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金庸小说全集>文章资讯>金书赏析

世间开满金波旬──我读《连城诀》

来源:金庸小说全集    栏目:金书赏析    官网:JinYongXiaoShuo.COM    时间:2015-09-16 12:00
选择背景色: 黄橙 洋红 淡粉 水蓝 草绿 白色 选择字体: 宋体 黑体 微软雅黑 楷体 选择字体大小: 恢复默认
丁典:若共你多情小姐同鸳帐

来读《连城诀》,只因我同学一句“窃以为丁典和凌霜华的爱情是金庸笔下最凄美的,没有之一”,于是放下《倚天屠龙记》便从图书馆借走了《连城诀》。明知金庸的作品是越长越精彩,却要从这简短的故事里一探究竟。

所谓最凄美的爱情,我读的时候,只冷笑着想到了这一句话:“若共你多情小姐同鸳帐,怎舍得你叠被铺床?”

出处自不必说,丁典对凌霜华的爱情也像极了张生和崔莺莺,不过是从落魄书生换做了江湖草莽。纵使书生有高中的一天,而丁大侠也有神功盖世的日子,中国人对于出身门第这一点囿于成见,却是亘古不变。

与《西厢记》更相似的一点,便是这官家小姐的身边,都有一位慧黠的丫鬟。更有意思的是,她们的名字都取得那样甘做绿叶:一名红娘,一名菊友。

红娘一词,早成了媒人的代称,却不知其与《西厢记》是谁成就了谁?而金庸对凌小姐的评价是“人淡如菊”,她的丫鬟,便顺理成章地叫了“菊友”。

丁典对于和凌霜华的初遇,印象是这样的:

“当我观赏完毕,将出花园时,说道:‘这菊花会也算是十分难得了,就可惜没绿菊。’忽听得一个小姑娘的声音在我背后说道:‘小姐,这人倒知道绿菊花,我们家里的‘春水碧波’、‘绿玉如意’,平常人哪里轻易见得了?’我回过头来,只见一个清秀绝俗的少女正在观赏菊花,穿一身嫩黄衫子,当真是人淡如菊,我一生之中,从未见过这般雅致清丽的姑娘。她身旁跟着一个十四五岁的丫鬟。”

看到这里,只能摇头叹息。男人啊,凭你盖世英雄,见义勇为,到底就是男人。

后来丁典按捺不住内心相思,直找到了凌府外面,出来见他的却又是那精灵古怪的小丫鬟菊友。

“天快黑了,我还是没想到要离开,忽然间,旁边小门中出来一个少女,悄步走到我身边,轻声说道:‘傻瓜,你在这里还不走?小姐请你回家去罢!’我一看,正是凌小姐身边的那个丫头。我心中怦怦乱跳,结结巴巴的道:‘你……你说甚么?’”

这丫鬟是要多么机灵可爱,还和小姐赌了东道。凌小姐信不过丁典的痴心,猜他立时便走,偏偏菊友就相信他不会走,硬是赢来了两个银指环。那站在府外的江湖豪侠,却压根儿不知道,在这个时候对他最有信心的人,是那个如草木般不起眼的丫鬟。

菊友只是慧黠地朝丁典笑:“我出来瞧了你好几次,你始终没见到我,你灵魂儿也不见了,是不是?”

说得多么自然而然。

我出来瞧了你好几次,你眼里始终没有我。

丁典深知即便自己说出连城诀的秘密,凌退思也不会放过他,只因他是江湖草莽,与凌霜华结合会辱了他凌家的门楣。在丁典心里,一定是痛恨这出身的成见了?

而他眼里,却只见得到那美貌富贵的凌小姐,却始终看不到那个机灵可爱的菊友。

从来都是菊友在跟他对话,跟他交流。是她在身后的一句俏皮的话,才令得他回过头去。又是她出府相迎,他才从站在府外痴痴守望,变作了小姐的座上嘉宾。

直到后来他受冤入狱,仍是菊友来看他。

“菊友瞧了我一会,怔怔的流下泪来。那狱卒连打手势,命她快走。菊友见列铁槛外的庭院中长得有一朵小雏菊,便去采了来,隔着铁槛递了给我,伸手指着远处高楼上的窗槛。”

到了这里,他还是不懂。一个娇柔弱小的女孩子被人以尖刀抵住背心,却只是怔怔地望着他流泪,他却不明白。那女子不顾所有的恐惧,却伸手去采一株雏菊与他相伴,甚至因了这片刻的浪漫而送了性命,他却仍是懵然。

此后他乖了许多,生怕凌退思连自己的女儿也要加害。原来他的一举一动都只是为了保护那个美貌小姐,却将那个为他惨死的丫鬟,一早抛在了脑后。

从丁典零星的叙述当中,我依稀可以想象到那样的情景:矜持高贵的官家小姐始终躲在帘后,带着三分娇羞、七分好奇,看着那在府外徘徊的英伟男子。却是那个慧黠的丫鬟出言相激,又是出府相迎,这才让小姐和那男子相识相知。其实他们两个说的话那样少,甚至有很长一段时间,他只是朝她放在窗台上的花发痴。我总在想,千金小姐不至于凡事亲力亲为吧?又或者,连换花盆的动作,都是小丫鬟代劳。

惊鸿一瞥,魂不守舍。凌霜华是如崔莺莺般爱上那样新奇的冒险,而丁典呢?他爱的是她美丽的容貌,还是高贵的出身?

而这一切真正的始作俑者菊友,忙忙碌碌做了这样多,却又是为了什么?莫不是那日在赏花时,她便瞥见了这英伟的身影,芳心萌动,却不得不矜持自若。待得这男人离开时叹了那一句,她便知机不可失,忙脆生生说了一句话,吸引他回过头来。

明知自己相貌平庸,出身微贱,只好盼自家小姐的绝世容光能吸引住他,让自己也有机会再见此人几面。

后来奔波在二人之间穿针引线,又怂恿小姐与这江湖草莽结交,所求的也不过是那一句:“若共你多情小姐同鸳帐,怎舍得你叠被铺床?”想当初宝玉对紫鹃说了这一句话,黛玉满心不快,却不知紫鹃又作何想法?紫鹃试莽玉那一段,若不是为了日后陪着林姑娘侍奉这秀美多情的宝二爷,却又是为何?

菊友所求的,也不过是一个陪嫁丫鬟,所能获得的一点小小的垂怜。从小,微贱的出身便教会了她不要太贪婪,哪怕他的目光完完全全地落在美貌的小姐身上,偶尔的一瞥,或是在府外央求时唤的那一句“姊姊”,都足够让她甘之如饴。

可惜直到死后那么多年,他都没有明白,就连提到她的时候,也仅仅是以“那丫鬟”来不屑代称。

那一日在狱中落了那样多的泪,偏偏尖刀抵在背上,叫她一句话也说不出口。我想,即便是可以说话,她也只会像华筝那样,强自淡然地说上一句:“愿君善自珍重。”

比起凌小姐那样惊天动地的殉情合葬,作为一个姿色平庸的丫鬟,她所能做的,只是守着自己的一点心事,默默地凋零,再静静地被遗忘。

爱若难以放进手里,何不将这双手放进心里?

若是知道,自己的死,令得他几乎一辈子不再相信一个人——恐怕菊友直到灰飞烟灭的那一刻,还要卑微地笑着落泪吧。

狄云:如果连信任都做不到

其实狄云这一生的跌宕起伏,故事里的每一桩惨剧,就是由于种种的不信任造成的。

青梅竹马的戚芳和狄云本以为可以平静地白首偕老,无奈出了一起栽赃的案子,偏生戚芳问也不问,就相信了自己忠厚老实的狄师哥是那样阴险狡诈的坏人。多年以后,从监狱里出来的狄云,在万家柴房里和戚芳相认,后来万圭找来算账,他不假思索便认定是师妹负心薄幸出卖了他。

这样看来,可不可以说他之前的悲剧是咎由自取?因为,如果受冤的是他师妹,他也同样会不给对方解释的机会,便一心认定心中猜想的便是事实。

再后来,狄云为营救水笙做了那么多事,水笙仍把他想得污秽不堪,处处防着他的侵犯。戚芳为了救丈夫万圭,低声下气地去找吴坎骗取解药,偏生万圭也不调查清楚,就一心认定自己的妻子红杏出墙,与师弟通奸。

狄云被从柴房的打斗中营救到小舟上,身上还有可做盘缠的金银首饰。任何人一看就知道是戚芳所为,无奈这男人只想着师妹如何出卖他,却又对首饰的来历想不出个所以然来。看到这里,只觉得再次印证了“性格决定命运”这一理论,他从前所经受的种种磨难,都不过是智商和性格所导致的必然。这样的人看得读者气闷,却也是生活中最常见的。

那血刀老祖一出现,我便知他是要将一身本事传给狄云,然后惨死。果然一切不出所料,这坏人坏得酣畅淋漓,做每一件事都从心所欲,无比的痛快——倒比那些名门正派的好人强了太多。他与狄云非亲非故,仅凭一件衣裳、一本武功秘籍,就相信了此人是自己的徒孙。他为救此人才惹下种种祸端,虽则后来所经历的一切,也是他先前罪孽的报应,但看血刀老祖大战落花流水的时候,我一直坚定地希望坏人得胜。只因他虽是坏人,却是第一个未经一点怀疑试探,就对主角信任无疑的人。

狄云本不该抱着那么多的侠义之念,对于一个被冤枉了一世的人来说,有什么比真诚的信任更加珍贵?

正因为没有信任,戚芳和狄云这样相爱却被迫分开。万圭耍尽手段得到了这个妻子,最终不仅留不住她的心,还丧心病狂地将她手刃。还有汪啸风和水笙,原本天造地设的金童玉女,水笙历尽劫难仍是处子之身,偏偏那男人不肯相信,便生生失去了此生挚爱。

如果不相信,那么又何必在一起?

连信任都没有的人,根本不配拥有爱情。也难怪,命运会将他们手里那一点少得可怜的幸福,尽数夺去。

汪啸风:天下表哥一般黑

每次金庸笔下出现一个翩然玉立的年轻公子,却又不是主角,那么此人多半没好下场。

第一个看到的这样的人是《飞狐外传》里的商宝震,当然他不仅帅得不够,分量也不够。后来出现了一个福康安,便兵不血刃地赢走了他倾心爱慕的心上人。

其实《飞狐外传》开头的马春花和徐铮,像极了《连城诀》开头的戚芳和狄云。好在戚芳没有那样的眼高于顶,倒更像个朴素的农家姑娘。

万圭也像是商宝震,只是品性更恶劣一些。

除此之外,欧阳克,宋青书,无不是惊艳出场,然后带着低劣人品惨淡死去的。而以“表哥”身份出现的佳公子更是大把,《倚天屠龙记》里享齐人之福的卫璧,《天龙八部》的慕容复……这些人都有一个共同的特点,就是,他们都有一个和正牌男主角纠缠不清的,堪称绝色美女的表妹。

《连城诀》里的汪啸风,又是这样一个注定没好下场的悲情表哥。

其实我真的不相信,多年携手相伴行走江湖的“铃剑双侠”,会因为短短半年的分别,而连内心的默契都尽数失去。书中提到女子的贞操,这无疑是旧时男人最介意的东西。若真是如此,这男人也委实没有其他的选择——哪怕他洞房花烛夜知道了真相,武林人士永无止尽的嘲笑,对于那个名节大过天的时代,也是无法容忍的事情。

书中对于花铁干的塑造实在是太失败。宁愿作者加一段,说花铁干从年轻时便是跟着其他三位结义兄弟闯江湖,自己胆小怕事碌碌无为,而此次追击血刀老祖也只是想捡个现成便宜,名声大噪——有了这样的铺垫,他后来的行为还说得过去。否则,一个行侠仗义一辈子的人,短短几个小时的惊吓就让他放弃操守跪地求饶,从此变得卑鄙龌龊……这也太扯了些。

尤其到了最后,戚长发师兄弟去寻宝,莫名其妙地,花铁干、汪啸风,乃至凌退思都来凑这个热闹,一下子全都毒死,故事圆满大结局。

其实凭借这三人的身份,大可不必亲自出马。尤其那阴险狡诈的凌退思,他知道在棺木上涂着毒药,却怎的死在了同样的手法上?何况堂堂知府大人,完全没必要亲自动手抢夺。而汪啸风家境优渥,兼之武功人品了得,又怎会忽的这样贪婪可憎?这样的结局,不得不说,实在是草草。

但如若不然,这故事便又要延伸出几本书——万震山、言达平、戚长发师兄弟,还有万圭和一干江湖人士,因抢夺珠宝惨死以后,狄云葬了师妹,郁郁四处游荡,偶遇花铁干与汪啸风相斗,才知花铁干做贼心虚,想要害死水笙,却被汪啸风拦下。水笙默默听着汪啸风虽保护自己,但对贞操一事犹疑不定,委实伤心难过,不辞而别。狄云见汪啸风危在旦夕,乔装以后伸手相助,经历一番周折,终于揭露了当时的真相,花铁干受人唾弃,不得好死。

之后,汪啸风移情别恋,另娶佳人。狄云斥其不义,自揭身份,汪啸风却不愿相信此事,况已心有所属。狄云惦记着那位水姑娘的安危,又想起从前相处的种种好处,决心四处寻找。待他来到荆州城,见凌退思迫害百姓,为祸苍生,甚至将连城诀的宝藏洗了干净,作不义用途。他想起大哥的嘱托和凌姑娘的惨死,一时难以忍受,又经历一番周折,终于手刃恶人。

至此,便也心累,又经过师妹和师父的坟,拜别丁大哥和凌姑娘,种下绿菊,决心退隐江湖。这时他带着小空心菜回到雪谷,方才见到一直等在那里的水笙。

这样上上下下地折腾一遍,故事才算前后均匀,不至于草草收尾,也为他与水笙的相爱做下了铺垫。

但是这样一来,连城诀恐怕也要拖个四册书才能结束了。

其实汪啸风此人与水笙之前的情愫,实在是不必点出来。我们只需要知道,跟美貌表妹玩暧昧的英俊表哥,通常是没有好结果的——因为这个惊为天人的表妹,一定要留给我们命运多舛的主角。哪怕主角只是把她当替补,任凭你再怎么俊美优雅,谁叫你是人家表哥?

身为英俊潇洒的表哥,一出生就占尽好处,还和那美人两小无猜了那么多年——这么好的开头,注定不会有好下场。

若是生在《连城诀》里,不能做美女,戚芳、水笙、凌霜华个个命苦;不能做大侠,丁典、狄云时时倒霉;不能做佳公子,万圭、汪啸风,再怎么英俊潇洒,都早已注定了什么也得不到。

那么,要做就做那一株金波旬花吧,形若荷花,姿态瑰丽,芳香动人,让我们的丁大侠即便是死也那样幸福。

而时光迢递到如今,这个世上,早已遍地都是那醉人的金黄花瓣,无处不是粉饰太平的娇艳灿烂,无处不是摄人心魄的邪恶馨香。 

一秒钟记住本站网址:JinYongXiaoShuo.COM金庸小说拼音全拼写。

喜欢金书赏析吗?喜欢金庸小说全集吗?喜欢就用力顶一下吧!

热门点击
闲坐说鹿鼎之从长计议 看《天龙八部》,捉小虫儿玩 金庸小说的文化品位 笑傲江湖中的政治斗争 爱情博弈局 谈《雪山飞狐》 武侠小说的文学赏析(金庸篇) 金庸书中五大伤感场面 金庸书中的十大谜团,你能解开几个? 金庸作品出版年表 陈墨谈金庸:为什么说江湖内外,金庸都是个传奇? 谈《白马啸西风》 金庸武侠里的两段“虐恋”:爱而不得终疯癫,可恨人必有可怜处 世间开满金波旬──我读《连城诀》 “射雕”与“倚天” 那些年金庸教会我们的情话:情不知所起 一往而深! 江郎才尽的金庸 《连城诀》与武侠小说的宿命 欲说还休,不如沉默──我看《连城诀》 金庸笔下有违科学的三处硬伤 倪匡给金庸小说排的座位 浅析金庸小说中人物的典型性 好巧你也在这里 半部江湖史,金庸小说中出场次数最多的门派 《天龙八部》中的人性 金庸小说的情──男女之爱 侠之大者,为国为民:致敬钟南山 金庸作品集(三联版)序 精选书评:评《天龙八部》 江湖谜底——你没看懂的《笑傲江湖》(3) 为何金庸作品中“反清复明”的主题如此明显?他与清朝有何仇恨? 《连城诀》是一部“坏书”,写尽天下各色人等的“坏” 天龙八部的佛学意蕴 《天龙八部》互害社会 金庸武侠中,武功秘籍最多的六个地方 射雕英雄传:依稀往梦似曾见 由《射雕》对赵构的评价引发的感慨 谈《鸳鸯刀》 《天龙八部》:为谁归去为谁来,主人恩重朱帘卷 萧朱恋——此情可待成追忆 金庸笔下迥异的十八种爱情观 金庸之“情”不如古龙 《鹿鼎记》的历史意趣 金庸小说的情──男女之爱 精选书评:评《神雕侠侣》 有情皆孽,无人不冤 笑傲江湖,是一场“大阴谋” 探究金庸人物起名文化 刘绥滨:金庸错写青城派 金庸小说中的八大经典战役回顾 论《葵花宝典》与《辟邪剑法》 《天龙八部》的灾难 跨越文化的复仇──评《连城诀》 谈《侠客行》 武侠小说中的哪位女侠让你印象深刻? 《天龙八部》之文化思想的解读 谁说当粉丝不能挣钱 黄蓉凭着哪道菜骗到了降龙十八掌? 论金庸小说的现代精神 金庸小说大众艺术六论 漫谈金庸和他的《鹿鼎记》 武侠情结与皇权情结:解读金庸的文化密码 武侠小说世界里的儒释道精神 江湖谜底——你没看懂的《笑傲江湖》(2) 谈《天龙八部》 华山风清扬的独孤九剑,华山派无一人认识,任我行早就给出答案 人同禽兽──《连城诀》书评 莫大先生为什么不娶妻生娃 剑、诀、善、恶──复读《连城诀》 《鹿鼎记》的历史意趣 金庸的情色 《天龙八部》的不合理 葵花宝典到底有多厉害?秘密终于被说出! 最是那一刹那的惊鸿──欲为金庸武学论之塞万提斯 论逍遥派的武学 谈《连城决》 金庸小说与《红楼梦》几点比较 有生之年,狭路相逢,终不能幸免 金老爷子写的虚竹和梦姑成了最污的一段,你知道不? 论金庸和古龙的四种区别 王朔:我看金庸 《金庸识小录》:真正能流传下去的武侠小说只有金庸 《破译金庸密码》第二部分 《天龙八部》 为什么金庸小说中的武林高手越来越弱 谈《鹿鼎记》 谈《神雕侠侣》 金庸小说创作的思想历程 金庸小说十五个伤心的故事 试论金庸武侠小说的审美内涵 修正版:郭靖追黄蓉到底花了多少钱 金庸的武侠小说给中国男人编了什么梦? 关于《雪山飞狐》结局之我见 史上最全金庸小说《射雕英雄传》中各人名由来 论金庸小说中的性别政治 谈《倚天屠龙记》 倚天屠龙记七大神兵 《天龙八部》究竟是哪“八部”? 谈《射雕英雄传》 ​金庸说的:笑,是一种很危险的表情 武侠世界里的爱情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