想起父亲,不禁伏在承志肩头哭了起来。承志道:“咱们快出去,瞧那何铁手到什么地方去。”宛儿拿得起放得下,立时收泪,随着承志走出书房。只见曹化淳和何铁手在前面叉道上已经分路,两名太监手提纱灯,引着何铁手一行人向西走去。承志和宛儿身穿太监服色,就是遇到人也自无妨,于是远远跟着何铁手,穿过了几个庭院,望见她走进一座屋子里去了。

承志和宛儿跟着进去,一进门,就听见东厢房中青青在破口大骂:“杀千刀的五毒教,不要脸的何铁手,教你四只爪子都变成了生铁……”承志一听,再也忍耐不住,直闯了进去,只见青青卧在床上,两名小太监正在煎药添香的服侍她,承志一伸手点了两名太监的穴道,青青方才认出,心中大喜,叫了一声:“大哥!”承志走到床边,道:“你的伤怎样?”青青道:“还好!”她见宛儿站在承志后面,说道:“你也来了?”宛儿道:“嗯,夏姑娘的伤不碍事么?”青青哼了一声没有回答,忽道:“那何铁手要来啦,大哥,你给我好好打她一顿。”承志心想:“他们另有计谋,我还是暂不露面为妙。”急道:“青弟,我现在不能跟她动手,你引她说话,问明白她劫你到宫里来干么?”青青道:“什么宫里?”承志心想:“啊,原来你还不知道这是在深宫之中。”只听见房外脚步声近,不及细说,提起两名内监,塞入橱中,见四下再无藏身之所,而门外的人就要进来,只得一拉宛儿钻入了床底。

青青一怔之间,何铁手和何红药已经进来。何铁手盈盈笑道:“夏公子,你好些了吗?咦,服侍你的人那里去啦?这些家伙就知道偷懒。”青青道:“是我叫他们滚出去的,谁要他们服侍?”何铁手不以为忤,笑道:“真是孩子脾气。”她走近药罐,叫道:“啊,药煎好啦!”拿起一块雪白的丝棉,蒙在一只银碗上,然后把药倒在碗里,药渣都被丝棉滤去。何铁手笑道:“这药治伤最是灵验不过。你放心,药里要是有毒,银碗就会变黑。”青青起初见到承志,本是满怀欢悦,但随即见到宛儿已很有些不快,后来见他们两人手拉手的躲入床底,神态好象颇为亲密,一时满心怒气,骂道:“你们鬼鬼祟祟的,当我不知么?”何铁手笑道:“鬼鬼祟祟什么啊?”青青叫道:“你们欺侮我,欺侮我这没爹没娘的苦命人!没良心的短命鬼!”

承志一怔:“她在骂谁呀?”宛儿女孩儿家心思细密,早已瞧出青青有疑心自己之意,这时听她指桑骂槐,心里十分气苦,不觉身体发颤,承志随即懂得了她的心意,苦于无从解释,只得轻轻怕怕宛儿的肩膀,表示安慰。何铁手却不知道其中的周折,笑道:“别发脾气啦,待会我就送你回家。”青青道:“谁要你送,难道我自己就不认得路?”何铁手只是娇笑,那老乞婆何红药忽然阴森森地道:“姓夏的小子,你既然落入我们手里,我何红药那能再让你好好回去。你爹爹在那里?生你出来的那个贱货在那里?”青青听见她侮辱自己母亲,那里还忍耐得住,伸手拿起床头小几上的那碗药,连碗带药,劈脸往何红药掷去。何红药向旁一躲,乒乓一声,药碗在墙上撞得粉碎,但脸上终究还是热辣辣的溅上了许多药汁。她怒喝一声:“浑子小,你不要命了!”

承志在床底下凝神注意着外面动静,见何红药双足一登,作势要跃起扑向青青,也在床底蓄势待变,只待何红药跃近施展毒手,立即先攻她下盘。忽地白影一晃,何铁手双足已拦在何红药与卧床之间,只听何铁手叫道:“姑姑,我答应了那姓袁的,要送这小子回去,不能失信于人。”何红药冷笑一声道:“干什么?”何铁手道:“咱们这许多人被点中了穴道,非他亲自来施救不可。”何红药微一沉吟道:“好,咱们不弄死他,但总得让他先吃点苦头。喂,姓夏的小子,你瞧我美不美?”青青忽地啊的一声叫了出来,声中满含惊怖,想是何红药丑恶的脸更做了可怕的表情,直伸到青青面前。何铁手道:“姑姑,你何必吓他?”语音中颇有不悦之意。何红药“哼”了一声道:“是了,这小子生得俊,你护着他了。”何铁手怒道:“你说什么话?”何红药道:“年轻姑娘的心事,当我不知道么?我自己也年轻过的。你瞧,你瞧,这是从前的我!”听见一阵悉率之声,想是她从衣袋里拿出了什么东西,何铁手与青青都轻轻惊呼一声:“啊!”似乎又是詑异,又是赞叹。何红药苦笑道:“你们很奇怪,是不是?哈哈,哈哈,从前我也美过来的呀!”她用力一掷,一件东西丢在地下,原来是一幅画在绢上的肖像。

承志一瞧,见那肖像是个二十岁左右的少女,双颊晕红,穿著摆夷人的装束,头上用布缠住,相貌很是俊美,依稀之间,面容轮廓还与何红药有点相似。承志正感奇怪,又听何红药道:“我为什么弄得这样丑八怪似的?为什么?为什么?……都是为了你那丧尽了良心的爹爹哪。”青青道:“咦,我爹爹跟你有什么关系?他是个好人,决不会做对不起人的事!”

何红药怒道:“你这小鬼那时候还没出世,你那里知道?要是他有良心,没有对我不起,我怎么会弄成这个样氶?怎么会有你这小鬼生到世界上来?”青青道:“你越说越奇怪啦!你们五毒教在云南,我爹爹和妈妈是在浙江结的亲,道路相差了十万八千里,跟你又有什么干系?”何红药大怒,一掌向青青脸上打来,何铁手伸右手格开,劝道:“姑姑别发脾气,有话慢慢的说。”何红药喝道:“你亲生爹爹就是被金蛇郎君活活气死的,现在反而出力回护他,你羞也不羞?”何铁手怒道:“谁回护他了?你伤害了他,就是伤害咱们教里四十多人的性命,你知不知道?我见你长辈,让你三分,要是你犯了教规,我可也不能容情。”

何红药见她摆出教主身份,气焰顿剎,颓然坐在椅上,两手捧头,过了良久,低声问青青道:“你妈妈呢?你妈妈一定是个千娇百媚的美人儿,所以把你爹迷住了,是不是?

”她叹了一口气道:“我做了许多许多梦,梦见到你的妈妈,可是她相貌总是模模糊糊的瞧不清楚……我真想见见她……”青青道:“我妈已经死了。”何红药一惊道:“死了?

”青青道:“嗯。”何红药声音凄厉,尖声说道:“我逼他说出你妈妈住在什么地方,不管怎样,他总是不肯说,原来已经死了。好好好,我这仇是不能报的了。这次放你回去,你这小子总有再落到我手里的时候……妳妈妈是不是很像你呀?”青青恼她出言无礼,翻了个身,脸向床里,不再理她。何红药道:“教主,要让那姓袁的先治好了咱们的人,再放这小子。”何铁手道:“那当然!”何红药忽然俯下身来,承志和宛儿都吃了一惊,但她并不往床底下瞧,而是伸手指在床前地板上画了几个字,承志一看,见是:“下三年毒蛛蛊”六个字,何铁手左脚在地板上擦了几擦,把灰尘中的字迹擦去,道:“好吧,就是这样。”

承志暗暗寻思:“那是什么意思?……嗯,是了,她们在释放青弟之前,要先给她吃毒蛛蛊,毒性在三年之后方才发作,那时无药可解,她们就算报了仇。哼,好狠毒的人,天幸教我在暗中瞧见。要是我不来……”他想到这里,不禁冷汗直冒。

何红药站起身来,向门外走去。承志见她双足将要跨出门限,忽然迟疑了一下,回身说道:“你是不是真的听我话?”何铁手道:“当然,不过……不过咱们不能失信于人呀。”何红药怒道:“我知道你看中了他,压根儿就没有存心给你过世的爹爹报仇。”她气冲冲的回了转来,坐在椅上,似乎是在强抑怒气,筹思暗害青青之策,室中登时寂静无声。承志和宛儿更是不敢喘一口大气儿,青青忽在床上猛搥一记,叫道:“你们还不出来么?干什么呀?”

承志大惊,就要窜出,宛儿拉住他手往里一缩,只听何铁手柔声安慰道:“你安心睡一忽儿,等天亮了就送你回去。”青青“哼”了一声,握拳在床板上蓬蓬乱敲,一阵灰尘落在承志和宛儿头顶和衣领之中。承志险些打出喷嚏,努力调匀呼吸,方才忍住。青青心想:“那何铁手和老乞婆又打你不过,何必躲着?你们两人到底是何居心?”她不知承志得悉弒帝另立的奸谋,这事关系到国家的气运,实在非同小可,所以他坚忍不出。

青青心中气愤,那知何红药比她还要恼恨,对何铁手道:“你是教主,教里大事自然由你执掌。教祖的金钩既然传给了你,你有了生杀大权,可是我对你说,咱们教里虽然不禁情欲,但我遇到的惨事还不值得你心惊么?”何铁手笑道:“姑姑遇到了负心汉子,就当天下男人都是薄幸郎。”何红药道:“男人中当然也有好的,然而这人是金蛇郎君的儿子啊!你瞧他模样儿,和金蛇真没什么分别,谁说他的心就和老子不一样。”何铁手道:

“他爹爹和他一样俊么?怪不得姑姑这样倾心。”承志在床底听着何铁手的语气,显然对青青颇为钟情,这人绝顶武功,又是一教之主,竟然不辨男女,倒也好笑。何红药长叹一声道:“你是执迷不悟的了。我把我的事源源本本说给你听,是祸是福,由你自决吧!”

何铁手道:“好,我最爱听姑姑说故事。但给他听去了不妨么?”何红药道:“让他知道了他父亲做的坏事,将来死了也好瞑目。”青青跳了起来,叫道:“你瞎造谣言!我爹爹是大英雄大豪杰,那里会做坏事?我不听!我不听!”何铁手笑道:“姑姑,他不爱听,怎么办?”何红药道:“我是说给你听,他爱不爱听,理他呢。”青青先用棉被蒙住了头,可是后来禁不住好奇心起,拉开被子一角,听何红药叙述金蛇郎君当年的故事。

只听她说道:“那是二十多年前的事了,那时候我还没你现在年纪大。你爹爹刚接任做教主,他派我做万妙山庄的庄主,经管那边的蛇窟。这天闲着无事,我一个人到后山去捉鸟儿玩。”何铁手插口道:“姑姑,你做了庄主还捉鸟儿玩吗?”何红药“哼”了一声道:“我你说那时候我还年轻得很,差不多是个小孩子。我捉到两只翠鸟,心里很是高兴,回来的时候,经过蛇窟旁边,忽然听见树丛里有飕飕的响声,我知道有蛇逃走了,忙循声追过去,果然见一条五花正在向外游走。我觉得很奇怪,咱们蛇窟里的蛇养得很驯,从来不会少的,这条五花到外面去干什么?我也不去拿牠,一路跟在牠的后面。只见牠游到树丛后面,径自向一个人游过去。我抬头一看,不觉吃了一惊。”

何铁手道:“干什么?”何红药咬牙切齿的道:“那就是前生的冤孽了,他是我命里的魔头。”何铁手道:“是那金蛇郎君么?”何红药道:“那时候我也不知道他是谁,只见他眉清目秀,是个长得很英俊的少年。手里拿着点燃了的引蛇香艾,原来五花是闻到香气被他引出来的。他见了我,向我笑了笑。”何铁手笑道:“姑姑那时候长得很美,他一定着了迷。”何红药“呸”了一声道:“我跟你说正经的,谁和你闹着玩。我当时见他是生人,怕他给蛇咬了,连忙叫道:『喂,这蛇有毒,你别动,我来捉!』他又笑了笑,从背上拿下一个木箱来放在地下,那箱子角上用细绳儿缚着一只活的蛤蟆,一跳一跳的,那男子一拉绳子,箱子盖忽然翻了下去。五花一滑,拼命想稳住身子,那男子左手一探,两根手指已钳住了五花的头颈。我见他的手法虽然跟咱们教里的完全不同,但手指所钳的部位不差分毫,五花服服贴贴的动弹不得,这一来,我知道他是行家,就放了心。“何铁手笑道:“啧啧啧,姑姑刚见了人家的面,就这样关心。”青青插口道:“喂,你别打岔成不成?听她说呀。”何铁手笑道:“你说不爱听呀?”青青道:“我忽然爱听了,可不可以?”何铁手笑道:“好吧,我不打岔啦!”何红药横了她一眼,说着:“那时我心里也起了疑心,这人是谁呢?他怎么敢这样大胆,到这里来捉咱们的蛇?难道不知道五毒教的威名吗?这时又见他右手拿出一根短短的铁棒来,伸到五花的口边,五花一口就咬住了铁棒,我慢慢走近细看,原来那铁棒中间是空的,五花一咬住,她口里的毒液不住流出来,都给那铁管盛住了。我这才知道,哼,原来他是来偷毒液来着,怪不得这几天来蛇窟里有许多毒蛇不肯吃东西,又瘦又懒,我叫了起来:『喂,快放下!』同时取出伏蛇管来嘘溜溜的一吹,他想不到这管子吹出来的声音这样古怪,抬头一看,那五花头颈一扭就咬了他一口。他连忙把五花丢开,想打开木箱拿解药,我那里容得他,当即上去劈面一掌,那知他武功好得出奇,只轻轻一带,我就摔了一跤……“青青插嘴道:“当然啦,你那里是他的对手。”何红药白眼一翻道:“我虽然打他不过,但缠过了他,总教他缓不出手去拿药,等到他第三次将我打倒,他伤口毒发,昏了过去,我走近一看,忽然心里不忍起来,心想年纪轻轻的就这样送了性命,实在太可惜了,而且又是这样一身武功。”何铁手道:“于是姑姑你就将他救了回去,把他偷偷的藏着,拿药给他解了毒,等他伤好,你就爱上他了?”

何红药叹了一口气道:“不等他伤好,我已经把心许他了。那时我很年轻,教里的师兄弟们个个对我好,但不知怎的,我都不把他们瞧在眼里,对这人却是不由自主的神魂颠倒。过了三天,那人毒气退了,我问他到这里来干什么。他说我救了他的性命,什么事也不能瞒我。他说他姓夏,身上负了血海深仇,虽然武艺已成,但对头功找既强,又是人多势众,报仇没有把握,听说五毒教精研毒药,天下首屈一指,所以赶到云南来想讨教五毒教的功夫……”她说到这里,承志和青青方才明白,原来金蛇郎君和五毒教这样才打起交道来。

只听何红药又道:“他说,他暗里窥探了许久,懂得了一些炼制毒药的门道,就来偷咱们蛇窟里毒蛇的毒液,准备炼在暗器上去对付仇人。又过了两天,他伤势慢慢好了,谢了我要走,我心里很舍不得,拿了两大瓶毒液给他,他为了报答我,就给我画了这幅肖像。我问他报仇的事还有什么为难,要不要我去帮他。他笑笑,说我功夫还差得远,帮不了忙。我叫他报了仇之后再来看我,他点点头答允了。我问他什么时候来,他说那说不定,他报大仇还少一件利刃,听说峨嵋派有一柄镇山之宝的宝剑,所以要先到四川峨嵋山去盗剑,但不知是不是真有此剑,就算有,什么时候能盗到,也很难说。”承志听到这里,心想:“这位金蛇郎君做事真是不顾一切,为了报仇,什么事都干。”

何红药叹了一口气道:“那时候我给他迷住啦,只想要他多陪我一些日子,我好象发了疯,什么事都不怕,明知是最不应该的事,却忍不住要去做。我觉得为了冒险,越是危险,心里越是快活,就是为他死了,也是情愿的。唉,那时候我真像被鬼迷住了一样,我就对他说,我知道有一柄宝剑,锋利无比,什么兵器被它碰到了都得削断。他欢喜得跳起来,忙问在什么地方,我对他说,那就是咱五毒教代代相传的碧血金蛇剑!”承志听到这里,心头一震,不由得伸手一摸贴身藏着的金蛇剑,心想:“难道这剑竟是五毒教的?”

何红药继续道:“我对他说,这剑是咱们教里的三宝之一,藏在大理县灵蛇山的毒龙洞里,洞外有十八名弟子把守。他求我领他去偷出来,他说只借用一下,报了大仇之后一定归还。他不断的求我求我,我最后心肠软了,于是去偷了哥哥的令牌,带他到毒龙洞去。看守的人见到令牌,又见我带着他,就放咱们进去。”何铁手道:“姑姑,你难道敢穿了衣服进毒龙洞?”何红药道:“我虽然大胆,这条教规却不敢犯。我脱光了衣服,双手撑地,倒行入洞,他也学我的样子。这剑和其余两宝放在石龙的口里,他轻身功夫很好,飞身跃上石龙,就拿到了那碧血金蛇剑。那知他存心不良,把其余两宝都拿了下来。那就是二十四枚金蛇锥和那张地图了。”

一秒钟记住本站网址:JinYongXiaoShuo.COM金庸小说拼音全拼写。

喜欢旧版《碧血剑》小说吗?喜欢金庸小说全集吗?喜欢就用力顶一下吧!

看网友对 第二十一回 怨愤说旧日憔悴异当时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