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金庸小说全集>文章资讯>金书赏析

欲说还休,不如沉默──我看《连城诀》

来源:金庸小说全集    栏目:金书赏析    官网:JinYongXiaoShuo.COM    时间:2015-09-16 12:00
选择背景色: 黄橙 洋红 淡粉 水蓝 草绿 白色 选择字体: 宋体 黑体 微软雅黑 楷体 选择字体大小: 恢复默认
《连城诀》,一部没有男女主角纯美爱情的小说,一部人言可畏、江湖险恶的小说,一个让人沉重的男猪脚,还有没有明显善恶是非分界的小说。这是现实的回归,亦或是真实的解读罢。金大侠最后说的那个后记,再看看周围这个世界的种种,你不得不相信,不得不承认,这个世界原来并不美好再或者甚恶也。比之起来那些虚伪阴鸷,倒觉得血刀老祖来得可爱多了。

狄云这个小伙子所遭遇的一切冤屈看上去似乎是故意加在他头上的,把所有的矛盾和冲突都聚集于一身,于是让人觉得分外的沉重。他是不幸的,但我想他的不幸正如金大侠所表达的普天下老百姓的不幸。没有任何自我保护的能力和面对这个险恶社会的茫然,正义,法律,道德这些冠冕堂皇的云云,看来却是一地稀泥。某种程度上来说,这些是非,反过来却是残害和愚弄百姓的工具和手段。这样行之而成的社会风气,只是马太效应的累积,有恃者更加无恐,无托者倍受鱼肉之苦,这样的社会现象和鲁迅笔下的人吃人只怕是更为阴毒,贻害更甚之。

读完这本小说之后很久无法找到一个合适的时间或者说心情来记录下自己的感触。外界的干扰固然存在,然而内心的贫乏与感悟的浅薄才是这许多虚无背后的主因吧。快过年了,不是梦境却甚是太虚。不得不,面对2010年那已然流逝的30多天。就这么混混,就这么碌碌走过。我不想再新年寄语或者形式上给自己什么目标,真的累了。一个新来的同事居然说我,你该结婚了,真的很无奈很无奈呵,不知几人能懂李宗盛大哥的寂寞难耐呢。领导更换了,人事代谢,来去匆匆,我不知道我是否感觉庆幸,但是人与人之间的利益关系却摆在面前,虚伪也好,利用也罢,不是我不懂,是我不想道破。人们真的一点也不傻。

转回正题,恶者如凌退思,戚长发、万震山、言达平……我实在找不出更为恶毒的言语形容,普天下竟然还有如此这般的人,无法理解亦不能思考他们的所作所为。如果说贪婪是人的梦魇,那么一旦走上贪婪之路你就无法回头了。我们无法追究究竟是人本恶还是在这本恶的社会历练得更为毒辣,我隐隐觉得这些恶人也许一开始并不是这样的,在怎么样的环境,也未可知,恶本身才是保护伞。

狄云对于师妹的爱,无怨无悔,单纯的心性只能让他的个人世界雪上加霜。从一开始的挣扎到不再做任何解释,你依稀看到一个对这个世界绝望的人内心的成长,在抱着丁典的尸身躲在小屋听到师妹呼唤空心菜的那一刻起,从他救出师妹想要远走高飞时,他彷佛又活了过来,只是活过来之后必然承受万劫不复的撕裂,这是他无法懂得的。相反看见师妹被万圭刺死,狄云彷佛却没有那么悲伤了。我想,这对于他来说未必不是一种解脱。狄云的痴心,戚芳的愚昧,这场悲剧在所难免。终于有了一个终结,也终于断了那份牵挂。生未必乐,死未必苦,生死其实没甚么分别的。至于后来金大侠安排给他的水笙,那才是狄云相依为命的爱侣,是狄云终了此生的唯一依托和牵挂。没什么别的,我只是希望狄云能够获得他本该拥有的幸福和欢乐,而不是那许多年间的悲苦和命运弄人。

戚芳的愚昧不仅仅是她自己造成的,也有外在的因素。她不相信伴随自己多年的师哥,却相信一个陌生但却英俊潇洒的万圭,呵呵,我不知这是普天下女人的心态还是故事的有意安排。且不说她那时无依无托,父亲失踪,师哥入狱,难道出路就只有嫁给打伤师哥的万门吗?难道那么多年的情意,那些在沅陵故里的相守片刻在她心中留不下半点印记吗?有的,我想一定是有的,只是她没把自己当做一个完整的人,没把自己的师哥当做自己今身唯一的依托,没有灵魂的寄托,如何面对这人世间的千难万险?如果说我们体谅的说她只是一个无辜的弱女子,那么那个人淡如菊的凌霜华又从何说起呢?此自是命里注定,但也无可奈何的悲哀吧。

她嫁为万圭之妻,从此死心塌地跟着这个男人。与其说是爱不如说是自我下作。与自己相依相伴的师兄被人设计陷害,却失去了应有的判断能力,难道去监狱弄清事实真相有那么困难么?明明知道是她丈夫有意设计害得师兄那般流落江湖,备受煎熬与生死折磨,却依然惦记着所谓的夫妻之情;当知道万氏父子极度阴险的残害了自己父亲时,根本就没有把自己当做媳妇看待时,却依然把那父子救出来;她的死,只能说情理之中。也许是生性的淳朴,也许是懦弱与无奈,她选择了逃避,放弃,沦为他人的棋子。这么一个无情无义的师妹,恐怕只有那位糊里糊涂的师哥来陪衬了。

悲剧还需要悲剧来陪衬,同样,爱情也需要对比才能让人看到更多各种各样的爱情结的果实。直到让我们感到满足,让我们的伦理道德和审美情趣感到升华。丁典与凌霜华的爱情盛开在纯洁高雅的菊花烂漫之时,有着知音般的对答。虽然彼此各自的生活迥异,一个江湖豪杰,一个大家闺秀,但是同样的志趣与节操,让两个人越走越近。爱情之花悄然绽放,正如那‘春水碧波’,纯洁无暇却又充满着无限的希望。然而这些希望最后都只能留在回忆之中了……至于后来,被下毒,毁容,相见,离去,最后有情人终成白骨才得相聚自是不必详说了。

这是不是传说中的一见钟情,这是不是传说中的至死不渝,这是不是这个世界不曾有的爱情,呵呵,想来知音难觅,人生苦短,不如这样沉默吧。

一秒钟记住本站网址:JinYongXiaoShuo.COM金庸小说拼音全拼写。

喜欢金书赏析吗?喜欢金庸小说全集吗?喜欢就用力顶一下吧!

热门点击
由《射雕》对赵构的评价引发的感慨 武侠世界里的爱情故事 金庸小说十五个伤心的故事 陈墨谈金庸:为什么说江湖内外,金庸都是个传奇? 金庸小说创作的思想历程 跨越文化的复仇──评《连城诀》 人同禽兽──《连城诀》书评 漫谈金庸和他的《鹿鼎记》 《鹿鼎记》的历史意趣 修正版:郭靖追黄蓉到底花了多少钱 谈《倚天屠龙记》 武侠情结与皇权情结:解读金庸的文化密码 王朔:我看金庸 谈《连城决》 看《天龙八部》,捉小虫儿玩 好巧你也在这里 武侠小说的文学赏析(金庸篇) 谈《鸳鸯刀》 华山风清扬的独孤九剑,华山派无一人认识,任我行早就给出答案 金庸的武侠小说给中国男人编了什么梦? 《天龙八部》的不合理 金庸作品集(三联版)序 金老爷子写的虚竹和梦姑成了最污的一段,你知道不? 谈《鹿鼎记》 那些年金庸教会我们的情话:情不知所起 一往而深! 金庸小说与《红楼梦》几点比较 金庸武侠中,武功秘籍最多的六个地方 剑、诀、善、恶──复读《连城诀》 有情皆孽,无人不冤 半部江湖史,金庸小说中出场次数最多的门派 江湖谜底——你没看懂的《笑傲江湖》(2) 欲说还休,不如沉默──我看《连城诀》 倪匡给金庸小说排的座位 论《葵花宝典》与《辟邪剑法》 葵花宝典到底有多厉害?秘密终于被说出! 江郎才尽的金庸 精选书评:评《天龙八部》 金庸武侠里的两段“虐恋”:爱而不得终疯癫,可恨人必有可怜处 金庸笔下迥异的十八种爱情观 论金庸和古龙的四种区别 论金庸小说的现代精神 论逍遥派的武学 闲坐说鹿鼎之从长计议 《金庸识小录》:真正能流传下去的武侠小说只有金庸 谈《天龙八部》 ​金庸说的:笑,是一种很危险的表情 射雕英雄传:依稀往梦似曾见 谈《神雕侠侣》 金庸小说大众艺术六论 金庸小说中的八大经典战役回顾 《天龙八部》互害社会 《天龙八部》中的人性 武侠小说中的哪位女侠让你印象深刻? 谈《雪山飞狐》 《连城诀》是一部“坏书”,写尽天下各色人等的“坏” 笑傲江湖中的政治斗争 江湖谜底——你没看懂的《笑傲江湖》(3) 侠之大者,为国为民:致敬钟南山 探究金庸人物起名文化 有生之年,狭路相逢,终不能幸免 笑傲江湖,是一场“大阴谋” 金庸小说的情──男女之爱 莫大先生为什么不娶妻生娃 爱情博弈局 《鹿鼎记》的历史意趣 精选书评:评《神雕侠侣》 金庸的情色 世间开满金波旬──我读《连城诀》 论金庸小说中的性别政治 为什么金庸小说中的武林高手越来越弱 史上最全金庸小说《射雕英雄传》中各人名由来 金庸之“情”不如古龙 为何金庸作品中“反清复明”的主题如此明显?他与清朝有何仇恨? 谈《侠客行》 《天龙八部》究竟是哪“八部”? 浅析金庸小说中人物的典型性 《天龙八部》之文化思想的解读 “射雕”与“倚天” 天龙八部的佛学意蕴 金庸小说的文化品位 谈《白马啸西风》 武侠小说世界里的儒释道精神 金庸作品出版年表 金庸小说的情──男女之爱 金庸书中五大伤感场面 倚天屠龙记七大神兵 最是那一刹那的惊鸿──欲为金庸武学论之塞万提斯 萧朱恋——此情可待成追忆 谈《射雕英雄传》 金庸书中的十大谜团,你能解开几个? 刘绥滨:金庸错写青城派 关于《雪山飞狐》结局之我见 《破译金庸密码》第二部分 《天龙八部》 黄蓉凭着哪道菜骗到了降龙十八掌? 金庸笔下有违科学的三处硬伤 谁说当粉丝不能挣钱 《天龙八部》的灾难 《连城诀》与武侠小说的宿命 《天龙八部》:为谁归去为谁来,主人恩重朱帘卷 试论金庸武侠小说的审美内涵